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27 章 圆圆

第 27 章 圆圆

 推荐阅读:
     晚上十点多,村子里已经是静寂无声,煤油灯火几乎都熄灭了。

  柏新凯拿了放在桌上的布袋,袋子里装得是卤制品,媳妇儿怕他晚上饿了特意做的。他手里提着,心里就舍不得走。

  回头看了看睡在床上的娇娇。

  娇娇的睡姿很好,整整齐齐的躺成了一字型。柏新凯走过来看了一会儿,不由得低头小心碰了碰娇娇的嘴巴,心里顿时就甜滋滋了起来:“媳妇儿,做个好梦。”

  顿了顿,他又低头亲了亲,亲亲眼睛,亲亲脸颊,亲亲嘴唇。

  “把我的味道都给媳妇儿,媳妇儿的梦就少不了我了。”

  他自个儿乐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往门口走去。刚走到大厅,柏新凯就有点想转身。

  就,就留娇娇一个人在家,他有些担心。

  “还不走。”突然轻轻一声响起,柏新凯看了过去,就见娘在大厅的地上铺上了一床席子,满是嫌弃地说,“早去早回,这么磨蹭做啥!”

  柏新凯心顿时就安了,凑到了他娘身边抱住了他娘:“娘,媳妇儿就交给你了。”

  他娘还真好。

  邹远萍翻了个白眼,直接喷他:“磨磨唧唧的,再不走就天亮了,你是想大白天的让大家都知道吗?”

  “嗯,我这就走。”有了娘配着媳妇儿,柏新凯这下走的放心多了。

  到院子里和黄奇碰面,两人一起往后山去,深入树林里,先是翻找了下隐蔽的陷阱,看有没有猎物落入了陷阱。

  陷阱做的很好,一个个的寻去,最后找到了一只野鸭。这野鸭是活着的,柏新凯捆住后放袋子里,带着黄奇往深处进去。

  两人在后山打猎。

  娇娇凌晨三点的时候被小白叫醒,揉了揉眼睛后娇娇就起身换上了衣服,她要做些糕点,新凯回来后带去镇里。

  娇娇摸索的点了煤油灯,拿着煤油灯从门口走到大厅里,她并不知道大厅里睡着个婆婆,脚步声有些大。

  老人容易起夜,睡眠轻。邹远萍很快听到了声音,从地上坐了起来,那煤油灯灯火照到了一个人影,瞬间就把刚起床还晕晕乎乎的娇娇给吓得一个惊醒。

  [宿主,那是你婆婆,别怕。]

  小白在娇娇娇娇肩膀跳着提醒着,它现在可是很兴奋,小白已经有400能量了,他知道娇娇又要做甜点了,每一个新的甜点对小白来说都是50能量,今天一定能够达到五百能量,然后小白就可以长大了。

  娇娇也可以有土烤箱的制作方法了。

  被提醒了的娇娇晃着煤油灯走过去,她想了一会儿就知道婆婆为什么在这里了,心里一股暖流涌动,娇娇过去挽住婆婆:“婆婆,你去我屋里睡吧!新凯也真是的,咋能让你睡在这里!应该叫我的。”

  邹远萍压根不在意,夏天睡在大厅还挺凉快的。

  “要起来做那什么甜点了吗?”还真的是一大早就起来啊!邹远萍满是心疼地抱住了娇娇的手,“孩子,真是幸苦你了。”

  娇娇摇了摇头:“不累。”

  娇娇已经享受到了新凯的付出,买啥都随她,当然她也要为此努力的,不能只一个人付出。

  娇娇说着挽住邹远萍的手:“婆婆,你到我屋里睡吧!”

  “都醒了,我和你一起去做那个什么甜品吧!”儿媳不嫌累,邹远萍越发觉得小儿子娶了她真是前世积的福。

  娇娇看婆婆坚持,一脸坚定,倒是没有劝她,而是对她说:“婆婆,你会做蒸糕吗?”

  蒸糕呀!

