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18 章 第 18 章

第 18 章 第 18 章

 推荐阅读:
     “嫂子,你没事吧?”周小兰连忙走过去,一边给周静拍背,一边问。

  “我……没事。”周静缓了缓说。

  这时赵笑花也走过来了,试探性地问:“小静,你是不是怀孕了?”

  “……”

  周静其实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怀孕了,主要是因为这经期还没弄懂。

  其实把脉也可以把出是否怀孕,不过一般得六周之后,不像验血那样,通常着床就能验出来。

  她回到家给自己号了号脉,感觉不像。

  因为还不确定,她没把这件事告诉程远,免得等会吃炸糊尴尬。

  晚上程远去程大财家吃喜酒,很晚才回来,周静早就已经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她觉得有些呼吸不畅,而且有浓重的酒味闯入她的口腔跟鼻腔,她蓦地睁开眼,才发现某人正ya着自己。

  “别闹了,赶紧睡觉。”周静顾忌到怀孕的可能性,用力推他。

  可程远不知真醉还是假醉,反正就缠着她不肯放,“就一次,我明天下午要出任务。”

  周静一想起他上回出任务去了一个来月,心一软就让他得逞了。

  第二天,她起来后又给自己把脉,还是没有喜脉的迹象。吃早饭的时候也没有昨天恶心的感觉,她越来越怀疑昨天想吐是因为腥味太重。

  程远去了集合,中午回来吃过午饭就要出发。

  这次的任务应该没上次重,他说大概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即使是这样,他还没出发,她就开始担心他的安危。

  不过为了让他放心,她不敢表现出来,这也是作为军嫂应有的思想觉悟。

  她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就开始准备午饭。

  家里没有肉,但想让程远吃顿丰盛的,她和了面粉,一半做成饺子皮,另外一半做成包子皮。

  在醒面的时候,她做了两种馅料,一种是韭菜鸡蛋馅,用来包饺子,另外一种是蘑菇青菜馅,用来做包子。

  等包子蒸上,她才回房间给程远收拾行李。

  她把衣服以及各种必需品整齐放入他的行军包里,最后又往里面塞了三个平安符。

  不要说她迷信,反正这样做能让她的心安稳一下。

  包子很快就蒸熟了,估摸着程远差不多回来,周静把所有饺子都下锅。

  果不其然,她这刚把饺子捞上来,他就回来了。

  “你做韭菜了?”程远眉头轻皱地问。

  “嗯,鸡蛋韭菜饺子。”周静说:“怎么,不喜欢?”

  “没有,我媳妇做的,哪有不喜欢的?”程远说着,直接把人拉到怀里,一本正经地说:“先亲再吃,不然等会嫌我嘴里有味不让亲了。”

  话落,他对准她的唇亲了下去。

  好半天,他总算亲够了,才坐下来吃饺子。

  “你怎么不吃?”程远看她碗里就只有一个包子,问。

  “我今天特别想吃包子。”周静没说实话,其实她是怕味道重又想吐了。

  她碗里的这个包子还是特制的,没有蘑菇,只有青菜。

  时间紧迫,程远把一盘饺子干完,叮嘱了周静几句,带上她做的包子就出门了。

  这次虽然依旧不舍,但没有上次那般情绪激动。

  周静站着门口看着程远渐行渐远,直至走到转角处,他才停下来转过身朝她挥挥手,让她回去。

  她不愿意,直至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她才转身回堂屋。

  男人出任务,周静上回用了一两天调整情绪,可这回程远离开后,她是一天比一天没精神。

  不是她不振作,而是身体软绵绵的,没什么胃口。

  她人不舒服,在家干活也提不起劲,心里就越发地想程远。

  上次他离家那天她哭,后面就好了。这次他离家的时候她没哭,但晚上睡觉的时候想他想得枕头都打湿了。

  这般情绪波动,周静又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怀孕了。

  终于,在程远离开的第五天,她给自己号出了喜脉。

  这一刻,她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想立马把这件事告诉程远。

  可他归期未定,这个想法只能作罢,不过可以先告诉自己的好姐妹。

  其实这几天她们都有过来关心她,但自己还没确定,就不敢说肯定话。

  她径直去了赵笑花家里,一进门就发现朱晓丽跟周小兰都在。

  “我们还打算一起上你家串门去,没想到你自己来了。”赵笑花问:“找我有事?”

