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13 章 臭流氓

第 13 章 臭流氓

 推荐阅读:
     这是盐关村最大的院子,整整八间40平米的大屋,全是陈美兰带着陈德功,一砖一瓦砌起来的,阎西山负责在外面赚钱,她在家负责盖房子。

  砌的时候就想好了打二层,所以地基打的很深,将来起三四层楼都不怕。

  给自己洗了个澡,进门的时候被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哗啦啦的,一大盒麻将洒在地上。

  虽说还是农民,但大家的土地都被征用了,村里人闲时间多,都喜欢搓点麻将,所以家家都有麻将。

  但陈美兰从来不打麻将,这麻将是阎西山的。

  渣前夫的东西留着干嘛,扔,陈美兰还得清理衣柜,里面有好些大花衬衣,牛仔裤,全是阎西山的,统统扔掉。

  再翻翻柜子里的相册,只要有阎西山的,她也干干脆脆一剪为二,把阎西山剪了下来。

  忙了半晚上,刚扔完垃圾回来,玻璃窗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黑暗中像只敏捷的猫一样,那是阎小旺,在盯着她。

  但一看她进来,小家伙刷的一下躺倒了,还跟猫猫念经似的打起了小呼噜。

  三个孩子并排躺在炕上,月光照着,中间那个小胖墩儿皮肤最白,招娣的睫毛就像两把大扇子一样,睡梦中还在忽闪。

  拉了电灯,刚要眯眼睛,阎小旺突然说了句:“我看见你刚才把麻将扔喽。”

  “我又不搓麻,留它干嘛,你想搓。”陈美兰反问。

  “搓麻的都是臭流氓,没一个好东西。”小男孩嗖的扔了一句:“呼噜呼噜。”

  这小家伙不仅倔,还傲娇。

  第二天一早,村支书阎雄家,毛嫂子提着一大盒麻将进门,喜滋滋的给阎雄看:“看看,这么一副好麻将,全囫囵的给扔在垃圾堆上,我给咱全捡回来了,就差一只幺鸡和一块白板。”

  阎雄一看,却顿住了:“这是副象牙麻将,是阎西山的,一盒得好几百块,美兰居然把西山的麻将给扔了,她哪来这么大的胆子,难不成新找的男人在咱们西平市,面子能比西山更大?”

  “天太黑我没看清,挺高一男的,还带俩孩子。”毛嫂子轻轻嘘了口气:“西山在市里关系多得吧,我听说好多公安都是他的拜把兄弟,男人离婚,自己对不起老婆没啥,但老婆要找个别的男人住在他家里,我估计他不会善罢甘休。”

  “西山现在的人脉和背景了不得,手下还好多混混马仔,要我说,美兰除非找了公安局长,不然那院子她住不安生。”阎雄感慨说。

  “公安局长会找咱美兰一个二婚,能有男人要就不错了。”毛嫂子叹口气:“美兰的日子难过呐。”

  阎雄也不经意的叹了口气,抱着那副麻将出门,放到垃圾台的显眼处了:这麻将,他可不敢要。

  早起烧一大壶水,陈美兰才要赶着小狼和招娣俩洗澡。

  俩孩子睡了一晚上,把她的新被窝都睡臭了。

  小狼是真脏,那双脚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脚底下的污垢结成了痂,搓都搓不下来,只能先上打上香皂,慢慢泡。

  这胖嘟嘟的小男孩有一个鼓鼓的小肚皮,坐在大洗盆里,任由阎小旺混身上下给他搓着,瘫成一个大字,贼眯眯的舒服。

  招娣对两个男孩未免太热情,忙着给小旺找毛巾,找牙刷,还热情勃勃的,想教他怎么洗脸刷牙。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但阎小旺并不领情,把招娣的东西放在一边,只用他爸带来的牙膏肥皂。

  而且拒绝招娣帮忙,等小狼身上的垢痂泡化了,自己帮他搓,搓完还知道兑热水,拿清水替他再冲一茬。

  “妈妈,小旺哥哥好像不怎么高兴。”招娣跟在陈美兰的屁股后面,小声问。

  刚刚凑合到一起的两家人,小狼没心没肺。

  但小旺毕竟大了,他妈又没死,孩子最想的肯定是自己的妈妈,乍然被他爸拎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怎么可能高兴。

  曾经的招娣就像现在的阎小旺,半懂不懂事,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里,你不用吓她都是一只惊鸟,独自瑟瑟发抖。

  你对他不好,他怕,对他好他也怕,倒不如不管他,由着他自己的性子去。

  家里的灶台没有清洗,没法开火,只能出门买早餐。

  油条,肉加馍和豆浆,还打了半盆豆腐脑,又买了俩茶叶蛋,一份小咸菜。

  毕竟现在物价便宜,这么一份早餐打下来才不过两块钱,吃饱一个大人和三个小孩足够了。

  打好了早餐,陈美兰才专门劝招娣:“既然小旺不想理你,你也不要理他,你们还不够熟悉,人对陌生人太热情,别人会害怕的,好吗?”

  招娣咬了咬唇,语气巴巴的说:“好吧!”

