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50 章 弹簧松了

第 50 章 弹簧松了

 推荐阅读:
     娇娇娇娇有些满意。

  给自己烧了水换了身衣服,她抱着瓜子饼干糖到了厨房,和白白说:[小可爱,我们中午煮甜品好不好呀?]

  土豆蒸好碾压成泥,然后将糖化开放入拌匀,再把剥好的瓜子还有饼干放进去。

  虽然没有牛奶,不过这糖果是奶糖,可以稍微代替。

  娇娇一边蒸土豆泥,一边剥瓜子。

  娇娇很快就弄好了,她煮了十五六个土豆,娇娇将土豆泥分成了两分,各自放入两个盘子里,一边将化开的奶糖放进去搅拌均匀。

  另一边则是放入盐拌匀。

  这样喜欢甜口和咸口的都有的吃了。

  这天有些热,娇娇先把两盆土豆放在一边放凉。

  土豆作为主食,娇娇还要炒盘菜。不过家里可没有菜了,娇娇想了想,去了院子的鸡窝里摸了下。

  哎呀,还真有鸡蛋。

  抱着两个鸡蛋回了厨房,娇娇瞬间想到了赛螃蟹,这是用土鸡蛋做出来的一道美食,吃起来口感滑嫩,像极了蟹肉。

  娇娇吃过,不过做法她倒是不会。

  娇娇只会做一些简单的小甜品。

  白白感知了她的想法,瞬间就飘进了娇娇脑袋,一道‘赛螃蟹’的做法很快从头到尾的在她脑海里展示了一遍。

  那家里还缺姜,白醋,料酒。

  先盛一小碗甜品土豆泥,放进瓜子搅拌,再将饼干弄碎放进去,给白白吃。

  娇娇带上了一罐开水后这才往地里去,她得问问婆婆她那儿有没有这些调料。今天先借婆婆的,明天让新凯带自己去市里买,这家里啥都缺。

  娇娇一边想着一边走着。

  地里。

  柏新凯已经吭哧吭哧的把媳妇儿负责的那块地弄好了,然后就在自己爹妈边的地儿上瞎浑水。

  邹远萍看他这半天磨蹭不出啥的模样,看着时间快到准备回去做饭的邹远萍用力拍了一下他:“新凯,你这是干啥子,赶紧干活。”

  “就是。”柏大平皱着眉,“要做就做好,你这样划水拿工分会被大家唾弃的,还不如不干。”

  柏新凯瞥了眼他爹,继续有气无力。

  他饿。

  才吃了一个米糕。

  还熬了一个晚上。

  他很不容易了好嘛!

  这都娶了媳妇儿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混,那以后咋养孩子呢!咋给孩子好生活呢!

  她的乖孙啊!

  眼巴巴想着以后白白嫩嫩的乖孙的邹远萍早把这个乖儿子当继儿看了,特别有了早上乖巧的儿媳对比,这儿子简直哪哪儿都看不惯。

  邹远萍深觉自己以往太惯着这儿子了。

  她正要说叨说叨,就见儿媳笑着走过来,站在了地边张嘴。

  “我媳妇儿来叫我吃饭了。”柏新凯喜滋滋的,扔下了锄头就要往那边走过去。

  然而,只听一声甜甜的声音从田地边传来:“婆婆。”

  喊着婆婆的娇娇双眼亮晶晶的,脚步飞快地走过来。

  柏新凯的身子顿时僵硬。

  邹远萍哎呦心都化了,这儿媳可真是甜,朝着田地边挥手,一边喊着:“娇娇,咋啦?”

  “婆婆。”娇娇快步走过来。

  柏大平瞥了眼死死望着儿媳那边的儿子,嘴角抽了抽:“这儿媳不是很稀罕你吗?”

  他咋瞧着,这儿媳稀罕的是他媳妇呢!