  邹远萍拍手:“这个我会。”

  “那婆婆,等下你做蒸糕,我先蒸那些泡好的豆子。”

  两人边说边商量着,到了厨房就各自忙活了起来,蒸糕放上蒸笼的时候,绿豆,红豆,黄豆,山药已经蒸好,将他们各自放入碗中,用汤勺碾压拌成粉糊状。

  邹远萍看了一下,就跟着娇娇做了起来,两人合作,很快就把四碗不同的豆子给磨成了粉糊。

  蒸笼里的蒸糕也已经熟了,里面有蒸糕,也有比例不同做成的糯米蒸团,娇娇取下蒸笼,将蒸糕取了出来,把炒锅里的水倒掉,然后锅里烧干水分后,娇娇倒入了适量的油,然后把绿豆粉糊倒进去不断的翻炒,直到炒到油完全被吸收到了绿豆沙里后倒入适量的白糖继续翻炒。

  炒到了绿豆完全可以收成一团,变为绿豆泥为止。

  这样弄好了,就继续其他的几个的捕捉。

  红豆泥,黄豆泥,山药泥。

  一一弄好后放凉,过筛。

  再把空出来的一部分黄豆炒熟,炒熟后交给婆婆撵成粉末。

  一边蒸糕取出来,娇娇先把蒸糕切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小方块,小方块长宽高约等于小拇指大小。

  弄好,娇娇把红的红豆泥,绿的绿豆泥,黄色的黄豆泥,白的山药泥用擀面杖擀成了一片片,覆盖在了小方块上面,然后用洗干净打的木头左右,前方按压成型。

  成型后就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糕点。

  然后装饰。

  红色小方糕上按上了绿色或者白色,黄色小圆点,各自小方块上都沾牢了小圆点,前面和下面一面空着。

  而后,白色为底,黄色为眼珠黏上。

  绿色为底,黄色为眼珠黏上。

  全部弄好,再次用木块蒋方块定型,看起来可爱而又精致。

  旁边邹远萍按照娇娇说的把蒸团一面放在了黄豆粉上,另一面裹上了薄薄一层的红豆沙,然后滚成圆圈。

  滚了三个后做完。

  邹远萍就过去看娇娇,正好看到她做的这些个精致的小玩意儿,有眼睛有斑点,看起来可爱极了。

  “这样子小孩子一定喜欢。”邹远萍说道。

  娇娇还真是细心,又有想法。

  瞧这,一个个的做成了画。

  娇娇做完最后一个,听到这话眼睛都弯了起来,哎哟,娇娇就是个耐心又有想法的,娇娇捏起一个递到邹远萍嘴边,“婆婆,你吃吃看。”

  小方块大小刚好一口吞下。红豆糕香甜软糯,口感细腻,包在里面的蒸糕很是松软,带上了红豆糕的味道显得更为的香软绵甜。

  这样的糕点是用油炒的。

  蒸糕很是恰当的融合在其中,让它并不显得腻人,反而恰到好处。

  邹远萍吃下后,倒是笑了:“以往一个红豆糕下来就有些腻,这样的话,倒是可以一个接一个,不停断。”

  而且,这样儿还挺可爱。

  要她,她也想买一个试试。

  “这就不会卖不出去了。”娇娇开心地说道,一边去看婆婆做的驴打滚,拿起刀切成一断断后,娇娇捏起一个咬下去。

  驴打滚香香糯糯的,一口一个。

  门口,柏新凯和黄奇提着猎物进来,今天得收获并不多,就一直野鸭,一只兔子,当然,皮毛不是白色的,他们又顺便去溪里摸了一些鱼才回来。

  他到厨房的时候,娇娇正劝着婆婆去睡一个回笼觉,现在四点半,她七点做好早饭叫婆婆,吃完婆婆上工正好。

  不去睡的话,娇娇怕婆婆撑不住。

  “婆婆,累坏的话生病就更不好了,得上医院,吃药。”娇娇很是严肃地按着婆婆的肩膀,说道,“婆婆,你看是你现在去睡觉,还是今天不用上工在家补觉,反正就不可以累坏自己。”

  儿媳担心自己,说的也有道理。

  邹远萍最终还是被劝服了:“那你自己也别太忙,早饭熬个粥就好。”

  娇娇用力点头。

  嗯,她就做做肠粉。

  “媳妇儿,我回来了。”柏新凯抓着一只野鸭一只兔子,有些沮丧,“今儿个收获不多。”

  他慢慢走到了娇娇身边,可怜巴巴的:“这活儿不能持久,我好像很没用。”

  他就像是一只拉耸了耳朵,焉焉的,是很垂头丧气了。

  娇娇立刻将他抱住,安慰着:“不是,新凯很厉害的,会卖东西,会做木活,会做兔窝……还有会做很多很多我都不会做的。”

  柏新凯就势在娇娇的肩膀上蹭了蹭,小声音可怜兮兮地:“媳妇儿,你真觉得我厉害!”

  “嗯,新凯厉害极了。”

  “不会很没用?”

