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63 章 第 63 章

第 63 章 第 63 章

 推荐阅读:
     为了丰富士兵的业余生活,军营特意举办篮球比赛。

  这个活动面向全体士兵,以自愿参加为原则,但一般都是年轻的士兵军官参加,程远绝对是参赛人员当中军衔职位最高的,当然年纪也是最大的。

  都四十多了,好好坐在嘉宾席上看比赛不好吗?非要凑什么热闹,赢了还好说,要是输了,不就是有损他军长的威严吗?

  “你干嘛一定要参加呀?要是受伤了怎么办?”周静觉得他在自己心里已经够威风够帅气了,不用特意灌篮表现。

  那是小年轻走的戏路,不适合中老年人。

  “你不说读书的时候觉得打篮球的男同学最帅了吗?你又没有看过我打篮球,你看了之后肯定会喜欢,把你脑子里那些弱不禁风的背影统统忘掉。”程远信心十足地说。

  “……”周静真是服了他了,这话是她之前在康康面前随便一说的。

  当时康康说想参加学校篮球队,她就表示支持,还顺便提了一句,自己读书的时候很喜欢看年级篮球比赛,男同学在场上的英姿最帅,特别是扣篮的那一刻。

  她当时真的单纯想鼓励康康,并没有什么内涵意思,没想到某人把这话听到心里面去了,还筹谋着让她见识一下他的雄风。

  说起来这次篮球比赛的赞助商还是他们电器厂,难怪她上次提议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拍板打篮球了。

  他执意要参加,她没办法,只能到时候抽空去现场支持打气。

  程远也非常看重这个比赛,每天下班之后都在篮球场训练一个小时才回来。

  半个月后,经过各队的激烈角逐,程远所带领的“远大前程队”成功晋级总决赛。

  总决赛这天安排在周日的早上,恰好康康跟宁宁放假,三人吃过早饭就去篮球场给程军长打气。

  没错,他几个月前又完成了一次晋升,现在已经把“副”字摘掉了。

  宁宁为了支持爸爸,昨天还特意做了一条长长的横幅,让写得一手好字的康康在上面题字:远大前程队,必胜!

  等她们去到篮球场的时候,场边已经围了不少人。

  程远的警卫员看到他们,立刻朝他们招手:“嫂子,这边。”

  “叔叔,我们来了。”宁宁第一时间跑过去,只见警卫员不仅仅给他们占了位置,还贴心地准备了三张椅子。

  “小李,麻烦你了。”周静真诚感谢道。

  “嫂子,没事,这都是军长安排的,我都没他想得周到。”警卫员说。

  周静听着,心里一甜,跟宁宁先落座,康康看着只剩下一张椅子,便对警卫员说:“叔叔,你坐吧。”

  “没事,康康你坐,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先走了。”

  警卫员跟他们聊了几句就走了。

  这时,现场突然响起了如雷贯耳般的掌声,周静抬头一看,只见换上队服的两支篮球队队员正在入场。

  两支队伍,加上后备球员,有十几二十号人,但周静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程远。

  在一众小年轻当中,四十多岁的他虽然不显老,但肯定不年轻,可岁月在他身上沉淀的魅力,让他自带气势。

  老腊肉又怎样,周静还是觉得他男人最帅,没有人能比得上。

  在她看见他的那一刻,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他也看到她了。

  隔着不近的距离,她似是能看到他微微上翘的唇角,她朝他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很快,比赛正式开始。

  即使不是专业的队伍,但长年操练的战士在力量上是绝对优秀的,所以这场比赛除了是技术的较量,更加是力量的对抗。

  能打入总决赛的,哪支队伍都不是吃素的,从比赛一开始,两队的分数就是咬着上,之间的比分差从不会超过5分。

  周静原来还看得挺悠然自得的,只顾着欣赏自家男人的各种帅气动作,还不停地跟宁宁说:“记得拍下来,你爸爸好帅呢!”

