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 第 61 章 跟着感觉走

第 61 章 跟着感觉走

 推荐阅读:
     吕靖宇现在巴结的是范祥,而范祥,曾经于阎西山有知遇之恩,还是东方集团自从建厂以来,在管理部门整整干了三十年的老领导。

  再加上他儿子在市局工作,范祥于津东区,才是真正的地头蛇。

  陈美兰虽说凭着阎肇的关系从刘书记那儿抢了吕靖宇的工程,但她不怕吕靖宇,倒有点怕范祥,因为范祥那个人,就算上辈子,也一直是个能叫全西平市的暴发户们闻风丧胆的角色。

  阎西山犯法而不犯罪的那一套行为手段,就是照着范祥学的。

  所以抢工程的时候,陈美兰就笃定自己能把工程拿下来,并且能把吕靖宇从东方集团给赶出去,但她担心的是,她抢了活儿,就是跟刘明刘书记直接联络了,这中间会甩开范祥,而且她也不会给范祥塞钱。

  在这种情况下,范祥会不会想办法整她。

  所以活陈美兰是拿下来了,但真的要去做,就得全身心戒备,而且一丁点的差错也不能出。

  否则,作为发包方的主任,范祥随时可能把她踢出局。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6xs.com

  不过吕靖宇丢了工程,以他那唠唠叨叨,唐僧一样的性格,她不理,他肯定还要跟阎肇唠叨,找阎肇讲利害,劝阎肇让她不要参于工程,从阎肇这边逼着她收手。

  眼看过年,这是陈美兰烦心的一点,她必须要赚钱,因为现在那点钱压根不够养孩子,可大过年的,她不想跟阎肇吵架。

  大清早的,电话又响了,陈美兰估计是吕靖宇,提起来就准备给狠狠骂一顿,谁知一接起电话,吕靖宇就是一声长叹:“美兰,我跟你说件事儿,你可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

  “周雪琴南下贩煤,才到江苏,煤自燃了。”吕靖宇说话的语气有气无力,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又说:“她性格要强,出了这种事儿,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也别告诉别人,行吗?”

  陈美兰头皮一麻,虽说乍一听特别惊讶,但是心里并不意外。

  没有经过清洗环节的煤炭,表面杂质和粉尘特别大,长途运输又是焖在煤车里,冬天的北方还好,南方正值梅雨天气,煤的热气散不出去,长期捂着,极容易自燃。

  这也是为什么,她盯着阎西山,要他必须把清洗环节做好的原因。

  上辈子,西平市有几个煤老板,就是往南方贩煤的时候煤炭自燃,给烧成穷光蛋的。

  周雪琴买国债挨了刀,贩煤煤又自燃了,她的暴富之路,听起来似乎也挺艰难的。

  “她的刀伤一直没好,据说到了南方后,一直在发高烧,我现在必须南下一趟。”吕靖宇顿了会儿,又说:“东方集团的工程,要不是雪琴受了伤,我肯定还要跟你争,但现在雪琴那边有困难,我必须南下,就不跟你抢了,不过我得跟你透个信儿,范祥好像特别讨厌你,他跟我说那活儿你就算抢到手,也别想做的太轻松。”

  事实上,听说陈美兰来抢工程后,范祥冷笑了一声说:“一个女人还想搞工程?年青人还是太冲动,陈美兰和阎肇夫妻过得挺顺利,没被人整过吧,她也该被人整一整了。”

  虽说在孩子的竞争上,在做工程赚钱上,吕靖宇和陈美兰是敌人。

  但要面对范祥,吕靖宇毕竟和陈美兰是老乡,同时俩人之间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范祥准备整陈美兰这件事,吕靖宇虽说因为陈美兰的不厚道而气的要死,但还是选择告诉陈美兰。

  当然,吕靖宇也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周雪琴自从嫁给他,带着他风里来雨里去,辛辛苦苦给他赚钱,现在又在南方病倒了,他必须得去救她,那工程,也就不跟陈美兰抢了。

  啪哒一声,吕靖宇把电话挂了。

  正好这时阎肇带着圆圆和小旺,拿着簸箕和扫把进家门来了。

  阎肇问:“谁打电话?”

