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17 章 第 17 章

第 17 章 第 17 章

 推荐阅读:
     大概是下棋输给了苏茉,还不止一局。

  所以晚餐时间,白羽老实了许多。大部分时间都闷不吭声吃东西,甚至都不怎么朝苏茉的方向看。

  一直低着头自然也不知道坐在他身旁的白月儿,已经朝他看了好几次。

  “对了,你两开学考试的成绩,今天出来了吧?”白盛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白月儿和白羽,神情和缓的开口。

  “嗯,今天出来的。”白月儿点点头,看向白羽,见他正用餐叉戳着餐盘里的豌豆,兴致缺缺的模样,便又重新看向白盛柏和孙明眉,轻声细语的说,“我考得一般,没进前十。不过小羽这次考得很好。”

  “哦?是吗?”白盛柏听了看向白羽,笑着问,“小羽,你考了多少啊?”

  “年级、班级都是第五,还行吧。”白羽回答。

  白盛柏欣慰的点点头,“不错不错。”

  孙明眉在一边听得特别高兴,看向白月儿轻声细语的安慰她,“虽然没进前十,也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我们下次继续努力,就当是还有进步的空间。”

  “嗯。”白月儿抿着唇笑,有些害羞的高兴。

  低头继续吃东西时,还朝苏茉的方向瞥了一眼。

  见她一直在专心致志的吃东西,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看向苏茉,轻声细语的开口,“对了小茉,十一中的开学考成绩,可能明天早上才会下来,你不用着急。”

  这话一出口,孙明眉脸上的笑便淡了许多,端了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垂眸轻轻放下。

  反倒是白羽,突然又来了精神,也跟着白月儿看向苏茉,脸上带着点儿期待,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从苏茉脸上看见窘迫。

  借此掰回一城。

  他可没忘记苏茉的成绩在十一中这种破学校,也是全校倒数第一。

  但没想到,苏茉在听了白月儿的话后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慢慢咀嚼将口中食物吞下,这才抬眸看向白月儿,点点头后认真回答,“我不着急。”

  这话不气不恼,不带半点儿情绪,却让白月儿一怔。

  白屈连将这些听在耳里,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而白月儿也只顿了下,便又笑着温温柔柔的点点头,“嗯,不着急就好,只是刚好知道这次十一中的开学考试卷,全部拿到了一中来批改,所以顺带跟你说一下。”

  话音未落倒是孙明眉听了疑惑,看向白月儿问,“十一中的试卷,怎么送到你们一中来批改了?”

  “难道十一中的老师连自己批改试卷的能力都没吗?那题是谁出的?”

  白盛柏听了,看了孙明眉一眼。

  虽什么都没说,但孙明眉立刻秒懂丈夫的意思。朝白屈连瞥了一眼后又笑着补充了一句,“真是令人好奇。”

  试图用这句话将前面带了些鄙夷的质问,给圆回来。

  白盛柏在心里叹了口气,朝苏茉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她老实乖巧的低头吃饭,面上也看不出有什么不高兴,这才稍松口气。

  小茉这两年才回到白家,也许是以前生活环境太差吧,所以让他有许多不好的习性。不过搬出去后……看上去好像倒是比从前懂事了一些。

  正当白盛柏这样想着时,白月儿已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去学生会的时候,听学习部长在说这件事而已。至于考题……”

  白月儿顿了顿,“听说除了第一场的数学考试,其余科目,全部都和我们的开学考试题一样。”

  话音未落,不等孙明眉再说什么,反倒是坐在一边的白羽突然“哈!”了一声,一面朝苏茉的方向瞄去,一面幸灾乐祸的开口,“那这次十一中的高三生不是很惨?”

  “别说进前五十名了,估计……从倒数第一进步到倒数第五都很难吧?”

  这话是说给谁听的,真当大家听不懂似的。

  白盛柏立刻朝白屈连迅速看去,果然看见老爷子脸色已沉。扭头便皱眉看向白羽,沉声呵斥,“白羽!你怎么说话的?”

  “我没说什么啊,不就随便说说?”白羽不顾白月儿在桌下拉扯自己的手,倔强的看向白盛柏,“爸,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白盛柏听了忍不住一拍桌子,力气大到餐盘都跟着跳了起来。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顺带也吓了孙明眉一跳。

  白月儿更是整个人惊怕得往椅背缩了缩,像只无害的小兔子。

  偏就这样了白羽还是死鸭子嘴硬的狡辩,“我又没说错什么!”

  眼看着父子两人就要吵起来,孙明眉立刻朝苏茉的方向看去,希望她能开口说两句。

  一扭头,这才发现苏茉跟没差距饭桌上的动静一样,居然依旧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在那儿慢悠悠的卷意大利粉。

  吃得从容又淡定。

  却看得孙明眉忍不住从心里冒出无名火来。

  家里为了她都要吵起来了,她还这副模样?!

  正当孙明眉看着苏茉,欲张口时,白屈连终于出声。

  “行了!”

