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37 章 第 37 章

第 37 章 第 37 章

 推荐阅读:
     程远洋洋洒洒写了满满两页纸,说的基本上都是康□□活中的琐碎事,可周静却看到很满足。

  最后,他写道:

  你放心,康康我会照顾好的,你也不用担心他会忘了妈妈,我每天晚上给他讲绘本的时候,都会说一遍这是妈妈给他画的。

  还有,我们睡前都会看一次我们过年时照的照片,康康会指着照片中的你喊妈妈。

  你在县城不必挂念,认真学习,熬过这几个月,咱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

  媳妇,我爱你!

  看到最后,周静的眼泪早就把信纸给打湿了。她担心会把字迹模糊,立刻用纸巾把水吸掉,然后才把信放回信封。

  等把信压在枕头底下,她才安心去吃窑鸡。

  由于鸡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周静这会敲开,里面还暖呼呼的。

  现在天气炎热,鸡留到晚上会馊掉,周静索性不去食堂打饭,今天中午豪横一番,只吃鸡。

  窑鸡被荷叶包着,香味清新,肌肉嫩滑,加上鸡不大,周静觉得自己撸下一只鸡是没有问题的。

  她先扯了一只鸡腿下来,然后津津有味地开吃。

  “哇,小静,你吃什么这么香?咱们在宿舍门外都闻到了。”李玉芳几个吃完午饭回来,一推开门就问。

  周静笑了笑,一脸满足地说:“窑鸡。”

  “你上哪儿弄了只窑鸡呀?”

  刚才午饭就吃了青菜米饭,没点油水,现在闻到香味,她们都快流出口水来了,纷纷朝周静围了上去。

  要是现在是后世,周静肯定毫不犹豫把这只鸡分给大家品尝,可现在是七十年代,先不说这只鸡金贵,就冲它是程远早早爬起来给她烧的,她就舍不得给别人吃。

  “我邻居今天出来省城,我男人托她给我带出来的。”为免别人觉得自己太过奢侈,她又补充一句,“我现在怀着孕,他担心我营养不够,把心一横就把鸡给宰了。”

  张友谊看着油亮亮的鸡,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我都生三孩子了,我男人都没这么‘狠心’过,我好想他‘狠’一回。”

  她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邓爱群说:“要是我以后也找到一个像小静男人这么好的对象,我二话不说就嫁了。”

  “我过年都吃不上这么一只鸡,不行了……”李玉芳捂着心口,一脸痛恨地说:“我现在好嫌弃我家男人。”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对周静表示各种羡慕嫉妒恨。

  突然,一声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这种味道大的食物,下次别带回宿舍,熏的整个房子都是味道,还让不让人午睡了?”

  大家闻声纷纷扭头,只见黄小莉一脸不爽,转身就出了宿舍。

  那背影,是怎么看怎么气呼呼。

  “小静,你别理她。”等黄小莉走了好一会儿,李玉芳才小声你说。

  “就是,她这是嫉妒你。”邓爱群附和道。

  周静无所谓地笑了笑,“没事,她也说得没错,吃的人不觉得,闻的人的确会觉得味道大,我还是先赶紧吃完,别影响大家。”

  说着,她又开始吃起来,其余几人散去,但味道依然萦绕在周围,让人无法忽略。

  “小静,你来这里学习,家里老大是婆婆带吗?”为了转移注意力,李玉芳找话聊。

  周静:“没有,我婆婆不在这边,我男人自己照顾。白天他就放在邻居家里,傍晚接回来。”

  “难怪,要是婆婆在,不年不节你男人就给你弄只鸡,她肯定要发飙。”张友谊说。

  要是卢瑞雪在,的确会这样,周静没有反驳。李玉芳倒是有点好奇,“你男人自己照顾孩子,照顾得来吗?还有,家里没个女人,一堆的活谁干呀?”

  周静一边吃着鸡腿一边说:“我男人自己干呀,他早上一早起来,把挑水捡柴的粗重活先干了。等孩子醒了,把他喂饱就送邻居家,傍晚回来就去接孩子,到家就做饭,直至把孩子伺候到睡着。”

  “天啊!”陈彩笑感叹道:“要是我按照小静的标准去找男人,我觉得要跟现在的对象分手了。”

  “算了,要是我是男人,有小静这么好看的媳妇,我也舍不得让她干活。”

  “哈哈哈……你这样一说,我心里就觉得舒服多了。”

  里面的人舒服了,站在门外听墙角的黄小莉却不舒服了。

  凭什么她周静一个乡巴佬泥腿子成了人人称羡的对象?这让她这个城里来的知青,脸往那里搁?

