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74 章 第 74 章

第 74 章 第 74 章

 推荐阅读:
     程若听到跟踪者喊自己程小姐,觉得他是秦伟业派来的保镖的可能性很大,可她不是傻子,别人说什么就听什么,得跟他确认过才行。

  可不等她翻出手机,闻声而来的安保人员就已经把跟踪者逮住,直接送出派出所。

  等把跟踪者交到民警同志的手中,就不是一个电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了。

  这人是李寅找来的,本来让他去把人赎回来是最合适不过的。可现在追人的不是他,已经在一旁做义务军师了,这脸可不能让他去丢呀。

  “我去是没有问题,可这是你表现的大好机会,要是让人家以为我在追她怎么办?”李寅无所谓地说。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这激将法果然好使,秦伟业二话不说就抄起钥匙,去派出所了。

  到了派出所,秦伟业全场黑脸。

  程若也知道这事让他丢大脸了,也没敢嘲笑他。不过,看着他憋屈的模样,她真的很想笑。而且,相对于他那高冷老板样,她莫名觉得此刻的他有点可爱。

  跟民警解释清楚,又办了相关的手续,秦伟业就带着保镖离开了,全程没看程若一眼。

  以至于等秦伟业离开之后,民警同志问程若:“这秦伟业,你真的认识吗?”

  “……真的认识。”程若忍着笑,道:“就是这是挺糗的,他好面子,我就不去刺激他了。”

  “也是。”民警拍了拍程若的肩膀,说:“人是有点傻,但心地是好的,这样的男人不多见,而且长得又高又帅,看上去也有钱,你好好把握,别过了这村没这店。”

  “……”同志,人家都没说什么,你咋能想那么多了?

  “那个……秦总,那我先回去了吧。”等走出派出所一段距离,保镖颤颤巍巍地说。

  秦伟业走在前头,闻声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就插着腰骂道:“你是哪门子保镖呀?一个女的都打不过。”

  保镖一听,可委屈了,“秦总,谁说我打不过了,问题是……我能打吗?那是程小姐,不是蒙面变态佬。”

  “……”秦伟业被堵得哑口无言,张着嘴想说又不能说。

  保镖看他这幅样子,突然没那么怕他了,继续小声哔哔道:“秦总,我有句话想讲。但忠言逆耳,你可能不爱听。”

  “说。”

  “是你让我说的,你听了别生气,即使生气了也不能处罚我。”

  “你再废话就不用说了。”

  “我说我说。”保镖清了清嗓子,道:“你这样子追女孩子是不行的,温水煮青蛙,就怕水还没烧开,青蛙就跳出去了。”

  “追女人就应该大胆直接,我当初追我老婆的时候,第一次约她出去就把她压墙上亲了,这不就乖乖变成我的女朋友,再后面就成我老婆了。”说到后面,保镖忍不住傲娇起来。

  秦伟业看不得他这幅嘚瑟样,冷冷道:“啥关系都没有就敢亲人家,怎么没给你判个流氓罪呢?”

  “……”保镖被他一噎,而后说:“可女人有时候就这样,你得来硬的,他们才会就范。当然,我是感觉到我老婆对我也有意思才敢这么大胆一步到位,你要想用我这招,你得先弄清楚程小姐是不是喜欢你。”

  “就刚才在派出所,我观察了一下她,的确没感觉到她对你特别有意思。”

  “……滚……”

  保镖麻溜地滚了,可刚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扭过头来对秦伟业喊道:“秦总,你可以试着晾她一些日子,让她没见着你就心神不宁,自然而然就知道你好了。”

  “……”她妈果然是李寅找来的保镖,这保卫能力一般,泡妞的功夫却是一套一套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事让秦伟业过于丢脸,这天之后,他没有再来找程若。

  他不来瞎晃悠,程若乐得自在,只不过保镖这事被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整个林大就几乎没人不知道这事,同事们也由此认定了秦伟业是她的男朋友,时常拿这事打趣她。

  大概是耳边整天有人说他,程若想把他抛诸脑后都不行。没过几天,看他没来找自己,也没有电话,心中莫名有些闷闷的。

  不过,随着国庆假期即将到来,她的闷墩情绪很快被回家的喜悦给取代。

  回家前一天,她本来想出去买点东西带回家,可下班的时候已经五点了,蒙面变态佬到现在还没被抓到,她不敢出去。不过想着林市能买的东西,省城一般都有,不买也没关系。

  她在食堂吃过晚饭,回到宿舍洗完澡,就给家里打电话。

  “妈,我明天就回家啦!”电话一接通,程若就说:“我要吃白切鸡、水煮鱼……”

  “我是你爸。”一道突兀的男声响起。

  “……爸,临近国庆,你不应该很忙的吗?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程若说完又问:“我妈呢?”

