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第 22 章 第 22 章

 推荐阅读:
     李萍萍是第二天出嫁的,军营不是能闹接亲的地方,所以就他男人骑了辆自行车来接她。

  这年头大家结婚都简单,新郎新娘也没打扮,就是穿得比平时整洁一些。要不是自行车车头绑了多大红花,还真没看出是来接亲的。

  从县城骑自行车过来要半天,即使新郎天还没亮就出发,到达军营外也快中午了。

  周静昨晚累着了,今天睡到日晒三竿,但还是来得及跟其他军嫂一起到军营外给李萍萍送嫁。

  黄嫂子当时邀请大家过去的时候就说了,他们没有亲戚,李萍萍就靠咱们这些军嫂给她撑场面了。

  请酒安排在一个星期后,所以黄嫂子他们今天没跟着过去。

  辛苦养育大的女儿出嫁,不仅仅黄嫂子不舍得,连一向严肃的李团长也眼眶微红。

  李萍萍几个弟弟甚至不客气地对这个刚上任的姐夫放狠话,“要是你敢欺负我姐,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李团长跟黄嫂子没有阻止儿子们的无礼,算是默认了,新郎连忙保证:“我会对你们姐姐好的。”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任凭李团长跟黄嫂子再舍不得,李萍萍还是坐上她丈夫的自行车后座,红着眼跟他们挥手再见。

  这种离别的愁绪让大家的心情都有些低落,大家回到军营后聚在周静家都有些提不起劲。

  “看来还是生儿子好呀,只要想到将来就这样把自己的闺女送出去,我好心疼。”赵笑花说完又道:“不过闺女贴心,还是希望我这胎是闺女。”

  “真是什么话都让你说了。”朱晓丽说:“萍萍她男人留在父母身边才说生儿子好,要是像我们男人这样当兵的,一年到头回不了一次家,跟嫁出去有什么区别?”

  “对呀,所以我这胎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高兴。”周小兰摸着自己平坦的肚子,笑着说。

  昨天震惊跟懵懂过后,她已经完全接受自己怀孕的事实,而且还很高兴。

  当然,还有因为程大财也很喜欢这个孩子。

  她当时问他自己怀孕高不高兴,程大财说高兴,那表情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要用一下小静的缝纫机,把昨天裁好的小衣缝好。”赵笑花说着,就站起来走到缝纫机前面坐下来,开始熟练地操作起来。

  因为经常有人来借用缝纫机,程远直接把缝纫机搬到堂屋去了,他不希望自己跟媳妇亲密的地方,老是有人闯进来。

  朱晓丽把小鞋子拿出来穿线,周静则翻出白色的棉布,裁剪尿布。

  周小兰刚得知自己怀孕,还没来得及开始准备小孩的衣裤鞋袜,她走过去看周静又是画又是剪,问:“嫂子,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呀?”

  周静说:“尿布。”

  赵笑花闻声抬起头来,一脸惊讶地说:“你这是新布吧?孩子的尿布反正都要弄脏,你弄些旧布过来做就行了,咋这么舍得用新布?”

  “不行,外衣还能穿旧的,尿布一定要新的,而且是棉的。”周静知道这年头的人不太注重私/密/部位的保养,可她不行。其它的能将就,唯独尿布内/裤这些不能将就。

  赵笑花也就说说而已,她太了解周静了,日子过得比朱晓丽这个城里人还讲究。上次要不是她好说歹说,她还不愿意给孩子做肚兜。

  周小兰看了半天,对于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问:“那我应该给孩子做点什么呀?”

  “就做些小衣、小裤、小鞋子咯。”朱晓丽说完,赵笑花又说:“你跟晓丽估计差不多生,那时候我们这边的天气要开始热了,你不用做那么多小衣,多做几个肚兜吧。对了,小静你不是说要做肚兜吗?你拿出来给小兰看看吧。”

  “……没有,我……还是不做了。”周静有些心虚,不过她垂着头没被人发现而已。

  那肚兜昨晚在某人的“暴力”下,已经被她穿过了。

  这也是她唯一一次能在干那事时,身上还能有点遮/羞/物的。

  她也明白别人说的那句“穿了比不穿更勾/人”的意思,当时程远眼里的火似是要把她给融了。

  要不是她有孕在身,她觉得自己今天肯定下不了床。

  所以,试问有过这样经历的肚兜,她如何能直视,如何能让她的孩子穿?

