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18 章 第 18 章

第 18 章 第 18 章

 推荐阅读:
     网友们闹得厉害,但奈何这些娱记纷纷装死,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装出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该发博发博,该宣传宣传。脸皮厚到让网友们大开眼界。

  反正对象是苏茉嘛。她微博粉丝近百万,但都是关注了方便随时骂她的黑粉,就算他们装死,相信也没几个人会替她说话打抱不平吧?

  只要装聋作哑一段时间,等有其他新鲜事爆出来,这些现在叫嚣得厉害的网友,肯定就丢下这件,冲着新鲜事冲过去了。

  毕竟是做娱记的人,脸皮要是不够厚,怎么在圈里混下去呢?

  可惜娱记们的如意算盘,这一次却彻底打错。

  刚开始网友确实只是想看热闹,纷纷起哄。但发现娱记们真的是打算没事发生后,看热闹的心态逐渐改变,竟对苏茉生出几分同情的情绪来。

  逐渐发酵到后期,不仅是网友,就连大v们也纷纷下场,嘲弄、指责娱记这种没担当的行为。

  以小见大,既然连这样的小事都输不起,那你们从前的那些报道,又有几分可信度呢?

  不会都是吸引人,编造出来的噱头吧?

  恶心!

  随即,#输不起的狗#火速窜上热搜前三。而且还有持续上升的趋势。

  这下不仅是那十几个娱记的事了,还关乎他们所属的公司。已经有不少网友要抵制他们,直到按照赌约执行为止!

  对此所属公司立刻给了回应,比如新乐传媒。

  “主编,你、你说笑的吧?”王兴站在主编办公室里,在听完主编的要求后,一副“我是不是听错了?”的表情。

  “短短一小时,公司股价下跌了两个百分点,谁现在有心情跟你说笑。”主编眉头微皱,看都不看王兴一眼,马不停蹄的处理手上工作,一面语气不耐的开口,“赶紧的,履行你当初的赌约,不然立刻走人。但是……”

  主编说到这儿才停下手上的事,终于抬头看向王兴开口,“你要选择走人的话,可得考虑清楚了。这一行……好出不好进啊。”

  这句话里略带了威胁,王兴哪里听不懂。

  说透了就是“哪怕你辞职走人了,以后这一行你也别想混了。”的意思。

  王兴是聪明人,低头站在那儿半响过,闷声闷气的开口,“我知道了主编……我现在就出去录。”

  主编满意的点点头,“行,那你去忙吧。”

  等目送王兴转身离开后,主编才缓缓摇头,重新埋首工作。

  有时候得饶人处且饶人,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不然就会像王兴这样。

  真是咎由自取。

  十分钟后,新乐传媒的王兴更新微博并置顶。

  除了视频外还有按照赌约写的话:我错了,我愿赌服输

  再十分钟后,诚联娱乐的何佳发博,之后陆陆续续是其余十几名娱记。

  这个结果简直大快人心,让人忍不出纷纷拍手叫好。

  不仅网友们觉得特解气,平时没少被这班娱记胡乱瞎写的明星艺人们也高兴得不得了。

  该!让你们也尝尝被人挂墙头评头论足,各种嘲讽的滋味!

  而这还不算完,这些学狗叫的视频被搞笑视频博主拿去做了视频,配上音乐竟意外的好听。

  让娱记们出尽洋相不说,还让一首老歌,又重新热门了起来。

  走在路上时常能听见有人在哼“狗、狗、狗”,不知道刚刚学了狗叫的王兴几人,在听见后会是什么感觉呢?

  不过他们是什么感觉谁又会在乎。

  倒是苏茉,之前被全网吐槽“人设崩塌”的学霸人设,现在又莫名其妙的重拾了一些。甚至更上一层楼被人直呼“学神”!

  就连卫珂,也因为从头到尾坚定的站在自己朋友这边,意外多了一层光环。随着学狗叫搞笑视频一出,她这边竟接到不少剧本和广告,乐得经纪人冯姐直呼“意外之喜”。

  再加上前段时间对卫珂的英雄救美,有美又飒,竟然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粉丝,再遇见黑粉到苏茉微博下狂骂时,也有人替她说话了。

  但对于网上这些苏茉没什么兴趣,她正像平时一样前往疗养院,去陪白屈连下棋。

  “小茉,别待太久啊。朱导请我们吃晚饭,然后还得去片场转转,顺便拍定妆照的。”赵玲探身出来,叫住苏茉。

  苏茉点点头,“知道了。”顿了顿看了下时间说,“待一个小时就出来。”

  一小时,等会儿她稍微注意把控一下时间,应该可以和爷爷下两盘象棋,逗他开心了。

  苏茉又来陪自己下象棋,白屈连当然是开心的。

  尤其是每次和小茉下都能下出妙手,白屈连就更开心了。

  但正开心的下完第一局时,陈老头便笑嘻嘻的从门外探头进来,“哟?!老白头下棋啊?”

