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6 章 第 6 章

第 6 章 第 6 章

 推荐阅读:
     “周静,在家吗?”

  门外突然传来赵笑花的声音,赵静才想起自己还没去还竹背篓。

  她顾不上去继续探究,一边站起来一边应道:“在呢。”

  “笑花,不好意思呀,刚才回来晚了,忙着做饭没来得及去你家,我现在就把竹背篓拿给你。”周静看到赵笑花就说。

  “没事。”赵笑花摆摆手,道:“我来不是跟你要竹背篓的,明天有车去县城,你提前准备一下,我明天早上来喊你。”

  “太好了。”周静高兴应下,“那我明天早点起来。”

  “好,竹背篓先不用还我,明天背出去装东西,我再去借一个。”赵笑花说完就走了。

  一想到明天可以买买买,周静已经把自己抱起来是否咯手的问题忘得一干二净。

  她一吃完饭就去洗澡,然后钻进房间,为明天出门采购好好做准备。

  她先把要带的钱跟票找出来,放进自己缝的小荷包里面,然后把明天要买的东西列了一张长长的清单。

  这年头很多东西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得到,所以她尽可能列得详细,把有的先买回来。要不然日常生活总是缺这缺那,三天两头去借实在不方便,也欠人情。

  等程远洗完澡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列得差不多了。她朝他招了招手,“你过来瞧瞧这清单,看看有没有你想买但没有列上去的,我再补充。”

  程远走过去,就着她身侧坐了下来。

  周静殷勤地把清单递过去,浑然不知自己此刻跟他靠得很近,她催促道:“你快点看看。”

  她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钻进他的鼻腔,他的呼吸稍稍一滞,然后伸手接过清单。

  一张纸被她写得密密麻麻的,大至缝纫机,小至一盒火柴,都被她事无巨细地罗列出来。

  程远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再加个雪花膏,我看你那小罐快用完了,其它的你看着办就行。”

  他不说她真差点忘了,她现在手头上的这罐雪花膏是原主她哥周军去年给她买的。原主平时都不怎么舍得用,但周静不同,肚子可以委屈但脸绝对不行。

  没想到程远这闷葫芦挺上道的,还知道给女人买护肤品。

  既然这样,周静也不客气,把雪花膏大大方方地添了上去,然后给家里写信去。

  她洋洋洒洒地写了大半页纸,说了一下他们在这边的情况、叮嘱周爱国跟李香兰要保重身体、得空偷偷去照看一下顾老之类的。

  等她把信写完装进信封,就问程远:“你要不要给你妈也写一封?”

  程远闻言,视线从作战书本移开,说:“不用,你给她寄三块钱过去就行。”说完,他又补充道:“也给咱爸妈寄六块钱。”

  “不用了吧。”周静小声拒绝道。

  他能一视同仁孝顺她爸妈,她当然开心,可家里的钱都是他挣的,自己一份力都没出,实在不好意思要。

  “要。”程远斩钉截铁道:“你现在就放到信封里,免得明天忘了。”

  周静:“……好吧。”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周静把毛线拿出来,打算今晚就把它织好。

  整件毛衣就只剩下最后的收边,她没一会儿就弄好了。她有些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问程远:“我这毛衣织得怎么样?”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程远抬头,很认真地看了看毛衣,“很好看……”顿了一下,他又说:“毛衣穿上去应该很暖和吧。”

  “是很暖和,你没穿过吗?”周静不假思索地说。

  程远:“没有。”

  “你们军人的身体素质就是好。”周静差点要竖起大拇指了。

  “睡吧。”程远把书放下,没有回应她的那句彩虹屁。

  今晚跟昨晚一样,周静把自己的那床棉被盖上,再借程远半床棉被。

  被窝很快就暖了,周静渐渐地往梦乡飘去,可就在她即将睡着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什么,一个激灵就醒了。

  刚才程远说自己没有穿过毛衣的时候,那语气听上去有些委屈,他这是暗示自己也想一件毛衣吗?

  “程远……”周静轻轻喊了一声。

  紧接着,身侧就传来一声“嗯”。

  周静打着商量道:“我明天去买点毛线给你也打件毛衣吧,你想要背心还是长袖,喜欢什么颜色?”

  “背心就行,颜色你看着办。”

  “……好。”

  果然想要,真是个闷葫芦。

  大概是心里记着事,周静第二天醒得比平时早。

  不过再怎么早,还是没有程远早。

  她今天不敢赖床,一骨碌爬起来,把衣服穿好就出去洗漱。

  天还灰蒙蒙的,周静想从暖壶里兑点热水刷牙,怕看不清就先点煤油灯。

  她刚点好煤油灯,院子里就传来敲门声,她连忙走出去,但程远已经把门开了,赵笑花一边进来一边问“周静起了没”。

  周静抢着回答道:“我刚起,等我刷牙洗脸,应该不会迟到吧?”

  “没事,时间还早。”赵笑花宽慰道:“我怕你不知道起床,所以提前一点过来找你。”

  “那就好。”说着,周静也不敢耽搁了,快速洗漱完,然后回房间抹了一把雪花膏,背上斜挎布包跟竹背篓,就跟赵笑花出门了。

  刚走远,赵笑花就严肃地跟她说:“周静,你别怪我多嘴,咱们男人每天训练都很辛苦的,你要懂事点,别家里什么活都让你家程远干了。我知道他疼你,劈柴挑水那些粗重活就算了,你怎么连衣服都让他帮你洗?特别是内/衣裤,你不觉得臊得慌吗?”

  “……”周静本能想反驳,但赵笑花根本不给她机会,“你别不承认,你家晾衣绳上那衣服还滴着水呢,你连牙都没来得及刷还有空洗衣服?”