  “最近的确很忙,老把你妈一个人留在家里,今天特意早点回来陪她吃饭。”程远说:“你妈洗澡去了,有什么跟我说就行。”

  一言不合就秀恩爱,我才不想跟你聊呢!程若心里犯嘀咕,可嘴上不敢这么说,只把自己明天想吃的那几道菜报了了一下,说:“爸,先这样吧,明天等我到家再慢慢聊。”

  “等等。”程若正想挂电话,程远就问:“那个……你明天怎么回来?跟……伟业一块吗?”

  “我自己坐车回来呀。”程若不解道,“秦伟业他家又不在省城,干嘛要跟我一块?”

  “……也是。”

  等挂了电话,周静也洗完澡出来了,看程远对着电话发呆,便问:“你怎么了?”

  程远看了她一眼,轻叹道:“看来咱宁宁跟伟业没戏。”

  “你……怎么知道?”周静问。

  程远:“宁宁说她自己明天回来,要是真有戏,伟业能不送她回来吗?”

  “算了,感情的事也不能勉强。”周静宽慰道:“咱闺女条件又不是差,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宁宁条件是不差,问题是能配得上她的没几个呀。”程远说:“之前我看秦伟业这么积极,想着这小子应该懂我的意思,难不成是我会错意了?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要不我打个电话给他,试探一下?”

  “你千万别。”周静不同意道:“我觉得咱们上次做得够明显的,伟业是个聪明的孩子,他肯定领会到当中的意思。要是人家对宁宁真没想法,咱们这样上赶着,显得很掉分,咱闺女又不是没人要。”

  “也是。”程远叹了一口气,认命道:“不想了,学你所说那样,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次日,天一亮,程若就起床洗漱,等把自己收拾好,背上包包就直接出门了。

  就几天假期,家里也有她的衣服,她把随身需要携带的东西带上就走了。

  她本来打算跟张教授一起回去的,可张教授这个国庆节在林市过,还把家里人都喊过来一起过节,所以就只有她一人了。

  她出发得早,林市跟省城之间的巴士班次也密,她十一点就回到军营大院。

  “宁宁,放假回来啦?”刚进大院走了没一会儿,就碰到家属区的一个军嫂,她热情地跟程若打招呼。

  “阿姨好!”程若礼貌地跟她挥手,“对呀,都出门一个多月了,我爸妈该想我了,哈哈。”

  “想肯定想,不过你在林市谈恋爱,有人照顾你,你爸妈也放心。”军嫂笑眯眯地说。

  “……谈恋爱?”程若不明所以地瞪大了眼睛,“我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怎么我不知道?”

  “你不用害羞啦!”军嫂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处对象不是很正常吗?我虽然没见过你男朋友,但听其他嫂子说,他是咱们军区老领导的儿子,肯定差不了。”

  “……”这老领导的儿子,程若不用问都知道是谁了。她极力跟军嫂解释,可军嫂就是不信,还说:“你爸妈都认可了,你还藏着掖着干嘛,条件这么好的对象,应该大大方方介绍给阿姨认识,我可是等着喝你的喜酒哦!”

  费劲唇舌也没法说服军嫂,程若只好暂时放弃,但她抓到了一个重点,就是“你爸妈都认可了”,说明这事程远跟周静知道。

  为了迎接她回来,任性的周医生今天又不坐诊了,一早去菜市场买了很多菜回来,就是为了给孩子做一顿丰盛的。

  “妈,我回来啦!”程若一进门就喊。

  周静闻声,立刻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看她的小脸稍微变尖,她忍不住心疼了,“学校的饭菜不好吃也得吃饭呀,你看都瘦了,你爸回来看到,又得唠唠叨叨了。”

  “我爸上了年纪,我无论胖了还是瘦了,他总能唠叨一番。”程若拉着周静,说:“妈,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就我刚才回来见到住在前头第一间屋子的那个阿姨,她误以为我跟秦伟业谈恋爱了。”

  “……可能看到伟业上次来接你去林市,误会……了吧。”周静有些心虚,不敢正眼瞧她。

  程若:“可阿姨说,这事情你跟爸认可了?我跟秦伟业没谈恋爱,你们认可什么呀?别人问起来,你们没跟人家解释清楚的吗?”