  仅两字出口便将饭桌上的火全给压了下去,白月儿虽然什么都没做,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低头,双手放在膝上,一副陪着听训的乖巧模样。

  期间她朝苏茉瞥了一眼,恰好看见她放了餐叉,伸手端了面前的白水喝了一口。

  整个饭桌上,居然就她最淡定。

  白月儿收回视线,眼睫敛垂,遮掩眼底神色。

  白屈连视线左右来回后冷笑了一声,“怎么?我这个老头子难得回来吃个晚饭,这是一起演戏给我看呢?”

  “爸,怎么会呢。”白盛柏听了立刻缓了语气想解释,还没说完便被白屈连一个瞪眼给堵了回去。

  “你也给我闭嘴。”白屈连盯着儿子,见他一脸无辜,好像还觉得自己挺委屈的模样,便继续往下骂,“上行下效。他今天能当着我的面说这话,我用脚猜都能猜到你们夫妻两是什么德行!”

  白屈连指着白羽,骂白盛柏。

  坐在旁边的孙明眉想起刚才白屈连问自己的话,也讪讪的低头。

  倒是白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让他看着父母当着自己的面被教训,白羽怎么忍得了。立刻看向白屈连求情,“爷爷,错的是我,你要骂要打冲我来就好,和爸妈没关系!”

  “哦?”白屈连听了,扭头看着白羽,见他一副“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模样,冷笑着问,“你有错吗?”

  “我……”

  一句话立刻将白羽问懵在那儿。瞠目结舌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自己没错,那就没必要站出来。

  说知错,不就承认了自己就是在内涵苏茉吗?

  白羽的纠结被白屈连全看在眼里,见他答不上来又冷笑了一声,将餐巾随意折了折,甩到自己餐盘边,一面推椅而起,一面开口,“我现在倒觉得,小茉搬出去住也挺好。”

  顿了顿环视四人又冷冷补充,“不然待在这个家里,还不知道要被人怎么用话和态度作践!”

  说得白盛柏和孙明眉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

  就连白羽也在一旁面红耳赤,觉得臊得慌,又有些不服气。

  他只是……想掰回一城而已。

  “行了!走了。这顿饭我吃。得。很。高。兴。”白屈连一字一句,说完看向苏茉,原本冰冷尖锐的态度,却在视线落在她身上时回暖,“小茉,我们走吧。爷爷送你回家。”

  苏茉点点头后站起身,正要跟白屈连离开,白盛柏便被孙明眉在桌下偷偷踢了一脚,瞬间回神后连忙站起来,几步追上白屈连说,“爸,我送你和小茉回去吧?”

  白屈连冷哼了一声,瞥了白盛柏一眼没好气,“哪儿敢劳白总大驾,你不是还有公司的事没忙完吗?我们自己回去就好。”

  “爸……”白盛柏哭笑不得,忍不住朝苏茉瞥了一眼,发现她站在一边一脸没听见的模样后,才又再凑近一点和白屈连低语,“小茉还在呢爸。”

  给点面子吧……

  白屈连又瞪了他一眼说,“行了,我就不需要你送了。你送小茉好了。”

  顿了顿看向苏茉,又是和颜悦色的模样,“小茉啊,让你爸爸送你回去好吗?”

  苏茉听了,想起疗养院和自己现在公寓的方向,刚好分别位于白家一左一右,便掠过在一旁连连点头的白盛柏,对白屈连说,“爷爷,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白屈连听了这话,没回答苏茉,而是斜眼白盛柏,似乎在说“你自己想办法吧”一样。

  白盛柏见状,只能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对从头到尾便无视自己的苏茉,轻声细语的开口,“小茉,让爸爸送你吧。”

  就在苏茉开口之前,白盛柏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就脱口而出一句“你自己打车挺费钱的。”

  话一出口不仅白屈连瞪着他,就连他自己都在心中暗骂。

  这说的什么乱七八道的,难道苏茉真的打车走,自己还会不给车钱吗?再退一万步说,苏茉自己不知道给

  “好的,那就麻烦您了。爷爷,您回去后记得给我发微信。”

  ……咦?

  白盛柏和白屈连齐齐一愣。

  苏茉看看两人,最后落在白盛柏,微微偏头说,“我们现在出发吗?”

  “哦哦,好。”白盛柏回神,连连点头。

  期间孙明眉三人一直站在大门处,隔着十几步的距离听着苏茉三人的交谈,现在见苏茉点头,孙明眉便禁不住松了口气。

  下一秒便想起什么,连忙冲家里下人招手,走到一边后将一精致锦盒拿给下人低声,“这个给老爷,就说是我给小茉准备的开学礼物。去吧。”

  下人点点头,拿了锦盒赶紧从一旁侧门追出去,孙明眉站在原处,微微张望。

  白月儿直到这时才收回视线,抿了下唇后抬头看向和自己并肩站,也看着门外的白羽,眼睑微垂后重新抬起,这才轻声开口,“小羽,你要是觉得刚才说错话想给小茉道歉,就趁着现在,去送送她吧?”

