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59 章 看观音

第 59 章 看观音

 推荐阅读:
     大人争房子,孩子争口气。

  大宝这会儿正在逗小旺出来打架,眉头一挑一挑:“阎小旺,等我转到东方学校,你给我等着。”

  小旺也不甘示弱,但他爸厉目盯着,不敢骂人,只能趴在窗户里来一句:“好男不跟女斗,我不打小女孩。”

  这句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的话把大宝给气的够呛,脱口而出一句:“你妈批,你可真是个胆小鬼!”

  这种脏话小旺不敢骂,所以他是稳赢的。

  但陈美兰正好掰过吕大宝,冷笑着对吕靖宇说:“是,虽说咱们从小吃一条河的水长大,但我就是比你聪明,善良,懂事,所以我从来不教儿子骂脏话。”

  吕靖宇平常很骄傲于儿子会打会骂,是孩子王,但这会儿得搧儿子的脑瓜子一下:“会不会说话,那是你陈阿姨,怎么能骂脏话?”

  “爸,你不是说她一个女人家懂个屁。”

  此话一出,吕靖宇立刻得赏儿子一个耳巴子。

  不过吕靖宇父子着急生气,陈美兰反而挺高兴,掰过大宝说:“阿姨懂得可多了,你爸那种人才只懂个屁,阿姨虽然只是接的是个小工程,楼都快盖起来了,你爸的呢?”

  吕大宝差点脱口而出,他爸跟周雪琴聊过,说那工程自己应该可以捞过来做,但孩子忍住了。

  陈美兰又说:“阎斌你认识吧,他只愿意跟着阿姨干,你爸出700的工资想从阿姨这儿挖他他都不去。”

  吕大宝这下忍不住了,跳了起来:“我爸说了,你那工程他早晚抢过来。”

  这就是惯出来的孩子,打别人家孩子,骂别人家孩子的时候吕靖宇得意得很,现在孩子揭他老底,拽他裤衩让他光腚了,神色那叫一个好看。

  这下又是啪得一巴掌。

  在场的人又不傻,老爷子们都听出来了。

  美兰辛辛苦苦搞了个小工程,吕靖宇身为大暴发户,居然准备要抢?

  工程方面老头子们不懂,但他们认为有阎肇在身后撑腰,工程的大主意肯定是阎肇在拿,美兰一个女人家,只是帮忙办事。

  一村人谁不向着阎肇。

  阎三爷这种人向来屁股歪,嘴巴也歪,道理更歪,只向着自家人的,拐杖直捣吕靖宇的屁股:“你简直不讲为男人的道义,一个弱女人干的一点小活儿你都抢,滚出我们村。”他全然忘了自己最瞧不起的就是女人了。

  村里的孩子们都在外面喊:“收房子喽,收房子!”

  “美兰……原来你是多好一个女同志呀……你现在怎么就成这样了?”吕靖宇给帮老头子捣着,欲言又止,直摇头。

  真心说,吕靖宇觉得陈美兰简直就像变了个人,想她小时候多羞涩,多漂亮一个女孩子。

  是,那时候漂亮点的女孩子都想嫁进城里,一婚的时候他也只想找个屁股大,能生,会干农活的,因为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根本不会考虑陈美兰这种细腰长腿白皮肤,受不了风受不了雨,提桶水都软趴趴的女人。

  二婚刚离婚的时候,陈美兰除了带个拖油瓶,各方面都很理想,毕竟一婚吃过苦头,各方面都磨练出来了。

  吕靖宇当时也犹豫,陈美兰对圆圆太好了,他怕她对他俩孩子要生后娘心,不想要圆圆,想要磨一下她的性格,结果错脱了。

  但一直以来,吕靖宇心里都把美兰放的很高,可今天他由衷觉得,她跟周雪琴相比差远了,一点都不可爱了,简直就不像个女人。

  不过在他一脸恨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跟陈美兰说这些话之前陈美兰还没想到。

  但因为吕靖宇这副神态,陈美兰立刻想到一件事情:“吕靖宇,你可别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房子要不收拾干净,我抓你身上的梦特娇来擦地!”

  要冲阎肇的性格,房子他肯定会亲自去收拾的。

  但要不让吕靖宇把他和周雪琴的臊尿盆自己端出去洗涮干净,陈美兰可吞不下这口气。

  嘿,就这一声,顿时一帮老太爷们响应了:“王八蛋,现在就去搞卫生,搞不好老子让你把地面舔干净。”

  女人?

