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49 章 第 49 章

第 49 章 第 49 章

 推荐阅读:
     周静听到情书的第一反应,不是闺女这么小就有人追,而是程远这个当爸爸竟然偷看闺女的书信,这是侵犯个人**的大事。

  “程师长,这事情你做得不对,你怎么可以拆宁宁的信?”周静板着个脸说道。

  “我没有。”程远觉得冤枉,“我去她书包里面拿试卷时不小心带出来的,那信封都没有封口,里面就一张纸,掉出来之后我才看到。你不信,去检查一下。”

  周静把信封口认真看了一遍,的确没有封口,里面也就放着张小纸。

  “你不看看?”程远问。

  “不看。”周静说,“这是宁宁的信,我没资格看,你也不准看。”

  “可我已经看了。”程远说:“其实也没写什么内容,就夸宁宁长得漂亮,然后他很喜欢她,那小子都四年级了,字还跟狗爬一样,还好意思写情书。”

  程远越说越不屑,周静倒是抓住了一个重点,“你说写信的人是四年级的,那他不就是康康的同学了?”

  “对,我怎么没想到?”程远一听,更气了,“康康这是怎么回事?他这哥哥是怎么当的?怎么容许有人给自己妹妹写情书呢?自己班上的同学都看不住,还指望他把全校的小子看住吗?”

  周静直接赏了他一个大白眼,“你儿子去学校是去读书,不是去给妹妹挡桃花的。再说了,他真想挡也挡不住,他能控制别人的感情吗?”

  “那你说这事怎么办?”程远问。

  “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周静说:“我估计是那个小男生偷偷塞到宁宁的书包里,她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封信。其实这也是小孩子之间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咱们也不必大惊小怪。”

  “哪里大惊小怪了?”程远一百个不认同,“不行,这封信我得销毁,不能让宁宁看到。还有,我得找学校校长好好谈一下这个问题,要正一正这个歪风邪气。”

  “……”周静知道,他要找校长,自己是阻止不了,只说:“你放宽心一点,宁宁才一年级,你这心要是一直操下去,很快就会秃头的。我跟你说,我可不喜欢秃头的。”

  “……那……那你也别给宁宁打扮得这么好看呀?那些小子都盯着她不放了。”程远说。

  周静:“你闺女长得漂亮,即使不打扮也是漂亮。”

  “说得也是。”

  次日,周静起来的时候就看到程远把康康叫到院子里,一脸严肃地跟他说话。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周静听不清楚,可不用听,她也知道,肯定是说什么让康康看到自己的男同学,别让他们打宁宁主意之类的。

  程远训完话就出门了,他身为师长,越是过节的时候就越忙,多少人为了大家舍小家没回家,他当然要给他们带去慰问。

  军医处这几天也闲了下来,谢宇就安排每天一个人值班,考虑到周静娘家人都来了,前面几天都安排她休假,让她初五之后才上班。

  周静洗漱完,想去村庄里面买点肉回来,于是交代康康,“你在家看好妹妹,外婆他们估计等会就来了。”

  “妈妈,我知道了,你骑车路上小心。”康康像个小大人似的叮嘱道。

  “好的,咱康康就是乖。”

  周静骑着自行车就出门了,今天恰逢几个村庄杀猪,她买到了不少猪肉。

  回到家的时候,李香兰他们已经过来了,她正在厨房里面煮面条当早饭。

  “妈,我现在做点肉臊,等会浇在面上,会很好吃的。”周静说。

  李香兰本来想把昨晚吃剩的鸡肉放下去一起煮,既然周静说要做肉臊,就随她了。

  大过年的,她厨艺好,大家吃得开心最要紧。

  果然,周静做的肉臊面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等早饭过后,周军才说:“小静,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就是关于咱这生意。”周军说:“其实我这里过来,除了来跟你们一块过年,还有就是想跟你讨论一下明年这生意要怎么做,毕竟写信拍电报都说不清楚。”

  周静听了,笑道:“看来哥你有大计划了。”

  “计划的确不小。”周军笑着说:“现在省城做买卖的人很多,什么卖电器、卖服装的,几乎什么东西都有,可卖菌菇干跟草药的没有,咱们现在算是独门生意。所以,我现在想做大的。”

  “你想怎么做大的?”

