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48 章 第 48 章

第 48 章 第 48 章

 推荐阅读:
     既然周军说卖得好,周静就趁热打铁,收更多的菌菇干寄过去。

  一定时间内一定范围的菌菇的产量有限,要想收到更多优质的菌菇干,必须扩大收购范围。

  让赵笑花一个人去,肯定忙不过来,周静就叫上周小兰。

  “小兰,这钱看似赚得容易,但也是辛苦钱,到时候你可能要带着芳芳一起在外面跑,你要是能接受就干,不能接受也没关系。”周静把丑话说在前头。

  “这有啥?”周小兰不甚在意地说:“不就是骑个自行车去村庄里面找货吗?能比种田下地辛苦吗?嫂子,你放心,我会好好干,努力挣钱的。”

  “行。”周静点头,道:“你现在没有自行车,那就先用我的那辆。”

  “好。”周小兰笑眯眯地说:“一想到我准备能自己挣钱,我就很兴奋。”

  “那就先定一个赚一辆自行车的目标。”周静笑道。

  “自行车?我能行吗?”周小兰有些不自信,但又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当然行。”

  这下子,赵笑花跟周小兰一起出门收购,周静一时就没了寄存宁宁的地方,只能把这个任务交给康康。

  “康康,赵姨跟兰姨从明天开始就没空照看宁宁,我想让你把宁宁带去学校,可以吗?”

  “没问题。”康康拍着胸口保证,“妈妈,你放心,我们班上也有其他同学把弟弟妹妹带去上学的。我会把宁宁看好,中午放学的时候就带她去军医处找你吃饭。”

  “好,咱康康真棒,果然是当哥哥了。”周静低头亲了康康一口。

  宁宁看到妈妈亲哥哥,也缠着要妈妈亲,周静便又亲了她一下。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门口突然传来一道严肃的声音,周静扭头一看,只见现在晚上鲜少在家吃饭的男人站在那里。

  跟他当了快十年的夫妻,就凭一个语调,她都能听得出他吃儿女的醋了。都奔四的人了,真是越活越回去。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吃饭了没?”周静直起身来,问。

  “还没。”

  “那一起吃,锅里的菜要蒸好了,可以开饭。”

  话音刚落,程远立刻给康康跟宁宁布置任务,“你们赶紧去厨房端饭菜进来。”

  “好哒。”康康跟宁宁早就肚子饿了,一前一后往厨房跑去。

  周静见状也跟上去,却被程远拦住了。

  “你干嘛呀?”周静有些担心地说:“饭菜很烫,我怕烫到他们。”

  “你怕什么,这事康康早就会做了。”程远直接把人圈进怀里,垂眸看着她,“康康跟宁宁都亲了,还差我没亲呢。”

  “……别闹了,康康跟宁宁要进来了,被他们看到多不好意思呀。”

  “不行,你要公平点。”程远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他们要进来了,再不亲就要被看到了。”

  “……”周静真是服了这男人的幼稚劲,可又被他吃得死死的。

  她知道一个脸颊吻是满足不了他的,就踮起脚尖,直接贴上他的唇。

  本来这就是一个蜻蜓点水之吻,可程远不依,直接压着她来了个激/情的舌吻。直至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才把她放开。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赵笑花跟周小兰每天早早就出门收菌菇干。

  虽然周静叮嘱他们做好防晒措施,可天天在外面这么跑,晒黑是在所难免的。可即使黑成半个非洲人,她们一想到能挣钱,就特别有奔头。

  待军卡外出采购的时候,他们这次运出去邮寄的量是上一次的四五倍。

  军嫂们看到就不淡定了,本来还不太瞧得起倒爷这门当,可这量一下子涨这么多,肯定是卖得好。

  “你们这菌菇……这么好卖吗?”有军嫂问。

  周静淡淡一笑,“还成。”

  “是不是很好赚呀?”