  “妈妈,我知道啦!”宁宁没好气地说:“你觉得你老程帅,在被窝里面说就好,别在外面也老挂在嘴边,也不怕别人笑话你。”

  “……臭丫头,连妈妈的玩笑都敢开了是不是?”周静恼羞成怒地说。

  “不敢了,赶紧看爸爸吧,别看我。”

  等到比赛来到最后一节,周静开始紧张起来,不知不觉加入儿女的啦啦队当中,高声喊着“远大前程队,加油”,半点军长夫人应有的矜持都没有了。

  比赛来到最后一分钟,远大前程队领先一分,而球权却在对方那边。

  对方采取一对一防守战术,掩护后卫进行最后一次进攻。

  “咻”的一声,篮球穿针而入。

  就在大家觉得比赛要决出胜负之际,程远把球接住之后就直奔对面球框而去,那速度惊人得根本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等对方的队员反应过来的时候,“哐”的一声,程远一个高跳,直接把球灌进了球框。

  一声长“哔”,宣告比赛结束。

  大家呐喊欢呼,队友们都朝程远一涌而去,把他团团围住。可他在开心的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周静这边。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相视一笑。

  中午,程远跟队友吃饭庆祝,没有回家吃午饭。

  周静给两孩子做了他们喜欢吃的饭菜,打算等程远晚上回来,再做一顿更丰盛的。

  饭后,兄妹俩午睡去了,周静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正打算也去睡会儿的时候,程远回来了。

  “我的MVP回来啦!”周静故意调侃道。

  程远从裤兜里面拿出奖牌,说:“送你。”

  “谢谢。”周静把奖牌接了过来,满足地摸了几下,问:“你洗澡了没有?要不要洗一下?”

  “我已经洗过了,你给我找瓶药酒来吧。”程远说。

  “药酒?怎么了?受伤了吗?”周静紧张地问。

  程远面露羞赫之色,说:“刚才灌篮落地的时候,脚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扭到了。”

  “……”这是老腊肉MVP大型翻车现场吗?

  周静让他先回房间坐着,然后去把药酒找来,等她看到他的脚时,脚踝的确有些肿了。

  按照她的经验,应该不严重,可也心疼,她忍不住唠叨道:“我都让你别参加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年纪了?”

  “我什么年纪了?不就是43岁吗?你不老说要保持年轻的心态吗?”程远不服气地说。

  “我是说心态上要保持年轻,身体上要学会保重。你今天只是扭到算走运,要是伤了骨头,那怎么办?为了一个比赛就把自己弄成伤兵,值得吗?”周静说:“你都知道自己比我大8岁,不好好保养,将来老了,我还能指意得上你照顾我吗?”

  程远瞬间没了底气,呐呐地说:“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好。”周静一边去抓他的脚一边说:“我来给你涂药酒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程远说。

  “还是我来为你服务吧,MVP。”周静笑着说。

  “好。”既然她坚持,他就随她,只叮嘱道:“你用力一点,别挠痒痒似的,没效果。”

  “知道啦!”周静在掌心倒了些药酒,开始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去揉搓。

  她突然想起他们刚结婚那会儿,问:“你还记得那年,咱们刚结婚不久,有一次晚上去秦师长家吃完饭,回来的路上我踢到石头,脚指头都淤了,你帮我涂药酒,我当时都疼惨了。”

  “当然记得。”程远说:“那是我第一次牵你的手,哪能忘了?”

  周静听着,哼哼道:“你当时就是钻空子,趁机牵我的手了,你都没问过我的意见。”

  “我睡我媳妇都天经地义,我牵一下手又怎样了?”程远理所当然地说:“你都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嘤嘤嗯嗯地喊得我都有反应了,要不是怕吓到你,我就把你压床上了。”

  “……”周静被他说得老脸一红,瞪了他一眼,“你还光荣上了,还好意思提。”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得让你知道,我当初是多么地顾及你的感受。”

  “行了,不准再说了,反正我知道你是最好的,这样总行了吧。”

  “那还差不多。”程远的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揉搓了好半天,周静终于停下了手。等她把手洗干净回来,程远已经躺在床上了,周静也爬了上去,突然说:“程远,我想退股了。”

  程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惊讶地问:“为什么?跟你哥闹矛盾了吗?”