  “不会。”

  “那,那你亲亲我。”柏新凯从她肩膀上移了下头,把脸颊凑到娇娇的嘴边,“我现在心好痛,要媳妇儿亲亲才能好。”

  邹远萍没脸看下去,自己小儿子这简直是进入无人境界。

  感情是看不到她。

  她往门口看去,同样恨不得立刻消失的还有黄奇,邹远萍上前用力拧了一下柏新凯的耳朵:“你媳妇儿忙活到现在,很累了,你还闹她!”

  说着,对娇娇说:“他现在脑子糊了,娇娇,你别理他,越理他越来劲。”

  越来劲的柏新凯撅起了嘴巴,嘴里哎哎哎的叫着:“娘,你啥时候出现的,你咋拧我耳朵。”

  他可委屈了。

  他是真的心痛,怕媳妇儿嫌弃自己没用,要媳妇儿安慰。

  媳妇儿这都快亲上了。

  柏新凯幽幽地看了一眼他娘:“娘,你咋一点眼色都没有。”

  一点眼色都没有的邹远萍嘴角抽了抽,深呼吸,深呼吸。

  “黄奇等你呢!还有,再蹭一下天都亮了。”

  就是时间紧,他才努力把握和媳妇儿相处呀!就等亲亲一个,他就要出去了。

  娇娇在他们交谈的时候,把橱柜二层的东西再次拿了出来。

  这次糕点还挺多的,而且一个个精致得很。柏新凯看了一眼,心思一下子就动了起来,他对着黄奇招了招手:“把东西收好,今儿个我们去言大炮那里!”

  言大炮是红安镇里的倒爷中的一个,一开始也是倒爷里一个摸索,幸苦又不知道赚到的钱够不够吃的。柏新凯和黄奇两人以前带猎物去黑市的时候认识了他,后面柏新凯帮了言大炮逃过一次公安的抓捕,关系便就此交上了。

  在这之后,柏新凯偶尔去一次黑市,缺了东西去言大炮那里买过。

  后面,言大炮扯上了红安镇黑市的门路,就此便走顺了,只要坐在家里就可以把货全部散了出去。

  柏新凯这次就是想去他那边把这些糕点卖了,然后询问货运那边的关系,想去当开车的,哪里能不走下关系。

  ……

  柏新凯决定好后,趁早就去了镇里,七拐八绕的到了一处偏僻的民居房前,摸索着一块砖头上的绳索,用力朝往一拉,然后放开。

  民居房门内,咔叽一下,一根立在墙壁上的竹竿啪嗒的打破了墙壁边的水袋。

  弄好后,柏新凯敲了敲门。

  很快一个人小心的把门给打开,说了一句:“请问找谁?”

  “不认识我了虎子?”柏新凯伸手揉了揉虎子的头。

  虎子现在十岁,是个小大人了,连忙抱住了自己的头跳开,一边说:“柏叔叔,你咋老爱揉我的头,到时候长不高咋办?”

  “长不高,你爹的锅。”柏新凯走进门里,后面的黄奇抱着东西跟着进去,然后把门给关上。

  虎子听了这话顿时一脸的难言以对,撇了撇嘴巴:“柏叔叔,你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欠人打。”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他爸一米五,比好些个女生都矮。

  虎子实在想不到自己比女孩矮的样子,那让他有一股幽幽地恐惧。

  “大人矮,小孩子不一定矮。”这虎子黄奇也见过两回,上次还是三年前,那时候虎子就在院子里靠着墙壁画着身高位置,黄奇走到虎子身边,比了比说,“你长大了一手指长,上次还只到我胯部。”

  虎子用手指比了比,更不想说话了。

  柏叔叔一米八多,这光头比柏叔叔还高,为啥他爸不多长两个头,那他就不用愁自己的身高了。

  “我爸爸在后面,柏叔叔,光头叔叔,你们自己去找。”虎子上前去把装置再次弄好,匆匆就往右边自己的房间跑去,“我要去做作业了。”

  两人往里面走去,走到最里面,打开了一个隐蔽的小隔间。

  言大炮正在里面整理着东西,东西一堆一堆的,杂七杂八摆了不少。听到脚步声,言大炮头也不回的说:“买东西还是让我回收。”

  “这么忙!”柏新凯笑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言大炮才转过了头,看到了柏新凯顿时就走过来一拍他肩膀:“臭小子,最近哪儿混,都老久没来了。”

  柏新凯耸了耸肩膀,很是语重心长地叹气:“不能这样混下去了。”

  这话倒是让言大炮一愣,看他一脸愁容,仿佛遇到了什么难事。

  这下子遇到难事了?

  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这家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