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33 章 第 33 章

第 33 章 第 33 章

 推荐阅读:
     周静真是被这男人的幼稚劲跟醋劲折服了,她没好气地说:“现在又不是只有你才有媳妇,你有啥好秀的?再说了,大过年的,人王知青两口子肯定回省城了。”

  “他们没回去,今年留在乡里过年。”程远肯定地说。

  周静:“你怎么知道?”

  “大财妈有个妹妹嫁到这个生产队,听说之后写信告诉大财,大财告诉我的。”

  “……”原来从上次让她给他做裤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盘算了。

  周静对于程远这蛰伏多时的“诡计”已经不想多说了,抱着康康出了房间。

  这时大家都已经起来了,聚在堂屋里。

  虽然这年头条件艰苦了点,但过年比后世有气氛多了。即使没有条件买新衣裳,但肯定把最好看最新的那套衣服穿上。

  可再怎么好看,也被周静跟程远的情侣装弄得眼前一亮。

  “小静,你们穿这样太好看了。”李小芳羡慕地说。

  “嫂子你觉得好看就跟我哥来一套咯。”周静笑着说。

  李小芳听着,撇了撇嘴,“他肯定不愿意。”

  “谁说我不愿意了?”周军拍着胸口保证,“只要媳妇你把衣服准备好,我就跟你一起穿上去看电影。”

  “你说的,别到时候我弄好了,你又不穿。”李小芳满意地笑了。

  “好了,今天个个都穿得很好很精神。”李香兰拍了拍手掌,说:“小朋友赶紧过来我这边领红包,领了红包就身体健康、快高长大、聪明伶俐。”

  说着,她把衣兜里的红包翻出来。

  “祝奶奶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李小芳抱着才三个多月的子健走到李香兰面前,李香兰把红包塞到了子健的手里,又说了一串好话。

  康康本来扶着椅子在玩玩具,看到弟弟从外婆手中拿了红包,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弟弟有,他也想要。

  周静看得出儿子想去拿,正想走过去牵他的时候,他突然一转身,双手离开椅子,步履蹒跚地直接冲到了李香兰面前。

  大家一时看愣了,反应过来之后才放声笑了。

  李香兰接住踉踉跄跄的外孙,一边把他抱起来一边把红包递给他,“哎呦,我的乖宝宝真是个小财迷,昨天用糖引/诱你都不肯走过来,今天看到红包就跑过来了。”

  康康小朋友在大年初一,还差几天满周岁的时候成功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周静决定今晚要把这一天好好记录下来。

  大家互相给了小孩红包之后,就一起出发去生产队的仓库,今天的分烧猪会在那边举行。周爱国作为生产队长,凌晨三点钟就起来过去指导工作了。

  他们去到的时候,仓库外头已经围了许多人,一股浓郁的香味也从仓库门口飘了出来。

  “康康,让爸爸给你骑肩马,你就可以看到烧猪是怎么烤的了。”周静说着,程远就已经把康康放到自己的肩膀上。

  小家伙一下子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轻而易举地看到里面的情景,兴奋地拍起了手掌,嘴里还念念有词,“猪猪、猪猪……”

  站在他们旁边的妇娘本来聚精会神地盯着烧猪,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听到旁边的娃娃声,随意往旁边一瞥,就愣住了。

  好半晌,她才拉了拉李香兰,问:“香兰,这是你家小静跟女婿呀?”

  李香兰一眼就看穿了妇娘眼里的惊艳,说:“他三婶,我家小静不就去随军两年,你就不认得她了?对,她旁边的就是咱家女婿,叫程远。”

  突然被CUE的周静闻声转过头去,对着这个没什么印象的妇娘笑了笑,“三婶,新年好呀!”

  “好好好。”三婶笑着连连应下,说:“小静,你不是去山沟沟里随军了吗?听说条件比咱们乡里还困难,你咋还水嫩嫩的,比没出嫁的时候还好看呀?”