  吃了男人送来的爱心鸡,周静下午又精神充沛地去上班了。

  她下午去药房值班,因为心情好,脸一直笑盈盈的。药房的长辈同事看着,忍不住说:“小静,咱们这里是医院,老百姓生病了才往这里跑,你老这样笑着,不好。”

  “……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周静连忙道。

  黄小莉听她被批,心情瞬间好起来,还指桑骂槐地说:“医院是严谨之地,不是让人来犯傻的地方。”

  周静哪能听不出她这话在针对自己,但她懒得回应她,权当没听见。

  下午下班前,他们这批实习生被叫到会议室开会。

  领导针对他们这段时间的表现作总结,长篇大论之后才说到重点:“为了检验你们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后天早上八点会在这里举行一场考试。这次考试的结果会作为学习结束后留院的其中一个依据,希望大家认真对待,回去好好准备。”

  话音刚落,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眼神中的意思彼此都明白。

  等领导走出会议室,里面就传出一阵哀嚎。

  上辈子在小县城医院上班,周静也免不了大大小小的考试,如果想要晋升职称的,考试多得宛若还在上学。

  周静追求平淡简单的生活,只要保住饭碗,过着安稳的日子就好。对于各种考试,她是能勉就勉,绝不会为了职称一路考考考。

  今日听到考试,她刚开始有一阵的愕然,但很快欣然接受。

  这年代的考试再难,也难不过后世。而且,考试的范围应该就是这十来天学习的内容,总不能超纲故意为难他们。

  毕竟,分数太难看,也是在打医院自己的脸。

  想通之后的周静,轻轻松松去食堂吃饭了。

  中午吃得太豪华,今天晚上她就只吃米饭跟青菜。

  李玉芳她们四个跟她一起去,黄小莉则跟其它宿舍的人混一起了。

  反正黄小莉对她们乡下人的瞧不起,她们早就领会到,她不跟她们一起玩,她们还乐得清闲。

  吃过晚饭,大家就一同回去宿舍。

  之前大家洗过澡就躺在床上开“宿舍大会”,可今天大家没了这样的闲情,对着煤油灯翻笔记。

  “你说到时候会考什么呀?”李玉芳愁眉苦脸地说。

  陈彩笑:“我也想知道呀。”

  “我好怕考的我都不会。”张友谊叹着气说。

  大家对着笔记一筹莫展,周静倒好,腰靠在枕头上对着一张信纸笑眯眯的。

  “小静,你在看什么呀?”自从得知周静怀孕,李玉芳就跟她换了床,让她睡下铺,不用爬上爬下。这会儿邓爱群头一伸,就能看到她手上信纸的内容。

  这一看,邓爱群就说不出话了,脸顿时红了。

  李玉芳:“爱群,你看到什么了?你这什么表情?”

  周静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信收了起来。

  邓爱群刚高中毕业,连对象都没处过,一句“宝贝,我好想你”,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

  “我不知道,你们自己问小静。”邓爱群说不出口。

  “……”周静哪里好意思说出来虐狗,转移话题道:“我们来讨论一下后天的考试吧。”

  一听到考试,大家的注意力纷纷被转移。

  “我觉得考试的内容,就是这些天在科室、药房跟输液室学到的知识,而且咱们是一起考,基础性跟通性的内容肯定会考。”周静说。

  大家觉得她分析得很有道理,可平时除了跟着黄医生看诊的时候能偷偷写下笔记,在药房跟输液室的时候都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有时间提笔,回来也只是把记得的部分写在笔记本上。

  “要不这样吧,我们集思广益,把各自的笔记都拿出来,大家轮着看。”周静提议,“反正别人的情况跟我们差不多,我们能多看多学一个知识点,就有可能比别人多写对一道题。”

  “好。”接下来的一晚上跟第二天,她们五个人就互相传阅笔记,利用任何闲暇的时间进行复习。

  当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明明是一样地去上班,周静的笔记的内容可谓详细丰富多了。

