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16 章 第 16 章

第 16 章 第 16 章

 推荐阅读:
     另一边,刚要走到疗养院门口的苏茉,接到一电话。

  她瞄了一眼,见手机上没来电显示,想都没想直接就挂断了。

  又走两步手机再次响起,见还是刚才那号码,这才接起,“你好,哪位?”

  四个字,直接将电话那头的人问得一口气堵在心口不说,还感到很扎心。

  苏茉见那头没声音,又“喂?”了一声,准备对方再不说话便直接挂断时,朱晨这才艰难开口。

  是我,朱晨。朱晨有些没好气,顿了顿还是没忍住问,你没存我的电话号码吗?

  苏茉“哦”了一声,一副终于想起对方是谁的口吻,见朱晨这样问,很真诚很老实的回答,“抱歉导演,我就存了管老师的。”

  朱晨被好声好气的苏茉堵得,又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现在的小孩儿都那么记仇吗?!

  偏偏人家态度还很好,你还挑不出毛病来。

  朱晨抹了把脸,算是认栽了。一直端着的姿势终于放下,无可奈何放缓了语调又开口,……没事,你回头把我的顺便存上就好小事而已。

  顺。便。

  管副导在一边听了,原本喝茶的动作都跟着一顿,停在嘴边看向朱晨,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不说,眼里还带着戏谑。

  啊哟哟……朱大导演何曾这么卑微过啊?

  啧啧啧。

  朱晨没好气,朝满脸幸灾乐祸的管副导瞪了一眼,这才收回视线继续好声好气的开口,“苏茉,你今天应该已经考完试了吧?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们吃饭。”

  顿了顿还不忘补充一句,“管副导也在。”

  这样啊……电话那头的苏茉想了想老实回答,导演真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已经有饭局了,要和铃姐一起请一位很重要的客人吃饭。

  要不改天吧?

  很重要?有多重要?有他重要吗?!

  朱晨气闷,实在是这么多年来圈子里谁不给他几分薄面,到哪儿都是捧着的?

  现在他都主动给苏茉打电话了,居。然。被。拒。绝!

  这简直不科学。

  “啊?这样……”朱晨拖长音,苏茉语气太诚恳,连他一时半会儿都分不清是在推却,还是真的有事。眼神不经意瞄到身边正悠哉哉,一副没事人模样喝茶的管副导,眼前一亮便急忙对电话那头说。

  “嗳你等等,管副导有话跟你说。”

  “?!”管他什么事?

  管副导一愣,刚扭头看向朱晨,对方已经将手机塞他手上了。脸上各种挤眉弄眼,就是要他和电话那头的苏茉说两句。

  没办法,管副导只好将手机凑近耳边,一面冲电话那头笑着喊了句“小茉”,一面将凑过来想一起听的朱晨,扒着脸推开。

  并无声的冲他“去”了一声,等朱大导演气闷的缩到沙发角落去后,才又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话那头。

  “小茉,我们可是很有诚意请你吃饭的,今天真的来不了吗?”管副导笑着说。

  真的很抱歉管老师,主要是今天铃姐早安排好了,那位朋友的时间也不好约,所以……不如明天吧?苏茉想了想说,明天我请管老师你们吃饭好了。

  “这样啊,那不着急。明天就明天,一样的。”管副导听了苏茉的解释,知道她是真约了人后便看向朱晨,点点头后又笑着说,“只要你明天能到,谁请不重要。”

  又寒暄了几句后,管副导正准备挂断电话时,便听苏茉似突然想起一般,对了管老师。

  “嗯?还有事?”管副导问。

  没什么。苏茉慢吞吞的开口,就是想请您转达一下导演,这次我会记得将他的电话号码加上去的。管老师再见。

  “好,再见。”

  等电话挂断后,管副导这才抬眼看向朱晨,将手机抛还给他的同时,揶揄,“听见了吧朱大导演,人家小茉回头就加你电话号码。”

  “……哼。”朱晨一边收好手机,一边嘀咕,“难道不应该是一开始就加好吗?”

  “就你那天当着人家面说的那些话,没拉黑你不接就不错了。”管副导笑骂,“别要求那么多。”

  顿了顿,管副导点点头又说,“小茉这小姑娘,我喜欢,以后有剧我也要找她多合作。”

  朱晨抱着抱枕坐在一边,“啧”了一声,没好气的说,“不就是觉得她教训了我,让你很高兴吗?”

  合作那么多年了,谁不知道谁啊。

  “咦?!”管副导端了茶杯往嘴里送的手一顿,扭头看向朱晨,满脸惊讶的说,“居然被您看出来了啊?朱大导演?”

