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29 章 第 29 章

第 29 章 第 29 章

 推荐阅读:
     第二天,李香兰要回乡了,还是小张送她去县城。

  不过这一趟她不再一个人,因为朱晓丽要去县城待产,周静也带着康康一并出去。

  坐月子把家里的粮食存货吃得七七八八了,她急需采购。

  李香兰准备要跟宝贝外孙分开,十分舍不得,抱了他一路,一直碎碎念“康康要记得外婆”、“下回康康回乡里,外婆给你做很多好吃的”、“康康要听爸爸妈妈的话,要健康、要快高长大”。

  周静在一旁听着,也忍不住对小家伙说:“康康,要记住外婆的话哦。”

  朱晓丽她妈王婶子看着康康也是稀罕得不得了,特别他还是男孩,眼馋地说:“过两天晓丽也生一个这么好看的大胖小子就好咯。”

  方文一听,马上道:“妈,你放心,咱晓丽生的肯定更好看。”

  他方文的儿子怎么可能比不上他程远的儿子?

  王婶子被女婿逗笑了,“你这话哄哄你媳妇就行,说出来谁信?你两口子长得没人小静两口子好看,生出来的孩子能比人家的好看吗?再说了,晓丽长得没人小静白,你又跟头黑牛一样,孩子别随你这么黑就感谢老天爷了。”

  “哈哈哈……”

  王婶子这一番话把大家哄得哈哈大笑,什么离别的愁绪,产前紧张也随之舒缓了不少。

  等到了县城,小张先把朱晓丽他们三个送去医院,然后把周静送到供销社。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任凭周静再舍不得,她还是得在这里下车了。

  李香兰依依不舍地把康康绑在周静怀里,像是叮嘱小孩一般,说:“要看好孩子,东西能买得到就买,买不到也不要去跟别人抢,千万别被人压到康康了。”

  “现在多了康康,你以后的日子肯定没之前舒服。程远是个勤快的好丈夫,但你也不能偷懒,自己能干的事情就尽量干,他天天训练很辛苦的,要互相体谅,知道了没?”

  “妈,我知道了。”上次李香兰回去的时候,周静没有当着她的面哭,可这次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开口都带着哭腔,眼睛也跟着红了。

  大概是现在当了父母,特别能理解父母对孩子的感情,那是一种她以前缺失的亲子感情。

  “傻孩子,都是当妈妈的人了,有什么好哭的?”李香兰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自己的眼睛也忍不住红了,“好了,别耽误人家小张,你赶紧去买东西,买完就回来这里等。”

  周静跟李香兰一直挥手,直至军卡的车尾消失在转角,她才收回视线。

  看着怀里酣然睡着的小肉团,周静被治愈了一些,吸了吸鼻子,就往供销社去。

  在供销社把能花出去的票都花掉之后,周静又买了一些猪下水跟猪骨,最后才去胡大爷那边。

  她除了想去他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能采购,也想瞧瞧胡翠儿是什么情况。

  谁知道胡大爷一看见她就跟她报喜,“妹子,咱翠儿怀上了,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能够帮助到别人,周静当然高兴,说:“大爷,恭喜你要当外公了,也替我恭喜翠儿。”

  “谢谢、谢谢,要不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把翠儿喊来,让她当面给你道谢,就是他们两口子现在搬出来住,那地离这里有点远。”胡大爷说。

  “他们搬出去了?”周静有些好奇地问。

  “是呀,你之前不是让他们保持好心情才容易怀孩子吗?他们俩挤在他们老陈家,天天看公婆哥嫂的脸色,能有好心情吗?我本来让他们住我这儿的,但大强他不肯,说会被别人笑话的。他后面就找了一间空房子,每个月偷偷给人家一点钱,就两口子搬出来了。”胡大爷说:“虽然每个月要给房租,但自己住得舒心,钱花了就花了。”

  果然是当倒爷的口气呀,周静笑着说,“那就好,你不必去找翠儿了,我今天赶时间,在你这儿买点东西我就回去。”

  “行,那我就不耽误你了,今天要什么,我送给你了。”大爷拍着胸口保证。

  “这可不行。”周静拒绝。

  大爷:“这哪有不行的?之前你给翠儿他们开方子,都没有收过钱,今天这些就当诊金了。”

