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54 章 第 54 章

第 54 章 第 54 章

 推荐阅读:
     顾林本来就是个柔弱的美男子,被程远这种长年训练的人随便一撂就倒了,更何况他用了十足的力度。

  他顿时摔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他感觉自己嘴里的牙齿都松动了。

  正想起来的时候,程远已经一觉踩住他的肚子,他发出一阵“闷哼”,顿时动弹不了。

  顾林人不能动,可嘴巴能说,他一双眼睛猩红地盯着程远,冷笑道:“你打我也没用,打我也改变不了周静不是这个世界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从2020年现实世界穿越过来的,她终将是会离开你的。”

  “你胡说,我不会。”周静歇斯底里地喊着。

  程远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地失控,伸手就握住她的手。

  掌心传来他的体温,她才稍稍平复下来,盯着顾林,一字一顿地说:“我周静就算死,也不会跟你回去。”

  顾林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就那么好吗?让你心甘情愿留在这落后的年代,这样的条件,你活得下去吗?”

  “我不活都活了十年了。”周静冷笑,“你死了这条心吧。”

  话音刚落,就传来助理的嚷嚷声,“民警同志,快点,就在这边。”

  下一刻,助理带着两个民警朝这边冲过来。

  民警看到程远一身军装,立刻指着地上的顾林问周静:“是不是这男人对你耍流氓?”

  “是的。”不等周静回答,助理已经抢着说,“我亲眼看到他拉着周姐到巷子里,企图对她不轨。”

  民警扭过头扫了助理一眼,“等会作证人的时候自然有你说话的份。”

  说着,他再次跟周静确认,她点了点头,“是的。”

  顾林听到这话时,内心所有的不甘、愤怒,好像都没了。

  上天让他能跨越时空追到这里来,大概是想让他彻底死心吧。

  其实,这几天他一直跟踪她,在看到她男人、孩子给她喂包子,她外出迟了回来他男人的心就放不下来,还有她带着孩子出去玩时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们拍婚纱照时眼里的真情流露,他就知道她在这边过得很好很开心。

  过去她一直给人恬淡的感觉,可就是太淡了,像是虚无缥缈一样,而在这里,她却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执着这么多年,好像是时候放手了。

  民警把顾林带走,他半点反抗挣扎都没有,形同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程远跟周静也跟着去了警察局,本来助理打算帮他们看着康康跟宁宁,可他们都不愿意,把两孩子一起带了过去。

  在警察局录完口供,出来时已经是中午。

  康康跟宁宁肚子也饿了,可知道妈妈被人伤害,也不敢说话,只紧紧地拽着她的手。

  程远带着他们回了招待所,又买了吃的,让兄妹俩吃完就去睡觉。

  等康康跟宁宁彻底睡熟了,周静才问程远:“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她抬头看了他一下,又垂下了头。

  程远伸手把她搂入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说:“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说着,拥着她的力度又强了几分。

  周静靠在他的怀里,半晌才说:“我的确如顾林所说,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我是1990年出生,对比现在,还是十年以后的事情。我在2020年的时候穿越到这里来,现在这个世界,就是我看的一本里的世界。”

  “这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也像是天荒夜谈,可在咱们结婚前两个月,我就从一个中医生周静变成了乡里周家的周静,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突然之间就不喜欢王一力,因为我并不是那个周静。”

  “意思是说你从来没有喜欢过王一力吗?”程远的语气难掩惊喜。

  周静抬眼瞥了他一下,无奈说:“你现在的关注点是不是跑偏了?”

  “这才是重点。”程远肯定说:“媳妇你从来只喜欢我一个,我好开心。”

  “……你刚开始喜欢的是以前的周静,我是不是应该不高兴了?”

