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21 章 第 21 章

第 21 章 第 21 章

 推荐阅读:
     李玄一边磨镜,一边听着这兄妹二人的对话,心里偷着乐。

  当个谪仙也不错,至少也是一张名片!他心道,大唐并不像后世那样,看不起“音乐人”,因为当朝天子李隆基,便是后世的“梨园祖师爷”!而且本人就是个音乐高手,如果在大唐吃音乐这碗饭,那也绝对是有前途滴!

  不过这首诗却不算啥佳作,扔到唐诗的海洋里估计连浪花都不起一点。亏了这鲜于灵金还连称好诗呢,好诗那是要传诵千古地!这首诗,充其量也就是应个景,将昨晚的那场乐坛盛事描摹出来,这到是唐人的习惯了。有酒有乐,岂能无诗?人说大唐是诗的国度,穿越过来,还真是那么回事。也不知那边塞诗人岑参昨晚有何佳作?

  李玄在后世是个没有信仰的人!正如许多八零后一样,既不信佛,也不信道,不信基督,不信真主,更不信当朝国教。那也难怪,人都说有信仰是件幸福的事,可问题是他的那个时代,是个信仰真空的时代!他自己觉得,如果要说信仰,那他的信仰便是唐诗!唐诗里有人生的一切情感体验,有豪放有洒脱有悲怆有缠mian,更有大漠风沙、长河落日的“唐诗风骨”,还有什么没有入诗的!记得大学里有一次演讲,他的题目便是:“我的信仰是唐诗!”虽然赢得了满堂彩,但事后却被政治辅导员找去足足开导了两个小时!

  主动穿越到唐朝,最深的体验便是,原来唐人都有深深的神仙信仰,这谪仙诗,正是一种信仰的产物。

  音乐人是不会去当地,还是收拾精神,好好磨镜,好好炼丹!穿越大业,从磨镜开始!

  鲜于瑾瑜正眉飞色舞、加油添醋地讲着琵琶大赛的故事,听得一众娇娘个个神往无限,这等好事,怎么没亲眼见到,太遗憾了啊!

  “那二叔可知这谪仙……李玄,如今又在何处?要是能请到府里,该有多好?”

  “父亲昨日逼问那浣花楼的葵娘,谁知那葵娘却说,炼师是青城山上下来的,别的却也不知道了。”

  鲜于灵金满脸地失望。李玄这回才仔细看清了这张精致绝伦的脸,真是艳色天成,令人不敢逼视。秀眉微褰,寒眸如冰,清沏无比的眼神里透着几分失望,细挺的琼鼻也微微地皱起,一派天真,几分无奈,真是人见人怜。李玄甚至恨不得马上告诉她,你想见的那个“谪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鲜于氏本是鲜卑后裔,鲜卑人多出俊男美女,这兄妹二人无疑具有极佳的遗传基因。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月貌花容,李玄虽说算帅哥,但相形之下,立刻便见分晓。

  那个“谪仙李玄”的名字,好像已经牵动了这深闺小姐的芳心。她美目连闪,忽地对鲜于瑾瑜道:“二哥,总听说青城山是神仙都会,不如我们去青城山去寻访那会弹琵琶的谪仙?”

  李玄听得,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将出来。

  “你……你笑什么?”鲜于灵金生气了,这小小磨镜道士,竟敢取笑本小姐?

  “我……我没笑什么。”

  “还敢抵赖?你明明在边上偷笑来着!”

  “嗯……我笑那首诗,写得不伦不类的,那有那么神啊,弹几曲琵琶,就成仙了?”李玄决定逗她玩玩。

  “什么?这么好的诗,你却说不伦不类?”鲜于灵金真的生气了,看来后果有些严重,因为她的小脸已经开始变色了。

  边上的女眷们绕有滋味地看着这一出,连鲜于瑾瑜也觉得这小镜郎有点太出人意料。

  “讲琵琶的诗嘛,比这好的也太多了,我随口给你背一首。”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李玄一边磨镜,一边若无其事地背起白居易的《琵琶行》来。

  “慢……等等……阿环,快取纸笔来!”鲜于灵金的脸色这下真地变了!变得绯红,连美丽的大眼睛都变成开始迷蒙了……

  玩琵琶的,这《琵琶行》可是五岁起就开始强记的功课了。

  李玄居然不停手,也不停口,连看都不看众人一眼,只是流水价把这长诗背完,而且不带任何一点表情,仿佛这诗就是他随口吟出来一般。

  哈哈,反正这时连白居易他老爹都不知在哪呢!

  “这……这诗是何人所作?”这回是鲜于瑾瑜发问。这鲜于世家,诗礼传家,个个都是能作诗的,如此神作,居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眼前这人,是大唐的人吗?可除了唐人,谁能作出如此美妙的诗歌?

