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21 章 第 21 章

第 21 章 第 21 章

 推荐阅读:
     没过两天,男人又出任务去了。

  不过这次是短期任务,估计五天一个星期就能回来。

  周小兰本来还因为程大财突然出任务有些苦恼,听到他在生日前应该能赶回来,她又松了一口气。

  “看来你很期待嘛……”周静打趣道。

  “没有……”周小兰的脸顿时比番茄还要红,觉得怎么解释都不对,于是生硬转移话题,“笑花嫂子说明天有车去县城,你要去吗?”

  “去呀,我好多东西要买呢。”周静说。

  养孩子这事情,无论是五十年后还是七十年代,都一样的费钱。

  “那我也去。”周小兰笑着说。

  “程远媳妇,你在家吗?”

  门外有人在喊,周静走出去一看,是一个交集不多的军嫂,不过她记得,是李团长家的黄嫂子。

  “嫂子,快进来坐。”周静热情地朝她招手。

  黄嫂子也不客气,径直走了进来,开门见山道:“小静,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你说说看。”周静道。

  一众军嫂都是远离家乡来随军的,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大家之间互相帮衬,周静觉得这样很好,但除了林招娣跟陈喜梅那样的人。

  原来,黄嫂子的大女儿李萍萍要嫁人了。她在县城的粮所上班,对象也是一个单位的。

  “恭喜你呀,黄嫂子。”周静真诚地说。

  “谢谢呀。”黄嫂子说完又忍不住叹气,“过几年老李转业回去,这里跟咱老家一个南一个北,萍萍就变成远嫁了,要不是年纪拖不了,我们是想她回老家找对象的。”

  “女人一定不要远嫁”这个话题,在交通发达的50年后还居高不下,更何况是坐一趟公交都不容易的70年代。

  “只要你女婿人品好,对萍萍好,那就不用担心。”周静宽慰道。

  “女婿人品还挺不错的,要不然老李也不同意。”说到这里,黄嫂子才提到今天来找周静的原因。

  原来,李萍萍婆婆生了五个儿子,她嫁的是老大,将来要给下面四个弟弟讨媳妇,公婆的压力很大,于是想着他们这次结婚请酒简单一点,就给了李家一桌酒,到时候他们家几个过去吃。

  可李团长嫁长女,说什么也想热闹一下,想在家里摆上几桌,请战友还有随军家属一块过来吃饭。

  “小静,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咱老李这个团长是这辈子的头顶了,再往上爬时候是不可能了。我其实也满足,但萍萍底下还有三个弟弟,他们将来要讨媳妇得不少彩礼钱,老家还有父母兄弟要帮衬,所以咱们就想省点。我听说你厨艺很好,所以想让你帮忙想想办法,有没有什么既省钱又好吃的饭菜。”

  周静听完,想了想说:“不如这样吧,我们来做个斋菜宴。”

  黄嫂子:“斋菜宴?”

  “斋菜宴就是酒席上面所有菜都是素菜,用蔬菜、豆类、菌类等食品入菜。你别看没有肉,如果会做,斋菜吃起来一点都不比荤菜差。”周静说。

  她上辈子就很喜欢吃斋菜,每次旅游去寺院参拜,她肯定要在附近吃上一顿斋菜。可一年到头未必去得了一次寺院,她就在家里琢磨着怎么做,后面上手了,味道跟得上外面做的。

  “都是素,会不会太寒碜了?”黄嫂子有些犹豫。虽然想省,但也不希望太难看。

  “当然不会,我们这边盛产菌类,也有不少做豆腐的老师傅,这些都是做斋菜的好原料。要是你信得过我,我保证这顿斋菜不会比荤菜差。”

  周静都敢这么说了,黄嫂子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说:“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

  周静要把准备的原料一一列出来,黄嫂子把清单捎上,就回家准备去了。

  次日早上,周静就跟周小兰他们几个一起坐军卡去县城。

  现在过了孕反期,她这次坐车一点不舒服都没有。

  当然,林招娣跟陈喜梅这次没来,让大家的心情都特别愉悦。

  一群军嫂有说有笑,周静也乐于加入他们,可半天没听到周小兰的声音,她狐疑地扭过头。

  “小兰,你不舒服吗?”周静看她脸色苍白,有些担心地问。

  周小兰摇了摇头,有些无力地说:“可能是晕车了。”

  “晕车?”周静想起她刚来报到那天,把行李收拾好就往她家跑,那精气神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怎么今天刚上车就头晕了?不过每次的情况都不一样,她没有多想,嘱托道:“那你就好好休息一下,要不要靠在我身上?”

