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40 章 太阳能

第 40 章 太阳能

 推荐阅读:
     娇娇“我让你败家,这媳妇都娶了不想着安安分分干活儿,你还败家!以后咋养娇娇啊!”

  “新婚之夜你就让你媳妇儿自个儿呆着,传出去她面子搁哪里?”

  “你瞧瞧你干的啥事?出去胡搞回来还想吃鸡,你想得美喏你!”

  “娶媳妇回来让媳妇儿当牛做马伺候你,咱柏家可不幸那个习惯。”

  ……

  邹远萍一边跳骂着一边把柏新凯手里的刀抢过来,柏新凯一脸懵逼,他娘咋就这么开骂起了他。柏新凯很是委屈,而且媳妇在旁边,有些丢面子,他默默的说:“我这还不是要杀给媳妇吃。”

  娇娇其实思维有些飘。

  她还没谈恋爱呢!这就成了小媳妇儿。不过这个婆婆看起来还不错,不会有婆媳这个特别愁人的问题,这个丈夫。

  看着被按着打的柏新凯,嗯,没有问题。她待婆婆好些,这便宜丈夫要敢欺负她,她就告诉婆婆。

  随即就听到柏新凯的话,娇娇咋能让他破坏自己在婆婆心中的形象呢!她赶紧摇头,迅速地喊道:“婆婆,我没有。”

  娇娇自然是没有。

  柏新凯是自己想着这婆娘哭怕不是嫁给他,被人吓到了。他可听光头说了,外面都说嫁给他要下辈子都得苦巴巴的,要饿死了。

  柏新凯就想着抓只鸡,告诉这个媳妇说自己不会让她饿肚子的。

  他虽然不喜欢女人,可这女人都成他媳妇儿了,他未来孩子的娘,他自然是得好好照顾着。

  “哎哎!我这不是看你哭吗?哄你。”柏新凯哎哎叫着。

  听到这个,邹远萍直接吼:“你还好意思说这个,她哭不就是因为你。”

  嗯,所以他这不就补救去了吗?

  哎,婆婆虽然为她打着便宜丈夫,可她也不能一直看着她这样,这样她不就显得小心眼儿了,这好歹是婆婆儿子呢!

  娇娇只能上前去拦着婆婆,给她下台阶。

  “婆婆,新凯这也是为了我,你别打他了。”娇娇犹豫了下,去挡在了柏新凯面前,咬了咬唇,说,“是我想吃鸡了。”

  哪儿是她想吃。

  是这个小儿子自己想吃。

  不过这打都打了好一会儿,也不能这么把人打坏了,邹远萍唬着脸:“你瞧你媳妇儿对你多好,你也好好摸摸心想想。”

  娇娇娇小的身体挡在了柏新凯的面前,伸展了自己的手指保护他。柏新凯心中一动,看着娇娇白白嫩嫩的手,他那用得着她保护。

  他皮粗肉厚的。

  这个笨婆娘。

  “我晓得了。”心里嫌弃着,柏新凯嘴里却是说。

  邹远萍瞪他一眼:“嘴里晓得可不算,可得心里晓得,娇娇可是一夜没睡呢!”

  她放下这话,继续道:“我和你爹就给你几天,看你晓不晓得改。”

  晓得改就,晓不得……他们就辣手摧儿了。

  柏新凯显然看清了他娘的眼神,眉心微微皱了皱。所以说,他就说婆娘麻烦,这不,瞧刚娶个,娘就变后娘了。

  “婆婆你放心,我会好好和新凯说的。”娇娇继续给婆婆递梯子。

  瞧这儿媳,城里来的,长的好,又聪明,嘴巴还甜,邹远萍是越看越稀罕这儿媳了,可不能让自己儿子糟蹋了人家。

  邹远萍再次警告了小儿子,这才离开。

  她的身影消失后,柏新凯重重松了一口气:“我娘这是咋了!”

  咋就变后娘了。

  “我等你等了一夜,婆婆来时发现了。”娇娇瞧了他一眼:“娘是为我不平,你可生气了?”

  柏新凯心里本来是不平的,凭啥这婆娘来了,娘就变后娘了。

  可娇娇怯生生望过来,小小脸蛋上,眼眶红红的,苍白的让人可怜。而且人这是等他一晚上,,柏新凯脑子里顿时想象出了这媳妇儿昨晚上坐在床上抹眼泪的样子,心里负罪感油然而生:“你,你怎么等我啊,傻啊你!”

