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40 章 第 40 章

第 40 章 第 40 章

 推荐阅读:
     周静如了程远的愿,生了一个闺女。因为她孕期营养好,小宝宝出生的时候比哥哥还要重些,六斤六两。

  小娃娃出生时的样子跟康康那时一模一样,明明跟个小老头似的,可落在程远这个女儿控爸爸的眼里,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程远抱着小闺女,一个劲地说:“宝宝,我是爸爸呀,要把爸爸的样子记住哦,爸爸最喜欢宝宝了。”

  周静看他那稀罕劲,不由有些吃味,“看来我给自己生了一个情敌,豆丁这么大,就把我男人给迷得神魂颠倒。”

  “媳妇,看你说的。”程远立刻表忠心,“你一向大方,怎么跟一小孩置气呢?”

  “咱宝宝还小,需要呵护,但她再怎么样也顶多是我的宝宝,我的宝贝永远只有你一个。我最喜欢咱宝宝,但我最爱的是宝贝你。”

  “行了。”周静被他又是宝宝又是宝贝给绕晕了,说:“你给宝宝起个名字,总不能一直宝宝、宝宝地喊着。”

  “小名就叫宁宁。”程远早就想好了,说:“他们两兄妹,一个康康,一个宁宁,合起来就是康宁。”

  “宁宁。”周静低声念了念,满意地点头,“不错,那大名呢?”

  提到大名,程远有些为难,说:“大名还是你起吧,让我起个男孩的名字还行,女孩的实在不会起。要是不好听,她将来怨我怎么办?我可不能让闺女怨我的。”

  “……”周静思忖一下,说:“叫程若,草右若,你觉得怎么样?”

  程若,若若,程远在心里默念几遍,觉得这名字就是为他宝贝闺女量身定做的。他笑着赞同,“那就叫程若。”

  周静生下宁宁的第三天,尹主任便批准她出院回家。

  上回康康出院的时候,是李香兰抱着他的,这回宁宁回家,程远抱着不撒手。李香兰这个当外婆的,都不好意思跟他争了。

  李香兰搀着周静走在身后,看着程远的背影,忍不住笑了,“我做了几十年人,就没见过哪个男人像程远这么稀罕闺女的。男人即使已经有了儿子,还是希望多几个儿子,正所谓多子多福,养儿防老。”

  “谁说不是呢?”周静叹了口气,“我现在觉得他喜欢闺女比喜欢我要多得多。”

  “哎呀……你看看你……”李香兰摇头失笑,“你真是被程远给惯坏了,跟女儿还能计较起来了。”

  “是被他宠坏了,所以他要负责。”

  “……”

  今天依旧是小张过来接,回到营里的时候,程远把熟睡的宁宁放在小床上,细心地盖上小被子,然后又看了好几眼,才去赵笑花家接康康。

  康康得知妈妈给自己生了个妹妹,蹬着小短腿就往家跑。赵笑花得知周静回来,也拎着鸡蛋去看她。

  一回到家,康康就冲进房间,凑到妹妹的小床旁边,通过床栏的缝隙去观察这个奇特的新生命。

  周静看他这么瞧得这么辛苦,于是朝他招了招手,“康康,爬上床,来妈妈这里看宁宁。”

  “好。”康康踢掉自己的鞋子,艰难地爬上大床,然后趴在小床的床栏上。

  这一回,他总算看清楚妹妹了。

  “康康,她叫宁宁,是你的亲妹妹哦,你以后要陪妹妹一起玩,保护妹妹,知道了吗?”周静凑在康康的身边,小声地说。

  “嗯,康康保护宁宁。”康康神情认真,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时,程远也进来了,他朝康康招了招手,说:“外婆怕你肚子饿,先给你做了鸡蛋饭,现在赶紧去吃,要不等会就要冷掉了。”

  康康看着妹妹,有些不愿离去。周静便说:“康康先去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帮忙照顾妹妹。”

  一听到可以照顾妹妹,康康的眼睛亮了亮,立刻从床上下来。

  他这会儿不像刚才那般跑得“咚咚咚”响,而是刻意放缓了动作,生怕自己弄出动静,吵醒了妹妹。

  康康刚出去,赵笑花就来了。

  她站在小床旁边,看着里头躺着的小娃娃,白白嫩嫩的,眼睫毛扑闪扑闪的,忍不住说:“康康现在有了这么漂亮的妹妹,更加不乐意跟我家小妹这个黑妞玩了。”

