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11 章 第 11 章

第 11 章 第 11 章

 推荐阅读:
     白羽声音不小,虽说走道上没什么人,但也并不是完全没人。

  白盛柏留意到这点,皱了下眉头后快走两步上前,将手放在儿子肩膀上,推着他走进去。一边推一边沉声,“小羽,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

  孙明眉抿了下唇,挽着她胳膊的白月儿见状,轻轻喊了声“妈……”

  等孙明眉看向自己后,才又语带关切的开口,“没事吧妈?”

  “妈没事。”孙明眉微松眉头,缓了语调对白月儿说。顿了顿后又拍拍她的手背,无声安慰她后才领着白月儿朝病房走去。

  刚进屋,白月儿立刻将门关上,避免被外人听见。

  孙明眉将其尽收眼底,并在心里默默的点了点头。

  自己从小养大的月儿,就是乖巧懂事。

  这一比较……

  孙明眉移了眼神看向还在坐在沙发上,正将茶盏放回茶几上,连头都没回一下,面色冷淡眼眸敛垂的苏茉。又禁不住微皱了下眉。

  真是戳一下都不一定动弹的木头。

  孙明眉深缓的吸了口气,这才勉强压下看到苏茉,突然升起的气恼。

  而被推进来的白羽正扭了肩膀,避开白盛柏的手劲后,扭头反驳,“爸!我姐姐在那儿,可不是她这样的!”

  顿了顿后白羽又看向苏茉冷笑。

  ……糟。

  白盛柏和孙明眉心里齐齐喊糟。果然,不等白盛柏出口,从刚才开始脸色就不太好的白屈连,便重重的将手上的茶盏往茶几上一放!

  “啪”的一声,里面的茶水都跟着跳起溅到茶几上。

  “说的什么话!”白屈连面色铁青,瞪着白羽,“苏茉就是你姐姐!这是不争的事实!”

  话音未落,孙明眉突感挽着自己胳膊的白月儿微僵,扭头朝她看去。恰好看见白月儿微低了头,有些落寞。

  那模样让孙明眉见了不由心疼,但老爷子此刻正在气头上,她也不好出声安慰白月儿。只能伸手又轻轻的握住她的手,给与无声的慰藉。

  白月儿低垂的睫毛微颤,扭头朝孙明眉看来。朝她笑了笑微微摇头,好像在说“妈妈我没事”一样。

  那独自委屈的隐忍模样,却让孙明眉更加心疼了。

  而另一头,白羽在听了白屈连的话后,又一脸倔强的想要说什么,但才张口没出声,白盛柏压着怒气的声音便传来。

  “白羽。”

  白羽一愣,扭头看向白盛柏,这才不情愿的闭了嘴。

  ——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他,白盛柏只要连名带姓的叫自己,那就是真的生气了。

  但即便闭了嘴,少年脸上还是一脸的不服,半点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问题。

  他双手插兜扭头看向一边,好像在和谁赌气。

  白盛柏见状,面色更是不善。

  不过在父子两人起更大的争执时,白月儿连忙上前,拉了白羽一面对白屈连等人说,“爷爷,爸爸,小羽可能是天热有些焦躁,我带他出去买瓶冰饮。”

  白羽听了又想说什么,但被白月儿暗地里捏了下手后,这才闭嘴。任由白月儿将自己拉出房间。

  只是离开前还不忘朝苏茉的方向偷偷瞪了一眼,大有警告的意味。

  白盛柏也不希望儿子还待在这儿。不仅没一点帮助,甚至还添乱。

  等月儿拉着他离开后,才又重新扭头看向白屈连开口,“爸,我回去会好好教训这小子的。”

  白屈连听了冷哼了一声,不冷不淡的说,“最好会。”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笃定白盛柏回去后根本不会真的教训白羽。

  白盛柏对于老爷子的这个反应有些尴尬,忍不住就朝苏茉的方向看了一眼。假咳了一声后才看向苏茉笑,“小茉来看爷爷啦?”