  陈美兰这种行径还配称女人?

  吕靖宇给一帮老爷子捣着往门外走,面上笑嘻嘻,心里却在骂:陈美兰,你简直就是个泼妇,就阎肇这种大老粗,早晚也受不了你,要出轨!

  阎肇率着一帮老爷子,还是阎西山开车,浩浩荡荡,赴一支队去收房子去了。

  小旺和圆圆几个,则得挨家挨户,把圆圆的明信片讨回来。

  只有12张,那可是个纪念,不能就那么送给别人的。

  陈美兰则在清扫院子里的瓜子壳儿,烟头和老爷子们唾的浓痰。

  来了一帮老爷子,又是抽烟又是吐痰的,院子里搞了个一片狼籍。

  刚刚扫完垃圾准备要出门倒,陈美兰就见小旺的那只大粉熊挂在窗台上,一条腿给撕裂了,露出里面白色的绒絮来。

  小旺珍爱这只大粉熊,天天夜里抱着睡觉的,那孩子又爱干净,这粉熊上一点脏儿都不会沾的,怎么可能扯它。

  她抓过来一看,上面居然用钢笔写着几个大字:你妈pi,等我上学,咱们走着qiao!

  这拙劣的字体,绝对是吕大宝干的。

  放下扫帚,抱着绒熊,陈美兰深深叹了口气。

  上辈子的大宝只是嘴坏,不会动手欺负别的孩子,还是因为钱吧,据说吕靖宇给他零花钱,手脚特别大方,钱助长了孩子的恶习,让他变本加厉了。

  这还没上东方学校,就准备要欺负小旺和圆圆了?

  陈美兰本来没想过多去理会那个上辈子自己抚育过的孩子,甚至有一回冲动了教他骂人,她都挺后悔的,可现在她觉得,虽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但吕大宝那孩子,全市那么多好学校,哪儿都可以上,把他跟小旺和圆圆放在一起上学,恐怕不行。

  就为这只被撕坏的熊,陈美兰甚至决定,只要吕靖宇敢给大宝转学,她不介意去找一下刘校长,跟刘校长谈一谈大宝和吕靖宇父子在盐关村的所作所为。

  刘校长看重孩子的人品,应该会慎重考虑这件事。

  她不想让大宝和小旺,圆圆三个在同一个学校读书。

  把绒熊的棉絮全填了回去,缝好之后,陈美兰又把它洗的干干净净,先放在洗衣机里甩干,再挂在空调下面吹干。

  等小旺回来,就又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小粉熊了。

  圆圆抱着她的大兔子,小狼抱着他的小闹钟,都是明目张胆的喜欢,堪称本命。

  只有小旺,白天,表面上对自己的小粉熊爱搭不理,但只要夜里睡觉,总是紧紧抱着他的小粉熊。

  ……

  收房子是阎肇去收的,据说当天晚上吕靖宇带着吕大宝,只提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走了,至于周母,是半夜打完麻将回家,才发现新女婿搬了家的。

  这可好,老太太三更半夜的给闹了个无家可归。

  吕靖宇要搞工程,自然有雇的人,那帮人第二天上门,收拾房子。

  屋子里的衣服、垃圾,吃的喝的,全是那帮人扔出去的。

  而就在这时,陈美兰这儿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既惊喜,又无奈的事情。

  现在的包工头几乎没有不欠拖欠农民工工资的。

  包工头们拿到工程款,欠着工资放高利贷,从中吃利息,可苦了农民工们,活有得干,就是拿钱太难。

  秦川集团的工地上目前只需要三十个人慢慢干活就够了,可不知道谁传出去的消息,说她的工地有活,而且不拖欠工资。

  陆陆续续,从晋阳县来了七八十号老乡,打听到陈美兰的工地,来投奔她了。

  一天早晨,陈德功早晨从工棚里出来,外面密密麻麻,站了乌乌泱泱的全是人,而且一个个都是老家的熟人,焦头褐面,背着被子提着饭缸,要讨一份工作干。

  虽说工地正式开工后,至少需要二百号人,人越多工期越快。

  但这些人目前陈美兰还不能要,毕竟目前活少,一个人呆一天,得给一天的工钱,只能好言好语劝着,让他们先回家,等明年开春再来。

  现在的农民工也好说话,得了陈美兰的许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所以别人要搞工程,怕要招不到农民工,但美兰的工程还没正式开建,已经有七八十号人等着给她干活儿了。

