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15 章 第 15 章

第 15 章 第 15 章

 推荐阅读:
     另一边,面试厅内,朱晨正拿着演员资料,一面和副导商量哪些演员可以留一留,作为备用时,一面翻看接下来的演员面试表。

  当看见苏茉的照片,以及资料时。

  手一顿,眉头便皱了起来。

  坐在一旁一起面试演员的主创见了,立刻闭嘴。

  副导见状,便笑着对朱晨说,“小姑娘外形还不错,看看吧。”

  朱晨一声不吭,将苏茉的资料甩桌上,双手抱胸眉头微皱。好半响后才开口,“我对这种虚有其表的人最不耐烦。”

  “给个机会?”副导笑着劝。

  “……三分钟,不能再多了。”朱晨皱眉说。

  不然他会忍不住破口大骂。

  “行,三分钟就三分钟,三分钟一到我立刻亲自起身赶人,不用你开口行吧?”副导好声好气。

  说完见朱晨虽说还是抿着唇不太乐意,但凭自己对他的了解,便知道朱晨这是同意了。

  立刻扭头看向门口扬声,“叫苏茉进来。”

  “哎!”

  助理应声,开门叫人。

  几息后,苏茉走进面试厅。

  说实话大家已经从早上面试到现在,早就倦怠。而且好看的女生前面也进来不少,但即便这样,当苏茉走进来时,还是让大家感到眼前一亮。

  这时漂亮已不是重点了,而是从她身上透出来的一股子劲儿,就很提神。

  大概这就是大家说的高级感吧。

  副导扭头看向朱晨,眼神里带了点儿“怎么样?还是不差吧?”的意思。

  可惜朱晨依旧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一副谁欠了他几千万没还一样。

  ……真是个驴脾气。

  副导在心中笑骂了一声,导演不开口只好由他这个副导来圆场了呗。

  一面想着,副导一面扭头重新看向苏茉,“苏小姐,你想面试哪个角色?”

  虽说这样问,但实际上副导心里已经有些想法,觉得从外形上来说,苏茉很适合剧中一重要女配“灵曦郡主”。

  那是男主角的后宫之一,刁蛮任性,却是全书中最好看的。算是个不太需要演技的花瓶角色吧。

  副导心里想着,手也已经开始翻阅灵曦郡主的资料。

  朱晨朝副导瞥了一眼,恰好看见他将灵曦郡主的资料拿到最面上放着,便嗤笑了一声。

  一股子“我就知道是这个角色”的语气。

  苏茉杏眼微移,视线在朱晨脸上停顿了两秒后才又移开,重新看向副导轻轻点头,“老师,我面试茶小刀。”

  这话一出口,别说是副导惊讶的抬头看向苏茉,就连坐在两人身后,小声低语的其他几位主创,也停止交谈看向苏茉。

  “你……要面试茶小刀?!”副导诧异,等苏茉又微微点头肯定后,又想开口说什么时,朱晨已经在一旁皱眉抢话。

  “你面试灵曦郡主吧,茶小刀这个角色我心里已经有预选了,而且……”朱晨顿了顿,朝苏茉上下打量了一下后说,“她虽然没什么台词,可我要求这个角色的大部分动作都必须是自己完成,特效尽量少。你演不了。”

  “茶小刀”是一把虎头暗蓝色茶刀,长17厘米,玄寒铁打造。冷冽幽暗。是当初男主角从禁地中随手拿出来的器物。

  也是被忠仆找到,逃跑时唯一属于灵谷的东西。

  更是当男主角和忠仆被人追上,要斩草除根时,幻化成人从众高手中救下年幼男主的人。

  亦师亦友,结伴而行,是剧中唯一没和男主角有任何男女之情,最后为救困在魔阵的众人,强开生门自毁的剑灵。

  “茶小刀”,是茶刀给自己取的名字。

  她是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自己的刀。

  这个角色在剧中话很少,但却是剧中打戏担当,无数次的救男主就算了,还救过女主、女配等等。

  被书迷封为“全书真正的灵魂男主”。

  就连作者本人都没想到,他无意中创造出来的工具人,却歪打正着成了灵魂人物。

  可以说有三分之一的书迷,都是茶小刀的书粉。

  这样一个灵魂人物,也难怪朱晨拒绝得毫不客气,甚至有些失礼。

  所以那句“你演不了”一出口,副导都觉得朱晨有些过了,连忙又打圆场,和颜悦色的看向苏茉替朱晨解释,“朱导的意思是觉得你更适合灵曦郡主,而且……这个角色因为有各种打戏,所以挺危险的。”

  “嗯,我知道。”苏茉点头,顿了顿看着副导认真问,“那老师,我可以开始面试了吗?”