  “哪有的事?”程远立刻否认,“我之前就是觉得这个小女孩心底很善良,我一十八岁的男人,会喜欢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吗?我又不是变态。”

  “……”得,你现在喜欢怎么说都行。

  “言归正传,你继续说。”

  “没什么好说的,后面的事情你不都知道了吗?”周静说。

  程远:“那你跟我说说你原来的世界吧。”

  “其实跟咱们现在这个世界差不多,反正它是以真实的世界历史为背景。”周静道:“咱们现在是八十年代,国家改革开放会让经济快速发展,国家实力越来越强,人民生活越来越好。”

  她东一句西一句地跟他诉说着将来的世界,程远听着,心不由一沉。

  等她说完了,他才问:“那……你会回去吗?未来的世界那么好那么便利,你跟着我在这里生活,很苦吧。”

  周静抬头看他,不答反问:“我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你还要我吗?”

  “要,当然要。”程远把人搂得牢牢地,“只要你不嫌弃我,不嫌弃这个落后的世界,我怎么会舍得把你推开?”

  “你傻呀!”周静的心酸酸涩涩的,眼泪泛光,说:“这个世界有你、有康康、有宁宁,我一切的幸福都在这里,我怎么会想离开。”

  “好,你不走就好!”程远说:“咱们把今日这件事都给忘了,以前是怎样生活,以后就怎样生活。”

  说着,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她抬手搂住他的脖颈,热情地回应他的吻。

  “羞羞脸,爸爸妈妈你们亲嘴嘴哦!”

  一道稚嫩的童声把两个吻得忘我的人给打断了,周静立刻推开程远,只见宁宁捂着脸,又好奇地指间裂缝偷看他们。

  周静的脸顿时红成了小番茄。

  真是一时大意,幸好宁宁醒得早,按照刚才的情形发展下去,怕是要做亲密运动了,那时候被孩子撞破,她真是想撞破头的心都有。

  程远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咳了一声,说:“宁宁你赶紧睡觉,咱们准备坐火车回家了,到时候很累的,你多休息一会儿。”

  顾林这次估计要被关不短的时间,可这里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噩梦,特别宇周静来说,他们实在没有心情待下去。

  程远托人买了最快的那班火车,吃过晚饭就打道回府。

  离开之前,周静托小珍给三妞带个信,“麻烦你跟她说,咱们有急事赶着回去,让她在校园好好的,要是遇到什么事,记得跟家里说。”

  “没问题,肯定帮你把话传达到位。”小珍拍着胸口保证。

  “谢谢你。”周静说着,就想从裤兜里拿钱,却被小珍拉住了,“周姐,不用了,这几天你已经够关照我的了,这小事就不用给了。就是……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不知道会不会唐突?”

  “什么事,你尽管说,能帮得上忙的肯定帮。”周静说。

  小珍:“你不说你是把山里的特产倒腾到城市去卖吗?能不能也给我弄点,我看现在很多人摆地摊,我也想去卖。”

  “可以呀。你把地址留给我,我先给你邮寄一点,你试着卖,要是生意好,再跟我拿货。”周静道。

  “那太感谢你了。”小珍拿过纸笔,把地址写给周静。

  周静把地址收好,然后跟她道别。

  等火车终于驶出,周静悬着的心才落了一半。

  经过三天三夜的旅程,回到军营,回到那个熟悉的家,被重重关卡围住,她的心才落到实处。

  她不知道顾林所说的能回去的办法是什么,但只要他找不到自己,她应该就安全了。

  在家休整了两天,周静就回军医处上班。

  这次去首都来去冲冲,周静都没买什么特产回来给同事吃,这天早上特意早起做了蒸蛋糕过去,算是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照顾。

  现在市面上已经有炼乳买了,加入炼乳的蒸蛋糕比加入麦乳精的蒸蛋糕更加好吃。

  谢宇几个津津有味地吃着,直至把一整盘蛋糕都扫清了。

  “小静,要不你教我做蒸蛋糕,年底我回老家,就开个铺子卖蛋糕。”谢宇说。

  周静听着笑了,道:“谢老师,你不适合做蛋糕,还是适合给人看诊。要是回老家觉得无聊,可以开个小诊所,凭你的医术,肯定找你看诊的人很多。”

  “这个主意好像不错。”谢宇说:“现在国家政策放开,我好歹当了几十年军医,算是有点经验。与其整天待在家里跟老婆子相看两厌,倒不如给人看病。”

  “这个真的可以有。”周静说:“不过你应该也得跟嫂子一直对着,你给人看病,总得有个人抓药打针呀,难不成你想请个小年轻,让嫂子扒了你的皮?”