  “婶,你见笑了,大概是山里空气好水好养人吧。我家孩子都一岁了,我哪能比当姑娘的时候好看?”周静谦虚道。

  “小静,婶说的是大实话呀!”三婶怕是单凭自己一人不够说服力,连忙拉上周围几个妇娘去看周静。

  这下子,他们一家三口顿时成了焦点。

  “大家说,小静是不是比以前更好看了?”三婶大声问。

  “是呀,还是细皮肉嫩的,但气色比以前好。香兰,你这女婿会养媳妇呀。”

  “肯定好看呀,他们三个比烧猪还好看,咱都看你们不看烧猪了。”

  周静:“……”总觉得这句赞美有那么点别扭。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周静都被称赞得难为情了,但程远却依旧神色淡然。她觉得,他整个人肯定已经飘起来了,现在只不过在装而已。

  “香兰,你女婿真是当兵的吗?我看着像城里人。”有人问。

  李香兰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忙说道:“是当兵,也不是城里人,他就是咱大队程家村的,你们不是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这不是没见过吗?照我说,小静他男人比城里来的知青还要俊。”

  “是是是,王知青长得够俊的,但程远比他还俊。”

  话音刚落,气氛突然凝滞了。

  周静之前对王一力死缠烂打的事情,整个生产队上至八十岁老太太下至三岁小屁孩,就没有不知道的。

  这下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

  空气如死寂一般,李香兰气得直瞪多嘴的那个妇娘。

  周静之前已经跟程远开诚布公谈过,加上她觉得自己对他的爱够明显的,他虽然爱吃小醋但也是绝对信任自己。只不过现在被大庭广众之下翻出来讲,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她忍不住抬眸去看他,只见他眼神淡淡地扫了自己一眼,然后说:“真是谢谢各位婶子了,在大家眼里,我竟然比最好看的城里知青还要好看,真是抬举了!”

  短暂凝固后的空气总算因为程远这句大言不惭的话而重新流动起来。

  大家看程远这么大方,以为他根本不知道周静跟王一力的往事。

  本来这事就这样翻篇了,谁知道有人一时得意忘形,指了指不远处说:“我们说的是实话,不信你自己看,那个就是王知青。”

  话音刚落,大家的目光随着手指的方向齐刷刷地转了过去。

  周静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还处于混沌的状态,对于这个原主疯狂追求过的男人,她提不起一点兴趣,当然不会特意去找他。

  再加上家里当时被女主家威胁,她对王一力更是避如蛇蝎。

  所以,今天是她第一次见王一力真人。

  因为对这人无感,在周静的记忆里,对他的印象很模糊。今日一见,跟残存的印象基本能对得上号。

  个子高瘦,模样清秀,有一股书香气。

  也难怪原主当初看上他,在这七里八乡的,的确没哪个男人能比得上他?当然,这也是因为程远一直在外当兵的原因。

  他身边有个女人跟他并肩走着,这肯定是女主周丽芬了。

  周丽芬跟原书描写的差不多,跟李小芳那样,都属于小家碧玉型,但五官比李小芳更为精致一些。

  她到底是女主,外形总不至于太差,但不是周静自恋,她站在自己身边真的要被秒下去,真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要这样设定?

  “这就是你当初看上的男人?不怎么样吗?”耳边突然传来程远不屑的声音。

  周静扭过头,小声回答道:“嗯,当初太年轻,眼光不太行。样子没你好看,身材没你结实,要是你当初早点出现在我面前,还有他什么事?”

