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35 章 第 35 章

第 35 章 第 35 章

 推荐阅读:
     由于事先有了心理准备,周静把到喜脉的时候还算冷静,就是不知道程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个什么反应。

  他应该会极度后悔自己的侥幸行为吧!

  一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

  康康看到妈妈突然笑了,一股脑爬到她怀里,也跟着“咯咯咯”地笑起来。

  周静担心康康压到自己的肚子,便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温柔地对他说:“康康,妈妈要给你生妹妹或者弟弟了,你开心吗?”

  康康一听,双眸亮了亮,一边拍掌一边说:“妹妹……妹妹……”

  “……”周静有些头疼,估计这两父子一个是女儿控,一个是妹控,她顿时觉得这一胎亚历山大。

  吃过早饭后,周静把康康寄存在赵笑花家,然后自己骑自行车去了村子里。

  她现在怀孕了,康康这小胖子又越来越重,平时带他出来总不能一直背着,所以她要去订做一张放在自行车后座的竹椅子,以后骑车带康康,把他放在椅子里面就好。

  除了竹椅子,她又让大爷做了两个网,到时候挡在椅子的踏脚处,以免车轮绞到康康的脚。

  从大爷家出来,周静又被几个村民“逮住”了。

  自从生产队队长家的儿媳,在被她调理身体成功怀孕后,周静已经成了“生子圣手”,附近七里八乡的人,但凡在生育方面有问题的,都慕名来找她。

  其实周静上辈子是内科中医生,这辈子大概因为周围群体多数是女性,以及顾老传授的有关不孕不育方面的手稿,她已经向妇科中医生倾斜。

  不过无论是内科还是妇科,她始终不忘要厚德济生。钱要挣,但她挣的每一分都是良心钱。

  给几个村民写完方子,周静一边起身一边说:“我下午再给你们送药过来。”

  “妹子,要不我跟你回去,站在军营外等你把药拿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娘说:“反正我要去附近一趟,你先回去,等你抓完药,我也差不多走到军营外,免得你跑来跑去。”

  “可以。”周静笑着应下。她现在处于孕早期,胎儿还没坐稳,也不想自己太劳累。

  跟妇娘约定好之后,周静就骑自行车回去,等把药抓完再拎到军营外,妇娘已经等在那里了。

  周静把几包药递给她,说:“每包药都有写名字的,等下回去别分错了。”

  “好的,谢谢你了。”妇娘接过药,看着周静,欲言又止。

  周静赶着去接康康,直接问:“婶子,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妇娘干笑一声,问:“是这样的……我儿媳连生四个女儿都还没生到孙子,前段时间有个叫喜梅的,听说也是你们军营的军嫂,说有个包生儿子的偏方,问我要不要。我当然想试一下,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骗人的,而且那方子很贵,比你开的方子贵太多了,我有些舍不得,就想问问你,那方子是不是很灵验?”

  周静真是服了这个陈喜梅,林招娣喝了她的方子生了小妞,她竟敢还敢拿那方子招摇撞骗。

  她不喜欢对别人评头论足,只跟妇娘说:“那方子灵不灵验我不清楚,不过生男生女是一半一半的事情。”

  妇娘秒懂她的意思,但是不死心,又问:“你这边没有包生儿子的偏方吗?要是有,我就跟你买。”

  “婶子,我真没有。”周静笑着说:“要是我有这样的能耐,我都要给自己写一张包生女儿的方子,我男人想要女儿,我儿子想要妹妹。”

  “……”

  妇娘灰溜溜地回去了,周静则直接去赵笑花家。

  康康依旧嫌弃小妹是个黑妹,不过他喜欢跟牛牛玩,三个小孩就玩成一团了。

  “明天有军卡去县城,你们去吗?”赵笑花问。

  “去呀!”周小兰说:“我估计再去两趟就要生了,得多买点才行。”

  “我也去。”周静说:“我要买粮食、纯棉布料跟麦乳精。”

  “你家不是还有两罐麦乳精吗?”赵笑花不解地问:“还有,你别买那么多布,省点,康康不够穿的衣服就把小的剪了拼在一起。”

  “不能拼。”周静否决道。赵笑花以为她讲究的毛病又犯了,谁知道听到她说:“要留给小宝穿。”

  “……小宝?”赵笑花一脸惊愕,“你有了?”

