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36 章 第 36 章

第 36 章 第 36 章

 推荐阅读:
     周静觉得,她家男人挺好哄的,只要哄到点子上,他就什么气都没有了。

  她起来的时候,灶台上已经放了一小块瘦肉。

  天气炎热,这瘦肉要留到晚上不太现实,周静就把它剁成肉饼,然后炖汤给自己跟康康喝。至于程远,她打算下午给他卤几个鸡蛋,他很爱吃。

  等她把汤炖上,里屋便传来康康的声音。

  小家伙起床了,她立刻走回房间,给他换了衣服,然后伺候他吃早饭。

  “康康,好吃吗?”周静把程远早上炖的鸡蛋糊,用小勺子喂进康康的嘴里。

  “好吃。”康康一边用力点头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

  周静看他吃得欢乐,便说:“这是爸爸一早起来给康康炖的,等晚上爸爸回来,你要多谢爸爸,亲他的脸蛋一口,好不好?”

  她总有一种预感,这两父子将来会杠上,所以她都不失时机地在他们面前刷对方的好感。

  康康大概听懂了妈妈说的话,重重点头:“好。”

  “周姨,你在家吗?”

  门外传来叶爱华的声音,周静无暇起来,直接朝门外应道:“爱华,我在,你进来吧。”

  不一会儿,叶爱华进来了,但这次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跟她同行。

  女人的眉眼跟叶爱华有些相似,但比叶爱华更精致漂亮一些。她身穿宝蓝色衬衫黑裙子黑皮鞋,一头黑色的直发轻轻挽起,显得很有气质。

  “爱华,这位是?”

  叶爱华还没出声,女人就已经开口,她声音淡淡地道:“你好!我是爱华的小姑,我叫叶淑君。真的很抱歉,爱华不懂事,给你惹麻烦了。”

  “麻烦?”周静有些愣了,连忙道:“没有,她没给我惹麻烦。”

  话落,叶淑君扫了叶爱华一眼,叶爱华缩了缩脖子,然后才跟周静说:“周姨,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故意让程叔叔误会你,让他生你的气的。我以后都不会做那样的事了,其实你真是一个很好的人,谢谢你给我治脸上的青春痘。”

  周静被叶爱华这顿道歉弄得一头雾水,不等她细问,叶淑君就说:“打扰了,我们要赶车,先走了。”

  “没事,你们一路平安啊!”周静听得出她们要走了,条件反射地说了这么一句。

  直至两姑侄走出院子门口,周静突然想起程远昨晚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叶爱华那小鬼鬼点子太多,你离她远点”。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应该又是程远惹回来的情债了。

  叶爱华还小,即使喜欢程远也多是崇拜之情,倒是这个叶淑君,估摸着比程远小个两三年,倒是非常有可能是他的爱慕者。

  周静带着这样的疑问,直接去了赵笑花家。

  赵笑花听到“叶淑君”的时候,愕然问道:“她来找你了?”

  “你认识她?”周静反问道,又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跟赵笑花说了。

  赵笑花听了,好笑道:“这叶爱华果然还是一肚子鬼主意,她大概是气不过程远娶了你,故意说那些挑拨离间的话。对了,叶淑君以前喜欢过程远。”

  果然如此,大概早就有心里准备,周静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并没有多惊讶,只问:“能跟我说说吗?”

  “我跟你说也成,反正这里很多军嫂都知道,就是你今晚回去别对程远兴师问罪。这事情一直都是叶淑君当方面,别回头程远又上老郭那边投诉我。”赵笑花说。

  “成,我不会对程远怎样,就是想知道个大概。”

  “好。”

  话说,这个叶淑君是上一任师长掌上明珠。因为叶师长老来得女,对叶淑君特别疼爱。

  而这叶淑君也特别争气,不仅长得漂亮,人也聪明,高中毕业那时高考还没暂停,她凭借自己的实力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也分到了国家重要部门的单位。