  坐在周小兰旁边的张嫂子一听,连忙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说:“小静你怀着身子要注意点,小兰靠在身上吧。”

  “谢谢嫂子。”周小兰实在不舒服,跟张嫂子道完谢,就闭目养神去了。

  “对了,萍萍结婚,过两天请我们吃喜酒,你们打算随多少钱?”有军嫂问。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这茬。”另外一个军嫂说:“我不是住李团长家旁边吗?昨天就上门给黄嫂子随礼,可她不肯要,说没有好东西招待我们,我们赏脸过去吃就行了。”

  “那怎么行呀?多不好意思。”

  “就是,大家都不容易,咱不能这么坑人家了。”

  周静闻言,就说:“既然黄嫂子不肯要,大家就估摸着自己要吃多少粮食,带点粮食过去搁她厨房里,到时候忙得脚不沾地,等她发现也不知道该往哪家还了。”

  “这主意不错,我不就是想着除了粮食,还得吃人家的菜,菜就算了,关键是肉,所以才想着随钱比较好。”

  “没关系的,萍萍这顿喜酒吃不了几个菜钱。”

  周静说的是实话,青菜李家有种,不够可以先去部队借点。至于豆制品,一磨就一大盆,剩下的菌类,只要辛苦点,山上多得是。

  最贵的,可能就是调料了,不过用得也不多。

  大家得知周静是这次喜酒的主厨后,觉得她的话可信,纷纷表示到时候带粮食过去。

  在车上晃了快两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县城。

  周小兰下车呼吸到新鲜空气,人终于活了过来。

  他们四个为一小队,先去邮局。

  周静例行给李香兰寄钱寄信,给卢瑞雪寄钱。

  上次李香兰过来带了不少东西,所以这次没给她寄包裹,不过有一封信,摸上去有些厚度,估计这次又有顾老的手稿。

  从邮局出来,他们就去供销社。

  之前每次来县城都是大扫荡,周静手里的票已经不多了,即使舍得花钱也没捞到什么东西。

  等从供销社出来,她就小声地问赵笑花,“你知道这附近有黑市吗?我想买点布。”布票很不好弄,即使攒到孩子明年出生,她觉得还是不够用,只能把眼光看向黑市。

  “我知道。”赵笑花是他们四个当中资历最深的军嫂,对县城已经很熟悉了,有时候有东西急着用又买不上,她也会去黑市。

  “那你带我去。”周静兴奋地说。

  赵笑花:“没问题,只不过你不是买了很多布了吗?怎么还不够?”

  “不够。”

  本来孩子就要多备几套衣服,另外还有尿布这些。最近程远每天晚上都让她穿吊带睡裙,这种天气不可能天天穿不换洗,只能给自己又做了一件。

  黑市其实就在闹市附近,不过七绕八绕的,得有熟人带路才找得到。

  今天运气不错,有个倒爷刚弄到几大块布料,周静把它们全买了。

  朱晓丽因为家里给她寄了一些过来,暂时不买,不过缝纫机一直没买到,她趁机跟倒爷预订了一台。

  倒爷把几个“金主”送走之后,乐呵呵地回家了。

  周静她们也回军卡集中,回军营了。

  这次的任务比预料中还要早完成,李萍萍请酒的那天早上,程远就回来了。

  下了车他心里头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抱媳妇,可回到家,媳妇的影子都没见着。

  他出去找了一圈,最后从朱晓丽口中得知,他媳妇又去帮人家做喜酒去了。

  他直接往李家去,还没走近,就听到李家院子传来女人吵吵闹闹的说话声。

  等他走到李家门口,就看到周静正在洗蘑菇。

  周静正在认认真真的洗着,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她蓦地抬头,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站在门口。

  “你回来了?”周静一脸惊喜,动作先于意识走了出去。

  要不是顾忌着人在外面,她早就扑到他怀里去了。

  “嗯,提前完成任务。”程远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周静不疑有他,随着程远走了出去。

  等一拐入转角,周静就被他给抱住了。

  嘿嘿……她就知道他想抱自己,心里不由美滋滋的。趁着现在没人,她也大着胆子搂住他的腰,小声地问:“你要跟我说什么呀?”