  说着说着便背了双手,施施然的进屋。

  一面进屋,一面看向苏茉,等视线落在她脸上后,才像是刚刚留意到她似的,面露惊讶。

  “哎呀,原来是小茉来啦?怪不得你爷爷今天不下去和大家下棋呢。哎呀,有贴心小棉袄就是好,真让人羡慕。”

  陈老头一面说着,一面笑嘻嘻的搬了放在一边的小马扎,往棋盘边一坐。

  一副“准备观战”的架势。

  白屈连这两天一看见他就头疼,每天按三餐的速度往他这儿跑。

  来就一句话,“你家小茉今天来了吗?”

  感情这老头,就是死活要跟小茉下棋呢?!

  ……哼,抢他孙女,不能忍。

  现在见陈老头这副自来熟的模样,白屈连便又好气又好笑的冲他嫌弃挥手,“去去去,还没请你进屋呢,你自己就进来了。”

  “哎呀……你我之间,何必这么见外呢?”陈老头特别不要脸,冲白屈连嘿嘿笑。

  一边笑一边做了“请”的手势,催促着说,“嗳?不是要下棋吗?下吧下吧,下完了我预定一下下一局?”

  说完陈老头双手托了下巴,像朵老喇叭花儿似的坐在一边准备观战。

  白屈连听了,一边继续收拾棋子,一边冲陈老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开口,“你啊,就别想下一局了,等下次小茉来再说吧。”

  “嗳?这话怎么说?”陈老头听了也不假装自己是老喇叭花儿后,放下手看看他又看看苏茉,“小茉这不是才来吗?这么快就要走啊?”

  “等会儿还有事呢。”白屈连代答,顿了顿又说,“哪像我们这些退休老头子,那么清闲。”

  语气里有点委委屈屈。

  苏茉听了禁不住笑,抬眼看向白屈连说,“那我以后争取多来陪陪爷爷。”

  话音才落,白屈连立刻就喜笑颜开了,“呐,这话是小茉你自己说的啊。以后记得多来陪陪爷爷。”

  苏茉笑着点头,“嗯,我说的。说话算话。”

  陈老头听了立刻凑近白屈连,冲他“嘿嘿”笑,“老白头,既然这样……这局你让我来下怎么样?就一局?”

  为了增加可信度,陈老头还竖了一根手指强调。

  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白屈连。

  白屈连被陈老头这模样给恶心坏了,赶紧别开眼一脸不能直视的架势,连忙出声,“你这什么表情,小心被你学生看见形象立刻崩塌!”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陈老头那管什么恶心不恶心的,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不仅不收敛,还继续“嘿嘿嘿”的凑了过去。

  白屈连没办法,只好让他来,换自己坐小马扎上。

  不过趁着陈老头迅速摆棋的时候,没好气的开口,“先说好啊,我家小茉不配你白下,一局100块!这次看你老,不收钱。”

  “哇,一局一百块?!白老头你以前一定是个奸商。”陈老头叫苦连天。

  不过还没叫唤完白屈连便又白了他一眼,扭头看向苏茉,指着陈老头对她说,“小茉,你记得这个人了啊,以后再找你下棋,一局一百块!别担心下穷他,他退休金可高了。”

  “哎呀老白头,你这也……”陈老头听了,伸手笑指白屈连,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

  偏偏苏茉还在一边很乖顺的点头,“知道了爷爷。”

  一本正经的模样,让陈老头忍不住睁大眼看向苏茉,好像在说“小姑娘你应得也太实诚了一点吧?!”

  白屈连才不理会他的叫苦连天,随意的挥挥手后说,“下不下啊,要下快点啊,小茉还有事呢。”

  顿了顿他看向一旁的时间说,“喏,只有十八分钟了!晚了可不行,约好时间了的!”

  “下下下!现在就下!”陈老头连连应声,然后摇头叹气的看向苏茉,笑着说,“小茉,来吧?尽量下快点,不耽误你时间?”

  苏茉笑了笑,“没关系,十八分钟应该刚刚好。”

  这话出口让陈老头愣了一下,正觉疑惑,想问什么时,苏茉已眼眸微垂,伸手先行。

  所以他也只好低头,将注意力转移到棋盘上。

  白屈连在一边看了一会儿,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对了小茉,开学考怎么样?还顺利吧?”

  “嗯。还行。”苏茉跳马后点头,顿了顿又慢吞吞的补充了一句,“比从前进步了一点点。”

  “有进步就好,有进步就好。”白屈连连连点头。

  他知道苏茉成绩不太好,所以也没打算细问。顿了顿只又宽慰她说,“等毕业了,你要是愿意啊,爷爷送你出国读书也行。”

  到时候再回来,在白氏做一份清闲的工作也很不错。

  “到时候再说吧?”苏茉想了想回答,“也许我更想留在国内读书呢?”