  这个工头当的可真气派。

  一支队的房子拖拖拉拉,足足过了半个月,将近年关,吕靖宇的人才替阎肇收拾干净,收拾到一帮老爷子们觉,这房子能住人了,才放他们走的。

  阎肇要把他光荣军属的牌子,以及他母亲的梨木牌位带过去。

  陈美兰才和孩子们一起去的阎肇家。

  小旺小时候来过一支队,认识自家的房子,今天他们全家上门,小旺特意要跟圆圆和小狼吹一下牛。

  “这一间,我爸说是专门留给我爷住的,漂亮吧?”小旺得意的推开一间房门,说:“以后这间给小圆圆一个人住啦,看那墙角的窗户边,给你摆钢琴。”

  这可真是间漂亮的屋子,整个用青砖起的墙,砖缝用同色的灰勾的特别平坦,炕围还是用打磨光的圆木直接镶成的,呈紫红色,跟青砖搭在一起,颜色特别好看。

  圆圆甭提多喜欢这种青砖房了,因为她小时候的家也是这样,青砖大瓦,后来为了盖新房,拆掉了。

  “这间是我爸和我的,怎么样?”小旺又推开一间说。

  圆圆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家都是大炕,但小旺家的炕怎么都是小炕,在农村小炕属于单人炕。

  “你爷你奶不睡一块儿?”圆圆问。

  苏文死在84年,享年62岁,那年小旺才两岁,并不记得她。

  不过他小时候听周母和周雪琴提过。

  小旺悄声说:“他们原来关系就不太好,因为我妈……唉!”

  本来苏文和阎佩衡就有矛盾,长期分居,周雪琴上了趟首都,不知道什么原因,老两口差点闹离婚,据说苏文去世后阎佩衡也很后悔,但后悔不也晚了?

  圆圆想了想,悄悄问了个八卦问题:“你爷有没有找新奶奶啊?”

  现在小旺的爷也是她爷了,虽说圆圆还没见过,但她自幼没爷爷,还挺想要个爷爷的,不过她不想要后奶奶,听起来就讨厌。

  “没有啦,他太凶,谁都害怕,没人会嫁他的!”小旺说。

  只见过一次面,那是苏文去世后不久,据说阎佩衡想把小旺带走,但周雪琴告诉小旺,爷爷特别凶,会吃人。

  小旺当时还小,哭着选择了跟妈妈。

  “对了,我妈和小狼住哪儿啊?”圆圆转了一圈,问说。

  小旺拉起圆圆和小狼的手,直奔厅屋。

  厅屋里当然是一张大炕,这也叫主人房,最大最宽敞明亮的,玻璃窗特别的大,太阳能一整天晒在青砖大炕上,冬天住着尤其舒服。

  小旺指着青砖砌沿,红木围边的大炕说:“咱妈和小狼当然住这间啦,你怕不知道吧,我外婆都不敢住这间。”

  周母虽说属于既刁又钻,恨不能把全天下的便宜都占完。

  可也不敢睡苏文的炕,在她心里,苏文就是菩萨。

  在小旺的心里,妈妈和小狼就应该住家里最大的一张炕。

  所以奶奶的炕由他做主,就给妈妈和小狼。

  陈美兰跟阎肇边擦窗户,也边在聊天,她知道阎肇的亲娘死了,她也很好奇,阎佩衡再婚了吗,在首都有没有新结婚,自己会不会有个后婆婆。

  但这个怎么好意思问。

  “你父亲,人还好相处吧。”陈美兰问。

  阎肇正在擦玻璃,这种细活儿别人干的他一般都瞧不上。

  “跟我一样,不太好相处。”阎肇说:“但为人很正派。”

  这意思就是没后婆婆了,那还不错,后婆婆什么的,做儿媳妇的最烦了。

  “你大哥和你二哥呢?”陈美兰又问。

  阎肇说:“大哥在国外,二哥也在部队上,你不用太在意他们,咱们只过自己的日子。”