  白羽一听,立刻轻哼了一声,“我刚才那是实话实说。”

  说完,却还是站在原处没动,依旧看着苏茉三人的背影,显得有些眼巴巴的。

  死要面子活受罪。

  白月儿和他大小一起长大,见他这模样又哪里会不懂呢?便又新声细语的劝,“去吧,想去就去,这不丢脸的。”

  “……不去。”白羽顿了一秒“呼”的转身,丢下一句“我还要学习呢”,便直径往楼上走。

  大步流星脚步微重。

  白月儿看着他的背影,又唤了声“小羽”后,这才无奈的叹口气。

  又朝苏茉的背影看了几眼,这才收回视线去追白羽了。

  而正重重踩着楼梯上楼的白羽,心里正死鸭子嘴硬的嘀咕。

  他刚才又没说错。

  ……哼。等明天十一中成绩出来,爸爸就知道自己说得没错了。

  前五十名?

  哈!能进前五十名他白羽把头拎下来给她!

  哼!

  “小羽年纪还小,不太懂事。你别和他计较。”

  车上,白盛柏对苏茉说。

  苏茉点头,“嗯。”

  看在您替我省了打车钱的份上。

  白盛柏欣慰,笑着点点头后像是想起什么,说了句“对了”从一旁拿出一精致纸袋递给苏茉,“钱是爸爸给你的零用钱,最上面的锦盒,是你妈给你的礼物。快看看喜不喜欢?”

  苏茉接过,用两只手指撑开纸袋,朝里随意瞥了一眼后摇摇头,将纸袋递回去,“太多了。没必要。”

  这话倒是让白盛柏愣了一下。

  要换从前,苏茉早就喜笑颜开的连声说着“谢谢爸爸”,然后抱着纸袋不松手,喜滋滋的赶紧打开锦盒,看孙明眉送了自己什么了。

  怎么现在……

  太多了?没必要?

  这真不像从前的苏茉。

  ……大概是懂事了吧。

  白盛柏想通这点后又冲苏茉笑,“拿着吧,这是爸爸和妈妈的一点心意。”

  苏茉听了没立刻开口,静静的看了白盛柏一眼,正当白盛柏被她眼神一惊,觉得好像自己被看透了什么一般,便听苏茉说,“不用弥补什么。”

  “……啊?”白盛柏一愣。

  “你们不欠我什么。”苏茉看着白盛柏又解释,语气平淡没一点赌气的成分,顿了顿又补充,“当然反过来也一样。”

  白盛柏一下子便明白了苏茉的意思。顿时感到有些难堪。

  妻子会突然主动送小茉珠宝首饰,是为了弥补刚才在家里的不愉快。而自己给小茉钱,不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弥补她被迫搬出白家的事吗?

  “小茉……”白盛柏突然有些愧疚,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时,便被苏茉出声打断。

  “司机大叔,你走错路了。”苏茉留意到车窗外的街景开口。

  话才出口让“专心开车”的司机惊了一下,回神后连忙开口,“苏小姐,夫人公寓的方向是从这儿走。”

  “我没有住在那儿。”苏茉回答,顿了顿报了个地址后说,“麻烦你了。”

  “哦,好。”司机点头应声,往苏茉说的目的地驶去,却没忍住通过车内后视镜朝车后座瞥了一眼。

  心里有些犯嘀咕。

  同样吃惊的还有白盛柏,他等苏茉和司机说完话后连忙开口询问,“小茉,你、你没住在家里的公寓里?”

  顿了顿似想通什么又说,“是不是小了?没关系,爸爸明天就……”

  “不是,您误会了。”苏茉回答,“我现在住在公司给我安排的公寓里,很方便。”

  “经纪公司安排的公寓?”白盛柏听了眉头微蹙,突然醒悟自己平时对苏茉关心太少的他,终于拿出了点做父亲的样子,“环境好吗?安保怎么样?”

  “还不错。”苏茉答得随意,顿了顿又看了白盛柏一眼补充,“那些娱记进不去。”

  进不去的意思,就是会在外面无限制的蹲守了?

  白盛柏的生意虽然从来没涉及过娱乐圈,但一些饭局上也不乏二、三线女星,甚至一线陪着其他商业伙伴出席,中间弯弯绕绕,也知道不少。

  所以在听了苏茉这话后,禁不住又皱了下眉。内疚的又看了苏茉一眼开口,“……是爸爸平时对你关心太少了。”

  要不是今天送她回家,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知道苏茉根本没住家里公寓的事。

  苏茉听了他这话,奇怪的看了白盛柏一眼后说,“你平时工作挺忙的,而且又不欠我什么。”

  但苏茉越是这样说,白盛柏心里便越觉难受。

  可他也明白,有些事不是一两天能化解说清的,便点点头暂时打住了这个话题,顿了顿又说,“以后爸爸会记得经常关心你的。对了,你每月的零用钱共用吗?要不我每月再多给你一些?你出席活动得有些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才行。”

  “不用,铃姐在安排这些。”苏茉顿了顿补充,“衣服、包,甚至首饰,其实很多都是品牌商提供的。”

  这点一说白盛柏便了然点头,“那好吧,总之有任何需要都记得给爸爸联系,知道吗?”