  “你说什么!”娇娇一副委屈的扁了扁嘴巴,“我是你媳妇儿,等你傻嘛。”

  好像,好像不傻。柏新凯顿时不自在了,赶紧转移话题:“说这些做啥,吃饭吃饭。”

  柏新凯掀开锅盖,里面三个米糕摆放得好好的。

  “这米糕昨晚的,我放着馏了。”娇娇弯身坐下,从火堆里扒出了地瓜,“我还烤了地瓜,你吃吗?”

  柏新凯确实是饿了。

  然而他现在却不好意思吃了:“你等我一夜,连个米糕都没吃!”

  娇娇抬眼望他,两泡泪水一下子环绕,像是快哭了似的:“你不回来我哪里有心思吃!”

  柏新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他以为媳妇是嫌弃他,害怕以后没饭吃。所以为了证明他跑去了后山要打猎,可现在看来,媳妇儿哪儿是嫌弃他。

  嫌弃他能帮着他拦着他娘!

  嫌弃他会库等他一夜。

  嫌弃他会把米糕都留给他吗?

  这分明就是稀罕死了他。

  昨晚他见到的那眼泪怕不是喜极而泣吧!想了想,他突然想到嫂子嫁过来那天,嫂子她娘抱着嫂子也是哭个不停。

  柏新凯顿时像是波开朗云月,随即心里鼓鼓的,有些骄傲!瞧,他媳妇儿多稀罕他。

  然后他结结巴巴地说:“我以为你嫌弃我,是我误会了。”

  “我咋会嫌弃你,你是我男人,男人赚钱养家,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娇娇顿时一急,急急地表示着自己的深深信任,“别人的话我是全不信的,你那能养不起我!”

  “谁,谁养不起!”柏新凯顿时挺直了胸膛:“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饿到的。”

  “新凯,我觉得我头痛眼痛,哎!”娇娇说着摇摇晃晃的,慢慢坐回了椅子上,“等下还要下地干活呢!我怕我晕了,晕了就得看大夫,花钱。”

  哪里能让她去干活,想到是自己让娇娇哭等自己一夜的柏新凯自觉自己责任,忙拍着自己胸膛:“不都说了男人赚钱养家,你就给我好好休息,我去做。”

  娇娇顿时甜甜笑了,起身踮起脚尖亲了柏新凯一口:“老公你真好!”

  向来觉得女人麻烦的柏新凯胸口一个激荡,脸顿时爆红,一下子跳的老远,晕乎乎的就走了出去。

  “放心,我好好干,以后你想吃啥就吃啥。”

  走到外面,柏新凯都忘记了自己没吃饭,还一个劲冲屋里喊道:“媳妇儿你放心,我好好干,以后让你想吃啥吃啥。”

  他都是顶梁柱了,咋能让媳妇舍不得吃。

  以后她想吃啥就吃啥,吃到腻。

  心里激荡着的柏新凯满身冲劲,脑子还热乎乎的,在院子里找到锄头扛起就走。

  娇娇看他走远,小脸蛋得意着,小样儿,这个丈夫还挺好糊弄。她站在厨房里,一把捏起一个白面馒头。

  她还是对他好一些儿,这样他才能够更好好的使力,要让老牛出力咋能不让牛吃饱呢!

  她捏开白面馒头,把婆婆送来的炖鸡肉夹起一些放进去,然后跑出去。

  “新凯,新凯等等。”

  柏新凯站在大门口,有些扭捏,刚刚才亲了他,刚分开就想他了吗?就这么喜欢他吗?这媳妇儿可真是火辣。

  他眼睛有些飘,努力不回头去看。

  “喏,你怎么不吃就走了。”娇娇把白面馒头递给了柏新凯。

  被提醒的柏新凯这才想起自己没吃,回头,就见娇娇笑容满面,迎着阳光,那笑容别提有多甜了。

  就这么关心他。

  这么喜欢他。

  笑的这么甜。

  柏新凯眼神飘忽,没有发现他自己笑得格外的傻,他先是抓了一把口袋,把前几日打猎赚到的钱塞到了娇娇左手上,豪气万丈地说:“给,想吃啥自己去买,不够再找我要。”

  媳妇儿这么好,他怎么可以不疼着。

  柏新凯塞完钱接过了白面馒头,笑得一脸傻气:“媳妇儿你快回去,这日头晒,我去地里了,忙完就回来。”

  娇娇喜滋滋的收下了钱,冲他挥了挥手:“新凯加油,我知道你行的。”

  柏新凯挺了挺胸,转身大步走出去。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走到了半路,村头的王达国看他扛着锄头,特别的新奇,上前就问:“柏新凯,你扛着锄头干什么?”