  这样的女人,多得是男人削尖脑袋跟她处对象,可她都不为所动。

  也就在这一年,她遇到了程远,对他一见倾心。

  知女莫若夫,当叶淑君跟叶师长打听程远的时候,他就知道女儿的心思。

  当时的程远才刚刚升上连长,在叶师长眼里,跟个毛头小子没什么区别。可他又跟别的毛头小子不同,叶师长自己就曾经在秦师长面前说过,他很看好这小子。

  正所谓“英雄莫问出处”,难得女儿喜欢,那他就牵个线吧。

  牵线的最后结果是,程远明确表示自己目前还没有娶妻的准备,等于婉转拒绝了叶淑君。

  本来以为这事就翻篇了,但叶淑君是个死心眼的,虽然没说什么,但一直在等程远,直至现在都还没有结婚。

  “小静,说句你不爱听的,程远拒绝叶淑君,多少人都替他觉得惋惜。”赵笑花说:“他是有能力,但要是有个现在已经是司令的岳父,他的路走起来轻松多了,哪用现在一步步地往上爬?不过,这也证明他是个有志气的人,你找了他,真是有福气。”

  周静被赵笑花最后一句稍稍安慰到了,可还是忍不住拿自己跟叶淑君做比较。

  大概女人都这样,不喜欢被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比下去。

  她面上保持冷静,可程远作为她的枕边人,能敏感察觉到她的情绪不高。晚上等康康睡了之后,他才搂着她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周静看了他一眼,问:“有这么明显吗?”

  程远抬头抚了抚她的额头,说:“不明显,只不过我感觉到了。”

  既然他看出来了,周静也不隐瞒,把叶淑君带着叶爱华上门道歉,以及从赵笑花那边打听到的消息都跟他说了,“听说叶淑君的父亲现在是司令员了,要是你娶了她,你早就不止是一个团长了。”

  “媳妇,我不喜欢你这个假设。”程远皱着眉头说:“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天地可鉴的。叶淑君是喜欢过我,但那也是她的事情,我跟她从来都没什么。”

  “我知道。”周静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说:“就是怎么老有这么优秀的人喜欢你呀?上次是唐素陶,这次是叶淑君,估计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我说你明明就是一个农村小子,就长得帅点,身材好点,怎么就这么会招蜂引蝶呢?这样弄得我都有些不自信了。”

  “宝贝,你不需要不自信,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程远搂着她又紧了几分,说:“你都说我是农村小子了,农村小子就配你这个农村小妞,其他人都与我们无干。”

  “你这是什么比喻呀?”周静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说咱们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呀?”

  “没错,就是这意思。”

  “……”

  两人进行了一场热烈的商业互吹之后,周静心里的郁闷总算消散了一些。

  程远看媳妇心情好了,连忙搂着她躺下,手搭在她的小腹上,问:“宝贝,你说咱闺女怎么还不跟我打招呼呀?”

  “现在才三个月,起码要四月才会有胎动,你慢慢等吧。”

  “成,那我先跟她说说话,你先睡吧。”

  次日起来,周静正坐在堂屋跟康康玩,突然张嫂子跑来,神色奇怪地对她说:“小静,罗嫂子让你现在就上她家一趟。”

  “好。”周静疑惑地问:“你知道什么事吗?”

  张嫂子:“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罗嫂子来喊我的时候,脸色不太好,你自己注意一下。”

  “……”周静来随军这么久,罗嫂子一直对自己都是和颜悦色的,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她脸色不好。

  难道是因为叶淑君的事情?听说秦师长跟叶司令是出生入死的异性兄弟,难不成因为这事迁怒她了?

  周静心里虽有顾虑,但她问心无愧,也无所畏惧地出门了。

  等推着康康去到罗嫂子家,一进门就看到一一陌生的妇娘,一脸不善地坐在堂屋。

  “嫂子,你喊我来有事吗?”周静问。

  罗嫂子闻声站起身来,妇娘也跟着抬起头来,她仔细打量了周静一番,说:“不是她。”

  周静:“……”

  罗嫂子一听,立刻松了一口气,对妇娘说:“我就说你弄错了,小静的医术很好,但从来不会承诺别人包生儿子。既然事情弄清楚了,你回去吧。”

  “哪里弄清楚了?”妇娘不依,“不是她就另有其人,反正那女人说她自己是你们军营的军嫂,她骗了我的钱,我今天一定要拿回来,否则我就告去革委会。”

  “我真不知道你说谁,咱们家属区,除了小静就没有其它人会写方子。”罗嫂子被这人的蛮不讲理气着了。

  周静见状,连忙问道:“嫂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这大娘说,去年从我们军嫂手里买了一个包生子的药方,她给她儿媳喝了,但昨天生了个女儿出来,现在要来讨回公道。她又说不出那人是谁,你说我上哪儿给她讨回公道?”罗嫂子有些无奈地说。

  周静一听,心里就有了想法,她问妇娘:“婶子,那你知道卖药方给你的军嫂叫什么名字吗?”