  “嗯。”

  苏茉应得有些随意,并没将白盛柏的话放心上。

  又行了一段路后,便到了地方,苏茉带好口罩、鸭舌帽,一面看向白盛柏,见他似乎想将自己送下车,便顿了手上动作开口,“您就别下车了,万一被娱记拍到,对你还有公司影响不好。”

  顿了顿又耸耸肩,“现在网上黑我的可不少,留意些好点。”

  “黑你?”白盛柏皱眉。

  不等他开口细问,苏茉便又随意的挥了挥手,“都是小事,不用在意。”

  说完便拉开车门下车,站直后转身看向车内的白盛柏,微微点头致谢,“谢谢您送我回来,那我进去了。你自己路上小心。”

  又乖又有礼貌,加上之前的内疚,让白盛柏心软得不行,点头后又叮嘱苏茉,“小茉,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联系爸爸知道吗?”

  苏茉没点头,伸手将头上的鸭舌帽往下拉了拉,又冲白盛柏帅气简洁的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便转身朝电梯公寓的方向走去。

  白盛柏一直透过车窗看着她,直到苏茉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收回视线时才发现苏茉原本拎着下车的纸袋子,居然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放在了靠驾驶座座位底下。

  车内灯光昏暗,才让白盛柏没立刻发现。

  “这孩子。”白盛柏看着纸袋子,五味杂陈的摇了摇头,沉吟片刻不知想了些什么,才扭头冲司机开口,“回去吧。”

  等载着白盛柏的车转过拐角不见后,躲在角落的娱记才从车里慢慢抬起头来,看向车辆离开的方向。

  兴奋的用手肘捅了捅同伴问,“拍到了吗?”

  “当然。”同伴头也不抬的检查相机里的照片,语气颇为得意,“我的技术你还信不过?”

  顿了顿后抬头看向豪华小轿车离开的方向,又和娱记说,“不枉费我们这几天的蹲守,总算是把苏茉的金主给蹲到了。”

  娱记点点头,但顿了顿又疑惑,“不过那人是谁呢?”

  那人刚才从头到尾没下车,连高矮胖瘦都没瞧见个大概。……真是遗憾。

  正当娱记感到遗憾时,同伴摇摇头说,“看不清,要不……”他顿了顿,看向娱记问,“趁现在人可能还没走远,我们试着追一追?”

  话音未落便被娱记阻止,“可别做这种事。”

  “我们可以说苏茉背后有人,但却不能真的把她背后的人挖出来。”真将苏茉背后的人爆出来,到时候火就不是烧在苏茉身上,而是他们自己引火烧身了。

  同伴点点头,觉得有道理,“那还蹲吗?”

  “不了,回去吧。”娱记笑,拍拍相机一脸得意,“有相机里的东西,够我们热闹好几天了。”

  行。同伴听他这样说,一面发动汽车一面说,“那明天就发?”

  “等两天,明天还有其他好戏看呢。”娱记说,见同伴疑惑,便又出声提醒,“你忘记啦?明天是苏茉开学考结果出来的日子。”

  同伴恍然,笑着点头,幸灾乐祸,“那明天有好戏看咯”

  可不是有好戏看了吗?

  娱记得意一笑。苏茉那天的态度,可是得罪了不少娱记。大家早就私下交流过,并做好准备,让苏茉好好“享受”一下黑红。

  ……哼,娱记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像苏茉这种十八线,就乖乖洗干净脖子,等着明天被众人在网上讨伐吧!

  白盛柏回到家中后,原本朝书房去的脚步一顿,鬼使神差的脚尖一转便换了方向。

  几分钟后便站在苏茉离开白家前,住的客卧门口。拎开原本就没锁的门后,都不用进去,站在门口便看清摆放在小圆桌上的三把钥匙。

  突然之前苏茉在车上说的那句“你们不欠我什么,反过里一样。”,一下子又撞进心里。

  说这话时的小茉是什么模样呢?

  白盛柏站在客卧门口,怔忡了好半响后才关上门转身离开。

  孙明眉和往常一样,正护肤便透过镜子瞄到了白盛柏,“咦?”了一声后收回视线,继续涂抹价格昂贵的护肤品,一面开口,“回来啦?我还以为你还要去书房忙呢。”

  白盛柏走近,将纸袋子放到孙明眉的化妆台上,一面开口,“是要去书房,不过觉得应该先将这东西给你。”

  “是什么?”孙名眉听了,瞥了白盛柏一眼这才拿过纸袋子,除了下面大约十万块的现金外,放在最上面的,便是自己刚才送出去的珠宝首饰。

  “怎么?她觉得这件首饰不够高档昂贵,不喜欢吗?”孙明眉眉头微蹙了一下,不等白盛柏说什么,便下意识的认为一定是苏茉的问题。

  话音才落便见丈夫一脸不认同的看着自己,微怔了一下才又开口,“怎么了?”

  白盛柏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叹了口气说,“小茉连这个盒子都没打开过。”

  孙明眉一愣。

  还未开口白盛柏又说,“你知道小茉现在住在哪儿的吗?”