  “有你这么说自家的闺女的吗?合着不是你亲生似的。”周静瞪了她一眼。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赵笑花说完又“啧啧”两声,“你这闺女长相随你,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之后肯定也不得了。等将来到了说亲的年纪,你家的门槛怕是要被人给踏坏了。”

  “你这也太夸张了。”周静说完往门口瞧了瞧,然后压低声音道:“你这玩笑话在我面前说说就好,别在程远面前说,否则他那老父亲的玻璃心要操碎了。”

  “噗嗤”一声,赵笑花忍不住笑了,“也对,程远估计比我家老郭更稀罕闺女。”

  赵笑花跟周静聊了几句,就不打扰她休息,回家去了。

  不过她刚走,就陆陆续续有其他军嫂上门探望她。

  每个来看宁宁的人,没有一个说不漂亮的,个个看着都稀罕得不行,好些个都说想讨回家当儿媳。

  程远现在身上的担子又重了,必须更加努力挣钱,他吃过午饭就回营里报到。出门前,他交代李香兰,说:“妈,家里的粗活等我回来再做,你照顾好小静跟宁宁就好。”

  “好,我自己会看着办。”李香兰应下,催促道:“赶紧去报到,家里有我呢。”

  程远出门后,李香兰把碗洗好,便回房间照顾周静两母女。

  宁宁刚拉了粑粑,周静正想给她换尿布,却被李香兰叫住,“我来换就行,等会你把手弄脏了又要洗,月子尽量少碰水。”

  说着,她指使康康道:“康康,你去拿一块新的尿布,婆婆要给妹妹换尿布。”

  康康闻声,屁颠屁颠跑去那尿布。

  他也不嫌妹妹的粑粑臭,站在一旁,随时听候李香兰的吩咐。

  等宁宁睡着之后,他又拉着小被子给她盖好。

  周静看他有模有样地做着,欣慰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瓜,表扬道:“康康真是个好哥哥。”

  被表扬的康康,自豪地笑了。

  趁着宁宁睡着,大家也赶紧睡个午觉。

  康康直觉爬上自己的小床,跟妹妹头对头地,偶尔忍不住抬头看看妹妹,很快也入睡了。

  午觉醒来后,陆续又有几个军嫂过来送东西,直至快五点的时候,罗嫂子才过来。

  跟当年生康康时一样,罗嫂子今日又带了两只大猪蹄。

  李香兰觉得程远这领导的媳妇也太体恤下属了,但除了表示感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康康他外婆,咱别那么客气了。你去把猪蹄炖上,我先去看看小妹妹。”罗嫂子快招架不住李香兰的热情了。

  “好好好,就在房间里头,你去看看。”李香兰笑眯眯地说:“不是我黄婆卖瓜自卖自夸,我这孙女长得可好看了。”

  “是吧,那我赶紧瞧瞧去。”罗嫂子有些迫不及待了。

  “行,你直接进去。”李香兰自信地说:“保证你看了之后也想讨我孙女当儿媳。”

  “这可不行,我儿子已经娶媳妇了。不过,讨她当我孙媳妇是没有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

  罗嫂子进去的时候,宁宁刚喝饱奶,她这会儿不困,睁着一双大眼睛到处看。

  “哎呦……我的天呀,这女娃娃怎么长得这么好看?”罗嫂子一看,稀罕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难怪我家伟业那小子,一直念叨着要讨她当媳妇。他那眼睛是透视眼吗?宁宁在肚子里的时候就知道是个宝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周静听着笑了笑,心想幸好程远不在家,不然又得发飙了。

  “小静,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想要个闺女,只可惜年轻的时候生不出来罢了。”罗嫂子有些遗憾地说。

  周静:“伟业爸妈不是还年轻吗?让他们给伟业添个妹妹咯。”

  “我也有这样子的想法,最近边境也算稳定下来了,他们小两口也可以考虑再生一个。”罗嫂子说着,小声道:“不过伟业他妈这些年很辛苦,估计现在身体也不是特别好,下回她得空,我带她过来,你给她调理一下。”

  “没问题,只要不嫌弃我这半吊子的功夫。”周静笑着应下。

  “你那是深藏不露。”罗嫂子不同意道。

  现在临近饭点,罗嫂子坐了半个小时就回家了。

  周静陪着宁宁说了一会儿话,她也睡着了。

  周静刚把她放到小床上,余光瞥到有人站在房间门口,她以为是跟着外婆去做饭的康康回来,谁知道一抬头,就看到秦伟业扶着门框,把头伸进来,一脸讨好地问:“周姨,我能看看我媳妇吗?”

