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31 章 第 31 章

第 31 章 第 31 章

 推荐阅读:
     不是周静打击程远,而是平时康康大便之后,她一边给他擦屁股一边唱:“康康拉粑粑啦……今天的粑粑颜色很好哦,证明宝宝身体棒棒哒……下次记得叫妈妈给你拉粑粑,做个健康卫生好宝宝。”

  她没想到康康的语言发育得这么早,“粑粑”听多了就会讲。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永远是别人。

  程团长强行调整自己僵掉的脸,淡若自如地把康康抱过来,说:“咱们康康是拉粑……臭臭了吗?”

  这不说还好,一说就闻到一股酸爽的味道。

  周静看到程远眉头轻皱,问:“真的拉了吗?”

  “……嗯。”程远看都没看周静,说:“你去厨房吃早饭,我来弄就好。”

  “……好。”

  周静去了厨房,没有留在里面吃早饭,直接把鸡蛋糕端回了堂屋。

  当了快七八月老母亲,周静早就没了之前的讲究,看着程远给康康清理小屁屁,她还能吃得津津有味。

  不过不说,程团长真是个好父亲,明明是个当兵的糙汉子,可照顾起小孩来一点都不含糊,甚至很细心。

  他把康康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乖乖地躺在竹沙发上,任由他去捣鼓。

  要是现在是2020年,他绝对是可以上视频号的超级奶爸。

  午饭过后,康康跟程远玩了一会儿,吃饱奶就睡觉去了。

  周静今天起得晚,现在没什么睡意,便把家里的信纸找出来。

  程远以为她在看顾老的手稿,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她在信纸上面画画。

  “你这是画什么?”

  “没看出来吗?这是一辆自行车呀。”周静头也不抬继续画,“我觉得康康的语言能力发育得挺好的,我得抓住这个关键时刻,多给他读绘本,这就是我给他话的绘本。”

  七十年代的出版物,针对幼儿的几乎没有。周静虽然身在这个年代,可拥有一颗2020年代母亲的心,那是一颗努力鸡娃的一颗赤子之心。

  无论康康将来干什么,从小抓准没有错。

  程远不知道自家媳妇的心思,但有一点弄不懂,问:“你哪里看得出咱康康语言能力发育得好呀?我怎么没看出来?”

  “就他会说粑粑呀,七个多月就会发音,已经很超前了。”

  周静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无意提起了某人的尴尬之事。

  程远没再接茬,说:“你不说要给康康做辆小推车吗?我现在去工具房看看剩下的木材够不够。”

  “……好。”有人乐意给自己找台阶,她当然把他欢送下去。

  两口子一个下午谁都没有打扰谁,各自为孩子准备礼物。

  周静给康康花了两本日常认知绘本,虽然颜色单一,但画风简洁可爱。她琢磨着下次自制点颜料,涂上去孩子肯定更喜欢。

  另外,家里的信纸不多了,下次出县城,得问问胡大爷有没有门路找到一些画纸,最好是厚点的,这样康康自己翻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容易撕烂。

  她用针线把绘本订好,站起来伸了伸拦腰,发现康康还没醒,就走出去看看程远。

  他动作很快,一个下午就把推车的基本轮廓做出来了。

  “有了这辆推车,我的双手准备可以解放了。”周静虽然喜欢肉嘟嘟的儿子,可承受重量的时候还是嫌弃,她说:“到时候出门推着他就行。”

  “平路还好,但遇到坑坑洼洼不好推。”程远不想她到时受打击,提前跟她打个预防针,“不过平时在家里推着他玩也挺不错的。”

  “没错,有点新玩意,孩子才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周静开心地说着,弯下腰在程远的脸上落下一吻,“吧嗒”一声,笑着说:“咱爸爸是最棒的,奖励你。”

  “哎呦呦,程远是你男人还是你儿子呀,还最棒的?”赵笑花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腻歪情景,啧啧几声。

  被现场抓包,周静的脸顿时红了,程远倒是淡定,问赵笑花:“有事?”