  “咱们的菌菇干很好卖,几乎你来货,我十天八天就能把货给清了。很多人看着,就想来跟我拿货,要是我们能收到大量的菌菇干,我觉得可以批发。”

  “可以呀。”周静说:“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不了解你那边的情况,怕贸然收货太多,你那边出货有压力,毕竟你现在租的仓库也不大。”

  “不会,现在都不愁卖,就是缺货。”周军越说越兴奋,“你都不知道省城现在多兴旺,不仅仅本地的想来我这里拿货,外地很多来这边寻找货品回老家卖的,也想要菌菇干。我这次过来,就是想看看这边的产地有多少,能不能做大。”

  周静:“你想加货,我这边就加人手。不仅仅这边盛产菌菇,前些年我们在边境的时候,那边也很多,而且有些菌菇的品种比这边的要好,能卖更高的价钱。”

  “这太好了。”周军磨拳擦擦地说:“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行了你,今天都年二十九了,你上哪儿看了?”李小芳听到男人的生意大计也兴奋,可现在大过年的,个个都忙着过年,谁搭理他。

  “也是。”周军抓了抓头发,说:“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嘛,要是我这生意成了,我就能把你们都接到省城去。”

  “哎呦,哥,想不到你胃口不小哦。”周静打趣道。

  “当然。”提到这点,周军就说:“小静,到时候咱做批发也不能把零售给丢了,毕竟零售的利润高,这钱不赚白不赚。”

  “等明年批发的生意稳定下来之后,我打算在那边开个店,把爸妈、小芳跟两孩子一起接到省城去,到时候我跟小芳负责批发,爸妈就看店。我已经跟别人打听过,给点钱能把子健跟子强弄到省城的学校去。”

  “这事八字都没一撇,你好意思说出来的。”李小芳虽然相信周军,可现在第一步都还没踏出去,就把后面的美事都说出来,就怕到时候不成,让人家笑话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周军信心满满地说:“我肯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到时候咱也当城里人了。”

  “看把你臭美的。”李香兰嘴上嫌弃,可儿子有出息,她比谁都高兴,“你说得简单,小静一个月才去一趟县城邮局,这货收回来得放哪儿呀?到时候春夏两季多雨,就更没地方放了。”

  “妈你这个倒是提醒我了。”周军用商量的语气跟周静说:“小静,你那边能不能让程远行个方便,让营里的军卡每个月多跑几趟县城。”

  “不行。”周静还没说话,周爱国就已经冷着声音否定道:“程远位置做得越高就越应该以身作则,这种图公家便宜的事情被下面的人知道了,他还怎么服众?”

  “我……我就说说而已,爸,你别太激动。”周军自知理亏,顿时没了底气。

  “哥,这事肯定不行。”周静非常认同周爱国的观点,她做生意就是靠自己本事去做,不能通过程远去图方便。

  她知道只要自己开口,他即使为难也会点头,可她不想这样,她说:“其实现在跑运输的人很多,我认识一个县城的倒爷,他门路很多,我改天去问问他,让他给我介绍一些运货的。”

  “这可行。”周军说:“我看省城很多倒卖的就是跑运输的,反正有车,把东西拉回去一卖,就挣钱了。”

  周静:“的确是这样,反正找运输的拉货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了。等货一多起来,拉货的次数肯定要多起来,而且邮寄速度太慢,如果我们量上去了,可以考虑直接请车送到省城,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出货速度会加快几倍。”

  接下来一整天,周军跟周静都在讨论生意上的事情。

  现在家里有李香兰,她抢着做饭做事,周静就当自己忙里偷闲了。

  一觉睡醒,就到了大年三十。

  李香兰这天起了个大早,还把几个孙子孙女召集起来,一起搓汤圆。

  周静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堂屋忙开了。她看着茶几上放着两大簸箕的汤圆,桌子上还有一大团糯米粉,不由惊愕道:“妈,你做这么多,咱们怎么吃得完呀?本来糯米粉就顶肚,一碗就顶两碗米饭。”

  “我还怕不够呢!”李香兰笑眯眯地说:“程远现在是师长,你是师长夫人,也就是这群军嫂中的头头了。大过年的,大家留守不能回老家,你们当领导的,理应去慰问慰问下属,我今天就要做两大锅汤圆,到时候每家每户送一点,让大家感受到你们对他们的关心。”