  她的这段话成功取悦了程远,他那唇角再也压不下去了。

  李香兰本来还担心小两口,但看着两人交头接耳,偷偷说偷偷笑的腻歪劲,她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各位社员,分烧猪要准备开始了,请大家先找地方坐好,我念到名字的就上来抽签,抽到什么部位就割什么部位回去,公平公正。”周爱国拿着大喇叭在大喊。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乡亲们纷纷找台阶或者大石头坐下来。

  周军一早就占了块大石头,还是非常靠前。

  李香兰拉着周静往那边走,周爱国还在台上继续喊话:“咱们生产队今年收成不错,所以又多宰了一头猪,做成卤猪肉,中午大家带上桌椅、碗筷,我们一起聚在这里,吃新年的第一顿饭。”

  “好好好……”

  这卤猪肉算是今天的大彩蛋了,乡亲们高兴得手舞足蹈。

  不一会儿,就轮到李香兰上去抽签,但她把这个机会留给了康康。

  康康也不知道上去干什么,任由外婆牵着,左右摇摆地走到抽签箱那边。

  小家伙长得白嫩又可爱,大家一时间也没有因为他动作慢而感到不耐烦,只一个劲地讨论这小娃娃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周丽芬也注意到康康了,得知是周静儿子的时候,她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想当初,在周静嫁出去不久后,她也如愿跟王一力结婚。现在快两年过去了,别人的孩子已经会走路,而她的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本来她因为成功夺得王一力而优越感满满的,可现在有种被比下去的沮丧感。

  而且,周静的男人是当兵的,他们的衣着打扮看上去过得很好。她原本因为今年能留在乡下过年不用回去面对尖酸刻薄的公婆而闪闪发亮的双眸,在这一刻暗了下去。

  康康小朋友的运气非常好,抽到了五花肉那部分,真是惹得大家各种羡慕嫉妒恨。

  等热热闹闹的分烧猪结束,中午的卤猪肉宴又要开始了。

  本来康康平时早上要睡一个短觉,但今天太开心,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不睡,周静也随他了。

  回到家,李香兰就把烧猪肉放好,留着今天晚上吃,然后就组织大家搬桌椅去生产队仓库那边。

  搬东西这种粗重活当然留给程远,只见他快速把椅子垒在木桌上,然后用绳子固定一下,最后他跟周军一人抬一边,就把桌椅全搬过去了。

  李香兰把碗筷收拾好,又烫了三个青菜,放到提篮里一并带了过去。

  其实昨晚年夜饭还有肉菜剩下,但这好东西留在家里吃就好,被别人看到,不知道会不会掀起什么风浪。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周静跟李小芳等李香兰做好这些才一起过去,不知是偶然还是刻意,反正去到的时候,她就看到他们的桌子就挨着周丽芬他们家的。

  王一力跟周丽芬已经落座,也知道了她要坐在他们隔壁桌。

  即使他们现在已经各自安好,但面对面还是有些尴尬。

  不过程远完全没有这样的自觉,看到周静他们就挥手,“媳妇,这边。”

  “……”周静觉得他就是故意的,可她不能怎么样。

  她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在他旁边落座。

  程远伸手就把康康接了过来,说:“宝宝,你这么胖,该累着我的宝贝媳妇了。”

  又是“宝宝”又是“宝贝”,混在一起不认真听还真听不出什么,但王一力就坐在程远旁边,哪里没听得出他这声“宝贝”喊的是周静呢?

  顿时,他的心就有些泛酸。

  王一力还记得自己听到周静突然嫁给一个当兵时,他心里的第一感受不是开心,而是闷墩,好像自己一直嫌弃的那件玩具突然被抢走了,而且那是一件非常漂亮的玩具。

  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还暗暗讽刺周静嫁了个莽汉,以后的苦日子够她受的。

  可阔别两年再见,他看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过得很好,因为一个结了婚又生了孩子的女人比当姑娘的时候还漂亮,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她男人刚才那一句脱口而出的“宝贝”,更是验证了他们夫妻的感情很好。