  很快,就到了考试当天。

  今天的考试时间是八点到十点,考完之后就可以放假。

  虽然半个月一次的假期被剥夺了两个小时是挺不厚道的,但周静觉得无所谓,反正放一整天假也没办法回营里。要是可以的话,她宁愿没有假期,提早结束学习,回家抱男人跟孩子。

  考试的座位是随机安排的,周静找到自己位置的时候,才发现黄小莉就坐在她隔壁。

  自从她上次在宿舍吃鸡之后,黄小莉单方面不理周静,平时在宿舍不说话,见了面也不打招呼。周静本来就不想理她,现在免了客套,正合了她的意。

  试卷提前五分钟派发,周静拿到试卷后先填写名字,然后把题目大致浏览一遍。

  题目如她所料,都是些基本的通性考点,也没什么难度。

  她开始洋洋洒洒写起来,但老觉得黄小莉朝她这边看。

  周静不知道黄小莉为什么看自己,如果是想抄她答案,她当然不愿意。她把试卷一折,身体又忘另外一边挪了挪,然后才继续答题。

  本来偷看就已经够吃力了,这样一来,黄小莉完全看不清周静写的字了。

  她心里气结,对周静的讨厌又多了几分。

  等考完试走出考场,李玉芳几个都说要回宿舍睡觉,因为昨天复习到很晚。

  周静昨晚早早就睡了,这会儿不困,而且难得休假,她想去供销社逛逛,要是有布料、麦乳精、糖这些,她想屯一些,毕竟这些东西不是整天有。

  她背着斜挎包走出大门,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他用背带背着个小男孩,双手扶着自行车,正在跟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说话。

  突然,小男孩的头往她这边一转,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脱口而出就是一声清脆的童声:“妈妈!”

  程远闻声扭过头去,一眼就看到自己朝思暮想,每天晚上做梦都梦见的女人。

  他朝医生说了句“我找到我媳妇了,谢谢你”之后,就朝周静走去。

  “你们怎么来了?”周静一开口,眼泪就夺眶而出。

  程远抬手给她擦眼泪,说:“我跟康康想你了,所以就来了。”

  他开口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要不是现在人来人往,程远就直接抱上去了。

  周静也想冲进他的怀里,但地点不对,她吸了吸鼻子,说:“我们去前边的公园吧。”

  康康看妈妈光顾着跟爸爸说话,他不乐意了,一边喊“妈妈”一边想从背带的禁锢里逃出来。

  “放康康下来吧,我抱抱他。”周静说。

  “别。”程远看了看她隆起的肚子,说:“等会去到公园再抱。”

  “好吧。”暂时不能抱康康,周静只能伸手抓住康康的手,又亲了亲他的脸颊,柔声道:“宝宝,妈妈好想你呀。”

  康康不会说想妈妈,只一声又一声地,不停地喊着“妈妈”,抓着周静的手也拽得紧紧的,似是生怕一个不够用力,妈妈又不见了。

  等上了自行车后座,周静仍旧抓住康康的手,这时候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腾空的那只手趁机搂住程远的腰。

  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相触的那一瞬间,两人的心似是贴在了一起一般,非常温暖。

  公园就在前边不远,骑自行车过去,几分钟就到了。

  公园有些破,但胜在安静又没什么人。这年头大家都顾着挣钱,真没几个人有闲情逸致跑来逛公园。

  他们挑了一块有大树荫的草地坐了下来。

  康康这时才被程远解开,周静接住之后就一把抱在怀里,一边亲他一边说:“康康,妈妈好想你。”

  康康也想妈妈,搂住周静的脖子也去亲她的脸。

  两母子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程远看着,不由有些吃味。

  “媳妇,你就想儿子,不想我了?”

  他的声音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周静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就钻进他的怀里,小声道:“我也好想你,你想不想我呀?”

  “晚上隔三差五就要去冲冷水澡,你说我想不想?”

  程远简单粗暴的回答让周静的脸忍不住烧了起来,这随便形容一下就可以了,非得这么形象吗?