  周静笑着点了点头,“嗯,刚今天把脉把出来。”

  赵笑花听着,忍不住“啧啧”两声,“肯定是程远出任务前留下来的种。”

  周静:“……”果然是过来人,逃不过那双锐利的眼睛。

  “太好了。”周小兰说:“到时候咱这里好多小孩呀,让他们玩一堆去,咱们大人都不用管。”

  虽然这孩子来得有些意外,但周小兰这话很实在。都扎堆生就一起玩,否则间隔太远,大的就不带小的玩了。

  “小静,那你还要继续坐诊吗?”赵笑花问:“你这一怀孕,程远不可能让你进山采药了。要是不采直接去县城那边进货,你又不划算,本来就收得便宜。”

  周静刚才在家抓药的时候就想到这个问题了。

  别说程远不同意,她自己现在怀着一个拖着一个,上山采药的确不现实。

  “要不你以后只写方子,不配药,反正药你也没挣多少钱。”赵笑花说。

  “不是不行,只是我不配药,病人自己去抓药很麻烦,估计也得多花钱,要是我能继续提供就最好。”周静说完,又问:“你们觉得,要是我愿意收晒干的药草,有没有军嫂去山里采药呢?”

  “肯定有啊。”赵笑花说:“咱们来随军的,虽然家务活跟带孩子的任务都落在咱身上,可在别人眼里,咱们就是吃大白饭的。要是采药材能挣个辛苦费,我都想去。”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的确是这个理,无论是哪个年代,大部分女人都是希望自己能挣钱。因为生活终归是现实的,钱才是女人最大的底气。

  就像张嫂子跟黄嫂子,孩子大了,她们都愿意给别人带孩子挣钱。

  说干就干,周静下午就找了郑嫂子、林嫂子跟陈嫂子三个军嫂。她们年纪相对大些,目前家里孩子基本不用带的,能腾出时间去采药。

  当然,她也是看中这三个嫂子老实,不爱说事也不爱惹事。

  三个嫂子听到之后,都开心地同意了,特别是郑嫂子,她跟周静说:“我本来还羡慕张嫂子跟黄嫂子给晓丽、燕红带孩子挣钱,现在我也可以挣钱了。”

  “嫂子,事先说明,这采药挣的钱跟带孩子是没法比的,因为我的药卖得不贵,我只能给你们基本的辛苦费。”周静说。

  “没关系。”郑嫂子无所谓地摆摆手,说:“反正能挣钱,我在玲玲他爸面前腰杆都能直点。下回他还敢说我在家白吃饭,我就顶回去。”

  说到后面,郑嫂子哈哈大笑起来。

  隔日起来,周静就带着康康一起去县城。

  她这回把推车带过去,将康康放在里面,不用一天到晚背着他。

  别看康康还小,其实他什么都懂。周静出发前跟他说,妈妈现在怀着宝宝不能老抱他,让他去到县城的时候乖一点,他说好。

  接下来大半天,他几乎全程没闹,有时候不耐烦了,她给他塞点吃的,他就安分了。

  周静这次不仅仅买了很多吃的,也去药草供货商那边进了不少货。

  回到军营的时候,还是郑嫂子他们几个帮忙运回家。

  在外面跑了大半天,康康已经累得睡着了。周静把他抱上床,走出来准备整理药草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

  她走出去一看,竟然是陈喜梅。

  “有事吗?”周静对她始终热情不起来。

  陈喜梅笑了笑,讨好地说:“我听说你找了郑嫂子她们几个帮你采药草,所以想来问问你还需不需要人,我家孩子都上学了,平时在家很闲的。”

  “不用了。”周静毫不犹豫拒绝道:“我需要的量不多,有郑嫂子她们三个就够了。”

  “……我看平时挺多人找你写方子的,不仅仅家属区,连外面村子也有,你肯定需要很多药草吧。”陈喜梅不死心地说:“要是供应不上,你这边不是很麻烦吗?反正就多我一个,我有空采回来晒干,就给你送过来。”

  这人是打算强卖了,周静心里嗤笑一声,但面上不动声色,道:“其实也可以。”

  陈喜梅一听,面露喜色,但紧接着又听到周静说:“可为了避免日后不必要的争执,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对药草的质量把控很严格,如果发现药草混杂、处理不干净不细致的,我全都不会收货。”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喜梅脸色一僵。

