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43 章 第 43 章

第 43 章 第 43 章

 推荐阅读:
     “你想去吗?”周静看着程远,轻声地问。

  程远静静地与她对视,半晌才说:“我想,那是叶首长挥洒热血,站在保卫国家最前线的地方,我希望能够追随他的脚步。”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周静抓住他的手,朝他微微一笑,“只要你想,我就支持你。”

  虽然很希望她支持自己,可听到这话时,程远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因为这预示着他们即将分开,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也是他会犹豫的原因。

  “好。”他哑着声音道:“秦师长说了,你想待在这里当军医是没有问题的,房子可以照住。要是你想回老家也成,他可以帮忙安排你到老家县城医院上班。这两个地方,你选哪个?”

  “我哪个都不选。”周静毫不犹豫地说:“既然你去边境,那我们也跟着你去。”

  “不行。”程远皱着眉头说:“边境那边虽然离这里不是特别远,但环境比这里艰苦很多。你要是想离我近点,那就留在这里,我空了就回来看你们。”

  “不要。”周静坚决不同意,“你不用哄我,再近也不是能每天来回的距离。之前叶沁就待在那边,她一两个月都来不了一趟这里看伟业。我不怕苦,我只怕跟你分开。”

  说着,周静钻进他的怀里,说:“反正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去到哪我就跟到哪。你也别太过担心,我听罗嫂子说,边境今年已经稳定了很多。”

  听到她这么说,程远是既高兴又愧疚,但还是希望她改变主意,“虽说现在稳定了不少,但始终是边境,会不会有突发情况真不好说。”

  “我不管,以后会怎样等以后再说,反正目前能过去,我肯定是要过去的。”。

  程远低着头,看着怀里倔强的小脸,胸腔似是有一团火,让他忍不住亲了下去。

  此生得此一不离不弃的妻子,这是上天对他最大的眷顾。

  既然决定要离开这里,周静当然要跟康康跟宁宁提前说一声。

  第二天起来,她就跟兄妹俩说:“爸爸工作要调动,咱们需要跟着他去新的地方生活,你们想去吗?”

  宁宁听不懂周静在说什么,但康康听懂了。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他对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没有担忧害怕,反而充满了期待,就跟要去郊游一般的心情。

  康康重重点了点头,“去。”只要是跟爸爸妈妈一起出门,他就很开心。

  “好。”周静摸了摸康康的头,有摸了摸宁宁的脑袋瓜,说:“咱们一家人一直都在一起。”

  早上把康康送到赵笑花家后,周静就去上班。

  等中午午休的时候,周静就跟谢宇交代自己即将要去边境的事情,她对此还挺不好意思的。谢宇尽心尽力带了她一年,现在刚给她转正涨工资,她却说要走,颇有点忘恩负义的味道。

  “谢老师,真的很抱歉,你辛辛苦苦培养我,而我却要离开了。”周静有些惭愧地说。

  谢宇虽然舍不得她这个好苗子,但对她的决定很敬佩,“你能够放弃目前的条件,到更艰苦的地方去,我为你感到骄傲才是,哪里有抱歉一说?反正到哪里都是为战士们服务,你到那边后要继续努力。”

  “我会牢记你的话的。”周静保证道。

  程远要调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周静下午下班去接康康的时候,赵笑花已经收到消息,焦急地问:“你真的要去边境吗?”

  “嗯。”周静轻轻点头,“我不想跟程远分开,他去,我就跟着去。”

  赵笑花听着眼眶微红,“你对你男人非得这么死心塌地吗?咱们这群姐妹,你说不要就不要了?”