  这年头农村卫生站通常就是夫妻档,一个负责看诊,一个负责抓药打针,抓药打针的就是摸索着上阵,基本不用什么经验。

  “请个小年轻,我那卫生站还能开吗?那不是给人看病,是让人看热闹了。”

  大家被谢宇逗得哈哈大笑,一阵欢笑过后,周静才问:“谢老师,你具体啥时候退休?”

  “怎么?巴不得我走呢?”

  “当然不是。”周静哭笑不得道:“我就是想给你办个欢送会,咱们受了你多年关照,这一别,都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见了。”

  其实有些人一别就是一生了,但周静说不出这样的话。

  不过,大家心里都明白,气氛突然有些伤感,谢宇说:“就十一月,到时候我请大家吃一顿好的。”

  “咱们给你送行,怎么能让你请呢?”孙鸿说。

  “就是。”周静忙接腔道:“让我来请吧。”

  “不不不,还是咱几个凑钱。”

  “让我来吧,我怎么说现在也是当老板的人。”

  “……”行吧,你赢了,你来请。

  过了几天,学校开学,康康跟宁宁又升了一个年级。

  康康今年是五年级的学生,而宁宁是一年级的学生。

  不知不觉,孩子都大了,再过两年,康康都要读初中了。

  “真是孩子在长大,我们在变老了。”程远今天休假,站在门口看着一儿一女远去的背影,叹气道。

  周静今天恰好也放假,看他唉声叹气的模样,没好气地说:“你再无病呻吟下去,老得更快。”

  “你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都38了,你才30。”程远有些嫉妒地说。

  周静直接翻了个白眼,“你没听说过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三十烂茶渣吗?”

  “啥意思?我没听过。”程远有些懵,但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你们未来世界的顺口溜吗?”

  “算是吧。”

  自从回到军营,两人对周静来自未来世界这件事释然了,而且程远就像一个充满求知欲的孩子一般,时不时问下她以后的事。

  现在开了个头,他又开始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问:“2020年的人,结婚的时候都会穿婚纱了,是不是?”

  “大部分吧。”时间有些久远,周静回忆了一下,说:“那时候掀起了汉服热,有些人结婚的时候会特意穿汉服,甚至举行一场汉朝的婚礼。”

  “那不就越活越回去了吗?”

  “……”

  “还有呢?也会请酒吗?”程远这问题真是无穷无尽,周静只能耐着性子回答:“会,为了图方便,大家一般都上酒店,也就是宾馆去摆酒。当然,在酒店摆喜宴也特别气派,接亲都是用汽车。一般婚礼之后,新人回去度蜜月。”

  “啥是度蜜月?”

  “就是小两口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很多时候会选择出国,然后旅行,过十天半个月只有他们两人的生活。”

  “这听上去很不错。”程远笑着说:“啥时候咱俩也补个蜜月吧?”

  “就你一天到晚忙个不停,请假回老家探亲的时间都没有,还敢奢侈度蜜月,等你退休之后再想吧。”周静说。

  “这可说不定。”程远说:“等康康跟宁宁再大点,寒暑假把他们扔到省城去,我要是能腾出时间,咱就去度蜜月。”

  “孩子才多大,你现在就嫌弃上了?”周静说:“你这话不能让宁宁听到,不然她得多伤心呀。”

  “知道了,我就在你面前说说。”程远说完又问:“那你以前家是怎样的,有哪些人?你来了这里,他们会不会很伤心。”

  其实周静也不知道自己来了这边,原来世界的自己会怎样,是自动消失了,还是死了,不过这些她都不关心了。至于她的父母,得知没了她,应该会很高兴吧。

  “我以前的家庭很不幸福。”周静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程远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立刻把人搂住,说:“对不起,你不想说就不用说了。”

  “没事,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周静说:“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后来各自组成新家庭,他们都嫌我是拖油瓶,就把我扔给了奶奶。后来奶奶走了,就剩我一个了。说起来,咱俩的经历还有些像呢!”