  “还可以,赚个辛苦钱。”周静含糊不清,一下子把别人深入探究的话给堵住了。

  到了县城,周静跟赵笑花、周小兰第一时间把菌菇干运到邮局,由于量太多,小张还跑过来帮忙。

  “小张,谢谢你呀!”周静感激地说。

  “嫂子,小事一桩而已。”小张抓了抓头发,说:“你们先忙,我回车上等你们。”

  “我觉得小张人挺实在的,怎么好像到现在都没听说他娶媳妇呀?”周静好奇地问。

  这种个人问题,赵笑花最清楚,她说:“他家里人口太多了,他又是个重亲情的,每个月的工资都几乎补贴家里了,自个儿身上没啥钱,所以没有姑娘愿意跟他。”

  “那挺可惜的。”

  周静刚说完,就轮到他们寄包裹了。

  等把包裹寄好,她又给李香兰跟周军寄了信,也拿到了他们寄过来的信。

  周静把信收好,就跟赵笑花她们一起去胡大爷那边。

  宁宁准备上学了,周静打算多做几条裙子给她,让她穿得漂漂亮亮上学去。上次让胡大爷留意有没有蕾丝,要是有就给她多留一些。

  胡大爷果然没有让她失望,给她找了不少黑色跟白色蕾丝,她全都要了。

  “这玩意有啥用,一个洞一个洞的,能做衣服吗?而且价格不便宜。”赵笑花说。

  周静:“蕾丝也就是用来装饰点缀的,到时候给宁宁做裙子,贴一些上去会很漂亮。”

  “裙子能穿就行了,搞那么多玩意,费钱又费力。”赵笑花不理解,转头去挑其它东西去了。

  除了蕾丝,周静买了不少布料。据胡大爷所说,这些布料都是从沿海地区弄过来的,不单单质量好,颜色也比以前的要丰富很多。

  在胡大爷这里淘完东西,赵笑花说:“不知道有没有鸡卖,大蛋准备要高考了,我想给他炖点鸡汤补补。”

  “过去那边看看有没有。”周静说:“要真买到,你就给大蛋弄个卤鸡、白切鸡就好,别搞鸡汤那么补。现在天气热,不适宜进补,而且,你冷不丁来一个大补汤,会给大蛋造成压力的。平时咱怎么现在就怎样,轻松上考场更能考出好成绩。”

  “好像也是这个理。”赵笑花问:“那我到底还要不要买鸡呀?”

  “当然买。”周静小声道:“我哥给我寄的那封信,信封很厚,估计是上次菌菇干挣的钱到了,你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真的吗?”赵笑花眼睛立刻亮了,“有多少呀?”

  周静伸出三只手指。

  “三块吗?”赵笑花跟周小兰异口同声地说。

  周静挑着眉道:“再加一个零。”

  “……”两人的嘴巴惊得能塞下一只鸡蛋。

  回到家,周静就把周军的信拆开,然后把钱分给赵笑花。

  利润比周军上次电报预想中的还要可观,最后赵笑花得了32块,她捧着这些钱,高兴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小静,我没想过自己能耐这么大,还能挣这多多钱呢!”赵笑花激动地说。

  周静早就从兴奋中缓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才刚开始,以后会越挣越多的。”

  “好,我一定努力干。”赵笑花雄心壮志地说。

  因为去县城,周静把休假日跟别人调了一下,等她再次放假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

  康康已经放暑假,所以兄妹俩都待在家里。

  平时上班忙,周静都没怎么给他们做好吃的,今天打算给他们做卤鸡。

  昨晚她跟程远随口一提,等起来的时候,就发现鸡已经被杀好放在厨房。

  这男人真是多年如一日,照顾她的话不是嘴上说说,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做。这让她再一次感叹,自己错有错着,被赶鸭子上架却嫁对了人。

  周静把鸡清洗干净,然后一边给鸡焯水一边做卤汁。等卤汁煮开的时候,就把鸡放进去。

  直至把整只鸡煮熟,她才灭了火,让卤汁慢慢渗透进鸡肉内。

  回到堂屋的时候,康康跟宁宁正在玩老师与学生的游戏。宁宁当老师,拿着竹子,在墙上有模有样地指着,康康也极度配合,老师让跟读他就跟读,老师让回答问题,他就回答问题。

  周静看他们玩得不亦乐乎,也就没有打扰他们,她把之前从胡大爷那边买的布料拿出来,给兄妹俩做衣服跟裙子。

  她这头刚才布裁好,那头赵笑花、周小兰、章燕红、朱晓丽就一起上门了。

  “今天这么有空?”