  没有婆媳问题,公公远在首都,虽说不资助他们,但也不打扰他们。

  阎肇,单凭这个家庭大环境,其实很不错的。

  “我结婚这么久,也没问候过爸一句,改天是不是该打个电话,或者咱们该上趟首都。”陈美兰又试着说:“要不然,是不是于道理上说不过去。”

  阎肇擦玻璃的手停了一下:“是我结婚,又不是他结婚,不用管他。”

  陈美兰听出来了,她这个儿媳妇,阎肇取的时候阎佩衡应该是反对的。

  不过阎肇为人足够强硬,没有金刚钻,他揽的啥瓷器活。

  陈美兰正准备扫窗台上的灰,怎么一转眼,阎肇给她戴了个报纸糊的帽子,这是怕她头上沾灰,一看镜子里,她说:“糟了,我戴这个像戏文里的曹操。”

  帽子就帽子,上面戴个冠,他这叠的可真可笑。

  阎肇关上了玻璃窗,在玻璃窗外看了看美兰,却躲开了眼睛,嗓音低沉:“不。像观音。”

  “像观音你还不看?”陈美兰反问。

  她刚想做个观音的手饰玩一下,宋槐花和刘小红俩妯娌来了,这俩口子也就不说笑,各干各了。

  阎肇正在外面挂光荣军属的牌子,阎斌两手叉腰,散着步子慢悠悠的走过来了,伸手叉腰,扎个大马步,故意在阎肇面前晃悠:“老三,以后你是不是就不住西山那院,要搬这边来了?”

  “住那边,这边只供我娘。”阎肇说。

  他因为专注工作的原因,犯了很多错误,比如当时没有调查清楚就把房子给了周雪琴,再比如给了之后,以已度之,理所当然的认为周雪琴会爱护房子。

  对母亲,对几个孩子心里都有愧。

  这房子阎斌劝他住,阎勇劝他租出去,但阎肇打定主义,以后只供他娘的牌位。

  兜里的传呼机响了。

  他掏出来看了一下,压掉传呼,继续钉牌子。

  这是很普通一个动作,但阎斌给惊讶坏了:“你居然也有传呼机?”

  “美兰送的。”阎肇一脸淡然。

  这可是传呼机,阎斌为了买这玩艺儿,将近三个月,连烟都戒了,天天吃咸菜大饼才能买得起,专门别在腰上,为了能把它露出来,大冬天都舍不得系棉衣,要敞着扣子。

  可阎肇却把它就那么随随便便装在兜里?

  “谁打来的,你怎么不回电话?”阎斌又问。

  阎肇说:“东方集团的刘明,有个跨省的案子,想让我帮他给广东那边一个战友打个招呼,事我办了,电话就不回了,他是想送礼的,我不收礼的。”

  阎斌再愣了一下。

  东方集团的刘明,那可是大书记,一把手啊。

  大领导啊,居然有事求阎肇?

  阎肇说得轻轻巧巧,阎斌突然就故意高声说:“你居然认识刘明?”

  阎肇继续钉他的光荣牌,阎斌于是又高声重复了一句:“你居然认识东方集团的刘明书记?东方集团要盖家属楼,刘书记该比范祥更有话语权吧?可惜了,那活儿范祥给吕靖宇了,唉!”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阎肇皱了一下眉头,他是搞公职的,只要不犯法不犯罪的人,他不会过多关注,尤其是吕靖宇,前妻的现任丈夫,把他从自家请走就行了,阎肇不会把他太放在心上。

  但这个吕靖宇最近怎么老出现在他的耳朵里。

  这会儿,陈美兰和宋槐花,刘小红三妯娌在院子里聊天。

  聊得也正是吕靖宇。

  “慢慢接触,我发现吕靖宇人挺不错的,他说我适合剪短发,再烫了,你们看,我剪了短发,烫了之后是不是真的好看了?”刘小红抚着脑袋说。

  其实她剪了短发显老气。

  宋槐花也说:“吕靖宇确实不错,平心而论,周雪琴还是有眼光的,他住这儿的时候,每天早晨都特有礼貌的问我一句。我听他和雪琴聊天,三句话不旺夫,贤惠,而且经常夸雪琴好看,说她是盐关村最旺夫的女人,雪琴南下,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

  吕靖宇嘴甜,会说,堪称妇女之友。

  ……

  曾经表扬美兰,他会说:“做女人就该像咱们美兰一样,朴朴素素不打扮,勤劳,恳吃苦。”

  “我家美兰这样的女人才是好女人,不管丈夫的钱,也不过问丈夫的行踪,豁达,明理,让人从心底里尊重。”

  “我家美兰真是没得说,重感冒还撑着爬起来给我们做饭,贤妻啊,贤妻。”

  他嘴里那么吧唧的时候,屁股仿佛生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理所当然的吃着重感冒的陈美兰做的饭。

  品评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则是:“又馋又懒,还爱打扮,你看她那妆化的,那种女人哪有男人会喜欢?”

