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16 章 民办教师

第 16 章 民办教师

 推荐阅读:
     换取了这三样菜的做法后,小白的能量只剩下40了。

  娇娇深感能量不够用。

  灶头上的陶罐是椭圆形的,长宽大概是手掌大小,陶罐里的猪油只剩下半罐了。油反复使用并不好,所以等下就尽量节约省着用。

  中午能用多少放多少。

  “大嫂,鸡块切好了吗?”想好了的娇娇回头问向黄莲英,然后走到二嫂身边,“呀,二嫂,豆角,小白菜,香菇都洗好了呀!”

  许秀兰点了点头:“这小白菜还没切。”

  秦莲英把切好的鸡块,鸡翅分别放进了碗里,拿着菜板放进旁边的盆里洗,一边说道:“我都切好了,我洗下菜板把菜切好,便去唤爹他们。”

  许秀兰把小白菜放好,到柜子里取碗:“我先把碗筷摆好。”

  “麻烦大嫂二嫂了。”娇娇接过了两碗放着切好的鸡块和切好的鸡翅膀的碗,叮嘱道,“我做了地瓜饭,做的多,大嫂二嫂,记得叫两个孩子过来吃。”

  两人倒也不客气。

  就这么短短的做饭时间,就够她们看清弟妹是个怎么样的人。两人倒是松了口气,小弟一直不着边,有个这样的媳妇,能够顾着,少惹事,以后也不怕会被耽搁了。

  碗放在灶头,再拿来豆角,蘑菇,这些都要先要先烫熟一遍。

  柏新凯端着锅到院子里,冲上水,拿着丝瓜刷子刷碗,再刷上皂角,再用丝瓜刷子刷洗好然后冲洗掉泡沫。

  他洗的认真,洗完还端着锅对着太阳照了下。

  锅面整洁,对着阳光都能反射出光滑的表面,柏新凯放下再冲了一下水。

  “新凯哥,你刷这锅可够费劲的。”黄奇看的惊呆了双眼,这洗个锅不就是刷刷就好了吗?瞧新凯哥这费心的。

  还有。

  迟疑了下,他又继续问道:“新凯哥,你不是说嫂子说了男人顶上一片天,赚钱养家,家里活儿都是娘们干的吗?”

  黄奇看着那刷的干净的锅,只觉得不如多砍两下柴。

  柏新凯直接鄙夷地啧了声:“我媳妇儿手可嫩了,捏起来嫩嫩柔柔,像是棉花一样,别家的能有?”

  这样好的一双手,该好好保养,好一直都这样。

  要不是媳妇儿看起来很喜欢做菜做甜点,不让她弄怕她不开心,他都不想让她进厨房了。

  媳妇儿浑身都白白嫩嫩的,厨房油烟会熏坏了她的皮肤的。

  柏新凯顿时想到那晚抱着的软乎乎香喷喷的身体,心里一个激动,恨不得跳起来喷火。

  他可要抱着这样香喷喷软乎乎的媳妇一辈子。

  哎呦!明儿个和媳妇赶集得去买下抹脸油,雪花膏等,听说那玩意抹上去,对皮肤可好,还香喷喷的。

  柏新凯思维一下子就发散了。

  黄奇却一头雾水:“手好不好捏跟在家干活有啥关系?那能顶饭吃?”

  那可不。

  柏新凯听到这话,收回了心思,啧道:“你这样咋娶媳妇!”

  啊哈!

  这跟媳妇儿又有啥关系。

  黄奇的思维压根听不懂这都啥啥的,一头雾水。

  柏新凯于是怜惜地拍了拍黄奇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光头啊!你这样,又女人要嫁给你就赶紧抓紧,不要再做梦了!”