  “没有,我跟我哥有什么矛盾好闹的?”周静感慨地说:“自从上次宁宁闹了一次之后,我就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我努力挣钱,不就是为了这个家吗?可如果因为这样闹得不愉快,这不就变成本末倒置了?”

  “当然,如果咱们家很穷,连维持基本生活都困难的话,那我一定要拼命,可现在并不是这样。康康明年九月份就读高一了,宁宁也读小学六年级,孩子一年年长大,陪在咱们身边就剩几年时间。等将来读了大学,参加工作,说不定一年就只能见几回甚至更少。”

  “还有,你也不年轻了,平时整天在外面吃也是不行的,我空闲下来的话,即使你不能每天晚上回来吃饭,起码我能给你炖个汤,早饭也弄得丰盛一点,有营养一点。”

  程远听着,说不感动是假的。她为了他们,为了这个家,在事业的最巅峰时期退下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你不要着急,等想清楚再做决定,反正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程远搂着她说。

  “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周静说:“我本来对钱财也不是有特别大的**,够花,再宽裕一点就够了,其实光凭你的工资就能做到。金钱跟你们相比,我觉得你们更重要。”

  “宝贝,谢谢你!”程远低头吻了吻她的唇。

  周静笑问:“谢什么?”

  “谢谢你为了我的事业而放弃自己的事业。”程远知道,要是按照收入水平来说,让他回归家庭照顾家庭更合适,但她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自己的事业。

  “傻瓜,我的事业哪能跟你保家卫国的事业相提并论,这在我心目中是最神圣的,这样的你才是最有魅力的。”周静说着,仰起头,主动吻住了他的唇。

  宁宁觉得自己不就起来拉个尿而已,却愣是被他们家的中老年夫妻喂了一嘴的狗粮。一把年纪还能这般腻歪的,除了她家老程跟小周,真没谁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隔天,周静就把想退股的事情跟周军说了。

  周军听到的时候大吃一惊,连忙问:“小静,是不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

  “不是。”周静失笑道:“你说的这是啥话?我只是觉得这样太忙了,都照顾不到家里。哥,你一直知道我对挣钱的**不是太深。”

  周军当然知道这点,这些年不停地做慈善,要是把钱看得重,哪能随随便便就把真金白银拿出来送给别人。

  “可要是你退股了,我怎么办?”周军知道,虽然自己挂着总经理的头衔,可很多时候,重大的决策都是周静提议跟拍板的,而且每回都能成功。

  “哥,在电器这个行业摸爬打滚这么些年,你绝对可以独当一面了。”周静说:“我虽然退股了,但只要你想找我商量,我肯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这事业不是我就算了,要还是我的,让我什么都不做也是不可能,所以我选择退出。”

  话已至此,周军也不好多劝,毕竟周静对她男人跟孩子有多看重,他都清楚,只是最近公司有新项目在进行,她突然退股,钱要一时到位,有些难。

  周静看得出他的为难,主动开口道:“钱先不着急,你可以一期期退给我。我也不是完完全全退掉,我会剩10%的股权,就当做投资。毕竟我霎时间全退了,怕底下的管理层会有忧虑,以为咱们公司不行了。”

  “好,谢谢你。”周军感激地说。

  “咱们兄妹俩,说什么谢谢。”周静说:“反正这股权,我以后会给康康跟宁宁每人各5%,他们每年年底有没有大红包,就看舅舅你啦!”

