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49 章 礼物

第 49 章 礼物

 推荐阅读:
     娇娇这天晚上,柏新凯照样趁媳妇儿睡着后才睁眼将香喷喷软乎乎的媳妇儿抱在怀里,满足地碰了几口,才睡下。

  吸取了经验。

  这次他格外小心,亲亲碰碰,绝不留痕迹。

  果然,第二天醒来,娇娇从他怀里醒来后,压根没注意到有啥不对。

  娇娇赶着去赶集呢!

  她让小白五点叫醒她。

  推了推还在睡的柏新凯,娇娇凑在他耳朵边一字一字道:“新凯,起床咯!赶集去了。”

  柏新凯缓缓睁开眼,一副刚从梦中被叫醒的懵懵的样子,视线看向娇娇,从茫然到清醒。

  “起来啦!”见他清醒,娇娇抓开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哼唧,“说好带我去集市的。”

  柏新凯立马翻身而起,说道:“好。”

  赶集得地方集中在每月的15到18四天,就在镇上百货大楼西北角的柳溪路以及柳溪路所在的一个大宅院作为赶集集市地点。

  集市上,一些国家规定的‘统购统销’棉粮油料都是被禁止出售的。

  而农民卖的瓜果蔬菜,土产山货到达集市后必须按照指定的价格出售。这个时候集市是不能离农民自家村子太远,集市上基本都是红光村,松溪村以及杨棉村的人跑去出售一些自家的东西。

  松溪村的山货很多。

  杨棉村果子多。

  娇娇肯定很开心的。

  买好后再去一趟百货大楼。

  柏新凯翻身而起,匆匆穿上衣服:“媳妇儿,你等我一下。”

  他出了院门,飞快的洗漱完,去抓了一个大大的背篓,然后才回到房间。

  “好了,我们出发吧!”柏新凯拉住娇娇,“等下到集市后,我带你去吃羊肉汤,两毛钱一碗,可好吃了。”

  好吃。

  娇娇听到这个两眼就biubiu的亮起,挽住柏新凯的手:“好。”

  两人亲密的相挽着往村口走,一路走去,倒是有好些个村里的人也背着背篓赶去。

  因着娇娇那天揭露黄老太婆,孙老太婆他们家两个子女的事情被杨彩凤宣扬的人尽皆知,现在看到人了,有好奇地人就问道。

  “柏娃子,听说那晚你和宋知青的事儿,是孙东耀那个混小子为了讨好心上人做的,你是被他敲晕的是吗?”

  “哪个跟你说的?”柏新凯是被敲晕的,不过被谁敲晕的他不清楚,还没空出时间查呢!

  虽然这个事情让他娶了媳妇儿。

  可媳妇儿因此坏了名声,柏新凯可听过好几次,说她媳妇儿不规矩,没羞没躁的。

  “呸,骚货娘们,被人瞧见就赖别人。”黄老太婆满脸凶煞地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担子,看起来就是要打人。

  她身后,黄成凤小步追上,嘴里喊着:“奶奶,你别冲动,他们说他们的,反正我们没做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别理会他们,我们过我们的。”

  蒋毅豪倒是先他们一步到娇娇他们面前,一脸的不认同,严肃道:“宋知青,那天阿凤陪着我娘呢!哪有时间去做你说的事情,你必须道歉。”

  要不是那天娘病了,阿凤守着他娘,宋知青这嘴巴一张,那污名可就赖在成凤身上了。

  “就是。”后跟来的黄老太婆气呼呼地,瞪眼,“小毅,你别和他们说理,他们就是骚货混子,得打得他们痛,才知晓话不能乱说。”

  说着黄老太婆手中的担子就划拉朝着娇娇他们砸过来。

  事情发生的短暂又快。

  路上好些个要去赶集得人纷纷停下了脚步,看了过来。

  柏新凯下意识就把媳妇儿给抱在了怀里,担子啪嗒落在了他的背上。老太婆用的力气可大了,简直就是要往死里抽,柏新凯抽气了一下,随即心中滚滚怒火上涨。

  他反手就是一把抓住了担子,抬起脚朝着黄老太婆踹去。

  “杨婆婆,麻烦你带我媳妇儿走远些。”柏新凯一边说着,一边往前一站,牢牢的把娇娇护在身后,浑身戾气往上冒,唇角往上一勾,两手握住担子,腿曲起往上一撞,啪嗒,担子顿时断成了两半。