  “……”周静没想到她妈这么会笼络人心,一对比之下,她好像失职了。

  “妈给大家做汤圆,应该没问题吧?”周静有些拿不定主意,趁程远出门的时候,她跟着出去问他。

  “当然没问题。”程远说:“咱有妈这么会来事的帮衬着,轻松不少呢!我中午在营里吃,晚上再回来,你快点进去帮忙吧。”

  “好。”

  等他转身离开,周静才回堂屋去。

  “妈妈,你觉得我这个小白兔捏得怎么样?”宁宁把自己用糯米粉捏的小白兔拿到周静面前晃悠。

  “很像。”周静发现自家闺女真的有点艺术天分,但也出声提醒道:“可咱现在做汤圆,不是做小白兔哦。”

  “没事,孩子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里面没馅,等会扔下去一煮就成一坨了。”李香兰不甚在意,还鼓励宁宁说:“宁宁喜欢怎么捏都行。”

  果然是隔代亲,李香兰这当奶奶外婆的,真是把这四个孩子宠得没边了,幸好他们当父母的有分寸,否则孩子都要养歪了。

  等汤圆全部搓好,李香兰就开始煮汤圆了。

  周军跟周静做生意挣了钱,给她的养老金涨了不少,她也不吝啬,买了不少虾米、鱿鱼的干货,用来熬汤圆的汤底,汤煮开不久就香气四溢。

  康康他们光闻着味就嚷嚷着想吃,可李香兰不允许,说:“汤要熬久一点才出味,我等会留一点汤出来给大家中午喝,汤圆还是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吃。不是我不舍得,而是糯米粉难消化,咱们不能吃太多。”

  “好。”几个孩子乖巧应下,就一块跑出去玩了。

  周静跟李小芳挤在厨房里给李香兰打打下手,大家许久不见,就天南地北地聊天。

  即使说的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但周静很享受这样的闲暇时光。

  等汤圆做好,已经快中午了。

  康康他们分成两小队,挨家挨户给军嫂送汤圆。

  收到汤圆的军嫂既意外又高兴,有些甚至直接登门感谢。

  大家发现李香兰一来就有口福,对程师长这个丈母娘越来越喜欢了。

  孩子们跑了好多个来回才把汤圆送完,中午吃饭的时候都多吃了半碗米饭。

  下午,等孩子午睡之后,李香兰就带着女儿媳妇一起准备晚上的团年饭。

  今年难得人齐,而且又挣了钱,年夜饭当然得丰富。她们忙了一个下午,总算把一桌珍馐百味做了出来。

  程远今天比平时回来得早,五点半就到家了。

  这时饭菜已经做好,李香兰就吆喝大家来吃饭。

  十个人围着方桌吃饭有些挤,但李香兰就是不愿意把罗嫂子家的桌子搬过来弄两桌。团年饭,吃得就是一个团团圆圆的意头。

  “这杯酒,是我敬程远跟小静的。”周军朝他们举起酒杯,“这些年程远没少帮衬咱们周家,对咱们小静也好,我非常感谢你。小静,你今年带着哥发财,哥也感谢你。咱干了!”

  “干了!”程远举起酒杯,跟周军的酒杯碰了碰。

  周静是不能喝的,可今晚高兴,又在家里,她也没啥好怕了,也碰了碰周军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白酒的度数很高,她这杯过后,程远就不让她喝了。

  周静其实也不爱喝,辣喉咙的玩意,真不知道为什么男人那么喜欢。

  好在小酒杯能装得不多,她喝下去之后也没觉得怎样。

  一顿年夜饭吃得热闹非凡,小朋友一吃饱饭就坐不住了,好在程远弄了一些烟花回来。

  “爸爸,我想去玩烟花。”宁宁拉着程远的袖子说。

  程远跟老丈人、大舅哥正喝得起劲,无暇顾及闺女,于是对康康说:“康康,你带着弟弟妹妹去找大头哥哥他们,让哥哥带你们去放烟花。”

  “保证完成任务。”康康兴奋地行了个军礼,然后带着小弟小妹出门了。

  烟花不多,康康他们玩完之后就回家了。

  大家今晚兴致很高,孩子回来的时候宴席还没有散去。

  小孩子知道明天过年很开心,虽然兴奋,可架不住今天玩了一天累。

  “我看孩子们都累了,我去给你弄水洗澡。”周静说着就站起来。

  这一站,她就觉得头晕,幸好旁边的程远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

  “怎么了?”程远紧张地问。

  “我有点头晕。”周静扶着额头说。

  “肯定是这酒的后劲上来了。”李香兰瞪了周爱军一眼,“明知道小静不能喝,你用汤用茶代酒不就行了,兄妹俩干嘛较真。”