  “我不知道,当时她把方子说得很厉害,我儿媳已经生了五个女儿,我就想她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一着急,没多问就买了。”妇娘说到这里也是一肚子委屈,“我真不是过来闹事的,你们这里有士兵把守,我来的时候心里都发慌,可那女人骗了我五块钱,我要是拿不回去,我家老头子会打死我的。”

  说着,妇娘就开始掉眼泪。

  罗嫂子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周静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陈喜梅听到罗嫂子喊自己过去的时候,她还有懵。

  在她的印象里,罗嫂子对她不是很热情,像这种单独叫她上门的事情更是没发生过。

  不过,她知道周静上罗嫂子家经常能捞到东西,于是她也满怀期待地出门了。

  可没想到的是,她刚踏进秦家堂屋的门槛,一个妇娘突然站起来,然后直接朝她冲过来,一边喊一边抓她的头发,“就是这个女人骗了我五块钱。”

  “天杀的,你是谁呀?我啥时候骗你钱了?”陈喜梅的头发被抓得生疼,她一边喊一边把妇娘往外推。

  妇娘重心不稳,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可摔倒也堵不上她的嘴。

  她坐在地上,一边指着陈喜梅一边骂:“就是你这个骗子,赶紧还我五块钱,否则我把你告去革委会。”

  陈喜梅这才认真看了看妇娘的脸,她的脸顿时僵了。

  周静在罗嫂子耳边说完话之后,她就推着康康回家了。

  她估摸着这个拿着生子药方招摇撞骗的人多半是陈喜梅,于是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罗嫂子。要是她继续留在秦家,不就告诉她是自己告的密吗?

  周静不怕陈喜梅,但也懒得跟她起争执,特别是不想被康康看到女人打斗的场面。女人打起来分分钟比男人还要狠,要是他因此对女人产生恐惧,以后说不讨媳妇怎么办?

  即使她没留在秦家,但这件事的结局是如何,她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赵笑花这个“宣传部长”,在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上门跟她汇报。

  陈喜梅虽然想死不承认,但听到革委会的时候又怂了,最后被迫还了五块钱给妇娘。

  这五块钱就等于把她的肉给割了一样。

  但这事并没有就此翻篇,老农因为陈喜梅挨了批评,一解散回家就把她痛骂了一顿,警告她再敢闹事,就让她滚回老家去。

  林招娣滚回老家后的结果是被老牛甩了,陈喜梅听着瑟瑟发抖,从那天之后钻在家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这边陈喜梅受到惩罚,周静有点大快人心的感觉,觉得这个到处搅屎棍的人终于有报应了。

  可她没想到的事,自己被这个搅屎棍给误伤了。

  秦师长得知这件事之后,担心会影响军民关系,也怕在运动风头正盛的时候被穿小鞋,勒令所有军搜都不能去外面行医。

  这命令说是针对所有军嫂,但其实就是针对周静,因为只有她一人在外面行医。

  罗嫂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劝秦师长,只能跑来安慰周静。

  “小静,你别急,等这件事淡了,我再跟老秦提。”罗嫂子说。

  “没事。”周静笑了笑,说:“反正我现在怀着身子,老在外面跑也不好,这段时间就当做休息吧。”

  “你能这么想就好。”罗嫂子说:“不过你在咱家属区写方子是没有问题的。”

  “嫂子,我知道的。”