  再往前跑了两步,她又回头说:“我喜欢现在的新爸爸,因为他晚上不回家。”

  因为晚上不回来才喜欢,这叫个什么逻辑。

  村子里的妇女们好八卦,一个个或者头上顶着烫发卷儿,或者脸上贴着黄瓜片,假借着串门晒太阳,都在陈美兰家门看站着,好奇的张望着院子里两个小男孩。

  满院子的菜,俩男孩儿,一个在菜田里撒欢儿,一个坐在台阶上,埋着头,正在修一台破录音机。

  其实本来可以修好的,但是昨天淋进去的小奶糕吧零件糊坏了,这下直接报废了。

  小旺总觉得这个村子自己有点熟悉,又说不上哪儿熟悉,外面那么多女人上下打量着他,心里就更郁闷烦躁了,抱起录音机出了门,一声砸在了垃圾台上。

  哗啦一声,黄三嫂给吓了一跳:“这孩子咋这么凶,面相也不讨喜。”

  有人接茬:“就怕他欺负招娣。”

  “他敢?招娣她爸可是咱们整个津东区的名人,看这俩孩子的穿着,他们的爸估计一般,是个普通人。”黄三嫂叹气说。

  小旺气的冷笑一声,大摇大摆进门了。

  屁啊,他爸在战场上一天能杀30个敌人,能是普通人?

  “黄三嫂,刘二姐,遛弯儿呢?”陈美兰端着早餐上前,笑着说。

  “美兰都舍得花钱打早餐啦?”黄三嫂特别吃惊:“你原来不总说外面的早餐没家里的好吃,还不健康?”

  曾经她是不吃,上辈子多少年都保持着自己做饭的习惯。

  可最终落得个什么。

  吕大宝头一回学喝酒,喝醉了搂着她说的第一句就是:“妈,幸好你做的饭好吃,要不然,就凭这两只粗糙的手,也配不上我爸现在的钱。”

  她沤心沥血养别人的孩子,在孩子眼里不过是个磨糙了皮,磨厚了肉的老妈子。这辈子日子照过,她不会再给任何人真心了。

  看美兰进了家门,黄三嫂感慨说:“美兰也是够委屈的,她恐怕还不知道吧,阎西山和胡小眉原来就骚在一起,现在直接过明路了。”

  人比人气死人,曾经还是好朋友呢,美兰一走胡小眉就和阎西山过明路了。

  要说他们没早勾搭在一起,谁信啊。

  最近阎西山买了辆夏利车,胡小眉上下班都是他接送,整个盐关小学第一风光就是胡小眉。

  这要叫美兰知道,得多伤心啊。

  刚刚出锅的油条,表皮还是脆的,煎饼果子的杂粮面下面露着金黄的鸡蛋叶子,提着早餐进了门,洗的干干净净的小狼已经闻着味道,跟到陈美兰的屁股后面了。

  吃饭就在陈美兰的屋,她这屋足有42平米,里面有餐桌,还有小凳子。

  天热,院子里种了太多菜,这才一晚上,窗外密密麻全是蛾子和蝇子,则把早餐放下,蝇子已经扑过来了。

  这居然住条件当然不行,得改善。

  纱窗得买,防蚊蝇,院子里的菜田太多了,要找个人来扒了,把水泥填上,平整成水泥院子。

  现在已经有空调了,陈美兰想买两台回来,冬暖夏热,就不用生炉子了。

  冰箱也得有一个,毕竟一日三餐,没个冰箱怎么开火吃饭。

  几个孩子狼吞虎嚼,正在吃早餐,陈美兰给自己列了一条长长的单子,上面全是应该要采买的生活必须品。

  小旺似乎很喜欢吃肉夹馍,但却只掰半拉,而且吃得很慢,咀嚼的特别仔细。

  他虽然才上一年级,但因为一直在外面跑,识的字儿还挺多。

  看到纸上写着冰箱两个字儿,从鼻子里往外喷了口气,虽然一直努力孤倔,不想跟这个陌生阿姨说话,但还是忍不住好奇:“阿姨,你不会想买冰箱吧?”

  “要买。”陈美兰说。

  小男孩子抛出一句让她完全始料不及的话:“那我可以用你的冰箱存冰棍儿,然后拿出去卖吗?”

  才六七岁的孩子,哪来这么好的生意头脑。

  录音机坏了卖不了磁带,就要转行卖冰棍儿。

  这还是他妈口中的废物点心吗,他这不崩人设吗。

  “可以。”陈美兰爽快的说。

  小家伙再吸吸鼻子,搓了搓手,端起吃过早饭的碗,比他爸还利索的就去洗洗涮涮了:“那咱们今天就去买冰箱吧。”

  在这个被后世流传为遍地黄金,遍地机遇的九十年代初,陈美兰还没规划好自己该怎么赚钱,才进门一天的继子就已经雄心勃勃的想要赚钱了。

  他跟吕大宝,吕二妞不一样,不表面巴结她,也不在暗处翻她白眼,更不欺负招娣。

  倒像上辈子的招娣,一门心思只想赚钱独立,脱离家庭。

  这种雄心壮志陈美兰特别欣赏。

  “先把那半拉鸡蛋饼也吃了吧,抬冰箱得有力气,我怕等我买了冰箱,你力气太小抬不动。”陈美兰忍着笑,调侃了这小家伙一句。

  小伙子再次让陈美兰大跌眼镜,他跑厨房里,从个小碗里,用筷子小心翼翼拨出一疙瘩红辣椒油,夹在了馍里头,这才叹口气,咬了一大口。

  那点辣子油,是昨天晚上的油泼面上面的,他没舍得吃,扣下来,今儿夹馍吃?

  这小子很会吃。

  一口又一口,那全是他要离家出走,自立门户,雄心勃勃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