  其实周静很想说,她要感谢翠儿,让她能把从顾老手稿里学的知识运用到实际。不过这话不可能跟大爷说,最后就半买半送地在大爷这里把竹背篓装满,然后满载而归。

  她回到下车点的时候,小张已经在等着了。她上车之后,就回营了。

  这次是康康第一次出县城,但他全程在睡,根本没有见识到县城的“繁华”就回山里了。

  半路上,他饿醒了。

  小家伙吃奶最积极,一饿就要吃,不吃就一直哭闹,周静只能撩起衣服给他喂奶。

  这还是周静在家里以外的地方喂奶,好在整个车厢就她一人,但她还是用块小布挡了挡,尽量做到不走/光。

  没办法,有一个文明的男人,她也必须跟着文明。

  小家伙吃饱之后就不闹了,但刚才已经睡饱,就一直睁着眼睛,左看看又看看。

  周静乐得清闲,偶尔跟他说几句话,虽然没有回应,但因为有人“聊天”,也不无聊了。

  今天回来得早,回到家时才中午。

  康康又睡着了,周静把他放在小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就去蒸蛋糕。

  之前军嫂们恭贺她顺利生产时,送她鸡蛋的人情还没还回去,周静今天在胡大爷那边买了不少面粉,她就想做一些蒸蛋糕分给大家吃,权当把这个人情还给去。

  她已经跟程远商量好,康康的百日宴不摆了。

  自从她协助罗嫂子办茶话会,又教大家做中秋月饼,很多军嫂都愿意跟她打交道。虽然跟她们的交情比不上跟赵笑花三个,可她真要给康康摆百日宴,不请她们就容易被误会自己瞧不上她们,所以索性都不请了。

  而且,她当妈之后比之前精明了许多,与其花钱热闹一下,倒不如多给自己买点肉。自己的营养到位了,才能当好一只奶牛。

  蒸蛋糕不复杂,就是需要很多大盘子。周静把家里所有的盘子都用上,才堪堪做够分量。

  这头她刚把蛋糕蒸上,那头屋里就传来康康中气十足的哭声。

  “怎么这么快就饿了?”周静一边嘀咕着一边快步往里面走。

  等走到小床旁边,就看到小家伙闭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哭着。

  她一边把他抱起来一边哄道:“好了,咱乖宝宝不哭,现在给宝宝奶吃。”

  可等她坐好,还没把衣服撩起来,小家伙就不哭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妈妈看。

  周静看他半点吃奶的意思都没有,就不给他喂了。只是她觉得奇怪,这一觉怎么睡这么短了?

  没一会儿,蒸蛋糕就出锅了。

  周静把它们稍稍摊凉,然后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进提篮里,再把康康绑在胸前,就带着他去送蛋糕了。

  她不好厚此薄彼,除了罗嫂子,每个军嫂就送五块,不管她家里有多少个人。

  当初陈喜梅跟林招娣没有给她送过鸡蛋,她当然也不会给她们送蛋糕。

  因为周静放了一些麦乳精进去,所以蛋糕闻起来非但没有蛋腥味还特别香,大家收到之后都特别开心。

  林招娣带着小闺女在家,当然听到周静给她隔壁左右两家送蛋糕。

  她听着都忍不住吞口水了,甚至幻想着周静会不会也给她送点。

  等周静的声音渐行渐远之后,她知道希望幻灭,心里又默默把人骂了一遍。

  周静送的最后一家是秦师长家,冲罗嫂子之前送来的那对猪蹄,她当然不能只送五块蛋糕,把最后剩的二十块都给她了。

  “小静,你太客气了。”罗嫂子说。

  已经痊愈的秦伟业这两天胃口特别好,什么都想吃,闻到这么香的蛋糕更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左手拿一个,右手逮一个,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你这小子悠着点,没人跟你抢,别吃那么多,等会要吃撑了。”罗嫂子唠叨着。

  可秦伟业控制不住自己,等吃了四块蛋糕,他才有空过来看看周静怀里的小肉团。

  他本来是盼着周静生个女儿给他当媳妇的,得知她生了个弟弟之后就很失望。当初罗嫂子给周静送猪蹄的时候说带上他,他就说弟弟没什么好看,不去了。

  不过,他知道自己这次生病是周静给治好的,对她喜欢之余又充满感激,他说:“周姨,等康康长大,我就带他玩,我不会让人欺负他的。”

  “好呀,等康康会说话会走路的时候,就会喊你哥哥带他出去玩了。”周静笑着说。

  “没有问题。”秦伟业拍着胸口,有点秦师长的味道,说:“康康,我带你玩,等你以后有妹妹了,记得把她送给我当媳妇。”