  周静看她这幅样子,心里也泛起酸来,从当初随军到这里来,已经快五年了。这五年里,赵笑花对她的照顾是最多的,虽然比她大不了多少,但真的像一个长辈一样帮助她。

  “笑花,你别这样,程远说边境那边离这里就两个多小时车程,我们想见一面,还是不是很难的。”周静抓住她的手说。

  “你得了吧你,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不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比去县城还远呢。而且,去边境的路又特别难走,除非有顺风车坐,要不然我们上哪儿找机会见面呀?”赵笑花有些赌气地说,不过她也只是说说而已。

  姐妹再重要,也不及男人重要,她理解周静的选择,但还是忍不住为她担心,“那边条件出了名的艰苦,听说军属都不愿意去随军,家属区住的人不多,到时候能照应的人也少,很多事情都得靠你自己了。”

  “我知道,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晚上,程远回来就跟她说:“调令这一两天就会下来,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去上班了,把家里的东西打包好,到时候全部拉过去。另外,你看看有什么东西要买的,出发前咱们去一趟县城,把能买的东西都捎上,再给爸妈写封信,把新地址告诉他们。”

  “行。”周静应下,“我明天一早回去跟谢老师说一声,回来之后就开始收拾。”

  次日,周静仍旧把康康宁宁放在赵笑花家,去军医那边交接完,就回家整理东西。

  康康跟宁宁中午在赵笑花家吃,周静打算随便吃两根番薯对付一下。正当她坐在堂屋准备开吃的时候,大妞来了。

  “周姨。”大妞走进来,乖巧地喊了周静一声。

  大妞这个学期开始就上高中了,她已经初具少女的模样,不再是初见时,那个干瘪瘪的瘦弱女孩。

  周静朝她笑了笑,应道:“大妞,中午怎么不睡会儿,有空跑过来?”

  大妞把抱在怀里的几本书递给周静,说:“这是我妈让我带过来给你的,是小学低年级的教科书,说等到康康他们大点的时候,你可以自己教他们读书写字。”

  “太好了,回去替我谢谢你妈。”周静接了过来,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不仅仅因为得了几本教科书,更因为听到大妞那句“我妈”。

  同样是父母离异,她上辈子是不幸的,可大妞今日能顺口就喊章燕红“妈”,她知道,她跟着这个后母生活,是幸福的。

  看到这样的大妞,周静很欣慰。

  大妞要赶回去吃饭上学,没有多待就回去了。

  接下来的一两天,家属区的军嫂陆续上门。她们知道周静要离开,都非常舍不得,但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即使大家都不容易,但都力所能及地给周静送来一些干货,让她带去边境那边吃。

  周静知道这是嫂子们的一番心意,她也承了她们的美意,一一收下。

  等家里的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程远便让小张带他们去县城一趟,进行大采购。

  将来去了边境,去县城的机会更少更难,反正今天有程远陪同,周静便把康康跟宁宁带上,就当带他们出去溜达一下。

  康康跟宁宁得知可以去县城玩,非常开心。康康更是一早就起床,让妈妈给他换好衣服穿好鞋子,就等着出发了。

  估计今天要买的东西很多,周静跟程远每人背了一个竹背篓,然后她牵着康康,他抱着宁宁,就出门坐军卡去了。

  一路山路颠簸,但两个小孩子不觉得辛苦,只觉得好玩,兴奋不已。

  只是周静担心他们去到县城犯困,后半段就跟路程一人抱一个,让他们先睡一会儿。

  等到了县城,康康跟宁宁也睡饱了。

  下了车,程远带着他们直奔照相馆。

  他们今天拍了三张照片,一张是全家福,一张是兄妹照,一张是夫妻照。

  照相馆老板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家人,于是跟程远商量,“我想把你们的照片摆在店里吸引客人,如果你同意,这次拍照只收你们半价。”

  “不用。”程远想没想就拒绝,“该怎么算就怎么算。”

  “……”照相馆老板没办法,看着他一身军装也不敢造次,只能老老实实收钱。

  因为急着拿照片,程远又加了钱,全家福又加晒了一张。老板看着这单生意不小,才觉得没那么遗憾。

  从照相馆出来,他们先去供销社,把能买到的东西先买了,不够的再去胡大爷那边补。

  最后,周静又进了一些药草。虽然过去之后可能没什么人找她写方子,但屯一些也好,以备不时之需。

  等采购完,他们又倒回照片馆,拿到照片之后去邮局,把照片、信以及养老钱一并寄给李香兰。

  边境那边是什么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没有目前军营方便,所以程远让周静直接寄了72块,把两老一年的养老钱都寄回去了。