  “当然有事,要不然我上赶着过来看你们恩恩爱爱,回头看我老郭不顺眼吗?”赵笑花说:“张嫂子跟黄嫂子明天去村里弄些柚子回来,听说今年大丰收,5分钱一大个,你们要就报个数,我跟张嫂子说去。”

  “要。”周静想了想,说:“要是我要五个,会不会太多,张嫂子他们背回来不容易。”

  “没事,你要五个我报上去就行。”赵笑花说:“两个嫂子去营里借了一辆木头推车,到时候一车拉回来。”

  “那行,我现在给你拿钱去。”

  次日,程远结束休假,又投入到新的一轮训练当中去。

  周静跟康康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家里的粗重活干完,厨房里还有两只猪蹄,肯定是他一大早去村里换的。

  男人辛辛苦苦把猪蹄弄回来,周静当然要炖他最喜欢的猪脚姜。

  现在是吃萝卜的季节,她去自留地挖了两个大萝卜,打算等会猪脚姜炖得差不多的时候放进去。

  这头她刚把萝卜洗干净,赵笑花就提着五个大柚子上门了。

  “谢谢啦!”周静一边接过柚子一边说。

  “没事,跟我客气啥?”赵笑花说完又提醒道:“柚子好吃,但你也不要吃太多,吃多了肚子不舒服。”

  “我知道的。”周静作为中医,当然知道柚子多吃不好消化,不过柚子能保存的时间长,能放着慢慢吃。另外,柚子一身都是宝,她买这么多也是大有用途的。

  “我等会打算用柚子皮做洗洁精,你想学就拿一个柚子皮过来,我教你做。”周静对赵笑花说。

  “啥是洗洁精?”赵笑花听得一头雾水。

  “洗洁精就是一种用来洗碗的液体,用了它会洗得特别干净。”

  这年头大家洗碗都是用丝瓜布,而且饭菜没什么油水,一般一擦就干净了。但周静家隔三差五就吃点荤腥,光用丝瓜布擦还是有油腻感。

  程远知道她爱干净,经常烧热水洗,可烧热水费柴火。柴火都是他辛辛苦苦捡回来的,要是能省点就最好。

  而且现在天气渐渐冷了,油脂会越来越不好洗,烧水也越来越费柴火,所以昨天听到有柚子买的时候,她就萌发了自制柚子洗洁精的念头。

  赵笑花其实没听太懂洗洁精是啥玩意,但听着新鲜,而且原材料又只是不要的柚子皮跟一些小苏打粉,她回家就把柚子剥了,带上柚子皮、背上小妹就去程家。

  来了的路上还不忘去给买了柚子的军嫂宣传一下,所以赵笑花上门的时候,就附带了八个人。

  反正教一个是教,教八个也是教,周静当然欢迎大家。

  她把康康安置在一旁玩木枪,然后开始上课了。

  “其实做柚子洗洁精很简单,我们首先要把柚子皮白色部分清除干净,剩下黄色的部分再切成细丝。”

  大家都是带齐工具来的,听到周静这么说,就纷纷开始动手。

  等把柚子皮切好,周静就让大家把它们放到罐子里,然后加上适量的水跟小苏打,盖上盖子。

  “好的,大家拿回去之后放在阴凉的地方,两个星期后就可以用来洗碗。你们到时候试试,真的很干净。”

  “行,我下回试试。”

  到了饭点,军嫂们纷纷端着自己的罐子回家,周静则把刚才刮出来的白色部分柚子皮烫煮,然后放到清水里浸泡,打算明天做糖柚皮。

  忙了一早上,周静吃过午饭就跟康康一起午睡了。

  如果不是前一天晚上累着了,周静午睡就半个小时左右。

  她起来的时候康康还在睡,趁着这空档,她赶紧把家里收拾一下。

  不一会儿,周小兰跟她家牛牛过来了,还带了两个芒果,说是大财去山里摘的。

  牛牛人如其名,身上有一股完美遗传了他爹的牛劲,一来就把家里弄得砰砰响,把康康也吵醒了。

  “嫂子,不好意思呀,早知道康康在睡觉,我就不那么早带他过来了。”周小兰有些无奈地说:“希望下一个别再像他这么皮就好。”

  周静一听,笑着问:“你打算生老二了?”

  “你不打算生老二了吗?”周小兰惊讶地反问道。

  “……生,只是没想那么快。”周静说:“带孩子不容易,还得教他,生得太频繁会忙不过来。”

  “哪里快了?”周小兰不认同地说:“我妈跟我婆婆都说生孩子要赶早,而且我觉得像笑花嫂子那样挺不错的。反正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不如早早带完完事。”

  这年头大家都是这个思想,周静不好多说什么,只道:“那你自己注意补充一下营养。”

  “好,大财这两天回来,就经常出去给咱们弄鱼吃。”周小兰说着,脸上露出了甜蜜。

  “那就好。”周静笑着说。

  “对了,嫂子,你们今年过年回老家吗?”