  “……”周静以免他说媳妇说习惯了惹程远不高兴,笑着纠正道:“进来吧,小妹妹叫宁宁。”

  “宁宁可真好听呀。”秦伟业一脸陶醉地说,“不愧是我媳妇。”

  周静:“……”

  等秦伟业看到宁宁的时候,他一双眼睛要黏在她身上了,感叹道:“我媳妇就是好看。”

  周静听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恰好这时人有三急,便对秦伟业说:“伟业,你帮周姨看着宁宁,我去趟洗手间。”

  “行,没问题,周姨你放心去吧。”

  周静看他小大人的模样,觉得可以信赖,于是爬下床,走到外面上洗手间。

  程远心里惦记着闺女,一解散就小跑回家。

  没错,走路太慢,他等不及了,直接用跑的。

  等他回到家,一进院子,就看到李桂香跟康康挤在厨房里。

  两婆孙对着一口大锅吞口水,没有察觉到他回来,而他不顾上跟他们说话,直接朝里屋走去。

  当他走到房间门口,即将看到心心念念的闺女时,却看到一个小鬼头,趴在宁宁小床的床边上,正惦着脚尖,把头凑到她脸上。

  等他反应过来要去阻止的时候,秦伟业已经嘟着嘴亲了下去。

  “秦伟业,你找死是不是?”

  一道响彻天边的喊声突然响起,周静刚拉上裤子,听到程远在吼,再想起秦伟业在房间里,她心下觉得不好。

  她一拉开门,李香兰跟康康也从厨房里面走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

  李香兰跟周静对视一眼,也顾不上讨论,立刻往里面走。

  可他们还没踏进堂屋,就看到程远像拎鸡仔一样拎着秦伟业从里面出来,那张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放开我。”秦伟业一路挣扎,可他还是个小人儿,哪里是程远的对手,只能被他拎到门口,无情地扔了出去,然后把大门紧紧关上。

  “以后谁都不准放这个小子进来。”这是程远第一次,在家里用领导的语气发话,吓得大家一时都噤声了。

  说完,他就走回了房间,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气汹汹的。

  “到底怎么了?”李香兰不敢大声说话了,压低声音问周静。

  “我也不知道。”周静小声地回答。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是秦伟业对宁宁做了什么事,惹程远发怒了。

  过了一会儿,周静才跟着回房间。

  她一进去就看到程远这个老父亲正坐在床沿边,一脸痛惜地盯着睡得正香的宁宁。

  周静爬上床,从他背后抱着他,问:“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大动干戈了?”

  “宝贝,对不起,我刚才语气太重了,把你们吓着了吧。”程远握住她的手,愧疚地说。

  “没事。”周静摇摇头,说:“每个人都会有情绪的时候,是不是伟业干了什么坏事,惹你这么生气了?”

  提起这个,程远刚降下去的火气又蹭蹭蹭地往上提,“你知道吗?那小子竟然趁没人,偷偷亲了咱宁宁的脸。”

  周静:“……”

  “那小鬼简直坏透了,咱宁宁的清白就这样被他给玷污了,咱宁宁太可怜了。”程远一脸悲痛地说。

  周静虽然也不喜欢别人亲自家闺女,最主要是她太小,担心细菌通过亲吻传给她,但也不至于像程远这般反应过激。

  而且,就一个小孩之间表达喜爱的友谊之吻而已,非要上升到什么“清白被玷污”这种高度吗?

  周静心里忍不住吐槽,可嘴上可不敢劝程远,只能让他自个儿慢慢消化。

  晚上,李香兰让程远把宁宁的小床搬到小房间,她晚上自己带,跟她当年带康康时一样。

  程远知道她的坚持,也就随她了,不过他还是向她提出了要求,就是一定要让宁宁自己睡小床,坚决不能带她一起睡。

  周静知道,他这是担心李香兰回老家之后,宁宁要跟着他们睡。

  看来,在他的心目中,还是她这个媳妇比较重要。

  在闺女出生这么些天以来,周静总算有种扳回局面的胜利感。

  宁宁继承了哥哥的优良传统,晚上能睡一整觉。

  周静在她睡前给她喂了一顿,等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两父子正在床上密谋着什么。

  程远看到她进来,也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对康康说:“秦伟业那小子就是想把咱宁宁拐跑,康康你作为哥哥,在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一定要肩负起保护妹妹的责任,你听懂了吗?”

