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59 章 第 59 章

第 59 章 第 59 章

 推荐阅读:
     从军休所出来时,时间还早,周静便拉着程远去挑装修材料。

  房子装修周军可以帮忙盯着,可要怎么装,还是得她自己把关。

  这房子跟乡里那自建房不同,那个可能几年不回去住一次,纯粹是占个位置,满足某人大男人必须有房的心理需求。

  可省城这房子,以后住的机会还是很多的,她得把它装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家里的这种事,程远一向随她,只要女主人是她,其它他没要求,可还是好奇她喜欢的装修风格,便问:“你打算装成什么样的?”

  “美式田园风格。”周静回答道。

  “什么叫美式田园风格?”程远不懂。

  周静耐心给他解释道:“美式田园风格就是美国乡村家庭的装修风格,自然、简朴……”

  “等等。”不等周静说完,程远已经皱着眉头打断她,“你的意思是,你要把咱房子装修成美国鬼子住的房子的模样?”

  “……差不多吧。”

  “这可不行。”程远立刻摇头。

  “为什么不行?”

  “当然是因为我不喜欢美国鬼子了。”

  “……”周静无奈道:“这只是一个装修风格而已,你这思想真的要不得。将来世界会越越来越融合,每种文化都有值得借鉴的地方,不是一味拒绝就行的。”

  “落后就要挨打,咱们需要不断地去接受新事物。正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咱们就需要去学习别人先进的东西,自己才能进步,这道理你都不懂,真是枉为一师之长。”

  虽然周静这道理一套一套的,但程远就是不接受,“这装修又不是什么先进技术,干嘛要学他们的?我坚决不同意,这样的房子我住不下。”

  “行了,不装就不装。”周静撇撇嘴道:“咱不装美式田园风格,咱装程式田园风格,总行了吧?”

  “什么是g式田园风格?”程远纳闷了,好像没哪个国家是g字开头的。

  “程式田园风格就是我自己设计的装修风格。”周静没好气地说。

  程远一听,唇角忍不住翘起来,嘴上却说:“你设计的装修风格,也应该是周式呀。”

  “我冠夫姓程不行了?还是我不是你程家的人了?”周静受不了他假惺惺的样子。

  “行行行,当然行,你周静生是我程远的人,死是我程远的鬼。”程远一说完,又立刻“呸呸呸”几声,“最后一句不算,不吉利。”

  “……”这么迷信,真是年纪大了。

  周静哪里有什么程式田园风格,她就按照美式风格去装,反正他又没见过,她说什么都行。

  只是这年头的装修材料依然不多,他们跑了一整个下午,总算把整个房子每部分需要用到的瓷砖、卫浴、墙纸给定下来。

  晚上周军回来,周静便问:“厂房找得怎么样了?”

  周军喝了满满一杯水,才说:“联系了两间在郊外的厂房,我明天先去探探路,要是行的话,再喊你们过去看。”

  “好,那辛苦哥你跑啦。”周静讨好地说。

  “一点都不辛苦。”周军觉得全身充满力量,“只要能挣钱就不辛苦,闷在家里挣不到钱才辛苦。”

  “对了,哥,我今天去把装修材料订了一下,我跟你说说每个地方该用什么样的瓷砖跟材料。”周静说着就拿出下午从材料店拿回来的样板,给周军看。

  “好。”周军一一听着,不确定的地方就跟她确认,等到最后才问:“你确定两间房子都装成这样吗?”

  “反正整体格局都一样。”周静说:“到时候里面的摆设我再调整,没那么多精力去想两个方案了。”

  “行,你确定就行了,我照着办。”

  次日一早,周军又出去跑了,程远则拉着周静去逛街,赶着给两孩子买新衣服跟礼物,因为无论今天能否把厂房定下来,他们明天都必须回去。

  因为上次凶了宁宁,程远还心存愧疚,去到商场就一个劲给她挑裙子。

  周静看着他挑的那堆花花绿绿的裙子,一脸嫌弃,从里面选出两条,其余的都给回售货员。

  “两条太少了。”程远说:“咱宁宁爱漂亮,就给她多买几条。”

  “够了,这些款式都不怎么样,买回去她不喜欢也是不穿的,浪费。”周静说。

  “我买给她的,她肯定穿,我可是她爸爸呀。”程远自信满满,周静懒得跟他争辩,说:“你从这堆里面选一条回去,要是宁宁肯穿就算我输。”

  “好。”程远二话不说就挑了一条,凑到周静耳边说:“要是你输了,可是要惩罚的。”

  “……怎么惩罚?”周静问。

  程远挑着眉说:“你在上面。”

  “……”周静被他闹得小脸微红,瞪了他一眼,“那我赢了呢,要怎么惩罚你?”