  “没问题,我会好好努力的。”周军拍着胸口说:“现在咱家又多了一个孩子,我得更加努力了。”

  退股的事情敲定之后,周静又把吴厂长、张主任等一些公司高管一个个找来谈话,说明自己退股的原因,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地继续留在公司。

  在1986年春节之前,周静已经把公司的所有工作交接完毕,现在只当一个等着分钱的小股东。

  正式离开公司之前,她又跟周军来了一次深度谈话,告诫他道:“哥,要是你想咱们公司长期发展下去,你一定要任人唯贤,切记任人唯亲。要是哪天觉得自己管理起来吃力了,就不要死撑,找职业经理人,让他们帮你管理公司,会事半功倍。”

  “我知道的。”周军说:“反正你得空就多回来看看,走走,有时候我自己一直在这圈里面待着,发现不了问题。”

  “行,我这个股东要开的会,我都会准时参加。”周静应下。

  离开工厂的时候时间尚早,周静去菜市场买了菜,才开车回家。

  孩子们已经放寒假了,她到家的这个点,他们应该还在外面玩,可她才走进院子,就听到宁宁叽叽喳喳的声音。

  她奇了怪了,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平时都是她把饭做好了,让康康去外面喊人回来吃饭的。

  紧接着,她又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她快步往里面走,刚走到客厅门口,就看到周小兰跟三孩子坐在里面。

  “小兰,你怎么来了?”周静喜出望外道:“这是今天申请到探亲假了吗?”

  周小兰看到她也立刻站起来,开心地走过去拉她的手,乐呵呵地说:“嫂子,大财调到这边来当团长了,以后咱们又能待在一块了。”

  “真的吗?太好了!”周静开心之余也不忘吐槽,“这老程的嘴巴够严实的,竟然没把这事告诉我。”

  “要是我告诉你了,你还能有这种惊喜吗?”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周静回头一看,只见程远跟程大财一起阔步走进来。

  “嫂子,我哥那性子你不清楚吗?他最喜欢给你制造惊喜了。”程大财调侃道。

  周静被说得有些难为情了,立刻招呼程大财说:“你们今晚留在家里吃完,我买了很多菜,给你们露一手。”

  程大财:“嫂子,咱们今晚就是过来蹭饭了,都好多年没尝到你的手艺了,这一说,我又要流口水了。”

  “都多大的人了,你还好意思说。”周小兰瞪了程大财一眼。

  程大财小声哔哔道:“说得你好像不馋那样。”

  “好了,大家都别站着,进去坐着聊,我先去做饭。”周静说完就往厨房走,周小兰立马跟了上去。

  虽然平时有写信联系,但聊天的机会不多,现在挤在厨房里,周静跟周小兰两人就有说不完的话。

  “对了,你来了这边,收购干货的生意还做吗?”周静问。

  自从电器厂上了轨道之后,周军就没有继续做干货的生意,但周小兰她们有继续做,把货直接发给批发的商家。

  “晓丽跟燕红还做。”周小兰说:“现在野生货越来越少,她们俩下班之后也忙得过来,反正能多干一点就干吧,谁跟钱过不去?现在虽然不愁吃穿,可孩子不少,将来结婚都得花大钱。年轻的时候多存几个钱,将来退休了能自食其力,也不用给孩子造成负担。”

  “那也是。”周静认同地点点头,为人父母的,谁都是这种心思。

  “不过老牛明年就要退休了,到时候只剩下晓丽一个,不知道她会不会继续干。”

  “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活了大半辈子了,我听笑花说,老郭明年也退休了,带小妹过来这边,燕红他们是什么打算呀?”

  “燕红也说过来,她说闺女都在外面,他们回老家没意思,大家也在这边,所以就想着过来了。”

  “那太好了,咱们五个现在集齐四个了。”周静笑眯眯地说。

  “谁说不是呢?”周小兰说:“你都不知道,晓丽现在一提起这事情像个怨妇一样,说咱们都相聚了,把她一个人剩在那边,还说想把老方自己一个人留在那边,她带着孩子出来,不随军了。”

  “老方能答应她吗?”

  “当然不能。”周小兰哈哈大笑道:“老方也就是比程大哥的黏人程度低一点而已,怎么可能舍得把晓丽放出来?”

