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17 章 第 17 章

第 17 章 第 17 章

 推荐阅读:
     “大概是我十八岁的时候吧。”

  顷刻,黑暗中响起了程远的声音。

  虽然之前预料到他可能很早之前就喜欢上原主了,可在听到的这一刻,周静的心免不了往下沉了沉。

  “媳妇……”程远手脚又开始不安分了,周静“哼”了一声,身子滚了几滚,用薄被裹住自己,留给他一个傲娇的后脑勺,“我很累,赶紧睡。”

  程远不死心地往上凑,“宝贝,我还不累呢。”

  “你精力过剩就出去跑几圈加操。”

  “……”

  周静因为程远是喜欢原主不是喜欢自己的事情而怄了一晚上,直至后半夜眼皮打架才睡过去。

  临睡前,她的脑子还想着离婚一了百了,但又紧接着响起一段轻快的旋律:军婚不是你想离,想离就能离……

  次日,她按照生物钟的规律醒来了。

  程远已经出门,她还很困,本来想多睡一会儿,但想起今天要跟张嫂子去帮程大财订大床,她还是起来了。

  身子酸酸绵绵的,周静又在心里把某个闷骚男人给骂了十遍。

  在家吃过早饭,她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后才出门。

  周静去到张嫂子家时,她正坐在屋檐下给衣服打补丁,旁边还放着一个竹背篓。

  “张嫂子,不好意思,我睡晚了,你等很久了吧。”周静真诚道歉。

  “没事。”张嫂子把衣服往旁边一放,背上竹背篓就往外走,“我早就听说程远是个疼媳妇的,平时一早起来挑水捡柴,在集合前把家里的粗重活干完,就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张嫂子说这话时没有嘲讽的意思,而且还带着真心,但周静知道,外面的人肯定在传她是个好吃懒做的懒媳妇。

  哼……都怪那男人,谁让他把活都干了,让她连表现的机会都没有。

  她现在真是看他哪哪都不顺眼。

  做实木大床的那条村的确挺远的,一趟过去得一个半小时。好在那师傅最近没有接活,说三天就把大床赶制出来。

  周静昨天已经去村里换过东西,今天不打算去了。张嫂子也没东西要换,两人谢过师傅之后,就往回走了。

  走到半路,他们碰到有人打了几只鸽子。

  周静看到就很喜欢,于是跟那人商量了一下,花钱买了其中两只。

  “这鸽子没多少肉,你怎么舍得花钱买呀?”等那人走远,张嫂子忍不住说。

  周静笑眯眯地说:“程远喜欢吃烤鸽子,难得碰见,今晚上烤来给他解解馋。”

  张嫂子一听,笑了,“你这么惦记着程远,难怪他会惯着你。我以前还觉得方文跟朱晓丽两口子感情好,现在是觉得你跟程远的感情最好,真是让人羡慕呀。”

  “……”周静被张嫂子说得脸颊微红。

  同时,她心里又懊恼。

  现在的她跟那种前一刻跟男人吵架气得上街买刀,回来的时候买了他最喜欢的菜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她有些鄙视自己。

  不过再鄙视也没用,鸽子已经买了,又没有冰箱,晚上只能烤鸽子。

  程远傍晚回家吃了一顿美味的烤鸽子,他觉得她媳妇对她太好了。

  不过他也不蠢,知道她媳妇生气了,虽然他还没弄明白她在气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周静坚持一人一床被子,又缩在角落里,更加认证了他的想法。

  程远觉得缩在角落里最好,他只要黏上去,她面对一堵墙,想逃都没门。

  “宝贝,你生气了?”他轻声细语地说。

  周静冷哼一声,“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回你自己的位置,我要睡觉。”

  他怎么可能回自己的位置去,除非今晚不想睡了。

  他黏着她不放,问:“你生气,是不是觉得我十八岁的时候你才十岁,我那时候就喜欢你,觉得我有些……变态?”

  自从昨晚问了他什么时候喜欢她这个问题后,她就一直气呼呼的。他想破脑袋,也就想到这个原因了。

  “对,你就是变态。”周静不可能告诉他真实原因,只能无理取闹地说:“你十八岁的时候喜欢十岁的,二十八岁的时候喜欢二十岁的,那等我四五十岁,年老色衰,你是不是要去找二三十岁的?”