  白屈连听了张了下嘴,想说什么最终却没出声,只笑着点了点头。

  苏茉现在能在十一中读高三,都是花了大力气让她进去的。想进正经大学……凭苏茉的成绩……估计很困难。

  不过要是到时候小茉不想读书,想继续在娱乐圈……也不是不可以。

  白屈连突然为苏茉的未来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等收敛心神后,已是十分钟后的事。

  回神看向棋盘,这才发现棋局已陷入胶着。

  小茉眼看着就要输了!

  “哎呀!陈老头,你居然不让的?!”白屈连一拍大腿,怒视陈老头。

  才十几分钟他家小茉就要输……咦?

  白屈连一怔,这才发现比起苏茉单手撑了下巴,依旧那副轻松的模样,反倒是陈老头一脸严肃,眉头微皱?

  甚至连自己在一旁嚷嚷,陈老头也没像从前一样,和他们插科打诨。

  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屈连满脸疑惑的看向棋盘,却依旧没看出任何问题。

  问题?

  问题就是陈老头觉得自己走的每一步,似乎都在苏茉的掌控中!

  明明赢的是自己,但那钟被人全程用线牵引着的感觉,却一直没有消失。

  陈老头皱着眉想着,移車将军。

  看得白屈连在一旁叹气惋惜,“太可惜了,早知道应该飞马把他的兵给吃了。”

  “不行,炮在那儿等着呢。”苏茉摇头,耐心的和白屈连商量着每一步可能的走法。

  而陈老头在细看了这局半响,已经慢慢抬头看向苏茉,眼带深意和探究。

  等白屈连过完嘴瘾后,苏茉在微伸了个懒腰笑着说,“时间差不多了,那……爷爷,陈爷爷,我先走了?”

  “啊?到时间了吗?”白屈连诧异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钟,确定后才不乐意的又开口,“还真到了啊。”

  “嗯。”苏茉点头。

  “行吧行吧,小茉,路上要小心啊。”白屈连叮嘱苏茉。

  “好。爷爷再见。”苏茉顿了顿,又移眼看向陈老头,无视他的探究,笑着道别,“陈爷爷再见。”

  陈老头回神,一边点头一边说,“小茉,下次来再和我下两局啊。”

  总觉得没测试出苏茉的真实水平。

  苏茉听了微挑眉峰,不等她回答,反倒是白屈连先不乐意了。

  “嘿……陈老头,这次让你和小茉下就行了,你还真想着下次啊?下次一百块一局!”

  “哎呀……你这个白老头真是的……”陈老头哭笑不得。

  苏茉站在一边笑看,见两人斗嘴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便又说了声“我走了”。

  出门前见他两还在斗嘴,好笑的耸耸肩这才离开。

  好一会儿白屈连才后知后觉的察觉苏茉不在了,左右看看后看向陈老头说,“咦?小茉走了?”

  “刚才就走了。”陈老头盯着已经下完的残局,头也不抬没好气的说。

  说完眉头微皱,继续看着棋局。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白屈连还没过够棋瘾呢,直接坐到他对面,曲了手指用指节敲了敲棋盘催促,“来来来,我两杀一局,我要替我家小茉报仇!”

  说完便要伸手收拾残局。

  陈老头见状赶紧拦住白屈连,“等会儿,我再看两眼。”

  “哎呀……这有什么好看的。等会儿你回去慢慢想,先下、先下!”白屈连一面说着,一面又朝一旁的时钟看了一眼说。

  “估摸着时间,小茉差不多现在也走到大门了吧?要是才走我还能让她再留一下,和你讨论讨论。”顿了顿白屈连又说,“你也是,刚才人在的时候你怎么不直接开口问?”

  偏要现在自己琢磨。

  陈老头听了抬头看了白屈连一眼,神情略显古怪。

  你家小棉袄藏拙,能说才怪。

  “你等等,我再看两眼。”

  白屈连听了耸耸肩,又朝时钟的方向看了一眼,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自言自语,“嘿……小茉这时间观念还真强。这不早不晚,走到大门刚好一小时。”

  嗯,有时间观念。一定是随他。

  刚好……一小时?!

  白屈连无意的一句话,却点醒了苦思不解的陈老头。他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白屈连,瞪大眼的模样让白屈连一脸迷茫。

  “陈老头,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陈老头没理他的话,又呆了一会儿终于想通其中关键,拍着腿大笑,一边笑一边摇头,“哎哟……老白头啊,你家这个小茉……真心不得了。”

  那是一盘指导棋啊!

  唯一不同的是,苏茉指导着他,不仅走出了最准确的棋步,而且还按照她的想法,在苏茉想要的时间内结束整局。

  一盘在规定时间内必输的指导棋!

  这个苏茉……棋艺不得了!