  “……”

  晚上这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康康跟宁宁也高兴,因为又能跟发小玩在一块了。

  虽然这些年见面的机会很少,可从小就积攒起来的友谊,不是说抹掉就抹掉的。

  等到晚上快十点,周小兰一家才离开。

  把他们送出门后,周静就对兄妹俩说:“你们赶紧洗澡睡觉吧。”

  “妈妈,等会再洗,爸爸篮球比赛的照片我已经洗出来了。”宁宁兴奋地说。

  本来这照片早就应该洗出来的,可这段时间大家都忙,就把这件事给搁置了。直至孩子最近放假,康康才带着宁宁去把照片洗出来。

  “真的吗?赶紧拿出来看看。”周静也迫不及待了,说:“怎么刚才不拿出来?让你小兰姨跟大财叔看看你爸爸在篮球场上的雄风也好呀。”

  在孩子们面前,周静夸起自家男人来绝不嘴软,程远听着,心里别提多嘚瑟了。

  宁宁却说:“这些照片,我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给别人看,咱们一家人独自欣赏好了。”

  “……”周静听她这么一说,以为是照片拍得不好,等看到照片的时候,她才知道为什么。

  这一叠照片当中,除了程远投篮、盖帽、带球等英姿以外,还有不少周静或是紧张或是迷恋神情的照片,这宛若十八岁少女的花痴样,实在不好在外人面前展示。

  周静看着这些照片,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特别是程远被队友重重包围,却回头跟她相视一笑的那一幕,被宁宁快狠准地记录下来,真是唯美得像在拍偶像剧。

  她觉得难为情,程远却不这么认为。

  晚上睡觉前,他还一直拿着照片在欣赏,一张照片要看好半天,才把它装进相册里面。

  等把照片全放进去了,他又把以前的相簿拿出来翻。

  “媳妇,咱们这婚纱照拍了也有五六年了,现在拿出来看,还是那么好看。”程远盯着他们的合照,一脸如痴如醉。

  “行了,你怎么老爱看这张?”周静伸手就去挡。

  这张她的深/沟非常明显,某个色/老头,每次看都要看上半天。

  “好看当然多看几眼。”程远理直气壮地说:“我当初还反对你穿这婚纱呢,幸好你坚持,否则今天哪有这么好看的照片看,等过几年,咱们再拍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你要拍就早点拍,等过几年,我都四十了,要是那里下垂了,就不好看了。”

  “这个倒不用怕。”程远把相簿往床头柜上一搁,说:“我只要坚持给你按摩,就不会了。”

  说着,他就已经按摩上了。

  第二天,无业游民周静就带着康康跟宁宁回木棉小区。

  自从李小芳怀孕之后,李香兰为了好好照顾她,就没有再开店了,现在孩子出生了,她就更忙了。

  他们去到的时候,家里只有李小芳。

  “嫂子,我爸妈他们呢?”周静问。

  “今天天气暖和,又有太阳,他们抱着小宝去遛弯了,顺便晒晒太阳。”李小芳说着又对康康宁宁说:“桌子上的巧克力很好吃,你们多吃两颗。”

  “谢谢舅母。”康康跟宁宁每人拿了一颗巧克力,听闻子健跟子强去了赵笑花家,也过去找他们了。

  屋子里只剩下姑嫂倆,李小芳便说:“我听周军说,你退股了?”

  “嗯。”周静点点头,“想多点时间陪孩子跟程远。”

  李小芳听着松了一口气,说:“能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我算彻底放心了,我多担心是你们兄妹俩闹矛盾了。要是是周军犯错了,你记得跟我说,我教训他。我知道,他有这样的成就,都是仰仗了你。”

  “嫂子,你别这样妄自菲薄,我哥也是很聪明的。”周静笑哭道:“不过嫂子你这么信任我,我也跟你说句心里话,现在公司发展成这样,很不容易,咱们要珍惜。”

  “我知道你娘家的亲戚有些想过来投靠,如果是有能力的,我绝对赞成,咱们公司也需要人才,但如果能力不胜任的,你们要学会拒绝,否则最后把公司拖垮了,吃亏的是咱们自己。”

