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28 章 梦巴黎

第 28 章 梦巴黎

 推荐阅读:
     于是,言大炮就开口问了。

  “我讨媳妇了,媳妇儿超稀罕我的,又乖又会持家。”柏新凯带着几分小炫耀的开口,把捧着的小包裹从肩膀拿下,一边蹲下,打理出一个空间,“光头,你也把包裹打开。”

  包裹铺在了地上,被齐齐打开。

  可爱精致生动化的一个个方块笑脸瞬间就抓住了人的眼睛,站着的言大炮并不清楚这是糕点,只是疑惑地问道:“这小陶瓷人虽然别致,外形新巧,可也只能摆着好看,小孩子虽喜爱,可现在什么时候,哪有几个人舍得给孩子买这玩意。”

  他蹲了下来,眼睛又看向了驴打滚。

  驴打滚层次分明,黄白红三层卷成了圈,被黄奇一个个摆正放好。蹲下来的言大炮倒是很快就认出了这东西,手指捏了个:“这是驴打滚吧!新中华成立前在皇城门下可是出了名儿的。”

  他说着,倒是不见外,捏了一个放进了嘴巴里。

  驴打滚的味道十分的香,还没到嘴巴就那股香味就扑鼻而来,一闻就可以知道这绝对是下足了料。

  放入嘴里后,黄豆粉的香甜味儿顿时翘起了舌尖,紧接着糯米香味也跟着而来,还有红豆馅的味道,三者合在一起,简直美妙无比。

  入口绵软,香甜充实。

  糯米的嚼劲更是让这味儿久久停留,添上了不少分。

  言大炮对着柏新凯比了个赞的手势,口齿不清地问道:“你是和哪个手艺人收购来的,这料可真舍得下。”

  这国营店里的都没这么充实,饱满。

  柏新凯翘了翘嘴角,喜滋滋:“我媳妇儿做的,还有这个,可不是啥陶瓷,是糕点。”

  柏新凯捏着一个绿豆沙裹着,红豆沙圆点的小糕点递给言大炮:“这是糕点。”

  言大炮瞬间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看来你真娶了个能干的媳妇儿。”

  因为时代变迁的原因,这些糕点之前虽稀罕,但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少见。不过在经过人人吃不饱饭后,即使恢复了过来,糕点也有了,不过明面上的那些缺失粗糙的很,味道也就那样。

  更别说,这别致的形态了。

  言大炮张嘴一口吃下,红豆的绵密香甜,绿豆的清香爽滑,伴着蒸糕的松软香甜一层层化开,最终融合成一道绝美的点心。

  “不错,这倒是别致,里面放了蒸糕。”言大炮吃完,稀罕地抓了柏新凯的手臂问道,“你这臭小子哪里骗来的这么个能干的媳妇儿!”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听到这话的柏新凯顿时就不高兴了。

  骗?

  他用骗?

  他媳妇儿可稀罕他了,他视线打量了言大炮一眼,眼里的意思十分分明:“你瞧我这模样儿,又能干又会打猎,分分钟让我媳妇儿眼睛发亮,用得着骗?”

  言大炮瞬间看懂了他的眼神,哭笑不得,拍了一下他脑袋:“你这臭小子还真会打击人。”

  “好了,说正事,你这些是让我收吗?”言大炮指了指糕点,驴打滚问道,“还有,不是娶了个这么能干的媳妇儿了吗?你还有啥愁?”

  这玩意儿虽贵,但做的料足,好吃,可不缺人要。

  即使现在还有人吃不上饭,可也有人有闲钱没处买,言大炮有的是销路。

  说到这,他转头问黄奇:“光头,你娶媳妇了没?要我帮你介绍吗?”

  黄奇这人虽然憨厚了些,不过倒是肯干有力气儿。

  黄奇摇了摇头,很是诚实地说道:“我啥都没有,又不会说话,谁愿意跟我!”

  “不会说话没事,懂得疼人就好。”言大炮说道。

  柏新凯看着这个弟弟,想到黄奇说的杀猪,顿时问言大炮说:“肉店的营业员可有路子?或者屠宰场也行!”

  肉店卖肉的每天得卖个十头猪,不停地斩肉、称重、报价,然后还需要去屠宰场收购活猪或者杀猪,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成的。

  当然,这活儿也很多人稀罕!