  陈老头想到这点,一面佩服得不得了,一面又为苏茉的藏拙忍不住摇头叹气。

  得,看样子这也是位得求爹爹告奶奶的祖宗。

  白屈连在一边看着他这副模样,虽然疑惑为什么陈老头会得出这么个结论,但半点不妨碍他骄傲扬起下巴,“当然,那可是我的孙女。”

  “行了行了,知道你家小茉天下第一棒行了吧。”陈老头没好气,顿了顿又凑过去冲白屈连“嘿嘿嘿”,笑得谄媚,“老白头,不是,你躲那么远做什么?”

  “你这样亲亲热热的喊我,我恶心。”白屈连斜瞅着陈老头,“有什么事直接说。”

  “嘿嘿嘿……也没什么。”陈老头继续苍蝇搓手,笑嘻嘻的,“下次你家小茉来,让她再陪我下两局?”

  “?!”白屈连听了立刻瞪眼,打算表演个当场掀桌,让陈老头知难而退。

  “顶多除了我每天陪你下外,我还找我学生来陪你下!”

  陈老头大声,见白屈连动作一顿,急忙又补充一句,“有段位的那种唷”

  咦?好像……也不是不能商量。

  抓住棋盘一角的白老爷子,认真思考中。

  刚刚出疗养院,坐车前往片场的苏茉,并不知道爷爷已经在认真思考,打算将她“卖掉”的事了。

  她接过钱美美递过来的资料,慢慢翻看。

  “这些都是朱导回去后,让总美术师、服装师,专门给你量身打造的服饰造型。说是让你过过目,要是不满意等会儿到了片场,还能立刻让人修改。”赵玲趁着苏茉翻看的时间,在旁解释。

  “……这么多?”苏茉看着手上至少不下二十套的服饰造型,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赵玲,有些疑惑的问,“茶小刀是配角吧?”

  赵玲点头肯定,“是配角,但是是很重要的配角。”

  顿了顿后又禁不住苦笑,“其实我也没想到朱导居然给你做了这么多的服饰。”

  就算是主角,估计都没有茶小刀的服饰多吧?!

  赵玲甚至怀疑,就连剧中的颜值担当灵曦郡主,也比不过她家小茉。

  “算了,反正就是多换几套衣服,问题不大。”苏茉扫了一眼后将资料递给钱美美,由她收好。

  好在茶小刀的定位是“武戏第一”,所以虽说有不少衣服,但都是洒脱利落的劲装为主。

  为了配合服装,头发也是简单的高马尾。

  这点让苏茉很满意,记得以前她在小世界做任务,有一次是位高权重摄政王的小丫鬟,事不多,但光是每天要给对方梳头这件事,就让苏茉很想拔掉他的头发。

  太麻烦了!

  所以刚才她第一眼看的便是头饰造型,见样式简单,便不太在意服饰了。

  约么开了几十分钟后,苏茉一行人便到了位于c市场郊外的影视基地。

  将车停到停车场后,便往朱晨的拍摄片场走。

  这里有好几个剧组都在拍戏,一路上遇见不少人,不是群头领着群演们朝某剧组赶,便是某家道具组正在搬运器材。

  忙碌且热闹,苏茉倒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有生活气。

  正左右张望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的时候,不经意发现赵玲微蹙了下眉,脚步微顿。

  “怎么了铃姐。”

  赵玲听了扭头看向苏茉,安抚一笑后摇头,“没什么。”顿了顿又说,“小茉,要不我们绕一下。”

  苏茉挑眉,“为什么?”

  赵玲踌躇了一下这才开口,“前面是蔡导拍摄的地方,那个人不太大气。”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苏茉听了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听铃姐的。”

  赵玲很高兴,点点头后带着苏茉三人便绕开蔡导拍摄的地方,继续前往灵之主的拍摄场地。

  不过运气不太好,才要转过拐角,蔡导便和王丛艾从院内跨了出来。

  “小艾,这个角色我原本就相中的是你,要不是苏茉横插一杠,现在也没那么多事。”蔡导顿了顿,看着王丛艾满意的点点头,“我很高兴你还愿意来救场。”

  “哪里的话。”王丛艾温婉一笑,“我也是信服蔡导您,这才来的。”

  “是啊。”王丛艾的经纪人在一旁立刻接口,“蔡导你是不知道,那天我们小艾正准备去灵之主剧组,都已经在路上了,但你一个电话打来,我们家小艾就立刻叫司机掉头,来您这儿了。”

  “是吗?”蔡导听了又惊讶又高兴,看向王丛艾眼带询问。

  王丛艾笑了笑说,“不过是去灵之主进行二轮的面试而已,蔡导您别听杨哥的。”

  说完王丛艾又嗔怪的轻瞪自己经纪人一眼。

  杨哥见状立刻指着王丛艾和蔡导说笑,“看看、看看。蔡导,您看看。”

  蔡导哪里不知道王丛艾和经纪人是在一唱一和,捧自己开心呢?