  康康刚才被程远科普了一遍,发现伟业哥哥原来是个坏人。

  特别他想抢走自己的妹妹,康康是一万个不乐意。他狠狠地点了点头,说:“康康保护妹妹,赶跑坏人。”

  虽然口齿不是特别清,但康康那张严肃的小脸,足以证明他的决心。

  周静已经无法阻止一个女儿控跟一个妹控联手对付闺女身边任何有企图心的雄性,只能任由他们继续商量大计。

  两父子不知道要讨论到几点,周静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感觉呼吸有些不畅,睁大眼睛才发现程远在亲她。

  “你干嘛呀?”周静用力把他往外推。

  程远不依,又亲了她好一会儿,才让自己的唇离开她的唇,但还是把人搂得紧紧的,说:“宝贝,回来这些天都没好好亲你呢。”

  的确,他出任务回来,得知她已经去待产,就急匆匆往县城赶,紧接下来就是宁宁出生。在医院待着,李香兰又随时随地会出现,哪好意思亲热?

  “我以为你现在不稀罕亲我了,只稀罕亲你闺女。”周静小声哼哼道。

  “当然稀罕,我最稀罕你了。”程远说:“我也稀罕闺女,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名。”

  周静听着,唇角忍不住向上翘了翘,但嘴硬道:“谁知道呢?这漂亮的话谁都会说。”

  “宝贝,你还说我爱吃康康的醋,我看你也爱吃宁宁的醋,这事算是咱俩打平了。”程远说着,声音愈发地低沉起来,在她耳边低语:“媳妇,谢谢你,给我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将来的日子有你们三个陪着,我觉得好满足。”

  他满足,周静也满足。

  上辈子她不打算结婚,把所有追求者都拒之门外,早就做好孤独终老的打算。没想到时间倒退五十年遇到了他,让她有一个如此圆满的人生。

  “一男一女就够了吗?咱不继续生吗?”周静故意逗他。

  话落,程远立刻道:“这禁闭我不想再关了,我也不想你再去鬼门关兜圈,两个绝对够了,咱真的不生了。”

  “好。”周静也想封肚,再生下去,其它的不说,光是这身材就很难恢复。

  隔日,周静醒来的时候,程远已经去集合了。

  宁宁也刚起来,正肚子饿在哭闹,周静立刻把她抱过来,让她喝上奶就不哭了。

  李香兰去厨房忙活,可不一会儿又跑回来,说:“外面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军嫂来找你,我之前没见过。”

  周静估摸着是章燕红,于是对李香兰说:“应该是今年新来的军嫂,你去开门给她吧。”

  “我也想开,可是门锁着。”李香兰说。

  “锁着?”周静一头雾水:“院子的那扇门没有锁呀。”

  只是里面拴着别人很难打得开。

  “真锁了,得钥匙才能开。”李香兰觉得把客人晾在外面不礼貌,有些着急地说。

  就在焦灼不已的时候,康康突然拿着一条钥匙递给李香兰,“婆婆,开门。”

  李香兰看到钥匙大喜,立刻接了过来就跑出去开。

  周静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问康康:“这锁是爸爸锁的,是不是?”

  康康点了点头。

  昨晚程远就跟他说了以后家里的门要随时上锁,然后钥匙放在房间抽屉里。怕他不记得,他特意放了一次给他看,好记性的康康,一下子记住了。

  “……”周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很快,她就听到章燕红的声音,应该是带了吃的过来,李香兰跟她道谢了半天。

  “小静,我们来看小妹妹了。”章燕红不仅自己来了,还带着大妞跟小妞来了。

  “周姨好!”大妞乖巧地喊了周静一声。

  周静应下,打量了一下大妞,发现小姑娘现在养得比之前胖了一些,也好看了很多。

  “燕红,你们坐。”

  小妞刚喝完奶,周静给她顺背,章燕红她们连忙凑过来看,紧接着就是一声赞叹。

  “要是我能生到这么漂亮的女儿,生不到儿子我也愿意。”章燕红笑着说。

  周静一听,看着章燕红扁平的小腹,问:“怀上了?”