  反观他跟周丽芬结婚以来的一地鸡毛蒜皮,他觉得很泄气。

  周静把康康交给程远后,就把提篮里面的青菜放在桌子中间,又把碗筷分给各人。

  不一会儿,李香兰就端着猪肉跟一小锅米饭回来,还带了两个妇娘。她们因为家里饭桌不够上不了桌,李香兰想着自家的桌子有空位,就让他们一起过来坐。

  大家简单打了声招呼就开始吃。

  周静先给康康弄饭,考虑到卤猪肉太咸,她不打算给他吃,把自带的水煮蛋剥了放在白米饭里面喂他。

  正当她忙着的时候,程远也没闲着,夹了两块卤猪肉到自己碗里,然后把肥肉留下,把瘦肉夹到她的碗里。

  来搭台的妇娘一看,忙道:“这肥肉跟瘦肉要一起吃才好吃。”

  李香兰一听,说:“他姑,小静不知上哪儿学的毛病,不吃肥肉只吃瘦肉。就程远惯着她,给她精精细细地把肥肉弄掉,换我呀,她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妇娘听着,乐呵呵地笑了,“那是你女婿心疼小静,你还不乐意呀?你是不是亲妈了?”

  李香兰:“我是不是亲妈不知道,反正我女婿是小静亲老公。”

  隔壁桌的周丽芬吃着王一力给自己夹的大肥猪肉,突然觉得不香了。王一力正想把筷子里夹着的肥猪肉放到周丽芬碗里,一转就放回自己碗里了。

  周静知道自家老母亲爱炫的毛病在犯了,不过在外人面前,也无伤大雅,她就随她了。

  这头她刚把康康的饭弄好,程远就把碗接了过去喂儿子。

  妇娘看着,一脸惊讶道:“小静,你怎么让男人给孩子喂饭,自己先吃呢?”

  不等周静回答,李香兰就抢先回答:“他姑,你不用大惊小怪了,他们家就这样。程远啥活都抢着干,你都不知道咱小静都懒成什么样了?”

  “程远一早要去集合,等傍晚才回家,你说男人这么累了,家里的活都应该是女人干了吧?但他除非出任务,否则家里的重活,什么挑水、浇水、捡柴之类的,全都是他早早起来干完才出门……”

  周静的“恶行”,简直在李香兰的嘴里已经到达罄竹难书的地步,偏偏程远还为她说好话,“妈,我娶小静就想好好照顾她,不是让她回去干活的,你别怪她。再说了,小静是一个很贤惠的媳妇,她做饭很好吃,把家里收拾得也赶紧,我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是她做的。咱们一结婚就给我生了康康,她已经很辛苦了。”

  “……”周静对这两人唱的“二人转”,感觉有些听不下去了,而旁桌的王一力跟周丽芬已经听不下去,明明没吃饱,就说吃饱了先回去。

  吃完卤猪宴,一早上没睡的康康已经体力透支,还没回到家就已经睡着。

  一回到家,周静就抱他回房间。

  程远帮忙把桌椅摆放好,在回房间之前去厨房找李香兰。

  “妈,刚才谢谢你。”程远没由来说了这么一句。

  李香兰抬头看他,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啥。”李香兰不甚在意地说:“只要你跟小静好好的就行,再说了,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妈,你这样表扬我,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程远抓着头发,又趁机说:“妈,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李香兰问。

  程远:“就咱这里不是离省城不远,坐火车两小时就到,小静平时跟我在山沟沟里,一个月最多出一次县城,难得回来我就想带她出去省城玩玩。但康康还小,带着出去不方便,所以想让妈你帮忙带一天,我们一早出发,晚饭前就赶回来。”

  “这有啥,你们尽管去,康康交给我没问题。”

  傍晚天一黑,周静就端着饭菜去找顾老。

  顾老看到碗里的烧猪肉,连忙道:“这孩子,昨天已经端了肉过来,怎么今天又拿,快点拿回去。”

  “没事的,顾老,这烧猪是生产队今天分的,吃了会身体健康,你一定要吃。”周静说。

  人上了年纪就喜欢听这句话,顾老只好接过碗筷,一边吃一边问:“我给你的手稿,学得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周静把自己过去大半年行医的事情告诉他。

  顾老听着,满意地点点头,“我果然没看走眼,但你不能骄傲自满,要继续努力,还有要小心,知道吗?”