  柏新凯梗着脖子,很快就为自己想好了理由:“那可不,不稀罕我咋对娘笑得这么甜。”

  自古婆媳关系是一大问题,媳妇儿这是为了自己才好生和娘处好关系的。

  而且这里人多,他媳妇胆小又害羞,只能这么委婉了。

  柏新凯做了一番建设后,脸色一下子乐了起来,斜了一眼他爹:“你媳妇以前可没为你做到这一步吧!”

  柏大平瞬间就领悟了他小儿子话里的意思,边上的柏大哥,柏二哥:……小弟这是皮痒了。

  果然,下一秒,柏大平一脸的暴怒,吼道:“臭小子,那是你娘。”

  什么叫你媳妇没为你做到这一步。

  美的他了。

  娇娇这儿媳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柏新凯可不管他爹的‘嫉妒脸’,像只骄傲的孔雀似的昂着头往田地边走。

  而娇娇已经牵住了婆婆的手,满脸甜笑的和婆婆说:“婆婆,你中午别做饭了,我做了你们的份。”

  邹远萍心里美滋滋的,这儿媳刚进门,做饭就想着念着他们两个老公婆了,这儿媳可真有心。

  “大平,快收拾了,我们中午就去新凯家吃,娇娇她给我做了午饭了。”邹远萍高兴地喊道。

  这一喊,在田里干活的大家也都听到了。

  柏新凯自然也是听到了。

  他顿时回头给了他爹一个得意的眼神,意思是:我就说吧!我媳妇儿来叫我吃饭了。

  他五步并作三步就到了娇娇的身边,见娇娇好像没看到自己,他板正了脸,轻咳了两声。

  娇娇这才看了过去。

  看到是柏新凯,她连忙像是想起来什么,把带来的开水递过去:“喏,这是给你的。”

  柏新凯脸上的喜意一下子就绽放了,一把接过来一把打开就喝下。

  “新凯,你等下再回去吃饭,菜还没做好呢!家里没有姜,醋,料酒。”娇娇挽住邹远萍的手,“婆婆,你那里有这些调料吗?”

  “料酒没有,酒可以吗?”家里有阿平存着时不时喝的酒,邹远萍顿了顿,又回过头对柏大平喊道,“哎呦,那大平,你还是和平常一样的点去新凯家吃饭。”

  柏大平点了点头,继续干活。

  娇娇拍了拍柏新凯的肩膀,鼓励地道:“新凯,好好干,待会儿和公公到时间了回来吃饭,我做好吃的。”

  做好吃的。

  这是着急想讨好他娘和他爹吧!嘿嘿,这还不是因为那是他爹他娘,媳妇儿才上心。

  说着她就高高兴兴地挽着邹远萍的手:“婆婆,我们先去拿调料。”

  “哎,好好好。”邹远萍拍着娇娇的手,心里也很是开心。

  这儿媳对他们伤心,还不见外,这是把他们当亲人看。

  邹远萍越看越是喜欢这个儿媳,这可比新凯那混小子贴心多了。

  柏新凯看着他娘和他儿媳手挽手开心的离开,在看了看手里的水罐,乐乎着。

  城里娃,长的好看又有学问。

  还一点都不嫌弃。

  娇娇浑身都泛着开心地喜意,一点都不勉强。简直就是知青里独有,被派来这里的知青,除了那些年代较久且年岁大了的,对回城彻底死心,其他的那些个年轻的,哪一个不嫌他们村里人。

  即使挂着礼貌,眼底都是瞧不起。

  哎呦!杨彩凤拍腿。

  这一拍腿,倒是让邹远萍娇娇柏新凯都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彩凤啊,咋了?”邹远萍疑惑地问道。

  柏新凯看杨彩凤目光火热看着自家媳妇儿,又是遗憾,又是瞧他,一副‘鲜花插羊粪’的神情,整个人顿时警惕了起来,立即一把拽住了娇娇,强调:“我媳妇儿,我的。”

  “嗯,你的。”杨彩凤点了点头,叹气,“我咋先前没认识到宋知青的不同呢!”