  周静微微一笑,“意思就是如果药草达不到的要求,即使你辛辛苦苦一个月,又是采又是晒,都给我拿回去,我一根草不会要,一分钱也不会给。这要求不是针对你,而是所有人,我跟郑嫂子她们也说过这些话。”

  “……那我想还是算了。”

  陈喜梅灰溜溜地走了,因为她的确是想浑水摸鱼挣个零花钱。要是辛苦半天一个子都得不到,这么不划算的买卖,她还是算了。

  程远在离家一个半月后,终于完成任务回来了。

  他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周静跟康康刚午睡起床不久,一大一小正坐在堂屋里玩玩具。

  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康康穿着七分袖的衣裤,正拿着木枪,玩得不亦乐乎。

  周静则坐在他对面,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从程远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的笑容比山间溪水还要温柔,让他的眼神都跟着软了下来。

  周静近段日子有些犯困,明明刚睡醒,可这会儿又想睡了。正打着盹,突然一个激灵,抬起头来就看到心心念念的男人站在门外。

  “你回来啦!”周静又惊又喜,说着就站起来朝外面走出去。

  “嗯,我回来了。”程远也大踏步往屋里走,正想跟媳妇来个久违的拥抱,突然听到一声清晰的“爸爸”。

  他闻声看过去,只见康康努力撅起屁股站起来,然后瞪着小短腿直奔他而去,最后抱住他的大腿。

  小家伙仰着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渴望地看着程远。

  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他还记得小家伙刚出生两月他就出任务了,回来的时候晒得太黑把他给吓哭了。

  现在一年过去,他已经把他这个爸爸牢牢记在心里,出门多日,他依然记得他。

  程远弯下腰,伸出双手把康康抱了起来,然后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腕上,腾空出来的手一伸,就把周静搂入怀里。

  一家三口团聚的美好时光,应该要细细诉说对彼此的思念。可天气炎热,程远一路舟车劳顿,身上的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换作平时,周静还能忍受,可现在怀着身孕,对味道特别敏感,她有些受不了,把他轻轻往外一推,“赶紧去洗澡,臭死了。”

  “……”程远顿时觉得有些委屈,这是一个多月不见,媳妇嫌弃自己了。

  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他想媳妇,媳妇肯定也想他,而对想念的最好表达当然是进行运动。他一身汗臭,的确不适合运动,他宝贝特别爱干净,现在说这话,肯定是在暗示自己了。

  程远乖乖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又把自己的臭衣服洗干净,然后才去找母子俩。

  康康看他回来,马上喊“爸爸”,想让他跟自己玩。

  程远走过去,抱着儿子就跟他玩了起来,可视线却不停地落在周静身上,那双眼睛都快要黏在她身上了。

  即使两人已经成婚两年多,儿子也一岁多了,但周静还是被他灼热的眼神烫得脸颊发热。

  等到了晚上,康康睡着,程远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周静就亲了下去。

  周静想推开他,可两人在力量上实在悬殊,她的唇又被他堵住,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直至他的吻一路下移,周静才有说话的机会,她喘着气,小声地说:“你……冷静一点,我……今天不行。”

  这句话,总算把红了眼的程远给叫住了。

  他抬起头,皱着眉问她:“你月/事又来了?”

  “没有。”周静摇头。

  “没有你怎么就不愿意了?”程远想起白天她嫌弃自己一身汗味,顿时沮丧了,“宝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戏真是够可以了。周静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但面上平静地说:“你的宝贝小闺女或者小儿子要来了。”

  程远一听,顿时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宝贝,你确定没搞错?”他一边说一边去摸她的肚子,平平的,跟平时没什么不同,“不像有孩子呀!”

  周静抬手就拍掉他的手,“才两个多月,哪里会显怀?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确怀孕了,你年底又要当爸爸了。”

  “……怎么会这样?我不就你生日那天没有戴吗?”程远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这才多久,我又要关禁闭了吗?”