  “去你的。”朱晨笑骂,将抱枕砸过去。

  管副导笑着躲过,恰好门被敲响,两人一抬头,便见吕贵站在原本就没关的门口,冲朱晨两人笑,“导儿、副导。这是摄制器材的合同,两位导看看。”

  一面说着一面走进来,将东西分别递给朱晨和管副导。

  “行,没什么问题。”管副导将合同递给吕贵,“就这样安排吧。对了,演员的合同弄好了吗?”

  “哦,除了还没定下来的主演外,其余合同都弄好了。等会儿我让小陈给两位导送过来。”吕贵笑着说。

  顿了顿又解释了一句,“我请了几个小时的假,得离开一下。”

  “怎么?有人请你吃饭啊?”朱晨将自己那份递还给吕贵,问得随意。

  没想到还歪打正着问对了。吕贵“咦?!”了一声,一边伸手接合同,一边笑回,“导,你还真猜对了。是有人请吃饭。”

  “这么巧?哎呀……小吕你的运气比你导好。”管副导挑眉,说后半句不仅拖着腔调,还特意朝朱晨瞥了一眼。

  刺得朱大导演禁不住又“哼”了一声,懒得搭理管副导,看向吕贵又随意问了一句,“谁啊?圈子里的?”

  “嗯。就前两天还来我们剧组面试过,虽然结果不是很好,但铃姐和我关系不错,所以就……导?”

  吕贵一呆。

  低头看看合同,又抬头看看突然使劲儿,捏着合同不撒手的朱晨。

  “铃。姐。”朱晨的笑容有些狰狞,慢慢扭头看向管副导,像是在向他确认一样,“这名字可真耳熟。”

  管副导已经在听见“铃姐”两字时憋笑了。现在见朱晨瞪向自己,吕贵也是一脸疑惑,带着无声的询问。

  这才清清喉咙,收敛了脸上过于肆无忌惮的笑,看向吕贵问,“小吕,你说的铃姐,不会是苏茉的经纪人吧?”

  “咦?!副导你知道啊?”吕贵点头,“对,就是她。”

  话音刚落,吕贵便觉肩膀一沉,站稳后才苦笑着扭头看向,突然冲自己勾肩搭背。将大半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的朱晨。

  “导?”

  “别。别导了。”朱晨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吕贵,一副哥两好的模样又说,“吕哥,等会儿你去吃饭,捎上我两呗?”

  “啊?!”吕贵一脸懵,苦哈哈的说,“这……不太好吧导,要不……下次我单独请您和管副导?”

  “别下次了,就今天这局。”朱晨一脸“我赖定了!”的表情,顿了顿又酸言酸语的说,“要不你现在给那位铃姐打个电话,就说你等会儿要带两个跟班过去不就行了?”

  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反正你是人家很重要的客人!”

  朱大导演都快酸死了。

  而管副导,在吕贵一脸懵,投以求助的眼神中,早就笑得瘫在沙发上。

  真是……朱大导演也有今天啊!

  他越来越喜欢苏茉了。

  半小时后,苏茉、钱美美,还有诚哥坐在包厢座位上,听着赵玲和电话那头的吕贵通电话。

  等她挂断后苏茉才开口,“吕哥要带两个朋友过来?”

  “嗯。”赵玲点头,看看桌上的菜,拿起餐厅里的点菜ipad,准备再点几个菜,一面对苏茉说,“好像是他在剧组的同事吧,说是到了就知道了。”

  赵玲顿了顿,抬头冲苏茉笑,“也好,要是你真去了灵之主剧组,多认识几个人也能有照应。”

  苏茉点点头。

  几分钟后,等包厢门被敲响,钱美美立刻起身去开门。

  苏茉三人也纷纷起身,对吕贵以示尊敬。

  但钱美美却在看清门外站的人后,直接一愣。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回神,激动得一把打开门,扭头看向赵玲。

  而赵玲已经到嘴边的“吕贵快进来”,便在看清朱晨后,直接被堵在了嘴边。

  瞪大眼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铃姐。”站在朱晨身后侧的吕贵探头出来,冲她苦笑,“这两位就是……”

  “就是硬要跟他来的同事!”朱晨抢话。理直气壮。

  顿了顿后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们陪着重要客人来的。不打扰吧?”

  说完朱晨还颇为哀怨的朝苏茉瞥了一眼。

  想他堂堂朱大导演,居然要用这种方法,才能第一时间见到人。

  ……哼,真是气死了。

  管副导笑眯眯的站在一边,默默的斜了朱晨一眼后又慢吞吞的收回视线。多年共事让他太清楚朱晨在想什么了,但……

  你朱大导演不就吃这一套吗?