  “……”

  得,这也是个不听劝的刺头。

  正当副导又要开口说点什么时,朱晨已抢先一步开口,“行,助理找道具拿鞭子来。”

  顿了顿后又低头看着手腕上的表,对副导冷言冷语的说,“副导,你说的三分钟要到了。”

  嘿……

  副导都要气笑了,瞪了朱晨一眼后又重新看向苏茉,叹口气后点头,“行吧,你准备一下好了。”

  说到这儿低头翻阅了一下“茶小刀”的资料,抽出来一看,基本全是打戏,真就少到几乎没台词。

  副导呆了一下,顿了顿才抬起头看向苏茉,最后只好说了句“……加油。”

  苏茉点点头,冲副导笑了笑。

  助理这时拿来了道具,递给苏茉的时候不忘叮嘱她,“小心点,别打到设备了。”

  顿了顿又补充,“没镖头,注意别绊倒。”

  实战中的软鞭,都会在鞭子末梢系个东西,比如小核桃造型,或者菱形尖角的铁质品。

  这都是为了增加攻击敌人的凶狠度。

  别看东西小巧可爱,好像只是个装饰品。但实际上却是取命利器。

  不过拍摄用的道具自然不会增加这些东西了,甚至连这软鞭也是特制的,造型好看却软踏踏的没半点攻击力。

  但也因此不容易挥起来,没打到东西不说,说不定自己先被软鞭缠了脚,当场就给大家表演个什么叫“作茧自缚”,绊个狗吃屎。

  苏茉拿着鞭子在手上掂量了一下重量,眼眸敛垂点点头。

  她那副模样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让助理偷偷瞥了下嘴,便退到一边去靠墙站。

  免得等会儿被苏茉波及。

  不仅是他,就连坐在朱晨和副导后一排的主创们,也纷纷和苏茉拉开距离,就怕被误伤。

  见朱晨和副导没动,急忙出声,“朱导、副导,你们还是退一退吧,等会儿受伤就不好了。”

  “是啊是啊。”旁人附和。

  “不用。”众人话音未落朱晨便开口,双手抱胸靠坐椅背,看着苏茉连头都没回一下,“我这距离她打不到的。”

  苏茉听了,眼皮子一掀,静静的看着朱晨。

  面色平静倒也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朱晨见状又皱了下眉,冷淡开口,“你现在只有两分钟了。”

  副导听了,在两人之间来回了一下,便看向苏茉,冲她笑着说,“苏茉,你开始吧。”

  苏茉这才移开视线,重新看向副导。

  副导又冲她笑着宽慰,“就这样拿在手上,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软鞭太长,万一失手伤到就不好了。

  “……不用。”苏茉淡淡开口,手一松,缠绕成圈的长鞭顺势垂落在地,鞭梢细如蛇尾,还留了两圈半没完全展开。

  朱晨一直看着手腕上的时间,抬眼正要说“还有一分钟”时。

  便见苏茉握着握把,手微抖,黑色麒麟鞭立刻犹如灵蛇,舒展了原本疲软垂地的最后半圈。

  “……咦?!”副导诧异出声,扭头看向朱晨,正打算说什么时,却见朱晨已经一改双手抱胸的姿势,人整个人坐直不说,眼神也已灼灼的盯着苏茉。

  苏茉依旧垂眼站在那儿,手腕微转准备扬鞭时,眼眸一抬,凌厉肃杀之气立刻朝朱晨等人扑来。

  众人愕然,直接呆愣当场。等再回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长鞭在苏茉手上像活了一样,鞭随身转,收放自如。利落且肃杀。

  甚至让人忍不住眯眼后仰,借着这个动作避开太近的杀气。

  但实际上苏茉一直将长鞭的舞动范围控制在周身半米不到的距离。

  直到最后收鞭时,鞭尾才朝朱晨面部急射而去。

  在众人惊骇得连声音都堵在喉咙口没出来时,鞭梢在朱晨耳边一卷,发出清亮的鞭响后,便顺势急收,被苏茉一把抓住。

  如恶龙回到主人手上,乖巧雌伏。

  苏茉看向靠墙站的助理,抬手示意了一下,“劳驾?”

