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15 章 第 15 章

第 15 章 第 15 章

 推荐阅读:
     成都府为大唐剑南道节度府所在,又是西蜀之都,通商大邑,其繁华之处,在整个大唐也是数一数二的。一条锦江如玉带一般,绕城而过。江边濯锦女,岸上担货人,行走之间,哼唱着川中小调,好一派喧闹之景。

  李玄一行人乘船来到这锦官城,先去青羊宫投宿。宫中道人本与青霞门有些来往,便安排在边厢歇了,陈会自也少不了孝敬些灯油香火。次日一早,陈会便给每人发了三十文铜钱,分派了东西南北各路,自己便去做些采买的购当。

  李玄挑着磨镜的担子,一路往西而来。他心想,这天下爱照镜子的多半是女人,女人越多的地方,生意越好。哪里是女人扎堆的地方呢?青楼!对,青楼的姐儿爱俏,天天要照镜子,以求容颜悦人,不消说了,这边是磨镜的最佳顾客群了。对,只要先去青楼,一定生意红火!

  当下便抓住路边的一位大哥:“大哥,这成都府最大的青楼在哪里?”

  “浣花溪边浣花楼,姐儿俏着呢!”那大哥指了条路,见李玄一身道袍,却挑了个担子。暗道:“瓜娃子,小道士也要逛青楼,今天老子撞什么邪了!”

  李玄挑起担子,健步如飞,不一刻便来到了浣花楼。只见雕梁飞檐,重重叠叠,好大一座高楼,门口却是溪涧清湍,行人如织。

  “磨镜子来……闪闪亮!”李玄扯开噪子大叫。

  他叫了几声,路上行人匆匆,那妓院的大门却半掩半闭着,却没人答理,不由得有些惶急起来,难道这调调儿不中听。

  他挑着担子,又上前几步,“磨镜来磨镜,仙家秘方,月光宝镜噢……”

  “去去去!大清早的,吵死人了!”一个龟奴模样的人开了门出来,对着李玄大嘟嚷道。

  “磨镜来磨镜……大哥,院里的姑娘可有宝镜要磨吗?”

  “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姑娘们都睡着呢!去去去,晌午再来。”

  李玄碰了一鼻子灰,心中倒也不急,哈哈,看来自己太急了,一大早的,这些性工作者哪有上班的?

  他悠悠地挑了担子,沿着浣花楼边上的小巷子又呦喝起来。一上午只磨得两家,多数人问了价钱,都觉得五百文磨一枚镜子太贵,看来自有那便宜的磨镜人在四处走动。李玄也不气馁,中午便在街边吃了两个胡饼,一碗抄手,那抄手却没有红油,到是也有点麻辣的味道,分明是蜀椒姜末放多了的缘故。

  到了下午,李玄挑了担子又转到浣花楼的门首,只见大门早已大开,里面渐有人气,便挑了担子进去,扯了嗓子吆喝起来。那龟奴见状连忙拦住:“哎,我说你这皮娃子,怎么挑着担子就往里闯!”

  李玄忙陪笑道:“这位大哥,行个方便,我这有仙家秘方,磨得好镜,一次管一年,保你院里姑娘喜欢!”说着,从怀里掏了几个铜钱,往龟奴手里一塞,低声道:“大哥拿去喝茶,待会生意好了,还有孝敬。”

  龟奴见状喜道:“这瓜娃子倒硬是机灵,要得。”便带着李玄来到天井。李玄将担子搁了,一应物事安排妥当,便拉长腔调唱了起来:“磨镜子来……风月宝镜照美人喽”,他只图个热闹,不住口地哟喝,楼上早探出三三两两的芙蓉俏脸,叽叽喳喳地道:

  “这个磨镜的小后生好俊啊,高高大大的,唱得什么啊,怪好听的。”

  “怎么今儿磨镜的不是那邋遢道人啊,嗳,快瞧,是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呢!”

  人都说姐儿爱俏,这话却是不假,李玄好歹也是堂堂七尺身躯,再加上头上戴着一顶道冠,身上穿着青布道袍,看上去怎么也有点玉树临风的味道,哪像个磨镜之人?

  不一会儿,李玄的身边便聚了一堆妖媚女子,手捧镜匣,个个环红翠绿,好不养眼。李玄偷眼一描,叹道,成都果然是美女窝啊,不仅水灵灵的,那小胸脯儿,个个都是颤颤巍巍,有料啊。巴山蜀水养美女,一点不假,而且这蜀都女子,肉都往一堆儿聚。

  这些人现在可是李玄的衣食父母呢!他心想,磨镜不说,以后再弄出玻璃镜子,玻璃器具,这些姐儿如何不爱?还有“玉女丹”呢,青楼绝对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

  李玄微微一笑,十分潇洒地开言道:“各位大姐照顾小弟的生意,小弟先谢过了。各位姐姐放心,我这里有仙家妙方,磨出的镜子又光又亮,磨一次,保管你用一年!这里,我先给大家看个小玩艺儿!”