  周爱军自知理亏,连忙道:“程远,你先带小静回去房间躺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把碗筷收拾一下。”

  “好。”程远应下,道:“碗筷你们放着,我等会收拾就好。”

  “行了,你赶紧去吧。”李香兰甩着手说。

  等程远扶着周静一进去,李香兰跟李小芳两婆媳就麻利地收拾碗筷。

  “媳妇,你觉得怎么样了?”程远把周静扶到床上,问。

  “我没事,就有点头晕。”周静摆摆手,说:“你不用管我,先去给康康他们倒水洗澡。”

  “成,你有什么事就叫我。”程远出了房间,然后去给两孩子倒水洗澡。

  等他忙完的时候,李香兰跟李小芳已经把碗洗好。

  “我们先回去了,你看着点小静,她不会喝酒的。”李香兰交代完,就跟大家一起离开。

  “我会的。”等把他们送出门,程远就立刻回屋。

  康康跟宁宁已经睡着了,他去检查了一番,发现被子都盖好,才回自己的房间。

  “宝贝,你感觉怎么样?”程远走到床边,轻声地问。

  周静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男人时,突然妩媚一笑,娇嗔道:“老公,你回来啦!”

  说着,她抬手勾住他的脖颈,把他往自己身上压,最后把他的唇给堵住了。

  媳妇猝不及防这么热情,程远有点受宠若惊,等反应过来之后,就反被动为主动。

  次日起来,周静觉得头疼,全身也疼,仿佛她昨晚干了一夜苦力似的。

  她一动,旁边的男人就醒了。

  “宝贝,你醒了,头还疼吗?”程远搂着她问。

  “还行,一点点,就是我这全身都酸酸痛痛的,喝酒会全身痛的吗?”周静不解地问。

  “喝酒不会全身痛,但运动可能会。”程远搂着她的力度又紧了两分,“宝贝,原来你这么喜欢我‘疼爱’你的,你早说嘛,我都能够满足你的。”

  “……你什么意思?”周静愣了一下,回头看他。

  “宝贝,你别害羞了。”程远得意又满足地说:“你昨晚好热情,都说酒后吐真言,这话果然没错。如果不是你昨晚喝了酒,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喜欢跟我一起运动的。”

  “……”

  短暂失忆后的周静,记忆开始回笼,她昨晚好像是在程远耳边说了一句“老公,我好喜欢跟你做/爱哦!”

  其实她以前对这事并不是特别热衷,只是喜欢那种被程远捧在心尖上疼爱的感觉。但从去年开始,她的需求突然剧增,大概是因为女人快到了三十岁的缘故。

  她内心的真实感受当然不好告诉程远,反正他的需求大,除非出任务不在家,要不然平时的频率绝对能满足她。

  她以为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会一直被藏起来,谁知道一小杯白酒就把她个撂倒,啥事都抖出来了。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周静装傻,坚决不承认。

  程远知道她脸皮薄,再逼下去估计要炸毛了,反正他已经听到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就满意了。

  周静虽然周身劳累,可今天是年初一,父母又在这边,她不可能赖床。

  她起床的时候,康康跟宁宁已经起来,并礼貌地敲响了他们房间的大门。

  “爸爸、妈妈,你们起来了吗?”宁宁在外面喊。

  “起来了。”周静踢了踢程远,让他去开门。

  程远认命起来,走到门口把大门一拉开,就看到外面穿着新衣服的小孩。

  宁宁一身黑色小西装配黑色皮鞋,看上去非常绅士精神,宁宁一条粉色的连衣裙,上面有很多蕾丝点缀,配上黑色皮鞋,宛若一个小公主。

  “爸爸、妈妈,新年好,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胜意。”宁宁做着恭喜的动作,而后也没忘记问:“我跟哥哥好看吗?”

  “当然好看。”程远抢先回答,“这衣服可是你妈妈亲手做的,她的手艺可是没得说的,设计也好,比外面买的成衣好看多了。”

  “……”宁宁心里突然起了一个疑问,爸爸到底是在赞美她,还是赞美妈妈了?

