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44 章 第 44 章

第 44 章 第 44 章

 推荐阅读:
     “团长,你疼吗?”小李一脸愧疚地看着程远。

  程远受不了他那张哭丧着的脸,冷着脸说:“不疼,赶紧收起你那表情,我死不了。”

  小李觉得程团长一定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安慰自己,他顿时更愧疚了,要不是他笨手笨脚的差点掉下去,程团长也不会因为救他而被毒蛇咬伤。

  今天参加巡逻的都是新兵,大家以前也没遇到这种情况,得知程远被蛇咬了的时候都慌神了。

  程远说那蛇不是毒蛇,本来想继续前进的,但大伙不放心也不确定,愣是把他按住。

  他本来还挣扎着的,可不知为何突然就妥协了,立刻坐了下来,让人在伤口向心脏方向约3~5CM处用绳子结扎,又派了一个人回去找军医。

  周静一路跟着前来报信的小兵向山上跑去,那山路明明很难走,她走得也磕磕碰碰,但还是一气呵成地跑了上去。

  当她看到程远靠坐在大树上的时候,她的眼眶直接红了,直接扑到他跟前,颤着声音问:“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看到她不管不顾地冲过来,程远堵了几天的心完全通畅了,可这下把她吓得不轻,他又心生愧疚。

  周静看了看他的脸,好像没什么痛苦,她的心稍稍松了一些,然后急忙去找他的伤口。

  他的伤口就在手背上,有两排浅浅的牙龈,她瞅着又心疼了,问:“疼吗?”

  “疼。”程远肯定的语气又饱含了委屈,听得小李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刚才明明说不疼的。

  周静听到他说疼,她的心就更疼了,正想去拿酒精给他消毒,才发现自己刚才光顾着跑,医药箱都忘了拿了。

  幸好吴建紧跟其后就到了。

  吴建蹲下来瞧了瞧程远的伤口,说:“齿痕清浅,齿印跟人的牙印相识,周围没有明显红肿,应该是普通的蛇咬伤并非毒蛇。”

  “真的吗?”周静问。

  “应该跑不了,你先给他用酒精消毒。”吴建把急救药递给周静,然后问程远跟小李,那蛇是长什么样的。

  好不容易才有自己派上用场的机会,小李抢着回答,等他描述了一通之后,吴建问程远,“是他说的那样吗?”

  程远看了吴建一眼,点头,“差不多。”

  “那明显是一条普通的蛇呀。”吴建似笑非笑地看着程远,“这边你以前出任务的时候没少来,这么普通的蛇怎么会辨别不出来呢?”

  程远轻轻扫了他一眼,警告意味非常明显。

  周静闻言抬起头来,对吴建说:“被蛇咬伤可大可小,他大概是一时紧张,所以才没判断出来。”

  “是的。”程远非常满意媳妇给他铺的台阶,说:“我刚才是挺害怕的,死我不怕,但怕把你们三个留下,那可怎么办?”

  “瞎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周静还心有余悸,听不得这样的话,她瞪了程远一眼,“不准再说这样的话了。”

  “嗯,我错了,再也不说了。”程远乖巧应着。

  吴建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说:“既然没啥事,回去歇着就行。”

  因为程远受伤,吴建安排周静回家照顾他,两人意外得了一个大半天的假期。

  任凭他们之前再怎么冷战,经过今天这么一出,啥别扭都没有了。

  这是周静两辈子第一次碰到被蛇咬的问题,虽然经过吴建多年的经验判断,那蛇没毒,但她还是不放心。

  回家之后她就让程远躺着,什么事都不让他干,还时不时去查看他的伤口,发现没有肿起来才稍稍放心。

  小孩子不记仇,那天被程远骂得这么惨,康康第二天就不记得了。现在得知爸爸受伤了,还忙前忙后给他送饭,问他伤口痛不痛、要不要喝水之类的。

  周静看着自家的小暖男,心里也暖呼呼的。

  至于程远,那天失控骂了康康之后,他就后悔了,现在儿子以德报恩,他就更愧疚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程远去抱周静,她没有挣扎,他知道她彻底消气了,他也趁机自我反省道:“宝贝,对不起,我不应该对康康这么苛刻的,他明明还小,就三岁不到,但我就是忍不住。”

