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34 章 第 34 章

第 34 章 第 34 章

 推荐阅读:
     大年初二,卢瑞雪把回娘家拜年的程大志两口子送出门之后,自己才收拾东西,带着程树枝跟两个女儿回娘家。

  她娘家离程家村有些远,加上程树枝晚上喝多了,他们一家四口就索性住一夜再回去。

  等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他们才启程回去,待回到程家村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本来途径程家老房子那条路是最近的,但她觉得晦气,就绕到了屋后的另外一条路。

  不料走到隔壁那户人家的门口时,听到院子里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程远那房子真的要推到重建了?”

  “真的,队长亲口跟我说的,让我等建好之后帮忙留意一下,要是有闲杂人等进去,就第一时间跟他报告。”

  “谁是闲杂人等呀?”

  “你这猪脑袋吗?咱们生产队最穷那户人家都有房子住,谁去肖想别人的房子,住了不怕被人老祖宗晚上找他吗?这话摆明就是针对卢瑞雪跟程树枝他们俩。”

  “我懂了,你也别那么大声,要是被听见了,程远回来的事情不就被卢瑞雪知道了吗?”

  “知道了,上回六婶不小心在卢瑞雪面前说漏嘴,她马上跑去军营要钱,都把程远给害惨了,这次咱的嘴巴得严实。以前程远他爸在的时候没少帮衬咱,咱得报恩呀。”

  被全村人联合蒙在鼓里的卢瑞雪,在程远回来的第四天,还是知道他回来了。

  本来每个月少了三块养老钱就把她气得吃不下饭,现在回来又故意躲着她,卢瑞雪觉得这个儿子真是白养了。

  军营不是说去就去,但他现在跑到她跟前来了,她不要钱简直对不起自己。

  她连家都不回了,直接把手中的东西塞给程树枝,转头就去了周家。

  李香兰听到卢瑞雪声音的时候,脸色顿时难堪又担忧,“这回又是谁去她面前打小报告,她怎么知道你们回来了?”

  “妈,没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迟早都要面对面,不如一次把她给解决了。”不等程远说话,周静已经抢先开口。

  程远侧眸看向她,只觉得自家媳妇此刻像极了一只护崽心切的母鸡。

  大家纷纷撂下碗筷,周静不想让康康看到这种场面,就把他交给了李香兰。

  康康因为被妈妈“抛弃”了一天而黏着周静,好在他听到要给小弟弟换尿布的时候,注意力被转移了。

  卢瑞雪看到程远、周静、周爱国三人一起走出来,顿时觉得自己的气势不够,有点后悔没把程树枝跟三个子女带过来充场面。

  “哼……你们别以为人多就能欺负我,我今天就跟你们死磕到底。”卢瑞雪吵架多年,深知气势首先不能输,她叉着腰,仰着头,像只雄赳赳的大公鸡。

  “妈,你有话就说,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程远沉着脸道。

  卢瑞雪这大吵大闹的,邻居肯定已经听到了,现在不是站在门口就是躲在窗户偷听。

  他自己怎样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但周家在邻居眼里的印象都挺不错的,更何况周爱国还是生产队队长。这样一闹,实在难看。

  “我有话就说?”卢瑞雪嗤笑一声,“我都写信跟你说多少遍了,你有听吗?”

  “我们都听了,只是不听从而已。”周静不想跟这女人浪费时间,而且她觉得在吵架这件事情上,女人一般都比男人本事。

  “你……”卢瑞雪逗着手指向周静,恶狠狠地骂道:“肯定是你这个狐/狸精,怂恿我儿子不给我养老钱。”

  “我可没怂恿,程远不给你养老钱,纯粹是因为给够了,不想再给。”

  “好你个歹毒的女人,竟然咒我死,我还活生生站在这里呢,怎么就给够了?”

  “你别急。”周静依旧不急不缓地说:“我问你,你养了程远多少年了?”