  听到她这话,娇娇矜持地笑了笑,娇娇这么好,大家都喜欢。

  柏新凯顾不得啥尊老了,瞪了一眼杨彩凤,哼唧:“我媳妇儿就稀罕我,别的人她都看不中。”

  就算是没那事儿,媳妇儿稀罕得也是他。

  柏新凯是如此坚信。

  说着他声音放低,低头和娇娇说:“媳妇儿,我们赶紧走,不然赶不上牛车了。”

  他没坐牛车没事,他皮厚,结实。可媳妇儿得坐,媳妇儿娇娇嫩嫩的,用走的到县城的话那脚准起泡的,起泡后很疼,回来还得挑破,媳妇儿那么胆小,怕是会哭的。

  和娇娇说完,他又匆匆和邹远萍说:“娘,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认识路的,你不用送了。”

  柏新凯几句话说完,就带着娇娇急匆匆地朝着村口走。

  邹远萍:她可没打算送。

  “我也得走了。”杨彩凤弯身担起赶集要去卖的一些自家院子种的茄子,西红柿,豇豆要去卖。

  杨彩凤摘种的西红柿又大又红,刚摘的西红柿还有露珠儿,看起来鲜艳欲滴。邹远萍盯了一下,莫名想到娇娇。

  娇娇的话,肯定会很喜欢的。

  娇娇确实很喜欢。

  担着篮子过来的杨彩凤刚把篮子放在牛车后,娇娇就瞧到了那鲜红的西红柿:“杨婆婆,你家的西红柿长的可真好。”

  她眼巴巴看着。

  过来好几天了,都没吃过水果,这西红柿勉强可以算上水果了。

  “杨家的,又去卖菜了啊?”

  “那可不,我家狗剩成天的呆在菜园子里整,这西红柿茄子的长的可好了,这不,就摘下来卖,卖了攒起来,好给他交学费。”

  狗剩七岁,已经可以上小学了,学费一年两块。

  这西红柿一斤可有五分钱咯,差不多三个就有一斤。

  这半篮子二十来个,有四毛钱。

  还有茄子,豇豆,卖了差不多也得有一块多,这样卖个一周,不止学费,给狗剩到县城学校的住宿费生活费也够了。

  红光村,松溪村,杨棉村都没有小学,要读书得到县城去,早晚去,有的甚至就住在学校,周末回来。这样读一趟书,对村里来说老花费了,会让孩子去读书得很少。

  “狗剩真厉害。”娇娇很是真诚地感叹着,狗剩菜七岁,就会种菜了,种的还这么好,可真是厉害。

  杨婆子顿时喜笑颜开,笑呵呵:“那孩子固执,整天琢磨着上学校要花钱,就折腾着想办法弄。没办法,他爹太木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听他们谈的高兴,在牛车另一旁的孙老太婆可不舒服了,撇了撇嘴,眼睛望着宋知青:“这读书有啥用?还不是让人送来给我们种地,你说是不是啊宋知青。”

  她声音满是刻薄,不过这话倒是说到了好多个村民的心上来了。

  她点名娇娇,就是想要奚落娇娇一个知青,还不是到这农村来了。

  还嫁了个二流子。

  啧了声,孙老太婆说得更兴起了:“这下村来,比起我们这些干实活儿的,他们还干不了多少,吃不饱饭,还不是扒拉着我们村里人嫁了,娶了得几口饭儿。”

  娇娇可不喜欢这个孙老太婆,跟黄老太婆简直就是臭味一同。

  她翘了翘嘴角,摇头说:“谁说学习没用,像是供销社,粮仓那里的活儿,百货大楼,哪些不是要读过书会识字的。人工厂里选员工不也先挑认识字的吗?那到工厂学起来也快。”

  是这个理儿。

  谁不想往城里跑,当个城里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