  “现在才十点多,从营里骑自行车到这里,怎么样都要五六个小时,你们到底多少点出发的?”周静转移话题道。

  程远:“四点钟,康康还没睡醒,我直接把他背起来。”

  “我就知道。”他们能过来,周静当然开心,但忍不住担心:“天还没亮,路又不好走,很不安全。”

  程远不甚在意地说:“没事,有灯笼呢,而且现在天亮得早。”他不想她纠结这个问题,说:“赶紧陪康康玩一会儿,小家伙可想你了。”

  “好。”

  程远带了玩具过来,一撒在地上,康康就开始去抓。小家伙喜欢妈妈,不忘也给妈妈递上一个玩具。

  “谢谢康康。”周静接过玩具,一边玩一边问程远:“康康这些天是不是老哭呀?”

  程远看着她欲言又止,周静光从他的表情就猜得个七八分,她的心钝钝地疼,但还是坚持想知道答案:“我想听实话。”

  “好。”程远知道她很聪明,撒谎也瞒不住她,只能跟她说实话,“刚开始几天,在赵笑花家玩着玩着就哭着要找你。傍晚我去接他也说要妈妈,回到家看不到你又哭。晚上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了,睡着睡着就在梦里哭着喊妈妈。”

  在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周静的眼泪就往下掉,等他把话说话,她早已泪流满面。

  程远看着心疼得不行,一边给她抹眼泪一边安慰道:“别哭了,康康现在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除了晚上梦见你的时候会哭,其他时间已经不会哭了。”

  “是我这个妈妈当得不称职,他这个阶段最需要妈妈在身边,可我却把他留下。”周静自责得不行。

  突然,一只小手抚上他的脸,笨拙地给她擦眼泪,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不哭,妈妈,乖。”

  周静看着眼前像个小大人的儿子,他神情稚嫩,可眸子里的温柔,跟他爸如出一撤。

  这一刻,她伤感,却又觉得无比地幸福。

  她把康康搂进怀里,温柔地说:“康康,你真是妈妈的好孩子,妈妈爱你。”

  好半晌,周静的情绪才得以平复。

  程远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便问:“我带了鸡蛋糕出来,咱们中午是吃这个,还是去国营饭店吃?”

  “吃鸡蛋糕吧。”好不容易得到的相聚时光,周静不想浪费在路上。

  “好。”程远从包里翻出鸡蛋糕,周静拿了一块递给康康。

  康康接过来,他没有立刻去咬,而是用自己笨拙的小手扯了一小块出来,然后递到周静的嘴边,“妈妈,吃。”

  “谢谢康康。”周静的眼睛忍不住又红了,她张开嘴,把康康手中的鸡蛋糕含进了嘴里。

  乖儿子喂了自己吃鸡蛋糕,周静当然也要“礼尚往来”,把自己的鸡蛋糕撕了一小块,喂进了康康嘴里。

  小家伙吧嗒吧嗒地吃着,周静看着心里暖呼呼的。

  突然,头顶传来一阵轻咳声。

  周静这才想起某个大男人,她又从自己的鸡蛋糕里撕出一块大的,仰起头,抬手递到程远的嘴边。

  “我又不是小孩。”程远嘴上是这么说的,可张开嘴巴的动作一点都不含糊。

  吃过鸡蛋糕,一家三口在树荫底下玩玩具、聊天。

  幸福的时光如白朐过隙,一下子就到了下午两点。

  康康也玩累了,周静抱着他,不一会就睡着了。

  “你们回去吧。”即使舍不得,但周静还是催程远回去。现在出发,回到营里八点,天已经彻底黑透了。

  “好。”程远有些艰难地应下。他想跟她多待一会儿,可他再天不怕地不怕,也要顾及带着个小孩。

  他把背带翻出来,然后把康康背起来。

  周静把她带出来的东西收拾进背包,然后挂在车头。

  “你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周静亲了康康的脸颊一下,轻声嘱咐道。

  “我知道。”程远看着她,满眼不舍。

  周静也舍不得他,拽着他手臂的手久久不愿放开。半晌,她才抖着唇瓣开口,“好了,回去吧。”

  说着,她的手就要松开他的手臂。

  可就在这一刻,他伸手把她往怀里一拉,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一碰即离,但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唇的温度。

  他把她放开,抬手抚上她的脸,说:“好好照顾自己,我空了就再带康康来看你。”

  “好。”一想到不久后又能见面,周静的心情又好了一些,毕竟这比当初预设的几个月才能团聚,要好很多。

  等程远的自行车消失在转角,周静才步行离开公园。

  虽然再度分别让她的情绪有些低落,但好歹见着面了,她还是开心的。她出了公园就去了供销社,一圈下来,她淘到了一罐麦乳精跟一点纯棉布料,到时候可以给二宝做几双袜子。

  周静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刚午睡起来。

  “小静,你不是去供销社吗?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李玉芳问。

  周静一边把刚买的东西往外掏一边说:“我男人跟孩子过来了,跟他们在公园玩了一会儿。”

  “你男人来了?”张友谊惊讶道:“可你家离这里不是很远吗?”

