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25 章 席梦思

第 25 章 席梦思

 推荐阅读:
     娇娇打开院门的时候,小狗蛋从一边炮弹一样冲了过来,两手抓着自己的衣服,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似的,珍惜地递到娇娇面前。

  “小婶婶,给你,甜!”

  那是野草莓。

  小孩子跟着柏丽丽和柏娟娟上山割草摘得,甜甜酸酸的,让从没吃过啥水果的三个小孩子喜爱的不行。于是捧着这个,要来和给他们肉肉吃的小婶婶分享了。

  狗蛋脸上还有泥巴子,笑容灿烂,让娇娇心里一软。

  她就喜欢这样知道好坏的孩子。

  娇娇是没吃过这东西的,不过红红透透的,倒是很是诱人。她伸手捏起一个放入嘴里,顿时一股酸甜在嘴巴里泛开,好吃极了。

  “小婶婶,甜不!”狗蛋像是炫耀宝贝似的说道,“这是我们今儿个新找到的,可还没人摘。”

  “狗蛋真棒!”娇娇揉了揉他的脑袋,弯着眼笑眯眯地,“这些都要送我吗?”

  狗蛋脸微微一红,抱着衣角往前一推:“嗯,都给小婶婶。”

  顿了顿,他转头朝右看过去,说道:“丽丽姐姐,娟娟姐姐一起摘,给小婶婶。”

  柏丽丽和柏娟娟两个人正抱着青嫩的叶子,看娇娇看过来,两人立即挺直了胸膛,朝前俯身,齐齐喊道:“婶婶好!”

  两人脸蛋都红着,羞涩而局促,并不像狗蛋这么自来熟。

  “怎么站那么远?婶婶会吃人吗?”娇娇好笑地笑道,这两孩子,实在是过于羞涩了点。

  柏丽丽和柏娟娟立刻摇头,赶紧往前走几步。

  狗蛋脆生生地大声喊道:“不会,婶婶最漂亮了。”

  噗嗤,娇娇顿时一笑,她低头点了点狗蛋的额头:“小机灵儿。”

  狗蛋嘿嘿笑了。

  “走吧!进屋里去。”娇娇打开院门走进去,一边说道,“怎么不拿篮子放呢?这样拿着东西多累。”

  “忘,忘了。”柏丽丽拉着柏娟娟走进院子,结结巴巴地问着,“婶,婶婶,兔兔,喂,喂草了吗?”

  两人手拉手,另一手齐齐的把草递出来。

  “喂,喂兔兔。”

  娇娇拍了拍头,哎呀一声:“我忘了,兔兔会不会饿坏了。”

  “那我们赶紧去喂。”柏丽丽和柏娟娟说着上来拉着娇娇,像是安慰小孩的大人一样,“婶婶,你别慌。”

  “别慌别慌,婶婶,丽丽姐姐,娟娟姐姐带了兔兔吃的狗尾巴草了。”狗蛋想要去抓狗尾巴草给娇娇看,不过他两手都抓着衣服下摆,包满了野草莓,根本空不出手来。

  于是,狗蛋两手抓着衣摆,在三人间转悠着。

  娇娇由着两个女孩牵着她的手去到关着兔子的地方,在靠院墙的角落,搭建了一个离地五六十厘米的竹棚,像是高脚楼似的缩小版的竹楼。

  倒是有几分的精致可爱。

  还搭了从地面到竹楼门滑梯似的下滑竹节绑在一起的阶梯。

  然后阶梯下面用竹子交叉插入地面,连接而成小小的围墙。

  小院子里铺满了草地。竹楼里两个上下滑板似的门正大开着,可以看到里面丢满了草。

  这就像是给兔子造的精美小竹屋。

  娇娇有几分惊讶!新凯啥时候整的这个竹屋呀!