  “……”

  周静跟罗嫂子听了都哭笑不得,罗嫂子还开玩笑道:“小静,看来咱们这亲家是必须得做了。”

  周静在罗嫂子家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因为差不多该给康康喂奶。

  果不其然,她走到半路他就开始闹,等一回家,她就钻进房间给他吃。

  康康吃完奶就睡着了,周静看着时间还早,没到做饭的时间,也就跟着他一块睡了。

  今天一早出门,又来回坐了四个小时的车,到家后又忙个不停,周静的确累了。

  她这一觉睡到下午五点,看康康还没醒,她就连忙起来做饭。

  等她饭做得差不多的时候,程远回来了。

  他站在厨房门口看她,她明显感觉到他今天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她正纳闷这人今天怎么了,而后突然想起什么,他人已经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拥住她,说:“宝贝,东西我已经拿回来了。”

  “……”

  说着,他就要去口袋里掏出来给她看,然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哭喊声打断了他。

  周静用手肘撞了撞他,“康康醒了,赶紧去抱他,我把青菜炒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麻烦的小子。”程远不满地嘀咕了一声,还是认命地放开媳妇,去房间抱儿子了。

  晚上有正事要干,程远让周静早早给康康喂奶,然后他负责哄睡。

  周静洗完澡进来的时候,程远正小心翼翼地把康康放到小床上,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他弄醒了。

  确定儿子已经睡着,被“关禁闭”多月的程远迫不及待地抱着周静,“宝贝,来呀……”

  周静虽然没他表现得这么猴急,但内心是期待的,毕竟他关禁闭的同时也她也在关。

  “媳妇,咱今晚一定要尽兴,你不能拒绝我的任何要求……”

  话音刚落,他的唇就吻住她的唇。

  “砰砰砰、砰砰砰……”

  外面传来强有力的敲门声,似是要把他们家的门给敲烂一般。

  周静连忙把他推开,“快点看看是谁,别把康康吵醒了。”

  “哪个王八蛋赶在我干好事的时候过来,他最好有要紧的事,否则我跟他没完?”程远黑着一张脸出去开门的。

  他一拉开门,就看到程大财一脸焦灼地站在门外。

  “哥,借你自行车用一下,我媳妇要生了,我要去村里找接生婆。”不等程远说些什么,程大财已经自顾自地往院子里挤,推着单车就走了。

  程远回到房间之后想继续,周静却说:“你在家看着康康,我去看看小兰。”

  “宝贝,今晚上我俩都盼多久了,你又不会接生,去也没有用。”程远抱着人不撒手。

  周静则一根根手指去掰开他的禁锢,说:“小兰是我的好姐妹,大财是你的好兄弟,要是我们不知道小兰要生就算了,知道了不过去瞧一眼,说不过去。”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程远没办法,只能依依不舍地把她放开。

  夜里风大,他把她包得严严实实,又给她点了个大灯笼,才放她出门。

  周静去到程大财家的时候,小兰正躺在床上。因为刚过了一阵剧烈的宫缩,她这会儿精神还行,加上有大财妈这个生过六个孩子的婆婆在场,她不至于特别紧张。

  “小静,你有心了。”大财妈感激地说:“不过小兰这才刚开始,你又要照顾康康,别再这里等了。”

  “没事。”周静说:“我就是过来给小兰打打气,等会就回去。”

  周静走到床边,蹲在小兰身侧,说:“你别怕啊,肚子越痛就越要忍着,省点力气到最后要生的时候用。而且,越痛就证明孩子越想出来,离生出来不远了。”

  “嫂子,我知道了,再怎么样我都会忍着。天气冷,你赶紧回去,说不定你明天起来,我就生了。”周小兰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宫缩。

  周静陪了她一会儿,就回家了。

  回到家,周静一走进房间,就看到程远抱着康康在来回地走着。

  “醒了吗?”周静小声地说。

  程远轻轻点头就没再说话,生怕把好不容易哄睡着的小家伙又吵醒了。

  等把康康安安稳稳放到小床上,程远已经不想浪费时间,拉着周静直奔主题。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计生用品,虽然白天军医给他科普过使用方法,他也仔细了使用说明,但还是捣鼓了好一阵子。

  周静看着,觉得非常羞涩,直接把头埋进枕头,眼不看为净。

  “宝贝,赶紧来吧。”

  程远迫不及待地把人掰了过来,可随之的又是一阵存在感十足的哭喊声。

  这下,什么感觉地没有了。

  周静把康康抱起来,程远在旁边没好气地瞪他,“你存心折腾你爸是不是?”