  周静早就料到他会被“打击”到,于是挑着好话安慰他,“没办法呀,谁让你这么厉害?其实宝宝也是你一击即中的最好证明。”

  可程远并没有被安慰到,说:“我的实力你我都知道,根本不需要这样的证明。”

  “……”

  算了,周静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还是让他慢慢消化这个消息吧。

  她以为,要从这次沉重的“打击”中缓过劲来,程远起码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谁知道第二天起来,某人已经欣然接受自己当爹的事实,并对即将到来的孩子充满了期待。

  任务结束,程远有两天假期,他今天也不必赶着起来,便在床上抱着周静,手搭在她小腹的位置上,问:“宝贝,咱这个应该是闺女了吧?”

  只要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会拥有一个跟他媳妇一个漂亮可爱的闺女,他觉得暂时关一段一时间“禁闭”也认了。

  “这我可不保证。”周静说。

  “那你最近喜欢吃酸还是吃辣,不说酸儿辣女吗?要是你喜欢吃辣,肯定是要生闺女了。”程远又问。

  周静听得太阳穴突突,嫌弃地说:“你啥时候都变成林招娣了?”

  “……”程远不理她的冷嘲热讽,语气坚定地说:“反正我觉得这一胎肯定是闺女,我奶以前找人给我算过,说我这辈子会儿女双全的,现在有了儿子,下一个肯定是女儿。”

  “儿子女儿不是一样吗?”周静有些想不明白,“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儿子吗?老牛要不是一直想生个儿子,也不至于跟林招娣离婚,怎么到你这里来就一直想要闺女了?”

  “当然是因为闺女贴心呀。”程远说:“将来等你老了,有个闺女在身边,她能照顾你。且不说康康孝不孝顺,他是男的,始终不方便。”

  周静没想到他想得这么长远,说:“你怎么就让闺女照顾我了?你不说要照顾我一辈子吗?等退休就想偷懒?”

  “我不是想偷懒。”程远的下巴靠在她的发顶上,说:“只是我比你大了快十年,将来应该比你早走,到时候有闺女,她能替我照顾你。”

  周静听着,顿时鼻子发酸,转身窝进他的怀里,说:“我不要闺女照顾,我就要你照顾。程远你是男人就好好信守诺言,别把自己的事推给别人,你给我好好活着,一定不能走在我前头。”

  说到这里,她眼泪都掉下来了,但还是继续说:“我妈都说了,你已经把我惯坏了,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我不管,你自己惹出来的“祸”,你就要负责到底。”

  他的胸膛被她的眼泪打湿了,像是热水烫着他的心。他这一哭,他就受不了,连忙把人搂得更紧了,低声地哄着:“好好好,我答应你,一定好好活着,咱一起好好活着。你别哭了,哭得我的心都疼了。”

  “妈妈、妈妈……”康康醒来就要找妈妈,周静突然激动的情绪被儿子的叫声给抚平了一些。

  程远连忙坐起身来,把康康从小床抱了出来,说:“康康,你亲妈妈一口,爸爸惹妈妈生气了,你帮我哄哄她。”

  康康听不太明白爸爸说的话,但“亲妈妈”三个字,他听懂了,连忙就着周静的脸亲了好几下。

  被亲儿子亲着的周静,终于破涕而笑了。

  昨晚想着抱媳妇的程远早早把康康哄入睡了,今天不用回营里,一家三口赖了一会儿床,静静享受着这静谧又温馨的时光。

  起床吃过早饭,程远先去挑水,回家后就浇水砍柴。

  周静在堂屋带康康,他怕她在家无聊,便说:“你去找赵笑花她们侃侃去,待在家里该闷了。”

  “谁说我闷了?”周静瞪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咱一个多月没见面了,你回来还不许我多看两眼。”

  “行行行,宝贝你爱看随便看。”程远说着,把衣摆往上一撩,就露出了精壮的上/身。

  “谁说要看你……”周静被他撩得面红耳赤,说不下去就直接别过脸,专心跟康康玩玩具。

  程远放假两天,第一天在家里各种干活,第二天就去村里换了一只鸡回来,然后带着康康做窑鸡,顺便还烤了几条番薯。

  中午,周静尝着父子俩给自己做的饭菜,觉得这简单的菜肴,比上辈子特意打飞的去吃的米其林五星料理还要好吃。

  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护着,周静的幸福感要爆棚了。只不过,对于程远这么快能接受自己怀孕的事实,她还是心存疑虑。

  等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她说:“我以为我这次怀孕,你得好多天才能接受。”至于什么原因,她就不赘述了。