  一灰一白的两只小兔子正蹲在小院子里吃着切块的小萝卜。

  “小婶婶,兔兔有吃的了。”狗蛋探头看去,好奇而又欢喜,“兔兔好好看。”

  吃过兔肉,不过活的兔子很少看到的狗蛋看的那是很想进去抱抱小兔子。

  小孩子对毛茸茸的动物那是很没有抵抗力了,丽丽娟娟拿着草蹲坐着晃到兔子面前:“兔兔,吃草草。”

  灰兔依旧低头啃着萝卜。

  娟娟手中的野草已经伸到了白兔子的鼻子前,白兔子鼻子动动,然后啊呜一口咬住了。

  “婶婶,兔兔吃草草了。”娟娟开心地喊道。

  娇娇跟着蹲下来,嗯嗯点头。

  狗蛋凑到她身边:“婶婶,狗蛋抱不住了,婶婶帮帮我,我要抱兔兔。”

  “既然兔兔有吃的了,那狗蛋,丽丽娟娟陪婶婶到厨房,就用你们采的这野草莓做甜点好不好?”娇娇一把将狗蛋给抱了起来,蹭了蹭狗蛋的脸蛋笑着问道。

  他不知道甜点是啥,不过听到甜字,砸吧了一下嘴巴,脸红扑扑的点了起来:“好!”

  婶婶做的吃的可好吃了。

  丽丽和娟娟也高兴地点头:“那我们给婶婶打下手。”

  娇娇打算做野草莓鸡蛋布丁,带着三个孩子去摸了一下鸡窝,鸡窝里有三个鸡蛋,娇娇叫丽丽带上,然后三人去了厨房。

  到了厨房,狗蛋就表示自己可以下来了。

  “狗蛋重重,婶婶累。”狗蛋摸着自己胖乎乎脸蛋说着。

  丽丽找了个盆子捧住:“狗蛋,你把野草莓倒进这里。”

  娇娇放下狗蛋,像是沉思了什么,好一会儿才说道:“那狗蛋,丽丽,娟娟就陪婶婶做野草莓鸡蛋布丁,做好了等爷奶爹娘他们下工让他们来吃,来尝尝我们一起做的甜点。”

  “狗蛋也可以做?”狗蛋抬头询问娇娇,他还小,整天跟着姐姐们,挖草喂猪,追着鸡跑,下溪摸鱼……大多都是玩,狗蛋还没做过什么吃的。

  想到这,狗蛋瞬间眼睛就亮了:“婶婶,狗蛋也能和婶婶一样,做好吃的吗?”

  可以的话!狗蛋就可以每天给自己做好吃的了。

  狗蛋无疑是个吃货。

  丽丽和娟娟也期待地看着娇娇。

  三双圆溜溜,水汪汪的眼睛眼巴巴看过来,娇娇心软成了一团泥,而且备有同感。

  娇娇也是个喜欢吃的,喜欢做的。

  她用力点头:“嗯,只要你们听我话做,就可以做出来。”

  三个到娇娇腰的五六岁娃娃齐刷刷点头,声音响亮:“狗蛋/丽丽/娟娟一定听婶婶的话。”

  嗯。

  娇娇大手一挥,让丽丽去泡奶粉,娟娟和狗蛋把野草莓洗干净捣碎成汁。

  娇娇自己则去找黄豆,绿豆,大米,绿豆等豆子各自放到了碗里,倒入清水泡。

  泡到半夜两三点她再起来,做绿豆糕,黄豆糕,驴打滚等。

  将泡在泡着豆子的碗都放在橱柜第二层。

  娇娇放好了,三个小孩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擀面杖,正吭哧吭哧的捣鼓着野草莓,狗蛋捣鼓的都有些面容狰狞,浑身绷紧,是相当的用力了。

  娇娇看了下,说道:“这样看来是可以了。”

  盆子里已经很多汁水了。

  这野草莓汁酸甜可口,娇娇将汁水倒入了另外的盆子里,让丽丽把泡好的奶粉倒进来,再放了细微的白砂糖。

  她拿着筷子,开始搅拌起来,一边和三人说:“做这个不难的,不过可需要耐心了。”