  “那就我在上。”

  “……”什么样都是你赚了。

  给两孩子买完衣服,又给他们买了一些玩具跟书,等程远双手都拎满大包小包,周静就说:“咱回去吧。”

  程远:“你不给自己买点衣服、护肤品、化妆品之类的吗?”

  “不买了。”周静摇头,“家里还有,平时用的也不多,趁着现在还年轻,能素颜就素颜,往后有皱纹、有斑,多得是用化妆品的机会。”

  她今年32了,可状态还是很能打,比上辈子30岁时的状态还好。大概是因为活得自在,山里面空气好水好的缘故。

  “要是我以后年老色衰,你是不是该嫌弃我了?”周静故意问。

  “哪能?”程远说:“我就怕你不老,剩我一个人变老头,那可怎么办?”

  “……”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周静正打算做饭,周军这时却回来了,说:“郊外那两处厂房我已经看过了,有一处很符合咱们的要求,你们现在过去看看,我也通知了吴厂长,要是大家都满意,今天就定下来。”

  “好,咱们现在就去吧。”周静连饭都不做了,拉上程远就要出门。

  这厂房虽然地处郊区,但跟市区离得也不算太远,位置确实不错。

  周静去参观了一下,面积、租金方面也合理,她觉得没有问题,便问吴厂长:“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吴厂长笑着说:“咱刚起步,这里的确合适,要不就这里吧。”

  一拍即合,把厂房定下来后,也到了晚饭时间。

  周军请大家下馆子,权当庆祝。

  “吴厂长,以后咱这风扇厂要运转起来,得靠你了。”周静以茶代酒敬吴厂长。

  “分内事。”吴厂长跟周静碰了碰杯,道:“说实话,昨天去递辞职信的时候,我这心还是有些不安的,可现在想想也不是什么坏事。在体制内待久了,人好像也没了精气神,只要过了考核,就等着以后退休。”

  “现在可不同了,给自己干就特别有干劲,我觉得好像又回到当兵那会儿,浑身都充满力量。”吴厂长说到这里,对程远说:“等你以后退休了,也记得找点事干,不然真觉得人生没什么意思。”

  “不会吧。”程远说:“以后退休了,天天有时间陪着媳妇一块去玩,我想应该很有趣吧。”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吴厂长,顿时无话可说了。

  隔日,他们就一早踏上回城的火车。

  等回到家的时候,康康跟宁宁刚好放学,看见他们回来,别提有多高兴了!

  “爸爸、妈妈,你们可算回来了,我好想你们呀。”宁宁宝宝周静又宝宝程远,撒娇道。

  康康现在长大了一些,感情就不似以前奔放,不过脸上的笑容就没听过。

  周静把行李拿出来,对他们说:“都给你们买了礼物,自己挑去。”

  兄妹俩一听,迫不及待就去翻行李袋。

  康康喜欢看书,把书逮住就看得爱不释手,宁宁爱漂亮,第一时间去找衣服。

  “宁宁,这裙子是爸爸特意给你挑的,你喜欢吗?”周静给某人领功去。

  程远一听,马上竖起耳朵。

  宁宁把三条裙子认认真真看了一遍,然后点头道:“我喜欢。”

  “都喜欢吗?”周静不可置信地问。

  宁宁肯定地说:“都喜欢。”

  程远一听,嘴角再也忍不住上扬,嘚瑟地朝周静看了一眼,暗示意味十足。

  周静不死心,晚上睡觉前,她特意跑去宁宁的房间,小声地说:“宁宁,你真的喜欢爸爸给你买的三条裙子吗?”