  她索性把它们收了起来,除非被某人找到,否则她绝对不穿。

  大家以为周静讲究的毛病又犯了,没再关注这个问题,倒是朱晓丽想起她院子里的木材,问:“外面那堆木材是干嘛用的?”

  有人转移话题,周静当然乐意,连忙说:“程远说要做小床跟木马。”她想过了,到时候肯定有边角余料,就让他再做些小玩具。

  “你家程远可真积极,啥事都想在前头。”朱晓丽努努嘴说:“我家方文回家把事情干完就不想动了。”

  “你家的活基本上都被方文干了,整个家属区可能也就程远能把他比下去,你有什么不满足的?”赵笑花说完,又道:“我看程远这么积极做小床,除了是疼孩子,怕是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呀?”周小兰好奇地问。

  周静也想知道这个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把头抬起来看向赵笑花。

  赵笑花眼神暧昧地看着她,说:“当然是怕孩子妨碍你们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中间隔了个孩子,能方便吗?”

  “……”周静的脸立刻爬上了一层红晕,据理力争地他男人争辩两句,“程远才不是那样的人的。”

  “是不是,咱们走着瞧。”赵笑花信心十足地说。

  傍晚吃过晚饭后,程远就在院子里锯木。他一个月休息不了几天,这木工活只能平时挤时间做。

  他光着膀子,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就算已经看过很多次,但这样的视觉冲击还是让周静心跳微微加快。

  太阳已经下山,可暑气没散,他干了一会儿就全身湿漉漉的。

  周静拿着毛巾给他擦汗,说:“孩子明年才出生,要不等过些日子,天气凉快一些的时候再做吧。”

  “不行。”程远不同意,“做出来之后有很多毛刺,早点做出来就有多点时间慢慢把毛刺磨掉。”

  看吧,她就知道他不是赵笑花说的那样,他这是细心体贴的表现。

  周静更加心疼他了,守在一旁,偶尔给他擦擦汗,又偶尔递杯水过去。

  时间一天天地过,周静怀孕四个月了。

  她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可也就只有小腹有变化,身体的其它部位还是很纤细。

  哦……不对……咳,某个程远很喜欢的地方又长大了一些。

  现在胎儿进入快速生长期,她得想办法多补充一些营养,不然只有鸡蛋是不够的。

  这天周小兰又拿了一条鱼过来孝敬她,整天吃人家的鱼怪不好意思的,可没办法,这种天气跑去村里换肉,很有可能肉还没吃上人已经中暑了。

  傍晚,她就着罗嫂子前些日子送的酸菜,做了一盘酸菜鱼。

  程远之前知道水煮鱼好吃,但没想到这个酸菜鱼更好吃。

  不过就算他喜欢吃也不敢多吃,把鱼片、鱼腩这些肉多的全捞进周静的碗里,自己则啃鱼头鱼骨跟酸菜。

  周静也不跟他客气,毕竟自己不吃孩子也得吃。

  “我看大财挺厉害的,隔三差五就能弄点鱼回来……”

  话还没说完,她就接收到从身侧发出来的炽热视线。

  “……”她怎么又忘了不能在这个小气的男人面前夸赞其他男人了呢?肯定是因为一孕傻三年影响她的智力了。

  她及时圆回来,道:“我相信你肯定也有办法弄回来,只不过太忙抽不出身来。”

  这句话总算把程远的情绪稳住,他说:“你想吃,我给你弄就行了。”

  其实他知道山涧那边有鱼可抓,只不过不多,得靠运气。而且跑一趟很费时间,他平时集合之后把下面的人盯得很紧,没事绝不会乱逛。

  既然媳妇现在想吃,那他就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去碰碰运气。

  第二天傍晚,程远就拎了一条鱼回来,比周小兰昨天拿过来的还要大些。

  “你真棒!”周静主动奖励了他一个吻,怕他趁机缠着,立刻道:“时候不早了,今天做个红烧鱼,水煮鱼跟酸菜鱼太肥功夫了。”

  虽然不太满足,但得到奖励的程远还是动力十足,出了厨房又锯木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周静跟程远说:“这鱼一个星期有一两顿就可以了,吃多了也不好吃。”

  这年头没什么荤腥可吃,即使多吃几顿鱼也不会腻,不过她不想影响他的工作,给孩子有点补给就差不多了。

  “行。”程远应下,又拿出自己的兵书翻。

  周静还不困,于是也拿出顾老新寄过来的手稿看。

  大约半个小时,她有些犯困,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突然轻轻地“啊……”了一声。

  程远闻声放下手中的兵书,紧张地问:“怎么了?”

