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9 章 第 9 章

第 9 章 第 9 章

 推荐阅读:
     其实这次请酒很简单,就是程远把部队里面交好的几个战友请过来吃一顿饭,热闹一下。

  有点类似于后世大学宿舍里,有人脱单请吃饭的那种仪式。

  程远让她随便准备一下就行,可周静不想就这么敷衍。虽然现在食材奇缺,可她得在味道上取胜,不能让他在战友面前丢面子。

  周静琢磨着做什么好吃的,渐渐就睡着了。

  隔天起来,她揣了三只鸡蛋去赵笑花家换蔬菜,顺便跟她说今天不用去运家具。

  没办法,自家地里的菜还没长大,得过几天才能割。

  “你真是的,这菜不值钱,你过来拿就是了,还给鸡蛋这么金贵。”赵笑花没接她的鸡蛋,一边唠叨一边去自留地里给她摘蔬菜。

  “谁说我这鸡蛋是拿来换蔬菜的,这是我给大头他们三个的“喜糖”。”周静说。

  “要请酒啦?”赵笑花动作一顿,抬头笑问道。

  “嗯。”周静点点头,“程远说家具要运回来,可以请战友来吃饭了。对了,他说到时候让小张帮忙把家具拉回来,我们不用跑一趟了。”

  “那好,给咱们省力气。”赵笑花把一大捆青菜塞到她怀里,说:“我做吃的没你厉害,不过到时候可以去给你打打下手。”

  “太好啦!程远说有十个人,我本来还在苦恼着怎么做出十个人分量的一桌菜。”周静兴奋地说。

  赵笑花:“你太小看那群男人了,你起码得按二十个人的分量来做。”

  “……二十?”周静瞪大了眼睛。

  “这没啥好担心的,早点开始做就行了。”赵笑花无所谓地说:“倒是送去各家各户的喜点,你得提前准备,请酒前就给人家送过去。”

  周静:“什么是喜点?”

  原来,喜点就类似于后世的喜糖,不过这年头糖很贵,一般人都自己做点小零嘴送给亲戚朋友吃。

  军营家属区这边也有这样的规矩,一对新人请酒之前把小零嘴送去各家各户,因为请酒不是每家每户都请到,而且即使请到了也只是家里的男人过去。

  喜点就是给军嫂还有小孩吃的。

  “这喜点要做什么我给不了什么主意,最主要看自己家里有什么食材,看着做意思意思一下。还有,喜点一定得做甜的,寓意你们两口子以后的生活是甜甜蜜蜜的。”赵笑花交代道。

  从赵笑花家回来,周静就把家里所有的食材翻出来,开始琢磨喜点跟请酒那天的菜谱。

  “小静,你在家吗?”

  外头突然传来喊声,周静走出去一看,是罗嫂子。

  “嫂子,进来坐。”周静连忙过去迎接。

  罗嫂子笑着应下:“好。”

  “嫂子,今天过来找我有事?”家里没有椅子,周静只能给罗嫂子倒了杯水。

  罗嫂子把杯子接过来,顺便把手中的书卷递了过去,笑道:“我是来给你们送新婚礼物的。”

  “新婚礼物?”周静一头雾水地接了过来,说:“不是送了吗?”

  程远说缝纫机的工业券是秦师长帮忙弄的,就当做是给他们的结婚礼物。

  罗嫂子顿时明白她的意思,摆摆手说:“你别听程远胡说,一张工业券就了事,说出去咱老秦都丢人。不过他这孩子就是实诚,咱俩当长辈的想给你们送点什么表示祝贺,他愣是什么都不要,最后只让老秦给写了几个字。”

  周静不知道程远让秦师长给他写了什么字,但首长如此关爱他们这些后辈,她连忙道谢:“师长挥毫,比任何东西都来得珍贵,太感谢了。”

  “他那些字就糊弄糊弄自己人罢了。”罗嫂子看着周静,说:“要说珍贵呀,还是程远对你的那份心意珍贵。”