  他一手拿着一个,笑得十分凶悍:“想打是吗?我陪你们。”

  他听了黄老太婆的话就想拔了她的舌头,更何况这个老太婆还想打他媳妇儿。柏新凯可没有不打女人的原则,在他眼里,媳妇儿是他女人,别的女人跟男人也没两样。

  他这般气势汹汹。

  蒋毅豪见状连忙让黄老太婆退后:“阿凤,你和奶奶站远点。”

  这柏新凯这个样子怕是不能善了了,蒋毅豪皱了眉头看他们:“看来你们是不会知错……”

  话还没完,柏新凯已经上前,半截担子对着蒋毅豪的脖子挥去:“要打就打,废啥话。”

  敢欺负他媳妇儿,哼,打不死你。

  两人顿时打了起来。

  蒋毅豪当兵,身手自是不在话下。

  柏新凯常在外面混,打架的招式更是虎悍多样。

  时间一长,倒是柏新凯占了上风。

  娇娇站在不远,不断为柏新凯加油。心里满是嫌弃,文里说的男主护短责任心重,现在看来是糊涂。

  “新凯,加油。”

  “哼,蒋同志,你脑子被狗吃了吗?黄成凤照顾你娘就没法害我和新凯吗?合谋,合谋你懂吗?”

  “哼,要不然咋一大早带弟弟上后山摘桑果。”

  “啧,前面还追着人许志平跑呢!眨眼就追进蒋同志的家,啧啧这还没过门呢!”

  ……

  这些话一出,周围人更是看着黄成凤议论着。

  黄成凤身上这脏水,是难摘掉了。

  毕竟她之前那么高调,让人深刻呢!

  蒋毅豪听得一头怒火,虽然他心里其实隐着一丝的迟疑,阿凤之前追着许志平的事儿就连两个弟弟都清楚。可——想到阿凤和他的事情,蒋毅豪责任心瞬间涨起,满腔怒火。

  这宋知青的嘴巴真会掰扯。

  黄老太婆呼啦想撕烂娇娇那张乱说的嘴。

  黄成凤脸都白了,她委屈巴巴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落,委屈巴巴地喊着:“宋知青,我和你有什么仇,你需要这么诬赖我?”

  黄成凤前世追着许志平,在许志平把她卖掉前见过很多次许志平身边那女人睁眼说瞎话却被许志平护着的样子,就是这样子,要哭不哭的。然后不管许志平,还是周围的人都会觉得她错。

  然后被卖去村庄后,很长一段时间逃跑无用,她就试着这样对那个老男人,确实日子变得好多了。

  于是,重生而来,黄成凤下意识就想这样。

  可她忘记了,许志平身边那朵白莲花是从小到大都那样,而她重生前任性妄为已经深入人心。

  所以她注定落空了。

  娇娇噗嗤笑了起来:“不一直都是你们主动凑过来的吗?不然我哪管你?”

  杨彩凤猛一拍手:“就是,人宋知青和柏娃子好好的,非要时不时凑上去说一下那天的事情,然后道歉,啧,真不知道你是为了让大伙儿牢牢记住那事儿还是真要道歉呢!”

  被人告知事情的邹远萍匆匆赶过来,过来听到杨彩凤的话,顿时一拍手:“就是,再说没那个错,你道啥歉!”

  周围的人被这么一说都恍然。

  就是,觉得自己没错道啥歉?

  既然道歉就有错,不然凭啥道歉。

  话糙理不糙,这一下众人看向黄成凤的眼神都不好了,这个女娃子,心可真坏!

  又一想,不止坏,还是骚娃娃呢!