  “十年。”卢瑞雪脱口而出道:“整整十年的父母恩,他现在娶了媳妇就忘了娘,我命咋这么苦呀……”说着,她就开始哭哭啼啼的。

  “行了,你别演了。”周静无情地打断她,“既然只有十年,那程远已经还回去了。他从18岁当兵开始,每个月给你三块钱养老钱,也养你十年了,大家之间就一笔勾销了。”

  “……”卢瑞雪没想到她来这一招,一时懵了,反应过来之后就撒泼道:“不能这么算。”

  “好,不能这么算,我就跟你好好算一算。”周静立刻接话道:“你有四个子女,你的养老理应是他们四个共同承担,你现在快五十了,要是有八十岁的命,那往后三十年就让你的另外三个子女每人养十年。当然,如果你八十岁还活着的话,你再来找程远。”

  “另外,你把三个小的儿女养到十八岁,理应也要把程远养到十八岁。咱现在不能倒回去,那你就把那八年养孩子的钱补回给程远。还有,我上次就说了的彩礼钱,程大志娶媳妇的彩礼钱是你给的,麻烦你把程远娶我的300块彩礼钱也一并给了。”

  卢瑞雪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是哪个听墙角的邻居听得太激动了,大声吆喝道:“对,先把彩礼钱补了再来讨养老钱。”

  有了第一个人发声,陆陆续续就有人跟着附和。

  “就是,偏心偏成这样也好意思来要养老钱。”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都是自个儿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程大志就是心头肉,程远就什么都是?”

  卢瑞雪刚才在外面叫阵就是想给程远制造压力,想他给钱了事,没想到这一喊,倒是全来“讨伐”自己的,她气不过,梗着脖子说:“谁……谁说大志的彩礼钱是我出的,你们有证据吗?”

  周静哪能没料到卢瑞雪会出尔反尔,死不承认自己当初说过的话。她也不着急,慢悠悠地说:“既然程大志的彩礼钱不是你出,那你说说,他的彩礼钱是怎么得来的?难道是偷的?”

  “你别瞎说,否则我撕烂你的嘴巴。”这年头偷窃是重罪,卢瑞雪气得牙痒痒,“大志的彩礼钱是他自己攒的。”

  她就睁眼说瞎话,反正又没有人去查。

  “自己攒?”周静冷笑一声,“据我所知,你家大志今年才二十二,就算他十六岁开始工作,也就是挣了三年钱就娶媳妇。他在生产队上工,挣的公分都未必够自己吃,一年能攒到一百吗?”

  卢瑞雪这下真是说不出话来了,周静也没打算给她说下去的机会,又道:“突然间能有这么多钱,怕不是当倒爷去了吧?”

  “你胡说……”

  卢瑞雪觉得自己要疯了,她要去堵住这张让她崩溃的嘴。

  程远看她朝周静扑过来,立刻把人护在身后。

  周静非常满意他这种本能的行为,她从他肩膀钻出个脑袋瓜,对卢瑞雪说:“我劝你冷静,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们一根头发,就立刻把你送去公安局,周围的邻居都能为我们作证。”

  卢瑞雪的动作生生地顿住了,她举着拳头,一张脸狰狞着,丑陋得让人想作呕。

  这一刻,程远对这个跟自己有血脉之亲的女人,只剩下厌恶的情绪。他声音冷厉地开口:“你我对我怎么样,我已经无所谓了,但要是你敢伤小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绝对有这样的本事跟能耐,只是看我愿不愿意而已。”

  在卢瑞雪的认知里,她这个儿子永远都是沉默、冷淡的,但她从来没看过冷漠得让她心惊胆战的眸子。

  这一刻,她有再多的不满跟不甘,都偃旗息鼓了。

  虽然周静以一己之力让卢瑞雪灰溜溜地走了,但被她这么一闹,到底把大家的心情给影响了。

  大家吃过饭后,程远跟周爱国又出门看材料去了,直至傍晚吃饭才回来。

  晚上,等把康康哄入睡,周静跟程远才双双躺下。

  程远从背后搂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宝贝,谢谢你。”

  “谢啥?谢我把含辛茹苦带大你的老母亲赶跑了?”周静开玩笑道。

  “你就别寒碜我了!”程远无奈地说:“说真的,我刚才真的很感动。长这么大,也就我奶这么护过我。”

  他还记得卢瑞雪刚改嫁那会儿,村里的小孩子看到他就笑话他。有一次,一个比他大的男孩把话说得非常难听,他情急之下打了那人,然后被对方的父母找上门。

  对方父母看他孤儿寡奶就想趁机讹营养费,当时的情景是怎样他记不清了,但他奶拿着铁锹,挡在他面前,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他依然记得。

