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53 章 第 53 章

第 53 章 第 53 章

 推荐阅读:
     周静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个世界看到跟上辈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可能是跟妈妈名字一样的人而已,妈妈不认识他。”周静拉着康康、宁宁往出口走。

  在康康说话的时候,顾林已经听到听到声音,看见他们要离开,马上快步走过去拦在他们面前。

  “你是周静对吧?我是顾老的儿子顾林。”

  周静看着同样的长相、同样的名字、同样的声音,心底忍不住在打颤。

  这明明是一个书的世界,为什么顾林会出现在这里?

  她强行压下心底的不安,朝顾林微微一笑,“顾先生你好,我是周静,没想到劳你跑一趟了。”

  顾林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静的表情,然后微笑道:“当年我爸在乡下没少受到你们的照顾,你们现在来到首都,我略尽地主之谊,实属应该。我家的客房已经收拾干净了,你们随我回去就可以休息了。”

  “不用了。”周静想没想就拒绝,担心自己表现得过于突兀,她连忙解释道:“咱们需要先送挚友的闺女去学校,我丈夫这次是出公差,也有安排住宿,咱们住一块就行,不叨扰你们了。”

  不给顾林继续劝说的机会,周静又补充道:“咱们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孩子都累了,我先让他们休息好,改天再登门拜访顾老。”

  他的话让顾林毫无破绽可钻,犹如她一次又一次地对他的感情视而不见。

  “那行,要是遇到困难,就打这两个电话,随时都能找到我。”顾林说着,拿出小笔记本跟笔,快速写下两行数字,又签上自己的名字“顾林”。

  周静看着那两个熟悉的字,心都在发抖。

  顾林把纸条递给周静,她还没伸手,程远就已经接了过来,“顾先生,谢谢你了,我们赶时间,先走一步。”

  说着,程远碰了碰周静的肩膀,然后径直往出口走去。

  周静几个连忙跟上。

  等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人山人海中,顾林才收回视线。

  他这才想起自己开了车过来,怎么就不送他们一程呢?他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不过没关系,现在总算把周静找到,以后来日方长。

  虽然她刚才假装不认识自己,但他能从她眸子中极力隐藏的慌张中,确定她就是周静,就是他跨越时空也要找的人。

  三妞的学校离火车站不远,把她送到学校之后,便有师兄师姐来接应,周静他们就先行去招待所下榻,离开前不忘对她说:“你现在学校这边适应一下,有事就去市招待所找咱们,咱们会待一个星期,空了也会来找你。”

  “周姨,我知道了,你带康康玩儿去吧,不用管我。不过要是可以的话,在你们回去之前,来跟我吃顿饭吧。”三妞小声地要求道。

  “没问题。”周静知道她第一次出远门,彻底离开家,心底总是有些不安的,她说:“咱们到时候也要带康康宁宁参观一下你们学校。”

  从学校离开,他们就直奔招待所。

  康康跟宁宁累坏了,周静一进房间就让他们洗澡,等洗完之后,两小家伙沾上床就睡着了。

  “你先去洗吧。”周静跟程远说:“我先收拾一下东西。”

  “好。”程远应下,也进去洗手间洗澡,出来之后就对周静说:“你也赶紧洗了休息,等睡醒了再去吃东西。”

  “行。”

  程远这几天守着媳妇孩子,基本没有睡过觉,这回躺床上之后,很快也睡着了。

  周静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跟孩子,那是她最亲最爱的人。她看着看着,不禁眼眶一红。

  这个顾林就是她上辈子认识的顾林,模样、声音可能会人有相似,可那字体也一样,只能说明是同一个人了。

  她明明很累,可此刻了无睡意,她不知道上天安排顾林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是单纯的他也穿书了,还是来这里把她带回去?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的身体就忍不住发抖。

  “媳妇,你怎么了?”程远看着她坐在椅子上卷缩成一团,立刻坐起来问。

  他累是累,可她一天没上床,他就不敢睡死。等了好半天没听到洗手间传来水声,他便睁开了眼。

  “没事。”周静立刻敛了敛思绪,说:“我……就是累,不想洗澡,所以想坐在这里休息。”

  “你坐了三天火车还不够吗?还想继续坐着睡?”程远眉毛一挑,说:“要是你不想洗,那我就帮你洗吧。”