  管副导慢悠悠的在心里吐槽。

  两位导演亲自来了,赵玲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觉得打扰。

  连忙摆手说着“不打扰、不打扰”,立刻出席将三人请来坐下。

  朱晨刚走近,苏茉便做了个“请”的手势,并主动开口招呼他,“导演请坐。”

  简单四字让朱晨心里那点儿小别扭,瞬间被顺平。

  “嗯”了一声坐下后,还不忘冲在自己身边落座的管副导投去得意的一眼,似乎在说“看,小茉还是很尊重我的嘛”。

  惹得管副导哑然失笑,不住的摇头。

  朱大导演哟,您都厚着脸皮,打着蹭饭的旗号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到这儿,台阶都下到这个份上了不是?

  最重要的是,人家小茉懂事。

  在娱乐圈,酒桌文化是很重要的一环,在坐的除了苏茉和钱美美外,都是老人,自然不会让尴尬和冷场这样的事发生。

  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是冲着良好合作的目的来的,自然主客尽欢,笑语晏晏。

  而苏茉“茶小刀”的角色,也顺利敲定。

  等送吕贵三人离开时,赵玲站在车边说,“朱导、管副导,那小茉就麻烦你们照顾了。”

  “嗐,是双赢!双赢!”管副导笑呵呵的说,顿了顿又看向苏茉,冲她挥挥手,特别和善的说,“小茉,走了啊。”

  苏茉点点头,眼微移,见朱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便笑着说,“导演也慢走。”

  被点名的朱晨立刻高兴了,冲苏茉挥挥手说,“行了行了,不用送了,你们也早点回去,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等茶小刀的造型出来后,我会让小吕给你们打电话的。”

  赵玲等人忙不迭的点头,连声说了好几次“辛苦了”,等目送载了朱晨三人的车离开,“呼”的回头一把抱住苏茉蹦跳了几下。

  很是开心。

  但这几人里面,最开心的当属朱晨。

  他开心到甚至难得的发了一条微博,茶小刀本刀!

  虽说这话说得有些没头没尾,但网友们却秒懂。顿时兴奋了。

  天啊!是朱导!不是过年国庆这些节日,而是日常发博啊!天啊!我要截屏留作纪念!

  所以谁来演茶小刀啊?!快说给我们听听!不过就算朱导不说,我们也相信你的眼光啊啊啊!

  是我家女神吗?是不是是不是?啊啊啊!好高兴啊!

  朱晨才不回复网友呢,发完微博又去朋友圈嘚瑟了一圈后,便将手机丢一边了。

  管副导见状,这才又笑着开口,“难得见你这么高兴。”

  “当然!小茉是个好苗子。”朱晨兴致满满,“我甚至觉得,不会再有其他人能比她,更适合茶小刀了。”

  “是吗?”管副导斜眼,这个时候也不忘揶揄他,“可是当初人家来面试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停,打住,快闭嘴。

  朱大导演不想说话,恶狠狠的瞪着管副导。

  一副“再说就要动手了!”的威胁模样。

  可惜对管副导却一点作用都起不了。不仅没打住,还发出了大声的嘲笑声。

  惹得前面开车的吕贵,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第二天傍晚,白家。

  孙明眉正在叮嘱家里的下人,话才说到一半便瞄到白屈连准备往门外走。

  便伸手朝下人挥了挥,看着白屈连的方向说了句“就这些,先下去忙吧”,便急冲冲的朝白屈连追去。

  “爸,你这是去哪儿啊?”

  白屈连应声回头,看向孙明眉,心情极好的说,“哦,我看这时间差不多要放学了,出去迎一迎。”

  孙明眉听了忍不住捂嘴一笑,顿了顿又笑着开口,“爸,不用出门接,家里的车哪次不是把月儿、小羽送到大门口的?您出去等,反而会和坐车进来的他们错开。”

  话音刚落,便见白屈连眼神平静的看着自己。

  那双眼平静到……让孙明眉心里突然莫名忐忑。仔细想了想,确定自己刚刚没说错话这才又恭敬开口,疑惑唤了声“爸?”

  但孙明眉的不解,却让白屈连禁不住叹了口气。

  微微摇头。

  他原本是希望孙明眉自己想明白的。

  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将事想得太简单了。

  “名眉,你记得月儿和小羽每天都是被家里的车送到大门。”白屈连静静的说,顿了顿后看着她又问,“那小茉呢?”