  除了寄信,周静还收到李香兰寄过来的信件跟包裹,她把它们都塞进了竹背篓里面。

  因为小张还在等着,他们不好让人家等太久。一家四口在国营饭店吃过午饭,便回去了。

  又过了两天,就到了他们启程去边境的日子。

  这天一大早,程大财、方文、老郭他们一早就过来帮忙搬东西上车。

  周静记得刚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都空荡荡的,连坐的椅子都没有,真算得上是家徒四壁了。但这几年一点点地添东西,等今日一走,才发现有这么多家当了。

  这是她跟程远一点一滴置办起来的小家,今日要离开,而且大概率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住,周静心中泛起一阵不舍。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不过一想到将来的家也有他、有康康、有宁宁,她又释然了。

  家之所以为家,不仅仅有瓦遮头,更因为有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

  赵笑花、周小兰跟朱晓丽一早就过来送她,而其它军嫂也陆续来到。

  过去平平淡淡地相处,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等到今天要分别,才知道彼此之间种下了深刻的友谊。

  她们不像战友那样,有出生入死的深刻感情,但那份互相扶持的情谊,同样令人动容。

  最后,赵笑花几个憋不住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周静的眼睛也红得跟兔子一般。

  几个人抱在一块,赵笑花一边哭一边说:“以后只要有机会,要么咱们过去边境看你们,要么你们回来这里看我们,平时也要多写信,千万不能断了联系。”

  “好,一定。”周静哽咽着声音应下。

  至于男人们,他们之间的情感表达更为内敛。程远跟战友们一一拥抱,简单的一句“保重”,包含了他们想说的一切话。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舍,他们一家四口还是踏上了去往边境的征途。

  因为今天要一早起来把大床拆卸,康康跟宁宁都醒得特别早,刚上军卡不久,两人就犯困了。

  程远抱着康康,周静抱着宁宁,兄妹俩在爸爸妈妈的怀里睡得非常安稳。

  “你也睡一会儿吧。”程远伸手把周静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好。”周静应下,等到了那边之后,收拾东西是一个巨大的工程,现在能歇歇就先歇歇。

  边境离原来的军营的确不是太远,但山路也确实更难走,随着军卡一路抛上抛下,他们总算在中午之前赶到了边境军营。

  这边军营安排了两个战士接应,在他们跟小张的帮助下,程远快速把一车的东西搬回屋里,跟周静交代了两声,就先回营里报到。

  康康跟宁宁已经睡醒了,对这个新房子充满了好奇,康康更是满屋子到处乱串。

  周静抱着宁宁里里外外绕了一圈,发现这个房子比过去那个还大,估计是新建不久,看上去还挺新的,就是一屋子灰,都耗费很多时间收拾。

  “妈妈,我肚子饿了。”康康抱着周静的大腿说。

  “现在就去给康康拿吃的。”周静说着,便去把今天早上煮的番薯鸡蛋翻出来。

  程远今天做早饭的时候特意多做了一些,因为已经预料到这顿饭是没法做的。

  番薯跟鸡蛋已经冷了,不过现在是九月中,中午的气温还有些高,直接吃也没关系。

  等吃过午饭,两兄妹就犯困了。

  周静把他们搁在各自的小床上,等他们睡着之后,自己开始收拾东西。

  她收拾也只是收拾一些小件的东西,什么大床、沙发、桌子那些,还是得等程远回来安装摆布。

  坐车也是件累人的事,康康跟宁宁一直睡到快下午四点才起来。

  这时,程远也从营里回来了。

  “怎么样?还顺利吗?”周静问。

  “顺利。”程远点头,环视了一圈,发现很多东西已经被她摆放好,知道她忙了一个下午,忙道:“今天已经很累的,我现在先把大床装好,你拿两个饭盒去食堂打饭,咱今晚也没办法做饭了。”