  “我想你。”他凑到她耳边,低声地说着。

  他的气息钻进她的耳朵,惹得她软软的,想起里面还在等着自己主持大局,她推了推他,“好了,我要回去做事了,你先回家,中午的时候过来吃饭,晚上回去给你抱个够。”

  程远稍稍推开她,垂眸灼灼地盯着她,问:“就只是抱抱?”

  他是什么意思,周静哪里没领悟到,她脸颊微红,一边推他往外走一边小声说:“行啦,今晚随你。”

  得到这个答案的程团长,总算满意地回家去了。

  等回到李家院子,周静免不了被一众嫂子揶揄,甚至还有嫂子跟李萍萍说:“萍萍,你赶紧去小静嫂子那里取取经,要是你男人以后跟程远一样,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李萍萍被闹了个大红脸,黄嫂子爽朗地说:“别说一样,能学到程远一半,我跟老李将来也能放心回老家了。”

  这下,周静也不好意思了。

  好在这顿喜酒等着她掌厨,大家闹了一会儿,都各自忙活去了。

  本来,黄嫂子对这顿斋菜宴挺忐忑的。虽然大家都知道她家情况,对萍萍这顿喜酒没有抱太高的期望,可等一桌子菜在周静手里跟变魔术一样变出来之后,她笑得眼褶子都出来了。

  红烧五花肉、香芋扣肉、红烧斋鱼、香炸春卷、罗汉斋、干煸四季豆、凉拌杂菜、凉拌杂菌、麻婆豆腐、番薯糖水,整整十道菜铺满了整张桌子。

  加上这些的原料不是不花钱就是很便宜,所以特别舍得,每道菜都装了满满一大碗。

  “小静,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想不到咱老李家嫁女儿,也能‘豪气’一番。”黄嫂子由衷地感谢。

  “嫂子,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周静笑着说。

  “小静,既然是举手之劳,那下回我嫁女儿,你也上我家帮忙,行吗?”另外一个嫂子刚刚尝了几道菜的味道,实在好吃,不客气地说。

  “行。”周静大方地说:“只要嫂子们不嫌弃,尽管找我。”

  这时,大家陆陆续续来李家喝喜酒。

  周静忙了一早上也坐下,跟赵笑花周小兰他们一桌。不一会儿,程远跟程大财几个也结伴过来了。

  他们这桌四家人,还是挤了十一个人。

  程远在周静旁边落座,趁着没人注意,悄悄在桌子底下抓住了她的手。

  周围闹哄哄的都是人,周静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可他的掌心热乎乎的,很有安全感,大热天她也不愿意挣开。

  好几天没看到媳妇的程大财,眼睛都要黏在周小兰身上了,赵笑花在一旁看着,调侃道:“大财,行了,你媳妇不会跑掉的,回家再慢慢看。人小兰天没亮就跑过来帮忙,你赶紧给她夹个菜填肚子。”

  周小兰被逗得难为情极了,程大财憨憨地反应过来,看到眼前有碟斋鱼,立刻给她夹了一块。

  她的确饿了,夹起斋鱼就往嘴里放,可斋鱼上面包裹着层紫菜,那股腥味让她觉得恶心。

  “呕……”的一声,周小兰一时没忍住,但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怎么了?”程大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看周小兰这样,他一张脸写满了担心。

  “我没事。”周小兰压了压胃里的恶心感,说:“大概是刚才偷吃了几块炸春卷,有些饱了。”

  “哈哈哈……”大家被周小兰逗得哈哈大笑,朱晓丽还说:“真鱼你没觉得腥,倒是假鱼腥到你了?”

  周静有些狐疑地看了周小兰一眼,她刚才就试吃了一小块春卷,还是自己让她吃的,不然她胆子哪能这么大?

  有一种想法在她脑子里呼之欲出,她想悄悄拉住周小兰说两句,这时却听到一道稚嫩的声音在喊她“周姨”。

  周静一转身,就看到秦伟业朝自己小跑过来。

  程远闻声也转过头去,在秦伟业扑进自己媳妇的怀里之前,他伸手把他截住,“别毛毛躁躁的,小心点。”

  被嫌弃的秦伟业也不恼,还乖巧地说:“我知道啦,奶奶跟我说了,周姨肚子里面有小宝宝,我不能撞到TA。”

  “伟业真是个乖孩子。”周静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瓜。

  “周姨真觉得我是个乖孩子吗?”秦伟业一双大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周静。

  “当然是呀。”

  秦伟业一听,直接笑了,用讨好的语气跟周静说:“周姨,既然我是个乖孩子,那你奖励奖励我,给我生个妹妹,然后把她送给我当媳妇好不好?”

