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20 章 第 20 章

第 20 章 第 20 章

 推荐阅读:
     虽然只有一次,也不敢太过用力,但对于程远来说,还是很满足的。

  毕竟被关“紧闭”快两个月,稍微能透透气已经算非常不错。

  周静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任由他给自己清洗跟穿睡裙。

  “媳妇,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程远爽完了,有些不放心地问。

  “没有。”周静摇了摇头,她非但没有不舒服,而且觉得挺舒服的。

  程远双眸亮了亮,凑到她耳边问:“宝贝,你是不是也很喜欢,你今晚叫得……”

  “不准再说了。”周静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

  大概是怀孕后激素上升的原因,她今晚兴致很高,以至于一不小心就放纵了。

  “不说了不说了,赶紧睡吧。”程远知道她脸皮薄,也怕没下次,及时闭嘴了。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宝贝,我好喜欢你穿这条裙子,太美了,谢谢你给我这样的惊喜。”

  周静:“……”你真的误会了。

  朱晓丽得知怀孕的时候,方文已经出任务,回来时听到自己要当爹了,当场就懵了,反应过来之后直接抱着朱晓丽原地转圈圈。

  第二天,朱晓丽一早就来找周静。

  “方文他说要感谢你,想明天请你们吃饭。”

  “不用了。”周静摆手道:“咱们就别这么客套了。”

  “要的,要的。”朱晓丽说:“就当做是庆祝庆祝也好,咱俩真的很高兴。这里没有亲人,你们就是我们最亲的人了。到时候把笑花、小兰他们一起叫上,简单吃一顿,图个开心,不费太多钱的。”

  话说到这份上,周静也不好扫兴,笑着点头:“那就当大家一起聚聚。”

  “行,咱们现在去村子里换吃的也不方便,就让方文去山里,看能不能打点鸽子之类的。”朱晓丽说完又问:“就方文说我好不容易怀上,想让我辞了老师的工作,在家安心养胎。你觉得好吗?”

  周静不答反问:“那你现在觉得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有。”朱晓丽摇头,“你刚开始还吐了一下,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觉得累呀,特别想睡觉之类的。”

  “如果没有,我认为你继续上班比较好。”周静笑着说:“你好不容易怀上,如果一直待在家里就容易胡思乱想。与其这样倒不如去学校上课,每天有事情可做日子过得才快。”

  “也是这个道理,可方文说老站着怕不好。”朱晓丽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们怀着孩子又不是成玻璃一碰就碎。”周静说:“咱俩算是懒的,你看看赵笑花还有其他军嫂,他们怀孕的时候是不是什么都干?如果身体没有大问题,适当运动有助于到时候生产,特别是我们头胎的。”

  “当然,如果过些日子你肚子大了,觉得一直站着太累了,就考虑跟学校请假。毕竟你这个工作来之不易,请几个月还能把工作保住,请个一年就不好说了。”

  经过周静的一番分析,朱晓丽决定暂时继续上班。

  第二天睡醒午觉,周静就上朱晓丽家。

  虽说是朱晓丽请吃饭,但大家都不好意思白吃饭,各自带了些粮食跟蔬菜上门。

  朱晓丽当然不会跟大家计较一顿饭,让她们把东西带回去。她们也不依,趁她不注意,直接把带来的东西给煮了。

  大家你凑一点我凑一点,等最后把菜端上桌的时候,也是排满了。

  傍晚,男人解散之后就一起过来了。

  饭菜已经做好,大家一起上桌吃饭。加上赵笑花家的三个小子,总共十一个人,把两张方桌围了个满。

  大头他们三个看到这一桌比过年吃得还丰盛的饭菜,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要不是赵笑花用眼神按住他们,估计得直接动筷了。

  今晚方文高兴,把自己的珍藏的酒拿了一瓶出来,说:“大家都喝点,这可是我打算将来嫁闺女的时候喝的,今天匀一瓶出来。”

  朱晓丽一听不乐意了,打了他一下,说:“什么闺女?谁说一定是闺女了?我要生儿子,抱着你们老郭家的命根子去你妈面前耀武扬威。”

  “对对对,这是儿子,下一胎给我生个闺女。”方文乐呵呵地说。

  “德性。”朱晓丽白了他一眼,问周静:“小静,我听说把脉能看出是男孩还是女孩,你会吗?”