  “不就是我那套公寓?”孙明眉回得理所当然。

  白盛柏泄气,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说,“我两在小茉这儿,可真是一对失败的父母。”

  顿了顿懒得再说什么,一面转身一面挥挥手说,“我还有工作没做完,你自己去小茉的房间看吧。你给她的钥匙,从头到尾一直放在桌上没拿走过。”

  “那、那她这段时间住的哪儿啊?”孙明眉看着丈夫的背影问。

  “经纪公司安排给她的公寓。”白盛柏头也不回的回答。

  等门重新关上,留下孙明眉一人时,她又呆坐了一会儿才重新看向那个锦盒,静默了一会儿起身往外走。

  苏茉的客卧,这两年来孙明眉总共就来过两次。

  直到今天,才是她第三次踏进这里。

  客卧早就被下人打扫得干干净净,一点儿苏茉在这儿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

  而小圆桌上,确实像白盛柏说的那样,摆放着三把钥匙。

  除了那套公寓钥匙外,另外两把竟然是白家大门钥匙,以及这间客卧的钥匙。

  那天小茉搬离白家时,自己被小羽拉着先一步离开,去接月儿放学了。

  想到这点,孙明眉站在空荡荡的客卧里,竟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

  第二天一早,十一中门口。

  十几家娱记已提前等在了校门口,有个别甚至已经开了直播,打算来个全程报道。

  缓缓扫过众人脸上时,直播间的网友们不难发现,娱记们的脸上,有种故作严肃的讥讽感。

  好像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胜券在握只等最后揭露时,双手抱肩,好整以暇的欣赏苏茉的丑态。

  那种居高临下的模样,让一小部分在看直播的网友感到不舒服。

  我觉得她最近也没做什么啊,再说了,这赌约明明就是娱记钻了空子,就算赢了我也觉得胜之不武。

  就是,说实话我以前对苏茉有些路人黑,但因为上次走红毯,她伸手帮了卫珂一把后,我就觉得也许她确实不适合娱乐圈,但人其实还挺不错的。

  不过替苏茉说话的只是一小群人,立刻便被更多的黑粉喷得淹没在无数弹幕中。

  天啊,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接苏茉的单子吗?可是洗地的姿势是不是再找找比较好?还是说……她已经满身黑点,都找不到角度来曲线救了吗?哈哈哈笑死。

  前面的大兄弟,有钱一起恰啊。多少钱一条,我们一起发财?

  带着恶意嘲讽的嘻嘻哈哈,立刻将少数网友气得闭麦。

  甚至在这一刻恨不得苏茉学神护体,真的奇迹诞生,考到前五十名去打这些人的脸。

  就在这时,卫珂苏茉的一条微博,暂时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卫珂:加油!粉红桃心苏茉

  短短两字不仅让苏茉的黑粉们立刻冲到卫珂的微博下,各种辱骂。就连卫珂的一些粉丝也感到失望,觉得卫珂变了,竟连苏茉的流量也要蹭了吗?

  她已经是他们心目中那个女神了。卫珂变了。难道就是为了红吗?

  有粉丝质问,便有粉丝维护、解释。一时之间,卫珂微博下竟一团乱。

  卫珂的经纪人冯姐发现后,第一时间立刻冲到休息室,一推开门便见卫珂拿着手机,正噼里啪啦的发什么。

  立刻哀嚎了一声“祖宗!”,快步上前就要抢她手机。

  可惜卫珂已经发完了,都不用冯姐动手,手一转手机便双手奉上,甚至还特别理直气壮的说,“你现在删也没用了,肯定已经有人在第一时间截屏。”

  冯姐听了也懒得看她的手机,直接拿起自己的一看,差点后仰。

  卫珂最新的微博,是回复了一位对她居然和苏茉这样的人混迹在一起,感到非常失望的粉丝说,你失望是你的事,但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

  这下立刻让卫珂的黑粉、对家们兴奋了,立刻下场开始另一场狂欢。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模样吧。

  冯姐只觉头疼,捂着头跌进沙发里和卫珂并肩坐,像个操碎了心,但不孝女依旧叛逆不听话的老母亲。

  “……算了,我都懒得打你了。”

  卫珂见状,立刻将茶几上的水果盘捧到经纪人面前,笑嘻嘻的说,“来,吃点水果冯姐。”

  冯姐听了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我叫你姐!”

  说完一把抓过果盘里的水果,狠狠往嘴里塞。一面咀嚼一面说,“我先吃两口,然后去帮你处理接下来的事。”

  等着吧。苏茉成绩一出来,不仅是她,就连卫珂也会被跟着嘲讽的。

  而此时,十一中,高三八班。

  班主任郑洲正站在讲台上,看着手机嗤笑了一声后瞬间拉了脸下来,将手机往讲台上一扔后,双手撑在桌面,看向教室众人。

  语气讥讽嘲弄,“真是多亏了我们班的大明星,这次十一中的高三开学考,居然成了热点。如此盛况我可从来没见过,差点就要给你们鼓鼓掌了。”

  吴蕾第一个朝苏茉的方向看去,满脸看好戏的表情。

  颇为幸灾乐祸。

  而郑洲在说这话时,也看向苏茉的方向。但当视线落在她身上,发现她不仅没一点羞愧,甚至还一脸淡定的直视自己后,郑洲更怒。

  为了不让自己太生气,他移开眼又看向其他人。

  缓了口气后才将手上的牛皮文件袋举起来,将封贴示意给所有人看。“这次的开学考,校长特意送到一中,全部蒙了名字请一中的老师帮忙打的卷子。”