  等罗嫂子离开,周静便去找郑嫂子她们三个,把事情解释了一番,让她们暂时不用帮她采药草了。

  现在她的“客源”锐减,平时程远得空进山采药就够供给了。

  郑嫂子她们几个表示理解,可好不容易能挣零花钱的机会没有了,她们当然不甘心,对陈喜梅的讨厌又添了几分。

  周静在赵笑花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听着她们几个说八卦。

  “小静,我听说军医那边招军医助理,我学校一同事想喊她媳妇去考试。你可以考虑去考考,说不定能考上呢!”朱晓丽突然说。

  “什么时候的事?”周静问。

  都说“由奢入俭难”,现在每月收入锐减,她心里难免有落差,要是能考个军医助理,有份稳定的工作也不错。

  虽然军医是西医,但她上辈子也修过西医的基础科目,放在这个年代还是很能打的。

  朱晓丽说:“我是昨天听我同事说的,应该过两天就可以报名,你有兴趣可以去军医那边问问。不过,这事情你还是跟程远商量一下,他同意了才比较好办。因为这助理即使考上了,也要去县城医院学习几个月,才能回来上岗。”

  “那我再想想好了。”周静听到要去县城医院学习几个月,她便打退堂鼓了。

  先别说程远同不同意,就算他同意,康康怎么办?总不能带着他去上课吧。

  她对这件事歇了心思,没想到晚上睡觉前,程远主动跟她提起了。

  “媳妇,要不你去考军医助理吧,你这么聪明,努力看书准备一下,我觉得你很有机会考得上的。”程远说。

  周静听着一愣,说:“我听晓丽说过了,可考上了也得去县城医院培训几个月,我带着康康怎么去?还有,这一去肯定要住宿,估计培训完才能回家,你舍得我吗?”

  “舍不得呀。”程远搂着她,叹了一声气,“可我觉得让你老待在家里,实在有些屈才了,你应该有更大的作为。”

  他的确是这么认为,但同时也想周静提升自己,变得自信起来。他喜欢看到她的宝贝自信满满,不希望看到她自卑的样子,就像前几天提起叶淑君时,她眼神里的光都淡下去了。

  难得他这么支持,周静当然想去,可孩子是一个问题,她问:“那康康怎么办?我现在去学医,很严谨的,不是小学,能把自己的弟弟妹妹背过去。”

  “康康我来带,你放心去考。”程远说。

  “你怎么带?不用训练吗?”

  “我白天就把他放在大财或者老郭家,给他们媳妇一点辛苦费,傍晚解散就把他接回家。”程远拍着胸口保证道:“反正我保证能把儿子带好。”

  “谢谢你!”周静感动又兴奋,仰起头就吻住了程远的唇。

  她这个感谢之吻,最后主动变被动,被程远按在怀里,亲到快要喘不过气来。

  程远对周静的支持不是嘴上说说,报名是后天才开始,但他第二天一早起床就跑到军医那边,跟他借了好几本书,带回来给周静看。

  虽然上辈子学过相关的知识,但到底很久没用没接触,周静也不敢掉以轻心,吃过早饭就开始看书。

  康康也乖,周静扔给他一些玩具跟绘本,他就自顾自地玩起来,不打扰妈妈。

  “小静、小静……”

  没一会儿,周静听到有人喊她。她认出是罗嫂子的声音,连忙应道:“嫂子,我在呢。”

  等她站起身来,罗嫂子已经进来了,看到她就说:“你快坐,咱不用那么客气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好。”周静笑道:“嫂子,今天这么有空?”

  罗嫂子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你听说军医那边招助理了吧?”

  “听说了。”周静点头,“我打算去考,程远也支持。”

  “程远支持呀。”罗嫂子喜出望外,说:“是这样的,老秦那边有推荐名额,要是你有意向,我让他直接推荐上去,你就不用考试了,不过去县城医院学习还是得去。”

  “嫂子跟师长这么惦记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了。”周静是真的感动,但她不打算接受他们的好意,说:“我想自己考,用实力告诉别人,我是可以的。”

  当然,她也想证明给别人看,她作为程远的媳妇,一点都不差。

  “好,有志气。”罗嫂子不再勉强,只说:“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暂时没有,我先谢谢嫂子了。”