  那晚他发飙,被打断只是一条导火线,更重要的是他觉得康康身为男人,应该尽早独立,看到他哭哭啼啼找妈妈,一点都不阳刚,他的火气就上来了。

  其实他的感受,周静也明白。大部分父母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愿望,程远作为军人,当然希望康康能成为一个有胆量、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就晚上自个儿睡觉这事都办不到,他当然会着急上火。

  要不是她的童年过得不开心,希望自己的孩子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她也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虎妈。

  “我也希望康康成为一个勇敢的人,但我们慢慢来好不好?别一直逼他。”周静说。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好,那你以后监督我。”程远应下。

  这下,两人之间的隔阂彻底没了。

  在这种时刻,不做点运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程远蠢蠢欲动,搭在她身上的手开始不安分。

  周静察觉出他的意图,立刻制止住,“不行,你现在不宜激动的。”

  “没事,那蛇没毒的。”

  “不行,还是安全至上,这事情哪天都能干,不能在节骨眼上出问题。”

  “……”程远突然觉得自己这次装过头了。

  为了照顾病人,周静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给某人做美味的病号早饭。程远还想跟着起来干活的,她却不批准,“家里的水跟柴暂时都够,你别起来折腾,给我好好躺着。”

  “……”

  周静目前不知道上哪儿能弄点肉回来,只能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

  她用鸡蛋、糯米粉做了葱油饼,把番薯切条下锅炒熟,最后用葱油饼卷上番薯条,也算是一个口感非常不错的卷饼。

  这个卷饼费了些功夫跟时间,等做好的时候,天已经彻底凉了。

  周静回房间叫他们三个起床,只是还没走进去,就听到康康欢快的笑声从里面传出来,等进去一看,父子俩已经在大床上闹成一团,而宁宁就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看爸爸跟哥哥玩。

  “嗯……好臭,程锐你太卑鄙了,竟然使用化学武器,你在被窝你放屁,是想臭死你爹我吗?”

  程远炸毛,而康康跟宁宁更加欢快了。

  周静看着乐成一团的父子俩,也打从心底地笑了。

  吃过早饭,程远集合去了,周静则带着康康跟宁宁去上班。

  他们还没去到,就看到吴建几个从里面搬东西出来,等走近了,她才问:“吴老师,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吴建:“我们把里头的小杂间收拾一下,到时候再摆张床进去,你跟两孩子中午的时候能在里面休息一下。”

  这对于周静来说,绝对是一个惊喜。平时康康跟宁宁睡午觉的时候都直接搁桌子上,现在是初秋还好,大冷天就这么睡着,很容易着凉的。

  只不过,她作为这里资历最浅的员工,三个前辈中午都是坐在椅子上对付一下,她哪里好意思享受这种高级别待遇。

  “这……给咱们睡,多不好意思呀?”周静说。

  “没关系的。”孙志这时搬着东西从里面出来,说:“只要你不说要走就行了。”

  “没错,就是这个理。”吴建连忙附和道。

  其实,这房间从周静来第一天就可以腾出来,可过去受过的“伤害”太多,他们也不敢随便付出“真情”,所以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们发现她不仅仅勤奋努力,遇到困难也不抱怨。就像这里蚊虫多的问题,别的军嫂只会唠叨埋怨,她却一句都不说,甚至还动心思做蚊怕水。

  当然,以上的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是昨天她误以为程远被毒舌咬到之后的反应。吴建阅人无数,就她看程远那小眼神,知道她对他用情很深,会死心塌地地随军,不会动不动就说要走人。

  既然她是个好“苗子”,他们当然不吝啬对她好了。

  作为他们军医处唯一的女同志,待遇必须比军营里面女军人的“待遇”要高。

  周静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暗地里考察了一番,听到他们这么说,忙道:“除非程远调走,否则我不会走的。”

  这句话听得三个男人的心完完全全落到了实处,收拾起杂物来,更加卖力了。

  既然大家这般照顾自己,周静也不客气了,毕竟她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康康跟宁宁,有个小房间,实在是方便太多。

