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24 章 第 24 章

第 24 章 第 24 章

 推荐阅读:
     明知道自己被骗/炮的可能性很大,但周静还是心甘情愿被骗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某人已经穿戴整齐,意气风发地出门了。

  她看着他这幅像小孩吃了糖的模样就觉得好笑又心酸,他是有点傻,不过她看得出,他缺乏安全感。

  真是的,他明明那么好,她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他呢?

  他的不自信大概来源于成长环境,毕竟他的父亲、母亲跟奶奶相继把他“撇下”,他大概有点不相信自己会幸福。

  既然他缺乏安全感,那她就想办法给他安全感。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任务是八一汇演,哄男人的事情稍稍推后。

  周静吃过早餐就出发去罗嫂子家,她到达的时候,绝大部分军嫂已经到了,看来还是罗嫂子的号召力大。

  罗嫂子对这次汇演可谓下足了劲,把家里的糖全都拿出来款待大家,还让人摘了些野果子,俨然把秦家堂屋变成了茶话会现场。

  她看到周静来,连忙朝她招手,“小静,过来我这边坐。”

  周静依言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人就到齐了,动员大会正式开始。

  罗嫂子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书,这些年一直跟在秦师长身边,对主持会议跟鼓动人员的技巧还是懂一点。

  她学着秦师长平时说话的样子,上至党和国家,下至家庭和个人,全方位鼓励军嫂们参加八一汇演。

  军嫂们听得热血沸腾,可一想到要抛头露脸的,她们就打退堂鼓。

  “好了,我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大家能给在前线拼命的男人一些鼓励跟慰问。”罗嫂子总结陈词,道:“好了,现在大家可以开始举手报名,把自己想参加的节目说出来,由小静做记录。”

  本来气氛很活跃,可走到这一步,大家又歇菜了。

  一个个军嫂就像学堂里的学生一般,垂着头,生怕被罗嫂子点名。

  罗嫂子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昨晚还特意跟秦师长请教过,今天也是自信满满,现在大伙这般反应,让她有些下不了台。

  周静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最后站起来,道:“我有几句话想讲,请大家抬起头来看看我。”

  大家闻声都抬起头来,周静一脸从容地看着眼前的军嫂,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来自农村,幸运的还读过几年书,困难的连大字都不识一个。长这么大以来,干的都是农活、家务活跟带孩子,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站在舞台上去唱歌、跳舞演话剧。”

  “可人生漫漫,我们的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不断尝试新鲜事物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进步。”

  “与其说这次汇演是对咱们战士的慰问,倒不如说是一次展现我们新时代军嫂风貌的机会。”

  “大家都觉得文艺兵个个长得漂亮高挑,可我们今天要告诉所有人,我们军嫂也一点都不差。”

  “我说了这么多,最后就只问大家一句,你们是希望自个儿的男人看别的女人表演,还是看自己的女人表演?”

  周静一直铺垫再铺垫,最后一句掷地有声,让摇摆不定的军嫂们彻底动摇了。

  赵笑花第一个举手报名,“我有孕在身不方便,但我报一个唱歌。男人没事在家哼的军歌,我也会哼几句。”

  “好,我记录一下,大合唱名额少一个,想要参加的姐妹们赶紧,先到先得。”周静记录的同时还不忘制造一点紧张感。

  “我也报一个唱歌。”周小兰第二个举手,“我也怀孕了,不能跳舞,但站着唱歌是没问题的。反正大家一起唱,唱错了也不丢人。”

  “哈哈哈……”大家被周小兰逗得哈哈大笑,有个较为年轻的军嫂说,“那我报一个跳舞吧,我没有怀孕,把唱歌的名额留给怀孕的军嫂。”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行,现在大合唱名额减二,集体舞名额减一。”周静说完又道:“咱们怀孕的军嫂都这么踊跃,其它军嫂不能落后呀,咱不为自己也得为咱男人挣个面子。”