  周静不是特别爱串门,一般都是她们几个上她家去。

  她走过去,挨着赵笑花坐了下来。

  刚才还迫不及待想跟她们报喜,这会儿来到跟前了,她却有些不好意思。

  她小脸微红,半天才说:“我真的怀孕了。”

  “真的?确定了?你不说自己经期不准不会算吗?”赵笑花问。

  周静:“我自己号脉号出来的,一般要六周以上才会出现喜脉,之前日子太短了。”

  “不行,我要去沾沾喜气。”朱晓丽直接走过去抱住周静,“妈呀,好羡慕,啥时候轮到我呀?”

  “快了快了,你要有信心。”赵笑花给朱晓丽打完气,又扭过头对周小兰说:“小兰你也加把劲,到时候我们四个差不多时候生,孩子都放一堆带。”

  “好呀,到时候让他们玩去,咱们在一边乘凉。”朱晓丽越说越兴奋,好像自己已经怀上了孩子一般。

  至于周小兰就红着脸不说话,赵笑花还拍她肩膀,说:“别害羞,等你家程大财回来,就努力一点。”

  “……”周小兰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根。

  大概是怀孕确定了,周静即使胃口仍旧不佳,但精神跟心情好了不少,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没多少愁绪,抱着程远的枕头睡着了。

  睡到半夜,她突然被一阵响声吵醒。

  她好像听到了脚步声,而且脚步声很熟悉,她猛地就坐了起来。

  此刻,房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她问:“程远,是你吗?”

  “是我。”程远摸到桌子旁,把煤油灯点着。

  漆黑的房间顿时亮堂起来。

  突然的光亮刺得周静眯了眯眼,等她再度睁眼的时候,程远已经走到她跟前,伸手就把人搂进了怀里。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周静小声地问。

  他应该很赶,身上的衣服有点脏,甚至还有些汗味。不过她并不嫌弃,被她抱在怀里的实在感,她很满足,可以忽略一切不好的感受。

  “你怎么怀孕了没跟我说?”

  程远一开口就是这句,周静一时被弄懵了,“你……怎么知道的?”

  “大财说的,说他媳妇说的。”程远说。

  “当时还不确定,所以没跟你说。”周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程远解释了一遍,但他并不买账,“即使不确定也要跟我说,你不知道我会担心的吗?”

  今天刚结束任务,本来明天才安排回来的,但他一听到她怀孕,立马向首长请假,跟着今晚回部队的军卡赶回来。

  “对不起嘛,我还不是怕闹乌龙让你白开心一场吗?”周静轻声地撒着娇,看他没再绷着脸,抓住机会转移话题,“小兰现在跟大财的感情应该好了不少,这些事都跟大财说。”

  话音刚落,程远蓦地笑了。

  “你笑什么呀?”周静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程远笑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知道大财为什么突然跟我说你怀孕了吗?”

  “为什么?”

  “因为他也想让她媳妇怀孕,可人现在不让他靠近。”

  “……”

  原来,自从周小兰在新婚之夜被程大财吓到之后就有了心理阴影,拒绝跟程大财干那事。

  作为刚开/荤的老光棍,程大财哪里接受得了这样的待遇?他软磨硬泡,周小兰就是不同意,最后来硬的,她就跟他对打。

  她是有点功夫,但真干起架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可她到底是他的媳妇,他也舍不得,最后只能憋屈。

  这一天天的,程大财特别不是滋味,所以趁任务结束,就跑来找程远,让他指导指导自己。毕竟,他都已经让媳妇怀孕了,肯定有些经验。

  “你该不会真指导他了吧?”周静问。

  这种闺房秘事,他真说了肯定会涉及到她,她不想让别人知道。

  “当然没有。”程远才不跟别人道自己媳妇在床上的模样呢,“我让他自己摸索去。”

  “……”