  周静听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时候,嘴角不禁抽了抽,“说得我好像个莽夫一样。”

  “没有。”程远立刻说:“你比我奶温柔多了,你今天就像一只护小鸡的老母鸡一样。”

  “……你才老母鸡,你到底会不会说话了?”周静要炸毛了。

  “我当然不是老母鸡,我是老公鸡,跟你一起生娃的老公鸡。”程远说着,手脚又不安分了,“宝贝,那新玩意很不错,我们再来玩玩吧。”

  “……”这时候还有心情折腾这事,周静觉得自己白担心他了。

  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过后,周静累得睡着了,程远则精神奕奕。

  他左亲了亲儿子,右亲了亲媳妇,然后才起来穿衣服,然后把去省城买得食品翻出来,捎上一些,静悄悄出门了。

  顾老正睡着,突然被人摇醒,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周静的男人。

  “顾老,把你叫醒不好意思,不过我跟小静后天就要回去了。”程远说着,把一罐麦乳精、一包糖跟五张大团结翻出来,递给顾老。

  “你这是干什么?”顾老有些懵。

  程远一脸真诚地说:“顾老,感谢你过去几年对小静的教导,希望你以后能多给她寄手稿。她很聪明,要是不为了我留在军营,她肯定大有作为。”

  顾老这才笑了笑,把麦乳精跟糖揽了过来,把钱退了回去,说:“这麦乳精跟糖挺好吃的,我收下。钱你拿回去,我自己有,只不过财不可外露罢了。”

  “那好,下回我让爸妈买你喜欢吃的东西,给你捎过来。”程远也不坚持,把钱收了回来。他知道顾老是从首都被下放过来,有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这五十块,就不丢人现眼了。

  “成。”顾老也不客气,笑着说:“没想到你这小子挺会来事的。”

  程远谦虚道:“我其实不懂那么多门道,只是顾老你对小静好,我理应报答你。”

  一口一个小静的,顾老算是看出他对周静是真上心,颇为安慰地说:“看来小静这次没看走眼,你比那王知青靠谱多了。”

  平时别人称赞程远,他一般听听就算,可如果别人把他跟王一力放在一起比较,且他更胜一筹,那他就忍不住得意。他压了压上翘的唇角,说:“那是小静以前眼瞎,她现在不瞎了。你放心,咱们会好好过日子的。”

  顾老听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这小子还挺会自卖自夸的。”

  “……”

  “好了,回去吧。”顾老甩了甩手,说:“你们后天走是吧,你让小静明晚别过来了,免得被人发现,她的心意我都知道。”

  “成,那我先回去了。”程远起身,又安慰道:“顾老,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待将来平反的那一天。”

  没想到顾老只是轻嗤一声,道:“在这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天天锻炼身体,回去整天斗个不停,我倒不如留在这里乐得清闲。”

  “……”

  周静第二天起晚了,程远跟康康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李香兰刚从外面回来,就问:“妈,程远跟康康呢?”

  “他俩去河边玩了。”李香兰笑眯眯地说。

  “妈,你心情好像很好?”周静疑惑地问。昨晚被李香兰闹了这么一出,估计她得意难平好几天。

  “好。”李香兰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卢瑞雪以后怕是不敢再来招惹你们了。”

  话说,卢瑞雪昨天揣着一肚子气回去,一路上逮着个认识的人就把周静跟程远骂一顿,她以为这样子就能把他们的名声给骂臭了。

  谁知道别人压根不信她,听她唠叨也是左耳进右耳出。而且,她这一宣传,把乡亲们的八卦之心都给勾了起来,有些人甚至无聊地去打听这件事的实情。

  她在周家门口大骂的时候,多的是看到听到的邻居,要把这件事原汁原味地还原回来,简直太简单。

  大家听完之后,对卢瑞雪的嫌弃又多了几分。特别有一些好事者,故意跑到她跟前,说些模棱两可的话吓唬她。

  “你家大志是不是真当倒爷了?一年就把彩礼钱给攒够,看来很好赚,不过你要小心呀,被抓住了可能要枪/毙。”

  “我想要个缝纫机,让你大志帮忙弄一部回来,给我算便宜一点,我绝对不会把他当倒爷的事情说出去。”

