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3 章 周雪琴

第 3 章 周雪琴

 推荐阅读:
     夕阳落山已经很久,月亮都挂上树枝,笼屉里的黍面馍热了一回又一回,大哥一家却到现在还没回来。

  毕竟二哥是为了帮她出头才被暴发户打的,现在躺在炕上。

  大哥大嫂要收两家人的庄稼,麦子,糜子,谷子,一茬接着一茬,他们得整整忙上三个月,今天晚上估计不到月亮高起是回不来的。

  二嫂终于吃完鸡了,又在隔壁不停的念念叨叨。

  说要不是美兰脾气坏,打了暴发户,暴发户也不至于跟她离婚,二哥也不至挨打,暴发户呐,西平市最有钱的有钱人,她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的农村妇女,有啥底气就敢打人家。

  男人打女人孩子不是天经地义,暴发户不过喝醉了踢孩子,招娣挨着不就行了,何至于离婚?

  大哥一家帮二嫂收庄稼,在这火热的七月,她不用流汗,不用干活儿,挺好的吧,但她心里并不高兴。

  毕竟大哥家仨孩子呢,穷,白面都吃不起的,万一收庄稼的时候悄悄把粮食都偷藏到自家呢。

  要说这一切,还不都怪美兰?

  再说了,暴发户都不要她了,赶紧嫁个农村汉子不就完了?

  嫁给大嫂妹妹的前夫,那不荒唐?

  就问她们一家子以后咋见面?

  好在大哥在家很有威严,等大哥在院外重重哼一声,二嫂立刻闭上了嘴巴。

  大哥陈德功,一米八几的汉子,膀大腰圆,为人沉闷,但干起农活来,田间地头一把好手。

  把驴牵回圈,看笼屉里一窝子黄黄的黍面馍,示意自家几个已经忙直了眼睛的孩子洗手去吃,给自己点了一斗烟,深吸一口,今儿从凌晨三点起来,苦干到晚上的疲惫才算解了。

  坐到陈美兰身边,再吸一口烟斗,他叹了口气:“美兰,虽说哥敢保证你大嫂不会害你。但最近村里人说啥的都有,大哥真不想这么着急的把你嫁出去。嫁不嫁阎肇,这事得你自己做决定,你要不想嫁,大哥就替你回绝了婚事,你想在家呆多久都可以,想慢慢找个更好的嫁也行,你说呢?”

  阎肇其人,一直在部队上。

  他的家庭条件倒也不错,城里人,父亲在京市工作。

  当初他跟周雪琴是组织介绍,相亲结的婚。

  结婚后除了一年偶尔回来探趟亲,一直呆在部队上。

  陈德功原来喊他叫连襟,正儿八经只见过一次,那人特别严肃,几乎不说话。

  据周雪琴说,他在家里也是那样,是个闷油瓶。

  不过周巧芳一直拍着胸脯说,阎肇人很好,要说过不到一块儿,全是自家妹妹脾气太坏的缘故。

  虽说为了城郊那个院子,陈德功勉强答应把美兰嫁过去,但他心里总觉得不对味儿。

  周雪琴自己都不要的男人,能有多好。

  美兰长的漂亮,性子柔顺,从小就乖巧,已经错嫁了一回,他真不想她再错退第二回。

  虽说妻子很热心,但家里的大事陈德功作主,他不想让妹妹嫁,周巧芳屁都不敢放一个。

  “嫁吧,我决定了。”陈美兰听大哥说完,爽快的说。

  从井里打了水出来,她接过大哥换下来的汗衫,把闺女的,几个外甥的衣服全扔进盆里,刷啦啦的搓了起来。

  在这儿整天听二嫂念念叨叨的有啥意思。

  嫁给阎肇,趁早回城,把院子落到自己的户口下才是最重要的事。

  等房子过了户,她一个多活过一辈子的人,在正值经济飞速发展的九十年代,不说发大财,难道还养不活她自己和招娣?

  上辈子她可是嫁过一个暴发户,一个首富的女人啊。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看过猪跑?