  说到这儿郑洲又蔑笑了一声,“我还真幸运,不仅带领八班在十一中丢脸,现在脸还丢到一中去了!我看我现在也是名人了吧?!可惜这个名人我是一点不想当!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说到最后郑洲甚至狠狠的拍了下讲座,吓得教室里一些胆小的学生,一缩脖子纷纷低头,不敢再和郑洲对视。

  而这次的“主角”苏茉,却已经听得不耐烦,单手托颊垂眸看书,另一只手转着笔花。

  手指飞快,连笔都带了残影,却没掉过一次。

  郑洲见她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哪怕气急也不知道再骂什么好。举着牛皮文件袋说,“我现在就开封。”

  一面说着一面在李笑笑和周贝,忍不住紧张的顾盼中开始拆开。

  抽出全班的成绩单后,意兴阑珊的拿了全年级名次排名表,木着脸说,“我就简单的说下我们班的前三名吧,其余的也没什么好看的。”

  顿了顿,郑洲半掀着眼皮子,面无表情的念,“第一名是……”

  声音戛然而止。

  惹得原本低头的同学们,也在没等到下文后好奇抬头,一眼便看见郑洲整个人僵在讲台上,睁大眼瞪着手上的排名表。

  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他这个模样,立刻让学生们看向彼此,眼带好奇和不解。

  第一名到底是谁啊?

  体育场。

  几个少年在打了会儿篮球后,发现白羽还坐在休息区,一手拿着矿泉水瓶,另一只则拿着手机不断的在刷新。

  似乎很在意什么结果。

  几人见状便停下动作,抱着篮球彼此看了看,这才冲白羽扬声,“羽哥,别玩儿手机了,快来练习啊。”

  顿了顿又补充,“等开学后,我们可是要打校级赛的。”

  白羽随意的应了一声,拿着矿泉水瓶站了起来,但眼睛却没离开手机屏幕。

  直到同伴们又催促了一声,这才准备关掉手机放下时

  已经移开的眼神一震,猛的又移回来,看着屏幕上刚刚刷出来的关键词,慢慢的睁大眼。

  与此同时。新乐传媒。

  “……什么??!”娱记王兴握着手机“呼!”的一下站了起来,起得太猛甚至带翻了椅子。

  椅背砸到地面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让原本没注意到这边的众人,也停了手上工作齐齐朝他的方向扭头看来。

  而王兴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

  他睁大双眼,握着手机满脸恍惚,“你是说苏茉……第一名?!她第一名?!!”

  王兴完全不敢相信,禁不住高声。

  苏茉和众娱记打赌的事大家都知道,现在听清王兴的话,立刻露出惊讶,满脸询问的看向彼此。

  而王兴,则听着电话那头的再一次回答。

  是!苏茉是第一名,而且、而且是年纪第一!

  站在十一中校门口,刚刚得到消息的娱记苦着脸,兴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啊?

  学狗叫,要学狗叫啊!

  ……兴哥?兴哥?!你说句话啊兴哥!

  “……”王兴握着手机,一脸呆滞。此刻的他已经神情恍惚到听不见对方的焦急呼喊了。

  ……完了,这下脸丢大了。

  而这个想法,不仅仅是王兴一人。

  还有和当初以为钻了空子,和苏茉打赌的其余十几家娱记。

  同一时间。苏茉经纪人赵玲发博。

  小茉还在上课,我已经拿到校方给的成绩表了。诸位,愿赌服输。微笑微笑

  娱记们:……:з」

  卫珂立刻转发赵玲的微博,不仅转发,还特意截屏了苏茉当初那条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微博。

  并配了一句话,现在还有谁觉得这句话是装模作样,立人设的?

  苏茉黑粉们:……:з」

  这不是扎心,这是要让人当场心肌梗塞的节奏啊!!

  现在情况尴尬了。

  #苏茉年级第一!#空降热搜!

  而网友们的反应像是约好了一样,全是一连串的问号和感叹号。

  似乎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完全不能代表他们的情绪!

  苏茉?!那个苏茉?!……不是,我是在做梦吗?我是不是还没醒?哪位姐妹来叫醒我一下?

  上面的,大家都晕着呢,你自便吧。

  不是,她不是年级倒数第一吗?!怎么就突然年级第一了??!!这中间一定有问题!

  网友的质疑声越滚越大,加上水军和黑粉们在背后的推动,让十几家娱记竟联合起来,相续回复赵玲。

  语气诚恳,态度友好,只是对苏茉居然从原本的倒数第一,直接跨到年级第一,有亿点点点的疑惑。会不会……是十一中搞错了?

  当然了,他们也能理解。这次和苏茉打赌有些不理智。也许十一中并不希望因为这个原因“出名”,尤其是因为苏茉,在外界留下不好的传闻。

  所以为了自己学校的声誉,私底下叮嘱了一下苏茉吗?

  打赌当然会有输赢,大家也不是输不起,只是……总要反复确定一下这个结果是不是真实、有效、无假的吧?