  “不是。”宁宁也压低声音,说:“那条粉红色的丑死了,这条肯定是我爸挑的对不对?”

  “……你真是太了解你爸了。”周静讶异道。

  宁宁努了努嘴,说:“我爸就在选媳妇这事情上有品位,其它的……不想说了。”

  被闺女拐着弯称赞了一番,周静也开心,问:“既然你不喜欢,怎么刚才又说喜欢了?”

  “当然是因为不想伤他老人家的心了。”宁宁上次被哥哥说得懂事了一点,道:“我其实弄不明白,像我爸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怎么做到师长这个位置上的?”

  “……”

  无论宁宁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她说了喜欢,周静就算输,得接受某人的惩罚。

  一回到营里,周静的生活又归于平静,她跟周军那边保持密切联系,每天准时上下班,睡前处理一下生意上的事情,别人根本看不出,她正在开厂做大生意呢。

  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等到五月份的时候,宁宁已经穿上新裙子了。

  程远每天看着,却不见她穿自己挑的那条粉色裙子,不由好奇地问:“宁宁,不是给你买了三条裙子吗?怎么老穿这两条?”

  宁宁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而她也早就准备好了答案,说:“那条裙子穿上去没其它两条舒服,所以我不穿了。”

  是不舒服不是不好看,程远这老父亲没有被伤害到,还非常大方地说:“穿得不舒服就别穿了。”

  周静在一旁听着,死死忍着不敢笑,这时门外却响起赵笑花的声音,“小静、小静……”

  “什么事跑得这么急呀?”等赵笑花跑到堂屋门槛,周静就立刻问。

  赵笑花一边往里面迈步一边笑着说:“大妞怀上了。”

  “真的?”周静也开心,“太好了!恭喜你要当奶奶啦!”

  “谢谢、谢谢。”赵笑花拉着她说:“本来他们成婚两三个月了,还没消息我心里就着急,可又不敢问他们小两口,怕给他们造成压力。”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周静笑着说:“幸好你当初没问,否则影响你开明婆婆的形象。”

  “放心了、放心了。”赵笑花连连点头,可很快又开始发愁,“就是他们两个都要上班,到时候孩子给谁带呢?”

  “你放心,他们单位都是国营单位,应该有单位办的托儿所,等大妞产后上班,可以直接托在那边。”周静宽慰道。

  “大妞他们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我还是不太放心。”赵笑花说:“孩子那么小,送去托儿所也是一个人带很多个小娃娃,能照顾得细致吗?”

  “这肯定是在所难免的。”周静说:“不然就请人专门带,还是你想过去给他们带?”

  “我的确想过去给他们带。”赵笑花叹了一口气,说:“可过去带孩子,我就不能上班了。咱家又不止大头一个孩子,还有大铁、大蛋跟小妹,我也想给他们攒点彩礼跟嫁妆。”

  “这你不用愁。”周静说:“到时候想过去带就尽管过去,我给你在那边安排工作。”

  “给我安排工作?”赵笑花不解地问:“怎么安排,把我安排到兰姨那里吗?”

  “你想去我妈那里都没位置。”周静哭笑不得地说:“我跟我哥还有一个国营风扇厂的老厂长合作,开了一家风扇厂,你要是真过去,我再怎么样也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就是你过去了,老郭同不同意,你是把小妞一并带过去还是自己过去?”

  “你咋……一声不吭又开厂了呢?”赵笑花瞪着一双大眼睛,惊愕不已,转而对程远说:“你这媳妇也太有本事了,把你养着都行了。”

  “……”周静一听,连忙去看程远的脸色,发现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毕竟一般男人都不喜欢吃软饭,她家男人骨子里又特别大男人主义。

  她担心赵笑花在这里会再发表什么不当言论,连忙道:“你回去好好考虑,也跟老郭商量商量,反正大妞还有七八个月时间才生呢。”

  “好。”赵笑花想着也差不多该回去做饭,于是先回家了。

  把赵笑花送出门,周静回到堂屋,却发现程远不见了,立刻问宁宁:“你爸呢?”

  宁宁朝房间门口抬了抬下巴,说:“回房间了。”

  难不成真生气了?