  “哦!”整个人都呆住的助理,这才大梦初醒,应了一声后立刻快步朝苏茉走来。

  不仅现在看她的眼神和刚才完全不同了,就连伸手接过苏茉递过来的软鞭时,也恭敬的用了双手。

  然后带着惊异和依旧狂跳的小心脏,重新退到一边,和其他人一起看向朱晨。

  朱晨被身边副导偷踢了一脚后才回神,清清喉咙,这才找回声音。

  他抬头看向苏茉,明明眼睛亮得不行,却端着架子故作镇定的开口,“可以,还……咳咳咳,还行。”

  刚才苏茉一鞭击向他时,虽说朱晨没像其他人一样露出惊骇的表情,但此刻沙哑的嗓音,却意外暴露他刚才有多紧张的事实。

  就连副导,现在都默默斜睨着他,一副无声戏谑的模样。

  朱晨假装没看见,在说完那句话后立刻问苏茉,“我考虑了一下,觉得你的外形还是很贴合茶小刀这个角色的。这样,你经纪人来了吗?不如请他进来,我们把合同初步谈一下。”

  这话出口坐在后面的主创们都惊了。

  这是要和苏茉当场拍板啊!

  只有副导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好像在苏茉舞完那近一分钟的软鞭后,他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般。

  就在朱晨,以及其他主创人员都以为苏茉会在听见这句话,面露狂喜不住道谢,然后出去叫经纪人时

  “谢谢导演,我回去考虑一下吧。”苏茉听了,点点头开口。

  “?”

  朱晨一呆,看着面前显得特别礼貌的苏茉。

  傻眼了。

  ……不是,难道你不应该立刻答应吗?!

  朱晨瞪着苏茉,一脸迷惑。

  等苏茉冲众人微微欠身,转身准备往外走后,朱晨才终于不顾刚才的矜持,“哗啦”一下推椅起身,看着要开门出门的苏茉,急忙挽留。

  “慢着!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苏茉顿足,扭头看向朱晨挑眉。

  似笑非笑,“可是,已经过了三分钟了。”

  一句话把朱晨的话全给堵在嘴边,微微一窒。

  而副导则低头偷笑,不仅没帮忙的意思,还特别高兴能看见朱晨吃瘪。

  看,这就是现世报。

  “……没关系,后面也没什么好面试的必要了。现在时间很多。”朱晨咬咬牙,硬着头皮继续开口。

  苏茉偏头,想了想又说,“我觉得刚刚导演说得对,我应该面试灵曦郡主的,茶小刀没什么台词,而且还有很多动作戏……”

  “没问题!我觉得你来演茶小刀完全没问题!”朱晨急忙改口,“至于台词,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在符合角色的前提下增加一些。你演灵曦郡主太浪费了!”

  “可是。”苏茉真诚又单纯的瞅着朱晨,“茶小刀这个角色,导演心里不是已经有预选了吗?我现在觉得导演说得对,我确实演不了。”

  “……”我特么刚刚怎么就那么嘴欠!

  朱晨被自己的话给堵得都不知道怎么圆了。

  没办法只好扭头看向副导,挤眉弄眼的暗示,希望他能替自己说两句话。

  看这情况,估计副导说话才管用了。

  副导?

  一直在一旁偷笑的副导收了脸上的笑,清清喉咙后看向朱晨,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说,“明白,我现在就赶人。”

  说完就将资料放回桌上准备起身。

  “……???”连你也玩儿我?!

  朱晨瞪着自己的副导,觉得自己大意了。

  好在副导还是比较有“良心”的,起身后冲朱晨安抚一笑后看向苏茉,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小苏,要不我们坐下来再好好谈谈?但这个角色确实很适合你,要是错过就可惜了。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替提,合理的范围都好商量。”

  顿了顿眼里带了些狡黠,继续冲苏茉笑,“刚才是朱导不好,是他以貌取人了。找个时间让他请你吃饭赔罪。”

  对对对!对……嗯?!

  此刻站在一边不住点头附和的朱晨听到这句,点头一半的头一顿,猛的扭头看向副导。

  请吃饭赔罪没问题,但他刚才哪里以貌取人了?!

  “谢谢老师。但还是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吧?”比起朱晨,面对副导时苏茉就尊重多了,冲他微微颔首后开口解释,“我下午还有考试,等这几天的考试结束后,再给答复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了。”副导笑呵呵,一面掏出自己的名片,一面说,“那你收一下我的名片,考虑好了就给我打……”

  话还未说完,朱晨已迅速掏出自己的名片,塞到副导的手里。

  弄得副导一愣,看了朱晨一眼后,才将他和自己的名片,一起递给苏茉。

  并亲自给她开了门后,不忘叮嘱,“记得给我们打电话,等你好消息啊。”

  等关上门一转身,便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近的朱晨吓了一跳。

  忙捂着心脏推后一步,瞪了他一眼后没好气的开口,“我说导演,你这无声无息的也太吓人了吧。”

  刚刚在他身后探头探脑的朱晨才没空搭理副导的吐槽,“怎么样?她出去后什么模样?有回头有雀跃有欢呼吗?”