  “……”周静心底的恐慌暂时被这个老不正经给弄没了,她瞪了他一眼,说:“孩子都大了,你给我注意点。”

  说完,她便找了睡衣,洗澡去了。

  等周静窝入他的怀里,程远才安心地睡去。

  周静也不管隔壁那张床睡着康康跟宁宁,紧紧地抱着他,似是抱不紧,自己就会被拉走一样。

  渐渐地,敌不过身体的劳累,她也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上辈子的房间里。

  明明是熟悉的布置,可太久没来这里,她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突然,外头有人在喊她,她走出去一看,是顾林。

  “周静,难得放假,咱们去骑自行车吧?”顾林坐在自行车上,朝她笑得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

  顾林是他们中医院公认的男神,院长的独生儿子,除了有强大的学识背景,人也长得高大帅气,简直是整个中医院所有未婚女青年想嫁的对象。

  不过,这所有人不包括周静。

  顾林从看到周静的第一眼就爱上她了,然后开始追求她,这是全医院都知道的秘密。

  当然,周静一直拒绝他,整个医院也没人不知。

  有些人说她在装,欲擒故纵,上了年纪的、喜欢的长辈就让她接受顾林的追求,但周静听了只是笑笑,从来没有给过顾林任何的希望。

  她不答应,他就继续追着,利用一切机会跟她接触。她有时候去参加一些提升课程,他也跟着去,还爱挨着她签到,以至于她对他的签名非常熟悉。

  其实周静也知道,顾林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非常优秀的,可她对他就是不来电,加上她恐婚,别人让她试试她都不愿意。

  “你自个去吧,我不去了。”周静还是如同以往那样拒绝他,然后从阳台转身回去。

  “周静,你跟我回去吧。”顾林突然把她叫住,她扭过头去,发现顾林已经在她眼前。

  他伸手去拉她,她转身就要逃,却发现后面是一堵墙,她根本无路可逃。

  “啊……”周静从梦中惊醒。

  程远也被他吵醒了,看着她一脸恐惧的脸,他立刻把她抱住,轻声哄道:“是不是做噩梦了?不用怕,梦是假的,有我在呢。”

  周静用尽全力抱住程远,可她的身体仍旧止不住地发抖。

  程远发现她不对劲,坐起身来就问:“媳妇,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烫得厉害。

  “你发烧了,我现在带你去医院。”程远着急地说。

  周静浑浑噩噩的,任由程远给她换衣服,等到他要给她穿鞋子的时候,她才缓过神来,激动地说:“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能把康康跟宁宁留下。”

  “没事的,医院就在前面一点,我们把门锁上,他们很累,估计咱们看完回来,他们都还没起来。”程远宽慰道。

  “不行,我不能丢下他们。”周静不停地摇头,程远又急着带她去看医生,最后只能把康康跟宁宁叫醒。

  兄妹俩都有起床气,可听说妈妈生病了,什么小脾气小情绪都没有了,直觉换好衣服,说:“妈妈,你别怕,咱们会陪着你的。”

  就这样,一家四口去了医院。

  周静烧得太厉害,医生直接给她挂水。

  等她挂上水,程远便想去买点吃的回来,这会儿大家都该饿了,她生着病,更应该吃点东西。

  “媳妇,我就去前面的小店买点吃的,康康跟宁宁在这里陪着你,我很快回来。”程远发现她今天特别缺乏安全感,他不知道真实的原因,只以为她生病,心里脆弱了。

  周静一听,立刻拉住他的手,本来想让他别走,但康康跟宁宁的肚子同时咕噜噜地响了起来。她再害怕,也不能看着孩子挨饿,只能让程远去。

  “你随便买点就回来,别去太久。”周静交代道。

  “好。”程远应下,“我就买点现成的包子,跑着去,跑着回来。”

  “嗯。”周静这才点了点头。

  等程远一走,周静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对康康跟宁宁说:“宝宝,可以抱一下妈妈吗?”

  “好。”小家伙以为妈妈生病了特别难受,立刻一人一边靠在她的身上。

  周静搂着自己这辈子生的两个孩子,留着她跟程远血脉的宝贝,她的眼眶忍不住又红了。要是失去他们,她觉得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妈妈,你怎么哭了?”宁宁感觉到脸上被什么东西打湿,抬头一看就见到妈妈哭成泪人,她顿时着急了,抬手就给她抹眼泪。

  康康闻言也抬起头来,看到妈妈哭了,他心里也不好受,连忙说:“妈妈,你别哭,等烧退了就好了,你不用害怕。”

  说着,他也去给周静抹眼泪。

  两小家伙明明还小,却像个小大人似的照顾自己。

  这么好的孩子,要是没了怎么办?