  但这又怎么样?哪怕知道是客套话,可听得人高兴啊!

  不像那个苏茉,给脸不要脸,不识好歹。

  蔡导一想起之前被苏茉拒绝的事,眼底便忍不住一冷,暗哼一声。

  就在这时,杨经纪不经意的瞄向拐角,恰好看清赵玲,不由“咦?”了一声。

  惹得蔡导和王丛艾齐齐朝他看来,见他神情后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没见着人。

  “杨哥,怎么了?”王丛艾收回视线看向经纪人,疑惑开口。

  “刚才看见赵玲了。”杨哥回答,顿了顿有些迟疑的开口,“再往前走……好像就只有灵之主片场了吧?她难道是想带着苏茉去找朱导?!”

  话音未落蔡导脸色便变得难看,冷笑了一声说,“等着吧,朱导可不是好说话的。不将她打出来才怪。”

  王丛艾见状立刻打圆场,给蔡导顺毛熄火,“蔡导,不用管她,小姑娘就是年纪小不知道天高地厚,等吃过亏就知道了。”

  杨哥也在一边点头附和。

  “算了,不说她了。”蔡导挥挥手,“免得她坏了我们的兴致。”

  顿了顿又冲王丛艾笑,“小艾,明天你就正式进组了,我饭局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走,现在过去,我们边吃边说。”

  “好。”王丛艾笑着点头,和经纪人一起跟在蔡导身边,继续有说有笑的朝片场外的酒店走去。

  经过刚才赵玲几人离开的小巷时,王丛艾不由瞥了一眼,随即收回继续看向蔡导,笑语晏晏的听他和经纪人闲聊。

  心中则禁不住冷笑一声。

  苏茉有钱投资一千万又怎么样?没本事就是没办事,现在这个角色不还是回到自己的手上了吗?

  竟然还眼巴巴的妄想用她那点钱混进灵之主剧组,朱晨可不是蔡导。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苏茉不自量力的消息,传出来了。

  灵之主是大制作,绕过蔡导的片场后,剩余的都是灵之主的片场。

  早在开车前来时,赵玲便提前打过电话。现在一绕过蔡导的地方,再往前走两步,远远的便看见吕贵早在那儿等着了。

  拿着手机似乎正准备给赵玲打电话,一抬头看见苏茉等人后面露惊喜,挥手示意后立刻跑了过来。

  “铃姐、苏老师,你们来啦?”

  “吕哥,你还是叫我小茉吧。”苏茉冲吕贵点点头后说。

  “这……”吕贵迟疑,朝赵玲看去,见她也笑着点点头后,这才又看向苏茉笑着说,“行吧。”

  顿了顿又朝身后片场指了指说,“朱导正导戏呢,所以就叫我来了,小茉,我们快进去吧?”

  苏茉点点头,和赵玲等人跟在吕贵身后朝片场走去。

  进入片场后苏茉便没带口罩和鸭舌帽,沿路场务和群演原本在忙着自己的事,但看见她后均面露诧异。

  又见苏茉一行人是由制片助理亲自带进来的,更是在他们走远后,忍不住和同伴交换眼神。

  群演甚至凑在一起忍不住嘀咕了两句。

  “嗳,那个是最近老上热搜的苏茉吧?她怎么来灵之主了?”群演之一用手肘捅了捅同伴。

  同伴恰好是苏茉的路人黑,撇了下嘴没好气的说,“我哪里知道,不过……看这架势是要进组啊。”

  “天啊,朱导在想什么啊?就她?除了脸能看一点外,哪儿哪儿都拿不出手。”

  “哎呀,你小声点。”群演左右张望后,压低声音对同伴说,“我们可不像人家,人家背后可是有人的。”

  同伴没说话,只轻蔑的啧了一声,并翻了个白眼。

  以前她还以为娱乐圈虽说是个大染缸,但朱晨导演这儿至少还算一方净土,但今天见了……也不过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而已。

  太令人失望了。

  群演摇摇头,左右看看后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的发微信,将这件事吐槽给自己的小姐妹听。

  并对着苏茉已经走远的背影,偷偷拍了张照。

  苏茉几人进去的时候,拍摄还没结束,吕贵便他们歉意一笑,示意再等等。

  苏茉倒是无所谓,一扭头看见放在一旁墙角的道具,便指指那边问,“吕哥,我能过去看看吗?”

  “啊好,你去吧。”吕贵点头。

  赵玲叮嘱了一句“别走远了”,让钱美美跟在她身边,便继续和诚哥站在原处等。

  苏茉应了一声便朝道具处走去。

  到了跟前后也不随意乱动,就隔着两步远细细打量。

  钱美美见她很有兴趣的样子,便笑问,“小茉,你喜欢这些东西啊?”