  第二天,程远就带着周静去军医那边报名。

  这是一个难得能吃上商品粮的机会,报名的人很多,毕竟报名的门槛比较低,只要符合以下三条中的一条就行:一是医学世家;二是经医护专业短期培训的学员;三是公认有一定医护能力的自学成才者。

  周静就是靠着最后一条,也就是最简单的那个条件报上名的。

  程远看到竞争这么大,即使对媳妇有信心但心里也忍不住打鼓。为了全力支持她看书考试,他不仅仅把家里的活都包揽了,连晚饭都让她等他回来做。

  晚饭过后,他自己洗碗、带娃、伺候康康洗澡睡觉,让她能争分夺秒的看书。

  最让周静意外跟感动的是,为了不打扰她读书,他主动把自己关禁闭了。

  直至一个月后考试来临,他都没有提出过要亲密。

  考试前一天晚上,程远好像比周静还紧张,一边给她收拾考试文具一边碎碎念,“宝贝,你不用紧张,你看了这么久的书了,肯定懂很多,只要答题的时候认真细心,就肯定能考得上。”

  “你也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咱考得上就考得上,考不上也无所谓,我养你。当然,你考不上也不是因为你不够聪明,是因为你怀着孩子很辛苦,你能参加考试就已经勇气可嘉了。”

  周静躺在床上听着,觉得好笑又温暖。

  她朝他勾了勾手指头,说:“我有点紧张,需要你帮我舒缓一下情绪。”

  程远一听,连忙把检查好的文具准考证放入斜挎包,走到床边,问:“你要我怎么帮你?”

  周静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眉眼弯弯地说:“亲我。”

  “好。”程远也笑了,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这一次,他的吻很轻很温柔,似是真的在抚平她考前的紧张情绪。

  考试的地点就定在子弟兵学校内,程远本来想送周静过去的,但怕陪着给她造成压力,索性就让她自己去。

  周静自个儿不是特别紧张,因为她挺有把握的。

  早上起来慢悠悠地跟康康吃早饭,然后把他送去赵笑花家,然后才走路去学校。

  考试就考两科,一科是医学基础知识,一科是药学基础知识。从早上八点开始,每科考试时间为两个小时,中间休息半个小时,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半结束。

  周静答题答得很轻松,但也很谨慎。她慢慢做题,又慢慢检查,一直等到交卷时间到了才把试卷交上去。

  考完之后,她去赵笑花家接康康。

  康康一早上没见到妈妈,看到就抱紧不放。而且,他仍旧不是很喜欢跟小妹玩。

  晚上程远回来,看周静有些眉头深锁,以为她没考好,立马安慰道:“媳妇,考不上也没关系的,本来咱就没学过医。要是这么容易考上,让那些学过的人,脸都往哪里搁了?”

  周静听着,忍不住笑了,说:“我现在不是担心自己考不过,就是怕自己考过了,把康康留在家里舍不得。”

  康康喜欢跟牛牛玩,要是放在周小兰家会好些,可周小兰已经进入孕后期,自家牛牛都照顾不过来,哪里有精力再看康康。而且,无论放在谁家,康康还是喜欢跟着妈妈。

  “没关系的,康康是男子汉大丈夫,早些独立是好事。”程远无所谓地说。

  “好吧。”周静叹了声气,要是真考上了,就当自己去上班,把康康提前送去早教班。

  “宝贝,你真的有信心考得上吗?”程远从背后搂着她,问。

  “嗯,题目我都会做,应该能过的。”周静自信满满地说。

  “我就知道我宝贝是最棒的。”程远说着,对准她的唇吻了下去,“那我们今晚好好庆祝一下吧。”

  这庆祝的方式是什么,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周静觉得他这次真的挺拼了,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他愣是忍了一个多月,就是为了让她能安心考试。

  所以,这天晚上,她为了表扬他,也格外热情。

  一个星期后,考试结果公布。

  周静如无意外地通过了考试,在一阵开心过后,她就得面对三天后的离家。

  因为不想一声不吭就离开康康,让他感到恐惧跟无助,周静还是提前更他交代自己要去上学的事情。

  她不知道康康听没听懂,反正仔细跟他说了一遍,他当时听了也没哭。

  出发前两天,她每天陪着康康,他喜欢玩什么,她就陪他玩什么。

  一转眼,就到了出发前一天晚上。

  以前程远出任务,是周静给他收拾行李,现在她去上学,就换成他给她收拾东西。

  康康已经睡着了,程远就一边往行李袋里面装东西一边说:“去到县城要好好吃饭,要是补助的粮票不够,你就吃家里带过去的。肉票你也别省着,怀着孩子又要费脑筋学习,一周起码吃一两回。”

  “要是票吃完了,就去倒爷那边弄一些,反正该怎么吃就怎么吃,记住了吗?”