  ……

  此刻,大嫂周巧芳正疾步匆匆,走在前往自家老房的路上。

  她家现在住的是土改后新盖的院子,家里还有个老宅,在村子的另一头,有了新院子之后那个老院子就专门用来存放粮食和柴草了。

  槐树上知了滋哇滋哇叫个不停,池塘里青蛙呱呱乱叫,

  忙了一天的农活,满身黍子絮儿扎的混身发痒,难受,热的发慌,知了一叫,心里更烦。

  周巧芳的娘家在西平市城里,当初是因为父亲被打成黑.五类,自己也被下放到农村,才跟陈德功结的婚。

  妹妹周雪琴赶上了好时候,78年父亲平反的时候正好高中毕业,不用下乡,直接分配进西平市毛纺厂工作,还嫁了军官阎肇,曾经的生活那叫一个风光。

  但今天,周雪琴瞒着家里人,正式跟阎肇扯了离婚证,把俩孩子扔在娘家,跑来投奔她了。

  村里人因为她要把陈美兰介绍给阎肇,说啥的都有。

  这时候周雪琴跑来找她,不是添乱,让人戳她的脊梁骨吗?

  所以她接悄悄把周雪琴安排在老宅里。

  这会儿看村头村尾家家户户都在忙炊烟,四处无人,才悄悄摸摸来看她。

  一把撩开帘进门,许久没住过人的老屋子里一大股潮气,逼的人喘不过气来。

  周雪琴裹着衣服,坐在只铺着席子的炕头上打着盹。

  周巧芳就先戳了她的额头一下:“你还真跟阎肇把离婚证给领啦?”

  “领了呀,怎么啦?”周雪琴坐了起来,看大姐两只眼睛瞪着自己,翻了个白眼:“行了,不要说什么阎肇即使转业了也能安排好工作,说什么他有正式工作,我就能吃喝不愁的话,那种话我不爱听,你说了也是白说。”

  周巧芳给气的混身发抖,周雪琴犹还继续问:“姐,你家美兰答应了吗,她愿不愿意嫁给阎肇?”

  看周巧芳点头,周雪琴居然颇欣慰的一笑:“那就好,小旺和小狼,从今往后我就不用操心了。”

  自己的孩子自己疼,虽说美兰性情温柔,为人心地善良,但后妈那能比得上亲娘。

  周雪琴总说阎肇凶巴巴的,不解风情,可夫妻之间是风情重要是肚子重要,风情不就是个屁?

  她怕不是脑子坏了吧?

  越看妹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周巧芳就愈发气的冒火。

  周雪琴递了一包城里人才能吃得起的大辣皮过来让她吃,裹着红油的辣条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芝麻,也不知道怎么调的味道,香气直窜人的鼻子。

  但周巧芳瞪着眼睛,才不吃。

  她气啊,气妹妹跟阎肇俩离婚,要扔下孩子不管。

  周巧芳不肯吃,周雪琴自己吃。

  用牙签挑起一片甜辣甜辣的大辣皮,低低叹了口气,周雪琴的心里又何尝不是千疮百孔。

  是的,前阵子周雪琴坐班车回城,两辆班车发生了碰撞,碰到脑子,她凭空多了三十年的记忆。

  也就是说她重生了,而重生,更坚定了她要跟阎肇离婚的想法。

  因为在那多出来的三十年记忆中,她将来过的可不怎么好,不,可以说是非常凄惨。

  上辈子阎肇转业后,被安排到了公安局上班,工作是很不错,从缉察到刑侦再到经侦,他一直是公安系统的骨干力量,比当兵的时候还要受上级重视。

  但是周雪琴万万没想到时代会那么风云突变。

  她万万没想到,现在被人人艳羡的正式工作,在将来根本没什么可稀罕的,暴发户和首富,有钱人才是将来最风光的人。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而且别的公职人员,妻子借着他的关系收点好处,丈夫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但阎肇不一样,他在公安工作上简直堪称铁面无私。

  她只不过是收了五万块加一个LV的包,想让他帮忙处理一个富二代醉酒驾车撞死人然后逃逸的案子,特简单的事,把驾车逃逸改成投案自守,把醉酒改成正常驾驶,绕开检方,不必起诉,他悄悄收钱,富二代不用坐牢,两全齐美。

  可他不但不肯,反而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威胁她说要离婚。

  丈夫就不说了。

  儿子?