  等吴建他们把房间收拾好,周静便认认真真打扫一遍,最后点了一把艾草,等把艾草烧完之后,把门关上,闷蚊子。

  罗谦看着,又从周静这里学到一个灭蚊的好办法。

  傍晚,孙志跟罗谦在小房间里面搭了张床,康康跟宁宁看到很高兴,第二天还带了不少玩具跟绘本过去。

  周静则带了一些被铺,一去到就把床铺铺好,然后让兄妹俩在床上面玩。

  把他们安顿好之后,周静就走出去开会。

  军医处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每周还是得开一次会议进行工作总结。

  吴建进行简单的开场白之后,让大家各抒己见。

  “我这几天试了试小静的熏艾灭蚊跟蚊怕水,我觉得效果不错,成本也低,建议组织战士自行在宿舍熏艾,我们这边统一制作蚊怕水发给他们使用。”罗谦提议。

  孙志:“可不说蚊怕水在出汗之后就会流掉,没有效果了吗?”

  “是这样没错,不过晚上休息之前可以抹一点,止痒效果还是不错,我每晚都给我家程远抹。”周静说。

  “如果是这样,我们做点分发下去也无妨。”孙志说:“这里基本一年四季都蚊子多,要是能让大家舒服一些,也是好事。”

  吴建听着也觉得可行,于是直接拍板,“那从明天开始,我们负责制作蚊怕水。至于熏艾,把方法教给他们,让他们自个儿熏去,懒得熏的就让他们喂蚊子。大家还有没有其它要说的?”

  “我有。”周静说:“我们这边湿气很重,人长期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体内容易积聚湿气。战士们天天操练,体质是好,但对于一些刚到这边的人,可能会不适应,我提议熬些祛湿茶放在食堂里,需要的人可以去喝。”

  吴建:“这个提议不错,可这个祛湿茶要怎么熬?”

  周静:“我这边有祛湿茶的配方,只要你同意,我就去采集药草。”

  “那成,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吴建说:“咱们在这里就是为战士的身体健康服务,很高兴大家今天能有这么多想法。”

  晚上睡觉前,周静把这件事告诉程远,然后打着商量说:“你们不是经常跑山上吗?能不能顺便挖一些马齿苋头回来,我想用它们熬祛湿茶。其实我那有好几种祛湿茶的配方,可药草不齐,只能就地取材了。反正最后也是落到你们的肚子里,你们不亏。”

  对于媳妇的这个要求,程远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山上的土都是这么捡下山的,挖个马齿苋又有什么问题

  不过,既然她有求于自己,他当然不会错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我这会有点公私不分。”程远面露为难之色,“不过为了宝贝你,我阔出去了。”

  听到他答应,周静喜上眉梢,搂着他的脖子就亲了他的脸颊一下,“老公,谢谢你。”

  程远搭在她腰上的手往自己身上一压,挑着眉问:“就嘴上谢谢而已?好像没什么诚意。”

  周静哪能不知道这人在暗示什么,看他手背上的伤的确没什么了,也就从他了。

  程团长这天晚上舒服了,第二天组织人干活就特别积极,傍晚准备下班的时候,一队人就把抱着带着泥土的马齿苋头堆放在军医处门口的空地上。

  “辛苦你们了,谢谢你们了!”周静一边收货一边对战士们表示感谢。

  今天熬祛湿茶是来不及了,周静琢磨着明天再弄。不过除了马齿苋,这凉茶还得加点东西。

  “吴老师,马齿苋的祛湿效果是好,但性凉,要是放些肉下去熬是最好的,但这想法明显不现实,她想放一些米下去。”周静跟吴建说。

  吴建明白她的意思,马齿苋不用钱,他们也可以免费出人力,可要贡献点大米就显得有些困难,于是道:“我明天去食堂要一点米回来。”

  “太好了,那麻烦吴老师你了。”周静笑着感谢。

  “这有啥?”吴建不甚在意地说:“好了,今天先这样,回去吧。”

  话音刚落,周静就听到康康那清脆的声音响起,“爸爸。”

  周静回头一看,只见程远高大的身影杵在门口。

  康康朝他奔跑过去,宁宁还不会走路,只能爬过去。

  等两小家伙去到爸爸跟前,程远一手一个把他们抱了起来。

  吴建他们几个看着程远左儿子右闺女的,一脸羡慕地说:“真好,不像我们孤家寡人的。”