  “嗯。”章燕红笑着点头,“这还得多谢你呢!”

  “谢我干嘛?”

  “谢谢你的秘方咯。”

  原来,在周静去县城学习后不久,朱晓丽看章燕红结婚这么久还没怀上,替她着急了,于是问了她一些情况,然后发现她的情况跟自己以前的情况很像,于是直接把周静当初给她写的方子给了章燕红。

  章燕红就试着喝,要是不行就等周静回来再给自己看,谁知道周静学习回来的那个月就怀上了,因为怀孕前三个月不往外说的风俗,所以才一直没说。

  “恭喜你了。”周静真诚地说,完了又看了看大妞,发现她神色平静,估计已经很好地接受后母怀孕的消息。

  “谢谢。”章燕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老牛就盼着这胎是儿子了。”

  “男人都这样。”周静安慰道。

  “谁说?你家程远稀罕闺女,整个家属区的人都知道了。”章燕红笑眯眯地说:“我看笑花家的老郭也喜欢闺女,其实我觉得闺女挺好的,要是到时候TA是闺女,我也不管,让老牛自己生闷气去,反正他再怎么着也不能把TA扔了。再说,他不爱养我就自己养,反正TA有四个姐姐护着呢,到时候咱们六个女人对付老牛一个男人,他能怎么样?”

  周静被章燕红逗笑了,也明白大妞为何能如何轻松接受这个即将到来的小宝宝。她说:“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反正以后起码有五个人孝顺你就是了。”

  “是啊。”章燕红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大妞说:“就是希望她们姐妹以后不要远嫁,否则一年到头都未必能见上一回。”

  周静听着,看了看怀里的闺女,也在心里默念,宁宁你也不要远嫁,否则将来我受得了,你爸都受不了。

  一眨眼,宁宁小朋友满月了。

  程远因为得了闺女高兴,想摆个满月酒庆祝庆祝,可这提议被周静否决了,“康康当初没摆满月酒,咱们要一视同仁,宁宁也不摆。”

  “反正康康没记忆,他问起来的时候就说摆过了。”程远小声嘀咕道。

  “程团长,你带过这么多兵,难道不明白‘言传身教’的意思吗?你想儿子将来成为一个诚实的人,就必须自己做好榜样。”周静教训道。

  程远瞬间歇菜了,乖乖认错,“媳妇,是我不对,咱不摆了。”

  虽然没给宁宁摆满月酒,不过现在已经是腊月底,农历新年即将到来,家里还是很有喜庆的气氛。

  李香兰想再照顾周静半个月,所以今年春节就在营里过了。

  这是她第一次离乡别井在外过年,还是因为自己媳妇,程远这个当女婿的,必须让丈母娘过一个好年。

  年前营里组织最后一次去县城采购,周静不便外出,程远就托赵笑花买了不少粮食,自己又去村里换了两只鸡,加上部队“小金库”的猪今年出栏,他又分了些猪肉跟骨头。

  骨头就直接用来熬汤,李香兰看着家里有鸡,舍不得把猪肉一并吃了,就把它做成腊肉,等过了春节,他们还能偶尔割一点来解解馋。

  一转眼,就到了除夕这天。

  虽然在外过年,但还是按照老家的风俗去准备。周家村那一带年夜饭不是吃饺子,而是吃汤圆。

  这汤圆还不是那种有甜馅的汤圆,而是把糯米粉搓成一小粒圆形,然后加入用骨头跟干货熬的高汤里面煮。

  程远今天还要去营里值班,李香兰则一早起来熬汤,为今晚的汤圆做准备。

  等下午三点多,她就开始做汤圆。

  康康觉得很新奇,一直凑在婆婆身边要帮忙。

  李香兰当然乐意他帮忙,可小孩子动手能力有限,他待在这里就是帮倒忙。最后不得已,她让周静带两兄妹出去遛弯,否则等程远回来都吃不上饭。

  康康本来还不太乐意出去,不过想起爸爸说的那句“要时刻保护好妹妹”,他还是跟着妈妈出去了。

  今天天气不算很冷,有点阳光洒下来,还挺惬意的。

  周静把宁宁绑在身前,康康跟在她身边,就在家属区附近遛弯。

  今年有一些军嫂回去过年了,剩下的都在各自家里忙活年度大餐,所以路上静悄悄的。

  可即使如此,周静还是碰到了一个人,还是自己不乐意见到的陈喜梅。

  自从生仔秘方那件事之后,陈喜梅比以前少出门了,现在出门也只是因为家里没葱,想去别人家借两条。

  因为不知道是周静“告的密”,陈喜梅看到周静也主动打招呼。

  “听说你生了个闺女。”陈喜梅笑着说,然后往她怀里瞧了瞧,发现这闺女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好看。