  “我跟程远想回,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请得到假。”周静当然希望回去看看李香兰跟周爱国,去年怀着孕不方便,要是今年能回就肯定回,即使不是过年,像平时这样回去一趟也好。

  “我也想回,但大财也说探亲假不好请,而且也得看情况,要是我又怀上了就不回。”

  “那到时候再看吧。”

  傍晚,程远回来,吃了一顿丰盛的猪脚姜,周静又用芒果跟柚子做了一碗杨枝甘露。

  芒果跟柚子程远吃过,但这样混在一起吃还是第一次,而且味道非常好。

  周静抱着康康坐在一旁,小家伙看着爸爸碗里的东西就伸着手要过去。

  康康这是想吃杨枝甘露了,程远当然乐意分给他吃,可勺子还没递到他嘴边,就被周静给制止了,“别给他吃,他还小,要是吃了过敏就麻烦。”

  “那等康康大点再吃。”程远一向最听媳妇的话,他把勺子收回来放进自己的嘴里。

  原本兴奋得快要跳起来的康康觉得自己被耍,嘴一扁就哭起来了。

  “康康不哭,那是大人吃的东西,等你像大蛋哥哥那么大的时候就给你吃,好不好?”周静轻声地哄着。

  可康康不听,继续闹。

  程远看着,伸手抓住他的小手,说:“宝宝是不是也饿了?饿了就让妈妈给奶奶吃好不好?奶奶很好吃的,比爸爸碗里的东西还好吃,要是可以,爸爸都想跟康康换。”

  “……”周静真想让这个男人闭嘴,可康康好像听懂了他的话,扭着头要转身。

  等周静把他小身子掰过来,他就往她怀里拱。

  她只好认命地撩起衣服,让他吃个够。

  康康今天午睡时间短,吃饱之后就睡着了。

  周静在房间内泡完澡,程远也洗完澡进来了。

  难得没有康康这个小电灯泡,程远心里就动坏心思,周静却不依他,“改天吧,前天闹得那么凶,你不累我累。”

  程远自知理亏,只能暂时歇了心思,但不忘跟周静确定一个时间,“那就后天晚上,你不准再说‘不’了。”

  “……”周静懒得回答他,趁机转移话题,问:“还有四个多月就过年了,咱们今年能回去吗?”

  程远看了她一眼,说:“要是秦师长同意开医馆,那今年就不回去,要是他不答应,那我就申请探亲假。”

  “没想到你还挺会来事的?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一根筋的榆木脑袋呢。”周静揶揄道:“进退有度,难怪秦师长喜欢你,合着兵书上学的都用在讨好领导身上了。”

  “不,我兵书上学的除了用来打敌人,就是用在你身上了。”

  “……”

  第二天起来,周静把浸泡过一夜的柚子皮洗干净,然后加糖进行熬煮。

  糖是这个年代金贵的东西,熬糖柚皮又需要放很多糖,所以她昨天没有邀请其他军嫂一起坐。

  当然,她也不是很舍得花这么多糖,就做一点点,平时当零食解解馋。

  熬好的糖柚皮很粘手,周静又用粘米粉做了一些米纸,把它们裹住之后就不会粘在一起。

  她拿出一块尝了尝,软软糯糯,味道很不错。

  康康在一旁看着,馋得直流口水,她用刀切了很小一块塞进他的嘴里。

  趁着小家伙吃糖吃得津津有味,周静挑出几块糖柚皮,又做了一碗杨枝甘露,给罗嫂子送过去。

  罗嫂子已经给她送过几回肉了,她平时回些小东西过去,才不会显得太失礼。

  “你一来就准有好东西吃。”罗嫂子尝了一小口,柚子皮很甜很好吃,她忍不住道:“这柚子皮用了不少糖去熬吧,也就程远随你折腾。”

  “还好,我做得不多。”周静说:“他能有什么意见,糖用多用少最后还不是进他肚子里,他不吃亏。”

  “也是这里道理。”罗嫂子叹着气说:“要是咱家属区每对夫妻都像你跟程远就好了,如果都像林招娣他们两口子那样,最后苦了的还是孩子。”

  “牛连长家,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周静问。

  罗嫂子又重重叹了一口气,“林招娣回老家了。”

  原来,小妞最近特别喜欢爬来爬去,林招娣在家睡大觉不好好看着她,害她额头摔了个大包。老牛回去训了她几句,她近一年来心里积存的怨气突然大爆发,一气之下就回老家了。

  “那现在小妞谁带?”周静问。

  罗嫂子:“大妞咯,她舍不得妹妹,宁愿不上学也要照顾好妹妹。”

  周静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最主要是因为大妞。

  她回去的路上特意绕去了牛家,发现大妞正背着小妞,在院子里砍柴。

  明明她还是个孩子,身上却担负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重担。

  “周姨,你找我吗?”大妞发现了周静,笑着对她说。

  “我刚刚从罗嫂子那边回来,知道你妈回老家了,所以过来看看你。”周静也不绕弯子,问:“大妞,你不上学了吗?”