  “我怎么知道,我门都关上了。”副导没好气的白了朱晨一眼,一边往回走一边回答,顿了顿又说,“赶紧的吧,再面试几轮去吃饭。”

  朱晨讪讪的回到位置坐下,想了半天还是心有不甘,扭头看向副导,“她怎么就没立刻答应呢。”

  废话。

  副导看了他一眼继续扭头整理资料,语气凉凉,“大概是因为还是学生,打算以学业为重吧。”

  这话说完便换来朱晨默默斜眼他,满脸都写着“你看我信不信吧”几字。

  弄得副导好气又好笑,“行了行了,就你刚才那些话,小姑娘还愿意回去考虑一下,就已经是人家给你机会了。等过两天我给她打电话,到时候估计气消了,再约着见面谈好了。”

  行吧,也只能这样了。

  朱晨讪讪。

  两人说话时,后排的其他主创一直憋笑听着。见这话题暂告一段落后,主编才开口,“朱导,那后面茶小刀这个角色……”

  还需要再看看其他候选吗?

  后半句话还没出口,朱晨便挥挥手,“不用了,把茶小刀的资料拿出来,后面也不考虑其他人了。”

  顿了顿又“哦”了一声,扭头看向总美术师说,“茶小刀的造型、化妆什么的,全部按苏茉的形象来做。”

  总美术师一愣后点头,但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朱哥,人苏茉还没答应呢。”

  “没事,她会答应的。”朱晨挥挥手,一副笃定的模样换来众人继续对他的怀疑斜眼。顿了顿才没好气的说,“顶多到时候我去求她答应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朱大导演?

  ……啧。

  朱晨面对伙伴投以的戏谑眼神,很是气闷。

  苏茉从进去到出来的时间,加在一起也就五、六分钟。赵玲虽说心里早有准备,但见苏茉这么快出来,还是忍不住心中失落。

  但随即打气精神,冲已经走近的苏茉露出笑容,“辛苦了。走,我们去另外一个剧组吧。”

  对于苏茉的面试结果并没任何询问。

  钱美美见状也闭上嘴,积极周到的将帽子、口罩等物递给苏茉,之后便一起急匆匆往外走。

  这一幕自然被娱记看见,又对着三人离开的背影拍了几张照后,这才扭头看向同伴,撇嘴摇头,“她进去有十分钟没有啊?”

  “能待五分钟可以了,看样子朱导心情还不错,不然她才进去,估计就被朱导给直接轰出来了。”同伴语气嘲讽。

  “也是。”娱记点头。

  等有面试了一家剧组后,一行人便立刻回程往十一中赶。

  刚到校门口,车才挺稳赵玲的电话铃便响起。

  看是刚才面试的剧组,赵玲立刻眼前一亮,急忙接通,满脸笑意的冲电话那头打招呼,“陈导,怎么是你亲自打电话来啊?难道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电话那头的陈导打着哈哈,和赵玲寒暄了几句后便进入正题,吗,语气中是满满的遗憾,赵姐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原本我很满意苏小姐的外形的,但是吧……谁知道制片人找了其他人进来,这……你知道,我们小成本剧组,不好得罪人家啊……

  所以真的很抱歉,下次!下次有机会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您!

  “哦,是这样啊。”赵玲脸上的笑淡了许多,但语气依旧轻松的安慰对方,“没事陈导,下次有什么好角色,多想着点我们家小茉就好。”

  行行行,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又寒暄了几句后这才挂断电话。赵玲一抬头便见苏茉还坐在车上没下去,愣了一下冲她笑,“这种事很正常的,不用放在心上。赶紧进去吧,先专注考试。”

  苏茉点点头,等钱美美替她拉开车门下去后,接过对方递给她的书包,这才想起什么,从兜里摸出两张名片递给赵玲,“铃姐,这个给你收着吧。”

  “哦,刚才那个剧组给的名片吗?”赵玲接过,以为是刚刚打电话给自己的剧组,倒也没急着看,只是冲苏茉赞许的点点头说,“多认识些人也好,以后路子可以宽”

  点字还没出口,便随着赵玲低头,看清是谁的名片后瞬间戛然而止。

  让钱美美和诚哥都觉得奇怪,齐齐朝赵玲看来。

  钱美美见赵玲还瞪着名片,一时之间回不了神的模样,便开口唤了声“铃姐?”,这才顺利将赵玲惊醒。

  回神后连忙抬头看向苏茉,“小茉,这是……朱导和管副导的名片?!”