  周静笑着摇头,“有经验的老中医的确能把出是男是女,不过我这半吊子的功夫,哪懂这么多?”不是她谦虚或者刻意隐藏实力,而是通过脉搏断定男女这需要很深的功夫,她的确没有那样的修行。

  “先别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反正过几个月就知道了。”赵笑花提议道:“不如等孩子出生了,咱们来定个娃娃亲,怎么样?”

  “这个好。”程大财第一个举手赞成。

  周小兰看他那傻样,忍不住白了一眼,“好什么好,这有你什么事吗?”

  程大财看她的眼神有些热,嘀咕道:“现在没有,很快就会有了。”

  周小兰的脸被看得有些发烫,她没接他的话,悄悄别开了头。

  “我媳妇这个提议好。”郭副营长对程远说:“老程,要是我生个闺女,你生个儿子,那我把闺女送你做儿媳。要是我又生个儿子,你生个闺女,我四小子随你挑。”

  “不要。”程远面无表情地拒绝了。

  “哎……你这小子还看不上咱老郭家了是不是?”郭副营长一脸不服气。

  程远扫了他一眼说:“孩子挺好的,就是看不上你这亲家。”

  “哈哈哈哈哈哈……”

  “老郭,你什么时候在程远那里吃过好果子的?我劝你闭嘴。”方文笑着说:“咱先来喝酒。”

  “好,干杯……”

  一顿饭热热闹闹地吃了一个多小时,但大家还没有散去的意思。可程远就在此时站了起来,说:“小静有些吃撑了,我带她去外面走走,消消食。”

  明明在别人家不好吃太多、就吃了七分饱的周静一脸懵逼,但看到程远往外走,也立刻跟了上去。

  “我看嫂子也没吃多少呀。”周小兰疑惑地嘟喃着。

  程大财看老大已经走了,立刻戳穿,“嫂子哪里吃撑了,就是远哥嫌我们吵,想跟嫂子单独待着,借口回去了。”

  “没错,就这样。”老郭拍了拍桌子,“大财你太了解你这个大哥了,我以前还走漏眼,觉得程远将来娶了媳妇,媳妇肯定被他那张脸给气死,没想到现在就是跟在媳妇后面的跟屁虫,哈哈哈……”

  赵笑花一听,冷呵一声,“现在气死媳妇的是你不是程远,人小静被他惯得让着家属区的军嫂都眼热了。”

  “……”老郭顿时不敢啃声了。

  等听不到方家小院的吵闹声,周静才问程远:“我啥时候说我吃撑了?”

  “你没吃撑,是我吃撑了想让你陪我散散步。”程远勾着唇,伸手就握住周静的手,跟她十指相扣。

  “……”这是把锅甩给她背了,不过能跟他在外面闲逛一下还是挺不错的。

  “哎……你是不是挺看不上娃娃亲的?”周静问。

  “现在不是提倡自由恋爱吗?娃娃亲那是四旧。”程远理所当然地说。

  周静一听,就不乐意了,“我俩还是娃娃亲呢。”

  “谁说的,咱俩是自由恋爱。”程远不同意道。

  周静被他气笑了,“一见面就去扯证,这算哪门子自由恋爱了?明明是包办婚姻。”

  “包办婚姻?”程远突然顿住了脚步,侧过头看她,“要是包办婚姻,你来随军的第一天,我就把你给办了,还用得着迂回战术吗?”

  “……”周静被他盯得脸颊微红,小声顶回去,“那你意思是对我还很客气了?”

  “那是相当客气了。”

  “……”

  两人一边拌嘴,一边在灯笼的光源照耀下往家回。

  在快回到家的时候,竟然碰到了陈喜梅。

  陈喜梅提着灯笼不知道上哪儿去,大晚上看到他们俩在外面溜达也很意外,特别是看到他们十指紧扣的双手。

  那眼神,像是要把他们的手劈开似的。

  光天化日,不对,就算是乌漆嘛黑的晚上,在外面就得注意点,牵着手算怎么回事?

  陈喜梅再看不惯也不能说什么,只是见了面总得打声招呼,问:“你们两口子上哪儿去了呀?”

  “散步。”周静没什么情绪地回答。陈喜梅虽然没林招娣话多,但她们是一伙的,她对她也没啥好感。

  周静太过干脆,陈喜梅一时都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嘴角抽了抽,道:“你们……还挺闲的,你们继续散吧,我先回家了。”

  陈喜梅本来是打算回家的,但气不过就转身去了林招娣家里,气不带喘地把周静跟程远牵手散步的事情添油加醋一番,“真是不知廉耻的女人,在外面也敢跟男人这样。”

  “他们当着一群军嫂的面都能抱成一团,牵个手这有什么。”林招娣已经见怪不怪,反倒是担心起另外一件事,问:“喜梅,你那方子是不是保证生儿子的?”