  大家都已经很熟了,周静也没有特意起身迎接他们,继续手中的活,让她们自便。

  小孩去加入康康跟宁宁,大人就各自寻了张椅子坐下来。

  “大蛋跟二妞过两天不是要参加高考吗?我们就把孩子带出来,免得吵到他们复习。”赵笑花说。

  “对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事。”周静说。

  “我倒是想自己忘了这件事。”章燕红说:“我发现自己好像比二妞还要紧张。”

  “你有啥好紧张的?”朱晓丽说:“你应该高兴,孩子大了,你们都解放了,不像我们,最大的才二三年级,熬到他们上大学,得好多年呢。”

  “虽然孩子大了,我们轻松了。”赵笑花说:“可他们大了,我们也跟着老了,有时候又不想他们那么快长大。”

  “是呀。”章燕红说着,问周静:“小静,你们最近倒腾香菇干买的生意,哪天再要人,能不能把我也叫上?”

  周静:“只要你有时间,你把货收回来,我都要。”

  “真的吗?”章燕红笑着说:“那趁暑假我去收点,平时在学校,有空也去找找。”

  “燕红,你不是有工作吗?需要这么拼吗?”朱晓丽问。

  “趁年轻的时候就多挣两个钱咯。”章燕红说:“大妞过两年就大学毕业了,到时候是大学生,能找到的对象应该也不差。老牛职位不高,孩子不少,这些年也没存多少钱,我想等大妞出嫁的时候,嫁妆办得好看一些,不能让她被婆家给看轻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朱晓丽一听,不由问道:“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也该勤奋一点,给豆豆他们攒彩礼钱跟嫁妆了。”

  “看你自己吧。”章燕红说:“咱们现在的工资都是死工资,以前政策不允许没办法,现在可以,能有个副业帮补一下肯定最好。咱女人,什么时候兜里有钱才是自己最大的底气。外面的人不老说老牛偏心我吗?其实我知道,我能挣钱老牛才偏心我,要是我像大妞亲妈那样,天天坐在家里伸手向他要钱,估计下场跟她是一样的。”

  “没错。”赵笑花说:“我现在在老郭面前,腰板都直挺挺的。”

  大家被赵笑花这话给逗得哈哈大笑,但谁都知道,这话不是玩笑话,而是铁铮铮的事实。

  这天以后,周静底下就有四个人给她跑腿了。

  她信任她们,但也严格把关,每天收到的货都要一一检查。做生意首先得把口碑做出来,这样才能做得长远。

  这天晚上,程远很晚才回来,一进屋就看到她对着一堆菌菇干在翻来翻去。

  “你现在比我这个师长还要忙了?”程远从身后抱住她,有些心疼地说:“咱们家不差钱,你别把自己累着了。”

  “我知道啦,我会把控好。”周静说:“你赶紧去洗澡,等你洗完,我就弄完了。”

  “是吗?”程远在她耳边暧昧地说:“那我洗好在床上等你。”

  “……”

  周静把菌菇干检查好回到房间的时候,程远已经躺在床上看兵书了,看到她就悠悠地说:“你让我等太久了。”

  “……”周静懒得接他的话,爬上床靠在他的怀里,问:“你过几天要生日了,宁宁说要给你好好庆祝,你自己想怎过呀?”

  程远沉默了一会儿,周静没听到他说话,问:“怎么不说话?闺女要给你庆祝生日,高兴傻了?”

  “高兴是高兴,不过……”程远叹了声气,说:“我现在不太喜欢过生日。”

  “为什么呀?”周静仰起头问他。

  他看了他一眼,别开视线,说:“小孩子过生日是过一次大一岁,我这年纪过生日,是过一次老一岁。”

  “……”周静发现这男人近两年真的非常在意自己的年龄,只好说:“那……要不咱不过了?”

  程远一听,马上不乐意了,“不过又不是不会老一岁,还是过吧。”

  “……”这男人的脸啥时候比女人的脸变得还要快,周静没好气地说:“你那要怎么过,赶紧说啦。”

  “你让我说怎么过,那多没意思呀。”程远意有所指地说:“吃饭那些你喜欢怎么弄就怎么弄,关键是你要给我一个‘惊喜’。”

  “惊喜”二字被他特意咬了重音,加上那熟悉的眼神,她想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都难。

  隔天,周静起了个大早,赶在赵笑花出门之前跑去找她。

  “幸好你还没出门。”周静跑得气喘吁吁地说。

  “找我有啥事?”赵笑花一边给她顺气一边问。

  周静把气顺了之后,才说:“你等会在村里,看看有没有鸡、鹅这些卖,有就帮我各买一只回来。”

  “好,我前几天看到一婶子家的鸡跟鹅都很肥,我等会帮你问问她卖不卖。”

  “行,只要愿意卖,价格不离谱,你都帮我买回来。”

  “没问题。”赵笑花说完,又问:“这是给你家程远过生日呀?”