  话音刚落,又有人举手,“我报一个跳舞,小静,没看出你这哄人的功夫这么厉害,难怪你家程远被你收服得妥妥帖帖的。”

  “嫂子,谢谢你支持。不过,我这哄人的功夫都用来哄大家了,我可没哄程远,都是他哄我的。”

  “小静,我报一个唱歌,只求你放过咱们这种男人不知冷知热的,听了心更堵了。”

  “哈哈哈……我不给大家添堵,我给大家记录报名。”

  最后,在一阵欢笑声中,报名工作结束,所有军嫂都参与到八一汇演当中。

  人已经集齐,接下来就要讨论节目内容。

  最后经过大家的商议,决定大合唱唱《东方红》,集体舞跳《洗衣歌》,话剧演《沙家浜》。

  “小静,节目是挺好的,就是咱没有表演服呀?我看人家文艺兵都穿得整整齐齐的。”有个军嫂说。

  “那还不简单。”周静说,“大合唱跟集体舞的统一白衬衫跟军色裤子,话剧的根据实际情况穿着就行了。咱们是没有经费的,能做到整齐划一就是最大的诚意。”

  “这好办。”

  “行了,如果大家没有问题,那我们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稍后我们把排练的地点确定后,再去通知大家。”

  等军嫂们散去,周静就去了一趟子弟学校。

  因为这场汇演是秘密排练的,所以不能在家属区进行,只要被一个休假的男人看见就泄密了。所以,学校是最佳的排练地,而且地方也宽敞。

  周静先是找了朱晓丽,然后一起见了校长。

  校长对他们的工作表示支持,周静就回去家属区,挨家挨户通知军嫂明天八点去学校集中排练。

  其实别看军嫂们刚开始抗拒表演,个个都说自己啥都不懂,深入聊下去之后,发现有人来自少数民族,从小唱歌跳舞长大的。

  周静就把大合唱跟集体舞的排练工作交给她们负责,自己负责话剧的排练跟总体统筹就行了。

  汇演就安排在一个星期后,时间紧迫,但大家的干劲很足,每天在男人出门之后就去学校集中,赶在他们解散回来之前回家。

  直至八一汇演这天,程远坐在台下,看着自己媳妇站在台上主持,他才发现自己的侦察能力退化了。

  他的宝贝在他的眼皮底下干了一件这么大的事,他竟然被瞒到了最后。

  这场文艺汇演最后取得了极大的成功,特别是军嫂表演的那几个节目,虽然不能跟文艺兵相提并论,但底下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媳妇在台上熠熠发光,他们与有荣焉,拍得手都红了。

  秦师长在节目落幕之前,也发表了讲话,对军嫂们的这次表现给予极大肯定,“今天谁的媳妇在舞台上表演过的,谁就把她领回去,嘉奖一个一等功。”

  程远对秦师长这个提议举双手赞同,汇演一结束就等在后台,周静一走出来就能看到他。

  大家对程远的黏人劲已经司空见惯,直接把周静留给了他。

  刚开始,两人肩并肩地走着,等一走远,程远就拉上周静的手。

  周静现在已经被调侃得脸皮都厚了,即使一路回去会被人看见,她也没有甩开他的手。

  等回到家,程远就给她倒水洗澡。

  待两人都洗好坐到床上时,程远才说:“媳妇,你很有做特务的潜质,组织了这么一场文艺汇演,我竟然都没察觉。”

  “那当然。”周静嘚瑟地说:“你要好好自我检讨一下。”

  “是的。”程远顺从地说:“不过我现在得听从领导的话,给这么厉害的媳妇嘉奖一个一等功。”

  一听到有嘉奖,周静的双眸亮了亮,问:“一等功可是很厉害的,你的嘉奖得有诚意,不然我不买账。”

  “那肯定。”说着,程远从枕头底下一抽。

  周静以为是什么礼物,谁知道眼前明晃晃吊着的,是她已经费尽心思藏起来的肚兜。

  “你……你怎么找得到的?”周静一边悄悄往后退一边问。

  程远勾了勾唇,说:“我的侦察能力虽然有些退化了,但这玩意就藏在屋里,我还是能找到的。”

  说着,他把周静往自己身前一拉,声音极具诱/惑地说:“宝贝,你的一等功奖励来了。”

  等周静最后无力地瘫在床上,她愤愤不平地嘟喃道:“这一等功到底是奖励你还是奖励我?”