  “是很远啊。”周静点头,“他今天三点钟就起来,把吃的做好,然后背上儿子,骑了六个小时的自行车才到的。”

  “骑六个小时自行车,跟你见一会儿,然后再骑六个小时自行车回去?”陈彩笑感叹道:“你男人也太好了吧。”

  “嗯,我男人真的很好。”周静毫不谦虚,脸上带着自豪的光。

  黄小莉本来因为早上抄不到她答案而意难平,现在又被她秀了一番恩爱,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不满地说:“你们要说话就出去,别吵着人睡觉。”

  大家一听,脸色都沉了下来。李玉芳看不过眼,跟她顶了几句。

  周静对此不置一词。

  她觉得黄小莉这人挺偏激的,她不怕她,但现在怀着身子,要是她一时情绪失控,伤了她孩子怎么办?

  程远现在不在她身边,她要好好保护自己跟肚子的小宝宝。

  晚上睡觉前,周静把今天买的麦乳精翻出来,给自己冲了一杯麦乳精喝。

  李玉芳闻着香味,羡慕极了,故意打趣道:“小静,你这是怕有人嫉妒你,故意等到人家晚上出去了,才泡麦乳精喝呀?”

  “嘿嘿……被你知道啦!”周静俏皮地回答道。

  “哎……你们说那黄小莉每天晚上都跑出去,半夜才回来,到底上哪儿去了?”邓爱群好奇地问。

  黄小莉刚住进来的时候还跟着集体行动,后来晚上就不跟她们一块吃饭,而且每天晚上都很晚回来。

  这边是医院的宿舍,很多职工都要值夜班,所以没有门禁。

  张友谊听着,捂着嘴坏笑道:“我觉得她像极了咱们村里晚上去偷人的女人。”

  “你说的是寡妇吗?”邓爱群问。

  “你傻呀?寡妇家里都没男人,都是等着人去偷,家里有男人的才要出去偷人。”李玉芳说。

  大概是今天考完试,大家心情轻松,晚上的宿舍谈话主题就围绕着各个村子里面的桃色新闻。

  周静躺在床上听着,觉得这年代的人真的挺“勇猛”的。

  第二天起来,大家如常去科室报到。

  黄医生把今天的工作安排交代下去,并通知她们,下午下班前半个小时到会议室集中,到时会公布第一次考试的成绩。

  “成绩这么快就出来了吗?”

  “不知道我考了多少分?应该会及格吧。”

  “及格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到高分。”

  一整天下来,大家的心情是既紧张又期待。

  周静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该干嘛就干嘛,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试卷答得挺好的,估计不会太差。

  她觉得自己不差,但没想过,她会考了98分,得到了这次考试的第一名。

  领导当着所有的人的面,拿出她的试卷做典范,狠狠地表扬了一番,最后还掷地有声地加了一句:“像周静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医院最需要的人才,希望大家向她多多学习。”

  一时间,周静风头很盛,大家都觉得她会成为第一个成功留院的人。

  傍晚去食堂吃饭,大家都打了点肉,算是庆祝这次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她们宿舍除了周静考了第一名,黄小莉考了倒数,其余几人都考得不错,都是□□十分的,这成绩在其他人面前都是非常能打。

  “小静,咱们这次要谢谢你。”不好过于高调,等回到宿舍,李玉芳才代表大家跟周静说。

  “谢我干嘛呀?”周静笑着说:“这都是你们自己认真学习的结果,我又没替你们考试。”

  “你没替我们考试,但是借我们的笔记很有用啊!”张友谊说。

  “就是。”邓爱群说:“我很想留院,你是我最大的‘敌人’,但也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周静一听,朝邓爱群摆手,“你不用把我看做‘敌人’了,我不会留院,等学习结束,我就会回去。”

  “你干嘛不留院呀?”邓爱群说:“这里的环境跟待遇,比在乡下好多了。”

  “那还用问吗?”李玉芳说:“就小静跟她男人的腻歪劲,你觉得她舍得把她男人留在乡下吗?”