  自从当年配合周静给过程远一次生日惊喜之后,他们这群人都把程远的生日给记住了。

  “是呀。”周静笑着说:“到时候你跟小兰、晓丽还有燕红他们都过来,这鸡跟鹅能弄大点的记得弄大点的,我怕不够吃。”

  赵笑花一听,哈哈笑起来,“咱们这是托程远的福,有口福啦!”

  “是的。”周静微笑点头。

  其实除了让大家给程远庆祝生日热闹一下,她还把这次聚餐当做自己收购小作坊的一次团建。

  底下的人卖力干活,她除了准时发工资,必要的聚会还是要的。

  “你家大头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记得把他也叫上。”周静叮嘱道。

  “他拍了电报,说这暑假不回来了。”赵笑花既觉得可惜又觉得欣慰,她说:“他跟大妞利用暑假这段时间,去帮明年的高考生补习功课,赚点零花钱。难得他这么懂事上进,我不可能拦着他,就是差不多半年没见他,怪想他的,这下得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他了。”

  “孩子懂事,你应该欣慰,大头长大了,你也要学着放手,咱们当父母的都这样。”周静宽慰道,心想要是赵笑花知道自己的心肝儿子趁机跟大妞过二人世界,她会作何感想。

  没过两天就是八一,等八一一过,程远的生日就近在眼前了。

  周静这天特意让人跟自己调班,早早就起来准备今晚的生日大餐。

  五家人,大大小小加起来要三桌,她早上就来就得开始准备。

  不过程远一早起来就把鸡跟鹅给杀了,只是时间紧迫来不及把毛拔干净,这得她把活做细致。

  她早上主要做准备工作,康康跟宁宁也乖巧,一直在旁边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

  等下午他们午睡去了,周静便开始卤鹅。

  这时候,赵笑花她们已经把菌菇干收回来,都跑过来帮忙。

  傍晚,程远难得在六点前到家,人一齐就开饭。

  今晚一共做了三桌,大人一桌,小孩分成两桌。

  孩子都不小了,又有哥哥姐姐照顾着,自从当父母以来,大家都没这么轻松过。

  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还不乏实打实的荤菜,赵笑花感慨道:“想当年咱们第一次来吃程远的生日宴,一桌子都是素菜,现在一桌子都是肉菜,生活真是越来越好呀。”

  “那当然,当年程远请你吃饭的时候还是营长,现在是师长了。”朱晓丽打趣道。

  她这句是实话,但大伙都明显感觉到,这快一年来,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了。

  “咱们现在吃得这么好,跟程师长没啥关系,咱都是托了小静的福,她现在都带着女人发家致富了,咱们男人在家里都快没地位了。”方文调侃道,“小静,今天难得人齐,你说两句。”

  “老方,今天是程师长的生日,你不让他说两句让小静说两句,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老郭故意抬杠。

  程大财马上说:“就让嫂子发言,平时天天听远哥唠叨,我耳朵都起茧子了。反正嫂子就是代表远哥,即使远哥不同意,也不敢否定嫂子呀。”

  “大财,这大实话你私下说说就行,你好歹给你领导一点面子,免得他给你穿小鞋。”方文挑着眉说。

  “远哥才没你那么小心眼,他说了公私分明,平时工作执行任务该怎样就怎样,解散回到家就是朋友。”程大财一直很维护他家远哥。

  “行了,你们别叨叨了,到底是你们说还是小静说呀,大家都安静,让小静说。”朱晓丽道。

  程远坐在周静旁边,姿势慵懒,一只长臂搭在周静的椅背上,无不宣示他对她的占有欲。他表情淡淡的,默认大家让周静说话。

  既然大家这么给面子,周静也不客气了,清了清嗓子,说:“最近我们倒腾的生意,虽然还没上轨道,但利润的确不错,这得益于目前国家的政策,当然也离不开笑花她们几个的辛勤劳动。”

