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41 章 搓澡

第 41 章 搓澡

 推荐阅读:
     娇娇

  瞬间,众人目瞪口呆。

  柏新凯这家伙也会下地拿工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柏大平这个父亲心里一堆八卦,媳妇早上回来可是开心的,说这个儿媳又乖又听话,还念着这儿子,然后又气呼呼说这儿子得教训了,新婚之夜竟然还不见人影。

  可这才多久。

  有半个时辰吗?

  这向来不着人影四处胡混的儿子竟然下地来了。

  心里端着好奇,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柏大平悄悄靠近下地的小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新凯啊,你娘说你早上才回来?睡了吗?”

  “你觉得呢。”柏新凯白他爹一眼,这不是屁话,伸手指了指天,这可没天黑呢!他都刚回来,咋去睡?

  柏大平抬头看了看艳阳天:“这天也没下红雨啊,你娘说你昨晚没睡觉,新凯,你不睡觉吗?可别等下锄地锄着锄着就倒下了。”

  柏新凯递给了他爹一个鄙视的眼神:“我身体壮着呢!就一夜没睡算什么!”

  说着,柏新凯就想着他媳妇儿昨晚守着他的可怜模样儿,媳妇儿可稀罕他了,白面馒头都舍不得吃留给他,还偷偷亲他。

  真。

  真是太不矜持了。

  柏新凯的脸瞬间像是喷火似的,嘴里哼唧,一副嫌弃得不得了的口气:“我媳妇儿昨晚等着我呢,小娘们儿长的又白又嫩,哪里像是能干活儿的,还,还守着我一夜没睡,这可更受不了了。”

  “这媳妇儿太稀罕我了,昨晚三个大白面馒头,硬是一口不吃,等着我早上回去留给我吃。”

  “哎我这个大爷们总不能让守了我一夜的傻兮兮的娘们儿不眠不觉的吧!”

  “那还像是个男人吗?爹,我媳妇儿今日儿要干的活儿是那些,我帮她做了,她可还等着我中午回去吃大餐呢!”

  柏新凯越说越是大声,犹如身后有尾巴开屏似的。

  于是,同在一片地不远的村里的汉子,生生听出了炫耀的口气。

  想想。

  娇娇那个知青,确实像是她名字那样,长的娇娇的,声音又软糯,让她看一眼简直恨不得把太阳都给摘下来给她。

  自从娇娇下来红光村,村里的大汉们好些个都把人幻想过娶人的。只是,那么个虽娇滴滴,却礼貌客气的姑娘,一看就不是村里人,对这些汉子们来说,可远观不可近亵。

  可就是这么朵娇花,竟然被柏新凯这个二流子摘了。

  摘了就摘了。

  这小子还这么脸厚的说人稀罕死了他了。

  那?N瑟的模样简直让人恨不得过去打一顿。

  不过,那宋知青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被这二流子哄了去,还被大家看到两人后山私会。

  那天被大家发现,两人还死不承认的。

  今天这柏新凯就来?N瑟了。

  众人看着柏新凯,脑子里不由得想着,会不会是柏新凯这货设计了宋知青。要知道宋知青那样的人,娇滴滴又胆小,哪里敢去后山和人厮混一个晚上,还衣衫不整的。

  别说别人,就柏大平心里也在纳闷。

  这臭小子该不会是故意败坏女人名声,然后好娶了人家。

  瞧之前那嫌弃样,还说他被打晕,醒来就是那样了。

  宋知青那样的人,会打赢柏新凯这个二流子抱去后山躺吗?左看右看都不像。反过来,特别的成立,要知道柏新凯这小子向来不着边,胆子又大,该不会看上了宋知青,知道人看不上他,就这么做,好让人不得不嫁给他。

  瞬间,一众的鄙视眼神看过去。

  柏新凯可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只当他们都在嫉妒自己。毕竟向媳妇儿那么会撒娇那么会稀罕丈夫的人可没几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神操作一下子就把媳妇儿顿时扛起了一顶大黑锅。

  柏新凯看他爹呆着不回答,就转头去问自己大哥,得先把媳妇儿的活做了,下乡的知青可是有固定的活儿。

  被他惦记着的娇娇呢!

