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19 章 第 19 章

第 19 章 第 19 章

 推荐阅读:
     周静看着程远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

  她早就习惯了他晚上躺在自己身侧,其实自己也舍不得跟他分开睡。可李香兰山长水远,倒腾了两天两夜来看她,她总不能把人赶去小房间。

  洗过澡后,周静跟李香兰早早就躺床上了。

  两母女几个月没见面,有很多话要说。

  “妈,我没想到你会来,我真的很高兴。”周静真心诚意地说。

  李香兰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妇,可这并不掩盖她作为母亲的光辉,比起上辈子高贵又精致的母亲,她实在要好太多。

  “这事情你得感谢程远。”李香兰笑着说:“要不是他拍电报跟我说,你怀孕了想我了,我过些日子收到你的信也未必会过来。”

  不是她不想女儿,而是一过来总得住上几天,就怕女婿不欢迎,女儿为难。

  “嘿嘿嘿……”周静得意地笑了笑,“妈,他对我很好。”

  “妈看得出来。”李香兰既安慰又感慨地说:“要早知道这样,你高中一毕业我就把你嫁给程远,还省了闹出王一力这事情。对了,你现在对他没心思了吧?”

  其实周爱国早就提过娃娃亲的事情了,可李香兰觉得卢瑞雪小叔大伯轮着嫁,家庭关系太复杂,所以一直不肯松口。

  “当然没有。”周静十分干脆地说:“我都想不起他什么样子了,我现在只喜欢程远,最最最喜欢他。”

  原本憋屈的程远听到这墙角,彻底咧开了嘴,认命地回了小房间。

  周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热烈表白已经被自家男人听到,还关心起家里的情况,问:“妈,现在周大力没对你们怎么样了吧?”

  “没有。”李香兰说:“现在你跟程远结了婚还随了军,王一力跟周丽芬也领了证,他还有什么理由找我们不是。再说了,周丽芬婆家的事情已经够他头疼了,我都怀疑他后悔把女儿嫁给王一力了。”

  这事情,周静这个已经被“剧透”过的人,还是知道原因的。

  本来这本书就是歌颂男女主不顾身份悬殊,因为深爱彼此而走到一起的伟大爱情。所以,王一力父母不喜欢周丽芬这种设定怎么可能少得了。

  而且,在王一力家里强烈反对他们成婚,要动用关系把他调回城里的时候,周大力就以王一力跟周丽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威胁王家,说王一力不娶周丽芬,就告他流氓罪。

  本来王家人就不喜欢王丽芬这个村姑,现在又贴上恬不知耻狐狸精的标签,可想而知他们的婚后生活是何其艰难。

  再者,作者为了突出王一力对周丽芬的不离不弃,还给她安排了“怀孕困难户”的戏码,这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无关的人过得怎么样,周静没兴趣,本来她对王一力这种小白脸没兴趣,她只要抱着自家的宝藏兵哥哥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你现在做菜怎么这么好吃?啥时候学的?”李香兰无意再讨论王一力的话题,话锋一转就问。

  因为周静是幺女,李香兰跟周爱国重男轻女的思想又不重,加上周军这个又是个疼妹妹的,所以即使她出身一般,但长这么大还真没干过多少活。

  周静不可能告诉李香兰自己的厨艺是不想叫外卖练出来的,只说:“我现在也是人家媳妇了,程远每天训练很辛苦,我就想让他回家有顿可口的饭菜吃。”

  “哟,我家闺女真长大了,这么懂事了。”

  “那当然。”周静抱着李香兰说:“妈你喜欢吃就多住几天,我换着花样给你做,把你养胖了再回家。”

  “难得来看你,妈也想跟你多待几天,可你哥准备要娶媳妇了,我要回去准备准备。”李香兰说。

  周静一听,惊讶地问:“我哥那老光棍处对象了?”

  “是呀,被你爬了头,着急了就找对象了。”李香兰笑道:“你嫂子挺乖巧的,是他们肉联厂隔壁的米粉厂工人,两人也算门当户对。”

  两母女聊着聊着就睡着了,难为隔壁的程远,媳妇就在一墙之隔偏偏抱不到亲不到,他心/痒难/耐,翻来覆去到后半夜才睡着。

  周静第二天是被吻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是程远的时候抬手搂住他的脖颈去回应他的吻。

  等渐渐被吻清醒了,她才一把推开他,“我妈呢?”

