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9 章 坐等暴富

第 9 章 坐等暴富

 推荐阅读:
     卤了很长时间的土鸡,筋膜都炖化了,足够入味,但那股嚼劲儿还在,入口弹牙,油香四溢。

  不过大家遍寻不见,居然找不到大嫂。

  “她怕不是去田里捡糜子穗了吧,这么晚了不着家,这是干嘛呀这是。”陈德功说着,撕了一个大鸡腿下来,扣到一只碗里,再撕了一只,给了陈美兰:“咱们吃咱们的,不用管你大嫂。”

  难得吃回鸡,让孩子们先吃,他去找人。

  几个孩子迫不及待,但妈妈没回家,也不好意思吃,看着陈美兰呢。

  “你们先吃你们的,大嫂我去找。”说着,陈美兰拿着个鸡腿,边走边吃,出门了。

  月光清亮,平坦的田野上一眼望不到边。

  大嫂的身影一闪,怎么朝着老房的方向去了,而且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裙子,烫了头发,看起来挺苗条的身影?

  陈美兰隐隐觉得,那似乎是大嫂的妹妹,周雪琴。

  果然,俩女人走到小河边,停了下来,开始说话了。

  “你怕不是疯了吧,自己家的孩子扔在娘家挨饿,给个混混家的孩子买东西?”这是周巧芳,语气里透着气急败坏。

  另一个女人穿的裙子被夜风吹的呼啦啦作着响,她居然说:“姐,你这种老观念趁早扔掉,我自己会掌握自己的生活,不要你管。”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这果然是周雪琴的声音。

  不及陈美兰多看,周雪琴淌过河,消失在对面的树林子里了。

  “吕靖宇将来要能成西平市首富,我吃屎八斤。”大嫂撕心裂肺的吼着说。

  陈美兰止了步,心说,不对啊,周雪琴才跟阎肇离婚,怎么就跟吕靖宇联络上了。

  上辈子她不记得有这茬啊,因为吕靖宇和周雪琴都是她的熟人,但彼此并不认识。

  而且她突然想起来,周雪琴上辈子和阎肇离婚,也要到好几年后。

  而现在,怎么那么巧的,周巧芳就把阎肇介绍给她了呢。

  别不会周雪琴也重生了吧?

  因为自己的重生,这个念头从心头闪过,陈美兰居然一点都没惊讶。

  重生就重生,追就追吧,吕靖宇是她不要的男人,陈美兰一点都不稀罕。

  周巧芳已经要气疯了,因为周雪琴自己家的孩子连双好鞋子都没有,在娘家挨饿遭人打,她居然给吕靖宇家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双崭新的,最时髦的钉鞋。

  她肯定是疯了,绝对是疯了。

  自家孩子扔在娘家不管,去给别人家的孩子送鞋,送邪吧她!

  一转身,周巧芳又被吓了一跳:“美兰,你在这儿干嘛?”

  “我们大家一起吃鸡,也等你呢。”陈美兰说完,提前一步先走了。

  周巧芳虽说对小姑子确实不错,但凡人总有私心,也向来总认为妹妹雪琴身材更好,长的漂亮,当然,曾经毛纺厂的一枝花,是厂领导们万中挑一,挑给战功赫赫的优秀军官的结婚对象。

  嫂子对上小姑子,她眼里也会有挑剔,总觉得陈美兰美则美亦,那种美是土气的美,不够时髦洋气。

  但此刻月光朦胧,看着美兰身上时髦的衬衣和短裤,衬衣居然还掖进了裤子里,腰身是那么的纤细轻盈。

  周巧芳突然就觉得,美兰似乎比周雪琴还要好看?

  亲妹妹不做人,她能怎么办?

  她也不想的,可是小姑子心地善良,为人本分,她的心不就偏过来了吗。

  洗了个凉水澡,陈美兰把招娣的小裙裙洗的干干净净,把自己的新衣服也过了水,夹了夹子晾在窗外,叫温柔的习习晚风吹着。

  把俩人所有的旧衣服全收拢到一块儿,招娣的还好,她的全破破烂烂,像一堆絮糠,这全得扔掉。

  不过有一件花衬衣,老式的确良,花色特别漂亮。

  她舍不得扔。

  陈美兰盯着那条新裙子看了会儿,把这衬衣剪开,先缝了一条腰带出来,再在连衣裙的领子和半截袖的袖口备了一道花纹,再穿到身上,在腰间打个蝴蝶结,这条裙子就成了一个叠穿的假两衣,不像原来那么素,乍然好看了。

  招娣热的睡不着,在床上翻来滚去,突然抬头,见妈妈身上的连衣裙又花又漂亮,披散的头发黑的像瀑布一样,顿时哇的一声:“妈妈,你比电视上的演员还要漂亮,刘晓庆和巩俐也没你漂亮。”

