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61 章 第 61 章

第 61 章 第 61 章

 推荐阅读:
     堂堂一个军长被误认为是保镖,周静觉得程远这次肯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这天晚上他十点还没有回家,她就一直在等,直至十点半,他才回来。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程远一边问一边去找衣服洗澡,不等她回答,他已经抱着衣服去洗手间了。

  等他擦着头发回来的时候,周静讨好地说:“赶紧过来,我给你擦头发。”

  媳妇给自己提供服务,他当然愿意,走过去坐下,然后把毛巾递给了他。

  等把头发擦到半干,周静才小心翼翼地问:“今天方总的话是无意的,你别放在心上。”

  程远冷哼一声,“我哪里像保镖了?”

  “这还不是因为你看上去年轻,人家才误会,要是你看上去像个老头,你看谁会说你是保镖?”周静说。

  她这拐着弯说自己年轻,程远的心瞬间不堵了,说:“没你说得那么夸张,我年纪的确不年轻了,不过样子可能看上去比同龄人年轻那么一点点,再多一点点罢了。”

  周静听着他在自恋,差点要笑出声来了,但只能继续吹彩虹屁,捧场道:“哪止一点点,是很多好吗?人当保镖的都是二十几岁的,你这回是占大便宜了。”

  程远在媳妇面前很容易智力骤减,竟然信以为真,拍着胸口说:“现在还不能当你保镖,等将来退休了,我就当你保镖,每天陪着你出入,怎么样?”

  “当然好。”周静顺势搂住了他,说:“不过不是当我的保镖,是当我的骑士。”

  “骑士是啥玩意呀?”

  “骑士就是英雄的意思。”

  能成为媳妇心目中的英雄,程军长这下彻底没意见了。

  一晃就到了九月,康康跟宁宁开始新的学年。

  经过大家的综合讨论,康康去一中读初中,宁宁去附小读三年级,两间学校就隔壁挨着。学校位于木棉小区跟干货铺之间,这样方便中午吃饭跟休息。

  周静现在不当军医,时间相对自由,要是她中午有时间,就在木棉小区给兄妹俩做饭,要是她没空,就让他们去李香兰那边吃。

  孩子上学的事情安排好了,周静就把主要精力放在生意上。

  这天早上,康康跟宁宁在家吃过早饭,便一起去军营外的公交车站坐公交车去上学。

  其实程远可以安排司机送他们过去的,但周静不希望他们在学校过于突出,加上康康已经是初中生了,完全可以独立带着妹妹去上学。

  而且兄妹俩也很低调,在学校不卑不亢,从来不会提及自己的家庭背景。

  等程远也上班了,周静便出门去风扇厂。

  风扇厂离军营不远,周静坐一趟公交车就到了。

  这厂成立至今,周静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可门卫大叔是第一批员工,认得她。

  “小周总,早上好,难得见你过来呀?”门卫大叔笑盈盈地跟她打招呼。

  “大叔,早上好!”周静礼貌回应道:“我男人工作调动来了这边,以后就在这边待着,以后会经常来。”

  “那太好了。”门卫大叔说:“以后多来厂里转转,咱们厂肯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不瞒你说,我家那几个孩子,一毕业我就让他们上咱们厂上班。与其求人半天又是送钱又是送礼进国营单位,倒不如来咱厂,只要认真干,努力干,工资一样能上去。”

  “谢谢大家对咱们厂的认可,你放心,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那是一定的,小周总,不耽误你时间了,你赶紧进去吧。”

  “好。”

  周静去到办公室的时候,周军跟吴厂长都已经到了。

  他们两个一个赛一个勤奋,起早贪黑地干,差点就到国家欠他们“五一劳动奖”的地步了。

  “大周总、吴厂长,先歇会,把肚子填饱再说。”周静带了自己做的蛋糕回来。

  周军跟吴厂长看她来了,乐呵呵地说好。

  “咱们办公室就需要一个女人,不然没人管饭。”周军说。

  周静斜了他一眼,说:“咱办公室有女人也没人给你管饭,你的饭是我嫂子管的。”

  “妹妹管不行吗?”周军样装可怜地说:“你嫂子做的没你的好吃。”

  “你这话别让我嫂子听到,否则以后就喝白粥吧。”周静说完又补充道:“我只管我男人的饭,别的男人的饭我是不会管的。”