  吃完了两个烤的香喷甜糯的地瓜,娇娇搬了个椅子坐在院子里,地瓜容易饱食,再吃白面馒头就喝不下鸡汤了。

  馒头娇娇又不是没吃过,就留下了。啜了口鸡汤,塞了一口鸡肉,这农村里自家养的老母鸡,炖的够久,汤很是鲜美,肉软糯好嚼,一点都不塞牙。

  娇娇满足的眯了眯眼。

  看着这一地随处安放的地瓜,筐子里装的土豆,还有旁边的米缸,木头。这厨房一看就是不大收拾,也不大用的。

  灶头飘了一层灰,灶火洞一点都没有因烧久而裹上一层黑的色泽,反而很新。

  娇娇想了想,把鸡汤端进了锅里盖上。

  她得打扫收拾下厨房,这可是她以后做美食的地方,怎么可以这么乱七八糟的。

  灶台在厨房大门进来右边,她把木头一根根收拾起叠放在左边靠门的地方,然后将掉在地上的土豆捡起放入土豆筐里,十来个地瓜也放进去,然后米缸暂时也放这里。

  灶头上只有放着盐的罐子,没有其他调料,很是简单。

  抿了抿唇,娇娇叹了口气。

  看来最需要进购的就是调料了。

  到时候得让柏新凯在右边墙壁上砌上一个连壁的柜子,盐,醋,油等一些调料就放在最顶上,再弄两个格子,一个放碗,一个放盘子筷子勺子,这样看起来才整洁又方便。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都堆在灶头。

  忙活好,娇娇又出去找了块不要的布,弄了一盆水抬进来,把灶台擦洗干净。

  好了。

  虽然厨房还有些简单,食材有些少,不过以后会慢慢丰富的。

  嗯,说到这。

  忙活了这一阵,肚子总算是消化了,娇娇把端起鸡汤就要喝。

  白团子落在娇娇的面前,圆溜溜的眼睛在白白的团子上很是显眼,一脸渴望。

  娇娇顿时停下,看了它下。

  “小可爱,你也想吃?”

  白团子飞速的上下跳跃:[宿主,白白是晋江美食系统,依靠美食获取能量,然后提供给宿主更多美食功能,食材获取和培养,食材的处理,美食的制作等。]

  [我现在还只是初级系统,只会简易的农家食材处理与制作资料。]

  原来是成长式的系统呀!

  娇娇找了一个小碗洗干净,盛出了一半给白团子。

  白团子顿时落下,伸出了两只细细的棉签似的手臂抱住了碗,趴在了碗上啊呜的吸溜着。

  看白团子吃的很享受,娇娇自己也吃了起来,一边很是真诚的赞赏。

  [小可爱,我婆婆这炖鸡的手艺可真好。]

  院子里可是养着两只鸡的,娇娇望着门口走动的鸡,两眼放光。

  被盯着的两只花鸡回过头,对着笑眯眯的主人的眼,鸡生不妙,咯咯咯两只不再慢悠悠逛院子,赶紧跑路。

  [哎呀宿主,我忘了给你这身体的记忆还有这个同人位面的剧本啦!]

  吃完了的白团子整只团子都落在了娇娇的肩膀上,咋呼喊道。

  [宿主是要现在接收吗?]