  关键是他永远不会反省,而且永远觉得,自己那套观念才是对的。

  ……

  陈美兰不是个刚强,要强的女人。

  但东方集团的那个活,她特别想要。

  老家那么多农民工,要是接下来,至少能保他们三年有活干,也有地方能安置他们。

  陈美兰的心突然动了一下。

  阎肇认识刘明书记,显然,他给对方帮了一个忙,而且还是特别大的忙,但他连对方的电话都不接,就更甭提要好处了。

  可现在这个时代,好处,或者说关系是无法回避的。

  人情就是最大的资源。

  而且她一直说想给圆圆买架钢琴,但她做工程赚的所有钱全投在煤矿上了。

  小旺和圆圆几个都在期的待钢琴,再不接个工程她是买不来的。

  ……

  从上个月开始陈美兰就长住阎肇这边了。

  今天阎肇居然真给陈美兰带了两套梦特娇的蕾丝内衣,一套是乳白色,一套是淡紫色,还是带钢圈儿的,挂在衣架上,闻一闻还有肥皂的味道。

  他已经洗过了,而且是用手洗的。

  生过孩子的女性,当然怕某个部位要下垂,不过美兰那个部位,底围有点小,但是杯罩比较满。如果杯罩够,则内衣宽,内衣合适,杯罩又太小,买内衣就很难,商场里的内衣,现在也很少把罩杯和底围区分的那么细,售货员也是随心情拿给你,买大买小,全凭运气。

  男人买内衣本就够叫人惊讶的,更何况阎肇这种大老粗。

  还是现在最好的牌子,梦特娇,他居然买的刚合适。

  “你自己到商场买的?”陈美兰问。

  阎肇想了想,善意的说:“嗯。”其实他为了买最抢手的蕾丝内衣,还是最小号,专门找过关系。

  换,这个必须马上换。

  穿上刚合适,既不溢也不空,陈美兰好奇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罩杯的?”

  阎肇伸出一只大手,在陈美兰满是好奇的注视下,手慢慢收拢,越收越小。

  “把手收回去,咱们睡觉吧。”陈美兰连忙阻止。

  本来她觉得自己就够小的了,而他,半截胸大肌露在外面,那么一比划,美兰觉得自己跟他相比,小的简直不堪入目。

  不过只是沮丧一会会儿,她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你认识东方集团的刘书记吧?他们集团不是要盖家属楼,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我去竞个标?”

  阎肇看陈美兰伸手够着,解不开那东西,自己从后面帮她解开,把那东西收整到了抽屉里,再把自己暖热的被窝让给陈美兰,说:“这个你得自己去,我要打了招呼,就成走关系了。”

  陈美兰钻进被窝,伸脚下去,就发现里面多了个暖水袋,被窝也被他暖的热热的。

  这男人越来越上道了,生活上简直堪称无微不至。

  她也知道他肯定不会帮自己介绍,不过生意场上虚虚实实,狐假虎威,她要的就是他这句自己去。

  对于一个被PUA渣过的女人,这句自己去于陈美兰已经是山高凭鱼跃,海阔任鸟飞了。

  东方集团,她必须上!

  “谢谢你,阎肇,你真好。”陈美兰乐的在自己被窝里打了个滚,情不自禁的说。

  但她滚到阎肇身边,他依旧一本正经的躺着,居然连身子都不会侧一下。

  是被子不够大,还是他哪儿有毛病,为什么就不能睡一床被窝?

  “阎队,我特好奇一件事,你一个人睡一床被窝是不是很舒服?”忍无可忍,陈美兰问了一句。

  阎肇嗓音一哑,声音倒是很温柔:“你身上不舒服吧,别睡一个被窝了,我忍不住。”

  陈美兰放弃跟他交流的想法了。

  据说这人上辈子自打离婚后就没再婚过。

  现在她懂了,他是一只凭自己本事单身的单身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