  现在是71年,77年恢复高考,那年正好是大妞高中毕业。她是打从心底欣赏跟喜欢这个倔强的女孩,似是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一般,她当然希望她好。

  “上啊。”大妞神情坚定地说:“只是现在小妞太小,背着去上学会影响其他同学,等她再大点,我就带她一起去。”

  “那很好。”周静松了一口气,说:“你这段时间找同学借一下笔记跟问一下功课,别落下了。”

  “不会的,已经有同学借我笔记了。”大妞说着,脸突然染上了一层红晕。

  周静也顿时明白她口中的同学是谁了。

  知道大妞没有放弃学习,周静留下罗嫂子刚塞给她的一个芋头,就回家了。

  一眨眼,中秋节又要到了。

  去年周静教大家做的冰皮月饼依旧受到热捧,有了去年买不到原料的经验,今年大家决定早点去采购。

  晚上吃饭的时候,周静问程远:“我明天去县城,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买的?”

  程远想了想,说:“要是有那种很粗的麻绳,就买个六七米回来,我想在花架子那边做个秋千给康康玩。”

  “这个可以哦。”周静非常赞同。

  其实她老早就想弄秋千了,可花架子是用竹子搭的,承受不住大人的重量,所以她把心思歇了。现在康康不重,至少在他三四岁之前都能玩。

  一想到将会给儿子带来一样新玩具,周静就非常高兴,可程远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你怎么了?”周静问。

  程远抬头看了她一眼,才缓缓开口,“秦师长今天回来了,我找他说了开中医馆的事,他不是很赞同。”

  虽然有些失望,但周静还是能接受这个结果,毕竟现在大环境是这样。

  “没事啦,我先好好学好基本功,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周静担心程远自责,立刻说道。

  “嗯。”程远抓住她的手,说:“不过秦师长也说了,只要不大张旗鼓,平时有人过来找你开方子,营里也不会干涉,你之前是怎么干的就继续干。他还说,将来要是有这方面的机会,会为你争取。”

  “那太好了。”周静也算明白秦师长的态度,那就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一想到她即将开始自己的事业,她就很兴奋,说:“我明天去倒爷那边问问,看他有没有进药草的门路。”

  “行,那你明天多带些钱出去,等我休假的时候,就陪你上山采药。”程远为了表示对她事业的支持,真是出钱又出力了。

  “那一言为定啦!”周静开心,一时忘形又亲了程远一下。

  他心里乐得开花,嘴上却说:“宝贝,你最近老亲我,我怪不好意思的。”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不喜欢拉到,以后都不亲了。”周静恼羞成怒地说。

  “当然不行,不过你在床上也这么热情就更好。”

  “……”

  次日,周静起了个大早,带上钱票,身前背着康康,身后逼着竹背篓,就去军卡上车点集中。

  今天是节前采购,所有军嫂都出门,就连极少出去的罗嫂子也去了。

  罗嫂子一瞧见周静过来,就把她拉到一边。

  “嫂子,找我有事?”周静问。

  “小静,对不起呀,老秦那个老古董、老思想,说什么中医是‘四/旧’不同意你开中医馆的事情。”罗嫂子抱歉开口,“他也不看看我现在身体好了是因为吃了什么。”

  “嫂子,没事的。”周静笑了笑,说:“师长虽然没同意,但只要我低调点,他也是默许我给人开方子,其实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

  “……他真是这么说的?”罗嫂子怔愣道。

  “是呀,程远跟我说的,你不知道吗?”周静奇怪道。

  “我不知道。”罗嫂子气结,“那老狐狸昨晚还说……”

  罗嫂子突然一顿,脸颊发烫,周静没等到她的下文,问:“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罗嫂子迅速转移话题,说:“算老秦这次识相,不过他应该也有他的考量,也是为程远好。程远以后的路子还很长,他一向很看好,你就暂时忍忍。”

  “我知道的,嫂子,你放心吧。”

  周静这一次去县城的收获很大,给家里添了很多油米酱醋等食物,又买了一根粗麻绳。最重要是胡大爷门路够多够宽,给她找了个稳定又实惠的药草供货商。

  今天出去采购的人多,等人齐耽误了一些时间,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

  康康已经累得睡着了,周静趁着这段时间把买回来的食品整理好,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开始做饭。

  等晚上吃完饭,把康康哄入睡,周静才有空整理药草。

  程远也不闲着,跟在她屁股后面,一边帮她整理一边学习各种药草的形态及基本用药价值。

  周静心里开心,但忍不住打趣道:“程团长这是改行想当药材铺老板了?”