  苏茉这才扭头看向白盛柏,并冲他点点头,“是,不过来了好一会儿了,现在打算走了。”

  说完不顾白盛柏一愣,又重新看向白屈连说,“爷爷,明天开学考,我就先回去,争取多看两道题。”

  “啊?这样啊……”白屈连虽然舍不得,却还是理解的点了点头,“行,回去好好复习。有空记得常来知道吗?”

  “嗯。”苏茉应声,顿了顿又补充,“我还要来和爷爷下棋呢。”

  白屈连大笑拍腿,连连点头,“对对对,到时候爷爷教你下棋。”

  “好。”苏茉笑,一面起身一面又冲白屈连道别后,这才看向白盛柏和孙明眉两人,笑意略收,微微颔首,“我先走了。”

  比起面对白屈连时的轻松,对白盛柏两人的态度明显疏离许多。

  但却很有礼貌,让孙明眉即便看了心里郁闷,却还是不得不冲苏茉点头微笑。

  一出门苏茉便将门从外关上,对于靠在墙壁上的白羽,连个眼角都没分给他直径便要离开。

  只是刚越过他,反倒是白羽不甘被忽视般的率先开口。

  ——“你可别给我们家丢脸了!”

  苏茉脚步一顿,这才侧首看向白羽,杏眼清冷,语气平静。

  “什么?”

  白羽莫名一窒,竟在和苏茉四目相接时躲闪了一下,但下一秒立刻又抬了下巴直视回去,嗤笑了一声后又开口,“你知不知道你前段时间在网上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被那些人是怎么说的?”

  “还有你知道你只有20分的数学卷子被人发到网上了吗?”白羽想到这件事就觉得丢脸,嘟囔,“20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到这个分数的。”

  “网上已经有人预祝你下次考试考30了!”白羽没好气。

  他以为这番话出口至少会看见苏茉的脸上出现羞愧,但却没想到,苏茉依旧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

  好像只是单纯的在等他将话说完一样,确定白羽没话后,才问了一句“所以?”

  气得白羽一梗。

  “所以?所以以后麻烦你少为了那点儿名气哗众取宠!别到时候连累到我们!”白羽生气,说出来的话便有些口无遮拦。

  刚说完便被苏茉的眼神一惊,忍不住结巴了下,“看、看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你是不是从小到大没被人教训过。”

  苏茉看着白羽,问得很寻常很正经。就像是在说“你是不是还没吃饭”一样。

  却让白羽一愣,“什么?”

  “哦。”苏茉见他这个反应,点点头后自问自答,“看来是没被教训过了。”

  “没关系。”苏茉冲白羽点点头,一脸认真,“以后有机会我会帮你的。”

  “……?”

  帮……什么啊?!

  白羽错愕的看着苏茉离开的背影。

  才要转弯白月儿便拿着饮品和她正面遇上,愣了一下便冲苏茉扯了笑,温温柔柔的主动开口,“小茉要走了吗?”

  苏茉问询侧首,视线在白月儿脸上划过后随意的“嗯”了一声。

  随即收回,脚步不停的离开。

  白月儿惊了一下,站在原处目送苏茉离开。

  直到白羽走近,并喊了声“姐姐”,才让白月儿收回视线,看向白羽。

  笑着将手上的饮品递过去,“来,你最喜欢的口味。”

  等白羽道谢接过后,她微微摇头,又忍不住看向苏茉离开的方向。

  这让拉开易拉环喝了一口饮料的白羽见了,禁不住顺着她的视线朝苏茉看去,立刻嫌弃的皱了下眉后收回眼,重新看向白月儿。

  “姐,你看她做什么。……碍眼。”

  白月儿听了立刻扭头看向白羽,不赞同的轻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毕竟……她可是你真正的亲姐姐啊……”

  话说到后面,白月儿的声音便逐渐小声,头也慢慢低下去,显得低落。

  白羽见状立刻开口,“你胡说什么呢姐,她算什么姐姐。”朝苏茉的方向嫌弃的皱了下鼻子后,又重新看向白月儿,相当认真,“我只认你!”