  “啧啧啧……吴厂长,你看看,果然是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现在都六亲不认了。”

  “我觉得小静做得很对,女人就该只管自己男人的饭,其它的不管。”

  “……你俩今天是联合起来对付我了吧。”

  大家开了一会儿玩笑,等周军跟吴厂长吃完,周静才切入正题,说:“咱们风扇厂已经上轨道了,目前市面上已经出现同类型的塑料电风扇,咱们除了要保证质量稳定市场占有率,也要开始寻求新的发展。”

  “你这是又有新点子了?”周军问。

  周静点点头,说:“下一步我打算做电饭锅。”

  “电饭锅?为什么?”周军不解道:“风扇晚上热得睡不着,不吹不行,可没有电饭锅,用柴烧饭就行了。”

  “当然是因为电饭锅省时间。”周静说:“咱们对比一下,用电饭锅煮饭,就洗米加水按按钮,什么都不用管,时间到了就有饭吃,在电饭锅烧饭期间,完全可以把菜做好。”

  “如果用柴火烧饭,咱们要时刻盯着,三心二意去忙做菜,一不小心就整锅饭浪费掉1/3。”

  “现在市场经济越来越繁荣,很多家庭两口子都去上班了。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家还要做饭,谁不想轻松点?以前还不好说,现在大家钱包越来越鼓了,当然愿意花些钱买个舒服、方便。”

  “当然,这也是我一面之词,咱们厂里女工多,可以做个问卷调查,调查大家买电饭锅的意愿,毕竟家庭主妇是电饭锅的主要消费群体。”

  被她这么一说,周军跟吴厂长都心动了。

  不过这电饭锅要是开始投入,就要做到底,所以还是调查一下再做决定比较好。

  周静在生产车间巡了一遍,把发现的问题跟周军、吴厂长交代一遍,她就打算回去了。

  周军一边送她出去一边问:“你坐公交车过来吗?”

  “是呀,还挺快的。”周静应道。

  “我就懒得坐。”周军说:“车厢内人挤人就算了,还等个半天没有一部车,我早出晚归,还是自己骑车比较方便。对了,我跟你嫂子商量过,想买一部摩托车,就是托不到关系,想让你帮我问问程远。”

  这边离市区不近,周军每天这样骑自行车来回,劳累之余还不安全,的确买辆摩托车会比较好。

  “行,等他今晚回来,我问问他。”周静说完,就朝他摆摆手,“进去吧,出了门口不远就有公交车站了。”

  “好,你路上小心一点。”

  周静直接回了木棉小区,这个点回去还能给兄妹俩做一顿午饭。

  小区附近就有一个菜市场,周静去买了菜,然后急匆匆回去做饭,总算赶在他们回来的时候开饭了。

  “妈妈,好好吃哦!”

  “没错,妈妈做的饭菜最好吃了。”

  两个小家伙一边吃一边给周静拍马屁,拍得她都有些飘飘然了,笑眯眯地说:“喜欢吃就多吃一点,晚上想吃什么再给你们做。”

  “我想吃……”宁宁想了半天都想出个所以然,道:“妈妈你看着办吧,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你这丫头的嘴咋这么甜呢?”周静故意道:“我今天的菜可没怎么放糖。”

  “妈妈,人家这是真心话呢!”宁宁搂着她撒娇。

  “好了,正经吃饭。”周静说:“下午放学后就去公交车站,我在那里等你们,一块回家。”

  “好的。”兄妹俩双双应下,继续吃饭。

  饭后,大家各自午睡去了。

  等他们起来去上学时,周静也跟着起来,去看看老朋友。

  他们来这边好些天了,她都还没去看赵笑花呢。

  大头这个单位宿舍,周静还没来过,只知道他们住在12栋一楼。

  她循着数字走过去,还没走近就听到赵笑花的说话声,等她看到她的时候,发现她一楼前门的那个阳台,被她改造成了一间小卖部,她正抱着孙子,红红火火地做起生意来。

  “你可真行呀!”等客人走了,周静笑着说。

  “那当然。”赵笑花得意地说:“现在天气转凉,没什么人卖风扇,我得找点乐子,不然我跟大宝贝这日子该怎么过了。”

  “我也问过大头跟大妞的意见,担心开小卖部让他们在同事面前丢面子,但他们都说没关系,只要是老实勤恳挣钱,就没有丢脸一说,所以我就开了。”

  “这样就最好。”周静点点头,又问:“小妹啥时候过来呀?”