  程远从她身后抱住她,说:“宝贝,咱们是一体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不分彼此。”

  “……”

  连轴转了一个星期,昨晚又累着了,周静第二天睡到日晒三竿,要不是有人在外面喊她,她还能继续睡。

  她穿好衣服,打着哈欠走到院子去,隔着门板上的稀疏缝隙,看到了林招娣。

  “你找我有事吗?”周静顿住了脚步,并没有开门的打算。

  林招娣在外面插着腰,气汹汹地说:“周静,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整个文艺汇演,把整个家属区的军嫂都叫上了,唯独没叫我,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不爽你的意思,不过周静不可能这么说,只一脸无辜地说:“当然不是,这不是考虑你怀着孕,月份又大了,怕你操劳才不敢叫你的。我知道你为人热心,要是知道我们组织汇演,肯定顶着大肚子也要跑来参加。”

  林招娣没想到她会来“戴高帽”这一招,她一时“骑虎难下”,抬着下巴说:“那当然。”

  “所以我才没喊你啊,你这胎可是儿子,牛连长又特别重视,把你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家里啥活都推给三个小闺女去干。他为了你能这么狠心对闺女,要是我动员你参加汇演,不小心弄出个好歹,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吗?”

  周静左一句为了她把活都推给闺女,右一句为了她对闺女狠心,林招娣的脸挂不住了,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等林招娣一走,周静就回了堂屋打羊毛裤。

  她现在孕20周,已经能明显看得出孕相,原本的裤子也快不够穿了。

  她打算给自己打两条羊毛裤,等冬天穿上后再套一条裙子在外面,既舒服又保暖。

  现在是八月份了,过不了一个月,暑热就褪去,开始进入早晚清凉的季节。羊毛裤比羊毛衣费功夫,她得提前做准备。

  不一会儿,周小兰就来了。

  她拿着在自家裁好的小衣,来借用缝纫机。她很聪明,缝纫机用上几次就上手,不一会儿就把衣服做好。

  “嫂子,你在织毛衣吗?”周小兰坐到周静身边问。

  “不是,是裤子。”周静说。

  “裤子不是得费很多毛线吗?你还真舍得。”周小兰现在心心念念就是孩子跟男人,要是她有这么多毛线,肯定给他们先打。

  “有啥舍不得的?咱们现在怀着孩子,保暖工作要做到位,要是冷感冒了就更不值当了。”周静说。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周小兰说着,突然顿了顿,声音也变小了,“嫂子,我……昨晚把欠大财的生日礼物给补上了。”

  生日礼物?周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眯眯地说:“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不难受了?”