  卢瑞雪听着,心肝都在打颤了,连忙解释说程大志的彩礼钱是她出的。

  别人一听,就说你既然给大志出彩礼了,也应该帮程远出,这样才能义正言辞地让他给她养老。

  一来二去,卢瑞雪把自己说的话给推翻了,再也不敢提向程远要养老钱的事。

  “就她活该,好好地每个月领着三块钱养老钱不要,非要把它给作没了。”李香兰冷哼完,就去厨房给周静端早饭。

  等周静吃完这个迟到的早饭,程远就带着康康回来了。

  康康在外面玩得很开心,回来就抱着周静的大腿说:“相相、相相……”

  “他在说什么呀?”周静一头雾水地看向程远。

  程远说:“我昨天跟爸去县城看到有照相馆,想等会带康康去拍张照片。满月的时候没来得及拍,现在周岁要拍了。”

  “好。”周静笑着应下,今天是年初四,康康是初七生的,现在拍周岁照正合适。

  事不宜迟,周静去邻居家借了一辆自行车,一家三口就出发了。

  县城离村子不远,骑自行车不用半个小时就到了。

  这年头已经有彩色照片了,不过相对黑白照片要贵很多。不过难得照一次,程远这个铁公鸡直接拍板拍彩色照片。

  他们一共拍了三张,一张是一家三口的合照,一张是程远跟周静的合照,一张是康康的单人照。

  两张合照各晒一张,康康的单人照晒两张,一张给李香兰平时想外孙的时候看。

  照片要第二天才能拿,但他们明天要赶早班火车,周静就让李香兰到时候去拿,然后给他们寄过去。

  女儿明天就要走了,李香兰再舍不得也没用,只能给他们多收拾一些东西带回去。

  等周静他们回来,她已经把东西收拾妥当,说:“你们带着康康不方面,我就随便收拾了点过年零食,回去就分给军嫂们吃。其它的,我下次给你们寄信的时候寄过去。”

  “妈,行了,你留着自己用自己吃,我在那边县城一般都能买得到。”周静说。

  “这哪能一样?”李香兰不同意道:“家里种的东西跟军营那边种的味道是不一样的。”

  既然老母亲想让自己尝家乡的味道,周静也不坚持,随她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启程赶路了。

  这次行李不多,周静不想李香兰跟周爱国折腾,就没让他们送。

  等火车顺利开出,康康也醒了。

  他对坐火车这事依旧充满了好奇,一点都不会因为被关在“笼子”里而闹情绪。

  “哐当哐当”了两天连夜,他们可算下了火车,倒腾一趟公交车回到县城,小张已经在等他们了。

  虽然很累,但周静想着家里的东西不多,索性在县城采购了一番,然后再回去。

  等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一家三口都累极了,洗了澡就直接睡觉去。

  程远隔日就要回营里报到,周静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

  她不知道他几点起来的,反正家里的活都□□完了,只剩下几包裹的东西,等她去收拾。

  昨天下午回来之后就直接睡觉,连饭都没有吃,现在她跟康康都饿极了,她把厨房锅里的早饭拿出来就吃。

  等吃饭早饭把东西收拾好,已经快早上十点。

  周静带上李香兰做的过年零食去赵笑花家,她估摸着周小兰跟朱晓丽都在。

  果不其然,她去到的时候她们都坐在堂屋里聊天,三个小孩在一边玩着。

  “总算回来了。”赵笑花看到周静就说。

  “怎么了?几天没见,想我了?”周静笑眯眯地说着,然后把康康从推车里抱出来。

  小家伙看到久违的小伙伴,瞪着小腿就步履蹒跚地走了过去。

  大家一看,惊讶极了,“康康会走路了?”

  “嗯。”周静把康康因为想拿红包而学会走路的事情一说,大家顿时哄堂大笑。

  “你手上的过年零食到底要不要分给我们吃的?”赵笑花盯着她手中的那包零食,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没有想你,就想兰姨这手艺了。”

  周静差点忘了这茬,连忙递过去,说:“随便吃,我妈特意喊我带回来给你们吃的,说是感谢你们帮我喂鸡浇水。”

  “这有啥,一点功夫而已。”赵笑花拿起一块零食就吃了起来,还不忘八卦,“你们回去,碰到程远他妈了没有?”