  因为周静这怀孕是她自己确诊的,程远不是很相信她这个业余中医。恰好明天有军卡去县城,他就带着她去县城医院给医生看看。

  前不久军卡才出了县城一趟,这次赵笑花跟朱晓丽都不去,周小兰也没东西买,四姐妹就剩周静一人,好在有程远陪着。

  程远疼媳妇算是在军营家属区出了名的,但去趟县城也要陪着,就显得大题小做了。

  特别是林招娣这次也去了,因为号称自己怀了男孩,牛副营长最近特别舍得给她花钱。知道她喜欢吃糖,每回有军卡出去,就让她去买糖吃。

  她因为这事没少在其他军嫂面前炫耀,可没想到今天程远一来,她就被周静给比下去了。

  心里一万个不服气,林招娣想找机会赢回优越感,车子刚开出去不久,她就说:“程团长跟周静两个都长得好看,将来生出来的孩子肯定特别漂亮。不知道啥时候能看到你们的孩子,周静来随军也有四个来月了吧。”

  林招娣表面笑眯眯的,可谁都听得出来她在讽刺周静还没怀上孩子。

  周静这段时间还在早期孕期反应当中,人有些无力,坐上车就更加了。对于林招娣单方面挑起的“战争”,她有些懒得回应。

  程远听着,抬眼扫了林招娣一眼。

  明明是轻飘飘地略过,可那寒意让林招娣的心不禁抖了抖。

  程远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伸手搂住周静的肩膀,把她按在自己的胸膛上,温声道:“睡一会儿,到了叫你。”

  这年头处对象都不敢在大街上牵手,大部分夫妻亦是如此。

  像程远这般当着别人的面搂媳妇的更是几乎没有。

  好几个保守的军嫂都不敢直视搂成一团的两人,默默移开了视线。

  有个胆子大又看不惯林招娣的军嫂就直接说:“招娣,你家老牛不行呀,你顶着个肚子给他生儿子,他就用几颗糖打发你。他应该跟人程远学习学习,陪着媳妇一块出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林招娣气得脸都绿了。

  周静是真的累了,不想参与战争,也不管影响好不好,靠在程远的怀里渐渐睡着了。

  等到了县城,程远就带着周静直奔医院。

  这年头很多女人从怀孕到生产都没来过一次医院,所以妇产科的人不多。

  医生问了周静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开单让她验尿去了。

  最终的结果跟她自己号脉的一样,确定怀孕。

  因为对自己把脉技术有信心,所以周静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并没有十分意外。

  反观程远,在这一刻才确定自己真的要当爹了。

  “你不高兴吗?”周静以为他会很高兴,即使不至于抱着她转圈圈,但应该也会笑一笑,总不应该是现在这幅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高兴。”程远叹了一声,说:“就是吃上肉的日子没过多久,我就被关‘禁闭’了。”

  “……”

  虽然关“紧闭”让程远有些郁闷,但媳妇怀孕总归是件开心的事。

  除非不能生,否则这孩子迟早都要生,他就当做先苦后甜,忍一段时间,好日子就在后头了。

  想通之后的程远就跟打了鸡血一般,先带周静去邮局,写信告诉双方父母她怀孕的事情,又把这个月的养老金寄回去,然后就往供销社去。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麦乳精是七十年代的奢侈营养品,供销社即使有卖也不多,今天货架上面就摆着五罐,然后被程远一下子全买了。

  虽然他现在提了工资,但这五罐麦乳精也花了三分之一月工资。

  男人在外面财大气粗,周静不好阻止拂了他的面子,等离开柜台的时候,她才说:“你怎么买这么多,太花钱了。还有,你上哪儿找这么多票?”

  这钱还能挣,但票真不好找。

  “让人帮我弄的。”程远说:“我本来是想弄来给你喝的,想让你长点肉。现在你怀孕了,更加得喝。以后你每两天喝一杯,别怕喝完,喝完咱再买。”

  周静听得心里暖呼呼的,70年代物资缺乏日子不太好过,但这个男人把你放在心尖上,有什么好的都惦记着你,她觉得自己很富足。

  买完麦乳精,他们又去买了粮食、鸡蛋、棉布等。

  直至整个竹背篓都塞满了,他们才回军卡。

  因为上医院耽误了时间,所以他们是最后回来的。

  等他们一上车,小张就出发回军营。

  程远把竹背篓放到一旁,从斜挎包里拿出水壶给周静喝上水,然后才问:“要不要吃番薯,然后再睡会儿?”