  现在流行的电影是《红高梁》、《黄土地》,流行的明星是刘晓庆,巩俐这些大美人。

  招娣眼里出西施,怎么看妈妈怎么漂亮。

  陈美兰本来不信的,玻璃窗上映着自己的影子,乍一看,这件裙子把她衬托的,还真像个美人儿。

  “睡觉吧,我漂亮的小闺女。”搂上招娣,她压抑着心头的喜悦,柔声说。

  周巧芳昨天没拦住妹妹,今早摸着露水去老房看了一趟,直接要气升天了。

  因为周雪琴昨天晚上没回来,住在了吕靖宇家。

  她为了嫁个混混脸不要,身子也不要了。

  反观陈美兰,昨天就是一身新衣裳,今天一早起来又换了一条裙子,裙子上那条碎花的腰带,惹得珍珠和宝珠俩跟在她屁股后面,小姑长小姑短的叫着。

  小姑娘们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她们舍不得让穿着这么漂亮的裙子的小姑去挑水,俩人抬个桶,一桶桶的,从河边往家里挑着水。

  周巧芳心里本就闷气,这时偏偏二嫂从门前经过,还要刺她一句:“美兰再嫁还是进城,腰里揣着两万块,却连件烂衣裳都不给你和珍珠,宝珠几个留,大嫂,你心里不觉得亏得慌?”

  大嫂看着美兰身上那条漂亮的花裙子,顿时一愣:美兰把她那件最漂亮的衬衣给拆了,做成裙子啦?

  要不是有周雪琴的荒唐在前,大嫂心里估计也会觉得酸,觉得美兰该把那件衣服留给自己。

  但自家妹妹那么荒唐,瞎了眼的要去给个混混家的俩熊孩子当后娘,小姑子却得去替她养外甥,一件衣服算个啥,只要美兰高兴,她俩外甥不就有好日子过?

  “我个农村妇女,棉线背心穿的很舒服,不稀罕花衬衣。”大嫂冷冷怼了一句:“有这说嘴的功夫,把自家的粮食收一收去,少在我家门前碍眼。”

  二嫂都已经被陈美兰抢走所走所有的钱了,丈夫的头还给陈德功敲破了,这回是真正躺下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今天拼着命,也要给老大一家子添个堵。

  看招娣穿着花裙子出来,就又是一句:“招娣,你以后可有苦日子过喽,阎肇家那俩孩子凶的什么似的,小心别被他们打死。”

  招娣刚才还乐悠悠的,听了二嫂这句,顿时脸上露了怯,怯怯的看着陈美兰。

  金宝这孩子老实,也跟着就附合了句:“小的那个还喜欢咬人,招娣,你可小心点,别被他给咬了。”

  阎肇的俩儿子,算是金宝的表弟,他去外公家做客的时候见过。

  他说凶,那俩孩子肯定凶。

  好在招娣可不怕这个,小拳头一捏,小女孩虎巴巴的:“他们打我,我不会打他们呀,我会努力吃饭,打败所有想欺负我妈妈的人。”

  小女孩又怎么样,她永不服输。

  陈美兰刚好在院子里收拾东西,两步走了出来,眼疾手快,刷刷几把,就摘了二嫂的金手镯,扯了她的金项琏。

  指着二嫂脚上的鞋子,她厉声说:“这也是用我的钱买的吧,你给我脱了。”

  “你……”二嫂一声尖叫,转身想躲,周巧芳一脚踩上她的鞋子,再推她一把,捡起地上的白球鞋,给扔房梁上了。

  陈美兰还指着她的鼻子说:“阎西山是个煤老板,现在一座煤矿的价值至少在四五十万,他有两个煤矿,值上百万,一年的利润至少有二十万,我已经离婚了,就不说什么了,但胡小眉可比你聪明多了,用两万块就换了一个百万富翁,还是你帮的忙,二嫂,你就说你蠢不蠢。”

  不是多说,阎西山的煤矿现在就那么能赚。

  二嫂又是一声尖叫:“你……”却结巴了。

  “有本事去闹胡小眉,闹阎西山,在这儿酸叽叽的红什么眼儿。还是你个窝里横,拳头只敢往自己人身上打?”陈美兰又说。

  二嫂立刻拨高了嗓门:“我怕谁,我早晚撕烂她胡小眉的脸。”

  这就对了,狗咬狗,一嘴毛,先让二嫂去闹胡小眉吧。

  阎西山那个男人陈美兰不稀罕,但她稀罕盐关小学的学生,可不想胡小眉再误人子弟。

  大嫂因为二嫂一句话,怕小姑子心里对自家两个外甥有意见,追着还得解释两句:“美兰,那俩孩子倒也不坏,就是没啥出息,以后嫂子就全指着你,把他们带大了。”

  阎肇家的俩儿子,上辈子陈美兰虽然没见过,但是听很多人说过,一个是病秧子,另一个是个废物点心,没出息的东西。

  连亲妈都不认,吊在嘴边骂的孩子,听起来还真挺废的。

  但陈美兰心里倒是很平和,毕竟她对下一段婚姻并没抱希望。

  晌午,到大队开介绍信和户籍证明。

  才刚刚开到证明,从大队出来,就有个中年妇女把陈美兰给拦住了,这女人一脸的兴高采烈:“小陈,你还记得我吗,昨天就是我给你拍的照片,你猜今天我卖了几套衣服?”