  “等读完小学再过来。”赵笑花说:“她说大家都出来了,把老郭一个人留在家里太可怜,就不愿意出来了,看来老郭这些年真没白疼她。”

  “反正小妹乐意,自己又能照顾自己,就随她吧。”

  “嗯,放暑假的时候燕红过来时把她带上,一年能见两回,我也没那么惦记。”

  “小妹能出来,可老郭不能出来呀,你就不惦记他了?”周静打趣道。

  “我想他干嘛?”赵笑花“嘁”了一声,道:“你以为咱俩是你跟程远呢?一天不见面就想得不行。咱俩老夫老妻,都成老革命了,早就没那痴缠劲了。”

  “……”周静无法反驳。

  她的确发现身边的夫妻,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的爱情激情变成了亲情,就连当初跟他们有一拼的朱晓丽方文,也被三孩子磨得变成了“战友”。

  可她跟程远结婚十多年了,还是你侬我侬,两人一躲在房间里,就怎么腻歪都不够。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庆幸又幸福。

  从赵笑花家离开,周静又去了顾老那边,等到三点半才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去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等孩子放学。

  程远今天傍晚时分就回来了,大家围桌,开开心心吃了晚饭。

  饭后,两孩子去写作业,他们俩把碗筷收拾到厨房,程远洗碗,她擦碗。

  “咱俩去散散步吧,我今晚吃得有些撑。”周静提议道。

  媳妇的这个要求,程远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就跟她肩并肩地走出去了。

  路上遇到不少家属区的邻居,大家看到他们,都非常恭敬地跟他们打招呼。程远一般点头当做是答应,周静则会热情地跟他们寒暄两句。

  等远离了家属区,她才说:“来到这里,总感觉跟以前的军营家属区很不一样。”

  “为什么?是因为还没有交到朋友吗?”程远问。

  “我想在这里应该很难交到朋友吧。”周静苦笑,“有几个人能毫无负担地跟军长夫人当朋友呀?”

  “你这意思,是我的身份妨碍你交朋友了?”程远挑着眉问。

  “没有。”周静思忖了一下,说:“大概的大山军营就像学校一样,同学之间的友谊是最纯真最难得的,现在来到这里就像出了社会,想交真心朋友太难了。不过我也没觉得多难过,这个世界本来就这样,反正有笑花她们这群朋友,已经够了。”

  “我懂你的意思,就像我跟大财方文他们那样,我跟现在的领导部下也不能那样相处。”程远说着,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说:“反正咱俩一直都好好的就行。”

  “你干嘛呀?”周静被他突如其来的牵手给吓着了,一边挣扎一边说:“等会被人看到了怎么办?你现在是这里的二把手,不是以前一个小营长了。”

  “不怕,这边没人回来。”程远不甚在意地说:“即使被人看到也没关系,咱俩是正经夫妻,牵个手又怎样了?”

  “我不是怕这样有损你的威严吗?”周静说。

  “不怕,疼老婆不会有损威严,背叛老婆的才会。”

  周静听着,忍不住笑了,想起周军早上拜托自己的事,便说:“我哥想买辆摩托车,想让你给他走走关系,可我想着咱家的摩托车都闲置了,要不直接送他好了。”

  “不行。”程远想没想就说:“那车是我专门为你买的,平时不开没关系,等我休假的时候,我就开着它,带你到处玩,你不说我开摩托车很帅吗?”

  “……是挺帅的。”

  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周军跟吴厂长也同意开设电饭锅生产线。

  可大家对于电饭锅都是外行,吴厂长也不例外,他说:“要不我去买几个电饭锅回来,把它拆了,看看是什么原理,再跟着别人做,怎么样?”