  屠宰场的也是。

  “肉店可不走,屠宰场正规还是?”言大炮声音不自觉的也小了下来,私人偷偷整的,他混倒爷的倒是认识一个屠宰场,经常从那里走货来。

  柏新凯看了看黄奇,指了指他:“这是给光头找的,正规的吧!”

  是给光头找的啊!

  言大炮稍想了一下:“这事儿你给我点时间,我看着整整。”

  黄奇没想到新凯哥会为自己找这样的活儿,顿时有些激动,急急地问道:“新凯哥,那你呢?”

  “我想走走跑长途这一路子,做司机,大炮你帮我寻寻红安汽车货运公司有哪个愿意收徒弟的卡车司机!”走货运的想要赚点外快,哪个不认识几个倒爷,言大炮这个倒爷红安镇里可是顶层的,应该认识。

  言大炮点了点头:“那行,改明儿我去找找,看谁愿意。”

  红安镇靠海,有汽车货运公司,也有轮船公司,是国家企业。

  商量好了,言大炮就给柏新凯结算柏新凯带来的这些糕点的钱,他统一给了柏新凯一元钱和一斤粮票一斤。

  这东西国营店里6毛5一斤要6两粮票,黑市的价格自然是更多,当然,也是因为柏新凯带来的形状别艺,且用料又足。

  言大炮是不愁卖的,两人关系又好,自然是给了柏新凯这么一个不错的价格。柏新凯应了声好,想了想说:“粮票可以给换些面粉票,油票不。”

  这两样对媳妇儿应该比较稀罕。

  “行,咋不行。”言大炮把糕点收起来,一边说,“结算一下我就去带这些糕点去走走,这玩意可不能放太久,那就硬实不好吃了。”

  今天第一次先去走走,等于相告大家他这里新来了新品种,改日儿就有人上前来。

  这些糕点共有十一斤,驴打滚有五斤,一共给了十六块,然后五斤面粉票,五斤粮票和三斤油票,油票比较稀罕,兑换的少。

  结算完了,言大炮便和柏新凯打着商量:“这糕点能每天都有吗?”

  “明天我给你答复。”柏新凯咧着嘴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媳妇儿总想帮忙填补家用,怕我累到,她这么好我又怎能不珍惜,我也怕她累到了。”

  言大炮顿时抽了抽嘴角,挥了挥手:“行了,知道了,你媳妇儿稀罕你稀罕得不行。”

  这臭小子,进来后张嘴不离炫耀他媳妇儿。

  也不知道这臭小子的媳妇儿真有他说的这么好不。

  旁边的黄奇已经听惯了他新凯的花式炫嫂子,要是那天跟他在一起没听到,他还会奇怪呢!

  “嫂子是很好。”不过,黄奇也是老实的说了这么句。

  柏新凯眉眼更是飞扬了起来,只觉得不愧是他兄弟,默默的加了句:“配我。”

  “滚吧!”言大炮踹了两人一脚。

  结交这个臭小子还真是得心脏强大,不知道他是没了婆娘的人吗?换个人不得揍死这臭小子。

  还有,言大炮看黄奇那一脸平静,已然习惯的模样,倒是对这家伙颇为同情。

  啧,这货该被柏新凯摧残多久才会这么习惯,还说出自己没女人会跟他的话。

  两人可不知道言大炮心里的吐槽。

  把东西包裹上后,柏新凯给了黄奇两块钱和粮票,便分开了。他带着野鸭和兔子,篮子上放上了几把蔬菜,就当是走亲戚的带自家种的蔬菜来走亲戚。

  拐了几道去了付秋葵的小洋楼,柏新凯到的时候,小洋楼里刚依稀有人起床,付秋葵正到门口拿着煤炭进屋,正好就看到上楼来的柏新凯,顿时一拍大腿,朝着柏新凯走过来:“哎呦开心,你可来了。”

  她拉着柏新凯进屋,给弄倒上开水:“你上次给的那什么红薯酥可以定做吗?你梅香姐的同事可喜欢了,还有老白,他带了送了几个给他那老朋友,结果人当晚就来问了,说是他孙子喜欢,到处寻不到,拜托我给买呢!”

  “我回去问问我媳妇儿,她手艺好,可不止做那红薯酥,还有别的,可多人稀罕呢!”柏新凯挺了挺胸膛,他媳妇儿就是这么厉害,瞧,人都抢着要呢!