  周静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罗嫂子直接让她把书卷打开。

  书卷有些长,罗嫂子抓住其中一边,周静慢慢把书卷打开,最后入目的是“宁静致远”四个字。

  有了罗嫂子之前的提示,周静两秒钟就反应过来,“宁静致远”是她跟程远名字的结合。

  “看出来了吧?”罗嫂子挑着眉问。

  “看……出来了。”周静脸颊微微发烫,有些不好意思跟罗嫂子对视,总感觉有种秀恩爱秀到领导面前的心虚感。

  罗嫂子知道她脸皮薄,没再逗她,但对于喜欢的晚辈,还是忍不住多唠叨两句,“小静,出来当兵的都远离父母,我跟老秦都把底下的兵当做自家半个儿子看。不是我们卖花赞花香,程远真是个好孩子。当初他老大不小一直不成家,我们没少替他操心,甚至还以为他喜欢男人。哈哈哈……可现在看他那双眼睛都要黏你身上了,我们彻底放心了。当军嫂不容易,你多理解理解,以后跟他好好过日子。”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嫂子,我知道的。”周静乖巧应下,不过心里有个疑惑,程远的双眼什么时候黏她身上了?她怎么没发现?

  罗嫂子送完字就要回去,不过她离开前向周静讨教艾饼的制作方法。

  “我经常睡不着,老秦不知道上哪儿听说艾叶有助于睡眠,我就想着弄点艾饼多吃吃,看看有没有效果。伟业那小子也喜欢吃,昨天还嚷嚷着要吃周姨做的艾饼。”

  “艾饼很容易做的。”周静把制作方法跟罗嫂子慢慢讲了一遍,完了又说:“嫂子,艾叶的确有安眠助睡的功效,但艾饼是用糯米粉做的,不易消化,老人小孩食用都要适量。要是嫂子你想继续用艾,我觉得可以枕艾叶枕头跟熏艾,效果应该比吃艾饼更有效。”

  “这样吗?那太好了,不做艾饼还能省点粮食呢。”罗嫂子哈哈笑道:“那你告诉我艾叶枕头跟熏艾要怎么弄。”

  周静:“要不这样吧,我过两天要上山采艾,到时候采回来再教你,你觉得怎么样?”

  “那敢情好。”

  “我到时候采回来就去找你。”

  把罗嫂子送出门后,周静又进了厨房整理食材跟菜谱,等写了整整十道菜之后,她才算满意。

  至于喜点,她打算做艾团。

  春天是吃艾的好季节,而起吃艾对女人有好处的。既然这喜点最主要送给军嫂吃,那艾团就是不二之选了。

  艾团跟艾饼的不同之处,艾团是圆形的,里面有馅。

  考虑到喜点要求是甜味,她打算里面包花生白糖馅。

  又是白糖又是糯米,都是这年头稀缺的东西。但周静觉得,这是一辈子一次的喜点,总不能马虎,她全然没有发现自己现在想跟程远一辈子了。

  傍晚程远回来,她第一时间把菜谱跟喜点的主意告诉他,“你觉得怎么样?或者你有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

  程远扫了一眼菜谱,说:“都按你想的去办就好。”

  “……”真不知道这人是事事顺着她还是单纯想当甩手掌柜?

  说完菜谱的事情,周静便把秦师长送的字拿出来给他看。

  “你怎么叫秦师长给你写这几个字呀?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周静佯装随意地问,其实心里在隐隐期待。

  程远抬眼看她,说:“宁静致远是指只有心境平稳沉着、专心致志,才能厚积薄发、有所作为。我用它来告诫自己,无论对事还是对人,都得有十足的耐心,才能一举拿下。”

  周静听到他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宁静致远”的字面意思,飘飘然了一下午的好心情瞬间没了。闹半天,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有些心虚地垂下了头,完全没有留意到他说“对人”时,咬下了重音。