  话一出口孙明眉一怔。

  不等她张口说什么,白屈连又说,“你今天排车去她的学校接她了吗?”

  没有。

  她甚至下意识的觉得,苏茉会像从前一样,坐保姆车回来。

  见孙名眉这副模样,白屈连不用她再出声便知道了答案,又摇摇头后转身继续往大门口走。

  “……爸!我现在就让司机去接她。”孙名眉回神,结巴了一下冲白屈连的背影高声。

  “不用了。”白屈连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说,“小茉出校门的时候就给我发了消息,现在快到了。”

  等你去接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

  白屈连有些没好气,却什么都没说。

  孙明眉站在原处,看着老人的背影又想张口说点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重新闭上。唇瓣微抿又站了会儿,这才转身继续去忙家庭晚餐的事。

  ……算了,等会儿她上去挑一件首饰给苏茉吧。

  就当是对她的补偿了。

  记得以前苏茉总是时不时的纠缠自己,给她买各种名牌。倒是最近……

  最近?

  孙明眉脚步一顿,这才后知后觉的惊觉,苏茉已经很久没来缠着自己买这买哪了。

  另一边,白屈连才要走到大门处,固定接送白羽和白月儿的车便缓缓驶进。

  大约是坐在车里的人看见了白屈连,便立刻停下。车门一开,白月儿和白羽,便先后从车里下来,冲白屈连露出笑。

  “爷爷!”

  “嗳,乖。”白屈连笑呵呵的,先伸手摸了摸蹦到自己身边,扶着自己的白羽。又看向白月儿,赞赏的点点头说,“月儿,听你妈妈说,这次开学考,你在年纪前二十名?了不起。”

  白月儿听了,不好意思的抿唇一笑,垂了眸缓缓摇头,“还是不太好,我原本想考进年纪十的。”

  “哪有。”她话音未落,白羽便立刻开口替白月儿说话,“我听我们篮球队的学长说了,是因为这次的数学卷超纲,好多人都栽在最后两题上了。”

  说完顿了顿,扭头看向白屈连又说,“爷爷你是不知道,姐姐是整个高三年纪,为数不多做了那两道题的。虽然结果没对,但前面的结题思路却是对的。”

  “所以姐,你已经很优秀了。再优秀下去,可让我等凡人怎么活啊!”

  白羽一脸夸张的插科打诨,总算逗得白月儿开心了些,娇嗔的轻瞪了他一眼后,才又看向白屈连说,“爷爷,小羽这次也考得很好呢。全年级前五名。”

  白屈连听了不住的点头,笑呵呵的。

  “不错不错,都是好孩子。”顿了顿又说,“快进去吧,名眉已经榨好果汁了,去喝一些饥渴。”

  “那我扶爷爷进去。”白月儿一面说着,一面笑着朝白屈连伸手。

  还未够到老人家便摆摆手,将自己的胳膊从白羽的手中抽回,对两人说,“不用不用,我要去门口等小茉,你两快进去吧。”

  小茉两字一出口,立刻让原本一脸轻松的白羽,变得有些不高兴。

  白月儿见状,忙在他说出让白屈连不高兴的话前,急忙走到白羽身边,拉了他的手冲老人笑,“那好,那我和小羽就先进去了,爷爷,您别站太久。”

  说完暗地里又拉了拉白羽,似在反复提醒他。

  白羽看了白月儿一眼,这才忍了气冲白屈连说,“爷爷,那我和姐姐先进去了。”

  “好,去吧去吧。”白屈连笑呵呵的。

  等目送两人往屋里走后,这才又转身,继续朝大门口走去。

  到了地方后,白家下人忙搬了椅子小跑过来,但白屈连却没坐,挥挥手让他们去忙后,便站在那儿左右顾盼,眼巴巴的等着苏茉。

  白羽进门前回头,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幕,忍不住又轻哼了一声。

  扭头看向白月儿,冲她抱怨,“爷爷从来没这样在门口等过我们。”

  倒是苏茉一来就这样了。

  白月儿微咬下唇,有些失落,但最后还是摇摇头轻声细语的劝白羽,“……算了,小茉和我们不一样,爷爷对她关心点也是应该的。”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哦,是成绩特别差,烂泥扶不上墙的不一样吗?”白羽语气讥讽,“还真就应了那句话,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呗。”

  “小羽,你怎么这么说。”白月儿不赞同的蹙眉,“怎么说……她也是你姐姐……”

  说到最后,白月儿语气苦涩,声音渐小,头也慢慢低下。

  白羽见状赶紧开口,“姐!我不是说了吗?在我心里只有你是我姐姐,她苏茉算什么东西。”