  “不……难受。”周小兰红着脸摇头。

  只要想起昨晚的情景,她还是会心跳加速。

  昨晚因为表演的缘故,周静给她上了妆,其实她觉得脸红彤彤的有点像猴子屁/股,可程大财一回到家就说她很美,还忍不住亲了她。

  接下来的事情就自然而然了。

  明明第一次被他这样亲的时候,她还很抗拒,这次却不一样,她非常渴望他的亲热。

  而且他这次不再像头蛮牛那样,非常顾及她的感受,等到最后,她还羞/耻地觉得很舒服。

  周静知道她脸皮薄,她也没有窥探别人闺中/密/事的喜好,就叮嘱了周小兰几句,让她注意次数跟力度等。

  被周小兰这一说,周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程远是什么时候生日的。

  中午吃过饭后,她回到房间,把他们的结婚证找出来,一看才知道他的生日就在五天后。

  他不是一直没有安全感吗?那她就趁这次机会,给他好好过个生日,让他感受家庭的温暖。

  周静在睡前好好筹划了一番,等睡醒,就去找张嫂子跟黄嫂子,让她们帮忙去准备斋菜的食材。

  张嫂子跟黄嫂子是热心的人,当然愿意帮忙,可周静不能让她们白干活,说什么也给她们塞了一点钱。

  回到家后,她又数了数家里鸡蛋的存货,只要这几天省着点吃,到程远生日那天还是够用的。

  她偷偷准备着这一切,不在程远面前露出丁点蛛丝马迹。

  不知道是他没有过生日的习惯,还是压根儿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这几天他对她没有过任何暗示。

  到了他生日这天,她还是跟平常一样,只是在他出门的时候叮嘱一句,“今晚解散就回来。”

  “我知道了。”程远应下又问:“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做?”

  “没有。”周静抱着他的腰,撒娇道:“就是一天都见不到你,人家想你了嘛。”

  又是撒娇又是想他,程远瞬间抬不动脚了,把她拉入怀里亲了半天,才依依不舍地出门,“宝贝,等我回来。”

  “好。”周静被他亲得有些晕乎乎了,眼神迷离地跟他挥手再见。

  程远前脚刚走,赵笑花跟周小兰后脚就到了。

  “你们这么早就来了?生日宴在今晚呢。”周静说。

  赵笑花:“今晚来蹭饭吃,总不能啥都不干,就过来看看有什么帮忙的。”

  “还真有地方需要你们帮忙,只有我自己一个,时间有些赶。”周静说。

  赵笑花:“那你怎么不早说,还跟我们客气上了?”

  “不是客气。”周静笑道:“只是这是第一次给程远过生日,我当然希望亲力亲为。”

  “就你讲究,准备斋菜的工作就交给我跟小兰,做长寿面还有你那什么生日蛋糕,你自己负责。”赵笑花暧昧地说:“要我说,你给程远准备再多,还不如把自己送给他。不过你现在怀着孩子,这事情不行。”

  “……”现在还没满六个月,其实是行的。不过周静不能告诉赵笑花,要不然被她知道了肯定又要笑话自己。不过……她这个提议……还真的太懂程远了。

  有赵笑花跟周小兰两个帮手,周静早上就把斋菜的食材准备好,下午睡醒午觉就开始忙活。

  这年头要烘焙很有难度,周静只能用鸡蛋面粉做了蒸蛋糕,为了去除蛋腥味,她加了一些麦乳精在里面。

  麦乳精的奶香味能覆盖蛋腥味,而且闻起来更香。

  除了蛋糕,她还做了长寿面,以及参照上次李萍萍的喜宴来了一桌斋菜。

  傍晚,程远一解散就往家回,巴不得能一步跨回家,缓解媳妇对他的相思之仇。

  可没想到的是,方文、程大财跟老郭三个,比他走得还急。

  他在后头喊他们三个,他们却突然跑了起来。

  “这三人在比赛跑步吗?跟个二愣子似的。”程远没理会他们,脚下步伐不禁加快。

  等回到家,他一推开门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媳妇,可走到厨房门口一看,里面没人。

  “宝贝、宝贝,你在哪儿了?”

  程远喊了两声没人应,正想进堂屋里看看,突然听到工具房里面传出声音,紧接着,一伙人从里面走出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方文、老郭、程大财他们拖家带口的,还有周静。他们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脸,卖力地唱着。

  程远一脸懵逼地看着,直至一曲唱完,听到他们整齐划一喊了一声“程远,生日快乐”。

  他才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今天是我生日吗?”

  周静被自己男人呆萌的样子给逗笑了,她走到他身边说:“今天就是你生日,要不要拿结婚证给你看看?”

  程远这才相信今天真的是自己的生日,他看着自己身侧的小女人,正仰着头对他笑得灿烂。

  她一双眸子像是星星般闪亮,里面全都是他。

  他心窝子似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他深情又感动地看着她,“媳妇,谢谢你!”