  周静听着这男人不用打草稿一气呵成的彩虹屁,觉得肯定是昨晚被喂饱了,才这么地出口成章。

  “是很好看。”康康也觉得自己穿小西装很帅,忙催促道:“爸爸、妈妈,你们也赶紧穿上新衣服,我们在外面等你。”

  说着,两小家伙去洗漱了。

  程远重新把门关上,然后把新衣服从衣柜里面拿出来。

  “你今天不用穿军装吗?”周静问。

  程远:“下午回营里走一趟就行,早上在家穿新衣服。”

  不一会儿,他们就把衣服换好了,程远的西装是康康那套的大人版,一模一样,周静的裙子跟宁宁的是一样,就是颜色改成黑色,毕竟她这年纪穿粉色不合适。

  不一会儿,李香兰他们就来了。

  周军今年挣了钱,给全家人都买了新衣服,而且还是在省城买回来的。他本来觉得很好看,可跟周静他们一家的放在一起,顿时觉得不怎么样了。

  “小静,你这衣服做出来拿去省城买,肯定抢着要货。”周军现在目及之处皆是商机。

  周静当然知道自己做的衣服款式好看,那是往后几十年的新款,可她说:“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好了,今天咱们先不谈生意,要发红包了。”李香兰吆喝一声,康康他们四个就涌到她面前,轮番对她恭喜之后,她每人给了一个大红包。

  紧接着,在场所有的大人都给小孩子发了红包。

  等发完红包之后,大家才开始吃早饭。

  不一会儿,周小兰跟赵笑花就带着孩子上门了。

  大家互相说着新年吉祥语,小孩子最开心,因为可以拿到很多红包。

  在这边过年不似乡里那么热闹,但劳作了一年,也趁着过年这几天休息一下,大伙便坐在堂屋里面,一边喝茶吃着零嘴,一边聊天。

  周静早上水喝得有点多,不一会儿就要上洗手间。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赵笑花守在门口。

  “找我有事?”周静愣了一下,问。

  “嗯。”赵笑花指了指门外,周静了然,跟她一前一后出了门。

  周静:“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赵笑花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声气,说:“大头那小子竟然偷偷跟大妞处对象了。”

  “……”周静心想,这都处了多少年了,你再不发现就该抱乖孙了。

  “你不乐意?”周静问。

  “这事情轮到我乐意不乐意的吗?”赵笑花有些愤愤地说:“他胆子贼大了,把人大妞叫到没人的地方就亲起来,我真想打他一顿。”

  “……”这谈恋爱不都这样的吗?周静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就前两天,老牛一家不是要回老家吗?估计是小两口过年的时候要分开,晚上就约着出去了,我起夜的时候,大头刚好出去,我琢磨着大半夜没事出去干嘛,于是就跟了上去。”

  赵笑花跟出去的结果就是看到大头跟大妞幽会,这还不算最震惊的,最震惊的是章燕红也跟了出去。两人挤在一块偷看的时候,都面面相觑了。

  “小静,你说……你说……”赵笑花支支吾吾半天才把话说出口,“大头那小子应该不会占人家大妞便宜了吧?”

  “我怎么知道?”周静哭笑不得地说:“这问题你得问大头,不是问我。”

  “他说没有,就拉拉手,最多就是亲亲嘴,但这小子都偷偷瞒着我处对象了,哪知道他有没有说真话?”赵笑花哼哼道。

  “无论大头有没有占大妞便宜,这事都已经定数了。”周静说:“你以前不老说羡慕林招娣有几个懂事的闺女吗?现在她的闺女给你当儿媳,你好像不愿意了?大妞也不差呀,长得可以,也是大学生,品性也好。”

  “我不是不愿意。”赵笑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就是咱家跟老牛家都这么熟了,这关系突然变了,好像有些不自在。而且,我看燕红好像也不是很乐意我家大头。”

  “难得他们互相喜欢,知根知底不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吗?至于燕红,她是真把大妞四个当自己亲闺女,你没听说她现在努力搞副业,就是想给她们攒嫁妆吗?现在突然发现闺女是别人的了,她心里肯定有些不舒服。”

  周静说完又道:“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将来你家小妹冷不丁带个男人回来说要结婚,半点心理准备都补给你,你会怎么样?”