  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笑了,只有程远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

  他一脸不耐地把秦伟业往外赶,“你这小鬼头才多大的人,你知道媳妇是什么吗?赶紧回去你奶奶那吃饭。”

  “我当然知道媳妇是什么。”秦伟业不愿意走,还说:“我本来想让周姨做我媳妇的,但奶奶说她是你的媳妇。我也不跟你抢了,只要周姨给我生个妹妹当媳妇就好,她生的妹妹一定跟她一样漂亮。”

  大家被秦伟业这人小鬼大的小不点逗得哄堂大笑,罗嫂子听着直捂脸,真不知道他这些是上哪儿学来的。

  她连忙跑过来把他拉走,还骂他竟说胡话。

  秦伟业依依不舍地走了,要不是他走得快,程远都不保证自己能控制得住不打人。

  周静看他臭着一张脸,连忙在桌子底下拉了拉他的手,在他身边小声道:“好啦,一个小孩,你跟他计较什么。”

  程远轻轻“哼”了一声,在她耳边小声道:“都怪你平时对那小鬼太温柔,让他得寸进尺,这账今晚跟你一起算。”

  周静:“……”

  “好了,你们俩别咬耳朵了,再想干什么也先把饭吃完,回家想干嘛就干嘛。”朱晓丽打趣他们。

  周静立刻坐正,乖乖吃饭。

  大家对周静主厨的这顿喜宴评价很高,个个大快朵颐。

  席间,隔壁突然桌有个军嫂说:“招娣,你很喜欢吃麻婆豆腐吗?我看你一直对着这碟豆腐在吃。”

  林招娣以为今天吃喜酒能捞点肉吃,谁知道来了一顿斋菜宴,不过这斋菜宴的味道很好,特别是这道麻婆豆腐。她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是又怎么样,这里都是素菜,我多吃两口豆腐没碍着你吧。”

  “没有。”军嫂连忙说:“只是你之前一直说酸儿辣女,你非常喜欢吃酸,一点都不喜欢吃辣,这胎肯定是儿子,可今天这道豆腐除了辣没有一点酸呀。”

  林招娣一听,脸都黑了,把面前的凉拌杂菜端起来,往自己碗里拨了大半碗,说:“谁说我不吃酸了,这杂菜酸得很,我也喜欢得很。”

  “……”

  这段小插曲过后,除了林招娣心里忑忑不安之外,其他人又继续吃了。

  这顿喜酒吃到下午一点多,大家纷纷散去,该集合的去集合,该回家的回家。

  走到半路,周静对周小兰说:“小兰,我找你有事,你来我家一趟。”

  周小兰不知道她有什么事,但还是让程大财先回家,自己跟周静回去了。

  程大财看着媳妇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懊恼,他本想回家好好亲她一顿的。

  等回到家,周静就拉着周小兰进了小房间,一坐下就问:“小兰,你是不是最近老觉得犯恶心呀?我看你今天跟前几天去县城都这样。”

  “的确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周小兰有些郁闷,知道周静懂点中医,便问:“嫂子你说我要吃点什么比较好?”

  周静看了她一眼,认真说:“你怕是怀孕了吧。”

  周小兰一听,愣住了,半晌才说:“不……不会吧,我跟大财……就……就一次。”而且经历太糟糕,她都不想记起来。

  “谁说一次就不能怀孕了?”周静问:“你上一次月事是什么时候?”

  “就我们在乡里请酒的时候啊……”周小兰终于意识到有点什么了,“不过,我月事一直不准,应该不会就……这样怀上了吧。”

  说到最后,她因为不好意思,脸红红地垂下了头。

  周静拉过她的手,说:“有没有我把一下脉就知道了,要是真是请酒那天怀上的,估计日子跟晓莉那个差不多。”

  她把自己中间三根手指搭在周小兰手腕的脉搏处,认认真真地感受她的脉搏,最后得出的结论跟她猜测的一样,程大财要当爹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周小兰整个人都懵了,怎么……好像还没怎样,她就要当妈了。

  周静被她这傻样逗笑了,“你怀上还不乐意呀?要是让晓莉看到你这幅样子,该是又要批评你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好了,赶紧回去跟你男人报喜去吧。”

  “哦……”周小兰愣愣点头,周静实在不放心她这幅神不守舍的样子,陪着她回到家门口,看着她进了屋,才调头回来。

  “你跟周小兰嘀咕半天什么了?”一看到她回来,程远怨气很重地说。

  周静知道他是在怪自己让他等太久了,直接钻进他怀里,笑着说:“你要当大伯了。”

  “大伯?”程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周小兰怀孕了?”