  周静回到房间,发现程远正在看兵书,也不知道是真看还是在装。

  她走过去,从他身后抱住他,问:“笑花就是直言直语,你别生气了。”

  程远轻叹一声,说:“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想,将来工厂会越开越大,你肯定会赚越来越多的钱,到时候咱俩的距离就越来越大,我的确有点担心你会觉得我没本事。”

  “傻瓜,你怎么可能会没本事?”周静说:“钱并不能够代表一切,这世界上会有很多很多老板,可不会有很多很多师长、少将。你在我心目中是最厉害的,而且,你保家卫国,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为你感到骄傲。”

  程远一听,瞬间被安抚到了,把她一拉,她就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他垂着头,一双眸子紧紧地锁着她的脸,说:“即使将来你越来越有钱,但你也不能看其他男人,你有钱也只能用来包/养我,我保证把你伺候到位。”

  “……”现在说话能带上颜色,周静知道他没事了,说:“行啦,你只要记住一点,再多钱也不及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明白了吗?”

  “明白了。”程远周身舒畅,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刚开始很温柔,可渐渐有些不满足了,正想加把劲的时候,门外就传来宁宁的喊声:“妈妈,我好饿呀,快点做饭啦!”

  “……”程远对这个闺女,真是又爱又恨。

  在天气完全热起来之前,清风风扇厂的第一批塑料风扇正式面市。

  周静让周军把货运到山区这边来,她在各个收购点铺货,由于物美价廉,还有一年之内有质量问题包退包修的保证,很快就打开了当地的市场。

  与此同时,周军把干货铺旁边的店铺盘了下来,开了一间清风风扇专卖店,一推出就被抢购一空。

  为了供应市场需求,工厂在加班加点赶货,可即使再赶,保证质量还是第一。吴厂长对这点抓得最严格,坚决不坑老百姓消费者,是他的原则底线。

  周静跟周军完全支持他,宁愿今年少赚一些,也不能把自己的牌子给搞砸了。

  这天,周静休假在家,正在看周军昨天让司机送过来的风扇厂财务报表,李嫂子就在此时上门了。

  “嫂子,快点进来坐。”周静把李嫂子热情迎了进来。

  李嫂子接触不多,可周静对她影响不错。

  “叨扰你了,小静。”李嫂子坐下之后,开门见山道:“我今天过来,是有件事想你帮忙的。”

  “什么事?你尽管说。”周静一边给她倒茶一边说。

  李嫂子说:“我听笑花她们几个说,你在城里办厂生产的清风风扇很好卖,想问问能不能从你这边拿点货,让我家小如两口子在县城那边开间店铺,卖风扇。”

  “小如两口子不是都在厂里上班吗?”周静讶异,现在是八十年代初,在国营工厂上班还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一般人不会舍弃这样的工作跑去当个体户。

  “小如前些日子生了三胎,两口子早就没在厂里待了,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抓人,他们还跑到女婿一个远方农村亲戚家躲起来,现在生了,才敢回家。”

  原来,小如结婚后连生两个闺女,婆家又是重男轻女的,一直催着他们生三胎。可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的问题,小如二胎之后一直没怀上,等怀上的时候,计划生育已经全面展开。

  为了生下三胎,两口子都把工作丢了,还成了超生游击队中的一员。

  好在躲躲藏藏这么久,总算如愿生了个男娃,可现在一家五口人要吃饭,没有收入来源,光吃老本快撑不住了。

  而且小如那公婆只管催生,看到孙子也笑哈哈,就是一点实际性的帮忙都没有。

  “要早知道会摊上这样的公婆,我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小如嫁过去。”李嫂子说到这里,眼睛都红了,“等年底咱老林退休回家,把她留在这里,我真是一点都不放心。”

  “嫂子,你别急。”周静拍了拍李嫂子的手背,宽慰道:“我这边有做风扇专卖店的想法,要是小如感兴趣,就让他们小两口过来找我直接谈。他们也不用有心理压力,合适就干,不合适也不会伤咱们的感情。”

  “成。”李嫂子立刻露出笑脸,“我现在就坐公交车去县城,让他们过来一趟,我啥也不懂,的确是你跟他们直接说比较好。”