  周静:“……”

  “你怎么跑来了?”周静把东西收拾好,等走到程远身边才问。

  “过来找你们一块去食堂吃饭,咱今晚不做饭了。”程远说。

  “为什么呀?”周静问。

  程远:“家里只剩下米饭跟番薯,总不能天天吃这些,今天带你们去吃肉。”

  其实康康跟宁宁中午偶尔也能吃上肉,周静在食堂买一点分给他们吃,就是她自己舍不得吃。

  程远哪能不知道她,于是今晚点了两份肉。

  “你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程远往她碗里夹肉,一双眸子写满了心疼。

  “……好。”周静看他碗里没有肉,偷偷给他夹了一点,却被他毫无留情地拨了回来,“你赶紧吃。”

  大庭广众之下,她总不能跟他让来让去,只能乖乖迟下。

  其实周静也不是舍不得买肉,就是肉票有限,孩子正在长身体要补充营养,程远平时训练辛苦,也得吃点肉。想起家里连只鸡都没有,她忍不住叹气,“之前带过来的鸡蛋也吃完了,家里还没养上鸡的,都不知道上哪儿弄几只母鸡回来。”

  程远也知道这个问题得急需结局,可他刚来这边,平时忙得脚不沾地,家里的粗活干完之后,实在没有时间去打听养鸡的事情。

  “要不你明天去找个军嫂问问?”程远提议道。

  “好。”周静点点头,说:“我明天早点起来去问。”

  次日清晨,周静就出门了,在家附近转悠了一圈,最后越过矮墙看到有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有人,于是敲了敲门,往里面喊:“嫂子,早上好!”

  李嫂子闻声扭过头去,问:“找谁呀?”

  “嫂子,你好,我是新来的程团长的媳妇,我叫周静,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周静礼貌地说。

  “原来是程团长的媳妇。”李嫂子弄清楚周静的身份,急忙说:“你进来吧,门是开的。”

  周静把门推开,李嫂子已经走到她跟前来了,说:“不好意思,你刚来这边,咱们应该去你家看看你,可最近都忙着秋收,实在没空上你家串门呢。”

  “没关系的,我这一天到晚上班,都没时间来拜访你们。”周静说。

  两人客气寒暄一番之后,很快就聊了起来。特别是李嫂子,家属区这边住的人本来就少,难得来了个说话的人,她唠叨起来都不想停了。

  跟李嫂子聊过之后,周静才发现这边的军嫂不是不热情,而是这边外出采购或者换东西都不方便,他们只能自己种起了粮食。

  毕竟补贴的粮食一般都不够吃,想买想换又找不着地,只能自力更生。

  “像你们两口子都有粮食补贴,孩子也不多,一般都够吃了,不像咱们,不自己种点,真是没得吃。”李嫂子叹着气说:“所以咱这个家属区都空荡荡的没几户人,多少军嫂来了一段时间都回老家去了,孩子大了也没学校读书。你应该赶着上班,先不跟你叨叨这么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周静立刻说:“我想在家里养几只鸡下蛋,想请问一下你知不知道上哪儿弄母鸡回来?”

  李嫂子想了想说:“如果你想要,我过两天空了就去附近的村帮你看看有没有农民愿意换,要是有就给你弄回来。”

  周静一听,笑着说:“这当然好,这村离咱这近吗?”要是近,她以后也可以去转转,看能不能换点东西回来。

  “还行吧,走路两个小时,比去县城近多了。”李嫂子云淡风轻地说,周静却瞪大了眼睛,像以前偶尔去换肉的日子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李嫂子愿意帮自己的忙,周静当然不能让她吃亏,等到时候她把鸡弄回来,自己就给她一点辛苦费。

  从李嫂子这边回来,周静把两个小家伙叫醒,吃过早饭就回军医处。

  临近中午,大家空闲下来,周静想起李嫂子那句“孩子大了也没学校读书”,便问吴建,“吴老师,我们这边没有子弟学校吗?”