  “我知道的,反正我现在行医求稳是基础,赚钱是其次。”

  “你明白就好。”饭菜太美味,顾老三两下就把碗扒了个精光,然后将空碗递回给周静,说:“赶紧回去吧,免得被人看到。”

  “嗯。”周静应下,又嘱托了几句,就沿路返回了。

  等她一回到家,周家就开饭了。

  刚吃了不久,程远突然开口:“爸,我跟小静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周爱国的手一顿,抬起头问:“什么事?能帮一定帮。”

  程远:“就我在程家村那老房子太破了,想推倒重建,这样我们回来有个落脚的地。可建房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所以想请爸帮忙买材料、找人跟监工。”

  “这当然没问题。”周爱国拍拍胸口说:“不过这事得年后,而且你也需要提前跟你们生产队的队长打一声招呼。”

  “好。”

  第二天,周静一早就被程远给摇醒了。

  她迷迷糊糊才知道他们今天要去省城,听到去玩,她的精神就为之一振。

  “你怎么不早说?康康东西那么多,昨晚就应该收拾好。”周静一边碎碎念一边起来。

  她正想去拾掇康康的东西时,就被程远按住了,“今天就咱们两个去,你动作轻点,别把康康吵醒了,妈已经答应帮我们带他了。”

  等坐上火车,周静还沉浸在自己撇下儿子偷偷出来玩的内疚当中。要不是火车已经开了,她都想下车了。

  “宝贝,就一天而已,自从生了康康,咱们都没有单独出来约会了。”程远小声地劝着。

  “好吧。”难得男人有心思安排二人世界,那她今天就暂时抛弃儿子半天,但她不忘补充一句:“晚饭之前一定要到家。”

  他们出发得早,到省城的时候也还早。

  这年头的人即使过年也不怎么放假,就像周军跟李小芳,今天就要上班了。为了不耽误去娘家拜年,还早早把子健送了过去,等下班之后再回李家吃饭。

  程远首先带周静去百货大楼,不等踏进门,他就非常豪气地跟周静说:“只要是咱买得起的,你今天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行了,我还会跟你客气吗?”周静说。

  大概是春节前的大采买刚结束,今天百货大楼里的人并不多。

  周静觉得自己被困在山沟沟里太久,明明这个百货大楼里的商品相对于后世一点都不琳琅满目,可她就是一时看花了眼。

  程远看她站着不动,就说:“我们先去看一下布料吧。”

  “好。”两人直奔布料区。

  不得不说,省城相对县城来说还真的是省城,这里的布料不仅质地更胜一筹,而且货也多些,就是花色依旧稀少。

  花色稀少也没关系,咱走简约风就行。

  周静选了几块纯棉布料给康康做衣服,然后又挑了两大块的确良,给自己跟程远做夏天的衣裤。

  从布料区出来,他们又买了糖、麦乳精之类的食品。

  她觉得买的差不多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程远却拉着她去买雪花膏。

  “不用了吧,家里还有剩,过些日子天气该热了。”周静拉住程远。

  “没事。”程远说:“县城里很难买得到好货,难得来就捎回去,留着天冷的时候用,你不说女人任何时候都要保养自己吗?”