  “记住了。”周静坐在床上看他忙活,乖巧地应下。

  “医院那边不知道怎么放假,要是偶尔放个一天,你就别折腾回来了。反正就四个月,就当作出一次大任务。不过遇到问题或麻烦,别自个儿憋着,记得跟我说。营里的电话写在你的笔记本第一页,你用医院的电话打回来找我,别人管你要电话费就给,再贵也要舍得给。”

  “知道啦!”周静应下之后,看他还要唠叨下去,就说:“你过来。”

  程远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问:“怎么了?”

  周静仰起头,说:“咱们明天就要分隔两地了,你嘴巴与其忙着唠叨个不停,倒不如来亲亲我,我喜欢你亲我。”

  媳妇这样的要求,程远哪里会拒绝,他把人搂紧怀里就亲了下去。

  次日,小张送周静去县城,程远本来想请假送她过去的,但她不允许。

  一来她觉得自己没问题,二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又要训练又要一个人带康康,真有点什么事也要请假。所以,在不需要请假的时候尽量不要请假。

  担心康康等会要跟着,周静没让父子俩去送自己去军卡那边。

  “康康,来,亲妈妈一口。”周静看着可爱的儿子,还没出门就已经舍不得了。

  康康以为妈妈只是出去一趟,乐呵呵地搂住她的脖子,“吧嗒”一声亲了下去。

  周静又回亲了康康一口,然后才说:“好了,妈妈要出发了,康康在家要乖,要听爸爸的话。”

  说完这句话,她踮起脚尖亲了程远的脸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是她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她怕再看父子俩一眼,自己就舍不得走了。

  上了军卡,小张就开车出发了。

  周静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车厢,眼泪忍不住往下掉。而她不知道的是,程远在她走出家门不久,就抱着康康跟了上去,最后躲在角落里,一直看着军卡越走越远。

  直至军卡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内,他们才转身回家。

  等到了县城医院,即将面对新的环境的紧张感,才挤掉周静心里的感伤。

  她根据之前的通知,先去会议室集中。等她去到的时候,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

  她找了一个空位落座,没有跟别人攀谈,倒是从旁人的聊天中得知,今天来参加学习的人很多是冲着当赤脚医生去的。

  不一会儿,医院的领导就到了。

  现场的工作人员示意大家安静,紧接着就是王院长说话。

  在一段极具这个时代特色的开篇之后,王院长才切入正题:“今天的这个学习机会得来不易,希望大家好好把握,好好学习。日后,我们会从你们中选取部分优秀同志留院工作,其余的会安排到各个大队担任赤脚医生。”

  会议结束后,工作人员就给大家分组以及安排住宿。

  周静被安排到了妇产科去学习,同行的还有五个女同志,她们也一并被安排到了同一间宿舍。

  由于学习时间紧张,大家先拿着行李回宿舍整顿,下午就直接去各科室报到。

  宿舍的床位已经提前安排好,周静睡在最里面的上铺,她对这个位置还挺满意。

  大家陆陆续续进来,宿舍长李玉芳让大家做自我介绍。

  因为初次见面,大家都比较拘束,周静认真地听着,把宿舍剩下几号人都记住了,她们分别是黄小莉、张友谊、陈彩笑、邓爱群,除了黄小莉是知青,其他几人都来自本县的各个乡村。

  等大家把各自的东西收拾好,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李玉芳组织大家一起去食堂吃饭。