  “当然没有,不然为什么我们都是有媳妇孩子的人,却沦为孤家寡人了?”吴建的语气中难掩怨气。

  原来,军营这边没有办学校,过来随军的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只能回老家。孩子一回老家,军嫂就只能跟着回去,毕竟孩子比男人更需要她们照顾。

  吴建他们几个的媳妇本来也随他们到这边来的,可到了孩子上学的年纪,又不得不都回去了。

  “这附近没有别的学校可以借读吗?比如村里面。”周静又问。

  “村里面的学校都快开不下去不说,从咱们这里走去村里的学校得两个多小时,孩子中午在那边又没有吃的,除非自己带粮食过去煮。”吴建说:“这样子一来二去的,倒不如直接回老家读。你家康康还小,可过个三四年,到了上学的年纪,你也得考虑这个问题了。”

  来边境有一段时间了,周静本来还没觉得什么特别难的,甚至因为能带着孩子上班,她有些庆幸呢。但今天听完李嫂子跟吴建的话,她才真真切切明白,为什么说这边条件特别艰苦。

  自己委屈点没什么,可不能委屈孩子呀。

  晚上睡觉前,程远问周静:“今天去打听的怎么样了?”

  “李嫂子说能帮忙去换母鸡,就是村落离这边很远,走路得两个多小时。估计那边物质也很贫乏,咱们去了也换不到什么东西,听说那边的学校都快开不下去了。”周静简明扼要地说。

  他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她,说:“要是你现在想回去,我可以安排。”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回去了?”周静最不喜欢听到这句话,她说:“我只是把咱们目前面临的困难摊开来说,看看怎么解决,你别没事就给自己压力。”

  “能怎么解决?”程远有些丧气地说:“村子远点,我还可以休假或者早点起床去那边换东西,就怕没东西可换。我不吃没关系,但你跟孩子要吃。至于学校,咱们家属区这边孩子太少了,上面是不会同意办学校的,康康迟早也会面对没书读的处境。”

  “程团长,你这仗还没打就当逃兵了?”周静揶揄他,“我不知道村子里面有没有东西换,但李嫂子说能帮我把母鸡弄回来,鸡应该还是有的,我已经让她尽可能多地帮我换。要是能有个四五只,咱就剩两只用来生鸡蛋,其余的养大,等过冬的时候做成腊鸡,多少能撑一段时间,反正办法总比问题多。”

  “吃的可以勉强解决,那上学的问题怎么解决?”程远还是担忧。

  周静眼珠子一转,说:“我自己教就行了。”

  “你自己教?”

  “怎么?不行呀?”

  “……行,我不就怕你辛苦吗?”

  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勉强,周静冷哼一声,道:“我再怎么着也是高中毕业,学校里面的老师说不定就读完小高或者初中,我咋就比不过他们了?再说了,现在都是混合班,老师一节课既要教低年级又要教高年级,效率太低,还不如我自己一对一教呢。”

  其实她更想说,自己国内名牌大学毕业,一个2020年代的小学鸡她不敢打包票搞定,但70年代的,绝对没问题。

  经她这么一说,程远顿时廓然开朗,好像面前啥问题都没有了。他搂着周静说:“媳妇,还是你厉害。”

  “不是我厉害,而是你遇到我跟孩子的事就容易掉链子。”周静回抱他,柔声道:“你不要再因为把咱们带到这里来而感到内疚,只要跟你在一起,咱们的家才是完整的家。在选择跟你在一块还是选择更好的环境,我相信康康跟宁宁都会跟我一样,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昨晚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就看出他对他们三个的愧疚,所以她必须把这番话明确告诉他,让他没有多想的机会。

  “宝贝,怎么办?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爱你了。”程远的头埋在她的颈窝,缱绻地说。

  别人家两口子遇到问题通常会吵架伤感情,可他们遇到问题,她都能跟着他甚至是带着他迎难而上,每每这样,他们的感情更好了。

  “那就使劲爱我咯。”

  女人都喜欢听男人说爱自己,周静也不例外,此刻她的心像是泡在蜜罐你一般,伸手捧着他的脸,抬起头亲了上去。

  在接吻这件事上,程远虽然享受被亲,但更喜欢成为主导方。

  夜很静很深,任何一点声音都会在夜里放大。房间里本来只有小孩熟睡的轻酣声,渐渐地,就被隐忍的轻/吟声覆盖了。

  周静说干就干,第二天下午临近下班,军医处没有病人,他便开始给康康做启蒙。

  康康最近对数数很感兴趣,周静便拿着玩具教他数数。

  吴建在一旁看着,又想起她中午午睡前给兄妹俩讲绘本,不由地问:“小静,你该不会打算自己教他们读书吧?”