  程远看她小迷糊蛋的样子,忍不住又亲了上去,含糊地答了一句,“做早饭去了。”

  做早饭不就是在屋外,分分钟就进来的事情吗?

  周静觉得自己应该推开他,可被他吻得有些软绵绵的,舍不得让他的唇离开。而且,这种偷/情的感觉刺激得让她有些沉迷。

  “小静,起床吃早饭了。”

  外头传来李香兰中气十足的喊声。

  两人的旖旎被瞬间打破,赶在李香兰进来之前,灰溜溜地起床了。

  李香兰今天早早起来做早饭,算是见识到自己的女婿有多勤快。

  挑水、捡柴、浇水,粗重活抢着干,让她这个不好意思吃闲饭的丈母娘只能给鸡喂草喂水。

  所以,一顿早饭她一个劲地喊他多吃,让程远深深感受了一番母爱,他问李香兰,“妈,你打算在这边住几天,要是家里没事就多住几天陪陪小静。”

  其实他挺矛盾的,一来想家里有个和蔼的长辈,二来又怕李香兰一天不走就一天都跟媳妇两床分离。

  “最多住一个星期。”李香兰把要娶儿媳的事情说了,又道:“不过你们放心,等小静差不多要生的时候我就过来伺候她坐月子。咱是一家人也不说客气话,程远你妈到时候要伺候小儿媳又要带孙子,是不可能过来帮衬你们的。”

  她说的是大实话,程远听了也没不高兴。

  其实即使他同母异父的弟弟没生小孩,卢瑞雪也不可能会过来帮忙,他感激地说:“那就麻烦妈了。”

  “妈,你过来,我嫂子会不会不高兴呀?”周静有些担心地问。

  “傻孩子,你嫂子没那么小心眼。”李香兰无所谓地说:“即使他们一结婚就怀上孩子,那我也完全可以给你伺候完月子再回去伺候她。”

  “那你这样也太辛苦了。”

  “要是一年抱两个乖孙,再辛苦我也乐意,哈哈哈……”

  程远吃过早饭就要去集合,出门的时候给周静甩了个眼色,她接收到讯号之后就屁颠屁颠地跟了出去。

  “你喊我出来干嘛呀?”周静娇嗔地说。

  程远说:“咱哥不是要娶媳妇吗?你等会拿点钱给妈,说是给哥的随礼。”

  周静没想到她家男人这么周到,她都差点忘了这茬,问:“那给多少呀?”

  “一百以上,你自己看着办就行。”程远说。

  “你这是给我哥贴彩礼钱呀。”周静笑着说:“那就给一百,多了我妈也不肯要。”

  “那行,我集合去了。”

  “哦。”

  程远看着她一脸期许又不敢表现出来的样子,挑着眉问:“怎么了?你该不会以为我喊你出来是想亲你吧?”

  “你胡说。”被戳穿的周静顿时脸红到了耳根,“你赶紧走,要迟到了。”

  说着,她就要转身,可对面男人的动作比她更快。

  他的吻又准又快,似是微风拂过一般。

  周静一时懵了,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她才回过神来。

  她伸手摸了摸被他亲过的嘴唇,咧嘴笑了。

  周静春/心/荡/漾地转身,然后一抬头就看到李香兰站在堂屋的门槛前。

  “……妈……你……我……”

  “不用妈你我的,我已经全看见了,快点进来吧。”

  “……”

  等周静进了屋,李香兰就开始唠叨:“我跟你爸本来还担心,你跟程远两个没处过,他又是个闷不吭声的,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合得来。谁知道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就没见过哪对小年轻比你俩更黏。”

  “妈,没有啦……他就随便亲了一下而已……”周静小声地辩驳道。

  “刚才如果不是我吆喝吃早饭,就你俩那样亲下去,我都怕整出些什么事来了。”

  “……”闹了半天,原来早就被发现了,周静低眉顺眼地说:“我们会注意的。”

  “你们感情好是好事,妈也不是阻止你们……”李香兰叹了一声气,“到底要顾忌孩子呀,哎……要是我能住到你过了三个月就好了。”

  “……妈,你进来,我有东西要给你。”周静及时打住李香兰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觉得如果真要继续分床一个多月,程远会疯掉。

  进了房间,周静从铁罐里拿了一百块钱给李香兰,说:“这是程远说要给我哥的随礼,你帮我们带回去给他。”

  “不行,太多了。”李香兰连忙推回去。

  “妈,你就拿着。”周静塞到她的手心里,说:“别人家都是嫁女儿补贴儿子娶媳妇,我跟程远结婚时的三百块彩礼你都给回我了,这一百块真的不多。”