  “去,去干活。”

  这,你也要下地赚工分了?王达国瞬间好奇说道。

  柏新凯顿时一个僵硬,好一会儿只能硬着头皮粗硬地喊道:“不下地到时候咋分粮。”

  说完他就径直走开。

  他之前都做了什么啊!

  竟然自己说要去地里干活。

  还把打猎赚到的钱给媳妇儿,那可差不多是他所有钱的二分之一啊!他,他可真大气!

  还有,白面馒头三个,他就拿了一个,还要下地干活,怎么顶饿。他平时不干活都要吃上四五个呢!

  柏新凯有些欲哭无泪。

  这媳妇儿简直有毒。

  怪不得他以前不爱跟女人在一起。

  娇娇早早的睡,早早的就起来了。

  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动不了,她转了转头这才发现自己枕在了柏新凯的肩膀上,然后柏新凯双腿环住了她的腰,双手环住了她的胸,熊抱似的把她给抱住了。

  这个姿势娇娇很是熟悉,她上辈子睡觉抱布娃娃睡觉就是这样的。

  这便宜丈夫是把她当做布娃娃抱了吧!

  虽然娇娇觉得自己软软的肯定抱起来很舒服,不过被抱了一晚上的她身体有些僵硬酸涩,她费力的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再看看睡的满脸舒服的柏新凯,不免有些不爽,于是一把拧住了柏新凯的耳朵,对着他的耳朵喊道:“新凯,起床了,快把我放开,酸死了。”

  早就清醒的柏新凯这才抖动了眉眼,打了一个哈欠:“媳妇儿,你醒了啊!”

  娇娇刚睡醒,粉嫩的红唇因着昨晚的啃咬红润有光泽,简直让人移不开眼。柏新凯轻咳了两声,有些做贼心虚的募得跳起,抓起床边的衣服就穿,囔囔的很大声:“今儿个不是要赶集去吗?还不起来穿衣服!牛大叔的马车可不等人。”

  娇娇听到这话,瞬间转移了心神,赶紧起身。

  她找了身棉布花衣穿上,这是婆婆送给她的。娇娇穿好衣服,一头头发直接扎成了马尾辫,将钱小心收入了口袋,一边跟柏新凯说话:“新凯,布票粮票等票子你有吗?”

  身上只存有几张肉票的柏新凯心里疙瘩了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

  娇娇看着他整个人愣在原地,不由得推了他一下:“怎么了?”

  [他只有几张肉票,柏新凯以往跟狐朋狗友一起东窜西走的,吃着你公公婆婆的,偶尔买肉回去。]

  娇娇整个人一下子不好了,她还兴致满满,结果,结果手里没票,这咋买啊?

  似乎知道她的想法似的,柏新凯虽然心虚,不过爱面子的他梗着脖子哼唧了下:“小娘们就是没见识,没票子也可以买的。”

  到处乱走,柏新凯怎么可能没去黑市走过。

  不然他的钱又是哪里生来的。

  他按了按娇娇的肩膀,哼唧:“你稍等两天,我这就去想办法。”

  娇娇听他这么说,想了想现在的坏境,联想到小白说的黑市,好一会儿她就想到了:“你想去山里打猎换吗?”

  柏新凯倒是有些意外她一下子就想到,不过想想媳妇儿这么稀罕自己,怕是之前就观察过自己了,所以能够想到的话也不很意外。心里喜滋滋的,柏新凯面面上却是一脸‘很可靠’的严肃表情:“嘘,这话可不能让人听到,我知道你担心,不过这山里黑市我去惯了,你只安心候着就好,钱,票子,都会有的。”

  娇娇眉眼皱了起来,虽然他们现在是夫妻,娇娇是不想干粗活,可也没有理所当然的认为柏新凯该养自己,该自己要啥给啥。

  娇娇转了下眼珠子,很快她就想到了。

  她可以做些小点心让柏新凯带去黑市卖,按照书里描写,现在一切政策都松了起来,黑市的话大家都明白,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不遇到肃严被抓就好了。

  娇娇拉住了柏新凯的手,嘱咐:“你小心点,后天早上你要去黑市前早点回来,我有东西给你。”

  娇娇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了矜持的笑:“我会的可多了,说不定比你抓的猎物还让人稀罕。”

  看她又是担心自己又是想要帮自己忙,柏新凯一颗心软的不成样,抬手摸了摸娇娇的头:“可别累着了自己。”