  “我知道的,你放心。”李小芳说:“能帮我肯定帮,但周军这些年有多辛苦,没人比我更清楚,我不会糟蹋他的心血。亲戚跟面子再怎么重要,也没有他跟孩子重要。”

  听她这么说,周静也彻底放下心来,说:“反正以后我哥负责赚钱养家,就辛苦你把小宝带大了。”

  “我不辛苦。”李小芳说:“咱妈咱爸都帮衬着,我算是很轻松了,反倒是盯着子健两个读书,我觉得更辛苦,我可羡慕你了,康康跟宁宁读书都不用你发愁。”

  “哈哈,他们俩这点的确让人放心。”

  不一会儿,李香兰他们回来了。

  周静抱了小侄女一会儿,然后去楼下找顾老了。

  她一来,顾老就准时十二点关门,等歇下来的时候就问她,“工厂放假了?”

  “还没。”周静摇头,说:“我退股了,打算重新来当你徒弟,你还收吗?”

  顾老一脸惊愕,半晌才问:“真不干了?我这小医馆挣的钱是不能跟电器厂相提并论的。”

  “我知道。”周静笑眯眯地说:“但我就是放不下中医呀。”

  “行。”顾老也笑了,只要你不嫌弃我这里地方小就可以了。

  等春节一过,周静就开始在顾老的小医馆里面出诊了。

  刚开始,她跟小葛一起抓药,等感觉回来了,才开始给人把脉写方子。

  她不像顾老那样“劳模”,每天早上把两孩子送去上学,去菜市场买完菜,她才去上班。

  中午十一点,她就回家做饭,等兄妹俩放学回来就能吃上热腾腾的午饭。下午四点半,她就下班了,去学校接孩子,然后回家。

  程远要是不忙,他肯定会回家吃饭。

  如果哪天晚上不回家吃饭,他也会提前给她打电话。

  两人明明天天见面,可这电话一打,至少得聊个十分钟,宁宁真想不明白,这老两口为什么有这么多话要说?

  等挂了电话,周静就去做饭,还会特意为程远炖上一盅汤,等他晚上回来的时候喝。

  日子一天天地过,周静每天日复一日过着简单的生活,但她不觉得无聊,还非常满足。

  这年九月份,周军把大部分股权钱退回给她。

  以前她知道自己挺有钱的,现在钱全转入她的账户,她才发现自己很有钱。既然有钱,她也不可能放着银行拿利息,就想着做点投资。

  而不动脑子就能挣钱的投资,就非买房买地莫属了,毕竟若干年后房价飞涨,无论是等升值还是等拆迁,都是躺赢的买卖。

  程远听完她的计划后,问:“那咱们上哪里买?在市中心那边吗?”

  “不是,若干年后,市中心会转移,咱们买在周边。另外,等2020年的时候,省城不是咱们省经济发展最好的,经济最好的是林市。我想问问我哥有没有认识的人,要是能在那边找到地皮或者房子,等你休假,咱们开车过去看看。”

  “行。”程远应下之后,感叹道:“等2020年的时候,我都是80岁的老头了。”

  “怕什么。”周静无所谓地说:“即使是80岁的老头,你也是全公园全广场最帅的老头。”

  “你也是最美的老婆子。”

  半个月后,周军那边就有消息回来,说那边房子跟地皮都有,让他们去看看。等程远把时间定下来之后,周静在前一天跟顾老请假,“我明天不来了,跟程远去林市看房子,要是合适就买下来。”

  听她这么一说,顾老才想起自己在首都的房子,连忙说:“我在首都还有两间房子,你跟周军看看什么时候得空,咱们过去一趟,我把房子转到你们名下,一人一间。”

  “不行。”周静脱口而出拒绝道:“咱们不能要。”

  “怎么就不能要呢?”顾老说:“你爸妈这么照顾我,就等同于我的儿子儿媳了,我把房子给你们兄妹倆,有什么问题?还是你们一直把我当外人?”