  周静的声音一直软软糯糯的,即使生气音调也提不上去。她的这一串质问,落在程远耳里,就是万分委屈。

  当然,他觉得最委屈的还是他自己,“怎么可能?我只喜欢你。将来你老了,那我只能比你更老,我们就一起慢慢变老,我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哼……你就有这么多花花肠子。”

  这下,程远真觉得自己头都大了,问:“媳妇,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既然他摊开来说,周静也不客气,坐起身来,看着他问:“你说,你现在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

  程远彻底晕了,“现在的你跟以前的你不都是你吗?”

  “……你就回答我,你喜欢十岁的我还是二十岁的我?”

  “当然是二十岁的你。”程远脱口而出,完了还立刻表忠心,“往后三十岁的你,四十岁的你甚至是八十岁都掉光牙的你,我都喜欢。”

  这个答案成功取悦了周静,她闷在心里一天一夜的气已经消了一半。她强行压住想往上翘的唇角,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我没有,那都是我的真心话。”程远看她应该消气了,立刻把人抱在怀里,有些委屈地说:“其实之前知道你追过那什么王知青的时候,我是打算不喜欢你了。”

  “……”周静愕然,抬头看他,“那你怎么没跟我离婚呢?”

  话音刚落,她的唇就被堵住。

  程远亲了好半天,最后咬了咬她的唇,教训说:“以后不准说这话了。”

  周静吃痛,但听到他这话时,心里又忍不住有点小雀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求道:“你现在把自己对我的心路历程好好交代一遍。”

  “……”他觉得说这事还挺不好意思说的,但只要能哄媳妇,那他也阔出去了。

  其实,程远老早就知道自己有个订了娃娃亲的未来媳妇。不过小时候啥都不懂,听过就算。

  等大点明白媳妇是什么意思了,他爸不在,他妈改嫁,他心里自卑也不敢再想这事。

  后来,他去当兵。他奶不在,卢瑞雪也没来送他,他打算孤零零一个人上路,谁知道在村口看到来送他的周爱国还有周静。

  虽然他们是一个大队的,但生产队之间隔了几条村,他又不爱出门,所以那是他第一次见她。

  他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小姑娘真漂亮,第二印象是她真善良,因为她给他塞了一包干粮,说给他路上吃的。

  她就像一束光,照亮了他黑暗的人生。

  后来,师长给她介绍对象,他就总想起她。他在等她长大,看看将来能不能把娃娃亲变成现实。

  所以,当他收到卢瑞雪的信,说她要嫁给他的时候,他立刻打了结婚报告,然后请假连夜赶回去。

  长大后的她比以前更漂亮了,天知道领证那天他冷静的外表里面藏着一颗奔腾的心。可再热烈的心,也在得知她追过王知青时灭了。

  他的心冷了,但也没想过跟她离婚。毕竟她是少有给过他温暖的人,而且周爱国对程树茂的救命之恩,他也得还。

  反正之前就打算这辈子不娶媳妇一个人孤独终老的,现在把周静带过去,就把她当做妹妹照顾。

  周静听到这里,忍不住鄙视他,“你这是把我这个“妹妹”照顾到床上去了。”

  程远“嘿嘿”两声,说:“我这不是看你挺喜欢我的吗?”

  “我什么时候挺喜欢你了?”周静不服气地说。

  “咱俩坐火车的时候,你经常偷看我,还说不是喜欢我?”程远有些嘚瑟地说。

  周静顿时心虚脸红,恼羞成怒地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

  “我就是看你了。”程远把人抱得更紧了,“我媳妇这么漂亮,能不看吗?”