  “当然舍不得。”周静一点难为情都没有,说:“要不是在这边学习之后才能上岗,我才不愿意跟他们分开几个月。”

  “行了。”陈彩笑一边摸着手臂的鸡皮疙瘩一边说:“虽然我也舍不得我乡下的对象,但怎么也没有你肉麻?”

  邓爱群对她们为了爱情为了家庭作出牺牲的想法很不理解,“做赤脚医生很辛苦的,说好听是医生,等农忙的时候还是得下地,难道你们就不想脱离这样的生活吗?”

  周静没把自己回去之后就当军医助理的事实说出来,只道:“你现在没对象没家庭,肯定不能理解。”

  “就是,要是你有个喜欢的对象在乡下,你肯定不会这么潇洒。”陈彩笑附和道。

  李玉芳则说:“爱群,你应该高兴,咱几个都盼着回乡下,你一下子就少了几个强劲的竞争对手。你好好努力,留院是很有希望的。”

  “也对哦。”邓爱群这么一想,也乐了,连忙道:“大家承让了。”

  大家心情好,今晚上的宿舍大会一不小心又开晚了,可黄小莉到这个点都还没回来。

  隔天,大家出门去吃早饭的时候,黄小莉还没起来。

  现在大伙儿都把她当透明人,自然不会上赶着去喊她起床惹她嫌。

  “你们知道黄小莉昨晚几点钟回来吗?”等离开宿舍,邓爱群小声地说。

  “不知道,你知道?”李玉芳问。

  邓爱群点了点头,伸出一根手指头,说:“一点钟,我刚好睡醒,她推开门的时候跑进来一点光,我看了看手表。”

  “天啊……她该不会真去偷人了吧?”陈彩笑说。

  张友谊说:“人家没男人,就算去干嘛干嘛也不算偷。”

  “好像也是。”

  聊了一小段八卦,大家就走到食堂。

  周静买了稀饭跟煮鸡蛋,其余四人不是稀饭就是番薯。

  大家看她天天一只鸡蛋,忍不住道:“小静,你天天这样吃,你男人会不会说你呀?”

  周静明白她们的意思,这年头能隔三差五能闻到鸡蛋味就很不错了,像她这样天天吃的还真的稀少。她说:“要是我不吃,他才会说我。我出门,他唠叨得最多的就是让我吃饱饭,吃好点。”

  “……”好吧,大家觉得自己问得也是多余的,平日都能随便给她杀一只鸡,一天一个鸡蛋实在算不上什么。

  吃过早饭,大家就回科室。

  她们一来,黄医生就对说:“咱们科室的尹主任已经回来了,等会见到她,大家灵活一点。”说完,她发现黄小莉没来,便问:“黄小莉上哪儿了?尹主任最讨厌人迟到了。”

  “我们出门的时候,她还没起床。”李玉芳回答道。

  “还没起床?”黄医生皱着眉头说:“赶紧回去喊她一声。”

  话落,没有一个人抬脚。

  “怎么还不去?”黄医生焦灼不耐地说。

  张友谊:“黄医生,现在快八点了,我们跑回宿舍再跑回来肯定迟到,谁愿意给尹主任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呀?”

  “……”黄医生无法反驳,只恨铁不成钢地说:“现在的新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不一会儿,尹主任就来了。

  周静没想到,这个尹主任竟然就是帮她接生的那位医生。

  因为程远“出类拔萃”的表现,尹主任当然认得周静,看到她时也没装作不认得,大大方方地说:“这么巧?”