  说到最后不屑轻嗤,顿了顿又看向白月儿说,“要不是我有次无意撞见,发现你背着我和爸妈偷偷抹眼泪,还不知道你背地里受她欺负呢。这种人,算是什么姐姐。”

  白羽一想起这事就生气,他原本以为白月儿是在学校受了什么委屈,但刚过去白月儿便一边抹掉眼泪,一边慌张的捂住手臂想遮挡什么。

  他觉得奇怪,这才发现她胳膊上的青紫掐痕。支吾得不敢说是谁,直到白羽试探的说了句“是苏茉?”,才从白月儿极力掩饰,还是不小心露了端倪的表情中恍然大悟。

  从那时起,原本就对苏茉不耐烦的白羽,便对她越发厌恶。

  学习不好没什么,缠着家里买这买哪,虽然行为讨厌但也能理解。可这种行为就是品格恶劣了!

  当时白羽就要拉着白月儿去找苏茉对峙,是白月儿不想将事闹大,非拦着不让。说是不想让爷爷、爸妈伤心。

  不然他早就和苏茉撕破脸了。

  好在后来他就时常盯着苏茉,加上她混娱乐圈经常不在家,倒是让她终于没了时间针对白月儿。

  ……至少从那以后白羽就没在白月儿胳膊、手臂上看见类似的掐痕。人也重新开朗起来,想来是苏茉从自己对她的态度变化,察觉到了什么不敢再动手了吧。

  想到这些过往,白羽又忍不住厌恶的皱了下鼻子。

  “好了好了,别说气话了。”白月儿听白羽有越说越大声的意思,赶紧拉了他的手阻止他,并左右看看避免被其他人听见。

  顿了顿又看向白羽说,“我知道你这是气话,当初小茉刚刚回到家里的时候,其实你不是这样的态度的。”

  “哼,那是因为当初我并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白羽冷哼,“姐,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她要是再敢欺负你,我就让她好看。”

  白羽说完这话眼露狡黠,压低声音带了点儿恶作剧的意味开口,“等会儿她来家里吃饭,我替姐姐教训她怎么样?”

  话一出口白月儿便大吃一惊,忙拉了白羽的手说,“你可别胡来!”

  顿了顿后,又焦急的补充一句,“爷爷在呢,被爷爷知道了让他不开心怎么办。你……你要是这样胡闹,我就告诉爸爸,让爸爸教训你。”

  白月儿像是找不到办法,不得不祭出白盛柏一样,威胁白羽。

  可惜她温柔的语调,实在没多少威慑力。

  但白羽见她一脸着急,便连忙笑着说,“哎呀我就随便说说,不会的姐姐。”

  白月儿听了这才松口气,嗔怪的轻瞪了他一眼,柔声抱怨,“吓我一跳。”

  他小心点,不被爷爷知道不就行了吗?

  白羽冲她嘿嘿笑,在心中暗想。

  正当两人说到这儿时,孙明眉听下人说自己的一双宝贝儿女回来了,便从饭厅出来,看见两人后脸上便情不自禁的露出笑来。

  “你们两姐弟又在一起说什么悄悄话呢?”

  “妈。”

  “妈妈。”

  孙明眉笑着应声,顿了顿催促,“快将书包放下,然后下来喝杯果汁,刚榨的味道最好了。”

  两人听了相视一笑,应了一声“好”后便朝楼上走,一路上有说有笑,气氛融洽轻松。

  孙明眉也心情愉悦的目送两人,直到白月儿和白羽消失在视线内后,这才收回视线。

  一转神便想起苏茉,眉头微蹙了一下暗吁了口气,也拾阶而上准备选一件首饰给她。

  另一边,诚哥刚将保姆车挺稳,苏茉便遮好脸开门下车。

  将车门重新关上后才看向诚哥说,“诚哥,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这……好吧。”诚哥点头,顿了顿叮嘱,“要是你改主意随时给我打电话。”

  苏茉点头,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后,又冲诚哥挥挥手,这才顺着街道朝别墅苑的方向走。

  诚哥目送苏茉,直到她转弯消失在眼前,这才重新发动车离开。

  等进了别墅苑一路朝白家去,还隔着一段距离,苏茉便看见白屈连早就站在那儿,翘首以盼了。

  看见自己后还伸手挥了挥,显得特别开心。

  苏茉见状,原本不疾不徐的步伐也加快了一些,走近后冲白屈连笑,“爷爷,您怎么站在这儿。”

  “当然是等你啊。”白屈连笑呵呵的,细细看看苏茉后才又关切开口,“来的路上堵车吗?早知道我就去你学校接你放学了。”