  “动了。”周静把手覆在小腹上,惊喜地说:“宝宝动了。”

  胎儿会在孕四个月以后出现第一次胎动,周静之前就已经开始留意,但一直没什么动静,她还在暗自嘀咕这是个懒孩子。

  没想到,今晚就来了。

  “哪里?”程远的语气难掩兴奋。

  周静指了指自己小腹中间偏左的位置,说:“就在这里,不过现在没动,你把手放上去等等,等会儿应该会动了。”

  “好。”程远慢慢把自己粗糙的大手覆盖上去。

  他满心期待孩子第一次跟自己打招呼,可等了好半天,周静困得又打了个哈欠,说:“可能TA已经睡了,明天再看吧。”

  但程远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怕是今晚没感受到胎动就睡不着了。

  他扶着周静躺下,然后从背后抱住她,说:“宝贝,你先睡吧,我自己等。”

  “好吧。”周静实在是困得眼皮打架,闭上眼睛会周公去了。

  朦朦胧胧中,她听到他在自己耳边低声地说:“大了。”

  “都四个月了,肯定大了呀……”她迷迷糊糊地应着,突然被人用力一捏,整个人就醒了。

  她把他作乱的手直接拿开,义正言辞地说:“宝宝实在我的肚子里,不是在我的‘心’里,你别趁机浑水摸鱼。”

  “宝宝不理我,我也没办法,只能自己找乐子了。”

  “……”合着你还委屈上了?

  程远等了一晚上,还是没等到宝宝跟他打招呼。第二天出门前还很不甘心地说:“我今晚一定要守到TA。”

  周静被他的幼稚劲给逗笑了,她直觉,如果这一胎是个男孩,他们两父子以后出来肯定天天演大戏。

  一个隐藏戏精的爹肯定会生出一个奥斯卡影帝儿子。

  程远出门口不久,周小兰就来了。

  她带了一块布过来,让周静教她裁布。

  “其实这裁布很简单的,你只要记住……”周静兢兢业业地说了半天,却发现周小兰有些心不在焉,于是停了下来,问:“小兰,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

  “……”被戳中的周小兰支支吾吾道:“也不算有心事,就是……我想问问你,怀孕之后是不是真不能干那事了?”

  一口气把这句话说完,周小兰的脸就烧了起来。

  这么羞/耻的问题,她实在不好意思问,可没办法。

  这事还得倒回昨晚来说,她昨晚睡到半夜被急醒,睁开眼睛却发现程大财不见了。

  她估计他上厕所去了,于是自己爬起来。

  今晚的月光很亮,照进屋内能看清路,所以她没有点煤油灯。可等她刚走出房门,就听到隔壁的小房间传出一阵很低很低的闷哼声。

  她以为家里遭贼了,扛上扫把走过去,一看,整个人呆了。

  程大财正在用手……事后他怕把她吓着了,努力给她解释,说他没办法,等她生完小孩,他怕是憋坏了。

  当然,以上这些她没好意思告诉周静。

  周静也只是以为程大财憋不住跟周小兰提要求,说:“其实三个月后,六个月前是可以的,只是要小心一些。”

  周小兰一听,喜出望外道:“真……真的吗?”

  “真的,我看你这劲,好像你比大财更期待呀。”周静打趣道。

  “没有啦……”周小兰又害羞了。

  周静也不逗她,叮嘱道:“你现在的月份,起码再过一周之后吧。还有,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就立刻停止,没什么比孩子的安全更重要。孕期本来就不仅仅对母亲的考验,也是对父亲的考验。”

  周小兰点头如捣蒜,说:“嫂子,我知道了。”

  这天晚上,程远上床之后连兵书都不看了,就搂着周静,把手覆在她的肚子上,等他的乖宝宝跟他打招呼。

  可等了又等,周静看手稿看得都犯困了,淡定宝宝还是一动不动。

  “好了,明天再看吧,我困了,去上个厕所回来睡觉。”周静一边打哈欠一边说。

  程远没办法,只能把她放开,先下床再去拉她起来。

  “哎呦……”

  周静突然感到小腹一动,惊讶地说:“TA动了。”

  “真的吗?”程远立马把手覆上去,可人家又“傲娇”了。

  程远不死心,陪周静上完厕所回来,又守了半天,但宝宝就是不动。他最后气不过,牙痒痒地说:“我看这臭小子就是故意跟我作对。”

  “……”周静被他弄得哭笑不得,道:“你怎么知道是臭小子了?闺女不行吗?”