  程远不放心周静,在外面的小店随便买了几个包子就往医院赶,等回到的时候却发现媳妇哭了。

  他最受不了看她哭,走过去就说:“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用不用我喊医生过来?”

  “没有。”周静摇头,“不用叫医生,只要你们陪着我就好。”

  程远把包子分给康康跟宁宁,说:“赶紧吃,还有很多,吃饱为止。”

  康康跟宁宁接过包子,程远又从里面掏了一个包子出来,撕下一点喂进周静的嘴里。

  周静这会儿没什么心情,也不管在外面,他递过来她就吃。

  康康跟宁宁看着爸爸喂妈妈,也把自己手中的包子撕下一点,递到周静嘴边,说:“妈妈,你生病的时候喂我们喝粥,现在你生病了,我们喂你吃包子。”

  周静看着眼前的两大一小三只手,心里暖得一塌涂地,心底那恐慌的悲观情绪似是被包子给挤跑了一般。

  过去日子再难她都熬过来了,现在有男人有孩子给自己做后盾,她还有什么好怕的?不管顾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一定要保护自己,保护好她最爱的三个人。

  等周静挂完水,烧已经退了一些。

  程远去拿了药,然后带着他们一块回招待所。

  隔日,她的烧彻底退了,因为想通了,人也精神了不少。

  程远今天要去开会,她昨天又情绪失控,他很不放心他们三个。

  周静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说:“没事,你放心去吧。咱们也不乱跑,就在这附近逛逛,等你开完会不是还有两天时间吗?到时候再一起去玩。”

  程远虽然觉得把他们留在招待所有些无聊,但总比他们到处跑提着他的心要好,于是他说:“首都晚上都很热闹,等晚上我回来,再带你们出去。”

  “好啦!”康康说:“爸爸你赶紧出门,要迟到了,妈妈跟宁宁有我看着,你放心好了。”

  等程远出了门,兄妹俩就把桌游跟书本带出来,无聊的时候就看看书玩玩桌游,知道妈妈不舒服,半点都没埋怨没能出去玩。

  要是这样熬到平安回去,周静咬咬牙也忍了,可之前给顾老拍了电报说来首都,顾林也确实看到他们,不去拜访他又说不过去。

  好在顾老之前给了她两个地址,一个是他的家庭住址,一个是他目前上班医院的地址。为了避免碰到顾林,周静决定去医院拜访一下顾老。

  她现在啥都不奢望,只求在回军营之前,别再碰到顾林就行。

  为了不扑空,她还特意花钱请了招待所的一个服务员,让她帮忙去医院问下顾老的出诊时间,务必出门就把任务给完成。

  服务员很给力,中午就给她回信,说顾老明天跟大后天早上会出诊。

  “听说他的号很难挂,你又带着孩子,需要的话,我就帮你去挂个号咯。”服务员以为她是想看病,也觉得她大方,赚了这趟跑腿费之后再想赚个辛苦费。

  “谢谢你,不过不用了。”周静笑着说:“顾老只是我一个故友,我只是想去探望他。”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们当中谁生病了,不好意思呀。”服务员连忙道歉。

  “没事。”周静笑着说:“不过我还真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就咱们在这边人生路不熟的,我又想带两孩子出去逛逛,要是你哪天放假,能不能请你当咱们的导游?”周静问。

  “当然可以。”服务员觉得这是一笔大生意,马上说:“我明天就放假,你们想去哪,我就带你们去。”

  “就在这附近参观参观。”周静说:“麻烦你安排一下到时候怎么坐车怎么参观会方便。”

  “没问题,我明天早上六点半就来找你们。”

  康康跟宁宁听到可以出门玩,当然高兴,可他们更关心妈妈的身体。

  “妈妈,你身体好了没?要是没好,咱们明天还是别去吧。”康康担心地说。

  “没事,妈妈是觉得可以了才带你们出去,你们准备明天好好玩就行。”

  傍晚,程远带着饭菜回来。

  吃饭的时候,周静把这件事跟他说了。

  有人带着比他们随便乱逛,他肯定要更放心一些,但还是问道,“那人可靠吗?”