  “这个可以有。”周军马上附和道。

  “不行。”周静不同意,“这样太浪费时间了,与其耗费几个月时间去研究,倒不如直接请一个专家回来,先把生产线搞起来,以后上轨道之后可以再做研发,做出更好的电饭锅。”

  “专家?上哪儿找专家?”周军犯难道。

  周静看着吴厂长,笑眯眯地说:“这事情得交给吴厂长了,他认识电器这行的人多,让他给咱们撬一个回来。”

  “……”吴厂长失笑道:“找是可以找,就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毕竟有点本事、能让我看上的,都是老技术员了,不是新手。”

  “我想大多数人都愿意的。”周静说:“厂长你就是跳槽成功的最佳样板,你站出来就具有最强的说服力。当然,有些人就爱待在国营企业,这种眼光短浅的人,咱也不勉强,也不需要。”

  话说到这份上,吴厂长就把这个任务接了下来。

  他本来以为这事情不好办,可等他去找人的时候,才发现真的像周静所说的那样,别人看到他成功了,就想来了。

  最后,是一个国营电饭锅厂的生产车间主任加入了他们。

  现在要拓展电饭锅的生产线,目前的厂房已经不够用了,周静他们又把不远处的厂房盘了下来,这里成为了电器厂的电饭锅分厂。

  电器厂现在业务开始多元化,周静跟周军商量了一下,把工厂的人事结构调整了一下,他是总经理,她是副总经理。

  吴厂长依旧是厂长,负责整个工厂的统筹工作,兼电风扇车间的主任,而新来的张主任就主要负责电饭锅生产,工作向吴厂长报告。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让吴厂长看得上的人,都是干实事的人。在张主任的努力下,电饭锅生产线很快就组建起来,在12月中旬,一款名叫“煮饭易”的电饭锅面市。

  “煮饭易”跟清风牌风扇一样,都是走平民化路线,由于物美价廉,一经推出就受到市场追捧。

  在家开了几个月小卖部的赵笑花,一听说就跟周静要货,“趁着现在年底,你赶紧给我送一点货过来,让我赚一笔,过一个肥年。”

  周静一听,笑道:“给你弄点货没问题,只不过你要不要再等等,看看市场的持续反应如何。虽然咱俩熟,可你这货一拿回去,卖不出去我也不给你退的,我得对其它合作伙伴公平。”

  “知道啦!”赵笑花说:“我去兰姨那店看了,电饭锅比供销社卖的要便宜1/3不说,外观还非常漂亮。我在专卖店卖不出去,就拿回小卖部,卖给小区的邻居也能把它们销出去。”

  “行。”听着赵笑花的豪言壮志,周静不好再说什么,让人给她拉货过来就是了。

  近段时间电饭锅厂很忙,抽调了不少风扇厂的工人过去帮忙,但周静也得坐镇,每天晚上起早贪黑地干,下班的时候都是周军开摩托车送她回去。

  这天她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程远等她没睡很正常,可康康跟宁宁还没睡,就奇了怪了。

  “妈妈,你可算回来啦!”宁宁跑过去抱着她,说:“你再不回来,我的生日就要过了。”

  周静这时才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精美的蛋糕盒,她心里顿时愧疚起来,自己竟然忙得把闺女的生日都忘了,还是她十周岁的生日。

  以前每年都有给她准备礼物,可偏偏今年没有,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宁宁开口了。

  就在这时,程远对她说:“赶紧进去房间把你给宁宁准备的礼物拿出来,送完礼物我们就要切蛋糕,吃完该睡了,很晚了。”

  周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立刻走回房间,果然看到梳妆台上放着一个用包装纸包好的礼物,上面还有一个红包。

  她心里暖烘烘的,这男人明明比她还要忙,却把家里人的生日记得清清楚楚。

  “妈妈,快点出来啦,要唱生日歌啦!”外头传来宁宁的声音,她连忙应道:“来啦!”

  等她一出来,康康就把客厅的灯关掉,整个房子只剩下一小戳亮光。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在康康的带领下,欢快的歌声响了起来。

  一曲终,宁宁熟门熟路地许愿吹蜡烛,然后给大家分蛋糕吃。

  “妈妈,我还是觉得你做的蛋糕更好吃,下次我生日,你一定要给我做。”宁宁说。

  “好。”周静摸了摸她的脑袋瓜,把礼物跟红包递了过去,说:“祝宁宁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学业进步。”

  “谢谢妈妈。”宁宁接过礼物跟红包,又说:“还有越来越漂亮哦!”

  “是是是,咱宁宁不漂亮谁漂亮。”

  “这还不是随你吗?”