  “……”周静被堵得无话可说,顾老又接着说:“将来我有点什么事,还是得靠你们帮衬,你现在不要我的房子,是不是到时候不想照顾我?”

  话说到这份上,周静只能答应:“那我只能谢谢你了。”

  顾老听她松口,立刻眉开眼笑道:“没啥好谢的,也不是什么漂亮的房子,就两间老房子而已。”

  “……”您老真是说得轻松,那四合院将来随随便便都是几百上千万,关键是那学位,有钱都很难买得来。

  晚上,周静把这件事跟程远说了,他听完之后就说:“这样子你不就变成地主婆了?”

  “是呀。”周静说:“将来咱们每个月收租都一串数字,生活不用愁了。”

  “我这是傍上富婆了?”

  “没错。”周静豪迈地拦住他,说:“你就是我包养的老腊肉。”

  “说什么老腊肉呀,腊肉就行了,不用一直强调‘老’字。”

  “……”

  隔日,两人出发去了林市。

  这还是程远第一次来这边,看着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比省城的还要多,他不得不感叹道:“这世界变化真快呀!”

  “是呀,改革开放会让咱们国家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等到若干年之后,这里会是一个世界大都市。”

  有了周静这句话,接下来他们看地皮看房子,只要顺眼就买下来了,跟买菜一样,因为铁定不亏。

  一个月后,周静跟周军又带着顾老坐飞机去了一趟首都,把那两套房子转到他们的名下。

  在办好手续的那天,顾老把钥匙交给他们,说:“你俩去认认路,别到时候连房子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去探望一下老朋友,就不去了。”

  周静知道他是怕触景伤情,也不勉强他,跟周军两人去了。

  这两房子是挨着的,有一间是顾老之前住的,另外一间是打空的。

  他们先看了打空的那一间,然后去顾老之前住的那间。

  其实这边也差不多是空的,之前顾老离开的时候,把家里能送的东西都送给别人了。

  他们随意绕了一圈,就在离开的时候,周静发现角落里有一个信封,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发现上面写着“周静收”三个字。

  这字迹她认得,是顾林的。

  “什么东西呀?”周军问。

  “没……没什么。”周静迅速把信封抓在手里,说:“一块废纸而已,我把它扔出去。”

  周军不疑有他,说:“也没什么好看的,咱们走吧,到饭点,去吃东西。”

  “好。”周静应下,出去的时候跟在周军后面,然后把信封偷偷塞到自己的包包里。

  当天晚上,他们搭乘飞机回省城。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程远不放心,一直等着。

  看到她回来,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说:“赶紧洗澡睡觉。”

  “好。”周静应下,去洗手间快速洗了个澡,回到房间的时候把门拴好,然后把信从包包里面拿出来。

  她走到程远身旁坐下,说:“这信是在顾老的房子里面看到的。”

  程远看了看上面的字,问:“是顾林给你写的?”

  周静点头:“是。”

  “写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怕被我哥跟顾老发现,还没来得及看。”

  说话间,周静就把信封打开,掀开信纸,里面是顾林有力的字体:

  周静,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回去了。

  虽然不愿意接受,但我还是不得不接受你怎么样都不喜欢我的事实。

  其实我犹豫过要不要留在这里,因为我在原来的世界活得不快乐,我一直是我爸证明他成功的一件道具,但在顾老这里,我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父爱,他是我想留下的唯一理由。

  可我知道,要是我一直存在,会给你造成困扰甚至恐惧,所以我还是选择回去了。

  要是可以的话,我拜托你好好照顾顾老。在我们短暂的父子情里,我真的把他当成父亲来看待,最后让他失望了,我比谁都痛心。

  最后,祝你在这里活得快乐幸福。当然,我也知道你已经很幸福了。

  看完这封信,周静内心有几分感动,因为顾林对顾老的父子情。至于程远,他对这个情敌没啥好感,只说:“他既然能够来这里又能回去那边,应该知道你是为什么跑到这里来的,他怎么没说?”