  “大概是因为这样,我对你不抗拒。我过去是不婚族,根本没打算结婚,当初嫁给你也是赶鸭子上架,不过,我很庆幸自己嫁给了你。”

  “媳妇,以后都会好的,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也不会把你丢下。”程远抱着她,低声地说着。

  那种一直被抛弃的感觉有多难受,没人比他更清楚。

  “我知道。”周静微微一笑,“我有时候觉得,上天让我跨越时空遇到你,大概是怜悯咱俩,让咱们互相取暖。”

  两人静静抱了一会儿,等情绪平复下来之后,周静便从他怀里起来,“我要去各军嫂家里看看,你在家待着吧。”

  “宝贝,别走呀。”程远拉住她,说:“难得康康跟宁宁不在家,咱俩是不是……”

  他什么意思,周静哪能不知道,她瞪了他一眼,“作为一师之长,白日宣/淫,简直有伤风化。”

  “我今天休假在家里,不是师长,只是你的男人。”程远边说边把她打横抱起来,直奔房间而去。

  现在孩子不在家,程远就使劲地折腾,他特别喜欢她叫,就想尽法子让她叫出来。

  周静觉得羞耻极了,却又无法阻止他,只能由着他作乱。

  事后,她都累瘫了,他还意犹未尽地抱着她说:“宝贝,以后那套会不会薄很多,现在的太厚了。”

  “嗯。”周静懒得回答他了。

  程远一听,双目顿时亮了亮,道:“看来以后也是有好的地方了,就是要等三四十年才能用上,有点久。”

  周静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说:“你那会都七八十岁了,你能用我都受不了,你去外面找小年轻好了。”

  “媳妇,你说的是什么话?”程远不高兴了,“我这辈子都只能是你的。”

  “对了,那内衣以后是不是也会越来越薄呀,只用蕾丝做……”

  程远欲想问下去,周静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这天一直到下午三点多,周静才有空去各军嫂家里瞧瞧。

  现在已经九月份了,菌菇干跟草药的收购量很少,不过有海味作为补充,各个军嫂还是忙个不停。

  周静走了几家人家里,而后去到张嫂子家里。

  她还记得,张嫂子是她来这里,第一个上她家去的嫂子。没想到一眨眼,就十年过去了。

  “小静,现在天天在家挣钱,这感觉真好,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张嫂子说完又叹了口气,“只是年底老胡退休回老家,我就没有这行当做了。这孩子一个个天南地北的,又不用我带孩子,我回去都不知道干嘛了,要是可以的话,我跟老胡都想在这边养老了,回去跟邻居之间都不熟络。”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周静知道这里的规矩,想了想说:“嫂子,你要是真不想回去,就跟胡团长商量一下,在村庄里面买块宅基地,然后建个两层小楼自个儿住咯。”

  “这好像也可以哦。”张嫂子眼睛一亮,可又有些犹豫,“回老家有房子住不花钱,我不知道老胡舍不舍得花钱建房子呢,咱们孩子多,想多留些钱给他们,否则以后不好分。”

  “你们老家的房子有几十年没住了吧,现在回去怕是不能住了,这样一来还不是得花钱建。”周静说:“养老就是要自己住得舒心,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行。”张嫂子应下,“小静,谢谢你呀,每次有问题跟你说,总有好办法。”

  离开张嫂子家,周静又去了黄嫂子跟郑嫂子家。

  她们都是这家属区第一代入住的军嫂了,好像是约好似的,他们男人都会今年十二月份退休。

  绕了一圈回到家,程远正在厨房做饭,周静说:“我来吧。”

  “没事,难得有空在家,给你们做顿饭,只要别嫌不好吃就行了。”程远说。

  “不嫌弃。”周静醒着宁宁跟康康在里头做作业,也大着胆子从身后抱住程远,然后靠在他的背上。

  “怎么了?”程远觉得她情绪不高。

  “没什么。”怕他以为自己有什么不高兴,立刻解释道:“不是胡团长他们几个年底都要退休嘛,跟张嫂子她们相处了这么久,我有些舍不得。”

  都说“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程远对这种离别深有感受,可人生就是这样子,大家走着走着就走散了。

  “你要学着适应,以后会有更多的嫂子回家。”程远伸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说。

  “嗯。”周静也知道这事没办法改变,于是说:“我这边不是挣了一些钱吗?营里的活动资金又不多,我想拿一部分出来,给大家办个欢送会,跟谢老师的一起,你觉得怎么样?”