  “碰倒是没碰见,不过她找上门来了。”周静把卢瑞雪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小静,好样的,对付这样的婆婆就要用这种斤斤计较的手段。”朱晓丽一口过来人的口气。

  “行了,你那婆婆跟程远他妈比起来,已经很好了。”赵笑花说:“就催生这点不好,其它很不错了,现在不隔三差五给你寄吃的吗?”

  “谁说她给我寄的,她那是给她宝贝孙子寄的而已。”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赵笑花突然伸了伸脖子看向外面,自言自语道:“这燕红今天怎么还没来?”

  “燕红是谁呀?”周静好奇地问。

  “燕红是老牛的媳妇。”赵笑花说。

  原来,在周静一家三口回去探亲的时候,老牛已经火速娶了新媳妇。

  “这老牛的新媳妇估计人还不错。”周静笑着说。

  赵笑花爱交朋友,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入她眼,有些小毛病无所谓,但像林招娣跟陈喜梅这种,她拒绝。

  “还行。”赵笑花说:“就了年纪大了点,其它比林招娣好太多了。”

  其实这个章燕红的年纪也不是特别大,刚好三十,不过放在这个年代的确大了。人长得不错,而且有点文化,本来是老家那边当老师,工作收入都稳定。

  大概因为条件太好,一来二去就挑过头了,到三十岁都还没嫁出去。

  她本来已经歇了嫁人的心思,打算好好挣钱自己过一辈子。

  后来有人给她介绍了老牛,虽然他拖着四个女儿,但她对军人有一种特殊的崇拜之情,又听说老牛跟前妻离婚是因为前妻对女儿不好,她对他离婚这点又释怀了。

  再加上父母的劝说,也不愿意一直被哥嫂嫌弃,她把心一横就把自己给嫁了。

  至于牛老太,虽然觉得章燕红年纪大,但看她屁/股大肯定好生养,觉得把她娶进门抱孙子有望。

  另外,章燕红的工作关系能转到附近大队的学校,老牛娶了她等于每个月多几十块钱收入,牛老太对她就更满意了。

  章燕红也不是一般的恶毒后妈,过来之后跟大妞几个相处得还不错。

  现在学校还没开学,她就天天带小妞,就是因为没生过孩子也没带过孩子,有些无从下手。因为小妞跟小妹两人要好,跟赵笑花接触多了,两人就熟络起来了。

  就这样听着,周静觉得这个章燕红的确不错,“要是她能真心待大妞她们好,那就更完美了。”

  “燕红对她们几个挺不错的,反正跟林招娣那亲妈比起来,好太多了。”赵笑花说:“过些天学校开学,她就说拿自己的工资请李嫂子帮忙带小妞,让大妞她们几个好好上学。”

  “那她很大方呀。”

  “是呀。”朱晓丽说:“同为老师,我觉得她是真心喜欢教书的,不像我,把它当成一份谋生。可能因为这样,所以她对孩子都特别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周静对大妞这个后妈也好奇了,不过直至她回去做饭,章燕红都没过来。

  做饭之前,周静问康康:“你吃奶奶还是吃饭?”

  康康毫不犹豫地说:“饭饭。”

  “……”周静有些头疼,这趟回老家没怎么让康康喝母乳,他现在对母乳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他要吃饭,周静就做了一锅偏软的鸡蛋饭,又把青菜切碎烫熟,跟他一起吃。

  吃过饭后,他们便去午睡了。

  接近三天两夜的旅程着实累人,他们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五点。

  康康现在会走路又爱爬上爬下,周静不放心把他放在堂屋一个人玩,便直接把他背起来,然后去厨房做饭。

  程远回来的时候,看到周静背着胖儿子在炉灶面前忙活,不免有些心疼,说:“我改天在院子里围个高一点的栅栏,你做饭的时候就把他扔里面,让他自个儿玩玩具,背着他做完一顿饭,得多累呀。”