  “好。”周静也的确累了,反正来日方长,她也不逼着自己一天就要收拾完,于是把饭盒翻出来,准备出门的时候康康跟宁宁又要跟着,她只能把宁宁背着,然后拉着康康出门。

  刚才来的时候没留意,现在在路上走着,周静才发现这边家属区并不大,最多就是之前的2/3那么大。

  而且,赵笑花说得没错,这边住的人不多,她经常看到打空的房子。

  大概是正值饭点,周静一路过去食堂都没碰到人。

  虽然这边更偏僻更深入,但食堂的饭菜跟那边食堂的差不多。

  今天好歹是他们入住新房子的第一天,周静认为不能吃得太差,不仅仅点了足够的米饭,还点了二两肉。

  带着热腾腾的饭菜,他们回到了家里。

  这时程远已经把大床装得差不多了,他让他们先吃,但周静不同意,“这顿是咱们的入伙宴,当然要四个人一起吃。”

  程远知道自家媳妇对那什么“仪式感”是很执着的,也不坚持了,加快速度把大床装好,然后跟他们一块吃饭。

  吃过晚饭,程远就出门挑水了。

  这边不似以前那样,有天然的水源,为了解决用水问题,营了组织战士挖了一个大坑,把从山上引下来的水蓄起来。

  因为是人工坑,所以挑选的位置很靠近家属区,程远来回一趟很快,但因为天已经黑了,路不太好走,估摸着够一家人今晚喝水洗澡就够了。

  即使还没稳定下来,但为了让康康跟宁宁更好更快地适应这里,周静睡前仍旧坚持给他们讲绘本,让他们有种,除了房子变了,其余一切都没有改变的感觉。

  果然,等听完故事,康康就爬回自己的小床去睡觉。周静抱着宁宁,轻声地哄着,很快也睡着了。

  程远洗完澡进来的时候,周静刚刚把宁宁放到小床上。

  她给她盖了小毯子,又把蚊帐掖得严严实实,确保蚊子没办法跑进来。

  程远爬上床,从身后搂着周静,两人安安静静地看着小床里一大一小的两兄妹。

  “害怕吗?”程远突然问。

  “有什么好害怕的?”周静靠在他怀里,说:“你不一直在我身边吗?”

  “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程远把她的脸掰过来,低头就吻住她的唇。

  他最近特别喜欢亲她,即使不干“正事”,就单纯地亲着,她就是忍不住想亲她。似是只有这样亲密的接触,才能表达他对她的感谢。

  这一天很累,周静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走出房间一看,家里来了个大变样,家里的灰尘已经被打扫干净,家具都已经摆放好了,水缸里的水也满了,就连厨房的角落里都垒满了柴。

  而完成这一切的“田螺先生”已经出门,周静心里既感动又心疼,他到底是忙到半夜才睡,还是半夜就起来干的活呢?

  厨房里有一锅白粥跟三只水煮蛋温着,周静洗漱过后,便回房间叫康康跟宁宁起床。

  “康康,起床了。”周静伸手去摇康康的身体,可一碰,就发现他的体温很烫。

  她心下觉得不好,连忙去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

  “康康、康康……”周静着急地又喊了几声,康康这才睁开了眼,看到是妈妈,就小声地嘟喃道:“妈妈,我困,想睡觉。”

  “康康,你发烧了。”周静直接把他抱在怀里,低声地哄着,“康康乖,妈妈现在给你量个体温,要是体温超过38.5度,咱们就要吃退烧药了。”

  康康迷迷糊糊地应着,周静立刻翻出体温计,然后夹在他腋下。

  五分钟之后,她拿出体温计,发现他的体温快39度了。

  她前些天从军医那边拿了一些备用药,其中有退烧药,不过这年头的退烧药在后世列为禁用药品,她不想给康康吃,于是自己配了些药草。

  等把中药熬上,周静又去烧水,最后盛了半碗白粥进去喂康康。

  这时宁宁已经醒了,周静也不管她听没听懂,直接说:“宁宁,哥哥生病了,你先自己玩一会儿,等妈妈把哥哥照料好再来陪你。”