  “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以后咱们女人的收入超过你们男人,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不过,一个家都是两个人一起经营,过去这么多年一直是男人支撑家庭,即使将来咱们女人出息了,也不能就此嫌弃男人,齐头并进才是两夫妻最好的状态。更何况,你们都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是最让我们值得骄傲自豪的人。”

  “好,嫂子你说得太好了。”程大财激动地鼓起掌来。

  紧跟着,大家也跟着鼓掌,周静一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静,你说得太好了,程远这讲话的水平跟你相差太远了,你得教教他。”平时没被程远冷脸,方文逮着机会损他。

  程远听了也不恼,说:“我媳妇的水平当然高,你媳妇这当老师的,都羞愧了。”

  “喂,程远,不带这么损人的。”朱晓丽顿时炸毛了。

  大家一边吃吃喝喝一边抬杠,直至快十点,这场生日宴才结束。

  康康跟宁宁鲜少这么晚睡,一沾上床就睡着了。

  周静洗完澡的时候,程远才刚洗完碗。

  他盯着她说:“宝贝,先去床上等我。”

  “……”这□□的话,惹得周静老脸一红。

  虽然今晚铁定跑不掉,但周静也没好意思坐在床上等他,一回房间就躺床上装睡。

  很快,程远就回来了。

  他知道媳妇不好意思,自动自觉爬上床,然后开始给她解纽扣。

  周静半推半就,可没一会儿就听到他说:“怎么没穿?”

  “穿什么?”周静不解,而后道:“那肚兜上回不是给你扯烂了吗?”

  “不是肚兜,是你的新文/胸,有蕾丝的。”程远勾着唇道:“宝贝,我知道你是特意做来给我看的,不用不好意思,赶紧穿上。”

  “……”周静真不是特意做给他看的,只是给宁宁做裙子剩下一点,她觉得不用有些可惜,就给自己做了个蕾丝文/胸,没想到某人脑子里面这么多戏。

  不管她是有意没意,这是某人第一次给她穿衣服,然后运动。

  程远这生日一过,酷暑就渐渐离去,早晚开始清凉起来。

  这对于天天在外面跑的赵笑花几个,无疑是好事,终于不用汗流浃背,皮肤都磨破皮了。

  九月份一到,宁宁小朋友就正式成为小学生。

  开学的这天早上,她起了个大早,穿上周静给她做的蕾丝蓬蓬公主裙。

  “爸爸,我漂亮吗?”宁宁跑到程远面前,快乐地转了个圈。

  “非常漂亮,跟小公主一样。”程远发自内心地赞美道,可心情有些五味杂陈。

  他家宁宁皮肤雪白,长得又漂亮,现在穿上这么好看的裙子,十个人看到十个人回头。学校里面那么多小子,他真的有些不放心。

  “媳妇,咱们宁宁已经够漂亮了,别给她做太好看的衣服,她这是去上学,不是去比谁的衣服好看。”程远委婉地跟周静说。

  周静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懒得搭理他,直接去外面洗漱。

  在媳妇这里得不到支持,程远只能去找儿子,他对康康说:“你平时在学校,课间的时候要去看一下宁宁,别被一些不知好歹的小子接近她,知道了没?”

  “爸爸,我知道了,我会保护好妹妹的。”康康说完,又问:“哪些是不知好歹的小子?时学习不好的、爱打架的男同学吗?”

  “这只是其一,你要特别注意哪些想跟宁宁交朋友的坏小子,听懂了没?”