  “大概是什么不好的原因吧。”周静说。她想,顾林应该是不想她难过,所以没说。

  不管是什么原因,于她来说都没关系了。她不在乎,只要能留在这里,跟她最爱的男人、孩子跟亲友在一起,她就觉得很满足。

  在林市买地皮买房子过后,周静跟程远这两人对置业好像上瘾了一般,在接下来几年,有闲钱就拿去买房子。

  在1990年春节来临之前,他们在全国各地已经买了十处房子跟若干地皮,有些已经建成厂房出租了。

  90年,是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周静也在这一年迎来她四十岁的生日。

  以前她常常劝程远,不要把年龄看得太重,不要有年龄焦虑,可在自己不惑之年来临的时候,她才深深体会到他的感受。

  虽然她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脸蛋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可她还是不愿意迎接四十岁的到来。

  程远跟她却不同,为了庆祝她四十岁的生日,他提前准备,似是要把四十岁的生日过程八十岁的大寿一般,通知了所有亲朋戚友,来给她过生日。

  因为不想她辛苦,他还特意奢侈了一番,去星级大酒店订了几桌,请大家大吃一顿,结束之后再到他们新建的花园小洋房玩。

  周静虽然不太想把生日过得如此隆重,铺天盖地地把自己年龄秘密散播出去,可看程远忙得不亦乐乎,她也不好扫他的兴。

  反正正如他所说,四十年轻着呢,他都快奔五了。这一对比,她心里马上平衡了。

  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他又特意打电话给酒店,把所有事情确认一番之后,才放心去睡觉。

  “宝贝,睡吧。”程远搂着她,她靠在他的怀里,渐渐入睡了。

  朦胧中,她似是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她回过头一看,竟然是她的妈妈。

  周静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见过她了,可她非但没有变老,还越来越年轻,就二十多岁的模样。

  “小静,你快来妈妈这里呀。”周母朝她伸手,一脸温柔,宛若她还很小的时候,父母还没有离婚。

  周静呆呆地看着,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周母又朝她走进了一些,说:“小静,快把手给妈妈呀,妈妈带你回去。你不是不喜欢40岁吗?我带你重新开始,我会好好呵护你长大的。”

  说着,周母就要伸手去抓她,她立刻闪开,摇着头说:“我不要回去。”

  “为什么不要?”周母依旧有耐心地哄着:“你回去之后可以变年轻,可以多活好多好多年呢!”

  “我不要。”周静转身就跑,身后不停传来周母的声音,她的心越来越慌,越慌就越拼命地跑,可周母却一直穷追不舍。

  她害怕极了,脑子里唯一想到的就是程远,她大声喊道:“程远、程远……”

  “宝贝,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周静蓦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男人时,她那抛到了高空的心才落回实处,她抬手紧紧抱住程远,忍不住哭了出来,“我不要回去,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

  “傻瓜,咱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呀。”程远回抱她,低声地哄着:“咱们将来老了要一起去跳广场舞,等有了孙子还要带孙子,每年还要抽出时间去度蜜月呢……”

  听着他唠唠叨叨描绘将来退休的生活,周静内心的恐惧渐渐被抚平,她往他怀里钻了钻,说:“亲我好不好?”

  “当然好!”程远一听,马上应道:“乐意至极。”

  话音刚落,他的唇贴上了她的唇。

  经过岁月的打磨,他的吻从当初的热血变得越发地温柔,犹如他们的感情一般,越来越醇香。

  从不悔之年到不惑之年,他的吻总能让她心安,这样的心安,她愿意拥有至生命的最后一刻,无论时间长短。

  她从前不懂幸福是什么,直至遇到他,她懂了,也拥有了。

  “程远,我爱你,我们就这样子慢慢变老,好不好?”

  “当然好,我也爱你,最爱你!”

  “我也最爱你!”

  “我比你爱我再爱你一点。”

  “就不能我多一点吗?”

  “不能,其它能让着你,这点不能……”

  正文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