  “吴老师你这双眼睛太厉害了,这都被你看出来。”周静笑着说。

  “……”吴建听她回答得这么理所当然,不由失笑,“小静,我还真没服过几个人,你算是一个。别人来这边随军都在喊苦,你倒是会苦中作乐。”

  “我怎么会苦中作乐了?”周静问。

  “孩子没人带,你把他们带来上班,不觉得烦就算了,还说这给你增加了什么亲子时光。这边没学校,你也不愁孩子没书读,自个儿倒是教起来了,好像什么问题去到你那里都不是问题。”吴建说。

  “你谬赞了,我也没你说得那么厉害,带孩子跟教读书都不是苦力活,我能干。要是天天让我挑水砍柴,我估计也受不了,好在咱家这些事情都是程远包了。”周静淡然一笑。

  “你就真没想过回去吗?不说回老家,就是回以前的军营当军医,怎么样都比我们这边强。”罗谦也好奇地问。

  “没有。”周静毫不犹豫地说:“程远在这边,只要能跟他待一块,这些都是小问题,反正又不是不能解决。”

  “你就这么稀罕你男人了?”吴建问。

  “对啊,他那么好,我当然稀罕了。”周静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三个长年独守空房的孤家寡人猝不及防被喂了一碗狗粮,恰好那个让他们羡慕妒忌恨的男人来接媳妇下班,他们自动清场,把空间留给别人温馨的一家四口。

  “你怎么来了?”周静不知道他今晚会过来,刚才在同事面前夸他还面不改色,这会看到他就害羞了,脸颊染上了一层红晕。

  程远唇角微翘,得意地说:“不来哪能听到你的真心话……”说着,他已经走到她跟前,凑到她耳边说:“宝贝,没想到你这么稀罕我呀,今晚得好好奖励你一番。”

  说着,他的唇轻轻拂过她的耳朵。

  她的耳朵很敏/感,只这么一下就红透了。

  “不准闹了,在外面呢。”她伸手打了他一下,可那力度于他来说,跟挠痒痒差不多。

  他顺势抓住她的手,说:“媳妇,咱回家。”

  家里没什么好煮,他们在食堂解决完晚饭才回家。

  因为周静的真情告白,程远太激动,晚上愣是拉着她运动了一番。

  事后,他把她搂在怀里,道:“差点忘了跟你说,叶沁跟秦岭这两天会过来,到时候我们招待一下。”

  周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问:“秦岭是伟业的爸爸吗?”

  “嗯。”程远闷闷应了一声。

  “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呀?”周静转过身跟他面对面,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感觉到他的情绪。

  程远:“我不就怕他们把秦伟业那小子也跟着过来吗?这小鬼头不得不防呀?”

  “……”周静已经无力吐槽,选择忽略,道:“李嫂子估计也是这两天帮我弄母鸡回来,到时候无论多少,也杀一只,要不然真没东西接待他们,太寒酸可不行。”

  “行吧。”程远应下,又嘟喃一句:“其实秦岭也不必用一只鸡这么高的待遇接待。”

  “……”这是对恩师儿子跟恩人孙女婿该有的态度吗?

  隔日周静休假,恰好李嫂子帮她从村里弄了五只母鸡回来,虽然算不上有多大只,但总比养小鸡要强。

  她把它们放进程远事先就弄好的鸡圈,看着活蹦乱跳的鸡,康康跟宁宁看着都非常兴奋。

  周静对李嫂子感谢道:“嫂子,你是在太厉害了,我正愁着没点肉给孩子解解馋,这五只鸡真是及时雨呀。”

  “这有啥?”李嫂子不甚在意地说:“你愿意出的价钱高,缺钱的肯定愿意换。”

  “那也辛苦嫂子你一家一家给我找。”周静边说边把辛苦费递过去。

  李嫂子不肯要,周静坚持,最后她只能说:“你要给也行,但一半就够了,太多我都不好意思收。”

  最后李嫂子只拿了一半辛苦费回家,周静作罢,想着以后再找机会补回去。

  叶沁跟秦岭是两天后到的,只有他们两口子过来,秦伟业没跟着,程远对此非常满意。

  周静今天要上班,于是问程远:“我要不要跟吴老师那边请半天假?”