  康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程远觉得自家儿子怎么有些迟钝,秦伟业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知道这些事了。他放心不下,于是又去找闺女。

  “宁宁,从今天开始,你是小学生了,要好好读书,将来是要考大学的。平时在学校,要尽量跟女同学玩,不要跟男同学玩。”程远语重心长地说。

  “为什么呀?”宁宁歪着脑袋问。

  “男同学通常是都坏小子,宁宁不要跟坏人玩。”

  周静端着早饭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她心想,真想打你闺女注意的,男同学女同学都有可能,不过这话不能告诉他,否则宁宁都不敢交朋友了。

  不管程远有多不放心,宁宁还是跟着哥哥去上学了。

  兄妹俩平时中午就去军医处找周静去食堂吃饭,下午放学就回家做作业。他们还很懂事,想着时间差不多就去做饭。

  康康负责煮饭,宁宁就做下择菜这种简单的活,等周静回来把菜一炒,就能吃上饭了。

  晚饭过后,周静洗碗,他们兄妹去洗澡、检查作业、看书,然后睡觉。

  周静从来不督促他们做作业,也不给他们检查作业,全让他们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至于程远,他一般不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早上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总是爱问两孩子在学校交了什么朋友。

  要是宁宁偶尔提到男同学的名字,他就警铃大响。

  周静多次让他放轻松,可他就爱操心,她说多了就懒得说了,随他喜欢怎样就怎样。

  随着深秋的到来,气温不再适合菌菇的生长,今天收购菌菇干的工作暂时停止了。

  不过在此之前,周静已经给周军邮寄了两次货,而且量都不少,大家都挣了钱,钱袋子都鼓了起来。

  赵笑花几个满足得不得了,现在无论给孩子还是给自己买东西,都特别舍得。用赵笑花的话说,现在也不觉得那蕾丝贵了,买一点给小妹做条漂亮的裙子也不心疼。

  正因为尝到了实惠,即使现在收不到菌菇,她们都没有停下来。

  没有菌菇,那就收药草。

  反正现在再多的货,周军那边都吃得下。

  一转眼,冬至来了,这一年即将结束,朝80年代走去。

  冬至这天,周静又把赵笑花几个叫上,大家吃一顿丰盛的,当做是对她们过去几个月辛勤劳动的鼓励。

  “你们今年回家过年吗?”朱晓丽问。

  “我们回。”章燕红说:“咱们已经两年没有回去了,今天得回去看看。”

  其实老牛不太想回去,因为每次回去,他爸妈都催他们生儿子,他被催烦了,就懒得回去了。不过现在实行计划生育,他们要是想再生,那就等着被遣回家,估计牛父牛母不敢再催,所以才打算回去。

  “我们也回。”朱晓丽说完,周小兰跟赵笑花就表示不回,因为他们去年已经回过了。

  至于周静他们,是肯定不能回了。年初已经回去一趟不说,程远刚接手这边不久,也不好回去,只能看明年能不能回去。

  周静已经做好不回家的准备,现在这边县城买东西比以前容易了很多,相信老家那边的商品肯定更多更丰富,所以她也懒得给李香兰寄东西了,直接给她多寄了一些养老钱,让她爱买什么就买什么。

  等新历年一到,周静这边的小作坊就彻底放假了,该寄给周军的货已经寄出去了,等他年前把货出完,年后再继续干。

  年前的大量购买必定会消费掉一些明年年初的购买量,所以她现在也不着急寄货回去。而赵笑花她们也跟有合作的村民说好,让他们明年开春就尽可能多采菌菇,到时候有多少收多少,货源也不用愁。

  1980年的春节来得比较迟,在二月中,但也正好给周静时间,给一家人做衣服过年。

  以前买不到布就算了,现在买得到,而且选择性更多,周静说什么也要给每个家做一套新衣服过年。

  其实现在县城也有不少成衣卖,但她瞧不上那些款式,所以就自己动手。

  宁宁小朋友已经被妈妈“惯坏”,现在只穿漂亮的衣服,那些不好看的她都不穿了。听到周静要给她做新衣服,她就主动提出,要一条很漂亮很好看的裙子。

  周静觉得女孩子爱漂亮没毛病,她也乐意把闺女打扮得漂漂亮亮。

  程远虽然不想闺女穿得太好看,但难得过年,也不想扫闺女的兴,只能作罢。不过,他对自己的新衣服也做出了要求,“媳妇,咱们今年过年又做一套情侣装吧。”

  “不要。”周静想没想就拒绝了,“我今年要穿裙子,跟宁宁同款的母女装。我给你跟康康做一模一样的,你俩穿父子装。”