  这稔熟的语气,大家听了皆是一愣。

  周静微微一笑,道:“我之前还纳闷怎么没见到您,原来您就是尹主任。”

  正说着,门口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对不起,我迟到了。”

  黄小莉挤了上来,尹主任的脸瞬间沉了下去,毫不客气地说:“我们这里是学习救死扶伤的地方,不是让人来学习小学生都懂的课堂规矩。如果瞧不上这样的学习机会,请主动退出,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又浪费别人的时间。”

  黄小莉被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垂着头、绞着手,一句话都不敢说。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尹主任把人教训完,敛了敛神色,带着大家去巡房。

  之前大家跟着黄医生都是在门诊学习,今天还是第一次去巡病房。

  这样难得的机会,大家都很珍惜,巴不得把尹主任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

  周静也很认真,毕竟上辈子主攻的不是妇科,她拿出自己的小笔记本,每每尹主任说到重点的时候,她就写下来。

  晚上,大家回到宿舍,都纷纷借周静的笔记来抄。

  她无所谓,拿出来就递给大家,自己找了衣服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大家还在奋笔疾书,她闲着没事,就拿出程远跟康康的照片来看。

  没过多久,宿舍的门就被推开了。

  黄小莉进来,大家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又各自忙活了。

  本来今天早上在科室被尹主任当众批评,黄小莉就够憋屈了,想去寻求安慰却扑了个空,现在回到宿舍,竟然被一个个乡巴佬当做隐形人。

  她要气炸了,把东西弄得砰砰响。

  大家依旧不理她,她气不过,只能拿了衣服去洗澡。

  昨晚睡得有些晚,周静很快就犯困,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拿在手里康康的照片也飘到了地上。

  黄小莉洗完澡回来,一眼就看到地上的照片。

  虽然看不清照片是什么样的,但周静经常拿着看,肯定宝贝得很,黄小莉的唇角忍不住往上一翘。

  她假装没看见,径直地往照片踩去。

  李玉芳的余光察觉到黄小莉站在门口半天不动,一抬头便看到她的脚要踩到地上的照片,她连忙喝止:“别踩,小静的照片在地上呢!”

  可黄小莉似是没听到一样,一脚就踩了上去。

  周静被李玉芳的喊声吵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康康的照片已经有一个抹不掉的脚印,就落在他幼小的身子上。

  周静看着照片,第一次被气得红了眼,她腾地站起来,指着黄小莉骂道:“你的良心是黑的吗?别人家孩子的照片你也要踩。”

  黄小莉半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嗤笑一声,“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扔在地上的,我没看到就踩上去了。”

  “你胡说,刚才你站在门口好半天,肯定是看到照片了。”同为孩子的母亲,李玉芳非常理解周静的心情,指着黄小莉骂。

  “你马上给我道歉。”周静冷着声音说。

  “我为什么要道歉?这是你自己的问题,这路你还不让人走了?”

  黄小莉气势嚣张得很,周静知道这样吵下去没有结果,直接对张友谊说:“友谊,麻烦你把黄医生叫过来。”

  “赶紧叫,也让黄医生过来给我主持公道。”黄小莉叫嚣着。

  很快,黄医生就过来了。面对这种情况,他除了批评黄小莉几句没什么好处理的,毕竟没有证据证明她是故意的。

  不过她看黄小莉跟其他五人相处不来,就把黄小莉调到其它宿舍去。

  黄小莉巴不得离开这个宿舍,走的时候还一脸不屑地说:“一群农村的,生出来的也是农村的,还稀罕地跟个宝似的。”

  因为康康的照片被弄脏,周静一晚上的心情都不太好,等第二天投入紧张的学习当中,才把这事搁一边去。

  又过了十天,她估摸着程远差不多休假,心里开始期待着父子俩来找她。

  这天中午刚吃完饭回到宿舍,隔壁宿舍有个人就跑过来跟她说:“周静,外面有个军人来找你。”

  周静一听,喜出望外地走了出去,一抬头就看到程远抱着康康。

  她急忙走过去,笑着说:“你们来啦!怎么今天没骑自行车过来?”

  康康朝她伸手要抱抱,程远不肯,只让他抓住周静的手,然后才说:“秦师长让我来替他开会,我们会留在县城三天,你收拾一下东西,我先带回招待所,咱们晚上可以一起住。”

  留在县城三天还能住一块,周静开心得想抱人了,可现在很多人在看他们,她生生忍住,说:“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回去收拾。”

  说着,她转身回去,一眼就看到黄小莉趴在门口。

  “小静,这个军人是你男人吗?”李玉芳的语气难掩惊讶。

  “是呀!”周静下巴微扬,全身散发着骄傲的气息,铿将有力地说:“这是我男人跟儿子。”

  程远听到媳妇介绍自己,原本挺直的腰杆更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