  隔日起来,程远就跟小张去村里运家具。

  小张之前去过老师傅那运家具,所以认得路。程远嫌路上颠簸,直接让周静待在家里。

  周静在家闲着没事,就开始捣艾叶,打算今天就把艾团做出来,给各家军嫂送过去。

  程远昨晚说了,请酒就安排在五天后。

  恰好赵笑花过来串门,帮她碾花生碎,她负责和面团,分工合作省了不少时间。

  为了节省原料,她把艾团做得小小的,跟汤圆差不多大,打算每家送五个。

  “你觉得五个会不会太少了?”周静有些担忧,不是她舍不得,而是上次买的糯米粉就剩这么多,想大方都不行。

  “一点都不少。”赵笑花说:“我还觉得你太舍得了,这么好的精细糯米粉,这么好的白糖,就这样白花花送出去,你不心疼我都心疼。”

  “瞧你说的。”周静被逗笑了,“我就送一次,大方也就大方一次。”

  说的也是,就结一次婚,赵笑花也不好继续唠叨。想着她要去送喜点,就先回家了。

  等赵笑花回去之后,周静就把艾团放进提篮里,出门送喜点去。

  她沿着屋子一家家送过去,大家收到喜点都很高兴,就连林招娣跟陈喜梅看到这油亮的艾团时都笑意冉冉,一嘴好话跟不要钱似地往外倒。

  最后一家是朱晓丽家,周静送完就可以回家做饭。想着程远差不多回来,她的脚步不禁加快。

  “方文,我们离婚吧。”

  周静刚走到方家的后面,正想绕到前门去,就听到从房间窗户里传出朱晓丽带着哭腔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痛苦。

  “不可能,朱晓丽,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周静没见过方副团长,不过这道男声应该是他的。

  “我们结婚五年,我随军也有两年了,那中药很苦很难喝,我不想再喝了。”

  “你不想喝就不喝。”

  “我本来就怀不上孩子,不喝就更怀不上了。你家就你一个男丁,我不想你们方家绝后,我们离婚,你找别人吧。”

  “我不要,我方文孩子的妈只能是你朱晓丽。”方文霸道说完后,声音开始温柔地哄着:“你当我方文什么人了,当初我追求你的时候,说了只要你不嫌弃我是村里的,我就疼你护你一辈子。”

  “可家里一直催,怎么办?”朱晓丽委屈地说。

  “我知道我妈给你压力了,对不起。以后回家探亲,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去,或者回去之后,我回村里,你回岳母家。”

  朱晓丽被这不正经的提议逗笑了,方文趁机做最后的进攻,“没孩子有啥关系,只有咱俩更好。他们都说,媳妇怀孕的时候碰不得,憋得人都快疯了。乖,我等会儿就要集合了,先让我亲亲。”

  接下来就是少儿不宜的画面,周静不敢听墙角更不敢送喜点打扰别人的好事,转身就往回走了。

  她回到家的时候,程远已经回来了,拉回来的家具也已经摆放好。

  周静看着整个屋子因为增添的家具而有了家的模样,唇角忍不住上翘。

  “小张呢?怎么不留他在家吃饭?都麻烦他两次了。”周静问。

  程远:“他不肯留下来,我给他塞了十个艾团。”

  “那还好,我先去做饭了。”

  周静去厨房做饭,时间紧迫就随便做了点。半小时后,两人第一次坐在椅子上,面对面吃饭。

  “我刚才去送喜点了。”周静说。

  程远:“都送完了吗?”

  “还没。”周静摇头,然后把在方家听到的墙角告诉他,最后还感慨地说:“我觉得方副团长真是个好男人。”

  她刚说完就伸手去夹菜,一抬头就发现对面的男人正盯着自己看。

  明明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她蓦地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周静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在自己男人面前称赞其它男人,这可是大忌。虽然是塑料老公,但也是老公。

  “对了,过几天就要请酒,这几这天除了要为饭菜张罗,我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周静打着哈哈转移话题。

  “有。”程远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在乡下没来得及办婚礼,这次请酒也算是补上了。他们都说新人要穿新衣裤,你给我打了新毛衣又做了新汗衫,算是有新衣服了,现在就差一条裤子。”

  “要做裤子吗?”周静有些为难地说:“可家里没有做裤子的布料,一时半会也没法出县城买。”

  “没事。”程远说:“咱们意思意思一下就行,家里不是还有白色的布料吗?你给我做条短裤就行了。”

  “短裤?”

  “嗯,里面穿的短裤。”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