  “前天晚上听到你怀孕的时候,我的确挺难接受的。”程远说:“你睡着之后,我还在翻来覆去睡不着,后面去冲了个冷水澡,就把我给冲清醒了。”

  “这孩子早生迟生都要生,但你这次怀孕的时间非常合适。”

  “怎么合适?”周静不懂,“笑花说我这胎应该跟小妹出生的时间差不多,到时候天气有些冷,就怕冷到孩子。”

  程远直接忽略她后面的那句话,说:“你怀孕前三个月的时间恰好跟我出任务的时间重叠,等于两次关禁闭变成一次了。”说着,他轻轻地抚上她的小腹,说:“你肚子还有一周时间就满三个月了。”

  “……”两个月的关禁闭变成一周关禁闭,难怪某人心情这么好了!

  这快乐的程度,简直可以媲美女教师的产假跟暑假连着放。

  次日醒来的时候,程远已经出门了。

  周静去厨房端早饭的时候,发现灶台上放着两根大骨头。不用问,肯定是他早早起来去村里换回来的。

  她心里暖呼呼的,但又忍不住心疼,本来白天训练很累,早上又得早早起来。

  一对比起来,她这七十年代的生活,真过得有点养尊处优了。

  这两天程远在家,都是他做饭,今天她要做一顿美味的,好好犒劳这个惹人疼的男人。

  天气热,她担心骨头放久了会馊掉,于是先把它焯水,然后翻出冬天晒得萝卜干,最后一起放进锅里炖,等程远晚上回来喝。

  等她把汤炖上,外头的太阳已经猛烈起来,她把在院子围栏里面玩的康康抱出来,正想回堂屋的时候,就看到章燕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燕红,你今天不用去学校吗?”周静问。

  “小妞发烧了,我让大妞去学校给我请假了。”章燕红顾不上多解释,说:“小静,军医临时外出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小妞?”

  “好。”周静直接抱着康康出门,途径周小兰家的时候把他送了进去。

  小妞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担心小孩聚在一起容易交叉感染。

  “你出来了,现在谁看着小妞,她现在什么状况?”周静一边走一边问章燕红。

  “老牛这两天休假,现在他在家看着。小妞就是额头很烫,整个人很不舒服,一直得让人抱着……”章燕红语无伦次地说着,一着急眼睛都红了,“小静,怎么办?我已经很注意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照顾不好小妞。”

  “没事的。”周静伸手抓住章燕红的手,“小孩子还小,偶尔发烧也是正常,你先别急。”

  “好,麻烦你了。”章燕红一边擦眼泪一边说。

  很快,两人就到了牛家。

  小妞正躺在床上,老牛在一旁守着,神色紧张。

  周静走过去,给她把了脉,又认真询问了章燕红一番,最后才说:“小妞发烧多数是因为出牙导致的,你们不必过度担心。不过她现在体热,得先给她退烧。”

  “燕红,你现在烧些温水给小妞泡澡,这样可以降温,让她舒服一些。另外,尽量让她多喝水。”周静交代完就起身,“我现在回去抓药,等会就送过来。”

  “好,谢谢你了,小静。”章燕红感激地说。

  等周静一转身,章燕红就倒了一杯温水,对老牛说:“你尝试喂小妞喝水,我现在去烧温水。”

  “你来喂水吧,我粗手粗脚怕喂不好。”老牛一边说一边起身,“我去烧水。”

  “……”章燕红愣了一下,老牛已经走到房间门口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颇为安慰地笑了笑,这个一直信奉“君子远离庖厨”男人,竟然主动去烧水了。

  周静回家把药抓好就送去牛家。

  这时老牛刚把温水烧好,章燕红正在房间里面给小妞洗澡,他接过药包,问:“这药要怎么煎,麻烦你告诉我一下。”

  “要不我帮你煎吧?”周静说。

  “不用了。”老牛拒绝,“我听燕红说你怀孕了,要是让你家程远知道我让你煎药,估计得找我算账。”

  “……那我教你。”周静有些哭笑不得。

  看着老牛把药煎上,周静就回去了。

  傍晚,大妞跑过来,笑着对周静说:“周姨,小妞退烧了。”