  他小时候过过生日吗?大概在他爸离开之前是过过的,不过他已经没有印象了。

  在他的记忆里,生日的概念是,班上的同学或者是别家的小孩因为生日得到了一只鸡蛋或者一颗糖。

  有一次,他看到隔壁小孩过生日吃鸡蛋,他口水都流了下来。

  小孩的奶奶看他可怜,就跟他说:“回去跟你奶说,等你生日的时候也给你煮一只。”

  他当时转身回了家,但没有跟他奶说。家里的两只鸡生的鸡蛋都拿去跟别人换粮食了,要不然他们都要饿死。奶那么疼他,要是有能力给他一只鸡蛋,又怎么会不给呢?

  渐渐的,他就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即使后面进了部队,有了能力,孤身一人好像也没有过生日的必要,他也就没去记自己是哪天生日的。

  现在,他娶了媳妇,过上了有人知冷暖的生活,可已经没有过生日的意识了。

  但是,这个他巴不得把自己力所能及最好的东西,都捧在她面前的女人,却费尽心思给他庆祝生日。

  “你应该说宝贝,谢谢你!”方文看不得两人深情对望,调侃着打断他们。

  “就你话多。”这个称呼被人听到,的确有损他平日刚毅的形象,程远有些恼羞成怒了。

  “好了,都别站着,大家肚子都饿了,赶紧吃饭。”程大财拉着周小兰先去坐下。

  大家纷纷落座,开始吃饭。

  程远激动的心情还没平复,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忍不住又握上周静的。

  周静当然乐意被他握着,可现在是吃饭时间,只能跟他说:“我给你盛碗长寿面,你今天是‘寿星公’,要吃第一碗面。”

  “好。”程远这才把她的手放开。

  她给他盛了一碗面之后才跟大家说:“去村子里换肉不放便,今天让大家吃素了,大家别介意,多吃点。”

  “周姨,你做的斋菜比我妈做的肉都好吃。”大蛋乐呵呵地说。

  “合着我给你做肉,你还不乐意吃了。”赵笑花去拧大蛋的耳朵,“你这么喜欢周姨做的饭菜,把你送去给周姨做儿子。”

  “我才不要做周姨儿子呢,我要做周姨女婿。”大蛋大声地说。

  “才多大还知道女婿?你这小子哪儿学的?”赵笑花这回是真用力拧了。

  老郭连忙对自己儿子说:“大蛋,要是你想今晚吃好,千万不能提这话,你程叔叔听到得多心堵,看在他今天生日的份上,你赶紧闭嘴。”

  “哈哈哈……”

  一顿生日宴充满了欢声笑语,最后以生日蛋糕作为结束。

  周静特意找了根小蜡烛,点着之后插在蛋糕上,对程远说:“你双手合十握在一起,然后闭上眼睛对着蛋糕许愿。愿望要在心里默许,不能说出来,最后把蜡烛吹灭了就能切蛋糕。”

  程远从来不知道生日还有这玩意,他只要随便想想就觉得这操作很傻,他问:“这看起来有点傻,能不能直接切蛋糕?”

  “行了,你就只在底下的兵面前英明点,在你媳妇面前就一傻愣子,赶紧许吧,别惹你媳妇不高兴,这蛋糕玩意看上去很好吃。”

  方文说的话不好听,但很实在,程远不想媳妇不开心,只能照着她说的那样快速许了个愿,然后把蜡烛吹灭。

  周静让程远在蛋糕上切了一刀,然后再切成一小块分给大家。

  “哇,嫂子,你这个蛋糕怎么这么好吃,好香呀。”

  “是呀,软软糯糯的,太好吃。”

  周静其实很想说,还有更好吃的时候呢,她道:“让你们媳妇空了来我这里学,我教他们,下回你们家谁生日就做一个,费不了多少钱,比杀鸡划算多了。”

  “这主意好。”

  吃完蛋糕,大家都各回各家去。

  程远给周静提了洗澡水,然后刷碗,等洗完澡回到房间,发现她还没睡。

  “怎么还没睡呢?”程远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去,“今天准备了这么多,该累了吧。”

  “还好。”周静一把抱住他的腰,问:“你今晚许了什么愿望呀?”