  “可靠的吧。”周静说:“她是本地人,能在国营招待所上半,估计也筛选过。”

  程远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应了下来,还说:“要是你们提前去游玩了,咱们还能空出时间来,去拍个照。”

  “拍什么照?”周静问。

  “就是我今天路过照相馆看到的。”程远说:“这边的照相馆比起咱县城的要大很多,而且里面有很多衣服可以穿,我看到有两夫妻拍那个……叫什么婚纱照的?反正就是从国外传来的玩意,男的穿着西装,女的穿着白色的裙子,很漂亮的,叫婚纱。”

  “……”周静没想到这男人还有拍婚纱照这情调,她说:“那是人家新婚的小两口去拍的,咱俩都老夫老妻了,还拍什么婚纱照?”

  “谁说老夫老妻不能拍婚纱照了?”程远一百个不认同,“要是咱俩结婚的时候有婚纱照这玩意,我肯定带你去拍。媳妇,那婚纱你穿上去肯定很漂亮很好看,我想跟你拍一张,到时候挂在咱家的墙上。”

  光是这么想想,程远就非常兴奋,他媳妇穿上婚纱,肯定超级无敌美。

  “好吧。”反正他喜欢,她也没什么意见。

  过了年她就29了,虽然她保养得不错,可越往后岁月就会在她脸上增添痕迹。与其将来满脸皱纹跟他去拍个老年婚纱照,倒不如趁现在年轻去拍。

  不过,等老的的时候又拍一个也不错。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不禁一抽,她跟程远应该会白头偕老的吧?

  宁宁听到爸爸把婚纱描绘得那么漂亮,一向爱美的她也忍不住了,爬到他跟前就问:“爸爸,我也可以拍婚纱照吗?”

  “不行,你现在还小,等你将来结婚的再拍。”程远拒绝道。

  宁宁听着挠了挠脑袋,问:“什么是结婚呀?”

  “结婚就是将来宁宁找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他也喜欢你,你们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决定一起生活,就叫……。”周静解释道。

  程远一想到宁宁将来会被某个臭小子给骗走,他顿时受不了了,打断周静道:“媳妇,你不要再说了。”

  周静:“……”

  可宁宁已经听明白妈妈的话,立刻道:“我喜欢爸爸,我将来要跟爸爸结婚。”

  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但程远听到闺女说喜欢爸爸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的。

  “宁宁,你是不能跟爸爸结婚的。”程远一脸正经,其实已经嘚瑟起来,道:“爸爸是妈妈的,你要这么说,她该吃醋不高兴了?”

  “……”周静直接朝他翻了个白眼,这人的戏真是越来越多。

  顾林除却第一天出现之后就没再来找过周静,她内心的恐惧消散了不少,甚至觉得自己杞人忧天哭了一大场,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她的心情平静下来,第二天跟孩子出门游玩时都特别轻松。

  服务员叫小珍,是地道本地人,人很热情,跟周静熟络之后,也坦诚道:“我家的条件不太好,所以才从你这里接活,很多同事都瞧不上我,可我觉得自己没偷没抢靠劳力工作,没什么丢人的。今天我收了你的钱,一定会带你们好好玩的,能省的钱一定给你省,不该花的钱,一分都不会让你多给。”

  “我知道,今天麻烦你了。”周静笑着说,而且她特别欣赏努力向上的人,于是鼓励小珍道:“现在条件不好只是暂时,相信你经过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瞒你说,咱们从大山来的,我也靠着自己的努力,挣到钱带孩子四处游玩。”

  “哇,你好厉害。”小珍一脸崇拜地说:“我看你男人军衔不低,以为你是个阔太太,没想到你还靠自己。”

  两人一边进行商业互吹一边朝目的地出发。

  他们今天主要的游览目的是故宫那附近,康康跟宁宁看到书本上所写的地方,一个个呈现在眼前,觉得既神奇又兴奋。

  整个行程下来,他们都保持高度亢奋,全程自己走路,累了就歇歇,宁宁都没撒娇让周静抱。

  一直玩到下午十点多,小珍想带他们再游玩一个景点,周静却说,“不了,现在就回去吧,咱们回到招待所的时候,他爸也该回来了。”

  “行,那我们现在就去坐车。”

  虽然已经提前回去,可等车的时候耗费了一些时间,他们回到招待所的时候,程远已经回来了。

  因为担心他们,他就坐在一楼等。

  等看到他们回来,他立刻站起身来。

  康康跟宁宁看到爸爸很开心,乐呵呵地扑上去抱住他,可程远无暇顾及他们,拉着周静的手就问:“怎么这么迟?”