  大概宁宁是真听懂了,她不再不停地周静伸手,自己坐在小床上玩她的木玩具。

  生病的康康不太好作弄,因为不舒服,一向乖巧的他还耍起了小脾气。

  周静费了九牛二苦之力才把白粥喂下去,紧接着,她又给他泡了个暖水澡,进行物理降温。

  降温后的康康大概觉得舒服了,不怎么闹脾气,可等到喂中药的时候,周静又打了一场“硬仗”。

  喝下中药的康康总算入睡了,周静连忙给宁宁喂奶、换衣服,等忙完的时候,她再去摸康康的额头,已经开始退烧了。

  这不是康康出生以来第一次发烧,但以前基本上是因为出牙导致发热,一般体温不是特别高,她及时留意他的体温跟降温,很快就好了。

  但这一次却没那么幸运,之后的一整天,他都在反反复复地发烧。

  程远这天晚上回来得很晚,等他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她还没睡。

  “怎么还没睡?”程远问。

  周静抬头看着他,说:“康康发烧了,一整天都在反复,我不太敢睡。”

  程远闻言,走过去摸了摸康康的额头,果然有些烫,他问:“怎么突然发烧了?”

  周静:“可能是换了环境还没适应,加上这边比较潮湿,细菌容易滋生,小孩子抵抗力没那么强,所以就生病了。”

  “今天很辛苦吧。”程远有些心疼地看着她,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一个才**个月,一个又生病,心里又担心,肯定忙得焦头烂额。

  “没事。”周静摇摇头说:“小孩子偶尔生病很正常,只要康康能快点好起来就行。”

  说实在,康康的体质已经算很不错了,只不过生病也是孩子成长的一部分。

  “你早点睡,我来看着康康。”程远说。

  周静:“不用,我来看就好,你现在训练比以前更辛苦,早点休息。”

  “你是想我们两个一起看着,还是我一个人看着?”程远直接给她抛出两个选项。

  “那我先睡一会儿,要是康康烧得厉害,你记得叫醒我。”周静叮嘱完,就躺下去了。

  即使很累,但因为惦记着康康,她这一觉睡得并不好。一晚上醒了好多次,每次从程远口中听到没有高烧,她才又闭上眼睛。

  康康的烧,是在第二天下午彻底退下去的。

  好起来的小家伙又生猛起来,就在周静以为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宁宁却拉肚子了。

  兄妹俩接连生病,成了周静当妈以来最大的挑战。

  虽然程远是一个称职的好爸爸、好丈夫,但凡在家都抢着照顾两个小家伙,可奈何他白天要带队巡逻训练,又要时刻布局防止邻国的挑衅侵略行为,照顾孩子的大部分责任都落在了周静身上。

  等康康跟宁宁彻底适应这里的水土气候,周静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一圈。

  程远看着,那心像是被揪着一般,晚上两人躺在被窝里,他说:“我有个战友的媳妇,刚怀上孩子准备回老家,要不你也趁机带康康跟宁宁回原来那房子去。”

  周静知道他又想来游说自己离开,气得用手肘用力撞了撞他的胸膛,说:“你要是再敢说这样子的话,我就带着康康跟宁宁直接回老家,然后改嫁,让他们喊别人爸爸。”

  程远一听,慌了,立刻把人抱得紧紧的,低声地哄着:“宝贝,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千万别当真呀,咱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

  周静听完冷哼道:“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再有下次,我就给康康跟宁宁找个新爸爸。”

  “好好好,以后不说了,宝贝你别再说那样的话刺我,刺得我心都疼了。”

  “嘁,你不疼不长记性。”

  本来周静在搬来这边三天后就要去军医那边报到,但因为康康跟宁宁生病,一直拖到一周后才去上班。

  这边因为气候特别潮湿,所以蚊虫特别多,康康跟宁宁皮肤又格外嫩,脸上跟手上经常被叮包子。

  趁着今天外出,周静在家里烧了艾草灭蚊子,等把门窗都关严实之后,她才带着康康跟宁宁一起去军医那边。

  没办法,她来这边几天都窝在家里,一个军嫂都不认识,更别提交好得可以把孩子托管出去的。

  康康知道今天要跟妈妈去上班,他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能跟妈妈在一起很高兴。至于宁宁,因为可以出来溜达,表现得非常兴奋。

  这边的军医跟过去那边的规模差不多,除了周静之外,已经有三位医生,他们分别是吴建、孙志、罗谦。

  等彼此自我介绍完,周静略感抱歉地说:“真的很不好意思,因为孩子没人照顾,我就把他们带过来了。”

  “没关系。”三人连连摆手,吴建作为这里的老大,还说:“只要你愿意留下来,你天天带着孩子来上班都没关系的。咱们这里很宽,外面又有一块空地,孩子喜欢怎么玩都行。”

  “……”周静听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里规模虽小,但再怎么着也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怎么弄得跟黑诊所那样,生怕招不到人,哄她入坑呢?