  这话出口钱美美和诚哥齐齐一惊。

  尤其是钱美美,直接探头,看清楚名片上的名字后,这才带着一脸惊愕重新看向苏茉。

  管副导人和善,他的名片虽很难拿到,但也不是不能。

  可朱晨导演的名片就不一样了。

  曾经有心机重的女星,想着当众索要朱导演总不好意思拒绝吧?结果就是被当着许多人的面下不了台,背地里被人笑话了很久的“不自量力”。

  所以圈内人都知道,能得到朱晨导演的名片,那就算是对这个艺人的一种肯定了。

  而现在,她家茉茉居然拿到了!

  不仅拿到了,还……那么随意的拿给铃姐。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不知道得多羡慕嫉妒恨啊。

  就在钱美美在心里想着时,苏茉点头应得随意,“他给我我就收下了。”

  说完将书包背上,准备离开时候又说,“哦,我打算考完试后再给他答复,总之铃姐你先收着吧。”

  后面应该用得着。

  “什、什么答复?”赵玲结巴了一下,但心脏却想到想到了什么,提前开始狂跳。

  “茶小刀那个角色他打算让我来演。”苏茉说。

  这话一出口,不仅是钱美美,就连赵玲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坐在驾驶座的诚哥也激动的扭过头来,眼神灼灼的看着苏茉。

  “那、那你答应了?”赵玲捂着名片,满心期待的说。

  “没。他们倒是想让我叫你进去立刻商量合同。但我说要考虑一下。”

  考……

  赵玲听了,一口气堵在心口差点没提起来。

  不等她回神说什么,苏茉便又开口,“总之等我考完再说吧,我先进去了。”

  说完随意的挥挥手,特别利落的转身朝校门走去。

  留下赵玲三人,呆呆的目送苏茉,半响回不过神来。

  “美美。”半响后赵玲扭头看向钱美美,一脸面无表情的开口,“你打我一下。”

  “啊?”钱美美呆。

  “我想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赵玲面无表情的又说。

  这峰回路转的速度,快得让她有点儿不太敢确定了。

  而同一时间,就在赵玲三人正在恍惚的时候,“苏茉参加灵之主选角面试,前后不到十分钟便匆匆离开”的报道,已传上网。

  又被无数黑粉从头到脚嘲讽了一番。

  但并没人留意到,灵之主官博置顶的微博中,“茶小刀”这一角色,已从原本的“人选待定”,修改成了“已确定”三字。

  “小茉!”

  苏茉刚踏进教室,正在聊天的李笑笑和周贝便看见她,立刻激动的从座位上跳起来,兴奋的跑向她。一左一右拉着苏茉到了走廊上。

  确定没人偷听后,才压低声音冲她道谢。

  “这有什么好谢的。”苏茉笑,“虽然我替你们画了重点,但如果你两没听我的,那也没用不是?”

  “所以最后能考好,也是你们自己的功劳。”

  “但还是得谢谢你。”李笑笑开心得不得了,朝周贝看了一眼后又压低声音说,“刚才我和周贝私下估过分数了,我们至少能比从前提高三十分。”

  周贝也在一边连连点头,“是啊,小茉,这都多亏你了。”

  顿了顿又说,“等考完试,我和笑笑听你吃好吃的,算是表示感谢!”

  ……咦?

  正准备说“没什么”的苏茉听了,觉得这个可以有。

  便从摇头改为点头说,“好,那我等你们请客。”

  “嗯!”两人重重点头,很是开心。

  等三人说完“悄悄话”,重新一起回到教室时,假装在认真复习的吴蕾偷瞄了好几眼。

  竖着耳朵想听些大概,却什么都没听到,便撇了下嘴,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谄媚”,这才勉强将注意力重新移回书本上。

  等八班学生都到齐后,郑洲跟在教导主任身后进来。

  正当众人诧异,以为是他两负责监考时,便听站在讲台上的郑洲皱眉开口,语气不太客气的开口,“所有人收拾东西,离开教室跟我去新教学楼。”

  话一出口全班哗然,拖长了音“啊……?”了一声,彼此张望。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么一出。

  但老师都这样说了,即便不情愿,学生们还是赶紧收拾了东西,浩浩荡荡的朝新教学楼走。

  等到了完全崭新,还没用过的教室后,众人发现每张考桌上居然还贴了各自的姓名。

  “好了安静!”郑洲皱眉,站在教室门口巡视众人。等声音逐渐平息后才又开口,“你们就在这儿等着监考老师来!”