  “没事,你别担心,咱们就是等车等了很久。今天一点事都没有,康康跟宁宁都玩得非常开心。”

  程远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才有心思搭理抱着自己腰身的儿女。

  小珍看着他们一家四口,好生羡慕,也不打搅他们了,没跟周静说一声,转身就回家去。

  只是她刚转身,角落里好像有个身影一缩。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她擦了擦眼睛,想看清楚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玩了整整一天,康康跟宁宁吃过饭洗完澡,一躺上床就立刻进入梦乡。

  周静也累,不过程远在外忙了一天,难得两人有时间坐下来,她也不想睡,靠在他怀里,跟他说今天的见闻。

  “你说得这么好看,我都想去看看了。”程远说。

  “等你忙完就去瞧瞧咯。”周静极力推荐,“真的非常值得一去。”

  “可我想带孩子们去爬长城,不登长城非好汉,我程远的孩子怎能不是好汉呢?”程远有些为难。

  周静嘴角抽了抽,“康康是条好汉就算了,宁宁是女孩子,她真那样变成女汉子了。”

  “女汉子就女汉子,只要不长歪,女孩子也不一定要柔弱,像你这样容易被男人欺负。”

  “你还知道自己欺负我了?”周静斜了他一眼。

  他那软飘飘的眼神,看得程远的心软乎乎的,他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说:“宝贝,两孩子睡得很沉,现在给个机会我欺负你吧。”

  “……不行。”周静坚决不同意,康康跟宁宁都大了,就躺在隔壁床上,她实在没有那么厚脸皮去干那事,可程远也不是好糊弄的,她脑子一闪,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不说想拍婚纱照吗?我这边有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程远对婚纱照这事非常上心,被她这么一带,心思还真带偏了。

  周静:“你说这边的照相馆很大,可总归在室内,拍照的背景也是那种很假的画。与其这样,倒不如咱们直接去室外拍,你不说想去故宫瞧瞧吗?到时候咱就去那附近拍婚纱照。”

  程远听着,觉得不错,“可人家师傅愿意给咱们去外面拍吗?”

  “只要咱们愿意多付钱,肯定有人愿意出外景。”周静说:“我看那小珍挺多门路了,我明天问问她,说不定她能给咱们介绍个摄影师呢。”

  程远越听越觉得这主意可行,立刻道:“那你明天问问,只要能找到人,咱多付点钱都行,只要拍得好就行。”

  “好,那咱们早点睡吧。”

  周静说着就躺下,她以为这样能蒙骗过关,可程师长对这事可执着了,一个翻身,一拉被子把两人盖住,该干啥就干啥去了。

  她虽然觉得羞耻,可每当做这种事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跟他是最亲密的,似是能把这两天的心绪不宁给赶跑。

  次日在房间吃过早饭,周静就下楼找小珍,把希望找摄影师的事情跟她说了,“要是能找到专门拍婚纱照的师傅就最好,价钱都好说。”

  “你还真找对人了。”小珍说:“中午放饭的时候我溜出去一趟给你找人。”

  “那太感谢你了。”周静连连道谢,“到时候肯定少不了你的辛苦费。”

  “行,你我还能信不过吗?”小珍说完,又道:“你跟你男人感情真好,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赶时髦拍婚纱照呢。不过也是,我看你男人昨晚可紧张你了,不就迟了一点回来吗?他都把你当小孩了。”

  “他就是爱自己吓自己。”周静嘴上嫌弃,可心里美滋滋的,自己男人紧张自己,哪个女人会不喜欢?