  苏茉点点头,“还好。”顿了顿又补充,“就是想看看和真的有什么区别。”

  真的?

  钱美美笑,“小茉你见过真的呀?”

  苏茉看着靠放在那儿的道具,漫不经心的回答,“大概……是见过一些的。”

  “?”

  正当钱美美疑惑的时候,眼角察觉有人走过来,便扭头看去。

  来人大约四十出头,精壮,寸头。显得特别孔武有力。

  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面相有些凶,显得不友善。此刻微皱了眉头微皱就更比常人显得凶恶几分。

  看得钱美美忍不住就朝苏茉的方向移了一步,扯了扯她的衣服小声,“小茉,我们走吧。”

  话音未落不等苏茉回答,尤力便不太耐烦的开口,“这些道具是新做的,不能随意碰。”

  “我、我们又没碰!”钱美美不服气,有些结巴但还是直视着他反驳,“你没看见我们都站得这么远吗?”

  尤力双手抱肩,依旧习惯性的皱着眉头说,“最好是这样。”

  昨天扮演灵曦郡主的女演员一来,看见放在这儿的道具,问都没问就拿了一把剑自拍,结果不小心将剑柄给弄断了。害得道具组赶工。

  一想到这事尤力便有些没好气。

  虽然不是针对面前两人,但他不善言辞,面相也不和气。加上说这话时也带了点儿怨,立刻让钱美美很不高兴。

  正直了脖子瞪着他又想说什么时,苏茉已先一步扭头看向尤力,也不气恼,只寻常的点点头说,“知道了。”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们看完了”,便对钱美美说,“走吧。”

  说完率先转身离开。

  钱美美见状,“哦”了一声。临走前朝尤力瞪了一眼才赶紧追上苏茉。

  等走远了再回头,发现尤力还站在原处,双手抱胸看着她两呢。

  吓得钱美美赶紧回头,小跑了两步挽住苏茉的胳膊,和她嘀咕说小话,“小茉,刚才那个人还看着我们呢。”

  “嗯。我知道。”苏茉脚步不停,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你知道?

  可是你明明一次都没回过头,怎么知道的?

  钱美美疑惑,但随即将其抛诸脑后又和她抱怨,“……哼,他真凶。”

  “凶?……还好吧?”苏茉脸上露出一点儿疑惑,脚步微顿这才扭头朝尤力看去,四目相接后冲对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让尤力愣了一下,不太熟练,颇为生疏的也冲苏茉胡乱点了点头。

  然后放下一直环抱的双手,讪讪的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苏茉收回视线看向钱美美,“你看,这不是挺和善的?”

  “???”钱美美。

  他到底哪里和善了啊?!

  两人往回走的时候,朱晨刚好喊“卡”,前一刻还剑拔弩张的现场立刻缓和下来,尤其是站在拍摄c位的小花旦,扭头便朝朱晨的方向看来,正扬了笑脸,转身欲往朱晨的方向走。

  才举步下一秒那句“导演,我这次怎么样?”便堵在了嘴里,眼睁睁的看着朱晨“呼”的站起身,几乎是两步并一步的朝苏茉的方向走去。

  那模样那神情,就像是恨不能亲迎。

  “你可终于来了。”朱晨冲苏茉说,顿了顿见她素素净净的,愣了一下看向吕贵,“哎?小吕,怎么没带她去试衣服。”

  吕贵见状也不浪费时间在解释上,连忙点头说,“我现在就带小茉去。”

  正要转身时却被朱晨又叫住,“不用了,我带他们过去吧。”

  这话出口,在一边听了一耳朵的剧组众人齐齐露出吃惊的表情,连带着再看向苏茉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赵玲也急忙摆手,“朱导,我们自己过去就行,哪好意思麻烦你呢。”顿了顿又补充,“而且这戏不是还没拍完吗?”

  她一面说着,一面朝朱晨身后的众演员们看了一眼。

  并不好意思的附上略带歉意的笑,微微颔首以示歉意。

  话音刚落便见朱晨随意的挥了挥手,“哎没事,都拍摄得差不多了,剩余再补几个大场景就行。这个老管来足够绰绰有余了。”

  说到管副导,苏茉几人顺着朱晨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管副导坐在铁架高处的平台上。

  见她们齐齐抬头朝自己看来,便笑着挥了挥手。

  苏茉见了,扬声喊了声“管老师”,管副导听了正要回应,下一秒便发现朱晨酸溜溜的斜睨着自己,没憋住脸上的笑容便又大了些,异常开心的朝苏茉又挥挥手。

  收回后还不忘冲朱晨扬了下下巴,颇为得意。

  似乎在说“看,我人缘比你好吧?”一样。

  惹得朱晨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

  ……等着!我现在就趁机和小茉拉近关系成为好朋友!