  “你觉得可以就行。”程远对钱并不是十分看中,更何况这钱是她自己挣的,该怎么支配都由她。

  “那好。”周静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道:“我到时候再给他们每人弄点额外津贴,算是你程师长对他们的一点心意。”

  “哦,那我不就坐收渔翁之利吗?”程远挑着眉说。

  周静:“我这是放长线钓大鱼,给你好好铺路,将来做首长夫人。钱每个人都能挣,可首长夫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

  “你口气挺大的,不过我会努力的。”程远说着扭过头去,看着她的唇不由又动了心思。

  他的头越来越低,他的唇越来越接近她的唇,突然,一声“哎呦”就把他们给打算了,两人往外一看,只见宁宁捂着脸站在厨房门口。

  “……”真是的,为什么老是被闺女抓包?

  一转眼,国庆节就到了,距离十一月份还差一个月。

  这次的欢送会针对所有今年退役的军官跟士兵,所以规模还挺大的,周静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把大部分事情交给赵笑花她们几个去统筹。

  这天晚上,周静把她们喊来自己家开会。

  大家吃过晚饭,就陆陆续续过来了,章燕红最后才到,她一进门就给周静递了一封电报,说:“这是三妞给你拍的,门岗士兵看到她的名字以为是给我的,就送到我家去了。”

  “三妞咋无端端给你拍电报呀?”赵笑花问。

  “我也不知道,等会看看就知道了。”周静说:“我们先开会,今天把大家叫过来,最主要是讨论一下下个月的欢送会。这次是咱们公司赞助,所以一定要办好,这可是代表咱们公司的形象。”

  “什么是赞助,什么是形象呀?”周小兰不懂就问。

  周静:“赞助就是提供支持、帮助的意思,至于形象,就是外人对咱们公司的印象。出钱办欢送会,看上去是咱吃亏了,可在别人眼里树立的美好的形象,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将来咱们公司越做越大,这形象可谓十分重要。当然,咱们这也是真心诚意去办这次欢送会。”

  开场白过后,周静开始布置工作,朱晓丽负责节目表演的统筹,赵笑花负责宴席食材的采购,章燕红负责舞台搭设,周小兰负责通知联系。

  这个会议开了有一个多小时,等到散会的时候快九点钟了。

  等周静收拾一下去洗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

  她这才想起三妞个自己拍的电报,一边爬上床一边跟程远说:“三妞不知道有什么事,竟然给我拍了一封电报,该不会是谈恋爱了不敢告诉燕红吧?”

  “看来你现在变成了知心阿姨了。”程远说。

  周静听着,可不乐意了,“我是也是知心小姐姐,怎么就成阿姨了?”

  “三妞不是一直喊你阿姨吗?”程远一脸不解。

  “在未来,女人都喜欢别人喊自己姐姐。特别是那种年纪轻男人的想追年纪大的女人,他们都会喊她们小姐姐。”

  “年纪轻的男人还会追年纪大的女人吗?”程远的三观都被刷新了,“男人不都喜欢年轻的吗?”

  “哼,庸俗。”周静撇撇嘴说:“等以后我年老色衰,你肯定会嫌弃我的。”

  “哪能?你别嫌我老就行了。”程远求生欲极强,立马转移话题,“那像我们这种年纪大的男人追求你们这种年纪轻的女人,会叫什么?”

  “宝宝吧。”

  “那女人会喊男人什么?”

  周静正在拆信,想没想就说:“爸爸。”

  “爸爸?为什么会叫爸爸?”

  周静当然不敢告诉他,立马说:“你别打岔了,先让我看看三妞说什么。”

  “三妞说什么了?真谈恋爱了吗?”程远看她半天不出声,扭过头去,只见她一脸惊呆。

  “怎……怎么了?”

  周静扭过头看他,说:“三妞说顾林死了。”

  程远:“怎么会死了?”