  “好。”周静也不客气,康康的确有些胖,小妹跟小妞两个姐姐都没他重。

  晚上起风降温了,吃过饭洗完澡,一家三口便挤在床上,这是他们一天中静谧又温馨的时光。

  周静拿出自己画的绘本给康康讲,程远则在翻兵书。

  现在的绘本涂了颜色,康康越来越喜欢听妈妈讲绘本。直至周静讲了五本,他还意犹未尽,又拿着一本绘本递给她。

  “康康这么爱看书,是个爱学习的乖宝宝,不过现在很晚了,咱们需要睡觉才能长高高,妈妈现在给你喂奶,你喝饱就睡。”周静轻声地哄着。

  “不吃。”康康扭头拒绝道。

  “吃吧,康康,你要再不吃,妈妈就回奶了,到时候你想吃都没得吃了。”周静不是恐吓儿子,而是母乳这东西,你越吸越有,不吸就没有了。

  不知道康康是听懂了那一句,反正愿意喝了。

  可等他才喝上两口,周静突然一阵刺痛,“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程远一听,马上放下手中的兵书,问:“怎么了?”

  周静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连忙道:“没事,就康康咬了我一口。”

  “康康,你怎么能咬妈妈?”程远马上肃着一张脸。

  康康本来因为妈妈突然叫了一声而蒙圈,现在爸爸又凶巴巴的,他顿时吓哭了。

  周静见状,连忙把他抱起来,轻声地哄着,“康康不哭,爸爸不是故意的。”说着,她又对程远说:“你别绷着张脸,吓着康康了。他不是故意的,估计是出牙,牙龈痒才咬我。”

  “痒也不能咬你呀,我都舍不得咬呢。”

  “……好了,你别不正经的。”周静忍不住脸颊发烫。

  “我哪里不正经了,反正康康都周岁了,现在饭也吃得好,索性别喂奶了。”程远提议道。

  虽然周静觉得他这个提议有私心,但不无道理,说:“我这两天再试着喂,实在不行就直接戒了,反正他不喝,也会没的。”

  程远觉得直接不用试都行,但不能把自己的意图表现得太明显,点点头道:“那就试试吧,如果他再咬你,就别坚持了。”

  “知道啦,咱们早点睡吧。”

  “好。”

  程远从周静怀里接过康康,正想把他往小床放的时候,小家伙却不乐意了,直接往回逃,嘴里念念有词道:“妈妈,睡,妈妈,睡……”

  虽然他词不达意的,但周静跟程远听懂了他的意思,康康这是想跟他们一起睡。

  程远终于意识到这是回老家后的后遗症,跟他们睡了几天的康康,现在不愿意自己睡小床了。

  任凭两夫妻轮番上阵怎么劝怎么哄,康康就是不妥协。

  程远甚至要发火了,但被周静一瞪眼,就立马怂了。

  康康不肯自己睡,那他们只能带着他一起睡,总不能不睡。

  等他睡着之后,程远就把他偷偷放回小床上,可过不了多久,小家伙就醒了,哭着要找妈妈。

  一来二去几次,他们只能随他了。

  因为康康昨晚醒了几次,周静隔天又起晚了。

  她刚洗漱完,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一转身就看到一个女人抱着小妞站在门外。

  不用问,这肯定是章燕红了。

  章燕红连忙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老牛的媳妇章燕红。”

  周静朝她微微一笑,“你好,我是周静。”

  “我知道。”章燕红笑着说:“我听笑花她们几个经常提起你,听说你做衣服的手艺很好,所以特意过来请教你。”

  “你进来说吧,请教不敢当,大家探讨一下。”周静说。

  等进了堂屋,章燕红才说:“我看大妞不小了,想给她做两件穿在里面的背心,可我手笨,笑花她们教不会,让我来找你。”

  林招娣这个亲妈都没想过给大妞添两件背心,倒是章燕红这后妈想到了,周静对她的好感油然而生,说:“背心不难,就是上橡筋那里有点复杂,我慢慢教你。”

  “好。”章燕红把小妞放下,让她跟康康玩去,然后把自己的布料翻出来。

  不得不说,这章燕红还真不是谦虚,动手能力真的不是一般差。周静耐心好,教了好半天才教会她,要是换做赵笑花他们,的确要着急上火了。

  “小静,不好意思呀,让你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教我。”章燕红有些难为情地说。

  “没事,反正我也是闲着。”周静微笑道。

  两人聊了一会儿,章燕红就回去了。

  之后,周静跟章燕红的接触也越来越多,觉得这人心眼挺好的,在目前还没有自己孩子的情况下,对大妞几个也是尽心尽责,就是有些恋爱脑。

  她对老牛这个糙汉充满了美好的想象,整天抱怨得最多的就是他不解风情。

  一眨眼,正月要过完了。

  康康已经彻底不喝母乳了,还一直坚持跟他们睡大床。周静已经放弃让他独自睡觉,可这天晚上,她给他讲完故事,他就乖乖爬去小床。

  她觉得惊讶不已,但不敢声张,等他睡着了,才问程远:“你到底干了什么?”