  吴建看出周静的疑虑,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只是咱们这里条件艰苦,人手一直缺,就是没人愿意过来。现在难得你来了,我们当然希望你留下来。”

  周静这下总算明白了,连忙道:“你们放心,只要我男人在这边,我也会在这边。”

  孙志一听,连忙竖起了大拇指,“周静,你果然有军嫂的风范。”

  周静被称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着大家熟络了,便把宁宁放下来,让康康带着他在一旁玩玩具。

  等两兄妹玩得入神了,吴建才把周静喊道一边,说:“我看了你之前的工资待遇,在我们这边就照旧。上班时间也一样,就是我们这边地处亚热带,山林茂盛,蛇虫鼠蚁特别多,战士平时在巡逻有可能会被毒蛇咬伤,这个时候要避免移动,需要我们跑去山上给他们治疗。”

  “不瞒你说,因为经常跑上跑下很辛苦,而且进入山林也有危险,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来我们这。不过你放心,你是女同志,我们三个男同志会特别照顾你的,除非特殊情况我们忙不开,否则都不会派你上山,”

  大概是这里真得太难留人,周静觉得吴建作为领导都有些卑微了。她立马道:“没关系的,只要有需要,你尽管安排就是。”

  “好。”吴建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还是门面话,但能听到这番回答,他已经很满足了。

  不一会儿,大家就忙起来了。

  周静虽然之前就已经转正,不过来到新环境,吴建让她最近先跟着自己接诊。

  “妈妈。”刚走了一名战士,周静的手肘就被拉住了,扭过头一看,只见康康仰着脑袋跟她说:“宁宁睡着了。”

  周静站起身来一看,果然看到宁宁躺在地上睡着了。她立刻走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因为条件有限,只能把她放到自己的桌子上睡。

  康康看着妹妹睡着没人陪自己玩,觉得有点无聊,便对周静说:“妈妈,我想出去玩。”

  “好。”周静知道不可能这样一直关着他,一边给他抹自制的蚊怕水一边叮嘱他,“就在那空地上玩,别走远了,不然妈妈等会找不到你了。”

  康康乖巧应下,孙志看着,一脸好奇地问:“你给康康抹的是什么呀?”

  “我用艾叶跟桉树叶做的蚊怕水,抹了之后蚊子就不会叮人了。”周静说。

  “这么神奇吗?”

  “是呀,蚊子不爱闻这些味道,抹了之后蚊子不会靠近。”周静说。

  孙志半信半疑,可等到康康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就发现他真没有被蚊子咬,他连忙问:“你这蚊怕水怎么做的?”

  周静:“用鲜艾叶、鲜桉树叶,适量切碎,以1:50的比例加入清水,浸泡两天后就可以使用了。”

  “那我改天也试试,要是有效,可以推广给战士使用,他们平时巡逻,一路都是蚊子,反正艾叶跟桉树叶在山上随处可采,几乎不用成本。”孙志说。

  “我们一般人用用还行,战士一出汗,蚊怕水就流掉了,几乎没什么作用。”周静自己也给程远抹过,可晚上回来,身上还是到处包。

  这天晚上,等孩子都睡着了,周静看着程远那一身的包,说:“衣服都已经穿得严严实实了,这蚊子到底是怎么跑进去的?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抹点蚊怕水,止止痒。”

  媳妇提供抹蚊怕水服务,程远当然乐意,三下五除二地把身上的布料一甩,只剩下一条裤衩躺在大床上,声音暧昧地说:“宝贝,来吧。”

  这戏真是够多的,周静白了他一眼,然后拿起蚊怕水,然后从脖子上开始,一个个去找叮包,然后细致抹上一层蚊怕水。

  周静真的单纯想给他抹蚊怕水,可她这柔软的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摸在他的身上,他就有些心/猿/意马了。