  中午午睡前,小珍就跑来报信,“人已经找到了,对方也是专门给人拍婚纱照的,就是要价有点高,我跟他摸了半天也得这个数。”

  说着,她伸了几根手指头,周静看了,笑着说:“没问题,这价钱估计你没少出力,给你加个买茶水的钱。”

  “谢谢,那我不客气了。不是我吹的,我真的费了好半天跟他讲价。”

  “不客气,是我得谢谢你,这几天没少给我帮忙。”

  拍照的事情定下来以后,周静也让康康跟宁宁准备一下,这年头照相馆还没有小孩西装跟婚纱提供,可他们可以穿自己的衣服来拍。

  周静给他们做的几套衣服都很不错,绝对可以拿来拍照。

  程远晚上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也乐坏了,但很快苦恼起来,“你说我到时候穿西装还是军装,西装好像跟婚纱配点,可这么难得,我身为军人,不穿军装也可惜。”

  “那就都穿咯,我看那附近有招待所,到时候开一间房,反正我换婚纱得有个地。”周静说。

  “好。”程远心满意足地应下,对过两天的婚纱照也充满了期待。

  这天晚上,程远跟康康、宁宁因为拍照的事情而兴奋了一晚上,一直叨叨个不停,可周静心里悬着石头,只能强行打起劲来。

  明天就是她打算去看顾老的日子了,原本她这趟旅程就是冲着这事情的,可现在她都有些后悔了。

  要是早知道会碰到顾林,她是绝对不会过来的。

  隔日,在招待所待到十点多,周静才带着宁宁跟康康出门,想着到达医院的时候快中午了,不会影响顾老看诊。

  “康康、宁宁,等会看到顾爷爷,要有礼貌,记得叫人,知道了吗?”去到医院门口,周静给两孩子交代完,才走进去,跟挂号处的人打听顾老的诊室。

  顾老的诊室在二楼,周静一手提着礼物,一手牵着孩子,慢慢地往上走。

  这时快十二点了,顾老的诊室仍然有不少人。

  周静看到他正伏案写方子,也不打扰他,想着等他看完诊再进去。

  可就在她想退到一边的时候,顾老突然抬起头来,在瞥见她的那一刻还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就喊道:“小静,你来了。”

  “嗯,顾老,我来了。”许久不见顾老,他难免老了一些,周静看着有些心酸,说:“你先忙,我在外面等你。”

  “不用,你进来。”顾老说着,唰唰唰地把方子写完,递给病人之后就盖笔筒,而后对后面排队的人说:“现在十二点,我下班了,你们后天再来吧。”

  顾老是中医院出了名的劳模,虽然上半天班,可从来都是忙到下午才回去,所以挂号处的人才敢这般超额把号挂出去。

  没看上的病人在嚷嚷了,可顾老这次铁面无私,把人全赶了出去,把门关上。

  “小静,我可算把你盼来了。”顾老激动地说:“那天顾林说接到你,你却不愿意来,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了。”

  周静听着一脸懵逼,“顾老,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呀?”

  “你肯定觉得我很没骨气了吧。”顾老有些别扭地说:“我当初在牛棚信誓旦旦地跟你说,这辈子都不会人那个连老子都敢举报的不孝子再有联系,可我现在……哎,我也是看他改过自新,真的是改头换面的,我才原谅他的,我老伴不在了,要是他能改,我也想身边有个人。”

  周静这时脑海里面才浮现出原主当年拜顾老为师的画面。

  那时候顾老被下放,还是被自己儿子举报了,儿子举报之后还登报纸跟他撇清关系,他怕自己毕生所学要失传,才传给她这个丁点基础知识有些小天分的小年轻。

  “顾老,顾……大哥,她真的改过自新了吗?”那种恐惧感又油然而生,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是顾林以前能这般反骨,现在却360度大转变成了大孝子,很有可能是人的芯给换了。

  那就几乎可以断定这个顾林真的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顾林。

  “真的。”顾老提起这个就特别高兴,“他真的跟变了个人似的,我虽然人老眼花,可心不花,他是真心对我还是贪图我的名利跟钱,我看得一清二楚。”

  周静听着,心瞬间贴近了谷底,但她不能表现出异常,还强颜欢笑地对顾老说:“那就太好了,以后你有顾大哥照顾,我也放心。”

  “你千万别放心我。”顾老是个可爱的老头,他说:“你要老惦记着我,时不时给我寄信,时不时给我寄点好吃的。”

  “行,这都不是问题。”只要顾林不作妖,这些小事,他不提,她也会照做。

  “好了,别管顾着聊天,都饭点了,孩子都该饿了,咱们去外面吃饭。”顾老说着朝康康跟宁宁招了招手。

  两小家伙朝顾老走过去,乖巧地喊了一声:“顾爷爷好!”

