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26 章 请喝可口可乐

第 26 章 请喝可口可乐

 推荐阅读:
     第26章

  饭吃完,大家都瘫坐在椅子上。

  秦莲英和许秀兰要帮着娇娇一起收拾碗筷,手刚伸出,柏丽丽和柏娟娟就站起来,一个收碗,一个收盘子。

  狗蛋被他爸爸打的屁股有些疼,眼泪汪汪还挂着泪珠儿,不过还是艰强的站了起来,抽了一把眼泪委屈巴巴吼道:“娘,我和姐姐收,你们别插手。”

  哎呦!

  秦莲英顿时就稀罕极了,瞪大了眼睛:“狗蛋你不跑出去追小鸡,也会收筷子了!哎呦,狗蛋,你懂事了,会心疼娘了。”

  他以前不懂事吗?

  狗蛋瞪了她娘一眼,觉得娘和爹的眼睛长在天边。小婶婶说了,狗蛋可乖,可好了。

  挺了挺胸,狗蛋唬着小脸瞥了一眼他小婶婶,然后很是认真地一字一字道:“我本来就很乖很懂事的,娘你总看不到。”

  “大嫂,狗蛋是很乖,下午还抱了野草莓过来给我吃。”娇娇忍不住应和,弯着眼睛看了看柏丽丽和柏娟娟,“丽丽和娟娟也很好,大嫂,二嫂,你们真会教孩子,这孩子个个都好懂事。”

  知道有来有回。

  知道别人的东西不是自己的。

  知道不理所当然。

  嗯,比起隔壁家的那个蛮横的胖子来说,她的小侄子小侄女还真是可爱得冒泡。

  儿子女儿被夸,秦莲英和许秀兰心里当然是高兴地,不过嘴里却是说:“他们不闹着你就好了。”

  “娘,你小看我。”狗蛋把筷子都抓在手心里,瞪了他娘一眼,“你现在看不起我,等下我让你高攀不起。”

  他板着脸,怒气冲冲的吼完,随即扭着屁股就往外冲:“丽丽姐姐,娟娟姐姐,我们走。”

  噗嗤。

  这小屁孩的话配着那一扭一甩的屁股,让屋里的几个人不禁都乐了起来,柏大平那张正经脸都要被他小孙子给逗得绷不住了,垂头捂脸,轻咳了起来:“咳,咳,这小家伙,噗还高攀不起,哪学来的话。”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那声音里的笑意都掩不住了。

  邹远萍也是笑道:“就是,小屁孩还懂啥高攀不起。”

  柏大哥神奇的看了一眼他小弟,柏新凯接收到他的目光,立即唬着脸:“大哥,你看我做啥,狗蛋说这话还不是被你们气得。”

  想污我教坏狗蛋,没门。

  柏新凯顿了顿,一把抓住他媳妇儿的手:“媳妇儿,我可是很可靠的。”

  再说!

  柏新凯看一眼他大哥和他大嫂,语重心长,“我以后就不这样,我孩子肯定都会很崇拜我的。”

  柏大哥,秦莲英:……他弟这话意思是他们很不可靠,让孩子崇拜不起吗?

  神特码的崇拜。

  柏大哥拍了拍胸膛,咬牙:“这话我记住了。”

  秦莲英笑道:“小弟,你可记得你这话了。”

  柏新凯昂了昂自己的高贵的脸,点头。坐在中央的邹远萍和柏大平就看着戏,看的乐呵不止,而且重点看着小儿子。

  小儿子这话以后怕是会被打脸。

  看够了,邹远萍瞪了一眼小儿子:“新凯,放开你媳妇,娇娇,手印按的差不多了,就几个跟黄家有点搭亲关系的没按,我们这就去找村长吧!”

  她说着站了起来,娇娇甩开柏新凯的手,跟着站起,看柏新凯想要一起的样子,娇娇按住了柏新凯:“新凯,你别跟来,这事儿得我跟娘来。”

  柏新凯来的话,会被人说太小心眼。

  而且,新凯那事儿,也不好被人惦记着。

  “那,那好的。”柏新凯依依不舍,可也只能看着他娘带着媳妇儿往外走。

  到门口的时候,狗蛋一手一个鸡蛋布丁,身后的姐姐们一人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满满的鸡蛋布丁。

  “小婶婶,奶奶,你们咋出来了!”狗蛋两手抬高,把鸡蛋布丁递给娇娇和邹远萍,“给,这是小婶婶教我和姐姐一起做的。”

  碗里橘色的橘子肉和着红色的野草莓酱分占两边,看起来就甜滋滋的。

  狗蛋说:“这是饭后甜点。”