  瞧瞧,这连女人的心都不懂,哪里能让媳妇喜欢。

  有媳妇找上门儿来,就是上天保佑了。

  得抓紧,把人给订下,要不处上一段时间被嫌弃,媳妇就丢了。

  至于想要个和娇娇一样好的媳妇,别想了。

  他媳妇儿世界上仅有一个,是他的。

  柏新凯捧上锅满足地走回厨房,看着出来的秦莲英许秀兰,打招呼:“大嫂二嫂,你们去找大哥二哥是吧!我这就进去找媳妇儿,她一个人多孤单。”

  出来要去唤爹他们的秦莲英。

  端碗出来的许秀兰。

  瞧那眼神多亮,那恨不得放鞭炮的欢腾劲儿,要不是相处的久,都该以为觉得她们碍眼了,舍不得那些吃食。

  果然,小弟还是小弟,离了栓绳子的弟妹,还是一样的糟心。

  秦莲英和许秀兰对看了一眼,深深呼吸了口气,小弟这是嫌弃她们在里面妨碍他和弟妹独处,不是舍不得吃食。

  柏新凯压根没等她们回答,大步迈步进了厨房,声音响亮得很:“媳妇儿,我洗好锅了,你瞧瞧,多干净!”

  娇娇接过锅,瞧上一眼,锅洗的发亮都可以找出身影了。

  她做惊喜状:“哇,好亮,新凯,原来你不止能打猎,能卖东西,还会洗碗刷锅。”

  把锅子放上灶头,娇娇眯着双眼笑眯眯:“看来我嫁了个好丈夫,出的了厅堂入得厅堂。”

  “这不是说的媳妇儿你吗?”媳妇儿既能够在厨房做菜,还能够把东西做了卖出去,这话不正是说的媳妇儿吗?柏新凯非常认真地点头,“我不会炒菜。”

  娇娇被夸得浑身舒畅,摇了摇头:“这只是粗粗的意思,这句话更深的意思是说一个人能够把家务做的很好,在外面为人处事,交易往来都很好,独当一面,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

  原来是这个意思。

  在媳妇儿心里,自己还真的是很高大呢!

  柏新凯飞扬着嘴角,晃着,一脸的羞涩:“我,我要学的还多呢!可没这么厉害。”

  锅里已经倒入了的水已经开了,娇娇把豆角倒进去,一边说:“有的,你很厉害。”

  很厉害的柏新凯心狂乱跳动着。

  灶台边忙碌的娇娇,汗珠顺着白皙的皮肤滴落,滑入了衣服领口里,一些可以看着透过衣服起伏的某个部位。

  一手可以握住,嫩的像豆腐,让人想要咬一口。

  脑海顿时浮现出那晚他亲娇娇嘴巴,然后娇娇从平躺着突然转身,让他吓了一跳,嘴一下就歪了,下巴直接把娇娇里衣给蹭下去,落入了两团柔软的怀抱中。

  柏新凯当时看的那是满身都是火儿,很香咬下去。

  最后怕闹醒娇娇,他跑出去洗了冷水澡。

  现在,他的脑海里就是那两团暖呼呼,又嫩得像是豆腐的柔软。

  柏新凯整张脸像是被火烧似地,眼睛出神一样的看着,身子更是不断的往前倾。

  娇娇把豆角捞起来,放入了蘑菇。

  柏新凯突然静了下来让她没法接下去。

  “新凯,你还在吗?”娇娇不由得回过了身,喊道。

  柏新凯一下子被抽回了神,然后,视线一下子转移了,怕被娇娇看到自己刚才在想什么。可他不知道自己身子都倾下去了,平衡度顿时撑不住的往前倒。

  柏新凯整个人一下子就倒在了娇娇的身上。

  还是他想象的,脑袋牢牢卡在了娇娇胸膛。

  娇娇赶紧一手扶住了灶台,一手环住了柏新凯:“新凯,你怎么了?”

  柏新凯的两手鬼使神差的按住了娇娇柔软的地方,下意识捏了捏。

  哎呀!娇娇叫了声,一把推开了柏新凯,她瞪着眼气呼呼地说:“新凯,你在做什么呢?”

  竟然占她便宜。

  柏新凯这才彻底回过了神,看向娇娇气红的脸,有些心虚,也有些理直气壮:“你是我媳妇……”

  未尽的话在娇娇熊熊怒火的眼神下湮灭了,他顿时戏精上身一般,哎呦一声,一把捂住了头:“我头晕,头痛,好像是在太阳底下晒太久了。”

  他的脸红红的,身体开始摇晃。

  娇娇疑惑,不过到底是担心,上前扶住了柏新凯,又伸手探在柏新凯的额头,很烫。

  怕是中暑了吧!