  康康当然不会回应他,不过被周静抱在怀里哄了一会儿,他很快又睡着了。

  那安安静静的模样,像一个天使。当然,在他爹的眼里,是一个十足的恶魔。

  “我觉得康康是缺乏安全感,所以老醒。”周静说:“今天中午我把他放在小床上睡,没一会儿他就醒了。下午我带着他一起睡在大床上,他睡了很久,直至我起来做饭,他继续睡了一会儿就醒了。”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妈回去了吗?”程远问。

  “应该不是。”周静说:“不过我妈之前一直带他一起睡,现在他自己一个人睡,觉得害怕了。”

  “……那怎么办?”程远这下觉得头都大了。

  周静:“我觉得要么继续带他睡大床,要么狠心一点,训练他自己睡小床一段时间,等习惯了就好。”

  程远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不过今晚再让他隔三差五地醒来折磨自己,那他苦等几个月的美妙夜晚可是要过去了。

  最后,他决定今晚暂时把他放在大床上。

  之后,康康一觉睡到天亮,只是周静觉得有些羞/耻,毕竟孩子就在旁边。

  不过,程远期待已久的夜晚也没有预想中那么美妙,因为这计生用品玩意,用起来实在太影响体验了。

  结束之后,周静累得眼皮在打架,却被程远一句“我不喜欢那玩意,要不我去结/扎好了”给惊醒了。

  “不行,咱们还要生二胎呢。”周静顿时清醒过来,“就算不学别人生五六七八个,但起码得两个吧。以后康康也有个伴。等将来他们长大了,两兄弟或者两兄妹遇到事情都有个人可以商量。”

  这个道理很实在,程远无法反驳,只能打着商量说:“你说,这事情也不是百发百中,如果不用,说不定也行的。”

  周静悠悠地回答道:“你这是对自己实力的质疑吗?”

  “……”

  “不用也行,只是如果又怀上了,我是不可能不要TA的,你就继续‘关禁闭’吧。”

  “……我觉得,我还是能忍忍这玩意的。”

  第二天起来,周静就带着康康上周小兰家。

  她在凌晨五点的时候已经生了,给程大财添了丁,一个五斤半的小子,乐得大财跟大财妈两个,笑得合不拢嘴。

  周静把提前准备的几个鸡蛋送上,知道周小兰需要休息,跟她说了两句就带着康康回去了。

  在周小兰卸货的第二天晚上,朱晓丽也生了,同样是一个小子,六斤重。

  家属区一下子多了三个男孩,军嫂们又有同性孩子一起生的说法,大家就都说周静生儿子带了个好头,领着周小兰跟朱晓丽也生了儿子。

  既然有生儿子这一说话,就有生女儿这一说法。

  去年林招娣生了女儿之后,赵笑花也跟着生女儿了。

  一对比之下,周静又成了大家心目中有福气之人。

  周静对此不甚在意,本来生男生女是概率事件。但林招娣听到这话的时候,又气得吃不下饭。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她不吃饭,遭殃的还是小妞,因为她没奶喝了。

  周静虽然弄不明白林招娣为何能这么忍心,不过也见怪不怪,自个儿亲妈不比她好多少。

  别人不管自家孩子有没有奶喝,周静却非常注重康康的粮食。

  好些天没吃上肉,她担心影响奶产量,于是这天起来,就骑着单车去村里碰运气,看看杀猪那家有没有肉换。

  其实程远不是很同意她去的,怕她骑车不熟练摔了。只不过他最近要锻炼康康自己睡小床,经常一晚上要起来多次,早上再早起就真的不用睡觉了。

  加上他本来就起得不迟,毕竟每天都得把家里的粗重活干完才放心去集合。

  周静虽然对自己的骑车技术很有信心,可她对坑坑洼洼的路不放心,担心背着康康去不小心磕着了,所以就把他放在罗嫂子家,让她帮忙照看一会儿。

  “嫂子,麻烦你了,我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回来。”周静说。

  “没事,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有康康陪陪我,我高兴呢。”罗嫂子说。

  她现在基本不用带秦伟业,因为他九月份要上小学,现在一起来第一件事就出门溜达,坚决不能浪费这种不用上学的好日子。

  周静今天运气不错,在杀猪那人那里买到了五花肉跟大骨。

  五花肉虽然只有三两左右,但切成薄片做个小炒肉,程远可喜欢吃了。

  她把钱给了对方,刚把包好的肉提出来,却听到有人喊:“妹子。”

  周静转过头一看,只见一老人朝她走来。

  这老人她认得,去年她跟朱晓丽还上他买过中药,他是村里的老中医

  “大爷,你找我有事吗?”周静问。

  “是这样的,我想问你要不要草药,要是你药的话,我可以便宜买给你。”大爷说。

  周静听着一愣,问:“你为什么突然要卖草药?”