  “好像……是这样没错。”被周静这么一说,赵笑花突然觉得,这门亲事非常合适了,但她又有些犯难,“可燕红现在不是很高兴,咋办呀?”

  “能咋办?现在事情败露,让大头多点去未来老丈人跟丈母娘面前献殷勤。老牛跟燕红现在拉着个脸,最主要是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咱大头不差,他们挑不出错的。”

  赵笑花被周静最后这番话说得周身舒畅,笑着说:“看来程远之前没少在兰姨他们面前献殷勤呀。”

  “他哪有?”周静说:“我跟他就是盲婚哑嫁,旧社会婚姻。”

  话音刚落,赵笑花突然喊了一声“程远”,周静扭头一看,只见今天穿着西装的男人帅气地站在家门口,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周静顿时心虚,问:“你……你怎么跑出来了?”

  程远:“我看你上洗手间半天没回来,就跑出来看看。”

  “哎呦……你们两口子真是黏糊,上个洗手间也不放心。”赵笑花边说边往门口走,然后一溜烟进屋了。

  程远一步步朝周静走来,那皮鞋踏在地上,似是踏在她心上一般,让她的小心肝不禁抖了抖。

  “咱们是盲婚哑嫁,旧社会的婚姻?”程远一双眸子锁着她。

  周静明显感觉到里面蕴含的危险信息,求生欲让她脱口而出道:“是的,咱们也能在旧社会的婚姻中培养出神仙般的爱情。”

  话音刚落,某人的唇角终于翘了起来。

  下午,程远换上军装,又回营里了。

  他这个春节就放半天假,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周静也就在家待完年初二,年初三就跟周军去边境那边做考察。

  不知是恰巧还是程远特意安排,反正这天小张要去边境那边办事,就顺带把他们捎过去了。

  要不然等他们骑自行车来回,今晚肯定要在那边过夜。

  周静带着周军绕了几个山头,发现这边的菌菇种类的确比军营那边更为丰富,这是一个很好的“货源”。

  “这边好是好,可咱们这边没人,怎么收购菌菇干?”周军犯难道。

  周静:“这事咱们可以跟边境军营里面的几个军医商量,看他们愿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那还等什么,我们走。”

  边境军医处最近很忙,吴建他们几个都没有回老家,倒是媳妇孩子来了。

  “小静,你咋来了?”罗谦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三确定眼前的不是幻觉才说。

  “怎么,我来不欢迎呀?”周静打趣道。

  “欢迎,当然欢迎。”罗谦说完朝里面吆喝,“吴老师、孙志,你们快出来看看,谁来了。”

  吴建跟孙志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周静的时候跟罗谦一个表情。

  周静把周军介绍给大家认识,由于时间紧张,也不叙旧了,直奔主题。

  她先把自己去年做生意的事情跟他们简单说了一遍,然后切入重点,“现在菌菇干需求量很大,我跟我哥打算扩大经营,做批发。他这次过来也是来考察这边的产地,咱们觉得边境这边的菌菇种类更丰富,产量也多,想从这边收购,可那边军营距离这边太远,我来这边收购不现实,所以想问问你们要不要加入我们?”

  虽然他们在军营,但对外面的风气还是有所了解的。而且吧,谁有钱不想赚,特别是男人。

  “你想我们怎么做?”孙志问。

  周静:“你们去村庄里面散布要收购菌菇干的消息,这样一来,村民就会去山上采菌菇回家晒,要不然这随便能采到的东西,没人会大量采摘。”

  “你们平时也忙,可以跟村民约定每周哪几个时间在哪个地点收菌菇干,你把收到的菌菇干运回营里,到时候我会派车过来收。当然,如果到时候量上去了,你们可以考虑在村里面租个房子当仓库。”

  她把大致的收购流程说了一遍之后,又把相关的待遇告诉他们。

  听完待遇之后,吴建他们都心动了。

  周静看他们欲欲跃试,又加了把劲,说:“我跟我哥去年随便干了一下,收入已经很可观了,今年扩大规模来做,那利润至少是大几倍地增长。大家都有一家老小要养活,以前不允许就算了,现在有机会,谁不干点副业增加一下收入?”