  “当然是,那是我们老家的偏方,十个喝过十个生儿子。”陈喜梅拍着胸口保证,“你怎么突然这么问了?”

  “没……没什么,就是我老家有人问。”林招娣左右而言他。

  其实是上次李香兰来对着她的肚子一个劲地说是女孩,而且还从什么孕相、肚皮形状之类的说了一堆,听上去还有理有据。然后从那天起,她突然很想吃辣,一点都不想吃酸了。

  一想到酸儿辣女,她就不太淡定了。

  陈喜梅不知道林招娣心里的小九九,就说:“那你把方子寄回老家去咯,要是那人到时候真生个儿子,让她给你点辛苦费,咱们买东西分着吃。”

  林招娣:“……”

  周静跟程远直接回了家,洗过澡后便上床睡觉。

  程远现在可喜欢周静穿吊带睡衣了,等一趟床上就把人从身后搂在怀里。

  现在天气炎热又没有电风扇,两人抱成一团就更热了,周静都不知道这个冬天还跟个暖炉似的男人,是怎么受得了的?

  他受得了她却受不了,让他用扇子给自己扇风。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艰苦的条件,随着一阵阵的凉风,很快就睡着了。

  隔天她醒得比较早,还赶上跟程远一起吃早饭。

  “过两天,我们带大财跟他媳妇出去。”程远突然说。

  周静有些不懂:“什么叫带他们出去?”

  程远:“就……我们上次去山里,你说的什么会?”

  “约会。”周静这才恍然大悟过来,问:“约会不是两个人吗?干嘛还带他们去?”

  提到这个,程远就有些郁闷,“被大财这小子算计了。”

  原来,他们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程远把一件关键的工作交给了程大财。按照以往,他会二话不说保证完成任务,这回却跟程远谈起条件,说要是他完成,程远就要帮他一件事。

  程远当时脑子里只有“拼命都要完成任务”这几个字,就随口答应他了。

  等回来之后,程大财就提出要求,让程远教他怎么讨媳妇欢心。

  程远实战经验丰富但缺乏理论知识,最后只能打算做一遍给他们看。

  周静听完之后也没什么意见,说:“那等你们休假,我们就去山脚下的溪边玩,那也是个不错的约会地方。”

  “去那边你可以吗?”程远有些担心,因为那边的路不好走。

  “没问题的。”周静说:“我们又不是赶路,走走停停,欣赏一下风景,况且有你在呢,我有什么好怕的。”

  程远当然不会辜负媳妇的信任,说:“行,你安排就好,就意思意思一下,把大财打发就行了。”

  “……你别这样,我看大财这次挺积极的。”周静说。

  “当然。”程远看着她说:“能看不能吃的日子太难过了,比天天加操的日子苦多了。”

  “……”这人的怨气可真重呀。

  过了几天,程远跟程大财休假,山溪约会之旅就被安排上了。

  那溪边周静还没去过,只是之前上山的时候有经过。

  不过上辈子她去过类似的地方旅游。那种脚下山涧流水,头顶大树遮阴之地,实在太适合这种炎热的天气了。

  去游玩至少得半天,可这种天气大中午走回来会把人热到重影,所以她打算在那里玩到下午四点多再回来。

  这天,她一早起来做了青菜包子,蒸了番薯跟鸡蛋,又装上两大壶水,跟扇子、擦汗巾等一起装进程远的军用包里。

  她刚把东西整理好,程大财跟周小兰就上门了。

  周小兰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走到周静面前,说:“嫂子,我们准备出发了吗?”