  说完便冲主任看去,等对方颔首点头后,才和他一起离开。

  走到半路上时,实在没忍住出声抱怨,“主任,怎么突然要给八班换考试的教室?这也太突然了。”

  “郑老师,你别多想。我和校长并没其他意思,其实也是为了以后不落人口舌这才做的安排。”

  “不落人口舌?”郑洲重复了一句,顿了顿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又下沉几分,冷笑了一声说,“再怎么换教室八班也就那个样子,主任,你和校长就算想防止他们作弊,也不用搞这么大的阵仗,顶多每场考试,多安排一个监考老师就行了。”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话又说回来,就八班这学习成绩。不是我看不起谁,而是大部分的人,你就算让他开卷考,照着翻也不一定能考个好成绩。难不成你还怕他们作弊作出个年纪第一?”

  主任一听就知道郑洲误会了,“哎呀”了一声赶紧解释,“郑老师,我看你是真的误会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就是……”

  可惜话还未说完,郑洲已冷着脸低头看手上的表,之后又抬头打断主任,“算了主任,我不太在乎到底是什么原因。马上要考试了,我还得去二班监考,有什么事等以后再说吧。再见主任。”

  说完这话不等主任回答,郑洲便冲他微微颔首后匆匆离开。

  留下主任一人呆站在那儿,看着郑洲的背影好半响,直到对方走远后才微微回神,缓缓摇头。

  这个郑老师,就是太武断,太刚愎自负了。不然以他的教学水平,又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呢?

  只是看他现在这偏激的态度,根本就没发现,其实校长让他去带八班,是想磨练磨练他吧?

  “哎,这个郑老师唷……”主任叹气摇头,背着手缓缓离开。

  而新考场内,众人趁着监考老师还没来,正和同伴就“突然换考场”这件事,产生各种猜想,一直在叽叽喳喳讨论时。

  苏茉的视线从手上的书本移开,朝监视器的方向瞥了一眼。

  才瞥了一下,监考老师便至外走进教室,在教室里迅速巡视了一下,视线刚落在苏茉身上,下一秒便撞上少女清冷的视线。

  一惊后立刻缩回视线,看向教室其他人高声,“好了,规矩和上午一样,赶紧的。”

  一面说着,一面拍手。

  顿了顿又朝苏茉的方向快速瞥了一眼,见她正和大家一样搬动桌子,微微低头并没看自己时,这才松了口气。

  ……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校长和主任都私下来找他们,让他们在监考时特意留意苏茉。

  甚至还反复叮嘱,不能挡住拍摄苏茉的摄像头。

  莫名其妙的。

  老师抓抓后脑勺,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后,便和大家一起等待考试铃。

  铃声刚响,两名监考老师立刻收敛了刚才的轻松。

  教室内一时之间只有卷子传递的声音。

  而这一切,都由摄像头诚实的记录了下来。

  “小茉,这几天考试感觉怎么样?”

  白屈连笑呵呵的,一面和苏茉闲聊,一面走棋。

  苏茉单手撑着下巴坐在他对面,听他问后才抬眸看向白屈连回答,“感觉还行。”

  说完垂眸伸手支兵。

  “感觉好就行、感觉好就行。”白屈连连连点头。顿了顿又看了苏茉一眼,一面下棋一面漫不经心的开口,“至于网上那些话……不用在意,很多人啊,就爱抄手看热闹,明明不关他的事偏要指指点点,招人厌还烦。”

  顿了顿又看向苏茉,扬了下下巴说,“不用搭理他们,啊?”

  苏茉抬眸,对白屈连这种拐外抹角,生怕自己会难过的安慰方式,禁不住一笑。点头应声,“放心吧爷爷,我一般不搭理他们。不过……”

  她抬手飞马,又慢吞吞的开口,“他们自己凑脸上来,那我就没办法了。”

  说完苏茉耸耸肩。

  这话出口白屈连哈哈大笑,连连点头,“对对对,这种自己凑脸上来的就没办法了。”说完看着苏茉,不住的欣慰点头。

  “你这点,和我一个脾气。果然是我孙女。”

  亲的!