  “你们不都说在这边守活寡吗?等以后上了轨道,孩子也差不多大了,可以把你们媳妇喊过来,一起干。”

  最后一句,彻底把三个男人动摇了。

  这天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他们还没走到家门口,就看到有个男人在门口前踱步。

  虽然周围漆黑,但这高大的身影,周静一眼就辨出来,是自己的男人。

  “你站在门口干嘛呀?”周静加快脚步走上前。

  在她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她了,疾步上前,还没开口说话,周军就抢先说了,“肯定是咱们这么晚还没回来,程远惦记你,不放心你咯。”

  被戳穿的程远也没不好意思,直接问:“怎么这么晚?”

  “我们去军营找了吴建他们,所以耽误了些时间。”周静说。

  程远听着松了一口气,道:“锅里热着饭,你们赶紧进去吃。”

  周军知道自家妹夫黏自己的妹妹,用饭盒把饭菜一打包,就自动退场了。

  周静在堂屋吃饭,程远就去给她弄泡澡水。

  等她洗完澡回到房间,才跟他说起今天的事情。

  程远听完之后,有些感叹地说:“没想到我媳妇是做大生意的人。”

  “怎么?怕我挣的钱比你多,嫌弃你了?”周静一边打趣一边抱了上去,哪里有半点嫌弃的意思。

  程远瞧了她一眼,说:“你嫌弃都没用,反正我这辈子赖上你了,你想甩都甩不掉。我只是在想,我平时够忙了,要是你也忙,咱们相处的时间不久变得很少了吗?”

  “不会的,你放心。”周静说:“我打算多招几个军嫂,把下面的事情都交给她们去做,一来减轻我的负担,二来也增加咱们军人家庭的收入。”

  程远一听,挑着眉说:“现在越来越有军嫂大家长的风范了,这是尽得罗嫂子真传了。”

  “那还用说。”周静傲娇地抬了抬下巴,说:“我还得操心你底下那些光棍兵的个人问题,像小张,年级不小,有机会要给他介绍个对象。”

  “小张哪里不小了,我在他这个年纪不也还没娶媳妇?”

  “……”你这老光棍还光荣上了。

  因为李小芳要赶着上班,周军他们第二天下午就坐火车回去了。

  朱晓丽跟章燕红已经从老家回来,周静趁着今天是最后一天休息日,把她们喊到自己家开会。

  她本来还以为赵笑花跟章燕红之间会别扭,谁知道两人现在手挽着手,如同亲姐妹似的,怕是经过几天冷静期,两人已经完全接受大头跟大妞处对象的事情。

  周静先是跟她们说了今天会扩大经营的事情,然后才道:“要扩大经营,像我们以前那样去收菌菇干是不行了,我打算在附近几个大队设立收购点,笑花、小兰、燕红就每人负责一个点,在所负责区域发布收购菌菇干的消息,然后让村民把货送到收购点。”

  “你们每天把收回来的菌菇干运回来,我会多请几个军嫂进行分拣,把货分成三六九等,到时候好货就卖贵一点,一般的货就卖便宜一点,适合不同消费群体的需要。分拣过后的货就送到晓丽那边,她负责检验。”

  “我这样安排,主要是考虑到大家的时间安排,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说咋样就咋样,咱们都听你。”赵笑花说,大家纷纷跟着附和。

  去年大家都跟着周静挣钱,她现在说什么都是真理。

  “嫂子,那你打算请哪些军嫂呀,之前有好几个人来跟我打听消息了。”周小兰问。

  周静:“这事暂时不急,等我去县城找到跑运输的车辆帮我们运货,我再落实这件事。从明天开始,你们暂时按照之前那样去收货就行了。”

  过了一个星期,军卡出县城,周静便借此机会找到胡大爷,然后在他那边找到了一个跑运输的大哥,跟他说好从下月开始,每周到军营拉一次货。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从县城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康康跟宁宁去上学,家里没人,周静有些累,便午睡去了。

  她这一觉睡得有点晚,起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她急忙起来去做饭。

  可走厨房间一看,堂屋空荡荡的,没看到康康跟宁宁。

  她走出去院子,也没发现他们。

  奇怪了,两小家伙应该早放学了。

  周静有些不放心,打算出门去找找,程远却在这时回来了。

  “康康跟宁宁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周静有些焦急地说。

  “他们在赵笑花家。”程远说。

  “你怎么知道?”

  “我把他们托给赵笑花的,咱们过过二人世界。”

  “……为什么?”

  “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你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