  “还有别的?”付秋葵砸吧了下嘴,哎呦了一声,“以后可带些过来?”

  柏新凯顿时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这么闲的时间不多了,托人去找个卡车师傅,若成了,以后我就不太得闲了。”

  “卡车司机啊!这可个好事儿。”付秋葵也为他高兴,倒爷这活儿还是很不靠谱的,卡车司机那可是比他们这些做工的还要让人羡慕。

  她倒是没问怎么找,人都有隐私。

  “今儿个我就带了一只野鸭和兔子。”柏新凯说道,“野鸭活的,你可以放到梅香姐姐结婚的时候杀,兔子已经死了,不能放久了。”

  “周六晚上,你跟你媳妇儿也来吃酒席。”结婚那天十桌酒席也是要的,付秋葵收了野兔野鸭到厨房,便去拿钱过来,一边和柏新凯说。

  “到时候一定来。”柏新凯笑道。

  “那我可等着了。”付秋葵说着就细算了下钱,这野鸭两斤半,活的,算是一块,野兔两块一,一共五块一,柏新凯要了五块钱。

  一边,付秋葵又拿了两三捆布过来放到桌子上。

  有红色方格棉布,蓝色碎花布,还有黑色格子布。她一一指了指这些布的破碎地方:“这些都是残次品,百货大楼给员工的福利,梅香挑的,就花纹印错或者印歪,质量还不错,带回去给你媳妇做衣服吧!”

  这布料确实不错。

  而且这红色方格眼色挺鲜亮的,给媳妇穿一定好看。

  柏新凯脑子里转着,还有这黑色格子布,给他自己做件衣服,这样一红一黑,都是格子,他和媳妇一起就成夫妻装了。

  柏新凯顿时意动了起来,直接给抱起:“那我就收下了。”

  付阿姨拿出来就是要给他的,他要是见外付阿姨肯定不高兴,不过,到时候来吃酒席子再给梅香姐送礼就是了。

  收下了三捆布,天也大亮了,柏新凯也该回去了。

  柏新凯带着布出了门,门的对面刚好打开,一个女人从屋里出来,过来就问付秋葵:“付阿姨,梅香起了吗?可要去上班了?”

  “还没。”付秋葵笑道,“那丫头这几天都兴奋着呢!”

  女人噗嗤笑了,捂着嘴:“再过五天就是梅香的大喜日子,那可不见天乐得睡不着。”

  柏新凯顿了顿,这女人身上穿的那衣服就是他再百货大楼看到的那件布拉吉。

  柏新凯心心念念着,本打算攒钱买的。现在——啧,有人穿了,那可就不稀罕了。

  他媳妇儿咋能穿别人穿过的。

  似乎瞧见柏新凯看她,女人眉眼高高挑起,瞥了过来,见柏新凯身上虽然干净,一看就是穿久的衣服,眼里闪过鄙夷,倒是转头问付秋葵:“付阿姨,这个是谁呀?”

  “哦,这是我娘家侄子,带些自家种的菜也自家的鸭子过来给我。”

  她刚说完,女人便转过了身,拉着付秋葵往屋里走:“付阿姨,我手艺儿不好,我给你粮票,今天你就多做做我的饭可以吗?”

  柏新凯可是看清了女人眼里的低视,他也不在意。

  和他关系好的是付阿姨家人,至于这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女人,谁管她。

  他没多停留,就匆匆回家了。

  ……

  娇娇快五点多的时候带着泡了一碗的一汤碗的米去的婆婆家找公公,这个时候柏大平已经起来在喂鸡,喂完鸡就要去伺弄自家的菜园子。

  她走进来,带着手里的大米过去:“公公,家里可有人有石磨,没有的话村里谁有?”

  她早上琢磨了一早上,都不知道咋把这磨成米浆。

  最后还是打算过来问公公。

  “你杨婆婆家有,狗蛋喜欢豆腐脑,我和你娘偶尔去磨个豆子整成豆腐脑,放点葱花啊,鸡蛋,辣椒,可好吃了。”柏大平顺嘴就说到了豆腐脑。

  这几日吃的媳妇的好手艺,脑子里瞬间整天念着那些个吃食。

  “那我去找彩凤婆婆磨下米浆,公公,你七点带哥哥嫂嫂他们到我那里吃,婆婆在我那呢!”娇娇带着泡好的米就往外走,去杨彩凤那里了。

  磨成米浆,好做肠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