  “你和姐姐们一起做的?”邹远萍拿了起来,碗里还放着一个汤勺,她倒是没有多大期待,只以为这是水果,他们剥了放进来的。不过孩子的心意确实让邹远萍这个老奶奶心里涨暖,很是欢喜,“哎呦奶奶的乖孙孙哦,真是懂事,还晓得给奶奶做饭后甜点。”

  “小婶婶教的。”狗蛋摸了摸头,踮起脚尖期待地看着他奶,“奶,你快吃,好不好吃。”

  狗蛋眼巴巴,满是期望。

  柏丽丽和柏娟娟小脸红扑扑,提着篮子到桌子上,把甜点一碗一碗的拿起,交给大人们。

  邹远萍哪能拒绝小孙孙的心意,对娇娇说:“娇娇,我们吃了再走。”

  她的汤勺用力挖下去,噗溜,汤勺舀起来,在野草莓果酱和橘肉后面跟着滑溜的鸡蛋布丁,橙黄色的鸡蛋布丁色泽十分诱人,奶香味中有着淡淡蛋香味,和着清爽的果香味儿,瞬间就让人浑身有种清凉的感觉。

  光是这味儿,就足以在夏日给人诱人的视觉与嗅觉上的盛宴。

  邹远萍惊了一下,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乾坤来着。

  “奶,你快吃。”狗蛋更是期待地叫着。

  “好,好,奶奶吃。”邹远萍说道一汤勺放入口里,首先这里泛开的是橘肉和野草莓的酸甜感,一嘴咬下去后,就尝到了布丁的香滑密实,和着果肉,别有一番滋味。

  酸甜可口,奶香浓郁。

  绵密的布丁厚实,很是细腻,冰冰凉的在口腔里滑动,仿佛夏日里一股清凉的风,带着一股极致诱人的爽滑感。

  “奶,奶咋样呢!”

  邹远萍简直惊讶极了,口齿不清地赞道:“好吃,奶奶的乖孙孙真有本事,甜滋滋的,奶甜奶甜,可好吃了。”

  狗蛋别提有多神采飞扬了,小脸蛋昂着,脆脆说道:“狗蛋就知道好吃,小婶婶,狗蛋以后也可以做好吃的。”

  娇娇咬着嘴里的鸡蛋布丁,闻言鼓励的给了他一个赞的手势:“嗯。”

  狗蛋蹦跳到桌子上,一手抓住了一个碗,然后凑到他爹他娘身边:“爹,娘,狗蛋胡闹弄得甜点,你们可别吃,这可是胡闹来着,咋能吃啊!”

  小屁孩扭动着屁股,十分怨念。

  柏大平和秦莲英吃的很是痛快,听儿子一言,柏大平顿时呛住了,横瞪他儿子。

  秦莲英依旧挖着布丁,咸咸的哦了声:“甜点是小婶婶教的吗?”

  狗蛋点头。

  “那是不是大部分都是你小婶婶做的。”

  歪了歪头,狗蛋点头:“因为小婶婶在教我们,所以有做给我们看。”

  “哦,那重点就是你小婶婶做的,咋是你胡闹弄得。”秦莲英嗤了声,“又不是你从头到尾自己胡闹弄来的,狗蛋,你可使劲给自己贴金了。”

  “这是弟媳看大家下地幸苦给的奖励。”狗蛋瞬间被他娘饶的脑子晕乎了起来,这句话恁是熟悉,小婶婶下午就说过,被绕糊涂的狗蛋晕乎着双眼点头,“嗯,小婶婶说,听话做事,她就给好吃的。”

  “那不就得了。”秦莲英成功忽悠成功她儿子,更是理所当然的吃着。

  这弟媳的手艺真不是盖得。

  这玩意儿怕是镇里都没得吃吧!去过几次镇里的秦莲英心里吧唧着,不知道省城有没有的吃。顿时,秦莲英看着娇娇的眼神更是像看金宝宝似的。

  这弟媳,可真是厉害。

  柏新凯悄悄移动,遮住了他大嫂看媳妇儿的眼,啧,大嫂这眼神,咋跟狼看兔子似的,他这个高大的大树可得牢牢的罩住小兔子。

  娇娇和邹远萍吃完就赶紧走了。

  这个时候,大家正好吃完,不早不晚,刚好合适。

  村长家靠近村口,娇娇挽着婆婆的手一路走去,婆媳俩很是贴近,时不时小声交流着。

  等到到了村长家,娇娇拿了个小饼干给在院子里扒着土玩的瘦小男孩:“你爷爷在家吗?”