  “没事的,嫂子,不用那么着急。”周静说。

  李嫂子:“他俩在家没工作,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当然得立刻让他们过来。今晚让是赶不回去,就在这里睡一宿。”

  “行,那你路上小心。”

  “好,那我先走了,谢谢你,小静。”

  李嫂子说完,就乐呵呵地出门了,那健步如飞的脚步,一点都不像快要退休的人。

  果然,生活还是得过得有奔头呀。

  下午,周静刚睡醒午觉不久,李嫂子就带着小如跟她男人小梁上门。

  以前小如还没出嫁的时候,周静在家属区都很少看到她,印象中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她出嫁那天去喝喜酒。

  一晃几年过去,她都成了三个孩子的妈了,真是岁月如梭啊!

  “小如,你们先喝茶,别客气。”周静泡了花茶,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

  “谢谢周姨。”小如连忙接了过来,有些腼腆地说:“今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周静笑着说:“咱们也不客套了,直接说说这个风扇专卖店的事情。”

  “好,周姨你请说,我会好好听的。”小如宛若一个学生一般,战战兢兢的,周静有些自我怀疑了,难道她看上去很凶?

  不过现在谈正事,她也得摆出专业的态度,说:“这个风扇专卖店,顾名思义就是只买风扇,而且只卖咱们生产的清风牌电风扇,不能售卖其它任何牌子的风扇。”

  “等于你开了这家店,就只能给我风扇厂的风扇做广告。当然,做这个专卖店,我会给予大力支持,风扇的进货价会给到最优惠,是一般人拿不到的价格。”

  “前期是只卖风扇,等咱们厂的规模上去,生产其它类型的电器,你也可以售卖其它电器,但也要求只能卖咱们品牌的电器。”

  这年头做电器的并不多,电器品牌就更少了,小如跟小梁对这方面其实没什么意见,他们只担心这个进货的问题。

  小如:“你说的这些,咱们都可以做到,只是关于进货的多少,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什么规定,因为……”说到这里,她面露为难之色,说:“咱们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工作了,平时五张嘴要吃饭,家里的积蓄不多,就怕一下子拿不了那么多货。”

  “这没关系。”周静说:“你们要是暂时拿不出钱来,可以在我这边赊货,等把货卖出去了,再把货款给我。当然,这等于代销,拿货价相对会比正常的高一点点,等你们将来能拿出钱进货,我就给你们最低进货价。”

  “这可以。”小梁喜出外望地说:“只能你愿意赊货给咱们,高一点是没有关系的。”

  “那成,回头我把代销协议拟一拟,咱们签订之后,你们就可以去找铺位了,我这边也会安排风扇厂那边,把货直接送到你店铺里去。”

  “好,谢谢周姨,我们明天回去就着手准备。”

  在他们一声又一声的“谢谢”声中,周静把他们送出了门。

  晚上程远回来,周静就把这事跟他说了。

  他听了之后就说:“你干嘛弄得这么麻烦,直接开个店,然后请个人看店不是更简单吗?”

  “加盟店跟请人看店不一样,好吗?”周静说:“加盟店是他们自己开店,他们是老板,自己的生意自己当然上心,帮别人看店是给在给别人打工,能比得上吗?”

  “好像挺有道理的。”程远说。

  “哪里好像,明明就是很有道理。”周静说:“小如这家加盟店只是个开始,这个模式成功之后,我会在全国招加盟商,到时候咱们清风牌风扇会遍布全国啦!还有,嫂子们退休回老家,要是想做也可以加盟一个,到时候他们就能自立。”

  “还有,要是你过些年要调动,留在这里的军嫂也可以去县城或者附近的大队开店,反正以后交通会越来越方便的。我也不用担心,没了我在,她们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程远听完,对自己媳妇的敬佩之意油然而生,他抱着她说:“宝贝,我觉得你这个师长夫人比我这个师长当得还成功,你都为大家的生计考虑好了。”

  周静被表扬得也有几分得意,她说:“军嫂都很不容易,背井离乡来随军,虽然不是在前线冲锋陷阵,可也是咱战士们最坚实又最温柔的后盾。我不希望她们在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中迷失自我,她们值得我这样子做。”