  等到小丫头阿环气喘吁吁地取来纸笔,《琵琶行》已经到了尾声:座中泣下谁最多,江洲司马青衫湿!

  “这面镜子磨好了,你看一眼,亮不亮?嗯……五百文……啊,你给得太多了!”李玄只顾收钱,仿佛没事人一般!

  “你……你……”鲜于灵金的俏脸蒙上一层艳红。

  “你不是人!”她终于脱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她的脸更红了。

  “我不是人,难道是鬼吗?这大白天的,你看有影子没?”

  “你……你……!”小妮子这辈子也没丢过这么大的脸,她可是千金之身,鲜于仲通的独生女,鲜于家的掌上明珠,何曾被人如此戏弄过?

  “我不是鬼,又不是人,那我就是仙了!”李玄笑嘻嘻地道。

  这下连鲜于瑾瑜也看不下去了。“这……这位炼师,先莫说笑!你刚才所诵之诗,却是何人所作?”

  “是我做的,你相信吗?”李玄仍旧嘻皮笑脸地道。

  “不相信!”鲜于灵金脆声道。

  “不相信就算,我要磨镜了!”李玄又接过一面铜镜,在手里掂了掂,“真是面好镜!”埋头便要干活。

  “二哥!”小妮子急得直跺脚!说又说不过,打又不能打,骂又骂不出口,遇上李玄这么个滚刀肉,她无计可施,只好向堂兄求救。

  “且慢!这位炼师,这镜子到不急于一时,你适才所诵之诗,堪称神作,能否再背一遍,我好将此诗记下,以备吟咏!”

  鲜于瑾瑜是个极温和的人,口气到是不轻不重的。他从小家教甚严,再加上祖父鲜于志简课孙极为严厉,家族后辈中没有一个纨绔子弟,到是经商中举的不少。

  “背诗不难,不过,我这诗可是要算钱的!”

  “什么?你……你竟然拿诗来卖钱!”鲜于灵金的一双俏目又睁圆了。“他……他真不是人!”

  “鲜于世家,西蜀首富,我这是在商言商啊,难道小姐出不起钱吗?”

  “好,就依你,那你怎么个算法?”钱对鲜于灵金来说,真的不算个东西。

  “要说一字千金吧,我想你也出不起的,那就一字一贯好了!”李玄心中暗乐,我让你好好出血,大大地出血!

  “就依你!”对于鲜于灵金来说,这个时候要讨价还价,那就太没面子了。

  “好!开始!”李玄慢慢腾腾地重背了一遍《琵琶行》。那边鲜于瑾瑜奋笔疾书,口中赞叹有声。

  “六百一十六贯!”李玄伸手道。这下赚大发了,这可得磨上一千多枚铜镜啊!不行,还得再赚点。

  (白大爷,您千万别恨我,我只是让您的大作提前几十年诞生而已!版权还是您的!)

  兄妹俩只顾品诗呢,都把付账的事给忘了。

  “嗯咳!六百一十六字!”李玄又提醒了一遍。

  “啊?你真的要钱?”鲜于灵金没想到这厮真的不是人!

  “这样的诗,还多着呢,你还想听吗?”李玄谆谆而诱。

  “要,这样的佳作,怎么可能还有许多?大唐开国至今,也就当世的李青莲能作这种长歌,哪里还有许多?”鲜于灵金不信,但她又有点心动。神作就是神啊,在这种神作面前,钱又算个什么东西?

  “好,我再给你背一首。”李玄阴阴地道。《长恨歌》是不能背的,即便说是汉皇重色思倾国,可“杨家有女初长成”这句,也是太明显了。搞不好要掉脑袋地。不行,再晚一点,对李长吉的,诗鬼李贺,李凭箜篌引!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九十八贯!”

  鲜于兄妹俩真地傻了,这也是神作啊!“老鱼跳波瘦蛟舞”,鬼神之作啊!

  “还要吗?”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还要!”

  李玄心里想的是那个段子。(妹要吗?妹要!哥给吗?哥给!……给不了了,再给都是水了!)

  好,这会让你这小妮子从此茶饭不思!给你来点害人的吧,李商隐无题诗!

  一连背了八首,算算,离一千贯还差点,凑足一千贯吧!最后一首:锦瑟!

  ……………………………………………………………………………………

  真没想到,唐诗也能卖钱啊!我不是人,我太卑鄙无耻了!李玄暗道。

  镜子也不用磨了,拿了一张一千贯的飞票,李玄挑着担子晃晃悠悠地离了节度府,心里想着,这回,鲜于老爷可能要找上门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