  “那当然了。”苏茉微微偏头,笑得特别可爱。

  一盘棋下完,苏茉很“理所当然”的输掉了。但棋局厮杀有来有往,战得酣畅淋漓。让白屈连坐在一边休息喝茶的时候,都忍不住一直回味刚才的棋局,只觉非常过瘾。

  特别意犹未尽的看向在收棋子的苏茉,已经开始期待下次了,“小茉,下次等你再来,我们继续下。”

  “好。”苏茉点头,“下几盘都行。”

  这话让白屈连听了又忍不住哈哈笑,“那就太好了,你爸是个臭棋篓子,和他下没意思透了。小羽象棋倒下得可以,比我好。不过这孩子坐不住,我也就不找他下了。至于月儿嘛……”

  白屈连顿了顿,“她打小跟着你舅舅学围棋,现在是职业初段。以前还代表过c市青少年队参加过比赛呢。”

  “那可真厉害。”苏茉很捧场,点头附和。

  “是啊,你舅舅还说,如果月儿肯在围棋上下功夫,肯定能30岁前超过他。哦对了,你舅舅是职业六段,很厉害的。”

  “嗯,那确实很厉害。”苏茉点点头。

  白屈连说到这儿才回神,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语失,但看苏茉脸上却半点不高兴,又怀疑是不是自己想茬了。

  但无论是不是,白屈连都赶紧收了这话口,“哎呀”了一声挥手,“不说这些不说这些,对了小茉,你对围棋感兴趣吗?要不……让你舅舅教你?”

  说完这话,白屈连看向苏茉的模样不自觉的带了点儿讨好和忐忑。

  苏茉一眼便明白老人家在想什么,便摇摇头说,“围棋我会一点,不过不是很感兴趣。”

  顿了顿补充,“我更喜欢陪您下象棋。”

  这话出口立刻将白屈连逗得心花怒放,高兴得不得了。

  又聊了一会儿后苏茉便准备离开。

  今天是周三,下午考完试看着还有些时间,苏茉便来疗养院看白屈连,顺便陪他下棋。等会儿还得和赵玲他们,一起去酒店,请吕哥吃饭答谢人家帮忙呢。

  简单解释后,白屈连点头,“对,即便受人点滴也该回报。小茉做得好。说到这个……”

  他顿了顿,看向苏茉语气温和的开口,“小茉,你从家里搬出去了?”

  “嗯。”苏茉点头,并不避讳。“公司安排的公寓,住在那儿挺自由的。”

  顿了顿又说,“原本是想住以前的老房子的,但损坏得厉害,得修葺好了才能住。爷爷,你喜欢四合院吗?要喜欢以后等我老房子修好了,你来住。”

  白屈连乐得直点头,“当然喜欢了,那以后我们可以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下棋了。”

  “是啊。”苏茉听他这样说,也想起以前在小世界做任务时的一些趣事,“天气好的时候,蹲在一边看小巷子的大爷下棋也很好玩。”

  这话出口白屈连立刻“哎呀”了一声直拍大腿,“那以后你要常来看爷爷,因为爷爷这儿天天都有一群大爷下棋。到时候啊,你就蹲在旁边看好了。”

  这话逗笑了苏茉,边笑边点头,“好啊,那我有空就往你这儿跑。”

  “我可求之不得呢。”

  祖孙两人又聊了两句后,苏茉便起身离开。

  白屈连恍然,轻拍了一下额头,“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忘记。”

  顿了顿又说,“明天回家吃晚饭,知道吗?”

  苏茉点头,“我知道了爷爷,那我走了。”

  “行,去吧。”白屈连点头,站在原地目送苏茉。

  看着她的背影,欣慰的点点头后这才笑眯眯的转身,准备回屋将象棋拿出来,把刚才和乖孙女下的那盘棋给重下一次。

  哎呀……刚才那局是真得劲儿啊!

  正当白屈连摇头晃脑就差哼小曲时,陈老头正快步走来,看见白屈连后还隔着距离便冲他打招呼,“老白头!”

  白屈连应声回头,看清是他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是你啊,干嘛?”

  “嗐,老白头,你还在气呢。”陈老头见白屈连这模样,便知道他还在为前两天,自己当着苏茉的面将她错认成白月儿而生气。

  笑嘻嘻的凑过来,背了手冲白屈连微微欠身,“我这不是不知道嘛,这不?我现在不就是特意赶来打算给你孙女道歉的?嗳?她人呢?”