  “不用,你提前一个小时回来做菜就行了。”程远说:“他们今天过来是应叶首长的要求,把他带回这里,让他发挥余热,孕育这里的一草一木。”

  既然这样,周静也不坚持,说:“好,那我等会跟吴老师说一声。”

  周静没有请假,但程远空了一点时间出来,专门接待叶沁跟秦岭,因为他想送叶首长最后一程。

  他们来到一个小山坡,然后把叶首长挥洒下去。

  叶沁在山坡那边坐了很久,秦岭一直陪着,程远则先回营里。

  等到午饭的时候,叶沁跟秦岭才在食堂出现。

  这里是他们过去几年的地盘,比程远对这里还要熟悉,回这里跟回娘家似的。

  秦岭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逮住一个兵就问:“程团长来了这里之后没让你们受委屈吧?”

  “当然没有,团长来了之后,专门组织给咱房间灭蚊子,发蚊怕水,又有祛湿茶喝,可好了。”小兵一脸满足地说着。

  “有……这么好吗?”秦岭听到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

  但小兵GET不到老领导的意思,拍着胸脯说:“非常好,程团长太好了。”

  “……”

  “让秦副师长失望了。”身后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秦岭转过身去,看着程远说:“看不出你小子还挺会笼络人心的。”

  “不是我会笼络人心。”程远自豪地说:“谁让我有个贤内助媳妇呢,这些事都是她提议干的。”

  提到周静,秦岭不得不佩服道:“你媳妇是挺厉害的,我这不又要当爹了。”

  那语气,别提多骄傲了。

  身后的叶沁忍不住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别到处说,肚子还没三个月呢。”

  “这有……”秦岭这话还没说出口,接收到媳妇的凌厉的眼神之后,瞬间怂了,“不说不说。”

  傍晚,周静回到家的时候,秦岭跟叶沁已经在家里坐着了。

  程远正在厨房里面忙活,周静进堂屋跟他们打了声招呼,说:“你们把这当成自己家就行,我去厨房看看程远有什么要帮忙的。”

  “小静,你忙去吧,有康康跟宁宁接待我们就行了。”叶沁笑着说。

  “那行,要是他们捣蛋,你们多担待呀。”周静说完,就出了堂屋。

  程远这时已经把鸡杀好了,时间紧迫,周静简单做了一锅杂菌鸡汤,再炒了几个菜,就上桌了。

  这顿饭虽然没有珍馐百味,但难得一聚,大家都吃得很开心。

  饭后不久,周静就带两个孩子洗澡睡觉。

  秦岭把叶沁送回招待所,又倒回来跟程远继续喝。

  周静算是看出来了,虽然这两男人经常互相抬扛,但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友谊很深。

  “听说你很嫌弃我儿子?”喝到一半,不知秦岭是不是有些醉了,突然话话题一转。

  程远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家秦伟业跟你一个德行,我能不嫌弃吗?”

  “我家伟业像我哪里不好了?我现在好歹也是副师长,也算小有成就,我儿子像我的话,也配得上你闺女呀,叶沁可喜欢你家宁宁了。”

  程远不喜欢谈这事,懒得搭理他,直接把话题转了回来。

  秦岭也不坚持,说:“这边是苦了点,但你好好干,以后晋升的机会大。”

  “好。”程远淡淡应道。

  周静不知道他们喝到几点,反正她睡觉的时候他们还在喝着,等她醒来的时候,程远已经出门了。

  她以为他一早去集合了,谁知道吃早饭的时候,他又回来了。

  “秦岭跟叶沁回去了,我刚送他们上车。”程远说。

  “这么快就回去了。”周静说完又道:“你赶紧吃早饭,吃完就回去集合了。”

  “好。”程远刚坐下,康康就问他:“爸爸,媳妇是什么呀?”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秦叔叔说叶姨生妹妹,要送我当媳妇。”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