  “……”

  这事说起来,周静也委屈,不是她不解释,而是程远不爱解释,认为秦伟业跟程若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别人问起来就模棱两可地回应,别人就以为他默认了。

  她因为这事也说过他,可他说到嘴的女婿还能飞走吗?实践证明,这女婿不是你家的,就是会飞走。

  “不是咱们不解释,就是人家爱瞎想,喜欢脑补,咱们说再多也没用,你说是不是?”周静硬着头皮说。

  程若想想,一些上了年纪的阿姨的确爱这般闹腾,于是她也只能认了,但跟周静强调道:“如果下次还有人误会,你一定要跟别人解释清楚哦。”

  “行,我知道了。”周静不想她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于是道:“你赶紧过来帮忙,还有很多菜没做呢。”

  “很多菜,我昨晚好像没点多少菜呀?”程若说。

  周静笑道:“除了做你喜欢吃的菜,还有你哥的。”

  “我哥也要回来吗?”程若喜出望外,“怎么我前两天跟他打电话,他没说呀。”

  “他就是想给咱们一个惊喜。”周静说:“可就回来两天,又怕吃不到自己想吃的,今天天没亮就打电话回来,点菜了。”

  这顿午饭是下午一点多才吃上的,因为程锐的班机延误,拖到这个点才到家。

  一家四口已经很久没有在一块吃饭了,程司令也回家跟儿女团聚。

  一顿饭热热闹闹吃到两点多,程远要回营里,程若跟程锐被周静打发去睡觉,而她自己则去收拾碗筷。

  “妈,咱们帮你一起收吧。”程锐说。

  “不用了,你俩赶紧休息。”周静摆摆手说。

  程若已经动起手来,道:“咱们帮你把碗筷收拾到厨房,不然我爸又该心疼了。”

  “就会逗你妈,你爸都上班去了,哪里能看得到?”周静笑骂道。不过儿女孝顺,她也不推脱,只说:“收进去之后就赶紧睡觉,今晚的碗筷留着给你们兄妹洗。”

  “好。”兄妹俩双双应下。

  等晚上吃过晚饭,程远就拉着媳妇去看新闻联播,程锐跟程若则去洗碗。

  “哥,你干嘛关门?”程若看到程锐把最后的碗筷收进来之后,悄悄把厨房的门虚掩上。

  “嘘。”程锐做了一个襟声的动作,迈步走到程若旁边,小声道:“我问你,你是不是跟伟业哥谈恋爱了?”

  “……你这是从哪里听说的?”程若没好气地说。

  程锐:“就家属区的阿姨们呀,我回来的路上接连见到几个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的,还说你都谈恋爱了,我这个当哥的要抓紧,别被妹妹抢前头了。”

  家属区的阿姨真应该像她妈那样找点事做,否则一天天八卦,没有的事都被说成有了。程若耐着性子跟程锐解释一番,最后总结陈词道:“我跟秦伟业半点关系都没有。”

  程锐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幸好是这样,否则咱爸该被你气死了。”

  “气死?为什么呀?”程若问。

  程锐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摇头笑道:“你不知道,小时候伟业哥就嚷嚷着要娶你当媳妇,咱爸当时气得要死,防狼一样防着他,还交代我,让我在家做好保卫工作,千万不能让他靠近你。所以,你跟谁谈恋爱都行,就他不行。”

  “……不会吧。”程若不可置信地说:“可我上个月去林大报到,爸本来说跟妈一起送我过去的,但后来恰好秦伟业来咱家,爸就让人把我捎上去林市了,他那态度可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呀。”

  “这样吗?”程锐听了也是一头雾水,“难道咱爸转性了?”

  “我不知道。”程若说:“那天秦伟业还在咱家吃饭,我看咱爸的样子,好像还挺欣赏他的。要按你这么说,我突然觉得程司令挺势利眼的,看人现在房地产公司大老板,就想巴结上了。”

  “……”

  在家舒服了两天,程若又得回林市了。

  她本来想多待一天的,可恰好程锐要去林一趟,想着有哥哥陪着放心,程远就早早把她赶回去了。

  程锐也就陪她坐一趟车,到了林市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她自个儿待在宿舍无聊极了,只能睡午觉。

  等她睡醒午觉,程远的电话就来了。

  “爸,你现在才来问我是不是安全到步,是不是太迟了?”程若打趣道。

  “我不是问你是不是安全到步了,是有件事让你去办。”程远直接下命令,“你今晚去国际大酒店的西餐厅一趟,我有个战友要带东西给我,你去接一下。等你下次回家,给我带回来。”

  “什么战友呀?”程若不解地问,据她了解,他爸交好的战友,不就郭叔叔、方叔叔几个吗?还有,他的战友不都是革命一辈吗?怎么会上五星级大酒店这么奢侈?

  她满脑子疑问,可程远一句话就把她给堵死了,“问那么多干嘛?这是机密,作为一个军人家属,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首长给你交代任务,你照办就是了。”

  “……”程若在心里吐槽,你是我爸又不是我首长,我干嘛得听你的?可她也就想想,断然不敢说这话。

  她把任务接了下来,刚把手机挂断,下一刻又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是那一串熟悉的数字。

  秦伟业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给她打电话了,莫名地,她的心跳有些快,踌躇了一下,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程若自己都没发现,她的声音柔和了起来。

  那头的秦伟业听着,心都软了,唇上忍不住往上翘了起来。

  看来这保镖的业务能力不行,是因为心思都放泡妞上了。真不枉费他试着听他一回,每天死死忍着不联系程若。

  “宁宁。”他轻轻喊了她一声,说:“我这段时去外地出差了。”

  他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程若刚开始还不懂是什么意思,愣了一下才发觉,他好像在跟自己解释他这段时间没找她的原因。

  她的心情莫名有些开心,只“哦”了一声,就没有多说了。

  秦伟业:“你现在在哪里?”