  其实刚才他想带她去国营饭店吃东西,但她胃口不好,也怕吃了东西坐车容易吐出来,所以才没去。

  “不用了,我不太饿也不困,先坐一会儿。你该饿了,赶紧吃。”周静说。

  程远这才把番薯翻出来,等他刚吃上,就听到张嫂子问他:“程远,你这是买了多少罐麦乳精了?”

  竹背篓是镂空的,只要认真一看,就能辨别出里面的东西。

  林招娣一听,也竖起了耳朵。她早就看到那些麦乳精了,想打听又怕被周静趁机比下去,索性就假装没看到。

  “五罐。”程远淡淡地说。

  “五罐?”这下不仅张嫂子,在场除了他们两口子,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

  “……你买这么多干什么呀?”张嫂子惊愕过后问。

  程远这才弯了弯唇,“小静怀孕了,给她补补身体。”

  周静一听,放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拉了拉程远的袖子。他现在这幅样子,实在很难不让人看出来是在炫耀。

  程远察觉到她的动作,乘机把她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掌心里。

  军嫂们一听,纷纷朝他们道喜。

  “恭喜你们俩了。”

  “这孩子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挑年后出生,到时候天气不太冷,刚刚好。”

  “按我说有福气的是小静,你看她多旺夫呀,刚来不久程远就升团长了,现在肚子又争气。”

  “就是就是,我看她这是要一索得男了。”

  林招娣此刻觉得脸都疼了,来的时候才嘲讽周静还没怀上孩子,这回去就说怀上了。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大家都说她的怀的是男孩。

  肚子都还没凸出来,也没喝过生子汤,怎么她就一定生男孩呢?

  她这会儿是十万个不服气,阴阳怪气地问:“小静,你最近想吃酸吗?”

  周静不知她为何会这么问题,只如实回答:“没有。”

  林招娣一听,心里窃喜,又问:“那你想吃辣吗?”

  “还行。”周静想了想说,她最近胃口不好,偶尔吃辣能刺激一下食欲。

  林招娣这下直接笑出了声,“那你这个肯定是女儿了。酸儿辣女,我生我那三个亏本货的时候就喜欢吃辣,这胎就不同,天天想吃酸。”

  “……”

  在场好几个军嫂都想直接骂人了,周静却觉得无所谓,说:“我觉得女儿挺好的。”

  林招娣哪里瞧得惯她这幅大度不计较的样子,就觉得她在装,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喜欢女儿而已,程团长肯定喜欢男孩。”

  话音刚落,就听到程远说:“只要是小静生的,别说男孩女孩,是个蛋我都喜欢。”

  周静一听,忍不住捶了他一下,林招娣的脸彻底黑了,其他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程远,你行了,知道你稀罕小静了。”

  “就是,我今晚回去又要骂老刘去了,都是当人家男人的,怎么就不学学人家程远。”

  “……”

  大家欢乐地聊着,周静因为要应酬嫂子们,注意力被转移,没怎么感觉不舒服。

  至于林招娣,只能独自一人生闷气,就连嘴里吃着的糖,都觉得不甜了。

  回到半路,小张要办些事耽搁了点时间,等到家时,已经是四点多了。

  周静中午没吃,程远吃了两根番薯,所以把东西一搁,就做饭去了。

  媳妇怀着孩子辛苦,程远是想给她做饭的,只是他厨艺有限,还是把这项任务给回她,自己出门挑水去。

  在外面跑了一天,他们晚上洗过澡,就早早上床睡觉了。

  程远从背后搂着周静,说:“我让人做只大木桶,以后你可以在房间里洗澡。”

  “好。”周静应下,这男人真细心,洗手间那里没什么地方放煤油灯,经常是摸黑洗的。

  以前就算了,现在还是小心至上。

  “孩子是在这个地方吗?”程远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不是。”周静笑了笑,抓着他的手往下移了移,说:“这里才是。”

  “好像没凸起来。”

  “TA现在就一颗小豆豆,怎么可能会凸起来?”周静是真累了,说:“赶紧睡吧。”

  “好,睡吧。”

  她很快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看到自己变成了小时候的模样。

  她坐在客厅里,看着父母在激烈争吵,最后母亲夺门而出。

  父亲对着她母亲的背影大喊:“你今天走出这个大门就以后别回来。”

  母亲气不过,转过身就吼:“谁稀罕,你求我我也不回来。”

  说着,母亲迈着大步往外走,她一看急了,连忙跑出去追,“妈妈,你别走,你别丢下我,妈妈……”

  她拼尽全力追上去,眼看着要抓住母亲的手了,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她一下子就掉了进去。

  “啊……”

  周静猛地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脸紧张的程远。在煤油灯下,她能清楚看到他紧皱的眉头。

  “做噩梦了?”程远一边说一边躺下抱住她,“我听到你一直在喊妈妈,是不是想咱妈了?”