  娇娇用力点了点头,仰头看他憨憨傻笑的模样,娇娇一点也不讨厌。

  这么个便宜丈夫,似乎也不错。

  疼娇娇,听娇娇话。

  娇娇踮起了脚尖,凑上去亲了柏新凯一下:“你真好。”

  温香朝着自己扑面而来,紧接着脸颊上落下轻软的一吻,柏新凯顿时有些晕,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傻乎乎的:“你是我媳妇儿,不对你好对谁好。”

  “咦,我的嘴巴怎么这么痛。”娇娇却是摸着自己的嘴巴,抽着气说。

  被一吻吻的晕头转向的柏新凯瞬间回了神,目光落在娇娇的嘴巴上,有些心虚:“昨晚磕到我胸膛了,我,我去找娘要些药膏过来。”

  说着,柏新凯迅速的走出门,整颗心像是雷轰一般的七跳八下的,他拍着自己的胸膛,他昨晚好像过火了,娇娇的嘴唇都有些破皮了。

  都,都怪这媳妇儿一双粉嫩的唇老是在自己眼前面前晃。

  睡觉也这样。

  他,他想吃也是应该的,娇娇是他媳妇儿,啃几口又没事,大,大不了以后他让她啃。

  柏新凯越想就越把胸膛给挺直了,觉得理所应当。

  一个身影朝着柏新凯撞来,随即娇呼了一声:“啊我的鸡蛋。”

  柏新凯满脑子啃嘴巴的画面这才一下子破裂开,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媳妇羞红着脸蛋娇娇的偎在他怀里,很是不矜持的让他把头低下来给她啃,他,他正要低头呢!

  柏新凯低头,就见一个女人伸手摸着眼泪,仰头看他:“呜呜,这鸡蛋我攒了三天了,要带去给蒋婆婆养身体的。”

  瞧这哭的,啧。

  柏新凯可看不上,哭的可真假。

  “不过新凯哥,我知道你刚结婚,家里也没有,我,我也不要你还。”黄成凤哭的梨花带雨的,又一脸强撑倔强的小模样,对着柏新凯愧疚的一笑,“就当是那天我不小心带人撞破你和宋知青,让你们被人……被人看到的道歉。”

  她把看到两字念得极重。

  重来一世的黄成凤自然也知道柏新凯好面子,而他媳妇都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身子,这下看宋娇娇还怎么过的好。

  昨天在邹远萍那边被说了一通后,又听到村里人说柏新凯跟公鸡似的在地里炫耀他媳妇,黄成凤心里很是不舒服。

  宋娇娇这个被那么多男人看到身子的破烂货,怎么还会得婆婆喜欢,丈夫稀罕呢!

  她不甘心。

  宋娇娇前世嫁了她未婚夫风光无限,这辈子怎么还可以过得好,她就该把自己上辈子日子全尝遍。

  心里想着,黄成凤眼里砌出一抹狠毒。

  柏新凯闻言脸色一黑,一脚就朝着黄成凤的嘴巴踹去:“长舌妇,我媳妇儿是你能说的吗?还有,还什么?不是你看到我撞了过来的吗?”

  顿了顿柏新凯一脸‘我看清你的目的’的神情,不屑轻哼:“长着一张马脸,还好意思凑过来,想男人想疯了吧你!”

  柏新凯说完赶紧往前走,一脸怕赖上的表情。虽然媳妇儿很不矜持,可,可胆儿小,要不是这次结婚他都不知道媳妇儿这么稀罕他,以往也不敢往自己面前凑,媳妇儿肯定是被设计的。

  他,哼,他一定会查清是谁这样设计他们,柏新凯拳头捏的紧紧的。

  不过现在。

  他还是去和娘说下,让她安抚下媳妇儿,可别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的哭了。

  柏新凯这么念着,不过他想的媳妇儿穿好衣服,也正往婆婆这边走。

  娇娇打算去找婆婆借些面粉,然后和土豆泥一起做土豆饼干。饼干这玩意儿现在可稀罕了,村里少有人买的起,镇里肯定有人会想要也有心思买。

  “大嫂,鸡块切好了吗?”想好了的娇娇回头问向秦莲英,然后走到二嫂身边,“呀,二嫂,豆角,小白菜,香菇都洗好了呀!”

  许秀兰点了点头:“这小白菜还没切。”

  秦莲英把切好的鸡块,鸡翅分别放进了碗里,拿着菜板放进旁边的盆里洗,一边说道:“我都切好了,我洗下菜板把菜切好,便去唤爹他们。”

  许秀兰把小白菜放好,到柜子里取碗:“我先把碗筷摆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