  “我也不知道,三妞没详细说。”周静猜测道:“他之前不是说有办法回去吗?说不定这就是回去的方法。”

  “有可能。”

  不是她黑心,现在顾林死了,对于她来说,真是一件彻底松一口气的事情。虽然这里远离首都,可难免他不会追过来,要是他一直都在,就像一个□□一样,她近段时间可不没有出去过。

  虽然这样,可现在这样,顾老就变成孤独老人,她又忍不住担心他。

  一把年纪,难得儿子改过自新,可现在却弄成这样子,真是换谁都糟心。

  “你明天让人查一查三妞学校的电话,到时候咱们打一个过去问问怎么回事。”周静说:“也不知道顾老现在怎样,我就怕他受不了,即使现在给他打电话,可能也了解不到情况。”

  “好。”程远应下,又轻声安慰道:“你别太担心,顾老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能顶得住的。”

  “嗯。”周静点头。的确,能够挺过动荡十年,受到侮辱虐待,他注定是一个坚韧的人。

  次日,程远回营里就让人去查,周静刚到军医处不久,勤务兵就跑来跟她说:“嫂子,师长说电话已经找到了,现在请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好。”周静跟谢宇说了一声,就跟着勤务兵出门。

  等到了程远的办公室,她先给学校打了一个电话,说明自己要找谁,让对方帮忙通知一下。

  因为通知三妞要一些时间,她先把电话挂断,等半小时之后再打过去。

  等第二次拨通电话的时候,,她总算找到三妞了。

  三妞知道周静打来是为何事,不等她开口问,就已经说话,“我妈之前交代我,不能无事不登三宝殿,让我有空就去探望一下顾老,前几天放假,我就去他医院了,可医院的人说他儿子死了,暂时不会过来上班。”

  “后来,我又打听到,他儿子因为之前犯了事被关进去了,可能是受不了那苦,在里面自杀了。”

  周静听完,觉得非常震惊,半晌才对三妞说:“要是可以的话,你看看能不能去医院找个人,了解一下顾老的情况,并告诉顾老,有事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好。”三妞应下,说:“拍电报说不清楚,我到时候给师长打电话吧。”

  周静:“行,让你破费了,等你回来,周姨给你做好吃的。”

  “没事,周姨你太客气了。”三妞说:“当年你没少接济咱们几姐妹,这电话费算不了什么。”

  过了几天,程远接到三妞打来的电话,就直接去军医处找周静。

  “三妞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说顾老目前情绪还稳定,他托三妞问你,能不能让他去省城投靠咱爸妈,首都他不想再待了。他说不会跟他们同住,就是想待在附近,有个人照应,自己不会孤苦无依。”

  顾老下放多年,周爱国跟李香兰一直关照他,真算是他的半个儿子儿媳了。

  周静:“我给我爸妈拍个电报吧,他们应该会同意了。”

  周爱国跟李香兰得知这件事后,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周爱国还特意坐火车去首都,把顾老接过来。

  李香兰想把顾老接到他们家住,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就在他们附近租了个房子。

  每天有周爱国跟李香兰孝顺着,有时候又有子健跟子强两个开心果陪着,他的心情开朗了不少。

  顾老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省中医院想返聘他,可他拒绝了。在搬到省城一个月后,他在家开起小诊所,平时有人过来找他,他就给别人把脉写方子,日子也算稳定下来。

  他收费很便宜,对于老人小孩、还有家庭环境很困难的人,他有时候连诊金都不收。

  一转眼就到了十二月,这时候欢送会已经圆满结束,张嫂子他们跟谢宇也准备离开。

  在他们离开前一个星期,周静给他们挨个送慰问金去。

  张嫂子收到的时候,别提有多高兴了,“小静,你真是太客气了,你说给老胡就算了,他总算对国家有点贡献,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收了。”

  “哪能说没贡献呀?”周静不认同道:“要是他们男人没有咱们女人在背后默默支持,他们能无所牵挂地在外面拼吗?”