  “……”闹了半天,这人坐了一路的标准军人坐姿,拿着兵书当幌子,其实看了她一路。

  周静觉得这男人就是切开黑。

  然后,这天晚上两人把什么话都说开了,她也知道这男人背地里做了太多闷骚的事。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比如,他为什么早就知道她抱起来咯得慌,那是因为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抱了不知道多少回。

  午夜梦回,她还以为自己做梦的时候并不是梦,而是他真真切切抱着她,只是她傻而已。

  再比如,她上次踢到脚指头,他给她搓完药酒就跑去出加操,真的是因为她的叫声让他有了反应。

  再再比如,他晚上因为抱她洗过很多次冷水澡,她起来的时候睡在他的位置上是因为被他抱过去的。

  这个男人的“混账事”多得刷新了周静的三观。

  不过,在知道这些之后,她心里的郁闷彻底没了。

  他这般鬼鬼祟祟,还不是因为喜欢她吗?

  而且,他现在这么喜欢她,她也不计较他以前喜欢过原主的事情了。

  毕竟,要不是他喜欢原主,就他这年纪,孩子早就打酱油了,还等得到她姗姗来迟穿越过来吗?而且,他都不计较原主疯狂纠缠过王一力,她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

  原主用一包干粮收买了他的心,现在她天天好菜好饭伺候着他的胃,害怕他的心不是她的吗?

  想通之后,周静整个人都廓然开朗了。

  昨晚没睡好,今天出去累了大半天,她觉得今晚得好好睡上一觉。

  只可惜某人不给她这样的机会,说谈心谈到这份上了,不运动一下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闭关了几天的赵笑花,在家里实在待不下去,趁着郭营长去训练,偷偷溜去周静家。

  她刚走了没几步就碰到朱晓丽,两人就结伴一起过去。

  她们去到周静家的时候,她正在改文/胸。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赵笑花问。

  提到这个,周静有些苦恼地说:“可能最近犯懒,我胖了,这内/衣穿着勒人。所以我想在扣眼这里加个线圈,到时候扣上去就松一点。”

  这年头布料金贵又不容易买,不能说换就换,只能动动脑筋改一改。

  “你这是哪里胖了?”赵笑花打量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

  “哪里勒就哪里胖了呀。”朱晓丽眼神暧昧地周静锁骨一下的地方流连。

  周静被她看得脸颊发烫,连忙伸手捂住,“别看了。”

  “行行行,我不看,留着给你家程远看。”朱晓丽忍不住打趣她,“照我说呀,你“变胖”,就是程远的功劳。”

  “……”周静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根。

  赵笑花打了朱晓丽一下,“行了,你别再逗她了,小心下次不让你进门。”

  “对,你再开我玩笑,下次就不让你进。”周静瞪了朱晓丽一眼。

  对于这种毫无震慑力的瞪眼,朱晓丽一点都不怕,“你害羞什么呀,大家都是女人。我还羡慕你呢,男人哪个不喜欢大的?”

  “就是。”赵笑花附和道,“你为什么这么大呀?”

  周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年头因为缺乏营养,大多数女人都瘦。其实她也瘦,就是偏偏该发育好的地方一点都不缺油水。

  她打算用缄默跳过这个话题,可朱晓丽没打算就此放过她,说:“你这文/胸是怎么做的,教教我。我以前见我省城的表姐穿就很想买,但没找着,后来看到你晾出来就想问怎么做,不过那时候还不懂做衣服。”

  “可以呀,你下回带点棉布过来,我教你。”周静说完问赵笑花,“你要学吗?要就下次一起。”

  “那个……”赵笑花有些犹豫,“我是看这文/胸是挺省布料的,就是……就是被男人看到……好像挺不好意思的。”

  不等周静发话,朱晓丽就说:“你在男人面前没穿都没不好意思,现在有穿反而不好意思了?”

  “……”朱晓丽这话还真让人无法反驳。

  周静知道70年代的人还很保守,文/胸相对于她们一般穿的背心内/衣稍显性/感,所以赵笑花不能接受也是能理解。

  她对赵笑花说:“其实你可以先忽略文/胸用布的多少,它相对于背心,可以更好地预防胸/下垂。”

  “没错,我表姐也会这么说的。”朱晓丽道:“要是哪天我的胸变得松垮垮的,别说老方嫌弃,我自己都嫌弃。赵笑花你别不在意,你可是要生第四个孩子的人了,松得更快。”

  被朱晓丽这么一吓唬,赵笑花连忙答应加入文/胸制作学习小组。

  这事敲定之后,周静以为这个话题总算可以翻篇,但朱晓丽今天是要死磕这方面的知识了,问她:“你快点告诉我吃什么可以变大,我觉得我的有点小。”