  三个小孩看的认真,直溜溜望着娇娇搅拌的动作。

  搅拌到白糖化了,娇娇让拿八个鸡蛋来,一一打进了盆里,继续搅拌成布丁液。

  搅拌好,娇娇拿了个筛网,将布丁液反复过筛三次,最后拿来碗,再次过滤进不同的碗里。

  一二三四……娇娇分成了十二碗。

  “好了,我们先着,去把水烧开后再放进去。”娇娇说着去把炖着卤肠的锅端起放在灶台右边,从橱柜最下层找到炒锅放上,放入水等着水开。

  三个小孩巴巴跟着娇娇,看着。

  看娇娇听了下来,丽丽犹豫好一会儿,指着盆子里捣碎了的野草莓酱:“婶婶,汁水倒出来后,这些要怎么办?”

  要丢了吗?

  丽丽不舍得。

  “等布丁熟了后,抹在布丁上层。”娇娇点了点丽丽的小脸蛋,“嗯,我们还可以放别的水果,像是橘子。”

  娇娇到橱柜拿出三颗橘子,递给三小孩。

  “婶婶,你这里好多东西哦!”狗蛋接过了橘子,夸张的张大了嘴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比划着:“有鸡蛋,兔兔,肉肉,橘子……还有好多好多,我家都没有,爷奶家也没有!”

  娟娟抓着丽丽的手,跟着小声应和:“婶婶家好多东西。”

  “都是婶婶的。”丽丽顿时严肃了起来,一手拉住了狗蛋,一手拉住了娟娟,“娘说,不能总来央着婶婶要吃的。”

  “奶说那样羞羞脸!”狗蛋两手在脸上比划着,不过一会儿,他就点着自己的手指,嘴巴上有口水流出,“那,那我们不总来找婶婶要吃的,三四天要一次可,可以吗?婶婶做的老好吃了。”

  “那也不能。”丽丽迅速地说道。

  “可是狗蛋想吃。”狗蛋啪嗒抱住了娇娇的腿,可怜兮兮地,“妈妈和奶做的没婶婶的好吃,小婶婶,不可以吗?”

  娟娟也小声说道:“姐姐,娘和奶说的是总是,这样不是总是呀!”

  丽丽愁的皱起了眉头,好像是这样,可好像又不对。

  虽然馋,不过三个小孩还很懂事。娇娇也不愿意惯坏他们,弯身面对着大家:“不可以哦!”

  ‘啊’,狗蛋,娟娟,包括丽丽都露出了惊呆的眼神,显然是没想到小婶婶会这么说。

  狗蛋委屈巴巴地,好想哭。

  娟娟很是失落。

  丽丽也是个孩子,是他们中最大的,虽然知道,但心底大概也是渴望的,这个时候也不由得一脸的失落。

  三人丰富的表情顿时让娇娇快要笑死,娇娇首先捏了捏快哭的狗蛋:“不过你们可以像今天这样帮婶婶忙,然后获取你们该有的吃的。”

  峰回路转。

  三个小孩顿时满是惊喜。

  娇娇还在说着:“就像是大家下地干活有工分拿,然后就有钱,你们来婶婶这里做事,做好之后就有吃的,愿不愿意?”

  “愿意。”三张不同的笑脸绽放出璀璨的光,带着孩子稚嫩的声音在厨房响起。“小婶婶,狗蛋听你的,狗蛋帮,帮你扫地。”

  “娟娟可以洗碗洗衣服!”