  康康能突然有这么大的改变,肯定是他干了点什么。

  程远也不隐瞒,有些得意地说:“我就跟他说,想妈妈给你生妹妹的话就要自己睡。自己睡的孩子才是哥哥,否则不是。”

  “……”周静听着太阳穴突突,“咱们年底才考虑要二宝,你这么早跟他说,等会儿他觉得咱们骗他怎么办?”

  程远无所谓地说:“反正先骗着,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你这样是失信于孩子,这是大问题。”周静有些生气地说。

  程远低声地哄着,可这次涉及到原则问题,周静不理他,这天晚上睡觉还不让他抱。

  第二天,周静是被吻醒的。

  刚开始她还迷迷糊糊,等想起昨晚的事,她就朝程远“哼”了一声,留给他一个“我哄不好”的背影。

  程远赶着回营里,说:“宝贝,你别生气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做了鸡蛋汤面,等会起来记得吃。还有,今晚上等我回来,给你好好庆祝庆祝,还有神秘礼物呢!”

  原主的这个生日,周静只过了一次,她自己真忘了,没想到这男人还记得。

  她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一半,但不能这么轻易原谅他,否则以后在教育孩子上面的原则就把握不住了。

  “知道了,你赶紧走吧。”周静应了一声,依旧留给他一个绝情的背影。

  等他的脚步声消失,她就迫不及待起来,跑去厨房一看,锅里果然用热水温着一大一小两碗面。大的上面搁着一个煎蛋,几根青菜,小的上面搁着一个水煮蛋,还有切碎的青菜。

  看到他对儿子这么细心的份上,她就暂时原谅他吧。

  毕竟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总不能拉着个脸。

  傍晚,程远早早就回来了,还带了一只窑鸡。

  窑鸡最外面用土包着,已经烤硬了,用锤子一敲开,入目就是荷叶,紧接着就是扑鼻的荷香味。

  等把荷叶打开,里面就是一只香喷喷的鸡了。

  康康看着都流口水了,周静直接撕了一小块鸡肉放进他嘴里。

  小家伙一边嚼一边含糊地说着“好吃”。

  “你上哪儿弄的这只鸡?”周静惊喜地问。

  “鸡是之前去村里换的,养在营里。今天让炊事兵帮忙杀了,然后我自己烤。”程远看她喜欢,就说:“喜欢改天再给你弄。”

  “够了,哪能整天吃?”周静说:“赶紧洗手,咱们吃饭吧。”

  这顿饭有了窑鸡,大家都吃得很开心,特别是康康小朋友,吃得满嘴满手都是油。到睡觉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好吃。”

  周静本以为这窑鸡就是程远给她送的生日礼物,可没想到等康康睡着了,真正的礼物才登场。

  “宝贝,我今晚就要把自己送给你。”

  “……”这礼物她能拒收吗?

  拒收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今天这么开心,周静就随他了。

  不过某人开心过头,竟然带着侥幸的心态,没有做安全措施。

  过了大半个月,程远迎来今年第一次任务。

  这次任务挺重的,估计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他跟往常一样,雇了大头干家里的粗重活。

  在出发的前一个晚上,程团长当然要尽情地折腾。

  周静累得不想动了,但想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第二天还是用惊人的意志力爬了起来。

  等程远离开,她就回房间睡回笼觉,可刚躺下,她又弹了起来。

  她匆忙起来去翻挂历,然后发现自己的大姨妈迟到了。

  自从生了康康之后,周静的经/期就变得非常准时,偏差不会超过两天,这次足足迟到五天。

  周静有些不淡定了,等又过了一个星期,大姨妈依旧没来,她给自己把了把脉,是喜脉无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