  周静轻轻“嗯”了一声,上辈子的事情,她没可能告诉他。

  “是不是因为怀孕有些紧张,所以想咱妈了?”程远轻轻地摸着她的头,轻叹道:“早知道不让你这么早怀孕了,你才刚长大,怎么就当妈了?这事都怪我。”

  “这又不是你能控制的?”周静往他怀里钻了钻,发现他的皮肤有些凉,问:“你又冲冷水澡去了?”

  “没办法,往后还有得是这样的日子。”程远无奈地说。

  周静看他这可怜样,只好告诉他,“你也别那么悲观,其实就前三个月跟后三个月要注意,中间三个月只要小心一点还是可以的。”

  程远一听,眼睛马上亮了亮,“真的吗?”

  “假的。”周静逗他。

  “肯定是真的,你现在怀了一个半月,我再熬一个半月就行了。”程远顿时觉得灰暗的人生又亮了起来。

  第二天,程远又一早出门了。

  周静本来就被他养懒了,现在怀孕就更懒了,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吃过早饭在家摸摸着摸摸那,熬到午饭点才做饭去。

  “小静。”

  她刚进厨房,就听到外面有人喊,一走出来就看到张嫂子背着竹背篓进来,然后自顾自地放下,把六只半大的小鸡扔进鸡圈里。

  不等周静说话,张嫂子就说:“你跟程远说,我把村子里的农户都挖清了,才找了这六只,十只实在没办法。”

  “他弄这么多鸡干嘛呀?”

  “当然是养着给你坐月子吃咯。”张嫂子说了几句,就赶回家做饭去了。

  赵笑花家最近多养了两只鸡留着坐月子吃,她当时还说老郭果然是疼闺女的,生儿子就吃一只,生闺女就待遇翻倍。

  现在她有六只,如果不是找不到,应该是十只,不就是生一个顶人家生六七八个了吗?

  这男人是要把她宠上天了?

  晚上程远回来,周静特意问他:“我们养这么多鸡,会不会影响不好?”

  “不会,我们养着坐月子吃的,又不是拿去卖。”程远不以为然地说,还一个劲地叮嘱她多吃点东西。

  接下来几天,程远几乎每天都要给她来点惊喜,但最让她惊喜的,是李香兰来了。

  “妈,你怎么来了?”周静看着被小张带着进门的李香兰,惊讶地瞪大了眼。

  “怎么,女儿怀孕了,还不让妈来瞧瞧?”李香兰故意撇嘴道。

  “让让让,随便看。”周静亲昵地抱着李香兰的手臂,“不过我给你寄的信应该没到呀,你怎么知道的?”

  “程远给我拍电报了,我知道之后就立刻赶过来。”李香兰说。

  周静一听,小心脏被抓了抓。

  她男人实在太好了,那天她哭以为她想妈,就把李香兰喊过来。

  不过,她的确有点想李香兰了,虽然她们才相处了两个月,但她是一个好妈妈。

  傍晚,程远拎了条鱼回来。周静趁着李香兰不注意,抱住他的胳膊就说:“谢谢你给我的这个惊喜,我今晚要好好奖励你。”

  程远一听,倒吸了一口气。

  即使现在不能真qiang实dan,但媳妇能这么说,肯定不会亏待他。

  他蠢蠢欲动,等一吃完饭就跟李香兰说:“妈,你今天累了一天,早点洗澡睡觉,小房间里面的被铺已经收拾好,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缺的。”

  李香兰摆摆手,说:“没关系,我今晚就跟小静睡,你去睡小房间。现在小静怀着身子,你们小年轻刚成婚,还是别睡一起比较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