  程远虽然有些遗憾,但一想到媳妇闺女穿一样的裙子,一样的好看,他也欣然接受了。

  为了搭配新衣服,周静特意让胡大爷给她找了几双皮鞋,在年前最后一次外出采购的时候拿了回来。

  这天晚上吃过饭,周静就把皮鞋拿出来给大家试穿。

  康康跟宁宁拿到新皮鞋,开心得不得了。程师长也喜欢这玩意,但面上装得云淡风轻。

  周静下午的时候已经试过了,所以这会儿不用试,她闲着就拿出周军发过来的电报看,这是程远刚拿回来的。

  他们三人正兴高采烈地试着新鞋,周静突然“哎呀”一声。

  “怎么了?”程远紧张地扭过头去问。

  周静突然笑出了声,说:“我哥说,今年带我妈他们一起来这边过年。”

  康康跟宁宁听到,立刻扑倒周静怀里,问:“妈妈,是外公外婆跟舅舅他们要过来了吗?”

  “是的,还有舅母跟子健、子强也会过来,咱们今天能一起过年。”周静开心地说。

  程远听了也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即使他们不回老家,过年的时候也能团聚了。

  这是媳妇娘家人第一次一起过来军营过年,程远当然不能让她丢面子,首先就把住的地方安排好。

  招待所离家属区这边有些远,程远就直接把秦师长之前住的房子安排出来,让李香兰他们到时候住那边。

  那房子有三个房间,刚好够他们住。而且秦师长离开的时候几乎什么东西都没带,只要打扫干净,他们就能住了。

  因为李小芳还在厂里上班,她不太好请假,周军他们是年二十八这天到的。

  程远一早安排小张去火车站接人,等他们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刚好是中午。

  这是李香兰第三次来这边,她不觉得陌生,倒是周爱军几人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四处张望。

  “现在部队越来越好了。”周爱军感慨道:“这家属区的环境比起当年,实在好太多。”

  周军看了也说:“你们这边住的人很多呀,跟咱们生产队似的。”

  “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回去吃饭,等会吃完了,带你们去住的地,到时候你们再慢慢参观。”周静说。

  子健一听,就说:“我要吃饭,我肚子好饿。”

  “就知道吃。”周军瞪了儿子一眼,“今天早上,早饭吃得最多的就是你。”

  “哥,子健现在长身体,多吃一点有什么关系。”周静说完,对子健说:“小姑做了很多菜,你等会随便吃。”

  “好,谢谢小姑,小姑你真好。”

  “你这孩子嘴巴可真甜。”

  一行人浩浩荡荡回了家,周静把温在锅里的饭菜一端上桌,就可以开饭了。

  四个小孩已经饿了,一上桌就大快朵颐。周静今天做了白切鸡,她把四个鸡腿挑出来,大鸡腿给宁宁跟子强,小鸡腿给康康跟子健。

  程远则把珍藏的白酒拿出来款待老丈人跟大舅哥。

  “程远,咱走一个。”周军说。

  不等程远回话,周静已经抢在前头,说:“他等会还要回营里,上班时间不能喝酒,哥你别劝酒啊。”

  “啧啧啧……我这妹妹果然是别人的了,我还没说什么,你就护上了。”

  “对,我男人我不护着谁护。”既然被调侃了,周静也不害臊了。

  程远被自己媳妇护着,他一点不好意思都没觉得,反倒觉得周身舒畅。

  “对了,康康跟宁宁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了?”李香兰问。

  小学鸡寒暑假被问考试成绩,真是放哪个年代都一样。

  宁宁一听,抢着回答道:“我语文一百分,数学一百分,哥哥也是,我们都得了第一名,还得了三好学生的奖状。”

  “哎呦,我的乖孙咋都这么厉害呀。”李香兰眉开眼笑,“子健也考了两个一百,咱们老周家的孩子都是读书的料,将来都能上大学。”

  周爱国听了也说:“宁宁跟康康去把考试卷拿来给外公看看,外公给你们奖励。”

  康康跟宁宁正吃着鸡腿,手非常油腻,于是程远去他们房间把试卷拿出来。

  等把试卷拿回来,周静总觉得程远有些奇怪,但当着大家的面不好问。

  他赶着回营里,吃饱就出门了。

  这天晚上,程远很晚都还没回来,天气寒冷,周静不到十点就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被摇醒。

  睁开眼就看到程远肃着一张脸,她有些担忧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程远从枕头底下把一封信掏出来,语气沉重地说:“大事不好了,有臭小子给咱宁宁写情书。”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