  “不。”程远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想当药材铺老板娘的男人。”

  “……”这男人真是越来越会说了。

  程远不仅越来越会说,还越来越会干,除了给周静做一个药材柜,一放假就陪她去采药。

  现在秋高气爽,的确是进山的好天气。

  虽然住在山里,但周静觉得自己还没有带康康好好游山玩水过,所以也把这次进山采药当成是秋游。

  这天她早早起来,把中午要吃的食物准备好,等康康一醒,一家子就出发了。

  周静身前背着康康,身后背着个空竹背篓,程远也背了个竹背篓,里面装着食物,还有康康出门要带的各种东西。

  康康似是知道今天要出去玩一般,小脑袋瓜不停地左右摇摆,看看这看看那,非常兴奋。

  周静一边走一边给他唱儿歌。

  程远觉得他媳妇唱的儿歌很好听,而且他以前还从未听过。别说康康喜欢听,他也喜欢听。

  等远离了家属区,程远突然把周静叫住:“你把康康放下来吧,我来背。”

  说着,他就把自己身上的竹背篓放了下来。

  在他们的精心喂养下,康康在这个年代的确算是个小胖子了,要是一路背着上山,也够累的。

  周静也不客气,先把竹背篓放下,然后把康康解下来。

  这还是程远第一次用背带背康康,他不知道怎么绑,周静只能帮他,还碎碎念道:“早知道你愿意背,刚才在家里就让你背上了,这样换来换去费功夫。”

  “不行。”程远小声嘀咕道:“从家里背出来会被别人看到,笑话我的。”

  “……”

  他说的是大实话,2020年代随处可见背孩子的爸爸,可这年头的男人几乎都不背,认为带孩子是女人的事情,男人带会被笑话的。

  刚才一路走出来也碰到几个军嫂,要是程远被瞧见了,的确会丢面子。

  “怕人家笑话,怎么现在就背了?”周静故意道。

  程远想没想就说:“现在没人看到,一路让你背着,我心疼。”

  “你早上吃过糖吗?嘴这么甜。”周静忍不住嘴角上扬。

  “你怎么知道?我刚才……的确偷吃了那么一小块糖柚皮,其实也不算偷,就是怕被康康看到缠着要吃。”

  “……”我刚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上山,周静走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至于程远,跟走在平地上一样,气不带喘的。

  中午,他们走到去年游玩的山涧,周静决定坐下来野餐。

  被绑了半天的康康终于得以自由,看到山涧流水就撒欢了,不会走路就要爬过去。

  现在天气已经转凉,周静当然不允许他随便乱来,她跟程远说:“你看着他,别让他弄湿了,我现在把吃的拿出来。”

  程远把康康抓住,但也不阻碍他探知新事物。他抱着他,让他的小手伸到水里,感受水的清凉。

  “冷吗?”程远问。

  康康不会回答,但“咯咯咯”地笑了,表示他很喜欢这水。

  很快,周静就把食物拿出来,她从程远手中接过康康,说:“你赶紧吃吧,我喂康康吃奶。”

  程远怎么可能自己先吃让媳妇挨饿,最后就变成周静喂康康,程远喂周静。

  等周静吃完,康康也喝饱睡着了。她给他盖上小被子,然后踢掉自己的鞋子,伸进了溪水里。

  这种天气溪水虽然有些冷,不过来这里玩不泡泡脚,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她一边抱着儿子一边踢着溪水,觉得好玩极了。

  程远坐在一旁,一边吃饭一边看媳妇玩水。她嫩白的小脚一下又一下地上下来回,带起一阵阵的浪花。

  他看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周静正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她的脚被抓住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程远的唇已经落在她的脚背上。

  “……你干嘛呀?”