  白月儿听了这才一扫脸上阴霾,抿着唇笑得秀气。伸手做了个要敲他头的动作,被白羽笑着轻松躲开后,这才又冲他没好气的轻瞪说,“就你会说话,快喝吧。喝完和我一起进去给爷爷道歉。”

  白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几口将饮品一饮而尽后嘟囔,“也不知道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

  苏茉那个样子居然还对她有求必应。

  啧。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白月儿笑着打断他,主动拉了白羽的手重新回房间。

  进门前不由又朝苏茉离开的方向偷瞄了一眼,对于她的识趣离开,在心里偷偷的松了口气。

  等收回眼重新看向白羽时,又扬了满脸笑意。

  ----

  “为了您能好好休息,所以我们并没对外界宣布您醒来的消息。”来人站在角落,毕恭毕敬的对坐在窗边的男人说。

  也许是昏迷了一年多,男人脸色有些苍白,但这无损他出众的容颜,就连气度也没半分削弱。依旧让人不容小觑。

  他坐在落地窗边,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微伸,接住从半合落地窗缝隙中,斜斜照射进来的光束。

  半响后才应了一声。

  声音慵懒,带着许久未开口的沙哑。

  却意外的好听。

  顾篱写完最后一个字,将病历“啪!”的一声合上后,这才抬眼看向好友开口提醒,“让沈臣也和以前一样,每周来一次就好。”

  顿了顿又没好气的吐槽,“不然他要是突然进出这儿太频繁,肯定又会让那些无聊的娱记产生奇怪的联想。”

  顾篱将眼镜摘下,夹在白大褂的胸兜上,继续和他抱怨,“你是不知道一年多前,你出车祸被送医后的盛况。”

  “我想想,大约每月被娱记‘判死’一次吧。”顾篱说到这儿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害得我这个主治大夫进出都得全副武装,回家都要换好几个路线。差点就以为自己是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了。”

  “嗯。”宋隋看着手上的光,手指微动似乎在和它互动一般。笑了下开口,“辛苦了。”

  “分内事而已。谁叫我是医生。”顾篱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顺便是你朋友。辛苦点就辛苦点,记得出院后给我封大红包就行。”

  宋隋笑了笑,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人,微抬手做了个手势。

  那人立刻恭敬颔首,转身退出去。

  等人走后顾篱才微沉了脸色正经开口,“你‘睡着’的这段时间,宋家动静可不小。”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宋隋眼睑微合,“能猜到。”

  “那你打算怎么做?”顾篱问,“沈臣这一年多被盯得可紧了。”

  宋隋正要开口,眼朝身旁落地窗瞄去时,不经意看见一背影。

  不由便住口朝那人定眼看去,但那人都得快,视线感到人便已走过。

  他这个模样立刻让顾篱留意到,开口问了句“怎么了?”,也顺着他看的方向张望,却什么也没看见。

  正奇怪重新看向宋隋时,对方也收敛了刚才那点诧异,神色如常的收回视线淡淡开口。

  “应该是看错了。”

  这一年多的沉睡中,他做了许多梦。

  这些梦境和他在梦里的身份一样,不尽相同。

  遇见的人事物也形形色色。

  唯一相同的,是那个总是在他遇险时,会突然出现的小姑娘。

  【哇,怎么又是你。加上前面的,这已经是我第十七次救你了。】

  【还好我没让你报恩,不然你不得一直在报恩的路上?】

  那个轻松带笑的小姑娘,如是开着玩笑。

  “……宋隋?”顾篱见他不知想到什么,竟笑了下,惊得眼都睁大了。更对他刚才看见的感到好奇。

  “没事。就是……”宋隋顿了顿又说,“想到一些好玩的事。”

  好玩?!

  顾篱瞅着宋随,觉得他肯定是还没睡醒。

  “对了顾篱,你说……梦里一直梦见同一个人,会不会有一天在现实中遇见呢?”

  宋随问得很认真,顾篱见了,忍不住将听诊器又拿了出来,一面带上一面正经严肃的开口。

  “刚才的检查可能有点不全面,我再来一次。”

  一定是我忽略了,才没发现你有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