  别看她现在很少出门,但整天待在家里听墙角,对家属区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你这闺女真是惹人稀罕。”陈喜梅说着,低头看了看康康,说:“康康,妹妹这么漂亮,爸爸妈妈以后就不疼你了,你就成了没人要的小孩了,你来喜梅姨家,当喜梅姨的儿子好不好?”

  康康一听,立刻抱紧周静的大腿,然后哇哇大哭起来。

  陈喜梅看到康康被逗哭,乐呵呵地笑了,可周静看着,脸直接沉了下去。

  “就跟小孩子开个玩笑,你别……那么认真。”陈喜梅看着她的脸,笑容渐渐僵硬。

  “可康康不知道你在开玩笑。”周静一双眸子写满了不高兴,厉声道:“你对别人家的孩子爱怎么开玩笑都行,但对着我的孩子,绝对不行。要是还有下次,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她牵起康康的小手,拉着他转身走了。

  陈喜梅被周静骂得一愣一愣的,等反应过来,她已经走远了。

  “呸,真以为自己当了军医助理有多了不起了。”陈喜梅骂骂咧咧就往回走,把自己要去借葱的事都忘了。

  等走远,周静才停住脚步,然后蹲下来给康康擦眼泪。

  “康康不哭,那个阿姨在胡说。爸爸妈妈即使有了宁宁,也一样爱康康。在我们的心里,康康跟宁宁都同样重要,我们两个都爱。”

  康康听着,渐渐收住了哭声,但一张小脸写满了委屈。

  周静凑上前亲了亲他的额头,安慰道:“康康乖,妈妈很爱你,爸爸也爱你,宁宁也爱哥哥。”

  康康感受到妈妈的亲昵,总算不哭了,用他含糊不清的“康康语”说:“康康爱妈妈、爸爸、妹妹。”

  为了让康康忘掉不开心的事,周静带着他一路往营里走去。

  今天是除夕,有家属在这边的战士个个都盼着解散。程远亦是如此,但作为头头,他只能面上不动声色。

  等一解散,他就等不了了,脚步飞速地往外走,可是刚走出去,远远就看到自己的媳妇孩子在外面等着他。

  这一刻,他的心似是有一团火在烧着,滚烫滚烫的。

  “你们怎么跑来了?”程远跑过去,开心地问。

  康康抢着回答道:“爸爸,我们接你回家。”

  “好。”程远激动得直接把康康扛在了肩头。

  因为太高兴,程远一边走还一边唱起了歌。不过他的曲库比较单一,来来回回都是一些军歌。

  虽然军歌跟此刻的气氛有些不太配,但只要身边的人是对的,周静觉得一切都好。

  康康听着爸爸唱歌,也跟着“呀呀呀”地“唱”起来。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李香兰已经把年夜饭准备好了。

  除了有重头菜汤圆,她还做卤水鸡,清蒸鱼,虾皮蒸水蛋,炒青菜等等,把一张方桌摆了个满满当当。

  程远把康康抱上他的婴儿凳,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吃起来。

  这时宁宁还在睡觉,程远索性把小床搬到堂屋,让她睡在他们的旁边,算是一起吃团年饭了。

  虽然只有五个人,但这顿年夜饭还是吃得和乐融融、有滋有味。

  年夜饭过后,大家洗完澡就各自回房间。

  他们没有守岁的习惯,这年头又没有娱乐节目,就早早钻被窝了。

  康康作为小孩子,对新年是无限期待,特别是明天还有红包,他更是兴奋不已。可再怎么样,也架不住眼皮打架,很快就进入甜甜的梦乡。

  周静跟程远两人躺在床上相拥着,因为周静刚出月子还不能亲热,两人也只能盖棉被纯聊天。

  “我下午跟康康出来的时候,碰到陈喜梅了。”周静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程远,包括自己怼陈喜梅的事。

  “你做得很对,以后遇到这种情况都不用客气,有什么我给你兜着。”程远说。

  “好,孩儿他爸,你真好!”周静满意地把他抱得又紧了一些。

  但程远听到“孩儿他爸”这四个字不是很满意,觉得不够亲密,说:“媳妇,我私下喊你‘宝贝’,那你对我也得换个叫法,这个‘孩儿他爸’不太行。”

  “‘孩儿他爸’哪里不好了?”