  说着,取出火柴来,轻轻一划,火光顿起。那群姐儿无不掩口惊讶,这人真有趣啊,像神仙一样,说话间便从手中弄出火来。

  李玄笑道:“这东西可是仙家所传,用来点火引烛,最为方便,姐姐们夜里起来点个灯,暖个壶什么的,正好用上。”

  有个大胆的姐儿便道:“你这东西好,卖一盒给我!”边上几个也争着要买李玄手中的火柴。

  “呵呵,这东西叫火柴,单卖一盒五十文,若大姐让我磨镜,这盒火柴便奉送了!我磨一面镜子,可是五百文呢。”

  众姐儿哪在乎这五百文,见了新奇的东西,自然毫不犹豫。李玄心想我还想用买一赠一的法子呢,看来跟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讲价钱啊。亏了,下次一定不干这傻事了。

  李玄拉开架式,干起磨镜的活来。只见李玄变戏法似地将磨镜药用小鼎炀了,抠出一粒豆大的银脂来,拭在镜上,又飞快地打磨,一面镜子出来,那姐儿拿来一照,笑得嘴都合不拢。这镜子磨得比新的还好!完了还得了一盒火柴,自是欢天喜地。

  一时间,这院里三四百号人,几乎个个都抢着要让李玄来磨镜。天井里闹闹哄哄地,早惊动了老鸨。李玄只见姑娘们纷纷让开,口中叫着“妈妈”,却见一个半老徐娘扭着身段儿上前来,丰腴的身材,堆起一股乳波臀浪,香风到处,李玄才抬起头来,挥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这一擦不打紧,边上早有一方绣帕伸了过来,却是一个姑娘见了心疼,伸手给他擦汗。那老鸨见了李玄仿佛吃了一惊,旋又笑道:“你就是姑娘口里的‘镜郎’啊,果然好个俊俏的后生。这半天,姑娘们都无心理妆了。”

  李玄笑道:“妈妈的镜子,我不收钱,你让人拿来,我先给你磨。”

  “你个小后生,嘴倒是甜,手艺也好,人也俊俏,呵呵,老娘喜欢。这样吧,我这里几百个姑娘,以后这浣花楼的镜子,就全由你来磨了。”说着,拿手帕朝李玄脸上轻轻地一甩,只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暴乳似要跳舞一般。

  李玄讪讪笑道:“多谢妈妈抬爱。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心里在想,这老鸨儿年轻时恐怕也是个红牌吧,这一身软肉,不知埋葬了多少英雄梦呢。

  “干了这半天活,快来歇会儿,明天再干也不迟,我这里姐儿们也要上妆了。荷花,快带小哥去里面喝杯茶。”

  众姐儿一听,俱各怏怏而散,还有不少人偷偷地塞几个赏钱给李玄。口中道:明天一定要来啊!媚眼飞得让他心头卟卟直跳。

  荷花是个眉脸未开的小丫环,她待李玄收拾停当,便领着他进了内堂。老鸨儿坐在堂上,正跟几个龟奴交待事情。李玄听得众人叫她“葵娘”,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阴癸派”来。

  荷花端上一碗茶来,李玄也是渴了,端起来喝了一口,却忽地喷了出来!这是什么茶啊,又麻又涩,好像里面还加了花椒。这年头的茶怎么这么难喝呢?看来炒青之法,乌龙制法,这年头都还不知道呢。

  葵娘讶道:“怎么?我这茶不好喝吗?”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嗯,不是,是我喝得急了。”

  葵娘笑道:“年轻人干什么都急”。李玄心道,这半老徐娘吃我豆腐啊。

  当下便送了一盒火柴给她,葵娘一试之下,连声称奇,忙问哪里可买。李玄正想做推销呢,便忙说是青城青霞门特制,仙家秘方之类的,葵娘算了算,当下便订了每月三百盒。李玄心道,火柴的第一份订单算是到手了。借这青楼的宣传力,很快青霞洞里的生产能力便跟不上供货了。

  “这浣花楼的姑娘真是俏啊,个个跟仙女似的。”李玄装着傻傻地道。

  “咯咯,你见着的,不过是一楼二楼的姑娘,我这浣花楼的几块头牌,你还没见着呢!”葵娘娇笑着,身上的波浪又开始颤动了。李玄心想,早晚见得到!当下便要告辞。葵娘见他天真憨厚的样子,心里不知怎地有些疼惜起来,忙令人取几样饭菜,令他吃了再行,约了明日午后再来磨镜。

  李玄挑着担子离开浣花楼的时候,楼中已是灯红酒绿,一群群锦衣华裳的男人搂着俏媚的姐儿,欢声一片。出得门来,但见月朗星稀,秋寒入骨。李玄只觉恍如梦中一般。来到大唐盛世,先是在山间炼丹,眼下却入红尘磨镜,人生际遇,有如转蓬飞鸟,瞬息万变。可他知道,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当下豪情一发,迈起流星大步,往青羊宫赶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