  ……

  “今天一早把你的照片贴出去,我一口气买了二十套衣服。”这是昨天那个裁缝铺的老板,夸张的伸出十根手指,她一把拉上陈美兰的手:“走,再去给我拍照片,以后我要给你开工资。”

  这辈子不当首富太太,当然要自己赚钱,但陈美兰还没想好该怎么赚钱,钱就主动上门来找她了?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房子,而且在小县城,陈美兰当模特还能滥竽充数,要在大城市里,她就是个弟弟,所以她没被冲昏头脑,以为自己真能靠当模特吃饭。

  但多个朋友多条路。

  陈美兰把自己在城里的地址留给了这个叫李红梅的女人,说了自己很忙,目前没办法帮她,但她要真想找自己当模特,以后到西平市找她。

  李红梅一听更乐了,眉飞色舞:“原来你是大城市的人?在咱们这小县城里终究没出息,我也想去西平市闯一闯,等我下定决心去西平市,第一个去找你,咱们连手闯天下。”

  “好,连手闯天下。”陈美兰也握上了她的手。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衬衣加短裤,怕日头太晒,陈美兰给自己包了条纱巾,给招娣则换了另一条白色的小纱裙,玻璃胸针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村口,招娣回头看着恋恋不舍的珍珠和宝珠,看俩姐姐都流眼泪了,才意识到自己是要回城了,也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有一个新爸爸了,于是开始担心了:“妈妈,你说那个新爸爸会不会讨厌我,打我?”

  “他要敢打你,妈妈就像打阎西山一样,立刻暴打他一顿,跟他离婚。”

  “那还是算了吧,原来的爸爸不也打过我,还踢我,骂我是丫头片子,我能忍的。”停下脚步,招娣小声说。

  她作为独生女,永远被妈妈笑盈盈的目光关注着的人生,从今天开始就要结束了。

  依然是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才要再嫁的,但陈美兰不能像上辈子一样,因为疏忽,让女儿从小就受那么多委屈,努力成长,反过来保护她。

  转身,屈膝跪在闺女面前,她一字一顿说:“妈妈都勇敢的跟打你的爸爸离婚了,招娣难道没有妈妈勇敢?不论挨了打还是挨了骂,是新爸爸,还是新哥哥新弟弟,招娣必须勇敢告诉妈妈,妈妈会跟他们交涉,明白吗?”

  招娣看妈妈跪在地上,一脸认真,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勇敢,深吸了口气:“嗯!”

  不勇敢的女儿,配不上这么勇敢的妈妈。

  先由陈德功骑着自行车带着她们到县城,在县城的汽车站,阎肇会在这儿接她们。

  一到汽车站,陈美兰就看见阎肇了。

  纯棉布的绿衬衫,橄榄色的裤子,腰带上有个盾牌标识,这是公安的制服腰带,他穿的,是现在的公安服。

  他曾经是军人,现在马上当公安,那种独特的气质,让他在人群中卓尔不群,他自然的双手下垂,蓄着一股力量,紧盯着形形色色,来来往往的人们,用一种,看犯罪分子的目光,紧盯着每一个看起来形迹可疑的人。

  看到陈美兰和招娣从他眼前经过,他眼中无波无澜,居然把眼睛挪开了。

  这对时尚的母女姐妹花,跟三天前那个扎着小辫的小土妞,和穿着花布衬衣的农村妇女大相径庭。

  陈美兰还故意在阎肇面前走了两圈儿,阎肇愣是没认出她来。

  ……

  同一时间,隔着一条河,朝雾升腾,一座只有两间烂土坯房的院子里,周雪琴顶着一个鸡窝一样的脑袋,从炕上爬起来,睡了一整夜的炕,混身都是僵硬的。

  刚从炕上下来,一脚差点踩翻放在地上的尿盆子,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自己嫁给将来的西平市首富了。

  院子里鸡在咕咕,猪在拱栏,吕靖宇大清早起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和阎肇也太不同了,阎肇是个军人,虽然沉默寡言不吭气儿,但是家务干的很好。

  但凡他在家,只要周雪琴起床,就连刷牙水都会替她倒好,不过那样的男人没出息,大丈夫就该不拘小节。

  家务活就该是女人干。

  周雪琴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去洗洗涮两个孩子的尿桶了。

  等待吧,马上吕靖宇就会有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