  “……咱们都过了发育的年龄了,基本没什么办法了。”这事还真有些难倒周静,“怀孕有可能变大,但不一定。”

  “我觉得怀孕也没什么用。”赵笑花这个过来人有权发言,“我都生三个了,死老郭还经常笑话我跟他的战友一样。不过听说怀女孩会变大,我都怀疑老郭整天馋闺女就是为了这事。”

  “……”她们被赵笑花逗笑了,朱晓丽还朝她竖拇指,“真有你的。”

  过了两天,程大财的大床做好了。

  程远没空,就让小张开车带周静去取,等他傍晚解散回来就去程大财的新家帮他装床。

  程大财的家跟他们家当初一样,都是那么地一穷二白。不过等新媳妇来了,两口子慢慢布置,很快也会成为一个温馨的家。

  由于大财妈强烈要求在乡里请酒,所以程大财是在回老家后十天才带着媳妇回部队的。

  周静不知道程大财的媳妇是不是周小兰,不过无论是不是,她作为嫂子,新军嫂报到也要过去慰问一下。

  周静从程远那里得知,他们是今天到的,可她没急着上门,毕竟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又倒腾一趟公共汽车一趟军卡,一般人都没精力接待客人。她缓一缓,给他们收拾一些干货跟鸡蛋,打算明天送过去。

  可她没想到的是,周小兰整顿好就第一时间来找她。

  “嫂子。”周小兰站在门口,问周静:“你还认得我吗?”

  “哪里不认得了?”虽然跟周小兰的交集不多,可老乡见老乡,周静还是很高兴,而且相对于其他人,她还是私心想让周小兰做程大财的媳妇。

  周静把她拉进门,问:“怎么不休息一会儿,我还打算明天上你家去呢。”

  “我在车上睡了一路,不累。”周小兰笑了笑,说:“嫂子,其实我来是想找你帮忙的。”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的?”周静给她递了一杯水,问。

  周小兰连忙把茶接过来,说:“我们前几天在乡里请过喜酒了,但大财说要在这里再请一次战友。他说你的饭菜做得最好吃,想让你到时候过去帮忙。”

  “这当然没问题。”周静爽快答应,“你看看打算什么时候请,到时候提前去村里换点粮食跟肉回来。对了,你们家现在还没有家具,要是到时候还没有,就去各家借一点。这边的军嫂一般都很热情,你别担心。”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周小兰觉得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于是起身告辞,“嫂子……我要回去了。”

  “你是不是还有事想跟我说呀?”周静看她欲言又止,说:“咱们是老乡,你之前还为我解过围,有什么事就尽管说。”

  话音刚落,周小兰的脸就红了,扭扭捏捏半天,才用蚊子般的声音说:“其实……我想……问问你,夫妻倆做……的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很痛?”

  周静本来还没反应过来她指的什么事,但配合她此刻的脸,她顿时明白过来,说:“有一点吧,你们……还没吗?”

  “没有。”周小兰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前几天来月事了,但我听家里结了婚的堂姐说,第一次会很痛。”

  今天月事干净了,她估计自己今晚是跑不掉了,所以有些紧张。

  “没那么夸张,但肯定有些不舒服。”周静还不是“老司机”,不能做到面不改色深入讨论这个问题,更不可能告诉她,因为对方是你喜欢的人,其实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那就好。”周小兰松了一口,“其实我不怕别的,就怕他把我弄痛了,我一时忍不住,跟他打起来了。”

  “噗嗤……”一声,周静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突然觉得,程大财跟周小兰真的很般配,两个人的婚后生活应该也很欢乐。

  晚上程远回来,周静就跟他说:“我明天要带小兰去村里订做竹家具。”

  他对此没什么意见,只说:“你订张小桌子,放在床头这里可以放下东西。”

  “好。”周静应下就睡觉去了。

  因为事先知道今晚是周小兰的新婚之夜,周静第二天没有早早就去喊她。可等程远刚出门不久,程大财就上门了。

  “大财,你……眼睛是怎么回事了?”周静愕然地看着程大财左边的熊猫眼。

  “不……不小心……撞门上了。”程大财不好意思地别开了头,又说:“嫂子,小兰今天有些累,就不去订家具了,等过两天再去。”