  陈美兰想了想,把周雪琴的煤全自燃的事情给瞒了下来。

  无它,大过年的,她不想小旺因此而不开心。

  别人过年都是年三十,但阎肇家的年却得在腊月二十九这天提前过,因为从明天开始,他要连加六个大夜班。

  所以今天他提前贴对联,洒扫,迎接祖先。

  以及,今天最最重要的是,阎肇得率着小旺,圆圆和小狼三个,给远在首都的父亲阎佩衡打个电话。

  陈美兰丑媳妇见公公,这也是第一次要跟公公通电话。

  这会儿,小旺正在跟圆圆悄悄聊天:“我其实不想跟爷爷打电话。”

  “为啥呀?”圆圆悄声问。

  小旺该怎么说呢,他爸在部队上那几年,周雪琴家在毛纺厂赔了很多钱,债主追的厉害,周雪琴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打电话到首都,问阎佩衡借钱。

  每次要借钱,都是打通电话,让小旺喊声爷爷。

  阎佩衡一声不吭,就会把钱汇过来。

  这中间应该还搀杂着一些别的事情,不过那些事情就不是小孩子们能懂得了。

  小旺隐隐听周雪琴提过,说阎佩衡愧对苏文,但他不敢叫阎肇知道,所以自己要钱,他肯定会给。

  当然,这些事情,小旺绝对不会告诉爸爸,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希望那个凶凶的爷爷会喜欢自己,也不希望爸爸和凶凶的爷爷吵架,力所能及,小旺希望一家人都能好好的。

  “没事,一会儿电话通了,我跟爷爷说话。”圆圆安慰小旺说。

  小旺的大伯阎军在国外,生了三个儿子,但那是外国孩子,阎佩衡见不到。

  二伯阎卫俩口子曾经有过一胎儿子,但是半途夭折了,阎卫的妻子又结扎了,所以两口子没孩子。

  小旺还记得,当时小狼出生后,周雪琴和周母俩曾念叨过,说小狼怎么就不是个女孩子呢,阎佩衡特别喜欢小女孩。

  要小狼是个小女孩,阎佩衡说不定会一次性给她们一大笔钱,让她们赶紧把债还清。

  所以爷爷应该会喜欢圆圆吧,毕竟圆圆就是个小女孩。

  三小只手牵在一起,圆圆对爷爷充满了好奇,小狼一脸茫然,小旺则满心忐忑。

  不过就在阎肇已经准备好要给首都拨电话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又响了。

  陈美兰估计是吕靖宇,接起来,电话里的人却说:“喂,嫂子吧,是我,马勃,让我们阎队接电话。”

  阎肇接完电话,把传呼机装进兜里,转身,准备要出门了:“就在刚才,东方集团那边出了一桩车祸,一个人被撞死了,肇事司机报了案,我得赶紧去处理一下。”

  “大过年的,撞死了人,开车的那个家伙坐牢吧?”开着车在大马路上撞死一个人,在陈美兰看来就该枪毙。

  阎肇从衣架上拿下橄榄绿的外套披到身上,却说:“《交通法》中,只要不是酒驾,毒驾等危险驾驶,司机在撞人后主动投案,并积极把伤者送到医院救治,认真赔偿的,就可以酌情撤销刑事责任,会是缓刑,不用坐牢。”

  车祸事故确实是这样,现在还有刑事责任,以后出了撞死人的事,几乎不问刑事责任,事故双方就只商量赔偿款,只谈钱了。

  而现在,随着小轿车,大卡车的增多,车祸事故层出不穷。

  陈美兰都在考虑,从下学期开始,她要跟阎大伟商量一下,俩人换着接送孩子了。

  学校离的倒不远,但车太多,上学路上太不安全。

  “我走了,这几天家里多麻烦你。”阎肇要出门,突然又回头,直勾勾看着陈美:“那录像带……给你留着?”

  “拿走,赶紧拿走。”陈美兰立刻说。

  他当她是什么人了,大过年的,一个人躲在家里看大A片?

  大年三十的夜,当然是全家一起看春晚,阎肇不在,全家一起挤在圆圆的炕上睡了。

  初一孩子们可以可着劲儿玩,陈德功夫妻回老家了,工地放假,陈美兰正好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不过小旺向来是闲不住的,最近因为卖磁带赚了一大笔的钱,昨天陈美兰又给他们几个发了压岁钱,一人十元,小旺啥也不说,买了些空磁带回来,昨天夜里紧急让圆圆录了几首最近正流行的新歌。

  什么《跟着感觉走》、《外婆的澎湖湾》,以及《恋曲1990》等。

  这些歌才刚刚发行,大家并不知道原唱是谁,只觉得好听。

  再加上年三十这几天,东方厂、西美厂,各个大厂的人全都放假了,在外头逛,他的磁带直接卖断货了。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小旺居然凭着给圆圆卖磁带,攒了整整172钱了,现在堪称巨富。

  不过就在过年期间,黄三嫂也快临盆了,陈美兰不知道该送些啥才好,趁着这几天有闲暇,准备给刚出生的小婴儿衲两件小衣服穿。

  “爸爸。”圆圆在外面一声惊呼:“你怎么来了,快,家里坐。”

  陈美兰还以为是阎肇回来了,刚心头一喜,从窗户里看到阎西山的身影,又坐了回去。

  阎西山穿一件褐色的呢子大衣,戴着黑礼帽,大头皮鞋白衬衣,帅气的就像刚刚从电视里走出来的,从兜里掏出几个红包,先给小旺,但要笑着说一句:“喊声爸爸我听。”