  程远:“我们干‘正事’的时候,我喊你‘宝贝’,你喊我‘孩儿他爸’,你觉得合适吗?”

  “……好像是挺不合适的。”周静也觉得别扭,“继续喊‘程远’得了。”

  “不行,没那种特别的感觉。”

  “……”周静真是服了这人的执着,悠悠地说:“那喊‘老公’咯。”

  “老公?”程远问:“这是啥意思?”

  “就是丈夫的意思,城里人都这么喊的。”周静说着,在他耳边柔柔地喊了一声“老公”。

  程远听着,觉得全身都过/电似的,他声音都有些哑了,“好了,宝贝,别喊了,等过些天再喊,否则我顶不住了。”

  “……”

  大年初一,康康早早就起来了,他第一时间去跟外婆拜年。

  他记性很好,周静昨日教他的祝福语还记得,他奶声奶气地跟李香兰说:“婆婆,过年好!祝你身体健康,万事胜意。”

  李香兰听着,笑得眼褶子都出来了,一边摸着他的脑袋瓜一边说:“外婆也祝康康身体健康,快高长大!”

  说着,她就掏出两个红包,给了康康一个,又给了宁宁一个。

  宁宁不懂抓,李香兰就往她的手里塞了塞,就当拿过红包了。

  军营里没有亲戚可走,就是留守的军嫂之间互相串串门,聊聊天,日子倒也过得快。

  等康康的生日一过,李香兰就要准备回老家了。

  周静依旧给她收拾了大包小包的,势要她满载而归,让她回到老家看到乡亲时倍有面子。

  上回康康还是襁褓里的娃娃,外婆要走不知道舍不得,这回大了,就知道舍不得了。

  李香兰离开这天,他抱着她不肯撒手,一直在嘴里念叨着:“婆婆不要走。”

  “康康乖,等明年过年的时候,康康回乡下看婆婆,好不好?”李香兰也舍不得乖孙,眼睛忍住不红了。

  任凭再舍不得,李香兰还是坐上了军卡,前往县城火车站。

  直至看不到军卡,一家四口才往回走。

  程远今天要回营里,跟他们一块走了一段路,就往另一边方向走去。

  周静本来打算回家,可她看康康情绪不高,便带着他去赵笑花家里,让他跟小伙伴他们几个玩玩,转移注意力。

  他们去到的时候,周小兰也带着两个孩子来了,牛牛正在跟小妹玩,康康来了之后就加入他们,很快就完成一团,心里的不快也随之消散了。

  “嫂子,你这假能请到什么时候呀?”周小兰问。

  “过了正月就一定要报到了。”周静趁机对赵笑花说:“笑花,到时候我把康康跟宁宁都放你这里,你看行不行?”

  “行啊!”赵笑花开心地说:“带一个是带,带三个也是带,两小孩玩一起我还能轻松一点,关键还能赚零花。”

  “那到时候就拜托你了,辛苦费就按两倍算。”周静说。

  “这要不得。”赵笑花连忙道:“给多半份钱就够了,这康康大了,跟小妹一起我其实费不了多少工夫,都是熟人,我可不能讹你。”

  “那我就谢谢你了。”既然赵笑花认为可以,周静也不坚持,到时候偶尔送点吃的过去补贴一下。

  找人带宁宁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周静感觉悬在心头的石头终于放到了实处。

  晚上,等康康跟宁宁睡着了,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到来时,她向程远汇报了这件喜事。

  程远听了,说:“这是一件开心的事,咱们必须好好庆祝庆祝。”

  “庆祝?”周静不明所以,一抬眸却发现某人的眸色浓郁得像墨水一般。

  她已经过了产后42天,李香兰也回去了,他想怎么庆祝,周静哪里能不明白?

  其实,她自己也想了。

  不过,她偏偏装作什么都不懂,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什么呀?”

  程远看得出她在装傻,轻笑一声,附在她耳边说:“宝贝,赶紧叫‘老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