  “可这也不行呀……”

  “行的,程远升了团长,工资涨了,这钱对于我们来说负担不大,你替我哥收着就是,就当做是他讨好大舅哥。”周静俏皮地说。

  她坚持,李香兰也不客气了,说:“那我替你哥谢谢程远,下次你们回乡,直接回家里住,我让你哥好生招待你们。”

  “好呀,程远那破房子,的确住不了人。”

  不是周静嫌弃,而是他在乡里的房子本来就破。自从当兵之后就几乎没回去过,那就更加破上加破了,卢瑞雪也不会好心给他修缮。

  李香兰把钱收好之后,就拎着从乡里带的特产,去家属区串门,美其名曰给周静跟其他军嫂打好关系。

  她热衷于干这事,周静也不阻止,随她高兴,只交代她别去林招娣跟陈喜梅家就行。

  “那两个军嫂欺负你了?”李香兰不爽地问。

  “没有,你女儿是随便让人欺负的主吗?再说了,有程远在,谁敢欺负我?”周静避重就轻地说:“就她们的性格有些古怪,没必要跟她们打交道。”

  李香兰不疑有他,挎着提篮就出门了。

  周静在家当起贤母,给肚子里的小豆豆做衣服。

  “嫂子,你在家吗?”

  她刚坐下,就听到周小兰在外面喊。她应了一声,说:“小兰,你自己进来。”

  周小兰一进来就问:“嫂子,我听说婶子来了,过来跟她聊聊天。”

  “我妈刚出去串门了,估计得好一会儿才回来。你要是有空就坐一下,没空就先回去,反正她会串去你家的。”周静说。

  “我没什么事,就在这里等婶子吧。”周小兰看到周静手中的小布块,问:“这是给小侄子做的衣服吗?”

  “是呀,有空就做一下。”周静笑着说,周身散发着即将为人母的温柔。

  “真好,小侄子有你这样的妈妈,以后肯定很快乐。”周小兰真心诚意地说着。

  周静笑:“只要是被父母疼爱的孩子都是快乐的孩子,将来你们的孩子也一样。”

  周小兰一听,嘴角僵了僵。此刻赵笑花跟朱晓丽都不在,于是她红着脸把自己的苦恼告诉了周静,“我知道这样子当人家媳妇是不对的,可我就是害怕。”

  “小兰,别紧张,慢慢来吧。”周静伸手握住她的手,说:“你别整天想着跟大财一步到位做那事,你们可以从日常培养感情开始。只要感情到位了,一切事情都是自然而然。”

  “是吗?”周小兰还是有些迷茫。

  “当然,那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只要两个人两情相悦,做那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到时候你非但不会害怕,还觉得很美好。”

  周静说着,不免想起了自己的男人,虽然他有些过于黏人,可跟他钻被窝的时候也很美好,很幸福。

  “那……我就试着跟大财好好相处吧。”周小兰觉得周静的样子实在是幸福得让人向往,她不由地相信她的话。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你这样想就对了。”周静笑道:“其实大财因为这件事跑去请教程远了,证明他想跟你好好相处,也说明他心里有你。”

  “……他怎么跑去跟程团长说了?”周小兰懊恼得脸都红了。

  “好了,别想那么多。”周静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今晚大财回来就勇敢一些,别老把他当成豺狼虎豹。”

  周小兰:“……”他比豺狼虎豹更吓人好吗?

  李香兰这门一直串到中午才回来,她一看到周静就说:“你们这里的军嫂都挺不错的,特别是张嫂子,人特别好。”

  “军嫂的素质就是比一般乡里的农妇要好,你随军除了离家远,还真没什么不好的。”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周静就安安静静地听着,偶尔回应她两句,直至听到她说:“对了,我帮你教训了那个林招娣。”

  周静一听,愣住了,“你怎么……”

  “我怎么了?”李香兰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怎么受欺负了还不跟我说,要不是张嫂子,我都不知道女儿受委屈了。”

  “……”张嫂子对她好,跟李香兰又聊得来,把林招娣的事说了也不奇怪。只不过军嫂间的相处也会影响男人的前程,她不让人欺负也不主动挑事,更何况林招娣的瞎蹦跶在她眼里就是个小傻子。

  “妈,你怎么教训林招娣的?”周静有些担心地问。

  李香兰得意地抬了抬下巴,说:“我就上她家去,给她送了些特产,然后对着她的肚子一个劲地说肯定是女儿,她听得脸都黑了。要不是她舍不得把特产甩回给我,她肯定要骂人,哈哈哈……”