  “好好好!”顾老乐眉笑眼开,拍了拍脑袋,说:“好不容易见上面,我得给你们包个大红包,你们等等,我去隔壁借两个红包回来。”

  “顾老,不用了……”周静的话还没说完,顾老已经拉开门走出去。

  很快,顾老就回来了,给康康跟宁宁每人一个红包,然后才带他们出去吃饭。

  从顾老那里回来,周静的心情变得很沉重,她现在可以确定顾林是穿书过来了。

  现在待在首都让她觉得很没安全感,她极度想回到大山里面,好像被圈在里面,她就有了重重保护一样。

  可程远跟孩子都对明天的拍照充满期待,她不想扫他们的兴。

  等程远散会回来,周静就跟他打着商量说:“明天拍完婚纱照,咱们后天就直接回去了,好不好?”

  “为什么?”程远刚问完,对上她一脸哀求的脸,什么原因也不问了,说:“好。”

  一来到这边就病了一场,估计她也不乐意待着了。

  隔日一早,他们就带上衣服,出发去拍照了。

  他们去到的时候,摄影师已经在等着了,他还带了一个助理。

  “阿姐,这是咱们照相馆最好的几套婚纱,我都带过来了,你等会试试。”助理知道他们是大客户,笑眯眯地对周静说。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好。”周静说,“咱们现在就去那边招待所开一间房,我在里面换。”

  “换件衣服还得特意开间房,果然是财大气粗。”助理立马乐呵呵道:“好,我现在就把婚纱给你提过去。”

  康康、宁宁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把拍照的衣服穿好,程远也穿了军装,等会拍完再换西装就好。

  他大概看了看照相馆提供的西装,觉得还没他媳妇做的那套好看,真后悔没有把那套西装带来。

  助理跟周静一块去招待所。

  这年头的婚纱样式当然不能跟后世比,而且样式都偏保守,她想趁这个机会秀一下身材都不行。不过即使有性感款式的,程远这个小气鬼也肯定不会让她穿,所以有没有都没差。

  她最后选了其中两套,把其中一套穿好,助理就陪着她出去了。

  她们回到拍摄地点的时候,康康跟宁宁两个小臭美已经乐呵呵地摆起姿势,面对镜头一点都不胆怯。

  摄影师是老师傅了,看到宁宁这个小精灵,都忍不住说:“你这闺女,以后是当大明星的料呀。”

  “师傅你别夸她,再夸她要飘起来了。”周静心里高兴,但嘴上得谦虚。

  等两小孩拍完,就轮到程远跟周静上场了,程远还沉浸在媳妇的美貌中,差点没反应过来。

  周静完全无压力,倒是程远有些紧张,刚开始还面部表情僵硬,手脚不协调,犹如一个刚入营的新兵。

  不过,师傅很快发现了让他放轻松的秘密,就是让他少看镜头,多看媳妇,只要是看着媳妇的那些照片,都拍得特别好。

  他那眼中的柔情,似是要滴出水来。

  等拍完这套衣服,师傅就喊程远跟周静去换衣服,让康康跟宁宁继续拍。

  程远那西装换起来快,周静那套婚纱换起来有些繁琐,需要助理的帮忙,而助理因为人有三急而去了洗手间。

  “你先回去吧,康康跟宁宁两人自己在那边待着,我不放心。”周静催促程远赶紧回去。

  程远本来想等她,不过也惦记着两个孩子,于是先行回去了。

  周静在房间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助理回来,担心她出事了,于是走下楼去看看。

  可刚出了招待所,她的手腕就被人拉住,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拉到一旁的小巷中。

  “你放开我。”周静满脸惊恐地盯着顾林,死死挣扎,可他的两只手像是钢板一样钳住她的手,人又被他压在墙上,根本动弹不得。

  顾林看着她穿着婚纱的样子,一双眼睛都红了,他说:“小静,咱们不属于1980这个年代,我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你跟我回去2020年。”

  “我不回,你快点放开我。”即使挣扎不掉,周静还是继续挣扎。

  蓦地,巷口传来一道冷冽的男声:“你放开她!”

  话音刚落,一个拳头从她面前略过,“嘭”地一声,顾林倒在了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