  娇娇找了把椅子放墙壁上,看着墙壁有些不满意,都是土。靠着衣服会脏,不知道新凯会不会做木活,这木椅可以做成有靠背的,那样做着也舒服。

  还有躺椅。

  娇娇想着,靠在墙壁对白团子点了点头。

  宋娇娇是个城里人,娇娇原本已经是服装厂的女工了,然而知青下乡,娇娇的继母怕自己女儿受累,陪着女儿演戏,让女儿摔下楼,然后说是娇娇推得。

  然后宋娇娇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就去医院躺着了,娇娇被逼着顶替妹妹下乡当知青。

  原本,宋娇娇下乡后虽然会有麻烦,可这些麻烦轻轻松松度过。然后她会在遇见入伍的蒋毅豪,然后两人结缘,结婚,结婚后三年蒋毅豪因上升,得到分配,申请了跟着去部队家属院,在部队家属院。

  而后来,蒋毅豪成了市长,然后她是市长夫人,这辈子虽然有过波折,却也圆满。

  然而,这是本同人小说。

  蒋毅豪原本有一个未婚妻,那未婚妻是村支书的女儿黄成凤,蒋毅豪家里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父亲早逝,母亲卧病在床,家境很是不好,再加上当兵的一年到头也不一定回家。

  还有,黄成凤看上了了一个知青许志平。

  然后黄成凤追着这个许志平,求着父亲,最后和许志平结婚。只是这个许志平后来高考哄着黄成凤让她父亲给名额,高考考上后去了学校就没回来了。黄成凤去找许志平,许志平先是哄着她,然后给她下药送人,被卖给了人贩子,送到了偏远村庄。

  黄成凤自然是过的很不好。

  多年后,看到电视里的东会市市长和市长夫人携手到孤儿院看望孤儿,顿时一阵后悔和嫉妒。然后她疯癫的摔着一切,不小心跌倒后回到了还没嫁给许志平前,这次,她自然是不会放弃蒋毅豪这个好丈夫的。

  而宋娇娇这个上辈子成为蒋毅豪的妻子的家伙,自然是被她看做眼中钉,为了以除后患,黄成凤用钱收买了人在柏新凯夜里出去的时候将人敲晕,然后送到后山。

  而娇娇也被敲晕了送过。

  两人就这么躺了一夜。

  清晨的时候,黄成凤引着人过去,然后发现了衣衫不整刚醒来的两人。两人百口莫辩,宋娇娇只能嫁给了柏新凯。在同人文里,宋娇娇就算是结婚了也被村里人看不起,被各种眼色看着,而柏新凯又是个不着家的,整天跑出去,她最终受不了自尽了。

  而黄成凤则是感叹,宋知青这人竟然心性这么差,怎么配嫁给蒋毅豪,蒋毅豪以后可是要当知青的。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不过因为那个时空絮乱,所以在宋娇娇结婚坐了一夜后娇娇来了。

  娇娇睁眼,觉得这个同人文的女主还真是三观不正。要不是现在政策没前几年那么紧,还有红光村没别的地方那么闹,这么一弄别说结婚了,她和柏新凯都会被当做道德败坏的典型被批判了。

  娇娇哼唧:这么坏这么嫉妒心重的人,哼她越是不想要娇娇过得好,她就过得越好,气死她。

  娇娇才不要费劲儿去和那人闹腾呢!那多掉价啊!那人嫉妒心重,只要她过得好,肯定就很不好受。

  柏新凯可没想这些,一什么出,四匹马都难追,他还是很讲义气的,说话做到。

  于是,红光村的村民们见到了昂着头扛着锄头来下地的柏新凯了。

  瞬间,众人目瞪口呆。

  柏新凯这家伙也会下地拿工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柏大平这个父亲心里一堆八卦,媳妇早上回来可是开心的,说这个儿媳又乖又听话,还念着这儿子,然后又气呼呼说这儿子得教训了,新婚之夜竟然还不见人影。

  可这才多久。

  有半个时辰吗?

  这向来不着人影四处胡混的儿子竟然下地来了。

  心里端着好奇,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柏大平悄悄靠近下地的小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新凯啊,你娘说你早上才回来?睡了吗?”

  “你觉得呢。”柏新凯白他爹一眼,这不是屁话,伸手指了指天,这可没天黑呢!他都刚回来,咋去睡?

  柏大平抬头看了看艳阳天:“这天也没下红雨啊,你娘说你昨晚没睡觉,新凯,你不睡觉吗?可别等下锄地锄着锄着就倒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