  周静一听,顿时松了口气,也跟着笑了。

  姜还是老的辣,李香兰这说林招娣肚子里的是女孩,简直比打她一顿更让她窝火。

  跟周静叨叨完,李香兰就做饭去了。

  女儿现在怀着孕,她不敢怠慢,家里没肉就给周静蒸了一大碗鸡蛋羹。

  等吃饭的时候就把鸡蛋羹推到她面前,叮嘱道:“把它全吃干净,别浪费了。”

  说着,李香兰就着烫青菜吃自己碗里的番薯比饭多的番薯饭。

  周静看着自己碗里纯白米饭和跟前黄灿灿的鸡蛋羹,眼窝子有些热,用勺子勺了一大匙羹鸡蛋羹放到李香兰的碗里,说:“妈,你也吃点。”

  “我不用吃鸡蛋。”李香兰反应过来想把鸡蛋羹拨回周静的碗里,一抬头就看到她眼睛红红的,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你……这孩子咋还哭了?”

  周静觉得丢人极了,破罐子破摔地说:“妈,你不吃鸡蛋羹我就哭。”

  “行行行,我吃就行了。”李香兰伸手给她擦眼泪,无奈地说:“都要当妈的人了,怎么动不动就哭鼻子了?”说到最后,她又有些高兴地说:“都说生儿子好听生女儿好命,看来我是个好命的。”

  周静被她逗得破涕为笑,“妈,你这话被我哥听到,该多伤心呀。”

  “他有什么好伤心的?”李香兰努努嘴说:“过些时候娶了媳妇,怕是要把我这个娘给忘了。不过要是他们两口子像你跟程远这么好,他忘了我就忘了我吧。”

  为人父母的都这样,只要孩子好,受点委屈又有啥?

  “忘了你也不怕,你不是有我爸惦记着吗?”周静打趣道。

  李香兰被她闹得老脸一红,瞪了她一眼,“赶紧吃饭,爸妈的玩笑你都敢开。”她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即使儿女靠不上,周爱国的确靠得住。

  傍晚,程远比平时稍晚了一点回来,不过手里拎了条鱼。

  周静正愁着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招待李香兰起了杀鸡的念头,这条鱼简直就是及时雨。

  她接过鱼,趁着厨房只有他们两个,她踮起脚尖亲了程远一下。

  等亲完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有些太主动了。

  这一下亲得程远有些飘飘然了,正想“回个礼”的时候,李香兰就来了。

  他只能作罢,可激动的心情一直平复不下来,吃饭的时候还偷偷在桌底下抓住了周静的手。

  媳妇柔软无骨的小手裹在掌心里,非但没有缓解程远难/耐的心情,还把他撩得心痒痒的。

  此刻,他无比地想抱媳妇想亲媳妇,可李香兰杵在这里,他什么事都不能干。

  饭后,李香兰要去洗碗,被程远拉住了,“妈,我来洗就可以了。要是你明天愿意出门,我想让你现在去找张嫂子,问她明天有没有空带你去村里,看看能不能换点肉回来。小静现在要多补充营养,我平时集训没空,她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所以想妈你在的这段时间,多给她弄点肉吃。”

  李香兰一想到给女儿弄肉吃,什么都没多想就提着灯笼出门了。

  等那星星点点的光源一消失,程远哪里顾得上洗碗了,拉着周静钻进房间里,抱住她就是一顿猛亲。

  这“偷”来的亲密时光,让周静格外珍惜,她抬手搂住他的腰,热情地回应他的吻。

  她的热情换来他的几近失kong,等听到李香兰回来的脚步声,她上衣的niukou全都已经解开了。

  李香兰刚走进堂屋,就看到程远抱着衣服从房间出来,看到她就说:“妈,我先去洗澡。小静刚才有些犯恶心,先躺下睡了。”

  “怎么又犯恶心了?不说这几天都没什么了吗?”李香兰不放心,走进房间去看女儿,“小静,你不舒服吗?”