  “小程志,和你爷爷说,柏邹家的来找他。”邹远萍声音加大了一些,让柏程志进去和他爷爷说下。

  柏程志避开了娇娇的手,低低的说了声好,这才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小步往屋里走去。

  这孩子一举一动都很是缓慢,慢慢进去。

  邹远萍轻声叹了口气:“这娃是个可怜的。”

  看娇娇疑惑,她小声说:“他爹和蒋毅豪一起当的兵,早几年战死了,他娘听见后大病一场,家里的积蓄用的差不多,好不容易下了床,去洗衣的时候碰到落水蒋家落水的女娃。”

  邹远萍说到这里,低声说了句造孽,继续说:“他们两家以前可是亲家,那时候程志他娘刚病好,没法下水救人,就去唤人,可到得晚,人就起来后只一夜就没了。”

  “那女娃是蒋家二媳妇儿的,那儿媳妇就是村长家的小女儿,就此怨怼上她嫂子,整日里的闹腾,就闹了那么十来天,村长家这儿媳自己跳水去了。”

  娇娇倒是不知道这事情,这事儿小说里没说。

  邹远萍努了努嘴,小声道:“这程志娘死了,程志去吵过,结果被打蒋家那大孙子打的,她比了比耳朵,“这耳朵有些问题,你刚才那样和他说话,他是听不清的。”

  娇娇愣了下,想到小说里写的,她总算是知道,村长家的小儿子长大后为啥跟蒋家过不去了。爹死了,娘也因为他家没了,小孩子心里阴影该多重。

  而他也被打的耳朵有问题。

  咋能不恨上。

  “爷爷让你们进来。”柏程志跑到门口,因为自己听声音得大,这孩子说话声音也很大。

  娇娇低声说了声:“那他们两家不就结怨了吗?”

  邹远萍点了点头:“嗯,所以我这事儿交给村长准能办妥。”

  这样啊!娇娇可没想到婆婆答应这事儿还有这原因,不过,事情能够办的更好,那就好了。

  她可是很记仇得,要不是新凯,那个黄老太婆那棍子都砸到娇娇身上了。

  柏爱国五十多岁,一头头发已经花白大半,对着进来的两人点了点椅子:“坐吧!你们来是让我把投诉信寄到部队的吧!”

  “嗯,也就你晓得蒋毅豪部队的地址了。”邹远萍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倒是说的很诚实,“而且有了村长的关系,部队就能更相信。”

  柏爱国点了点头:“好,我会盖章。”

  “你把手印留下,我会详细写明的。”柏爱国很是镇重,“就是你得详细说明下事情。”

  娇娇把那盖满了手印的纸张放到了桌子上,邹远萍捏了捏娇娇的手,指着娇娇就开始把前因后果都说了。

  黄成凤因着嫉妒儿媳差人办的事,后来的,还有蒋毅豪因为黄成凤是他未婚妻护着她,还胡说八道,非要逼着她儿媳认错,她儿子护着儿媳,蒋毅豪仗着有几分能力就打她儿子。

  邹远萍说那是一个激情澎湃,气愤处就咬牙切齿的。

  等她说完,柏爱国原本冷静办事的神情顿时激动了不少:“这小子还是老样子,当初帮着他大侄子困着我孙子,让孙子辈打的耳都出血,现在还是这样不分是非的帮亲,你放心,这事儿我准会和领导说的一清二楚。”

  他激动的说着,眼角还泛起了泪珠。

  旁边的柏程志上前抱住他爷爷的腿,高高急急的声音响着:“爷,爷爷,程志没事,程志不痛。”

  柏爱国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摸着他孙子着急的脸:“爷爷是村长,倒是让你委屈了。”

  就是因为他这身份,不能仗势欺人。蒋家又说是小孩闹事,难免没轻没重,又扯上他家孙女的事情,直接就说当他们两清。

  柏爱国当时气极了,可也不能说什么。

  邹远萍很有眼色的跟村长说:“那麻烦你了村长,我和我儿媳这就回去。”

  柏爱国点了点头。

  娇娇和婆婆走到门外,依稀听到屋里传来了含着哭腔的声音:“程志啊,爷爷不好,一直没能帮你报仇了。”

  然后是一声急切的声音高高地说:“爷,不怪你。”

  邹远萍顿了顿,说了声:“这孩子出了那事儿,整天就跟着村长,可怜的呦!”

  娇娇点头,可不是。

  不过娇娇倒是佩服这个村长,能够秉公办事,虽然恨蒋家,可也没有趁此弄他们,到了现在有理由才出手。

  比起男主来说,村长正直多了。

  怪不得大家会选他做村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