  周静看着她像小学生去郊游一般兴奋,估计程大财并没有告诉她今天是男女之间的约会。

  “是的,马上就可以出发了。”周静没告诉她实情,免得她紧张,难得一次出去玩都玩得不尽兴。

  周静跟周小兰手挽着手走在前头,程远一边背上军用包一边朝程大财甩了个眼色。

  “哥,你眼睛怎么了?不舒服吗?”程大财不解地问。

  程远直接抬手甩了他后脑勺,惜字如金地吐出三个字,“背包去。”

  “你怎么……”程大财被甩得委屈,但很快反应过来程远的意思,立刻跑上前,跟周小兰说:“包我来背吧。”

  “不用,又没多重。”周小兰一点都没察觉自己的男人在向自己献殷勤。

  看着这两个榆木脑袋,周静开口道:“小兰,这粗重活就交给男人去做。”

  “背个包也算粗重活吗?这包一点都不重”周小兰不解地问。

  “……算,赶紧给大财吧。”

  “好。”周小兰最听周静的话了,把背上的军用包放下,递给了程大财。

  程大财接过军用包背上,然后朝程远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程远看都懒得看他。

  两个女人走在前面,两个男人跟在后面,一边聊天一边往山溪那边走去。

  等渐渐远离家属区,程远突然喊了周静一声:“小静。”

  周静闻声停下脚步,扭过头来问:“怎么了?”

  程远没说话,径直走向她。

  周小兰以为程远找周静有事,稍稍往一边退了退,紧接着就看到程远走到周静旁边,伸手抓住她的手,就这样子拉着她往前走。

  一看到他们旁若无人地牵手,周小兰的脸就热了,连忙别向一边,正好跟程大财的视线对上。

  两人的眸光一碰上就立刻别向一边,周小兰的脸更烫了。

  程大财的脸也染了了一层异常的绯红。

  程远跟周静已经走远了,他们没时间害羞,立刻抬脚跟上,然后保持三十公分的距离肩并肩地走着。

  可前面紧紧扣着的十指,像是金子一般晃着他们的眼睛。

  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程远顾及周静的身体,提议休息一会再走。

  程大财逮着机会把程远拉到一边,用批评的语气说:“远哥,你怎么能在外面牵嫂子的手呢?这样影响不好。”

  程远扫了他一眼,说:“你觉得影响不好就别牵你媳妇的手。”

  “……”程大财想起周小兰虽然有些粗糙但小小的手,心下一动。

  周静没怎么觉得累,大伙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前进了。

  程远依旧牵着周静的手走在前头,程大财跟周小兰跟在后面,不过这回,程大财没空看他们牵手,脑子里不停地来回播放着程远刚刚说的那句话。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哎哟……”周小兰因为不好意思直视前方,视线一直往一边看,以至于没留意到前面有块石头,被它一绊,身体就不可控地往前倒。

  程大财眼疾手快地截住了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周小兰惊魂未定,程大财佯装生气地责备她,“笨手笨脚的,走路都不会。”

  然后,就趁机牵住她的手往前走。他的手还抓得牢牢的,生怕周小兰一甩就甩掉。

  等周小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张脸烧得比太阳还热。

  程远跟周静看到这一幕,相视一笑继续往前。

  山溪那边并不是很远,他们再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

  周静看着眼前这唯美的自然风景,喜欢得不得了。

  她挑了一块凉爽的地,程远扶着她慢慢坐下。

  紧接着,她把脚上的布鞋脱掉,直接没进了溪水里。

  大家有样学样,都纷纷脱掉了鞋子。

  脚下是清凉的溪水,太阳透过大树叶子间的缝隙投影下细碎的光影,一阵山风徐徐吹来,整个人都惬意得不行。

  “嫂子,你怎么知道还能这般享受呀!”程大财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咱们行军不知道走过多少这样的地方,以前只知道这地方不好走,没想到还能这样舒服。”

  “偶尔间发现的。”周静没多解释,毕竟这年头大多数人都吃不饱饭,每天都在想法子怎么多挣粮食多挣钱,真空下来宁愿在家休息半天,哪会走这么长的路出来呢。

  “那边有野果,我去摘点回来给大家吃。”程大财站起身来就往大树走,然后三两下就爬上了树。

  周小兰在后面看着,忍住不朝他吆喝了一句,“你小心点。”

  “没事,我爬树跟走平地一样。”程大财嘚瑟道。

  不过媳妇知道紧张他,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觉得离跟媳妇一起钻被窝的美好生活又进了一步。

  他三下五除二摘了一些果子,然后扔给周小兰。

  两人一个摘一个接,倒是默契十足。

  周小兰分了一些给周静,程远拿过来就走到上游的地方洗果子。

  程大财下来之后就拿起一个果子,擦都没擦就吃了起来,还朝程远说:“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了?咱们行军的时候,果子和稀泥都能吃呢。”

  程远细心洗着手里的果子,头也不抬地说:“那是你没媳妇的时候。”