  “那就好。”周静听着也放下心来,嘱托道:“但不能掉以轻心,让章姨晚上多留意一下小妞的体温。现在天气不稳定,要根据气温增减衣服,要是出汗了,记得要换掉。”

  “好的,我都记住了。”大妞应下,看了周静一眼,张了张嘴巴,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大妞,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呀?”周静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大妞点了点头,道:“我挺喜欢章姨的,我们四姐妹都喜欢她。虽然我们不是她生的,但她对我们很好,比我妈以前好多了。”

  “我知道我爸一直怨我们四个都是女儿,章姨来了之后就一直劝他,只要孩子孝顺,儿子女儿一样好。”

  “真的,我发现我爸最近对我们好了很多。有一天他跟战友喝酒去了,回来的时候我刚好起夜,大概是他喝多了,竟然拉着我说了很多话。他说以前是他不对,不应该这样对我们四姐妹,要是他早知错,他跟我妈或许就不会离婚了。他还说,章姨不是我们亲妈都这么疼我们,他是亲爸都觉得惭愧了。”

  “其实我知道,是章姨来了,我爸才有这样的改变,要是一直是我妈,他还是会那样。所以,我很感激章姨。”

  周静听完,微微一笑,“那现在挺好的,既然章姨对你们好,那你们也要孝顺她,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

  “可是什么?”

  大妞垂着头,声音也变小了,说:“要是将来章姨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是不是就不会喜欢我们了?喜梅姨说,章姨对我们好,是因为她现在没有自己的孩子。”

  这个陈喜梅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周静现在对她的讨厌又添了几分。

  “不会的。”周静宽慰道:“只要以后你们把章姨生的孩子当成是你们的亲弟弟亲妹妹,她肯定能够感受得到,依旧会喜欢你们的。”

  “真的吗?”大妞的双眸亮了亮。

  “嗯,大家真心换真心,只要付出真情实感,彼此都能感受得到。”

  得到这个答案,大妞满足地回家去了。

  周静看着大妞轻快的背影,真心希望他们这个重组家庭能够越过越好。她深知重组家庭孩子的敏感,也希望大妞几个的命运不会像她上辈子那样。

  晚上,一家三口又挤在大床上看照片。

  过年在老家拍的照片,李香兰已经寄过来了,不过程远之前出任务没看,这两天回来又忘了,今天晚上才想起来,周静立马翻出来拿给他看。

  程远拿着三张照片,看了又看,翻了又翻,满意得不得了,对周静说:“下次去县城,看看有没有相框,有就买回来框起来,实在太好看了!”

  周静也很喜欢这三张照片,特别是康康,样子呆萌,眼神清澈,她不禁感慨道:“我也觉得康康照得太好了!”

  “不。”程远连忙接话,“是宝贝你照得太好了,康康跟我就还成。

  “……”

  “等你可以看到肚子的时候,我们再去拍一张,等小宝出生之后,我们就又拍一张。”程远说:“以后我们一家四口,每年拍一张照。”

  周静看着他无比憧憬的眼神,唇角不禁弯了弯,小声应道:“好,等我们老了之后就翻出来慢慢看。”

  欣赏完照片,就到了睡觉时间了。

  次日,罗嫂子一早带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过来找周静。

  “嫂子,这小姑娘是你的亲戚吗?”周静稍稍打量了一下小姑娘,长得挺高挑的,皮肤也白,就是脸上有很多青春痘。

  “不是。”罗嫂子介绍道:“这是我老战友的孙女,叫叶爱华。爱华,这是程叔叔的媳妇,你喊她周姨。”

  叶爱华听到程叔叔的时候,不由一抬头,看了周静几秒钟,才开口:“周姨。”

  周静应了一声,说:“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泡壶茶。”

  “小静,别麻烦了,其实我们今天过来找你,是有事的。”罗嫂子连忙叫住她,“就是爱华脸上老长青春痘,小姑娘爱漂亮,因为这事很苦恼,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好办法。”

  周静这才止住了脚步,在叶爱华身边坐了下来,说:“那我先给你把把脉。”

  “哦。”叶爱华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周静把自己中间三只手指搭在她的脉搏处,仔仔细细地把着,半晌才问她一些问题。

  “小静,爱华她是不是上火,所以青春痘这么多?”罗嫂子说:“她奶奶给她煎过不少祛火凉茶,但就是不见效。”