  “上次跟程大财他们过来,我就想亲你的脚了,这次终于亲上了。”程远一脸满足地说。

  “……”

  这次进山,他们背了足足两个竹背篓的药草回去。

  路上不少军嫂看到,周静也婉转地向她们表达了自己正式坐诊的信号。

  秋天是晒东西的好季节,这次采回来的药草很快就被晒干,偶尔有人来抓药,药草也能供应得上。

  现在,家属区的妇幼身体有小毛病就来找周静,她的生意还算可以。虽然诊金跟药价都很实惠,她的利润微薄,但也总算是靠自己挣钱了。

  没办法,这里的受众就一个家属区,大家又不是天天生病,而且每次有人找她看诊,她都会把日常调理方法告诉别人。

  一眨眼,天气进入深秋,康康也九个月了,现在已经会扶着椅子站起来,而且对走路非常有**,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走路了。

  这天早上,周静正扶着他迈步,突然有人闯进来,着急地跟她说:“小静,麻烦你上我家看看我家玲玲,她都血流不止了。”

  “什么事?”

  “就是她来月事,然后流了好多血,我都怕她身上的血要流光了。”郑嫂子急得要哭出来了。

  “她这是崩漏了。”周静迅速做出判断,她回房间拿了点东西,然后就抱起康康,随郑嫂子往她家走。

  周静去到玲玲房间的时候,场面的确有些“壮观”,她的床单弄得到处都是。大概是害怕,玲玲一张脸白着。

  “嫂子,麻烦你先带康康出去玩一会儿。”周静把康康递给郑嫂子。

  “好。”郑嫂子接过康康就出了房间。

  “玲玲,你不用害怕。”周静走过去,先给她把了脉,又问了一些情况。

  玲玲一一回答,周静最后说道:“我现在需要帮你紧急止血,需要针灸掌心的断红穴位,有一点痛,但见效很快。”

  “好。”玲玲点了点头,摊开自己的手掌。

  她心里虽然害怕,但莫名相信这个温柔的阿姨。

  周静拿出一根针,然后直接刺入断红穴位,几分钟后,玲玲明显感觉到有效果了。

  “谢谢你,周姨。”玲玲感激道:“我刚才以为自己会死掉。”

  “不客气。”周静说:“你这身体要调理,具体要怎么做,我跟你妈说说。”

  出了玲玲的房间,周静就领着郑嫂子回自己家,给她收拾了一些侧柏叶跟芍药,说:“玲玲现在症状比较严重,你就用这两味药熬粥给她喝,早晚各一次,等症状减轻以后改为每天只吃一次。另外,以后月事来之前10天要按摩几个穴位。”

  她认认真真地教了郑嫂子一遍,说:“要是你回去不记得了,让玲玲下回来问我,我亲自教她。”

  “好好好。”郑嫂子连连应下,“这次真的拜托你了,玲玲今年16了,再过两年就该说亲了,要是老这样可不行。”

  “嫂子你放心,慢慢调理,会好的。”

  成功处理玲玲这次的紧急情况,周静可谓是“一战成名”,在家属区军嫂心目中的威望更高了。

  等康康会走路的时候,周静每个月挣的诊金跟药钱已经很稳定了。

  因为军嫂有时候去村子里换东西,跟村民不经意提起她,就有人找她看诊,她的“客源”拓宽了。

  当然,军营不是外面的人能随便进来的。不过她经常去村里换吃的,有人知道她来了,就顺便让她帮忙把个脉。

  这天她给村民紧急送个药,恰好程远解散回来,把康康往他怀里一塞就出门了,等她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院子跟堂屋没人,只有一阵阵清脆的笑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周静知道,肯定是父子倆在里面一起泡澡。

  自从进入深秋,程远得空就带着康康在房间里面泡暖水澡,算是他们一天中最快乐的亲子时光。

  周静把房门推开的时候,程远正托着康康趴在木桶的边沿。

  突然,他对准它的小PP亲了下去。

  “啪嗒”一声,惹得康康哈哈大笑。

  亲完儿子PP的程远一脸满足,“康康,你这PP真好看,跟你妈妈的一样好看。”

  在一旁暗中窥屏的周静看不下去了,冷冷道:“你是变态吗?”

  程远扭过头去,看了她一眼,大言不惭地说:“我说的是实话。”

  “……”

  “小静,小静,你在家吗?”

  门外传来罗嫂子的声音,周静懒得跟他计较,把房门带上就走了出去。

  “罗嫂子,这么晚跑来,有什么事呀?”周静看到罗嫂子就问。

  罗嫂子拉着周静,虽然一脸兴奋,但也不敢声张,刻意压低声音说:“老秦刚才回来,说县医院有个中医职位空缺,可以安排你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