  “当然,作为师长夫人,我也不能给你丢脸,也想给你分忧。”

  “谢谢你!”程远把她抱得更紧了,温柔地吻着她的唇,那一下一下的轻触,在诉说着他的感谢。

  半个月后,清风风扇专卖店在县城隆重开业,周静跟程远这天特意去现场支持,还顺便带上康康跟宁宁出去溜达一圈。

  现在正值盛夏,风扇的需求量很大,供销社的风扇一直供不应求,而且价格也不便宜。清风牌风扇这一推出,简直就是顺应市场需求,更重要的是,她价格实惠,原本舍不得买风扇的人,看到价格之后都咬一咬牙买了。

  周静他们去到的时候,小如跟小梁两口子正忙着接待客人,看到他们过来,也只是点头算是打招呼。

  “这风扇怎么都是塑料做的呀?”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婶进来之后摸了摸风扇,不屑地说:“这质量肯定不行,说不定吹几下就坏了。”

  周静正想上前跟她说话,没想到宁宁抢先一步走到大婶面前。

  大婶长得矮小,宁宁身材高挑,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一双大长腿,她几乎能与大婶平视。她自信满满地对大婶说:“婶子,塑料是咱们清风牌风扇的一大特色,用塑料做扇叶,风力会比金属风扇小很多,适合晚上睡觉。”

  “是吗?”大婶明显不是很相信眼前这个丫头片子。

  “当然,婶子你可以试试。”宁宁说着,就把风扇打开,一阵阵柔和的风就吹了出来,她又说:“婶子,是不是很舒服?”

  “是挺舒服的。”大婶感受阵阵凉意,没法否认。

  “婶子,要是你买风扇是白天吃饭的时候用,我肯定喊你去供销社买铁风扇,要是晚上睡觉,我强烈建议你买咱们的塑料风扇。”宁宁说完又道:“而且咱这风扇比铁风扇要省电,晚上睡觉要吹好多个小时呢,用咱这个绝对划算。”

  大婶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小姑娘,我看你就十来岁吧,这张嘴巴可厉害了,我本来今天打算去供销社买铁风扇的,现在被你这么一说,我决定在你这里买了,给我包一部吧。”

  “好,没问题。”宁宁应下,给康康甩了个眼色,他立刻去拿新风扇了,然后又对大婶说:“婶子,谢谢你的支持,咱们清风牌风扇有质量保证,一年以内出现质量问题包退包换,你放心使用。”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好好好,婶子信你。”大婶乐呵呵地笑了,然后掏钱结账去了。

  周静跟程远站在一旁,看着自家闺女的表演,都看愣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程远就说:“媳妇,以后咱退休了,可以把生意交给宁宁了,这丫头潜力无限,康康都没她厉害。”

  周静今天也被宁宁的表现给惊讶了,但她说:“到时候看吧,她要是喜欢就让她接手,要是她不喜欢,咱们就套现,把钱留下来再慢慢花慢慢玩。”

  “你是说去度蜜月吗?”程远一脸期待地问。

  “……你觉得是就是吧。”

  这个夏天,吴厂长负责风扇厂的运转,周军则负责在附近省市开拓市场,等到七月底,已经招了十个加盟店。

  周静则在军营里面过着悠闲的小日子,眼看着八一来临,她又要着手准备程远的生日了。

  今年是程师长40岁的生日,算是大生日了,按照乡里的风俗,长辈要给晚辈红包,买新衣服新裤子。

  李香兰托了送货司机,在程远生日前几天,就把红包送了过来。

  这天程远回来吃晚饭,开饭之前,周静就迫不及待把红包给他了,“我妈给你生日买衣裤的红包,她说一定要买,改天去县城的时候就买一套吧。”

  程远接过红包,说:“下次给妈写信,替我谢谢她。”

  宁宁小财迷看到爸爸手中厚厚的红包,一脸羡慕,问:“妈妈,怎么爸爸生日有买衣裤的红包,我生日的时候却没有?”