  两孩子明天要上学,等吃过蛋糕,大家就各自回房睡觉了。

  “今天幸好有你,要不然我该让宁宁失望了。”周静窝在程远的怀里说。

  “没事,你只是忙忘了,我也忘了提醒你。”程远说:“你别告诉她礼物是我准备的,她自然不知道。”

  “好,等明年,我一定给宁宁好好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他们把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可没想到的是,他们太低估了自家闺女的智商,当宁宁打开礼物,看到里头款式一言难尽的裙子时,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周静跟两孩子一起去公交车站坐公交的时候,宁宁就说:“妈妈,你送我那礼物是爸爸买的吧?”

  “……”周静没想过会穿帮,一时愣住了,宁宁从她的反应看来,就知道自己没猜错,自顾自地说:“我就知道。”

  “宁宁,对不起,我是忙忘了。”周静连忙跟她道歉,“我下次不会了,你爸爸也是好心,所以帮我准备了一份,只是……你怎么会知道是他买的?”

  “这也很难看不出来吧。”宁宁努了努嘴,说:“我爸每年都给我买裙子,而且那品味……哎……我不想说了。”

  “……好吧。”周静点点头,说:“既然你现在知道了,但也不要告诉你爸,免得他受打击,他可是很疼你的。”

  “我知道了,我会关爱老年人的。”

  “……你爸才四十一,哪里老了?”周静护短道。

  “不老吗?咱们班有个同学是家里的老幺,他说他哥哥已经结婚生孩子了,他爸爸今年四十,就当爷爷了。”

  “……”都是当爷爷的年纪,的确有点老了。

  等宁宁的生日一过,春节的脚步就越来越近了。

  电器厂那边依然很忙,康康跟宁宁中午都直接去干货铺吃饭,虽然心里想吃妈妈做的饭,但看着她这么累,也不敢提要求了。

  工厂一直忙到年二十五才放假,大家干了一年,厂里给大家发了一笔非常可观的奖金过年,等年初六再回来开工。

  连轴转了几个月的周静,总算可以坐下来歇一会儿了。

  这天她早早下班回家,去菜市场买了很多菜,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而且还非常公平,每个人喜欢吃的菜都有。

  别说两孩子高兴,程远也开心,实在是太久没有尝到媳妇的手艺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称赞着她,她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说:“放假这几天,只要是在家里吃饭,我都给你们做,你们想吃什么尽管提,我都满足你们。”

  “太好啦!”

  康康跟宁宁七嘴八舌地“点菜”,唯独程远静静地听着,什么都没说。

  等晚上洗完澡回房间睡觉,周静琢磨着明天去菜市场买什么菜,才问程远:“你想吃什么赶紧说,好让我明天去采购。”

  程远把人抱进怀里,凑到她耳边说:“我想吃你。”

  “……”周静被他逗得小脸微红,假意推了推他,“别闹。”

  “我没闹。”程远直接翻身把人压在身下,说:“前段时间你一直忙,我没舍得折腾你,现在你放假,我今晚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近段时间他们夫妻生活的频率的确降低了,而且就算折腾,都是一回起两回止,没想到是这男人在照顾她。她脱口而出道:“你好体贴哦,我还以为你……”

  她突然刹住了车,程远好奇,问:“你以为什么?”

  “没什么啦!”

  “肯定有什么,快点说。”程远咬着不放,还故意逗弄她的敏/感/点,周静受不了,只好实话实说,“我想着你都41了,那方面……会走下坡路……很正常。”

  “……宝贝,看来你对我误会很深,我今晚必须解释清楚。”

  他努力解释的后果是,她第二天爬不起来去买最新鲜的菜。

  由于大头的孩子太小,赵笑花这年春节没有回军营,倒是老郭带着小妹来过年,大铁、大蛋两个放寒假也齐聚这边。

  以前一家子六口人闹哄哄的,赵笑花还觉得吵觉得烦,现在一年能聚一次却这么难,赵笑花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就是她家人多,又只有是个房间,有些不好分配。

  除夕这天,周静他们来李香兰这边吃年夜饭,趁着时间还早,就跟程远几个去赵笑花那边坐坐。

  程远跟老郭这种老战友,以前在一个营里就爱抬杠,爱互损,现在一人一个地,好不容易见上面,都有些激动,两人勾肩搭背,在一旁聊得兴起。

  周静吃着赵笑花做的过年小吃,说:“我那边还有房间,你让大铁跟大蛋过去住吧,不用挤。”

  “不用了,你房子收拾得那么好,这俩小子毛手毛脚的,在这边挤挤就行。”赵笑花说。

  “不是只有两张大床,其余两张都是单人床吗?都是大伙子了,怎么挤?”周静说:“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不是客气,咱们这边能挤得下。”赵笑花一边掰手指一边说:“大头两口子带着宝宝睡,大铁跟大蛋睡一大床,老郭自己睡一小床,我跟小妹都瘦,一单人床都挤得下。”

  “你让老郭自己睡一小床,这事情你问过他的意见了没?”周静打趣道:“人老郭好不容易来看你,你让人自己睡一屋,能行吗?”