  言下之意,便是怀疑十一中为了学校声誉,替苏茉作假。

  这番话让不少网友纷纷附和。

  是啊,任何进步都应该是循循渐进的,怎么可能出现苏茉这样的情况。

  肯定有内幕!

  可是……正当众人嚷嚷有内幕时,又个网友小心翼翼的举手,万一苏茉之前只是不想好好上学,所以考试也随便考考无所谓,实际上她本身就是学霸呢?

  一句话直接将众人给问得哑口。

  啊这……

  肯定不可能是这样!

  网友们迟疑一秒,将这种可能性摇出脑海。阻止它动摇自己的想法。

  同样的争论,在十一中也存在着。

  而且声浪更大,尤其是八班。

  “哎,这个苏茉还真是有本事,不亏是能挤掉原演员,带资进组的人。”吴蕾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视线在书上,但话却不是。

  顿了顿朝李笑笑和周贝的方向瞥了一眼,视线还没落在她连身上时,便又收回,阴阳怪气,“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要讨好她这样的人了。也是,人家随便漏一点好处就受用无尽了不是?你看这次不就沾光,考试成绩一下子便提高了嘛”

  这次李笑笑和周贝都考得不错,原本只能在全班十几、二十名徘徊的她们,现在两人都挤进了全班前十名。

  吴蕾当然忍不住心里发酸。

  尤其是最后一句“一下子便提高了”,语调拐了好几个弯,生怕旁人听不出她的言下之意似的。

  不就是在暗示李笑笑和周贝,也因为和苏茉走得近,所以苏茉泄了些题给她两,成绩是投机取巧来的吗?

  这话出口周贝第一个不干了,立刻瞪向吴蕾说,“吴蕾,你什么意思?!”

  “啊?”吴蕾一脸茫然的抬头,冲她无辜的眨眨眼后回答,“我没什么意思啊?周贝,你干嘛那么紧张啊?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不是吗?”

  “你……!”周贝气得不行。

  李笑笑也不高兴了,看向吴蕾说得直接,“吴蕾,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儿,你什么意思是觉得别人不知道吗?我们的成绩都是堂堂正正考的,你不要平白无故的在那儿污蔑人。”

  “我污蔑人?”吴蕾睁大眼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哼笑了一声后“哗啦”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叉腰瞪着李笑笑大声嚷嚷。

  “这话可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的,网上都这样说。再说了,谁那么厉害,一下子就从全年级倒数第一变成第一啊?!她苏茉这么有本事,那之前的五中就不会不要她了!”

  “人家苏茉是明星,之前在拍戏上节目,学习时间被耽误了,现在专心学习,成绩又上来了不行吗?”周贝结巴了两声反驳。

  吴蕾“哈”了一声冷笑,叉腰继续说,“就她?拍戏?得了吧,谁不知道她现在唯一接的一部剧还是带资进组的,难道你们没看路透吗?就三句台词都记不住,矫揉造作,拍戏?我看啊,是她把她身后那位资助人给伺候好了,所以才……啊啊啊!!”

  吴蕾越说越过分,越说越离谱。却没发现她说到一半时,原本瞪着自己,一脸义愤填膺的李笑笑和周贝,脸色突然一变的看向她的身后。

  话未说完,一只手便伸过来,轻轻搭在吴蕾肩膀上。

  微微用劲,吴蕾的话便全部化作尖叫。

  挣脱不开想蹲下身避开,有被身后的人提溜着。

  她尖叫的声音可不小,惹得八班的人都齐齐朝吴蕾看来,其中也包括学习委员陈倩。

  等看清站在吴蕾身后侧,扣着她肩膀的苏茉后,大家都齐齐一愣。

  “苏茉!你做什么?!快放开吴蕾!”陈倩“啪!”的一声站起身,皱眉看向苏茉。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苏茉脸上带了点儿笑,神情轻松的朝她瞥了一眼,平淡的丢了句话,“关你屁事。刚才没说话现在就别来拉偏架,不然……”

  她顿了顿,眼眸冰冷,惊得陈倩不由自主畏缩了一下,正呐呐时又慢悠悠出声。

  “我不介意连你一起教训。”

  陈倩呆站在那儿,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茉也不搭理她,扭头重新看向吴蕾,松了手劲后语调轻松的开口,“背后说人坏话的时候小心点,说不定一回头本人就在你身后。”

  顿了顿微微凑近吴蕾,小声低语,“没有下次。再被我知道你背后嚼舌根,我就对你不客气,听明白了吗?”

  吴蕾整张脸都涨红了,听苏茉这样说后立刻扭头瞪向她,满脸倔强眼里含泪的大声嚷嚷,“苏茉!你再不放手我就告诉老师!”

  “哦。还挺倔嘛。”苏茉挑眉,点点头后笑,一面继续说,一面重新用力,“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姑娘。”

  话音未落,吴蕾便又尖叫起来。挣脱不开只好在原地直跺脚。赶紧服软,“听明白了听明白了!”