  许志平没来前整天和孙家那小子玩儿,许志平来了之后整日儿追着许志平,这蒋家的这个当兵的娃一回来,又换追着蒋家的了。

  虽说蒋娃子和黄成凤有婚约,可还没结婚呢!就住一起,说守着蒋娃子他娘,可孤男寡女,做了啥谁知道咯!

  当下,就有好几个拉着自己身边的女娃子男娃子教训着,以后离黄成凤远些。这娃,不止浪而且坏呦!

  有了这么大一口锅,娇娇和新凯那天的事情反而被忽略了。

  毕竟两人已经结婚,而且讨论好些天,已经不再新鲜了。

  黄成凤这可让这些没有娱乐的家伙猜的那是兴起,三男一女,那可稀罕着呢!

  黄成凤气得七窍生烟,耳朵边嗡嗡嗡的响着大家的话,她一张嘴可又没人听她的。

  这下,不止没把身上脏水洗掉,反而越染越黑,又气又怕,她这下可真哭出声来了,抹着眼泪哇的转身就跑。

  黄老太婆张嘴骂着,可大家的唾沫星子哪里会少了她。

  “说起来黄国梅年轻时可是抢的杨彩凤那未婚夫的,这孩子被黄国梅宠的,这黄丫头这样子可不随了她。”

  “有那婆子,就有那孙女。”

  “我瞧,他们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谁家女娃娃嫁过去可难过了。”

  “不说女娃娃,谁家要是娶了他家的孩子,可不整日愁。”

  “愁啥?”

  “愁偷汉子哟!”

  ……

  黄老太婆一口气顿时上不来,气得直接晕了过去。

  蒋毅豪这下可打不下去了,周围议论纷纷,阿凤又跑了,这黄奶奶又晕了过去,他一时间顾不过来。

  啪嗒。

  顿时,蒋毅豪整个人被柏新凯给压倒在地上,柏新凯双腿曲起压住他身子不让他起来,一手过去抽蒋毅豪的鞋子。

  “还不放开我。”蒋毅豪挣扎着,厉声喝道,“黄奶奶倒地不起了,她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你们担得起吗?”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柏新凯微笑,抽起了蒋毅豪鞋子:“我们可没人碰到她。”

  “就是。”周围人附和,更是远离了黄奶奶。

  拿着蒋毅豪的鞋子,柏新凯直接往蒋毅豪脸上抽。

  看人被制住,娇娇立刻就上来了,双眼亮晶晶的:“新凯,你好厉害哦!”

  柏新凯被媳妇儿这亮着星星的眼神看着,只觉得自己高大无比,十分可靠,手上抽的力度更大了:“看你以后还编排不编排我媳妇儿。”

  “哼,我媳妇儿可不会乱说话。”

  “就是,那天我把人推倒了,后面又有人砸晕我,我可是听到孙东耀声音的,他说他腿断了,哼,黄成凤会让一个男人帮他,另一个男人不会就是你吧!蒋同志。”

  “人民同志为人民服务,你这样不行哦。”娇娇笑眯眯的,转头对着众人喊道,“我要举报蒋同志,他因为私心竟然仗着在部队学着的本领,来打手无寸铁的人民,你们可要作证!这样的人以后要是升官,咋为人民服务,自私得很。”

  被压在地上的蒋毅豪张开嘴,一鞋盖子顿时朝他抽去,嘴梆子疼的他再难张口。

  两个‘升官’娇娇可是咬的极重。

  周围的人静默一声,随即应和着。

  娇娇心里直满足,这下看男主咋还去拿功勋,当官。哼,当兵的人品重要得很,蒋毅豪以后别想像黄成凤奢望的那样了。

  娇娇可是记仇得很,黄老太婆那担子甩过来的时候,蒋毅豪可是踹了一下新凯的腿,要不,新凯哪能躲不开!

  他们暂时是一家人。

  “瞧瞧你儿媳,再瞧瞧你。”柏大平嫌弃地看了一眼吃完歪斜着浑身泛懒的柏新,柏新凯看了过去,娇娇端着碗筷正往厨房走,娇小的身体一走一动间都透着股奇妙的味道,很是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