  陈老头说完,左右张望。

  “孩子有事去忙啦。”白屈连没好气的又冲他翻了个白眼后,继续往屋走,一面开口,“道歉就不用了,小茉可不是小气的人。”

  “对对对,我当时一眼就看出来了,小茉这孩子的脾气肯定随你老白头,都是不记仇大度的人。”陈老头笑呵呵的跟进屋,特别会说话。

  惹得早就没和他生气的白屈连听了直摇头,坐在棋盘边一边将棋子拿出来,一边笑骂,“我以前怎么没发现陈老头你这么会说话?”

  “那当然是要看人了。”陈老头笑呵呵的在他对面坐下,一面看白屈连摆棋,一面笑着和他闲聊,“你是不知道,我当年就凭着这张嘴,给象棋院哄了多少好苗子。”

  白屈连摆棋的手一顿,重新抬了眼皮子看向陈老头,摇摇头后伸手点点他笑骂,“糟老头子坏得很。”

  陈老头听了也不否认,和白屈连哈哈大笑。

  笑完后见白屈连摆棋,便猜到什么开口,“这是你刚才和小茉下的棋?”

  等白屈连点头后,又笑着说,“刚好,我还说要是她对象棋感兴趣,就教她下棋权当赔罪了。现在刚好看看小茉的水平。”

  “去去去,我孙女我自己教。”白屈连笑着冲陈老头挥手,“再说了,小茉也就是看我面子下两局,我看她对象棋啊,没那么感兴趣。你就别来添乱了。”

  “哎,明明象棋很好玩啊。怎么现在的年轻人就不喜欢呢?”说到这个陈老头就想叹气。

  他虽然已经退休了,但偶尔自己曾经带的学生还是会来看望自己,顺带聊两句棋界现状。现在的象棋院内,青年一代出众拔尖的太少了。国内赛不怎么能看出来,但到了国际赛上,便能明显感觉到。

  虽说至今在国际赛上,冠军依旧是属于他们的,但现在年轻一辈享受了太久的胜利,哪怕教练和前辈们每天耳提面令,却也无法阻止年轻人开始懈怠自满。

  但国外的年轻棋手们却一直在铆足劲儿的追赶,每一次的国际赛都能感受到对方的进步。

  前段时间自己的学生,现在的青年队教练在带棋手出国比赛前,还来过自己这儿,对这次的比赛表示过担忧。

  真是……

  想到这儿陈老头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白屈连听了,手上动作微缓抬眼又看了他一眼后开口,“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年轻人,兴趣、爱好,都有太多的选择了。又浮躁,失败一次便没兴趣,去喜欢其他东西了。象棋嘛……”

  白屈连摇摇头。

  “嗐,算了算了,反正我已经退休了,也轮不到我来担心这些。”陈老头挥挥手,“来来来,让我看看小茉和你的棋局。”

  “看看就行了啊,我自己教小茉。”不用你。

  白屈连还记得刚才陈老头的话呢,便又开口提醒了一次。生怕这人和自己抢孙女。

  好不容易家里才有个肯陪自己下象棋,而且还下得有来有往的贴心小棉袄呢!

  陈老头听了伸手指着白屈连,笑着摇头,好像在说“你啊你”一样,没好气的开口,“不抢!看看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白屈连放心,继续摆刚才苏茉和自己的对局。却没发现随着棋子移动,棋局变迁,原本坐在他对面,轻松看着的陈老头,逐渐收了脸上的笑,变得正经起来。

  等白屈连“啪!”的一声将军,终结这局后这才抬头看向陈老头,得意得很,“怎么样陈老头,我和小茉的这局棋,是不是很精彩?”

  哎呀,真是意犹未尽啊!

  白屈连看着棋局,越看越高兴。

  好半响才留意到陈老头没说话,重新再抬头看向他正欲出声催促时,这才发现他一脸惊疑不定的盯着棋盘。

  “陈老头,怎么了?”白屈连问。

  “老白头,这……这真是小茉和你下的?!”陈老头一脸震惊的抬头,看向白屈连。

  “当然了。”白屈连骄傲,“怎么样?不错吧?我跟你说,我当时下了这几步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怎么就下了这么好的妙手呢?”

  我真厉害。

  白老爷子继续一脸骄傲。

  而陈老头在听了他的话后,脸上表情更是古怪了一下。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苏茉下的是引导性的指导棋啊!所以才让你下出了连自己都惊讶的妙手!

  “嗳。陈老头,你别光顾着看,说两句话啊。”白屈连自夸半天后见陈老头无动于衷,便又看向他催促。

  陈老头听了,抬头看向白屈连,一脸认真的问,“老白头,下次你家小茉来,让我给她下两盘?”

  “?”白屈连。

  好哇,我就知道你是个坏糟老头子。

  白屈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