  “你不是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告诉别人不灵,告诉你媳妇说不定就灵了。”周静俏皮地说。

  “行。”程远觉得告诉她也无所谓,道:“我希望我们这辈子都能在一起,将来白头到老,儿孙满地。”

  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含笑,让人感觉到他很向往这样的生活。

  周静心下一动,说:“我保证我们这辈子都会在一起,至于儿孙满地,还需要日后努力。不过,儿孙满地之前的必经之路,我今晚可以先满足你。”

  说着,她放开他,然后他看到她的纽扣被她一粒粒解开。

  其实周静觉得挺羞/耻的,她本来没想过做这样大胆的事情,但今天被赵笑花提点了一下,决定今晚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他。

  他生日他最大,那就做他做开心的事。

  所以,刚才洗完澡的时候,她就把肚兜给穿上了。

  等她只剩下一件肚兜了,可眼前的男人还没动静。周静有些费解,一抬头就看到程远鼻孔下面两道血。

  “……”

  第二天起来,周静只要想起昨晚的情景还觉得好笑。

  又不是第一次看,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不过最近天气开始干燥,程远这个气血热的青年,流个鼻血也情有可原,她今天给他煮点润肺去燥的汤。

  她先把汤料收拾好,等下午睡醒起来就可以煮了。

  “嫂子,嫂子,你在家吗?”

  周静刚把东西拿出来,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

  她走出去一看,原来是小张。

  “小张,今天这么有空?有事吗?”周静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我今天刚从县里回来,去邮局拿信的时候看到程团长的信了,所以拿过来给你。”小张说着,把一封信递给了她。

  “谢谢你了。”周静接过信封。

  小张:“嫂子不用客气,那我先走了。”

  “好。”

  周静把信拿回堂屋,信封上面的字歪歪斜斜又挤成一团,简直比狂草还难看。她辨了半天,才发现这封信是卢瑞雪寄来的。

  这就奇了怪了。

  据程远所说,他当兵这么久,卢瑞雪就给他寄过一封信,就是让他打钱。后来他每个月准时给她打养老钱,她就没再给他写过信了。

  现在无端端给他寄了一封信过来,周静直觉不是什么好事,但她有没有侵犯别人**的不良嗜好,于是把信放好,等他晚上回来再拆。

  傍晚程远回来,周静就忙着跟他吃饭去了。

  等晚上睡觉前,她把润肺去燥的汤端给他喝,才想起信的事情。

  “你先把汤给喝了,等会有封信给你。”周静说。

  “信,谁给我寄的信?”

  “一个女人寄的信。”周静悠悠地说。

  “媳妇,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赶紧拿来给我看看。”程远陡然紧张起来,以前有文工团的未婚姑娘给他写过信。

  之前闹了个唐素陶,现在又来一个,他可受不了。

  “你这么紧张干嘛?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

  “没有,媳妇你不信我就自己打开来看。”

  “行了,谁让看你的信了?”周静把信递了过去。

  程远看到卢瑞雪三个字的时候,眉头皱了皱,等打开看了看内容的时候,眉头皱得更深了。

  “怎么了?”周静问。

  程远抬起头来,苦着张脸说:“我妈说她要来,说十号的火车,估计十二号就到了。”

  “她来干什么?”这小日子过得这般惬意,周静也不想卢瑞雪来了,但她程远这幅“深仇大恨”的样子,她又觉得好笑,“你这是当儿子应该有的态度吗?”

  “难道你想她来?”

  “不想。”

  “那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周静腰挺背直地说:“她来就来,谁怕谁呀,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好,媳妇,我无条件支持你。”

  “……”这儿子确定是亲生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