  顿了顿又带了点儿嗔怪看着苏茉说,“下次别自己过来了,跟爷爷说,爷爷接你。”

  苏茉听了无所谓的耸耸肩,“不用那么麻烦的爷爷,你一来一回还耽误时间。还不如坐在家等我舒服点。”

  正当祖孙两人说着话,笑语晏晏的时候,白盛柏也终于下班回家了。

  虽说是下班,但实际上在车上也在看文件,处理手上未完的工作。

  还是司机看见白屈连两人,抬眸看了眼车内后视镜说,“老爷,老太爷和苏小姐在聊天呢。”

  “嗯?”白盛柏听了抬头,透过车窗看到白屈连和苏茉后,便将手上翻看的文件放到一边。

  司机见状,不等他开口,便缓缓将车停下。

  “爸,小茉。”白盛柏下车,冲两人颔首打招呼。

  白屈连应声点头,看向苏茉笑着说,“行,现在人齐了,走小茉,趁着还有些事件,我们下一局。”

  “好。”苏茉应声,跟着白屈连转身往大屋走时,还冲白盛柏点点头。

  疏离但礼貌。

  白盛柏有些诧异,要放以前。苏茉早就热情又谄媚的喊“爸爸”了,现在倒是……冷淡了许多?

  不过转念一想又了然。

  前几天苏茉才被迫离开白家,去名眉名下的一套小公寓住,心里估计还在闹别扭吧。

  这事白盛柏也是过了两天才察觉,询问妻子这才知道。虽说他并不赞同孙名眉的做法,但小茉已经搬出去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找个机会,给她增加一些零用钱吧。

  白盛柏跟在两人身后,一面走一面想着。

  “爸,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就不陪你下了,先上去了?”白盛柏说。

  “去去去,谁要和你这个臭棋篓子下。”白屈连嫌弃的朝儿子挥挥手,顿了顿看向苏茉又是眉开眼笑的和蔼老头,“我有小茉陪我呢。”

  这话出口白盛柏惊讶了,看向一直乖乖站在白屈连身边的苏茉,“小茉?小茉会下象棋吗?”

  “当然了。”白屈连说到这个就忍不住一脸骄傲,满脸与有荣焉,“小茉不仅会象棋,还会围棋呢。对吧小茉?”

  “爷爷,我就会一点。”苏茉很认真的说。

  话音未落白屈连便随意的挥手,“哎呀,不管是一点还是很多点,总之是会的。”

  至于下得好不好这种小事,就完全不用斤斤计较了嘛。

  顿了顿又看向白盛柏,冲他招手撵人,“去去去,去忙你的。”

  白盛柏见状默默的摸了摸鼻子后,这才看向苏茉,冲她微微点头说,“那小茉,你好好陪爷爷下棋吧。”

  苏茉点点头。

  “别管你爸了,走小茉,我们去下棋。”白屈连早就迫不及待了,急忙招呼苏茉离开。

  看着祖孙两人的背影,白盛柏这才转身上楼。

  等白羽和白月儿从楼上下来,遇见下人正要开口时,便听见白屈连哈哈大笑的声音从偏听传来。

  两人有些诧异的看向彼此。

  爷爷在他们印象里,虽说不是一个严苛的老人,但商场沉浮这么多年,即便语气平缓,那浑身的气场也让人不由心生敬畏。

  鲜少听见白屈连这样开怀大笑。

  可以说记忆中老人的软和,似乎大半都给了苏茉。

  就是那个没一样拿得出手,谄媚市侩、烂泥扶不上墙的苏茉。

  ……她凭什么?

  白羽轻啧了一声,看向身边的白月儿,没好气的抱怨,“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能逗得爷爷那么高兴。”

  白月儿听了收敛心神,原本敛垂的眼眸,也随即抬起,重新看向白羽时又是平常的温和模样,温温柔柔的摇摇头劝解白羽,“说不定小茉身上,有我们没有发现的优点呢?”