  这下周静真的连撒谎的后路都被堵上了,她红着脸小声辩解道:“我昨晚忙着收拾东西,就忘了洗了。”

  “忘了洗也不能让男人给洗呀?”

  “是他自己要洗的,我没喊他。”周静自己都觉得委屈,程远给她洗内/衣裤,她都羞得很。

  “……我还真是头一回见识像你家程远这样的男人。”赵笑花啧啧称奇,“算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说完又不禁羡慕道:“你命真好,找了个这么疼媳妇的男人,要是我家老郭有程远一半有好了。”

  “……”

  周静不敢附和,不过细想一下,程远这塑料老公真没什么好挑剔的。

  今天除了她们两个,一起去县城的还有八个军嫂,其中林招娣、陈喜梅、朱晓丽也去了。

  上次没从周静那里讨到葱油饼,林招娣跟陈喜梅对她有意见也没表现在脸上,互相之间简单打了声招呼就没再说话。

  赵笑花好奇周静为什么认识林、陈二人,而当着大家的面不好多问,她先给她介绍了朱晓丽。

  朱晓丽跟赵笑花说得差不多,人有些骄傲,跟周静点了点头就坐在角落里演高岭之花。

  至于剩下的五个军嫂都很热情,全程都在跟周静聊,下车的时候还意犹未尽。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大家的目的性很强,都是直奔想要去的地方。

  这时候大约是早上八点多,但供销社的猪肉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周静跟赵笑花赶到的时候只剩下猪下水、猪骨头、猪蹄这些几乎没肉的骨头。

  赵笑花有些看不上,只买了些猪下水,当然主要也是因为不舍得花钱。可周静一点都不嫌弃,每样都来了一点。

  “这东西都没肉的,你买那么多干嘛?”赵笑花拉了拉她的手肘,小声说。

  周静笑道:“当然是便宜啊,又不用票,虽然没肉,但骨头炖汤煲粥都很好喝,猪下水跟猪蹄卤着很香很下饭。”

  “一点肉都没有,哪里好了?”赵笑花撇嘴道,不过也没再拦着她。

  两人离开猪肉摊后便去买布,赵笑花看四周没什么人,才问周静:“你跟林招娣、陈喜梅什么时候认识的?”

  周静把那天葱油饼的事情跟她说了,赵笑花一听,冷笑道:“这一看就是欺负你新来的,想占便宜,幸亏你聪明没理她们。”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布摊面前。

  周静先是挑了几卷宝蓝色毛线给程远打毛衣背心,另外,她还想买些布做衣服。

  天气冷也就冷两三个月的时间,而且越往后天气就越暖和,冬天的衣服暂时不用做。她想买些的确良做夏天的衣服,可现在还没上市。

  周静选来选去只有一匹白色的棉质布料可以先买回去,这可以给程远做两件背心汗衫,也可以用来做四角短裤……一想到这里,周静猛地甩了甩头。

  “你甩头干嘛呀?没看上?”

  “……没有。”周静说:“这匹白色的挺不错。”

  “是不错,就是不耐脏。”

  “……”

  最后,她还是买了一大块白色棉质布料,反正背心可以先做,四角短裤看着办。

  半天下来,周静虽然没把清单里面列的东西买全,但也把自己跟赵笑花背上的竹背篓装满了。

  而且她运气很好,恰好碰到缝纫机有货,把这个做手工的“神助攻”也买回去了。

  东西太多,她们先运回军卡,然后才去邮局寄信。

  从邮局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她们去了国营饭店。

  周静点了一碗鲜肉馄饨,赵笑花则买了三个肉包子,但她没舍得自己吃,装着回去给郭家三个小子吃。

  赵笑花从布包里面掏出两条番薯剥皮吃,周静看着有些眼眶发热,忍不住说:“笑花,做你孩子真幸福。”

  猝不及防被表扬,赵笑花有点反应不过来,摆着手说:“有啥幸福的?咱老郭那份工资看着不少,可每个月要寄钱回家,平时都不敢去村里多换几个鸡蛋回来给他们吃。”

  “可你已经尽力给他们最好的,那就是个好妈妈。”

  “说的也是,希望那三小子也这么懂事。”赵笑花乐呵呵地笑了。

  吃完饭,她们就回军卡集中。

  有几个军嫂已经回来了,朱晓丽也在,周静经过她的时候明显闻到一股药材味。她愣了一下,但没有多问。

  不一会儿,人齐了就出发回军营。

  回到家时已经不早,周静来不及整理东西,先去处理肉类。

  她用盐把骨头腌成咸骨,这种天气能放个两天,至于猪下水跟猪蹄就做成卤水。

  程远傍晚回来吃了半锅,要不是舍不得,他绝对能全吃光。

  吃饱了就得干活,周静指使他把今天买回来的东西一一摆放好,一直忙到睡觉前,她才有空给她量尺寸织毛衣背心。

  “你举起双手,我给你量一下胸围。”周静命令道。

  程远乖乖“投降”,周静走到他跟前,这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近,她能清楚感觉到头顶飘来的灼热气息。

  好在煤油灯不是特别亮,要不然她微微发烫的脸颊要被发现了。

  “是这样吗?”

  “……是的。”

  周静不再发呆,抬起双手绕到他背后,可这样一来,她的脸要贴到他的胸膛上了。

  他就穿了一件棉质长袖衣服,她能清楚辨识到他胸肌的肌肉线条。

  专业一点!周静在心里小声骂了自己一句,她把头扭向一边,却看到他们在墙上“紧紧拥抱”的影子。

  “砰砰砰……”周静听到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声。

  突然,“啪”的一声,墙上的影子抱得更紧了,她觉得自己被一个暖炉圈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