  房间里没点煤油灯,黑漆漆的,周静盖着被子背对李香兰,她轻轻“嗯”了一声,“有一点,不过没什么,我躺一会儿就好。”

  周静装模作样躺了半个小时才起来,让程远给大木桶装水。这种天气太热了,全身黏糊糊,不洗澡睡不着。

  李香兰不放心,就守着她洗澡。

  周静本来还不好意思,但李香兰坚持,就随她了。

  等她洗完澡,爬上床,李香兰却抱起自己的枕头跟薄被。

  “妈,你这是干嘛了?”周静问。

  李香兰看着她,说:“我去隔壁睡,让程远过来跟你睡。”

  “为什……”周静话还没说完,顺着李香兰的视线低了低头,然后看到自己锁骨上的红红点点。

  她的脸顿时红了,李香兰摆摆手说:“罢了罢了,再这样子下去,我这个丈母娘该是讨女婿嫌了,反正你们自己看着办,搂搂亲亲还行,再往下一定不行,大不了让程远多冲几次澡。”

  “……”

  虽然被丈母娘识破有些丢人,但换回来的是每天晚上都能抱着媳妇入睡,程远觉得这脸皮不要也罢。

  第二天,李香兰就早早起来跟张嫂子去村里。

  周静给她拿钱,她说什么也不肯要,直接背着竹背篓就小跑出门。

  女婿已经给了儿子一百块随礼,她住在这里也是白吃白喝,要是再计较这点钱,那她这个丈母娘就成吸血鬼了。

  村里有户人家儿子在肉联厂上班,经常能弄到猪下水跟猪骨头这些回来。

  天气炎热,肉买回来当天就得吃掉。为了让周静吃上荤腥,李香兰就天天往村子里跑。

  第一次是张嫂子带路,第二次就自己过去,总不能老麻烦别人。

  天天不是骨头汤就是卤猪下水,周静都吃得有些腻了。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随着李香兰要回去,就要结束了。

  李香兰回去那天,周静给她收拾了好几包东西,张嫂子跟赵笑花几个军嫂还来送她。

  周静本来想送李香兰去火车站,但程远跟李香兰都不同意,只能陪着她上了军卡,就回家了。

  李香兰刚回去的那几天,周静心里空落落的,程远换着花样哄她,才让她的心情好起来。

  他还跑去跟赵笑花、朱晓丽跟周小兰说,让她们没事就多去他们家串门,陪陪周静。

  这天一早,赵笑花跟周小兰就结伴过来了。

  赵笑花跟周静做小孩的衣服,周小兰就在一旁看着。

  “小兰,你别整天看着我们,你家不是有块布吗?你也做。”赵笑花说。

  周小兰嘟喃道:“我又没有怀孕,做什么呀?”

  “没小孩就给你男人做。”赵笑花理所当然地说。

  周小兰一听,脸颊微红,周静看着笑了,说:“小兰,你就给大财做一件咯,他看到肯定会很开心的。”

  “会吗?”

  “当然。”

  周小兰脑子里浮现出程大财昨晚把自己碗里的炒鸡蛋都拨她碗里的情景,不禁心下一动,“可我家里那块布有点小,不知道够不够做一件上衣。”

  周静:“不够做短袖就做一件背心。”

  赵笑花:“不够做背心肯定够做四角短裤。”

  “……”周小兰有些不敢直视了。

  大家正聊着,朱晓丽就来了。

  “你今天早上不是有课吗?”赵笑花问。

  “不上了。”朱晓丽直接走到周静面前,把自己的手递过去,一字一顿地说:“小静,帮我把把脉。”

  大家刚开始还一头雾水,但很快反应过来。周静让朱晓丽先坐,然后把自己中间的三根手指搭在她的脉搏处。

  空气好像突然安静了,大家都屏住呼吸,直至听到周静说:“是喜脉。”

  大家长长吁了一口气,然后都替朱晓丽开心地笑了。

  朱晓丽更是激动得哭了,她想去抱周静,但考虑到她有孕在身不敢抱过去,最后只能拉着周小兰这个还没揣上孩子的,狠狠抱住。

  她一边哭着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话,大家都静静地听着,她有多不容易,大家都知道。

  朱晓丽怀孕的事情让周静很高兴,毕竟她也算是半个功臣。不过,这种心情就延续到晚上,因为程远第二天又要出任务了。

  这次出任务的时间比上次要长,但应该也不会太久。

  程远出门后,周静就开始过着自己独守空房的小日子。好在白天有几个姐妹陪着,也不算太难熬。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加上孕妇的体温比一般人要高,周静给自己做了条小吊带睡裙,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舒服一些。

  可睡到半夜,她突然觉得好热,而且呼吸也不顺畅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程远的脸近在眼前,他的双眼似是含了火一般地看着她,“宝贝,今天够三个月了,你是特意穿成这样等着我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