  “哪有不行”四个字,赵笑花还没说出口,老郭就抢着说:“谁说我要自己睡一屋了,我要跟你睡。”

  赵笑花被闹了个大红眼,瞪了老郭一眼,“谁要跟你睡了?也不害臊的。”

  “我跟我媳妇睡,天经地义,有啥好害臊的?”老郭理直气壮地说。

  一屋子人被他们老两口闹得哄堂大笑。

  在赵笑花这里待到差不多到饭点,周静他们几个才回李香兰那边。

  他们走到半路,大蛋却在这时追了上来,支支吾吾地对周静说:“周姨,我有件事想问你,可以到那边说两句吗?”

  “可以。”周静对程远他们说:“你们先回去,我很快追上来。”

  大蛋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大家也不好意思留下来偷听人家的**,于是先行一步。

  等他们走远,周静才问:“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呀?”

  “那个……”大蛋抓了抓头发,面露羞涩,好半晌才鼓起勇气,道:“周姨,我处了个对象,但我……我不敢跟我妈说。”

  “为什么呀?”周静鼓励道:“没事的,你过两年也要毕业了,现在处对象也差不多了。你二哥不是处了个同学吗?你妈跟我提起很高兴呢,还说不知道大蛋有没有着落。”

  “你都说我哥处了一个同学,那是大学生,我处的那个是个初中毕业的农村姑娘,我怕我妈不喜欢。”大蛋垂着头嘟喃道:“可我很喜欢她,等我毕业了就想娶她,可我不知道怎么跟我妈说,要是她反对怎么办?”

  周静突然想起了当年大蛋偷偷跟她说大头喜欢大妞,现在他遇到感情烦恼又来跟自己说,她觉得自己要荣升成为知心姐姐了。

  她当然不能辜负大蛋的信任,说:“没事的,你妈又不是老古董,这些年又是工作又是做生意,见识宽了许多,不会那么顽固。你挑个时机好好跟她说,也表明自己喜欢那姑娘的意思,相信你妈会理解你的。”

  “真……真的吗?”大蛋不确定地问,他总觉得他妈没那么好说话。

  “真的。”周静鼓励道:“挑一天你妈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跟她说,没问题的。”

  “好。”大蛋重重点了点头,道:“那我这几天找个好时机跟我妈聊聊。”

  大蛋转身回去之后,周静也回家去。

  她刚走到周家的那栋小楼,远远就看到程远站在楼梯口。今天气温有些低,风也有点大,刮起的北风把他外套的衣摆吹了起来,她莫名地觉得好帅。

  “你怎么不上去?”周静一边加快速度一边说。

  程远瞧见她也朝她走去,等走到她跟前时,立刻把她脖子上的围巾拢了拢,说:“等你一起上去,冷不冷?我把衣服给你穿吧。”

  “不用了。”周静伸手挎上他的手臂,说:“上去就不冷了,咱走吧。”

  顾老家的大门已经关上,等他们上到二楼的时候,顾老跟康康正在下棋,宁宁几个小孩正围着看。

  一局终,康康虽然输了,但顾老对他的评价很高,对周静说:“你这儿子,可是个谋略高手呀。”

  周静听着,笑道:“大概是小时候听他爸讲兵书,听多了,就懂了。”

  等把棋盘收好,李香兰跟李小芳就端着菜出来了。

  十一个人把小客厅挤得满满当当的,可大家一点不舒服都没有,反倒觉得很开心,很融洽。

  饭后,周静他们就回军营了。

  程远今天开了摩托车出来,宁宁坐在前面,康康跟周静坐在后面。

  周静怕宁宁冷,把她包了个严严实实之后,程远才踩油门出发。

  夜里的北风更加冷冽,开着摩托车,风就更大了,可一家四口紧紧靠在一起,全身都暖烘烘的,心里更是热乎乎的。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程远弄了一些烟花回来,回到军营之后,大家又去放了烟花,等到时钟走过十二点,新的一年到来了,大家才回房间睡觉。

  睡觉前,程远问:“大蛋刚才找你有什么事了?”