  “好,那就买。”周静听着心暖呼呼的,觉得这男人真真是把自己放在心尖上。她说过的话,他都记得。

  最后,周静买了两盒全场最贵的雪花膏,又买了一只口红,要不是她拦着,说放久了会过期,程远还要多囤一些货。

  从百货商场出来就到饭点了,程远带周静去了国营饭店。

  刚点了餐坐下,他就起来说去外面买点东西。

  周静以为他刚才在百货商场有东西忘买,“哦”了一声就让他快去快回。

  程远没去多久,大概十五分钟就回来了,这时他们点的东西刚好上来。

  午饭过后,程远想去看电影,但周静现在对电影院有些阴影,加上怕耽误赶火车的时间,所以没去。

  他们在附近绕了一圈,周静觉得没啥好逛,而且心里惦记着康康,两点不到就让程远回去了。

  等火车开出之后,周静无聊就开始整理今天买的东西。

  突然,她发现包里多了一包自己没看过的东西,一边翻开一边问:“这什么东西呀?我怎么没印象买过。”

  话音刚落,她就已经看到里面一盒盒东西上面写着“避/孕/套”三个字。她愕然转头看向程远,“你……啥时候买的?”

  程远擦了擦鼻子,说:“刚才中午的时候买的。”

  “……你上哪儿弄了这么多?”周静印象当中,那附近没有医院之类的。

  程远:“一个战友的亲戚就住在国营饭店旁边,他在橡胶厂上班,说他们厂的那啥薄一些,用起来舒服一点。”

  “就算好点你也不用买这么多吧?别人看到会怎么想?”周静只要联想一下那人的表情,就觉得脸火辣辣的。

  “你放心,那人不知道是我自己用的,他看我要这么多,以为我是倒爷。我也没多解释,他就当我默认了。”

  “……”她男人因为套套需求太多而被认为是倒爷,周静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突然怀疑起他们今天来回四个小时车程出来的主要目的,她问:“带我出去逛逛是借口,你要囤“货”才是真的吧?”

  “……也……也不全是,一半半,难得就在附近,在这里买好过整天上军医那边弄,每次给得不多,去的次数多了,我也不好意思了。”

  “呵……你还会不好意思吗?”

  回到家的时候刚好五点,李香兰看到他们就说:“你们总算回来了。”

  “怎么了吗?”周静紧张地问。

  “没什么,就是康康今天看不到你们就一直闹,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哭得我都心肝疼了。”李香兰说:“我刚把他哄睡,在房间里。”

  周静一听,心里更加愧疚了,连忙走进房间。

  康康因为今天极度缺乏安全感而睡得不安稳,稍稍听到一点动静,他就醒了,紧接着就大哭起来。

  “宝宝,妈妈在,妈妈在呢。”周静马上走过去把他抱起来,轻声地哄着:“康康不怕,妈妈跟爸爸今天出去买些糖给康康吃而已,现在就回来了。”

  康康靠在熟悉的怀里,很快就止住了哭声,但把周静抱得紧紧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妈妈就不见了。

  程远看着,愧疚感也油然而生。毕竟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们这一趟出省城的最主要目的是什么。

  他走过去,摸了摸康康的头,说:“爸爸跟妈妈现在带康康出去玩,好不好?”

  “好。”康康听到去玩,心情瞬间变得好了起来,一边点着脑袋瓜,一边模糊不清地发音。

  这附近其实没什么好玩的,程远跟周静就带了康康去附近的河边。

  当然,要是知道周丽芬会独自坐在河边发呆的话,周静肯定不回去。

  真是“冤家路窄”,这回真是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康康平时最爱玩水,看到河边就说什么也要过去,程远只能抱着他,蹲在河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泼水。

  现场安静得诡异,只剩下康康清脆的笑声。

  周静目不斜视地看着父子倆玩水,周丽芬在侧方不远处坐着。

  “你儿子真的很可爱。”侧方突然传来周丽芬的声音。

  周静闻声扭过头去,看她表情诚恳,就微微弯了弯唇,说:“谢谢!”