  “闺女肯定很乖,能像这样跟老爸作对吗?”程远理所当然地说。

  在他的刻板印象里,臭小子就是不省心,乖女儿就是小棉袄。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周静懒得跟他这歪理争论,说:“可能是宝宝对你这个爸爸不熟悉,所以不想跟你打招呼,要不你给TA讲讲故事,读点书。有了互动之后TA就对你有感觉,说不定就动了。”

  “我读书?”程远有些不能苟同,“别说TA能不能听懂,隔着肚皮能不能听得到是一个问题。”

  “TA可以听得到的,人家都是这样做胎教的。”周静说:“我不管,你先給TA讲了再说。”

  媳妇强烈要求,程远没办法,把手边的兵书顺手一拿,翻开第一页就开始读起来。

  周静听了几句就听不下去了,嫌弃道:“你读得毫无感情就算了,这兵书是读给孩子听的吗?要是宝宝是个男孩就算了,要是女孩怎么办?整天打打杀杀吗?”

  “谁说女孩不能听兵书了?”程远不容置疑地说:“我程远的闺女,将来就是当将军的料,从小……不,从肚子里面开始听兵书一点问题都没有。”

  “……”周静想象过自己养闺女的情景,必须是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现在物资短缺没办法,等到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之后,商品种类多起来,她一定要把闺女打扮成公主。

  试问娇滴滴的公主怎么能当英姿飒爽的将军呢?她撇撇嘴道:“我才不要女儿当将军呢,一个女孩像个小子那样,将来很难找对象的,嫁不出去怎么办?”

  刚把这话说出来,周静震惊地发现了一个事实。

  就是她从前是不婚族,可自己穿来这里短短几个月,不仅结婚揣上孩子,竟然还操心起还没出生甚至还没受/精的闺女的婚事来?

  到底是这个时代改变了她,还是母亲这个身份让她转变了?

  程远不知道自家媳妇心里的九曲十八弯,只说:“嫁不出去就不嫁,老子我自己养着。”

  周静白了他一眼,“你到底要养媳妇还是要养闺女的?”

  “媳妇闺女都养着,让那些对我闺女不怀好意的臭小子,统统滚远一点。”程远愤愤地说。

  “……”周静突然有些心疼将来想要当她女婿的人。

  自从胎儿开始有胎动之后,TA每天都会跟周静打招呼,时间没有规律,但就是不理程远。

  程远越发地肯定这一胎是个糟心的男孩。

  虽然他心里有些怄气,可给孩子做小床的工作一点都不耽搁,每天都抽出时间去做。

  一眨眼就到了一年之中最热的月份,即使傍晚太阳下山了,那滚滚热浪还是让人无法待在院子里。

  周静舍不得他,就让他先缓缓,他不同意,只让周静在屋里待着摇扇子凉快。

  她只好坐在门槛,双手撑着下巴看他干。

  “宝宝,你看爸爸对你多好呀,为了让你睡上舒适的小床,每天都干得汗流浃背。”周静刚说完,肚皮突然被顶了一下,她兴奋地说:“程远,咱宝宝刚动了,肯定是听懂了我说的话。”

  程远一听,没好气地说:“我做小床是想让他自个儿睡,别来大床妨碍我们。”

  “……”好家伙,原来赵笑花说的都是对的。

  第二天,周静吃过早饭就开始收拾屋子,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喊,她走出去一看,是个面生的女军官。

  她看了看她肩上的杆,级别就比程远低一级。

  “你好,请问你找谁呀?”周静礼貌地问。

  唐素陶脸笑肉不笑地说:“你好,我是阿远的战友,叫唐素陶,刚执行任务回来,带了点桃子过来。”

  短短几句话,周静已经闻到了“绿茶”的味道。

  她不动声色,佯装高兴地从唐素陶手中接过桃子,说:“真是太感谢你了,我们不知道有多久没吃过水果了。”

  见着几个桃子就高兴成这个样子,果然是没有见识的乡下女人,真不知道程远看中她什么。

  唐素陶心里暗暗嘲讽,然后就听到周静说:“我家程远还愁着没点水果给孩子吃,不能补充维生素,你这桃子真是及时雨呀。”