  “在学校。”

  “我现在去学校接你,然后出去吃饭,好不好?”

  “好……”字刚说了一半,程若想起程远交代的任务,立刻转口道:“不行,我今晚约了人。”

  “……”

  国际大酒店距离林大的距离不远,但程若考虑到今天还在假期,五点半就出发了。

  她以为,程远的战友应该是个老头子了,谁知道看到真人的时候,是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青年男人,就比她大四五年的样子。

  她隐约品出了不妥的意味,果然,等对方事无巨细地自我介绍了一遍之后,她已经肯定这是老程变相安排的相亲。

  这老家伙,果然是贼心不死。

  “宁宁,我可以这样子叫你吗?”相亲对象一脸诚恳地说。

  “……”程若看着对方憨厚呆板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正当她琢磨着怎么拒绝的时候,余光不经意一瞥,就看到西餐厅门口有个高大的男人迈着大长腿进来。

  而这个男人,正是两三个小时前,约她吃饭但被她拒绝的那个。

  四目相对,两人距离有些远,程若辩不清他的神情,可她能感觉到他的不高兴。

  果然,下一刻,他转身就走了。

  李寅看着,连忙跟了上去。

  等进了电梯,他才说:“不就跟男人吃个饭而已,你这样跑掉,不战而败,当缩头乌龟了?”

  秦伟业半晌才道:“我今天下午约过她吃饭,但她说已经约人了。”

  “……约了人又怎样?就算她是人家女朋友又怎样?你不会抢呀?你秦总是不够人家帅还是不够人家有钱了?”说到最后,李寅忍不住鄙夷道:“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童子鸡,平时跟人家谈项目时的霸气自信都不见。”

  秦伟业一个犀利的眼神扫了过来,李寅也不怕他,梗着脖子说:“你有种把人追来让我喊嫂子,对着我凶有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电梯门被打开,秦伟业走了出去,直接按了往上的电梯按钮。

  看到秦伟业转身走掉,程若莫名觉得难受,还伴随着心虚。她对对面的男人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爸给我安排了这场相亲,但我目前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所以我觉得这顿饭没有吃下去的必要。”

  说着,不等对方说点什么,程若已经站起来离开。

  等秦伟业回到西餐厅的时候,已经不见程若的身影。他直接走过去问相亲男,“宁宁呢?”

  “……”相亲男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无奈道:“她走了,说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不过要是换做是你,她应该有打算了吧。”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秦伟业本来对这个情敌是一百个不爽,可听到这话时,态度又不同了。他极力压住上翘的唇角,拍了拍相亲男的肩膀,鼓励道:“不是你的就不要想,你以后会找到属于你的。”

  “谢谢你的鼓励,但你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表情,太嘚瑟,太欠揍了。”

  “不能。”

  “……”做人果然不能善良。

  秦伟业离开酒店就给程若打电话,却被提示已关机。

  程若离开酒店之后心里还是闷闷的,于是给程锐打了个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等挂了电话,她琢磨着要不要给秦伟业打个电话,可要说什么呢,她又觉得没什么好说,毕竟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没打。

  晚上吃饭的时候,程锐看她闷闷不乐,便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程若看了他一眼,问:“哥,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呀?”

  程锐一听,笑着问:“咱宁宁有喜欢的人啦?”

  程若难得脸红,小幅度点了点头:“好像有那么点意思。”

  因为聊到程若情窦初开的事情,这顿饭吃到晚上八点多才结束。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程锐叫了辆出租车,先把程若送回学校。

  车子走到半路,雨停了,等回到林大门口的时候,程锐本来想让师傅开进去,但程若今晚有些吃撑了,想散步走回宿舍。

  他想着学校里面有保安,便随她了。

  程若下车,跟程锐挥手再见之后才进校门。

  “程老师。”程若刚走进去,就听到张教授喊她,她停下脚步,问:“张教授,有什么事呀?”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张教授一脸着急地说:“秦总找你,都急死了。”

  “他……找我干嘛?”程若问。

  张教授:“附近有个居民联系不上了,怀疑被蒙面变态佬抓走了。秦总担心你,打你电话不通,来学校找你又找不到,他都快要报警了。”

  话音刚落,不远处就传来一声“宁宁”,程若抬头看过去,只见平时衣着打扮一丝不苟的男人,此刻全身**的,白衬衫上面还溅满了污泥,狼狈得像个工地里的农民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