  “光头。”娇娇赶紧冲着屋外喊道。

  听到喊声的黄奇很快走了进来:“嫂子,有什么让我做的?”

  “新凯他中暑了,你赶紧带他去许大夫。”娇娇将柏新凯塞给了黄奇,挥手,“新凯,待会儿吃完药后记得……”

  “中暑!”黄奇惊呼,新凯哥刚才还活力十足的。

  柏新凯用力捏了一把黄奇,有气无力:“药可稀罕着呢!我还能站着,许大夫可舍不得把药给我,我去躺躺,用冷毛巾敷敷头就好。”

  “那你好好休息。”娇娇认真地嘱咐着黄奇,“光头,就麻烦你了,我还得炒菜。”

  “不麻烦的嫂子。”黄奇扶着‘有气无力’的柏新凯慢慢走出了厨房。

  差一点就可以忽悠,不,是说服新凯答应以后他在家的时候扫地洗锅洗碗了,娇娇有些遗憾,刷锅洗碗一次两次还算好,连续好几天,娇娇就觉得有些烦。

  油腻腻的,洗着她身心都觉得不想碰。

  不过,新凯可好说话了,以后再说。

  娇娇继续着鸡块,鸡翅的烫熟,放在一边滤水,然后倒掉水。

  锅里放进了浅浅半指头油,等油热。娇娇把放着鸡块的碗端着放在灶火前哄着,让水更快的蒸发掉。

  家里油少,不能放一大锅的油炸鸡块,又怕这丁点油鸡块熟不了,只能这么做。看着鸡块里的水哄的差不多半干了,油锅里的猪油已经化开,并且烧的火热,娇娇把鸡块倒进去,翻炒。

  有些许水渗开,娇娇不断煸炒。

  渐渐,油重新出现。

  鸡块也变得发黄,然后油越来越多,鸡块被煎炸出了油,鸡香味飘溢,淡黄色表皮变得金黄到有些焦色,把鸡块盛出来,就着这些油,放入姜片,豆角,葱花,辣椒段翻炒出香味。

  然后将鸡块,些沫的酒水倒进去翻炒,炒出香味后,加入适量盐,干辣椒继续翻炒,辣椒味道有些呛人,而锅里的水已经开始收干,娇娇把做好的干煸扁豆辣子鸡块盛出。

  她喜滋滋的看向小白:[小白,这是不是新的菜式,辣子鸡块的衍生。]

  取出个小碗放着,将鸡块扁豆盛入一点。

  小白跳进去吃,随即眼睛立即拉大,它开心地回应:[是的,主人好厉害,懂得衍生发展。]

  那是。

  她得想办法不是,不然小白咋成长。

  小白顿时感动的恨不得抱住娇娇狂亲,主人对它真好。

  而此刻的柏新凯已经推开了黄奇,嗅着自己的手,随即迷恋的亲了上去。

  在客厅摆放碗筷的许秀兰呆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小弟,你这是干啥!”

  “是啊,新凯哥,你不是中暑了吗?”

  柏新凯这才发现有多余的两人,轻咳了一声,挺直了胸膛往房间走去。

  他们懂啥,他是被媳妇儿的气息迷晕了。

  忽然好想哎!

  他那天咋就同意了媳妇儿的话,他好想亲亲抱抱捏捏媳妇儿。

  现,现在他们已经很熟了吧!

  不过,柏新凯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转身冲着二嫂问道:“二嫂,小孩子刚出生,时不时都要吸奶水?”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许秀兰点头。

  “是这里吗?”点了点胸膛,柏新凯手指比划出圆圆的一团。

  看着小弟手里的形状,许秀兰顿时就凶狠地瞪了他一眼:“这话你问弟妹去。”

  这是该问嫂子的话吗?这臭小子还是这么没着边际,该跟娘说说,让她教教,要不然弟妹误会了可咋办。

  许秀兰赶紧离开大厅。

  柏新凯顿时领悟,是的,是这里。

  原本回来前还幻想着和媳妇儿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的柏新凯突然气呼呼拍腿,怒吼:“不行,不能要孩子了。”

  他媳妇儿的每一寸都是他的,臭小子咋能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