  “没错。”

  “是大财的吗?”

  “……你这是什么话?”周静瞪了他一眼。

  “不是我多想,是大财没事就在我面前叨叨有媳妇等于没媳妇。”程远说。

  “人家那是一次就怀上了,没想到大财还挺厉害的嘛……”

  话还没说完,周静就感觉到头顶的视线灼热起来,她后知后觉自己说错话,紧接着头顶响起一道危险的声音,“看来我没让你满意了,是吗?”

  “当然没有。”周静求生欲非常强,正想试图通过一番彩虹屁求生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程大财的嚷嚷声,“嫂子、嫂子……”

  程远现在看这个挂名小弟越来越不顺眼了,没事净往他们面前瞎晃悠。

  听着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程远在周静耳边嘀咕了一句,“等会一起收拾。”

  “……”周静的小心脏抖了抖,不过想起自己现在有“挡箭牌”在身,也不怕。

  她从他怀里出来,程大财就踏上堂屋的门槛了。

  程大财应该是跑过来的,气还没理顺就问周静,“嫂……子,我家……小兰真的怀孕了吗?”

  “真的,要是你信不过我的把脉技术,就带小兰去县城医院检查一下。”周静说。

  “……我信……得过……只是……”程大财的表情很古怪,周静瞧不出他这是什么意思,然后听到他对程远说:“哥,能出来说两句吗?”

  “不能。”程远无情地拒绝。

  程大财像只可怜的小狗看着他,他想不出去恐怕不能把人打发走,不耐地说:“有什么赶紧说。”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到院子去,周静不好去听墙角,就在堂屋坐着。

  她刚坐下,就看到程大财抱住了程远,然后被程远万分嫌弃地推开了。

  周静无端突然觉得这一幕基情满满。

  程大财背对着她,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俩说话也刻意压低了声音,所以她也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

  很快,程大财就回家去了。

  程远重新回到堂屋,周静就问:“大财是不是很开心呀,都激动得抱你了?”

  “他那时心堵得抱我。”程远那语气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他不想要小孩吗?”周静不懂,他那么稀罕小兰,应该很想要孩子。

  程远在她身边坐下,说:“不是不想要,而是太快了。所以说呀……一/击/即中有什么用,最后吃苦的还是自己。”

  “……”周静明显感到某人话里有话,不过她理亏,不敢哔哔。

  “其实我比他也好不了多少,这有滋有味的生活才过上一个多月就关禁闭了。”某人重重地叹了声气。

  “……”

  于是,某人趁机提出要求。

  可周静不答应,因为今天早上五点就起来上黄嫂子家帮忙,她现在困得很,急需补眠。

  程远再“禽/兽”也不能不让她睡觉,反正等她睡饱了,晚上再慢慢来也不迟。

  周静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五点,期间程远出了门,去山里砍了几根大树干回来。

  她走出院子就发现家里多了的木材,问:“你找这些回来干嘛?”

  程远:“给孩子做张小床还有一个木马。”

  周静听着,心里暖呼呼的,不由抬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宝宝,看爸爸多疼你呀。

  今天的晚饭很简单,煮点白米饭,就着黄嫂子今天给的那碗斋菜就是一顿。

  饭后,周静就让程远给自己打水洗澡。

  她在大木桶里泡了个舒服的澡,起来后就坐在床上锈肚兜。

  本来,她不打算给孩子做肚兜的,觉得把重要部位都露出来羞死人。

  可赵笑花说了,大热天还包尿布,孩子该捂出痱子,而且穿肚兜省了洗尿布的功夫。

  算了,既然生活在七十年代,那就接地气点,她给孩子做了两件,闲着没事又在肚兜上面绣些图案。

  程远在外头洗了碗又洗了澡,最后才擦着头发进来。

  “我做的肚兜好不好看?”周静用双手把肚兜伸开,放在胸前等着程远表扬。

  程远看着,擦着头发的手突然一顿。

  “不好看吗?”半晌没听到他回答,周静又问,只不过一抬头就看到他眸子里翻滚的情绪。

  他哑着声音说:“宝贝,我觉得你穿肯定很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