  “行。”周静不疑有他地应下,程大财说了声“麻烦嫂子”就走了。

  不去订家具,周静今天早上还是得去找周小兰。

  她把家里简单收拾了一番,然后在菜地里割了些蔬菜,又把昨天准备好的干货跟鸡蛋一起放进竹背篓,才出门去周小兰家。

  周静在门口喊了两声就听到周小兰回应,可等了好半天,她才出来开门。

  “嫂子,今天不好意思呀……”周小兰笑了笑。

  “没事。”周静说:“你刚过来,家里的菜地没来得及弄,我给你先送些蔬菜过来。”

  “太谢谢你了。”周小兰侧了侧身,“嫂子你进来坐。”

  “好。”周静径直往里走,可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转过身去问:“小兰,东西是放厨房还是堂屋?”

  这不转身还不知道,一转身才发现周小兰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想起早上程大财的熊猫眼,她顿时明白了点什么,但还是不确定地问:“该不会大财那眼睛……是你打的吧?”

  “……是的……”周小兰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他把我弄太痛了,我情急之下就打了过去。”

  周静:“……”

  这两人果然如她所料般地欢乐。

  晚上睡觉的时候,周静没忍住把这件事告诉程远,因为她觉得太搞笑了,“你今天碰到大财没有?看到他的熊猫眼了吗?”

  “看到了。”程远也笑了,说:“那小子还跟我说是新房子不熟悉,晚上舍不得点煤油灯撞门上了。”

  “哈哈哈……其实这也不怪人小兰,只怪他太粗鲁了。小兰算是会点功夫的女侠了,人肯定不娇气,可今天都痛得不敢出门了。”

  周静努着嘴说,完全没有察觉旁边男人的慢慢靠近。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程远已经ya在她身上,挑着眉说:“媳妇,看来我的技术还是很不赖的,是不是?”

  臭不要脸的,周静扭开头,“你别自我感觉太良好,我只是不好意思打击你。”

  “是吗?”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危险起来,“看来我得勤加锻炼,让你彻底满意才行。”

  “……”等他的唇堵住了她的唇,她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又被他坑了。

  周小兰在家养了一天,第二天就让周静带她去订家具。

  订完家具,她们又在村里换了粮食、鸡蛋跟鸡等,最后背了两竹背篓才回去。

  周小兰这次会买这么多,除了是新家启动要储备,还有就是他们三天后就要请酒。

  请酒这天,周小兰吃过午饭就来周静家借桌子跟椅子。因为椅子数量不够,又上赵笑花家借了几张。

  赵笑花现在被郭营长勒令停止干粗重活,但她不是闲的下来的主。而且她觉得,自己生那三小子的时候都是这样干,凭什么这胎老郭觉得是闺女她就矜贵起来了。

  她想帮忙搬椅子,但被周静拒绝了,“行了,你真想帮忙就去小兰家择菜。”

  “好呀,我去给你打打下手,顺便聊聊天。”赵笑花乐呵呵地跟着她们回去了。

  周小兰跟赵笑花都是勤快人,活都抢着干。

  周静不跟她们争,找了个凉快地,一边择菜一边看她们杀鸡。

  等她们把鸡弄干净砍成块,周静才上场做冬菇木耳焖鸡。

  这鸡嫩,用来做白切鸡很合适,可十个男人,一人夹两块就没了,倒不如多放一些木耳跟冬菇下去焖,起码看起来大盘分量多。

  她烧了火,正把鸡端起来下锅的时候,一股腥味窜入她的鼻腔,让她有种反胃的感觉,但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把鸡炖上之后,她就开始为今晚的另一道硬菜,也是程大财指定的压轴菜——水煮鱼做准备。

  鸡可以让她们杀,但鱼必须她自己,因为水煮鱼很考究刀工。

  鱼被养在水缸里,她正打算去抓,一股刺鼻的鱼腥味让她的胃翻滚,这次她实在忍不住了,“呕……”的一声,她捂住了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