  “小羽,你对小茉的偏见有些太深了。”

  “姐姐啊,我看是你太善良了吧。”白羽没好气的吐槽,顿了顿后看向连连发出白屈连笑声的偏厅,抿了下唇后重新看向白月儿说,“走,我们去看看这个苏茉干嘛了。”

  “嗳?小羽?”白月儿刚想开口说什么,还未出声白羽迅速下楼,根本没让她的话有出口的机会。

  ……或者,她原本就没打算真的开口劝。

  白月儿慢慢闭上嘴,看着白羽迅速走向偏厅的背影。眼睑微垂,下一秒又重新抬起,将眼底幽暗藏好后,这才扶着扶手,优雅缓慢的拾阶而下。

  那举止,那神态,才是白家大小姐,真正应该有的模样。

  “爷爷,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啊。”白羽刚踏进偏厅便笑着开口。

  “哦。小羽啊。”白屈连正高兴,扭头见是白羽后便指着已经下完的棋局说,“你看看,我居然下出了这么好的妙手,哎呀……真是让人太高兴了。”

  白屈连说着又看向棋盘,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满意,都想拍照留作纪念了。

  “哦?”白羽拖长了音,朝苏茉看了一眼又说,“没想到你还会下棋嘛。”

  苏茉懒散的单手托颊,听出白羽语气中的恶意,却连掀一下眼皮子的兴致都没有。

  反倒是白屈连笑呵呵的替苏茉说话,“当然了,小茉的棋下得很不错的。”

  顿了顿后又看向苏茉说,“小茉,你以后记得常来找爷爷下棋,相信你很快就会赶过爷爷了。”

  “好。”苏茉乖巧的点点头。

  “来来来,还有些时间,我们再来一盘。”白屈连意犹未尽,催促着重新摆棋。

  苏茉点点头,不过刚伸手摆棋,站在一边的白羽便笑着对白屈连说,“爷爷,我都不知道……小茉姐姐会下棋,不如你让我和她下一盘吧?”

  说完顿了顿,扭头看向苏茉,眉峰微挑有些挑衅,“小茉姐姐应该不会拒绝的,哦?”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苏茉拿象棋的手微顿,掀了眼皮子看白羽。

  面上不冷不淡,但眼里却似笑非笑,好像一眼看穿他想要玩什么花招一样。

  看得白羽心里凉凉的。

  随即起了脾气,下巴微抬正打算再说点儿什么,才张口便被苏茉慢吞吞的话打断。

  “好啊。不过……”她顿了顿,瞥了白羽一眼又说,“只要输得起,别哭鼻子就行。”

  一句话顺利将白羽气笑,少爷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谁那么没品哭鼻子啊?”

  两人的对话让白屈连在一边看得笑呵呵的,家里孩子打打闹闹也是促进感情的方式之一嘛。

  “行吧行吧,刚好我也坐久了想活动一下。小羽,你来和你姐姐下。”白屈连冲白羽招手,起身让他。

  背手站在一边笑呵呵的,打算观战。

  白羽见了立刻冲白屈连说,“爷爷,你和小茉姐姐怎么没让人拿些吃的来?这样只下棋太没意思了。”

  “你这孩子,就是坐不住。”白屈连轻瞪白羽一眼后说,“刚好趁着这个机会磨练一下你的耐心,快快快,棋摆好了,赶紧走。”

  白羽原本就是想通过下棋血虐一下苏茉,要是白屈连在这儿,不仅会被看出来,说不定还惹他生气。正准备再说什么把白屈连支开时,坐在对面的苏茉居然开了口,

  “爷爷。”

  等白屈连看向她后,苏茉又一脸乖顺的说,“我也想吃零食。”

  “啊?这样啊,那你等等。”白屈连一听苏茉想吃,二话不说便转身往外走。

  白羽见状就差大呼“天助我也”,恰好这时白月儿正准备进来,便连忙扬声说,“爷爷,你让姐姐帮你忙吧,多拿几样。”

  顿了顿又看向不明就里的白月儿,一面冲她挤眉弄眼,一面说,“姐!你去帮一下爷爷。”

  不用那么快回来。

  因为他要让苏茉知道知道什么叫“好看”!

  想到这儿,白羽禁不住得意的至门口收回视线,刚扭头便撞进苏茉早就等在那儿的眼里。

  “看、看什么,你先走啊。”白羽愣了一下,忙避开继续和苏茉对视,语气特别不好的催促。

  苏茉又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这才随意的走了一步。

  白羽见状轻嗤后说,“第一步就是废棋,就这爷爷居然还夸你下得不错?”

  他一面说一面上炮,收手的时候抬眼重新看向苏茉,轻蔑又傲慢,“不如我让你一马一車吧,免得说我欺负人。”

  苏茉单手托颊,眼眸敛垂,轻敲了几下桌面后淡淡开口,“你还记得上次在疗养院,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什么?”白羽抬头看向苏茉。顿了顿撇嘴,耸耸肩后说,“你说的话很重要吗?我忘记了。”

  话音未落苏茉轻掀了眼皮子,眼神清冷让白羽禁不住又一愣。

  不等他结巴着说“干、干嘛?”前,苏茉又重新半垂了眼睑,神色淡淡的开口,“忘记了没关系。”

  说完伸手飞马,不再看向白羽。

  现在让你重新记得也行。

  “将军。”

  白羽瞪着棋盘,不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输了,从开局到现在还不到五分钟!