  作为本书的女主,周静觉得周丽芬的三观还是挺正的,要不是她接了原主的身份,她们也不至于成为对立面。

  “他多大了,这么快就会走路了?”得到周静的回应,周丽芬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对康康充满了好奇感。

  周静觉得没什么不可说的,就简单地回应她。

  说了好半晌,周丽芬突然感慨道:“要是我一结婚就怀上,估计孩子跟你家康康差不多大了。”

  周静过去大半年给好几个不孕不育的女人调理过身体,对周丽芬此刻脸上的表情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一种对孩子,对成为母亲的极度渴望。

  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安慰道:“你别着急,放平心态,孩子很快就会来的。”

  “好的。”周丽芬微微一笑,半开玩笑道:“没想到我最想听到的一句话,竟然是从你的嘴里出来的。”

  “……”既然她都敢摊开来说,周静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不好说的,道:“虽然这句道歉可能来得有些迟,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周丽芬有些惊讶地抬头,然后又听到她说:“我为以前破坏你跟王知青的事情郑重道歉。以前是我眼瞎,但我现在不瞎了,我男人很好,我不会对你男人有任何想法,你把心放到肚子里面去吧。”

  “……”周丽芬听得一愣一愣的,既因为周静这猝不及防的道歉,还有就是她有些弄不懂,她是真心道歉,还是乘机讽刺自己眼瞎了?

  周静说出这番话已经很有勇气了,要不是想说给正在跟儿子玩水的男人听,她才不费这个唇舌。等说完觉得有些脸热,她不想再待下去,朝父子俩喊了一声:“要吃饭了,回家吧。”

  程远闻声,努力敛了敛自己上扬的唇角,恢复到平时面无表情的模样之后,才抱着康康起来。

  “走吧。”等程远走到自己身边,周静才往前迈步,可脚还没迈出去,就听到他用平静的声线说话:“其实,生孩子是夫妻俩的事情,问题不一定出现在女方身上,男方也应该去检查一下。”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但足以让身后不远,跑出来找媳妇的王一力听到。

  周静没留意到王一力,等程远说完这话之后就拉着他走了。

  “没想到你懂得还挺多的。”等走远了,周静才说。

  被表扬的程远一点都不骄傲,说:“平时听你说多了,耳濡目染,我也略知一二而已。”

  “你想嘚瑟就嘚瑟吧。”周静说完又补充道:“刚才那话你对着周丽芬说说就算了,要是被他男人听到,可能要惹不必要的麻烦。你别多想,我是为你好,不是向着那王知青。”

  “我知道。”程远半点醋都没吃,还得意地说:“媳妇你都说自己以前眼瞎了,我哪里还不懂你的心呀?”

  “知道就行了,不要再说啦。”周静被他看得有些脸热,快步往前走以避开他的目光。

  吃过晚饭,初二就算过完了。

  晚上周静哄康康睡觉的时候,程远骑单车回了一趟程家村,跟队长说了自己委托周爱国建房子的事情。

  队长跟程树茂以前颇有交情,对程远拍胸口保证:“你放心,等你下次回来,肯定能住上新房子,我不会让人乱动它的。”

  有了队长的这句话,程远安心骑自行车回去了。

  回到家时,周静刚洗完澡,程远闻着香喷喷的媳妇,心下一动,抱着她说:“宝贝,咱们今晚来试下新玩意。”

  “不行。”周静哪能不知道他说的新玩意是什么,想没想就拒绝道,“咱们左边是我爸妈,右边是我哥嫂,要是被人家听到,多难为情呀。”

  “没事的,宝贝,你忍住不喊出声就好。”程远继续磨。

  的确有快一个星期没做了,周静受不了程远的软磨硬泡,还是被他得逞了。

  最后,她累得快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他说:“这趟省城还真是没白跑。”

  周静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程远已经跟周爱国出门了。

  虽说周爱国帮他们负责房子的事,但现在得空也不能什么都不干,于是程远今天一早就带着老丈人去看材料。

  这一看就是好半天,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刚好是午饭时间。

  大家一边说着材料的事情一边落座,突然,外面一声尖锐的声音把他们给打断了。

  “李香兰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赶紧把我儿子给交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