  提起这个,大爷忍不住叹气。

  原来,他儿子,也就是之前跟他吵架被周静碰到的那个男人,在省城大学毕业后进了革委会工作,之后也得到领导的赏识。

  他儿子虽然不想继承大爷的衣钵,但是个孝顺的孩子,又是家里唯一的儿子,现在就想把老两口接到省城去生活。

  省城不是远离运动的乡里,再加上他儿子在革委会上班,他要过去,肯定是不能再行医了。

  他刚开始不愿意离开乡里,可架不住老婆子劝,说儿子现在有孝心不领情,以后想他孝顺的时候不理他们了。而且,他儿子现在处了个省城姑娘,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即使现在不出去,以后孙子孙女出生了还是得去。

  大爷想了想,与其现在跟儿子僵着离了心,倒不如直接出去,当享福算了。

  医馆不做,剩下的草药也不能全带去省城,所以大爷想把它们转出去。

  周静换东西大方,在村子里是有名的,所以大爷听到别人说她今天来了,他就跑过来碰碰运气。

  “那我随你过去看看。”

  周静去了大爷家里,看了看他家的草药,量不算多,但品种挺多的,好些山上采不到的常用草药都有。

  “这几样上山采不到,我都要了,其余就你自己留着。”周静把自己要的药草都指了指。

  大爷一听,发现她这么懂药草,是行家,也不跟她磨蹭价格,说了一个数字,道:“你同意的话,全部都给你了。”

  周静觉得价格划算,就直接付钱了。

  其实她买这么多药草,暂时是用不上的,可她有一般女人的通病,东西一便宜,不买就觉得吃亏。

  因为在大爷那边耽误了时间,周静回到家把东西一搁,就连忙去罗嫂子家把康康接回来。

  等回到家,又是给康康喂奶,又是收拾草药,又是炖汤,等她坐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过后。

  李香兰说得没错,自从有了孩子,生活真的没有以前舒服。不过忙起来也好,能尽快把肚子上多余的肉给减掉。

  其实她的肚子相对于别人真不大,可她对自己要求高,看见有丁点赘肉就受不了。

  傍晚程远回来,周静把药草的事情跟他说了,她还特意给自己编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有时候想用些药草的时候山里又没有,现在屯些在家里会方便许多。”

  家里的事,程远一直都听她的,虽然屯草药有些奇怪,不过她整天拿着顾老的中医手稿学习,要买就买吧,反正不贵。

  况且,他最近没有精力关注什么药草,因为康康还没有适应自己睡小床。

  按照往常,周静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程远已经把康康哄睡了,可今天晚上两父子趴在床上“对决”。

  “康康乖,努力把脖子抬起来。”

  “对,没错,就是这样,多坚持一下。”

  “好,非常好。”

  周静有些讶异地看着这一幕,因为训练康康抬头这事情,一直都是她在做。程远对儿子要求高,有时候看他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就着急上火,她实在想不明白他今晚怎么这么有耐心。

  “啊哟,今天是廿四孝老爸,还陪练抬头呢?”周静走过去,坐上床就打趣程远。

  程远看了她一眼说:“抬头是个费力活,他累了,自然就睡熟了,哪里还会隔三差五醒来打扰我们?”

  “……”闹了半天,她还误会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练抬头真的很累,康康当天晚上真的自己在小床上一夜睡到天亮。