  小旺才不喊,红包再大他也不喊。

  阎西山打开红包:“这可是美金,没见过吧”说着,他把红包给了美兰:“给,朋友送的美金,拿着玩儿去。”

  亲爸来了,圆圆最开心,忙着给阎西山找麻花,找油果子,要让他带一点走,回家吃。

  陈美兰不接红包,反而得问阎西山一点矿上的事。

  周雪琴那帮爆发户的煤自燃的事情,因为牵扯到很多债务,南下的煤老板们会集体瞒着,西平市这边的煤老板们应该,要到很久以后才知道。

  但事实证明,不洗的煤要自燃,太容易了。

  阎西山真想做煤,这方面可不敢掉以轻心。

  阎西山也好久没来过盐关村了,得跟陈美兰好好聊聊,刚走到窗户边儿,正想多聊几句,怎么突然看小旺趴在美兰身后,手里黑洞洞的,居然是个枪.管。

  阎肇是公安,佩枪的,家里就有这玩艺儿,阎西山给吓坏了,立刻举起了双手:“阎小旺,别玩枪,快放下,小心走火。”

  小旺突然大喊一声:“那就叫我声爸爸听。”

  阎西山给吓坏了:“行行,你是我爹,行了吧?”

  小旺虎牙咬着唇,手搭在美兰肩膀上,啪的就是一下。

  阎西山伸手搂头,一个趴腰,一声惨叫,漂亮的毡面礼帽都甩掉在地上了。

  小旺和小狼同时大笑:“哈哈,叔叔被吓坏啦!”

  原来是个玩具枪,打出来的是火,烂打火机一个。

  阎西山差不多要进门打人了。

  陈美兰瞪着眼睛看了半天,小旺讪讪的,把打火机交到陈美兰手里,说了句:“阎伯伯,对不起。”

  圆圆看自己的爸爸那么狼狈,心里肯定不高兴,把他的礼帽捡了起来,替他拍的干干净净,踮脚戴在她爸头上了,然后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她爸。

  想了想,又跪下来给她爸磕了个头:“爸爸,我给你拜个年,祝你健健康康,长命百岁,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好不好?”

  阎西山为了维持关系,逢年过节要往外送很多钱,就范祥跟他,是巴不得要命的关系,该送的钱他也得送。

  在任何人面前,只有他跪地磕头的份儿,只有这个小丫头会给他磕头,也只有她,真心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活着。

  他蹲下来看着闺女,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瓜子:“丫头,你知道的吧,爸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亏欠最多的也是你。”

  “麻花油果子,多点吃,少喝酒,你太瘦啦。”圆圆把装好的年货递给了阎西山,回头瞪了小旺一眼,又悄声说:“我哥不坏的,他就是调皮,你别生气。”

  阎西山转身出门的时候,给闺女挥了挥手,闺女也在给他挥手:“爸爸再见。”

  等阎西山走了,陈美兰把小旺和小狼教育了一顿,那个长的像手.枪的打火机她也没收了。

  这得等阎肇回来看,允许他们玩才玩,要是阎肇不允许,她不能叫他们玩。

  太吓人了这个。

  几个孩子热热闹闹的看着电视上重播的春晚,给赵丽蓉老师的司马缸砸缸逗的哈哈直笑。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陈美兰于是接了起来。

  “美兰,小眉其实也挺可怜的。”居然又是阎西山,他走才不久啊,怎么又打电话来了。

  小眉可怜,关陈美兰屁事。

  陈美兰刚要挂电话,阎西山又说:“她装个假肚子,呆在那个诊所,现在跟我说自己马上要临产了。范振华的爱人给她透露了很多省医产妇的B超信息,小眉现在正准备四处找着偷个儿子给我,我实在装不下去,也不想她去犯罪,这样,我给她三万块把她的口封住,然后跟她商量,说孩子流产了就完了,你看行吗?”

  阎西山所有的钱在圆圆账上,他讲这么一大通,其实是想用圆圆的钱打发情妇的。

  口口声声说爱圆圆,却要拿着圆圆的钱去打发情妇?

  当初收回股权,陈美兰觉得自己做得一点都没错。

  “随便你,圆圆的钱你一分都休想给别的女人,真疼小眉,就自己去赚钱养她,养一辈子!”陈美兰说着,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阎西山又打过来了。

  而且一开口就问:“陈美兰,你知道要是出了车祸,撞死一个人,司机要赔多少钱吗?”顿了顿,他又说:“三万块,老子这条命就值三万块。”

  范祥父子最近准备整一个人,也是个小暴发户,发迹之后不听范祥的话,不给范祥该给的钱,还打算举报范祥。

  范祥雇了个人,就在昨天,开车直接把对方给撞死了,然后进入理赔程序,因为司机认错态度良好,也非酒驾,危险驾驶,只是赔了三万块,拘留了一晚上,今天已经出狱了。

  所以阎西山要是不听话,被范祥发现,他这条命也只值三万块。

  而这种暗箱操作,在九十年代,是真实存在的。

  “昨天?是不是在东方集团后面,有个人被撞死的事儿?”陈美兰听完,来兴趣了。

  阎西山一顿:“你怎么知道的?”