  她边说边抬手覆上自己的小腹,原本因为衣服宽松没看出的孕相,这下子一览无遗了。

  唐素陶看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放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

  “哎呦,你看看我,光顾着多谢,都忘了请你进来喝口水了。”周静热情地邀请道。

  唐素陶被气着了,本来想调头走人,可又忍不住想看看程远拒绝她而跟这个农村女人组建的家是长什么样的。

  不用问,肯定是邋里邋遢,跟农村的屋子一样脏。

  唐素陶跟着周静进去,先是经过院子,因为养了鸡,不可避免有股鸡屎味,可其它地方收拾得很干净。

  等她进了堂屋,发现里面收拾得更干净。茶几上用小花瓶擦了几支野花,窗台上又摆了几盆小花,这些简单的布置,把整个家点缀得温馨无比。

  咋这么一看,都有点城里家庭的感觉了。

  周静看她目瞪口呆的样子,给她递了杯水,说:“咱家是不是收拾得很干净呀?”

  “……”哪里有人这样自夸的?唐素陶没想到这个女人不按常理出牌,但又不得不承认,干笑一声道:“是……挺整洁的。”

  “是吧,这些都是我自己收拾的。”周静一点都不谦虚地说:“没办法,我平时在家无聊,不拾掇一下太无聊了。咱们家里的粗重活,什么挑水、砍柴、洗衣服之类的,都是咱程远干的,不怕你笑话,我的内/衣裤都是他洗的。”

  如果前面那些都能忍,那最后一句,唐素陶的脸直接黑了,“你怎么……怎么……”

  “怎么能让男人做这种事对不对?”周静直接把唐素陶想说的话都说了,“可没办法呀,我平时还没起床,他就已经把衣服洗干净了。说实在,我都觉得自己愧对军嫂这个头衔了,我辜负了党和国家对我的信任。”

  “……”唐素陶被这个女人的厚脸皮震惊到了。

  周静却不打算这么放过她,把桌子上用东西罩住的香葱饼拿出来,递给她,“尝一尝这个香葱饼,我自己做的。”

  唐素陶接了过来,扑鼻的葱香味飘出来,她张开嘴咬了一口,还没尝出味,又听到周静问:“是不是很好吃呀?我的厨艺在整个家属区出了名的好,前些日子李团长嫁女儿的喜宴还是我掌厨的。一桌子菜一块肉都没有,但大家都说比肉还好吃。”

  “……”牛皮已经吹到这份上,唐素陶即使想说不好吃也不能说了,只道:“味道是挺好的,很香。”

  “嘿嘿……是吧。”周静勾着唇说:“都说想要留得住男人的心,必须先留住他们的胃。我就是靠着这厨艺,把程远的心栓得牢牢的。”

  “当然啦……程远挣钱很辛苦,他又把家里的钱全交给我保管跟打理,虽然结婚第一天就说钱我喜欢怎么花就怎么花,可我不能辜负他的信任,当然得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口上啦。”

  “我做东西好吃,才不会浪费一丁点粮食,这都是我作为军嫂贤良淑德的表现。”

  听了这么久,唐素陶终于意识到程远这农村媳妇不是一般好惹的。她把自己请进来,就是来炫耀跟戳自己心窝子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打算暂时撤退,正想起来告辞的时候,就听到周静说:“素陶,我看你肩上的军衔不低,你一个姑娘能做到这样,真的很厉害哦。”

  总算说到她能骄傲的地方了,可唐素陶还没来得及像公鸡一般高傲,周静就如同为她个人问题忧心的嫂子一般,关切地开口:“我看你一直忙着军中事务,怕是还没谈对象吧。”

  她这柔柔弱弱的话,如好像一把刀子捅向唐素陶的心。这些年要不是一直在等程远看自己一样,她至于到现在还没嫁出去吗?

  “还……没。”唐素陶冷着脸说。

  周静自动过滤掉她不爽的神色,一脸真诚地说:“素陶,作为过来人,我强烈建议你找军人对象。虽说他们每天从早忙到晚,一声命令半夜都要爬起来出任务,可他们真的很会疼人。就拿我家程远来说,我亲妈都说他要把我惯坏了,一点为人媳妇的自觉都没有。”

  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了一下,一手拿起旁边的扇子摇起来,另一手去解开上衣最上面的那颗纽扣,又说:“就是晚上累点……”

  唐素陶一抬眼就看到把锁骨那里的红点,顿时阵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