  孩子在小床上乖巧地睡着,怀里又抱着软乎乎的媳妇,程远有种幸福得飘飘然的感觉。

  当然,要是能跟媳妇毫无隔阂地交流,那就完美了。

  一转眼,康康两个月了,也进入了这年春夏交替的季节。

  像这种极其不稳定的天气,人最容易感冒。

  男人还行,天天锻炼,体质杠杠的,就是家属区的军嫂跟小孩,一不小心就感冒了。

  虽然没有刻意宣传,但军嫂基本都听说过周静懂一点草药,加上她为人友善,做出来的食物又俘获了大家的心,偶尔会有人来找她,让她给开一副感冒茶。

  这时候,周静之前屯起来的药草就派上用场。

  除了林招娣跟陈喜梅,其他军嫂都不是贪小便宜之人。大家来找周静抓药,都带上两个个鸡蛋或者一些其他吃食过来,就当做是付钱。

  现在要养孩子,而且草药是自己真金白银买回来的,周静也不拒绝,就当做是自己的额外收入。

  半个月下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攒了不少鸡蛋跟粮食。

  穿过来一年多,她第一次用自己的知识挣了“钱”,比她上辈子第一次领工资的时候还高兴。

  过了些天,赵笑花家小妹的百日宴,总算姗姗来迟了。

  小妹现在快四个月了,本来两个星期之前就要摆百日宴,但为了等周小兰跟朱晓丽出月子,所以推迟到现在。

  老郭这次得了闺女,真真的把她当做掌上明珠,不仅仅摆百日宴,还摆得很阔气,又是杀鸡又是杀鱼,上了好几道硬菜。

  因为周静要带康康,所以赵笑花没叫她来帮忙,喊了张嫂子、黄嫂子等几个热心军嫂过来。

  周静临近饭点的时候给康康喂了一次奶,然后才抱着他出门。

  现在天气热了,周静不用再把他包得严严实实,而且小家伙大了,已经不喜欢别人横着抱他,必须要竖着抱,才能转动脑袋瓜探索新奇世界。

  她走到半路,突然看到大头怀里抱着些什么东西飞快地跑着。

  他跑得太快,她就没有喊他,径直去了赵笑花家。

  到了赵笑花家,大家看到肉嘟嘟、白嫩嫩的康康,都围了过来。

  “小妹,看看是谁来了,把你今天的风头都给抢了。”赵笑花刚给小妹喂完奶,从里面开着玩笑出来。

  “康康,快点跟小妹姐姐道谢,今天可是她请客哟。”周静柔着声道。

  康康听不懂妈妈说什么,但“呀呀呀”的,很兴奋。

  大家看着他的头抬得直挺挺的,都问:“康康这头为什么抬得这么好呀?”

  “就是,我家小妹都没他抬得好。”

  “……大概是身子骨随他爸吧。”周静打着哈哈说,她哪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家儿子抬头练得这么好的真实原因。

  “大头,你又滚哪儿去了?今天家里这么忙,你到处乱串个什么?”赵笑花突然朝着大门喊。

  周静扭过头去,只见大头快速钻入了厨房。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看到他从怀里翻出一个碗,然后搁在灶台上。

  结合他刚刚跑过去的方向,她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小妹的百日宴热热闹闹过去后,男人又要出任务了。

  这还是周静生了康康之后,程远第一次出任务。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也庆幸,自己的生产跟月子,都有他陪着,不然多少都有些遗憾。

  别看他平时各种嫌弃康康碍手碍脚,可在出门的前一天晚上,他都舍不得一早哄儿子入睡。

  两父子躺在床上练翻身,一直到康康累得睡着了。

  儿子睡着了,明天又要出远门,今天晚上当然要抱着媳妇好好温存一番。

  听说这次任务很重,说不定得几个月才能回来,周静自然不会拒绝他。

  只是折腾到最后,某人还是不满意,“我真的很想扔掉。”

  周静当然知道他想扔掉什么,只悠悠说了一句:“你想扔就扔怕,只要别怕回来之后又被关禁闭就行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团长怕了。

  这天晚上虽然很累,但周静第二天还是早早爬起来。

  康康好像也知道爸爸要出远门似的,也醒得比平时早。

  程远平时不动声色的,还经常埋怨周静喜欢亲康康,可现在离别在即,他反倒抱着康康不肯放手,亲完额头又亲脸,亲完脸又亲额头。

  “好了。”周静朝他伸手,“再不走要迟到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康康的,你自己注意安全,一定要平安回来,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说到最后,她的眼眶红了。

  “我会的,你在家里要照顾好自己,平时挑水不要挑太满,要是忙不过来就别种菜了,去别人家换点。”程远把康康递到她怀里。

  说着,他捧起她的脸,重重地吻了一下。

  “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话落,他转身就往外走。

  周静红着眼睛目送他,只不过他刚走到门口,人又倒了回来。

  他又亲了她一下,才说:“差点忘了,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要执行好分床睡,别等我回来了,大床上的位置就被占了。”

  “……”

  周静心里离别的愁绪,顿时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