  “说的也是。”这话张嫂子爱听,说:“真是一眨眼就过了大半辈子了,虽然这边生活艰苦,可大家军嫂之间互相帮助,也很让人高兴。现在要离开你们,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嫂子,你就搬到前面去一点,哪里算离开咱们?”周静笑着说:“笑花他们几个天天往村里跑,你们还是会天天见面的。”

  “说得也是。”张嫂子说:“幸亏我当初听你,不过也恰巧有人要卖房子,否则我买块宅基地,房子一时半刻建不起来,咱们也没地方住。”

  “哪能让你们没地方住?真那样让程远放宽几个月就行。”

  “这可万万不行。”张嫂子连连摆手,“我知道你跟程远都是好的,但他是这里的领导,要公平公正才行,要是为咱们开了个头,让他以后难做,我们真是罪孽了。小静,虽然咱老胡没有程远本事,不过我做了这么多年人,还是有些经验要告诉你的。”

  “嫂子,你尽管说。”

  在张嫂子家听了半天经验,周静才去别家送补贴,回到家的时候,程远已经回来了,正在手里捣鼓着一块黑色的东西。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周静问。

  程远扬了扬手中的照相机,说:“新鲜的东西你不最清楚吗?怎么相机都认不出来?”

  周静接过来一看,说:“这时候我还没出世,真没见过这种相机呢。”

  数码相机在2000年左右就流行起来,她对这种顾老的胶片相机真没什么印象。

  “那你用的是什么相机?”程远问。

  周静:“数码相机,直接拍照储存到卡里面就行了,不需要胶片,后来手机增加有摄像功能,逐渐取代了相机,除非是摄影爱好者,否则都很少买相机了。”

  “手机又是什么玩意?”

  “手机就是移动电话,人们可以随身携带,走到哪里都能打电话接电话,跟咱们现在用的固定电话是相对的。”周静解释了好半天,问:“你这样老是被我剧透,等将来新产品出来的时候,不会觉得没意思吗?”

  “当然不会。”程远傲娇地说:“多知道点东西,才不会显得我那么没见识。”

  “……”

  第二天,程远用这部相机给大家拍了一张全家福,然后又给宁宁跟康康拍了很多照片。

  宁宁对这个新玩意充满好奇,抢着要给大家拍照。

  要是换做是别人家,肯定担心孩子浪费胶片,毕竟这年头的胶片可贵了。可周静跟程远不一样,只要她喜欢,那就随便尝试。

  后来,等照片洗出来之后,周静发现宁宁拍得照片很不错,很有构图的思维,再加上她画画画得好,她觉得可以把她往这方面培养。

  程远把全家福镶在相框里,然后挂在客厅的墙壁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程远还拿着相簿欣赏个不停,看了一遍又一遍。周静坐在他旁边,看他老是翻来翻去,都有些受不了了。

  “行了,把你拍得非常帅了,不要再看了,赶紧睡觉吧。”周静说。

  程远盯着他们两人的合照,有些遗憾地说:“要不是出了那档子的事,咱们的婚纱照洗出来,应该会很好看吧。”

  当初因为对首都对顾林有心理阴影,所以那天拍的婚纱照不要了,直接付了钱,但让摄影师不用洗出来。

  “你想拍的话,等下次咱去省城,再找个师傅拍。”周静说:“其实我觉得那婚纱不好看,要是事先有准备,我肯定自己跟宁宁做一套婚纱,给你跟康康做一套西装。”

  程远一听,顿时精神了,说:“媳妇,那你赶紧做,先做好了,以后哪天能拍,直接拿出来就行。”

  “也行。”周静点头,“改天司机过来收货,我让他跟我哥捎个信,把我需要的布料都给我弄过来。”

  “好。”程远兴奋地马上站起来,伸开双臂说:“来吧。”

  “……来什么?”

  “给我量尺寸呀。”

  “等做的时候量也不迟呀,说不定你到时候胖了。”周静故意逗他,“你得好好操练,别偷懒,到时候身材好穿西装才好看,不然顶着个啤酒肚,可难看了。”

  “你说得对。”程远说着又倒回床上,然后一翻身就把周静压在身下。

  “你干嘛?”

  “你不说要好好操练吗?咱抓紧时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