  “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周静故意道。

  “爱说不说。”程某人还傲娇上了。

  “真不经逗,我说还不成吗?”周静笑道:“就是大蛋找了一个对象,对方是个农村姑娘,他怕笑花不高兴,所以跑来问我。”

  “那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只能让他在笑花心情好的时候跟她说咯。”

  睡醒一觉起来,程远已经出门了,他今天要去营里慰问留守的士兵,周静起来给孩子们发了红包,就闲在家里等他回来,想着等会再一起去木棉小区。

  可她刚把程远等回来,赵笑花也来了。

  大年初一,难得全家人整整齐齐的,赵笑花这时候来找自己很不对劲,她听到门岗通报的时候,就直接跟着门岗出去了。

  这么着急,肯定有什么急事了。

  果不其然,周静看到赵笑花的时候,她的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

  当着外人的面,周静不好多问什么,先带着她回了家,把康康跟宁宁打发出去玩,又让程远回房间,然后才问:“发生什么事了?跟老郭吵架了?”

  “我跟老郭有啥好吵的?”赵笑花一开口又哭了,“是大蛋这个臭小子,他竟然……竟然处了一个农村姑娘,还是没文化的,你说他是不是想气死我?”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拉扯大,小时候为了鼓励他们好好读书,我愣是逼着自己跟他们一起学习,就想他们识字、有文化,将来有个好前程。他现在倒好,一转头给我找个这样的,他长得又不差,学校里面那么多女同学,他随便找一个都比这个强。”

  赵笑花越说就越不甘心,哭得上气不接气也得继续说。

  周静只能由着她哭,等到她心情平复下来的时候才劝说道:“现在孩子大了,只要对方人品好,跟大蛋处得来,也没什么不好的。要是咱们因为这个跟孩子僵持,时间一长就离了心,到时候伤心的还是你自己。”

  “其实学历只是次要,多少在农村结了婚的女大学生抛夫弃子,这样的人空有学历有什么用……”

  周静唠唠叨叨劝了半天,最后是老郭跟大蛋两人找来了,又是劝又是哄才把她接了回去。

  这时程远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幽幽地说:“看来我得给你安排个妇联主任当当,否则埋没了你的天分。”

  “……”

  不知道是她的话奏效了,还是大蛋说服了赵笑花,反正当周静再次看到赵笑花的时候,她已经恢复正常了。

  这个春节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周静初六回电器厂上班,康康跟宁宁没过几天也上学了。

  忙过刚开工那几天,周静这天早早下班回家,去买了菜,回家做美味的晚餐。

  她刚进厨房忙活不久,兄妹俩就回来了。

  “你们赶紧去写作业,今晚给你们做好吃的。”周静说。

  “好。”康康跟宁宁应下之后,就回房间做作业,可没一会儿,宁宁就溜到厨房,拉着周静,神神秘秘地说:“妈妈,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秘密?”

  “我哥谈小女朋友了。”

  “……”

  程远这天晚上差不多十二点才回到家,他一进门就看到房间的灯还亮着,急忙走进去,问:“怎么还不睡?”

  周静从床上爬起来,委屈得像个孩子似地跟他说:“你儿子谈小女朋友了。”

  “……什么?真的假的?”程远觉得自己儿子没有那种思想觉悟,所以不太相信。

  “真的,是宁宁告诉我的。”周静丧着一张脸,说:“其实我也不是极度反对早恋,只要把握好分寸,我也不是一定得拦着。只不过我儿子这么好,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女的呢?”

  “怎么?那女不好?”

  “当然不好。”周静气呼呼地说:“宁宁说她是一中的校花,可也就只要一张脸,学习成绩长年全级倒数,这样的女生配得上我聪明好学,稳居全年级第一的儿子吗?”

  “还有,要是以后他们结婚了,咱们孙子的智力水平会不会被她拉低,这可怎么办?”

  程远第一次看自家媳妇如此地愁眉苦脸,忍不住说:“媳妇,你还记得自己前些天是怎么劝赵笑花的吗?怎么到你自个身上,全都不奏效了?”

  周静一听,轻飘飘地斜了一眼过去,咬牙切齿地问:“你今晚是不是想睡书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