  “哎,我还以为你能多坚持一秒呢。”苏茉松手,叹气摇头。一脸“你太让我失望了”的遗憾模样。

  而吴蕾随着苏茉的松手,人直接跌坐回座位上。捂着肩膀有些惊怕的看着苏茉,眼神恶狠狠的,但却咬着下唇一句狠话都不敢再放。

  “哦,我记得你有亲戚在这个学校吧?要告状随意。”苏茉走回自己座位,正准备坐下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重新扭头看向吴蕾。

  冲她笑了笑又补充,“不过……学校的规矩只适用于学校吧?”

  说完冲面露惊异的吴蕾眨眨眼,又朝陈倩瞥了一眼后,这才收回视线不再搭理两人。

  她从来没兴趣跟不讲理的人讲道理。

  纯属浪费时间。

  这下不仅吴蕾老实了,就连陈倩都噤若寒蝉,一句话都不敢说灰溜溜的坐下。

  等苏茉也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李笑笑和周贝立刻朝她聚来,宽慰苏茉。

  “小茉,你别理那些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胡乱猜。”李笑笑皱了皱鼻子。周贝在一边也连连点头附和。

  苏茉冲两人笑了笑说,“我知道。”

  顿了顿补充,“放心吧,剩下的事有人处理了。对了,这个东西……应该物归原主了吧?”

  苏茉一面说着,一面从一本书里抽出一页纸,用两根手指头拈了一角,随意的摇晃了几下。

  周贝眼尖,一下子就认出这是当初陈倩撺掇吴蕾写的班级杂务单。

  立刻就笑了,一面从苏茉手上接过一面说,“可不是应该物归原主吗?小茉,真是多亏你和我们一组,平均分估计我们小组班级最高了吧?哎,还好分出去一个人,不然多个人估计平均分还得拉低一些。”

  周贝一面说着,一面朝吴蕾的方向瞄了好几眼。

  至于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不仅是李笑笑,就连班上其他人也跟着发出嗤笑。

  让吴蕾刚降下去的脸又重新红了起来。

  但她才被苏茉教训过,哪怕气得咬牙也没敢再说什么。

  周贝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正打算走过去将东西重新拍回吴蕾桌上时,却被苏茉叫住。

  “这东西好像是陈倩起的头吧?”苏茉单手撑着下巴,懒洋洋的说,“而且又是小组长,周贝,你就把这个直接给陈倩就好了。”

  对啊!

  周贝恍然,点点头后将那张纸往陈倩桌上一放,轻哼了一声微扬了下巴就回来了。

  陈倩双手拿着书,背打得笔直,明明气得脸都红了,却抿紧了唇一声不吭。

  苏茉倒也不介意她的没反应,看着她语气轻松的开口,“陈倩,谢谢你们小组以后未来一年,都要处理班上的各种杂务,能让我们专心学业啦。”

  当初陈倩是怎么说的,现在苏茉便一字不落的全数回敬。

  等周贝走回自己身边后,她还扭头看向周贝,笑着补充了一句,“你看,我就说这东西以后有用吧?”

  周贝一愣后反应过来,和李笑笑互看一眼后齐齐噗嗤一笑,连连点头。

  苏茉这个打脸,可真是让人痛快!

  而就在苏茉打脸班上的人后,针对网络上那些在持续发酵的言论,十一中官博也终于出手了。

  各位网友:你们好,介于诸位对本校同学苏茉成绩的关注,以及提出的异议,在次附上她在考场考试时的全部视频除第一场数学考试,欢迎广大网友点击、查看,辨别真伪。

  另,为了避免一些误会,所以这次十一中的开学考试卷,全部由一中老师分段盲批。所以某些人提出的质疑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本校虽在c市高校综合成绩排名中等,但却明白如何正确的教导学生,让他们在踏入社会时不仅成为有用的人,更有一颗保持良善、正直,以及明白是非曲直,敢作敢当,有担当的人。

  对此,本校对于网上对十一中的各种污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谢谢大家。

  而十一中官博发声后,立刻被一中转发,肯定了十一中说的话。

  甚至一中校长的个人微博还专门点了个赞。

  这下,网友和娱记们又齐齐懵逼了。

  尤其是娱记,以及苏茉的黑粉们,立刻点开监控视频,睁大眼一直盯着视频,生怕自己错过一点,就略过了抓住苏茉把柄的机会。

  结果直到看完,眼睛酸涩也没找到一点儿问题。

  甚至全程监考老师都有意识的避开,保证不挡住一直对着苏茉拍摄的监控。

  这下,别说网友们了,就连娱记们也无话可说。

  就在网上陷入奇怪的沉寂时。

  苏茉终于发微博,回应之前卫珂那条加油:谢谢小姐姐!开心开心以后也会继续努力的,感觉自己的进步空间还很大开心开心

  娱记和黑粉们:……

  进步空间还很大?

  你他妈现在都直接一步到位年级第一了,你跟我讲讲你还有哪儿的进步空间?!

  外太空吗?!

  ……可恶,伤害性很大,侮辱性特别强qaq!!!

  正当黑粉和娱记们心中狂骂时,苏茉又发博了。

  所以赌约现在可以履行了吗?开心开心

  ……

  你倒是开心了,但是我们很痛苦啊!

  娱记们看着不断增加,喊着学狗叫!学狗叫!的网友们,头都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推荐周杰伦的四面楚歌

  愚人节快乐

  这是4月1日的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