  两个儿子没一个向着她,甚至将来小儿子病的严重了,大儿子还会怪怨,说是她一手造成小儿子生病的,继而不认她这个亲妈。

  想想今后种种,周雪琴心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越想越生气,她一把推开装着辣条的油纸袋子,下了炕,趿上鞋就要往外走。

  “你今天才离婚啊,村里风言风语的,大家要怎么说你,还不赶紧躺着,出去干嘛?丢人现眼啊?”周巧芳喊说。

  周雪琴回头,闷声说:“姐,你就放心吧,我要出了门也会躲着人的,我这辈子要换个活法。”

  ……

  上辈子,后来周雪琴和阎肇还是把婚给离了。

  离婚的时候她把孩子抛给了丈夫,房子和存款自己全部带走。

  她也学人做过生意,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做什么赔什么,赔了个尽光,一无所有。

  所以她一直没赚到钱,反而越混越落魄,落魄到去当保洁的程度。

  那是偶然的机会,她在一家公司当保洁的时候碰上陈美兰。

  她是个离了婚的女人,陈美兰也是。

  她拿到了丈夫所有的钱和房子,而陈美兰,是被丈夫给净身出户,扫地出门的。而且在离婚后,陈美兰碍于村里人的流言扉语,匆忙中嫁给了本地一个名叫吕靖宇的混混。

  当时所有人都觉得陈美兰完蛋了。

  但是风云突变啊。

  周雪琴花光了所有的钱,卖掉了房子,迫不得已做了保洁大妈,可陈美兰嫁的那个叫吕靖宇的混混,居然做生意做到飞黄腾达,而且成了整个西平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是西平市当仁不让的首富。

  周雪琴碰到陈美兰时,她从一辆豪华的轿车上下来,首富吕靖宇伸着一只手,正在给她扶车门。

  提着拖把,周雪琴仿如被雷电轰过一般,愣在当场。

  她怎么都想不通,陈美兰嫁的那个混混是怎么变成西平市首富的。

  但现在管不得那么多。

  吕靖宇就住在陈家村隔壁的吕家庄,目前还一穷二白,又新死了妻子,也带着两个孩子。

  陈美兰长的是漂亮,但周雪琴也不差,她没下岗前是毛纺厂的一枝花。

  而且陈美兰是被爆发户前夫抛弃的,还顶着生不出儿子的臭名声。

  周雪琴连着生了两个儿子的,就这方面,她都比陈美兰强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她可是重生了的,所以她知道一个关键点。

  之所以当初吕靖宇娶陈美兰,并不是因为陈美兰长的有多漂亮,或者多温柔。

  而是因为吕靖宇前妻去世后,留下一儿一女。

  据说吕靖宇在二婚时多方考量,观察,觉得陈美兰人美心善,会对孩子好,才会最终选择跟她结婚。

  她比陈美兰人更美,心更善,不就能捕获未来首富,首富家的孩子的芳心了?

  谨防夜长梦多,她现在就要行动。

  看周雪琴径自迈过小河,往吕家庄的方向去了,周巧芳急的直翻白眼:“雪琴,你这疯疯颠颠的,话也不说明白,到底要去干嘛呀你?”

  “姐,我给自己又瞅了个好对象,那个男人比阎肇好一万倍。”周雪琴远远喊说。

  她也怕有人看见自己要说闲话,不走大路,在河边踩着草径,专挑小路走。

  周巧芳跟在身后,简直要急死了。

  吕家庄除了懒汉就是混混,哪里能有比阎肇好的男人。

  周雪琴该不是真疯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