  下定决心的朱晨扭头看向苏茉,还没开口便见苏茉看向自己,先一步开口,“朱导,您还是先忙吧,定妆照那边吕哥带我们去就好了。”

  “啊?那……好吧。”朱晨看着苏茉,眼巴巴的应声。

  等吕贵带着苏茉几人朝服装组的方向走时,还不忘扬声提醒,“记得等会儿一起吃饭啊。”

  苏茉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朱晨又眼巴巴的看了一会儿后,这才转身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一面拍手扬声,“好,赶紧的赶紧的,拍完剩下的我们早点收工休息!”

  众人应声,继续投入工作,好像刚才苏茉到来的小插曲,已经被瞬间抛诸脑后一般。

  但实际上,所有人都心里清楚,等这位苏茉进组后,自己可得尊敬着。

  同样的,许冰灵的经纪人也在叮嘱她。

  “哎呀我知道了!”许冰灵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满脸不耐烦,朝经纪人瞪了一眼,阴阳怪气的开口,“不就是我不像人家背后有人嘛,我知道,不会得罪她的。”

  “你小声点。”经纪人听了连忙冲她嘘声,看向左右确定没人留意后才又压低声音开口,“你没见朱导对苏茉的态度啊?”

  “当然看见啦。”许冰灵说到这个就气闷。今天是她第一天进灵之主拍戏,所以对于陈家堡大小姐陈依儿这个角色,花了许多时间去准备,就希望今天能给朱导一个好印象。

  结果呢?她辛辛苦苦演完了,正打算想去朱导那儿请教一下,苏茉就来了。

  自己立刻便被丢到了一边。

  真是气死了。

  想到这儿许冰灵将手上的剧本往生活助理身上一甩,扭头看向经纪人,没好气的问,“我的戏份完了吗?完了我想提前回酒店休息了。”

  反正坐在这儿装出一副用功的模样也没用,人朱导现在都急着赶紧拍完去讨好苏茉呢。

  哪儿还看得见想争表现的自己。

  “哎呀,你别生气,我去帮你问问,没事就先走?”经纪人哄着许冰灵,顿了顿又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周围不少人看着呢。”

  许冰灵听了,这才收敛了小脾气,微缓了脸上表情,将生活助理小心翼翼递过来的剧本,一把抽了回来。

  又是一副认真敬业的业界小花形象。

  经纪人见状这才安心离开。

  而另一边,苏茉被吕贵带着到了服装间。

  总美术师和服装师看见她后,脸上均齐齐松了口气,大有“您终于来了”的意思。

  这倒是让苏茉几人一脸困惑。

  直到换好衣服,化妆师替苏茉化妆的时候,才笑着解惑。

  “这几天苏老师您没来不知道,朱导对茶小刀这角色,简直就是一天几个想法。一天三顿加宵夜的往这儿跑,弄得两位老师头疼得很。”

  嗯,所以这就是她一个配角,却弄出十几套服化道的原因?

  苏茉这下算是明白了。

  苏茉在化妆的时候,美术助理跟在总美术师何老师身边,听她和拍摄定妆照的摄影师商量着“茶小刀”的背景和颜色基调。

  “好,我知道了。”摄影师点头,顿了顿看向何老师问,“何师,那茶小刀的定妆照拍几组?一组?”

  要是其他配角当然只需要拍一组就行了,摄影师也不会问,但谁叫茶小刀服饰多呢?

  何老师听了沉吟,“主角也只有三组,给茶小刀订两组吧。”

  顿了顿摇头苦笑,“要是都拍,估计我得累死。”

  拍摄的时候总美术师是要在旁边看着的,时不时和摄影师讨论一下,要是十几套的服饰都要拍,那她不得累死。

  还是算了。

  这话出口美术助理和其他人都忍不住憋笑,这几天朱导老来找何师,他们可都看在眼里,自然明白个中原因了。

  正说到这儿时,美术助理眼一撇,看见赵玲率先从门口走了进来,立刻对何老师说,“何师,苏老师他们来……”

  后面的话随着苏茉的出现戛然而止,看着她慢慢睁大了眼。

  助理这副模样自然落在何老师两人眼里,带着些许疑问扭头朝门口看去,当看清苏茉的瞬间,惊艳得慢慢站直。

  喃喃出声,“……茶小刀。”

  苏茉身上穿的是茶小刀第一次出场时的造型,一身暗蓝近乎黑色的劲装,配高马尾,美得冷冽飒爽。

  “老师?老师?!”

  何老师和摄影师呆呆的看着苏茉,一惊后回神,这才看向赵玲。

  赵玲又笑了笑问,“何师,能开始拍摄了吗?”

  “当、当然了!”何老师犹如大梦初醒般,和摄影师连连点头。顿了顿还扭头看向助理,兴奋的说,“小佳,去!其他十几套衣服也拿过来,让小刀换上!”