  不等她抹完,他已经把她手中的蚊怕水抢了过来,往床头柜上一搁,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宝贝……”他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

  这些天又是收拾屋子又是孩子生病,两人来到这边之后都还没亲热过,今晚难得闲下来,当然要好好温存一番。

  就在两人闹得火热的时候,康康的一声“妈妈”就把两人给打断了。

  程远再一次憋出内伤,要给康康分房的事情再一次提上议程。

  周静当然不同意了,先不说康康三岁不到,就来到这个新环境,她作为大人都还没完全适应,他一个小孩就更不用说了。

  她强烈反对,可程远不知道跟康康说了什么,在经历过上次独自一人睡觉的恐惧经历后,康康竟然又同意自己睡了。

  这天晚上,康康又勇敢地去了小房间,程远鞍前马后地伺候他,给他穿睡袋,给他讲绘本,又说明天早饭给他做好吃的,把他哄得眉开眼笑,满怀期待地睡觉去了。

  确定康康熟睡之后,程远回到房间就抱着周静亲。

  昨晚被打断的痛苦,今晚一定要补回来。

  可就在进行在一半的时候,康康的一声“妈妈”以及咚咚咚的脚步声把两人给打断了。

  一而再地被打断,程远这次真是火了,把哭哭啼啼要扑向周静的康康一把截住,黑着脸教训道:“程锐,你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吗?睡觉都不敢,你是胆小鬼吗?将来还能有出息吗?”

  康康本来就害怕了,现在被爸爸这么一吼,哭得更厉害了。

  原本熟睡的宁宁被这么一闹,也彻底被吵醒了,“呀呀呀”地跟着哭起来。

  程远听到女儿哭了,也顾不上骂康康,立刻站起身来去抱宁宁。

  好不容易在被窝里面穿好衣服的周静,也钻了出来去抱康康。

  “康康乖,你别怕呀,爸爸妈妈就在隔壁。”周静轻声安慰着。

  “我怕,我要跟爸爸妈妈还有宁宁一起,我不要自己一个人。”康康把周静抱得紧紧的,哭得非常厉害。

  周静能从他抱着自己的力度上感觉到他极度缺乏安全感,正想哄他的时候,程远却厉声道:“怕什么怕,你还是男人吗?黏着爸爸妈妈就算了,还要黏着妹妹。你别钻在妈妈怀里,转过身来看着我说话。”

  康康被他这么严厉的声音吓着了,拼命地往周静怀里钻,程远看着更窝火了,伸手就把人给掰了过来。

  康康被迫转身,一抬头就怯怯地说:“爸爸,你干嘛不穿裤子?羞羞脸。”

  “……”

  暴跳如雷的程远瞬间歇菜了。

  这场世纪大争吵以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收场了。

  事后,周静严厉批评了程远,“康康三岁不到,你不能对他太苛刻了,别等会弄巧成拙,让他产生童年阴影,到时候你后悔都没药吃。”

  “哪里苛刻了?我程远的儿子绝对不能是窝囊废。”程远坚持己见,“越是害怕就越要面对,咱们不能心软,等他习惯就好。”

  两人各执己见,也因此爆发了两人成婚以来,第一次冷战。

  其实一冷战,任谁心里都不好受,可这一次两人都僵着,谁都不肯先低头。

  周静这两天上班有些精神不振,吴建作为过来人,大概看出他们两口子吵架了,于是在一旁当和事佬,劝说道:“你俩都俩孩子了,吵个架没啥大不了。这两口子之间,都是你让让我,我让让你,实在不行,你先服个软咯。”

  老前辈也是为了自己好,周静面上恭敬地应着,实则压根不打算听。别的事就算了,但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步。

  她不一定要康康成为人中龙凤,只希望他能有一个愉快的童年。

  能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那是她上辈子无所企及的事情,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拥有。

  “吴医生、吴医生……”突然门外传来一道着急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一名战士跑进来,慌张地说:“我们程团长在山上被毒蛇咬到了……”

  周静的心弦似是被狠狠一拉,断了,人已经动作先于意识,跑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