  陈美兰怎么知道的,昨天阎肇去处理的可不就是这个案子。

  范祥那头地头蛇,上辈子陈美兰并没有接触过,但他的阴险狡诈陈美兰知道。

  阎西山被范祥整的一辈子抬不起头。

  身为市公安局领导的父亲,指使他人开车撞人,这已经够得上枪毙的罪了吧。

  阎西山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报案。

  “你以为那么容易,我报案就得是阎肇去查,不要把阎肇想的那么厉害,范振华是他上级,上头关系盘根错结,他动了范振华,范振华上面的关系难道会坐以待毙?你就不怕阎肇被人搞死?”阎西山又说。

  范祥父子就是典型的戴着保.护伞的黑she会,但这种黑she会,谁动谁倒霉。

  这也是阎西山发愁的原因。

  他在胡小眉面前实在装不下去了,他不能要那个儿子,但他也不敢摆脱范祥的控制。

  他可以报案,阎肇要接了案子也肯定会查。

  要在原来,阎西山不会顾忌别的,利用阎肇的清廉和眼里容不得沙子掰倒范祥就完了。

  但阎肇很可能被人报复,甚至没命。

  阎西山亏欠圆圆那么多,孩子越爱他,坦护他,他就越无地自容。

  圆圆不仅爱他,也爱阎肇,阎肇还是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兄弟,现在社会这么黑暗,官商勾结,黑势力猖撅,阎肇为人又正派,他不想阎肇有事。

  听阎西山倒了半天的苦水,陈美兰却是一声冷笑:“不要说的那么假惺惺,你要选择报案,阎肇肯定有办法去差案子,钱,你去做梦吧,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阎肇上辈子可一路干到了京市,做了公安局长的,没除过多少黑恶势力?

  她怎么就没听说阎肇父子被谁报复过。

  所以他干工作肯定有他的智慧。

  范祥都猖狂到指使他人开车撞人,伤人性命的地步了,这事就算阎西山不说,陈美兰也肯定会告诉阎肇。

  反观阎西山,说得再可怜,陈美兰也不会让他私自动用一分钱。

  真爱胡小眉,他就自己想办法去给她弄钱去。

  挂了电话不久,黄老师进院子来了:“美兰,得麻烦你,你三嫂今天说肚子时不时的发紧,估计是要生了,我们得赶紧去医院,你给帮忙打个120?”

  大过年的,包车包不到,三蹦子孕妇不能坐,公交车挤的就跟罐头一样。

  三嫂又是大龄产妇,临盆了,打120去医院是最好的选择。

  “您赶紧回去收拾产包,我马上打电话。”陈美兰说。

  “好。”黄老师说着,回头要走,又从兜里掏了三张一元钱出来,往小狼,小旺几个的面前一拍:“给,压岁钱。”

  “新的一年,祝黄老师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三婶婶生个宝贝大丫头,可可爱爱,白白胖胖。”小旺立刻脱口而出,并且把钱拿了回来。

  黄老师给他逗的,直接竖起了大拇指:“阎望奇,你的每一句都说在我的心坎上。”

  “都会成真的,我保证。”小旺举起手说。

  圆圆和小狼还准备谦让一下的,给他搞得只能把钱拿回来,一起说祝福的话。

  圆圆皱眉看着她哥,忍不住说:“哥,你是我见过最爱钱的人。”

  “不,你最爱的你亲爸才是。”小旺得意洋洋:“但我将来一定比你亲爸更有钱,所以不要喜欢他,他就是个王八蛋。”

  圆圆嘟嘴看着哥哥,把自己的一块钱也给了他,小声说:“才不呢,我最爱的人是妈妈。”

  小狼也把他的钱给了小旺:“哥哥,我最爱你啦。”

  小旺立刻就吧唧了小狼一口。

  陈美兰挂了电话,望着给哥哥和姐姐亲变形了面颊的小狼。

  突然心中一念:大过年的,正是医院里医生护士少的时候,她上辈了曾经听人说过,有人趁着过年的时候医院里人少,跑医院里直接偷孩子的。

  再别胡小眉病急乱投医,要这几天去医院偷孩子吧!

  范祥猖狂到故意杀人,阎肇肯定会收拾他。

  胡小眉不过一枚小棋子,虽说可恨,但也可怜。

  但愿她悬崖勒马,别作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