  “……”程大财一听,觉得嘴里的果子不香了,把手里剩下的半个果子一扔,把周小兰身侧的果子全兜上,屁颠屁颠地加入程远的“阵营”。

  等他走远,周静扭过头小声地跟周小兰说:“我看大财还挺上道的嘛。”

  周小兰的脸又爬上了红晕,不过心里倒是甜滋滋的。

  这次出来就是休闲,大家就地活动了很久,直至吃了午饭,又休息了一阵,周静才提议去对面玩一下。

  过去对面不难,只是必须淌过这一道河流。

  河流的水很浅,上面也有突出的石头,可以顺着这些石头走过对面。

  可程远哪里放心周静自己走,即使他牵着都不行,他二话不说就把人抱起来,直接抱到对面去。

  程远这公主抱让周小兰又不好意思看他们了,她拎起自己的鞋子,正想踏上石头,手腕就被拉住了。

  她一转头就看到程大财弯下腰去,说:“爬上来,我背你过去。”

  “不用了。”他能这么做,周小兰虽然很开心,但到底脸皮薄,觉得在外面被男人背着难为情。

  “什么不用,赶紧上来。”程大财弯着身,双手撑在膝盖上,抬眼认真地看着她说:“我知道你很羡慕嫂子,我会努力让你成为别人也羡慕的军嫂。”

  周小兰的心弦突然被拨了一下,心里那堵原本坚不可吹的墙好像变得摇摇欲坠了。

  这次约会之后,程大财跟周小兰的感情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周静即使没问周小兰,但看到她整天笑眯眯的样子,就知道她心情好。

  在这军营的家属区里,能让军嫂心情好的,无非就是当兵的糙汉子了。

  这天中午,周小兰提着一条鱼上门,说要送给他们吃。

  “小兰,你拿回去自己吃。”周静连忙拒绝,“我们都白吃你们多少条鱼了。”

  “嫂子你就吃吧。”周小兰把鱼直接扔进厨房的小水缸里,说:“这鱼是大财刚才去弄回来的,让我一定要拿来给你吃。你放心,他没别的本事,就是隔山差五弄捉条鱼回来。”

  “既然大财这么有心,那我也不客气了。”周静笑眯眯地,问:“可我好像没做什么好事,让大财要拿一条鱼来孝敬我呀?”

  周小兰哪里没看出她眼中的揶揄,在她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了,垂着头,红着脸说:“他昨晚亲我了。”

  程大财亲周小兰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毕竟他天天想亲媳妇,可关键事周小兰这次没把他推开。

  周小兰被他亲得晕晕乎乎的,可感觉很开心,到现在还觉得嘴唇上有他的气息。

  “那是好事呀,说明你们感情越来越好了。”周静笑着说,“我可是非常看好你们的。”

  周小兰抬头看了周静一眼,脸突然更红了,但还是鼓起勇气,小声地说:“嫂子,再过十天就是大财生日了,我想那天……那天……”说到这里,她捂住了脸,实在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周静当然明白她羞于开口的是什么,她笑着说:“别害羞了,大财肯定很高兴,这应该是他这辈子收到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真的吗?”周小兰把手移开。

  “当然。”周静万分肯定地说。

  周小兰送来的这条鱼不小,周静晚上把它做了水煮鱼,好好犒劳一下每天辛苦挣钱的男人。

  因为想程远吃到最新鲜最嫩的鱼,她是掐着点把饭菜做好的,可他今天却比平时迟了。

  周静也不着急,想着给孩子做的小鞋子还差一点,趁着天还没暗下去,她拿出来争取今天做好。

  可她刚缝了几针,程远就回来了,她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活,便对他说:“你把饭菜端上来先吃着,我把这鞋子做好了再吃。”

  程远应下,洗过手就转身进了厨房。

  等饭菜都端上桌了,他盛了一碗饭,又挑了没骨头的鱼肉放进碗里。

  周静垂着头认真地穿着线,突然嘴边被暖暖的东西碰了碰。

  她条件反射地张开嘴,一勺有鱼肉的饭就被喂了进去。

  “你干嘛呀?”

  “喂你吃。”

  “不用了,你先吃。”

  “就当做练习给孩子喂饭。”程远说着,又往她嘴里喂了一口饭。

  周静把饭咽下,哭笑不得地说:“你这是找错对象了,孩子吃饭哪有这么乖?”

  “那就奖励一下乖孩子。”

  不等她问奖励是什么,他的身子一侧,就吻住了她的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