  她们这次学习是有粮食补贴的,大家拿着票去食堂打饭,要是不够就自行解决。

  补贴的肉票只有几两,大家都没舍得吃,就点了米饭跟青菜。周静不好表现得太过突出,也跟大家点了一样的。

  下午,他们就去科室报到,现阶段带她们的是科室的一个主治医生黄医生。

  “我废话不多说,希望大家接下来好好学,认真学。”黄医生说完又补充道:“咱们主任去省城医院学习了,等她回来,也会指导你们学习,大家要趁这段时间把基础打好。”

  虽说她们被分到了妇产科,可考虑到将来的服务范围,还是把她们当做全才去培养。

  毕竟,赤脚医生就是一个全科医生。

  除了偶尔跟着黄医生看诊,她们也会被安排到药房跟输液室学习抓药跟打针,一天下来,也是连轴转。

  虽然忙,但周静还挺喜欢这样的节奏。毕竟,她一闲下来就会想家里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而且一忙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一转眼,一个星期就过了。

  期间她也没打过电话回去,不是她舍不得电话费,而是她知道军营的电话是作为作战工具,不是给她用来谈情说爱的。

  而且每一通电话都被会监听,即使打通了,她也不能跟程远说悄悄话。

  所以,她索性不打了。

  虽然她忍着没打,可心里对程远跟康康的想念一点都没少。因为学习紧张,她们每半个月才放一天假,回去看他们是不太现实了。

  好在,她出门的时候带上了他们的全家福,晚上回到宿舍,她还能把照片拿出来翻翻。

  这天,她正躺在床上看照片,黄小莉突然问她,“周静,你是……怀孕了吗?”

  她这胎孕相不明显,而且平时穿的衣服也宽松,所以没太看得出来。不过现在快五个月了,半躺在床上,衣服贴了下来,微微凸出的肚子就很显而易见。

  “嗯,快五个月了。”周静之前没有多聊自己家的事,她担心引起大家不必要的误会,主动交代:“这是我二宝,我大宝一岁半了。”

  “你结婚了?”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很奇怪吗?”周静笑了笑,说:“我今年都23了。”

  23岁在七十年代生两三个都是非常普遍的事情。

  “不是奇怪,只是看不出来。”李玉芳说:“我瞧着你那脸,以为你刚高中毕业。”

  “嘿嘿……那我就当做是芳姐你夸奖我咯。”周静乐呵呵地笑了。

  黄小莉看她一个农村姑娘,出落得比她自己这个城里来的知青还要好看,本来心里就不太舒服。现在得知她已经结婚了,那模样还跟未出嫁的姑娘一样,她觉得更不是滋味了。

  隔天中午,周静刚在输液室忙完,正打算去吃饭的时候,有人进来跟她说:“你是不是周静?门口有人找你。”

  在这里人生路不熟,怎么会有人找自己?周静觉得奇怪,但还是走了出去。

  她还没走到门口,就远远看到赵笑花跟她招手。

  周静喜出望外,连忙走了出去,问:“笑花,你怎么来了?”

  赵笑花笑着说:“今天营里有车出来,我本来想带康康出来给你见见,可带着小妹不方便,也怕康康见了你不肯走,就把他送到罗嫂子家去了。”

  “康康怎么样了?我不在家,他有没有闹?”周静一提起康康,心就揪着疼。

  “刚开始那几天特别闹,这几天好多了。你放心,我会帮你带好的。”赵笑花说着,从背篓里面拿出一包东西,递给她,“我今天就是特意过来送东西的,你男人给你的,好好吃。”

  周静把东西接过来,稍稍掀开一点,就看到里面烧硬的土,她立刻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她的心又暖又酸,眼眶忍不住红了,“他怎么这么傻呀?大老远让你捎只鸡过来。还有,你们一大早出门,他这是几点钟就爬起来烧了?”

  “你男人有多心疼你,你还不知道吗?反正把它吃完,自己要吃,肚子里的娃更要吃。”赵笑花说着,又从布包里面掏出一封信,递给她,“程远还给你写了一封信,回去慢慢看。”

  又是窑鸡又是信,周静今天真的被这个男人惊喜到了。

  赵笑花赶着回去集中,跟周静聊了几句,就走了。

  周静抱着男人捎来的东西回宿舍。

  等一进宿舍,她把窑鸡往桌子上一搁,然后迫不及待把信打开,入目的第一句就是:

  宝贝,我好想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