  “这红包是每十周岁才有,哥哥十岁那天也收过,等你明年十岁,妈妈也会给你一个这样的红包哦。”周静解释道。

  “这样吗?”宁宁看着程远,真诚地说:“爸爸,真羡慕你已经四十岁了。”

  程远:“……”闺女你实在不需要一直提醒你爹我已经四十岁了。

  晚上,周静洗完澡回到房间,就看到程远对着镜子在唉声叹气。

  “你怎么了?”周静走过去问。

  程远看了她一眼,说:“我发现自己的又多了一条皱纹了,唉……我真的老了,也是,都四十了,能不老吗?”

  “……”周静发现这男人的年龄焦虑比女人还厉害,说:“你已经算是保养得很好了,你看看你底下比你年轻的部下,多少人看上去都没你年轻呢。”

  “我知道,可我比你老很多呀。”程远继看着她,问:“宝贝,你怎么好像不会老呀?”

  周静听着,直接赏了他一个大白眼,“难不成你还想我变成黄脸婆了?你别整天盯着看,继续愁下去皱纹更多,咱们还是来讨论一下,你生日应该怎么过吧?”

  “就咱俩一起过,其他人别来掺和。”程远说。

  “什么意思?”周静问:“连康康跟宁宁都不能给你庆祝了?”

  “那天早上你煮个长寿面,丰盛一点,就当做是生日餐了。”程远说:“等他们去上学了,咱们出去玩。”

  “玩什么?”周静好奇地问。

  程远:“到那天就知道。”

  “好吧。”这男人又在弄什么惊喜了,她就等着吧。

  没过几天,程远的生日就到了。

  周静一早爬起来,自己用面粉做了面条,又用海味熬了一锅浓香的汤,最后才下面条。

  面条把汤的鲜甜味吸了进去,味道好极了。

  康康跟程远吃了两大碗,宁宁吃了一碗半,周静吃了一碗,程远这顿四十岁生日早饭,大家都吃得非常满足。

  饭后,康康跟宁宁便要去上学,程远这时候就跟他们说:“我跟你们妈妈今天要出去玩,要是晚饭的时候还没回来,你们就去食堂打饭吃吧。”

  康康一听,愣住了,“爸爸,今天你生日,不应该有生日大餐吃吗?”

  宁宁拍了拍康康的肩膀,说:“哥哥,算了吧,咱们在爸爸这里没地位的,他眼里就只有妈妈。在四十岁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他肯定跟他最重要的人一起过。”

  “好吧。”康康点点头,理解道。

  周静被宁宁说得不好意思了,只能叮嘱他们道:“去到食堂想吃什么就点什么,知道了吗?”

  “妈妈,我们知道啦!你也不用觉得难为情。”宁宁说完,就拉着康康蹦蹦跳跳出门了。

  “咱们现在就出发吗?”周静问。

  程远站起来说:“你在家等一会儿,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周静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等他出去了就回房间收拾一下出门要带的东西。

  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程远的声音,“小静,你好了没?好了就出发吧。”

  “好了。”周静应了一声,急忙拎着包包就往外走。

  刚走出院子,就看到门外有一辆摩托车,而程远正坐在摩托车上,朝她笑得意气风发。

  “你什么时候买了摩托车了?”周静又惊又喜地问。

  “前些天就买了。”程远问:“帅吗?”

  “太帅了!”周静激动地坐上摩托车,那高兴劲,宛若上了一辆百万豪车一般。

  “准备好了吗?”程远问。

  周静伸手搂住他结实的腰身,身体靠在他的背上,说:“可以出发啦!”

  话落,车子就已经跑了出去。

  山路并不好走,程远一路沿着山路开,速度也不低,周静因为抱着他,没感到害怕,反而脑子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速度与激情。

  等一轮速度与激情结束,两人在山边停了下来。

  程远问:“刺激吗?”

  “刺激。”周静说:“不过一次就够了,安全至上,等会慢慢开,知道了没?”

  “好。”程远没有反驳,紧接着又从裤兜里翻出一封信。

  周静不明所以地接过信,看到上面写着“周静收”三个字,那是他的字迹,于是问:“你给我写的信?”

  “嗯。”程远说:“你不说喜欢我给你写信吗?这是我在四十岁生日时给你写的信。”

  没想到他还记得,周静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问:“我能现在就看吗?”

  “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