  “我,我都可以做。”

  三个人说完,彼此对看,噗的笑了起来,然后齐声说道:“小婶婶,你真好。”

  狗蛋一把跳起,吧唧亲了娇娇脸蛋一下:“小婶婶,狗蛋喜欢你。”

  “我,我也喜欢小婶婶。”

  “我也是。”

  被围着的娇娇也笑得很是开心。

  门口,柏新凯的脸蛋都要黑成了煤炭,他几步上前,一把将狗蛋拧了起来,臭小子,竟然趁他睡觉亲他媳妇儿。

  被提起的狗蛋,看到是柏新凯后就势抱住了他的手:“小叔叔,婶婶教我们做布丁,可好吃了。”

  “啊!婶婶,水开了。”丽丽指着锅喊道。

  娇娇连忙上蒸笼,端着布丁,一个一个放上去。

  十二碗鸡蛋布丁,需要两个蒸笼。

  “哦是吗?”柏新凯拎着狗蛋往屋外走,一边对着娇娇说,”媳妇儿,我带狗蛋去摸鱼,一会儿回来。”

  “回来的时候记得叫爹娘和大哥,二哥,大嫂二嫂来这吃。”娇娇连忙叮嘱道。

  “听到了。”柏新凯挥了挥手。

  狗蛋以前最喜欢和小叔叔去溪里摸鱼了,可现在,他等着吃小婶婶说的又白又嫩,甜滋滋的布丁呢!

  狗蛋扭着身体,想说他不去。

  然而,嘴巴被小叔叔捂住。捂住他嘴巴的柏新凯咬着牙,哼唧:“小狗蛋,看你以后还敢亲我媳妇儿吗?”

  狗蛋眨巴着眼睛,并不理解小叔叔的生气点。

  好一会儿,狗蛋吧唧也给小叔叔脸颊来了个爱之亲吻,点着手指:“小叔叔,虽然你又懒又不会做吃的,老是乱跑,不过你带狗蛋打鸟,摘果子,摸鱼,狗蛋也喜欢你。”

  柏新凯的醋意一下子就被这臭小子熄灭了,把人放下,他蹲下身子耐心和狗蛋说:“小叔叔也喜欢你,不过不能随便亲人的哦。”

  “为什么?”

  “作为男人,最喜欢的只能是自己媳妇儿,亲的话只能亲自己媳妇儿,不能亲别人。”柏新凯教导者,很快就给了狗蛋一个馊主意,“要不,你晚上回去问你爹,问他喜欢还是讨厌你二婶婶,然后看他去亲不亲。”

  柏大哥晚上果然被狗蛋问了这个问题,一桌的人静谧。

  “爹,你咋不说?”

  柏大哥抽了抽嘴角,好一会儿才说:“二嫂跟二弟一样,都是亲人,我自然是喜欢的。”

  狗蛋点了点头,也表示着自己的心意:“我也喜欢二婶婶,还有爷,奶,二叔,小叔叔,小婶子,还有丽丽姐姐,娟娟姐姐。”

  “我也喜欢狗蛋。”丽丽娟娟放下筷子,脆声回应。

  随即,狗蛋又给他爹突然一击:“爹,那你去亲亲二婶。”

  柏大哥沉默一下,随即拧起狗蛋,朝着他屁股用力一拍:“臭小子,我看你是皮痒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柏新凯勾了勾嘴角,这下,狗蛋想必记忆深刻,不会再亲他媳妇儿了,柏新凯痛快的多吃了两碗。

  在座的人都看着狗蛋被柏大哥拍打屁股,娇娇看向柏新凯,小声嘀咕:“你教的?”

  瞧他这得意的神情。

  “嗯,这下他不会再亲媳妇儿了。”柏新凯丝毫没有和小孩子吃醋的脸红感,蹭了蹭他媳妇儿,委屈地说,“媳妇儿只有我能亲。”

  娇娇拍了下他的头,个心眼小的,连小孩子的醋都吃。

  坐在旁边吃饭的邹远萍,柏大平嘴角抽了抽。柏大哥的手也顿住了,实在是柏新凯哪委屈巴巴的声音太过于显眼,心意大发,让人很难听不见。

  瞬间,大哥二哥,大嫂二嫂都看向了柏新凯,无言以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