  都不叫苏茉,直接叫茶小刀了。

  “啊?”美术助理呆。

  何师,您刚才……好像不是这样说的也……

  何师才不管助理在发什么呆呢,“哎呀”了一声又催促,“快去快去。”

  等助理点头,急忙往外跑后,这才重新看向苏茉,眼睛亮亮的朝一旁伸手扬声,“嗳?!快!给我拿笔和纸来!”

  她觉得她还可以为茶小刀,再设计几十套服饰!

  另一边,朱晨结束拍摄,估摸着苏茉那边的定妆照也应该结束了,便让吕贵去看看,他则和管副导站在原处,一面商量后续拍摄的一些事务,一面等着苏茉等人出来,然后一起去吃饭。

  结果等了十几分钟,吕贵却一去不回?!

  朱晨眉头微蹙,停下了话头。管副导和他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了,见朱晨这个模样顿时了然,便冲他安抚一笑,掏了烟丢给朱晨说,“去外面抽根烟等着,我去看看,等你烟抽完我们就差不多出来了。”

  ……行吧。

  朱晨点点头,抽出一根叼嘴里,冲管副导扬了下下巴略显含糊的说,“那我去门口等你们。”

  管副导听了笑着说,“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说完又冲朱晨随意的挥挥手,便朝拍摄组走去。

  朱晨一边摸打火机,一边朝大门处慢慢踱步。

  老管办事,他是放心的……

  ……个屁啊!

  又等了十几分钟,烟都抽完了的朱大导演一甩手上烟蒂,狠狠的踩熄来回碾压后,便“呼”的一转身朝拍摄组走去。

  ……哼!他就知道该由自己亲自出马才行!

  等到了拍摄组门口,朱晨黑着脸跨进门,眉毛一竖话到嘴边还没出声,等眼睛落在苏茉身上时,一下子便愣住了。

  苏茉察觉,眼微移看过来,眼里的凛冽未收,惊得朱晨背脊立刻汗毛一竖。

  杀气。

  但这种战栗里,却给朱晨一种心惊动魄的瑰丽感。

  朱大导演站在那儿,明明心生惧意却又忍不住眼睛亮亮,带着几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崇敬看着苏茉。

  而直到这时,抢了摄影师工作的管副导留意到苏茉的视线落点,顺势望去看见朱晨后,这才一拍头“哎呀”了一声。

  赶紧将照相机塞回摄影师手里,冲朱晨打着哈哈,“怎么就这个时间了?我还说拍两张就走呢。”

  原本只是单纯过来叫人的管副导,在看见苏茉的大茶小刀扮相后,实在没忍住抢了摄影师的相机,各种拍。

  奇怪,也没觉得过了多久啊。

  正当管副导疑惑的时候,重新拿回相机的摄影师,委屈屈的看了看相机,又抬头看向管副导,眼神颇为哀怨。

  拍两张?

  您这是拍了几十、上百张啊!

  差点儿就以为管副导不当副导演,要重操旧业和自己抢饭碗了。

  “行了行了,今天就先到这儿吧?”管副导一面拍手,一面对依旧兴致勃勃的何老师等人说。

  “别啊,就剩余最后五套衣服了,一口气拍完吧?啊?”何师意犹未尽,顿了顿眼睛亮亮的看向苏茉,亲昵开口,“小茉你说呢?拍完吧?”

  “我没意见。”苏茉说。

  毕竟是工作嘛,就当加班了。

  正当何师开口时,朱晨已经走近,凑到摄影师身边去看拍出来的照片了,越翻越惊喜。

  管副导还在一边一脸得意的说,“怎么样?我拍照技术没退步吧?”

  所以等苏茉刚说完那句话,朱晨立刻抬头拍板,“好!我们拍完最后几套再说!”

  说完便特别“自然”的拿过摄影师的相机,竟是打算亲自给苏茉怕定妆照。

  何师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原地转了个圈特别开心的说,“我去准备剩余的几套服饰!”

  那开心得就差走路蹦跶,哼起小曲。和之前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趁着苏茉去服装间换衣服的时候,朱晨和管副导凑一起看定妆照,一时半会儿竟不知道该选哪几张出来才好。

  正商量着时,摄影师在一旁幽幽开口,“导,让我来拍吧……”

  “啊?”朱晨应声抬头,一脸“你还在啊?”的诧异模样,顿了顿说,“小徐,你也累了一天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你快去吃饭。”

  “……???”摄影师呆。

  不是,导,我想工作啊!我觉得我可以啊!

  偏偏朱晨见摄影师微微睁大眼的模样,以为对方是诧异自己的体贴,越发温和的冲他招手撵人,“去吧去吧,小事。不用怎么感动。”

  ……不是,他感动什么啊!?

  可恶,导演居然抢人饭碗!

  气死了。

  失去自己相机的摄影师:委屈屈。

  作者有话要说:我4月4号的更新估计会晚点,所以这两天的我会早点放

  早上九点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