  他猛的抬头看向苏茉,“……再来!”

  苏茉耸耸肩,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懒洋洋的样子,单手收拾棋盘却比白羽更快将棋局摆好。

  “将军。”

  “……再来!”

  “将军。”

  “……再、再来!”

  “将军。”

  “……”

  苏茉等了几秒,这才又掀了眼皮子看向坐在对面的白羽,少年一脸灰败的坐在那儿,瞪着棋盘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顿了顿才开口,“还来吗?”

  寻常的三个字出口,却让白羽这才猛然回神,差点惊跳出来。

  “……你!”白羽瞪着苏茉,神色不定。

  “我之前说过了。”苏茉看着白羽,嘴角露出一点笑,语气平淡,“你从小到大缺少教训。”

  话音刚落不等白羽回神,苏茉眼眸微瞥后收回,低头收拾棋子。

  等白屈连和白月儿刚刚进来,她的棋局已全部摆放好了。

  “咦?下完了吗?”白屈连看见棋盘上的残局,有些遗憾没看见两人的对局。

  才出去十五分钟而已嘛。

  “是啊,下完了。”苏茉站起身,看着白屈连笑,比起输赢似乎对他手上的食物更感兴趣。

  “爷爷,你拿了什么好吃的?”

  “哦。绿豆糕,刚刚才做好的,快尝尝看。”白屈连一听便暂时忘记了刚才的问题。笑着招呼苏茉。

  苏茉点点头,起身朝白屈连走去。

  倒是白月儿,将手上的水果盘放到一旁的小桌上后,这才转身看向三人,看看苏茉后又移到白羽身上,笑得温温柔柔的开口,满脸好奇,“谁输谁赢了啊?是小羽输了吗?”

  要换平时,这句故意给人留面子的话,一定会在出口的第一时间被白羽反驳。

  尤其对象是苏茉,白羽一定会立刻跳起来说“就凭她?我怎么可能会输”。

  但这次这话才出口,白羽不仅没出声,甚至人还僵了一下。

  这反应立刻被白月儿察觉,诧异的同时也带了点儿不可置信,不由又唤了一声“小羽?”

  白羽没应声,闷头闷脑的将棋子收拾好后,谁没看,说了句“我突然想起东西忘拿了,先回屋一趟。爷爷你们先聊吧。”

  便冲出偏厅。

  白月儿见状,只愣了一下便冲白屈连微微点头,急忙追了出去。

  至于苏茉,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认真吃着绿豆糕。

  白屈连收回视线,看向苏茉问,“小羽怎么了?”

  苏茉耸耸肩,将口中食物吞咽下去后才又开口,“大概是没赢得漂亮,自己跟自己生气吧。”

  “嗐,这孩子。”白屈连听了缓缓摇头,顿了顿看向苏茉,笑着安慰她,“别理他,小羽就是从小到大太平顺,所以骄傲。等以后就知道了。”

  “嗯。”苏茉一边吃绿豆糕,一边点头。

  所以她刚才让他体会了一下设么叫“输得凄惨”。

  “小羽?小羽!”白月儿终于在走廊上追上白羽,一脸担心的看着他说,“你怎么了?”

  “……我没事姐姐。”薄唇微抿的白羽勉强缓了脸上神色,看向白月儿。扯了个笑伸了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让白月儿看清自己空荡荡的手腕后又说,“忘记带表了。”

  白月儿半信半疑的点点头,“那就好。小羽,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记得和姐姐说,别自己憋着,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姐姐。你放心吧。”白羽笑,催促她离开。

  “好。”白月儿点点头,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开口,“刚才那盘象棋……”

  不等她将话说完,白羽便出声打断。

  “姐姐你先下去吧,我马上就下来。”

  说完不顾白月儿脸上出现的错愕,转身便继续往自己的房间走。

  等进屋关门,走到书桌将手表重新戴上后又在原处静站了片刻,终于没忍住心中浮躁,“嘭!”的一声握拳捶向桌面。

  十五分钟。

  短短十五分钟他居然连输了三局!

  白羽刚才,算是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无力招架”,“溃不成军”。

  下一秒,白羽犹如福临心至一般,之前在疗养院,苏茉临走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竟突然被他想了起来。

  你是不是从小到大没被人教训过。

  “……”白羽睁大眼站在那儿。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被苏茉狠狠教训了一顿。

  血虐的那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