  “她不是上火。”周静说:“她是脾胃虚弱,吃进去的食物没有完全化成气血,有一部分变成痰浊,随着火气冲上头面。头面没有排毒的出口,只好从皮肤里拱出来。而祛火的凉茶一般寒凉伤脾,这样导致她的脾胃更虚了。所以,要想祛痘必须健脾胃,而健脾胃吃山药薏米芡实粥最好。”

  “就喝山药薏米芡实粥就行了?”罗嫂子问。

  “是的。”周静说:“不过这得坚持,不是一两天就能见效,而且平时少吃伤脾胃的食物。”

  “那行,反正她这段时间住我那,我就天天给她熬这个粥。”罗嫂子应下之后,就带着叶爱华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程远休假,恰好营里有军卡出去,他便趁机带周静去县城医院看看。

  周静知道他稳妥,便随他了,反正也可以带康康出去走走。

  平时她自己带他出去,又要采购又要看着他,实在没有闲心带他逛。

  到了县城,他们就直接去了医院挂号。

  无独有偶,今天妇产科的坐诊医生,是当时给周静接生的那位医生。

  由于程远当时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医生记住了他们。

  她给周静看完检查单,悠悠地说:“挺好的,已经有过经验,爸爸这次就不用那么紧张了,到妈妈生的时候千万别又要跟着进来说自己生就好。”

  “医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呀?”周静有些不明所以地问。

  “没什么意思。”程远跟医生异口同声地说。

  不过医生说完这句之后又继续道:“就是当时把你推进产房之后,你男人就一直嚷嚷着要跟进去。我问他是你生还是他生,他说是他生。”

  “……”周静很想笑,可看他男人羞得变红的脸,她只能死死忍住。

  等出了医院,他还在别扭,周静拉了拉他的衣袖,说:“没关系啦,我知道你是紧张我才逻辑不清晰,我很感动,不会笑话你的。”

  程远侧过头,瞥了她一眼,说:“媳妇,你想笑就笑吧,别憋着,对宝宝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话音刚落,周静已经大笑起来。

  程远看着开怀大笑的媳妇,很想说,他不过是客气一下,她媳妇就不跟他客气了。

  离开医院,他们先去了一趟邮局,寄了信又把收到的信跟包裹签收,然后才去采购。

  除了日常的食品跟用品,他们还买到了一个挂在墙上的大相框。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程远把睡着的康康抱进房间,然后对正在整理东西的周静说:“今天早上还没去捡柴,我现在去捡。”

  “现在太阳正热着,要不等会再去。”周静说。

  “没事,这点太阳不是事。”程远说完,就出门了。

  周静继续整理东西,可没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她走出去一看,原来是叶爱华。

  “爱华,进来坐吧。”周静朝她挥了挥手。

  “好哩!”叶爱华步伐轻快地走进来。

  相对于上次,周静明显感觉到这姑娘活泼了许多。

  “周姨,我今天过来是特意感谢你的,自从喝了你说的山药薏米芡实粥,我脸上的青春痘开始变少了。”叶爱华说着,把自己的脸凑到周静跟前,完全没了上次自卑的模样。

  周静认真看了看,然后笑着说:“的确好很多了,等青春痘消下去之后,肯定会更漂亮了。”

  “真的吗?”叶爱华双眸扑闪着,一点都不害臊地说:“那是不是会有很多俊朗的男人追我呀?”

  “当然。”

  叶爱华听着,笑眯眯地问:“是不是跟程叔叔一样俊的男人啊?”

  周静被她逗笑了,说:“肯定是比程叔叔更俊的男人。”

  叶爱华:“还有比程叔叔更俊的男人吗?”

  “当然有,多得是呢!”

  话落,叶爱华突然站起身来,朝门口方向喊了一声:“程叔叔。”

  “……”周静觉得自己闯祸了。

  果不其然,等叶爱华回去之后,某人就耍了冷脸。

  周静自知理亏,只能抱着他的手臂认错:“你别生气啦……其实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反正在我眼里就没有人比你更帅,只不过在外人面前,咱得谦虚,你说是不是?”

  她说了一串,可只换来他的一声轻哼,“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说那话,反正我生气了,你得哄我。”

  “……你想我怎么哄你?”

  “医生今天说你满三个月了,要怎么哄,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暗示简直不能更明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