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第 22 章 第 22 章

 推荐阅读:
     李玄出得府来,眼看天色尚早,却不必急着赶回青羊宫。心想自来成都还没好好逛逛呢,反正他大赚了一笔,也不想再去吆喝磨镜,先祭祭五脏庙再说,得犒劳一下自己。

  李玄朝着人多热闹的地方走去。不知不觉来到莲花街,只见街上店铺林立,幡旗飘飘。有五金杂货,古玩珠宝,蜀锦云罗,文房四宝,茶酒山货,生药膏丹,还有不少碧眼杂胡,云南白瑶,土蕃藏人,穿着奇装异服,在大街上走来走去,果然好不热闹。李玄心道,这天宝年间,真是一派盛唐气象。商业如此地发达,让李玄大为兴奋。跟后世比起来,也差不了太多啊。成都府莫不要有百万人口,这么一个大都市,各种消费需要是多么地惊人。

  他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酒楼,找了张空桌,搁了担子,早有小二过来,见是个挑担磨镜的道人,便不咸不淡地道:“这位仙长,要用点什么?”

  李玄想着后世的成都小吃,那可是大大有名的,便道:“夫妻肺片,蒜泥白肉,口水鸡,酱鸭舌,再来二两剑南春,一碗担担面!”

  那小二听头一头雾水。这是哪来的“仙人”,来消遣我们的啊!这菜名连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做了。

  “仙长,这……这些菜本店没有,恐怕整个成都府都没人听说过!”

  李玄听了莞儿一笑,看来自己是犯了习惯性错误。这川菜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时演变成熟的,此时连这些经典菜式都还未成形呢。当下也不考究了,便让小二随便弄几个本地小吃上来。

  这时正是饭口,不一会店里便人满为患。李玄也不管饭菜合不合口胃,只是埋头开吃,待吃得差不多了,才端起茶碗,喝茶消食。

  这当口,门口进来一人,身上鸠衣百结,左手拿着一副竹板,右手提着一根绿油油的竹棍儿,肩膀上搭着个布袋。

  李玄心头狂跳不已,这……这不是丐帮长老嘛,不,说不定还是帮主呢,那手里提的不是打狗棒是什么?

  那人只得三十来岁,生得倒也浓眉大眼,气度不凡。只见他进得门来,往堂中一站,却有几个认识他的客人,笑道:“击竹子,今儿又唱什么新鲜词儿?”

  这叫击竹子的也不答话,噼哩叭啦打响了竹板,口中唱着:

  打竹板,唱道情,说生说死说功名。

  人世间,功名利,千般难舍是痴迷,

  便有金玉满堂笏,难逃生死一瞬间。

  李玄听他唱得有趣,心道,原来这就是“道情”,到也押韵好听。原来这丐帮不是要饭的,却是卖唱的。

  又听他接着唱了起来,李玄听着,不过是说些善恶报应之事,劝人学道的故事。

  这时早有不少客人扔几个铜板到他面前。他团团作揖,又开口唱道:

  唱道情,打竹板,说神说仙说古今。

  神仙好,神仙妙,神仙自有神仙药。

  一粒还丹才入口,明朝换骨自逍遥。

  做神仙,真快活,瑶池宴上拜王母。

  嫦娥美,麻姑俏,仙子对我开口笑!

  李玄听了不由大乐,这击竹子,还真有点意思。这时撒钱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却见那击竹子从身后布袋里掏出几粒药丸,又打着竹板唱道:

  你饮酒,他吃肉,酒肉何如灵丹妙?

  大还丹,世间少,千载良机莫错了。

  一粒只须一贯钱,从此长生不吃药!

  原来他却是个卖假药的!

  李玄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要是金大侠知道丐帮帮主是卖假药的,莫不要气晕过去?)

  那击竹子见李玄一直盯着他,却是一身道装,便冲他点点头,笑了笑。手里拿着那黑乎乎的药丸,专朝那些衣裳鲜亮的客人面前走去。可是走了一圈,却没人买他的药。

  到得李玄跟前,也不停留,只是挤了挤眼,转身便去拾了地上的铜钱,便要出门。

  李玄有心要认识这“神人”,便连忙会了账,提了家当跟了上去。

  两人前后脚出了大门,那击竹子见李玄跟来,转身道:“你磨你的镜,我卖我的药,你却跟着我做甚?”

  李玄见他误解,忙笑道:“这位大哥,莫要误会。小弟初来成都,人生地不熟,正要向大哥请教。你这灵丹妙药,我先买一粒如何?”李玄心想,丐帮也是要钱的,有钱好办事。

  击竹子见他说得诚恳,便道:“看你人不大,倒是个机灵的。也罢,这钱我不要你的,你有什么尽管问我。”

  李玄道:“不如我请大哥去喝酒?”

  击竹子笑道:“原来你是个假道士,哈哈,也好,对我胃口,你等等啊。”说着,转过身来,向远方招一招手,却见一条大汉飞奔过来。那人生得环头豹眼,膀大腰圆,挎着口钢刀,真有点猛张飞的感觉。来到近前,问道:“怎么?有人找事?”

  击竹子道:“二哥,没事,这位小道人想请我们喝酒呢!”

  李玄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大汉是暗中保护他的!两人正是搭挡,呵呵,这可算是有组织犯罪!当下笑着见过那大汉,通了姓名。那人却叫做王五云,是成都有名的游侠儿。

  三人找了个酒肆,要了些酒菜,李玄刚吃饱了,只是不停地劝两人饮酒。那二人虽是在市井里讨生活,却都是豪爽之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三人谈笑一回,李玄忽地问道:“这成都真的有丐帮吗?”击竹子笑道:“什么丐帮,如今天下承平,平日里连乞丐都少见,哪有什么丐帮?”

  李玄这才明白,那根竹子,却是有时为了弄点铜钱,用来装瞎子用的。当下哈哈大笑,这大唐哪能有什么丐帮,也许是唐末五代以后才有的吧。

  李玄自然地将话题引到了鲜于家族的身上,“听说这鲜于世家,却是富可敌国呢,如今鲜于仲通又当着节度使的大官儿,他们家里却是做何生意的?”

  击竹子道:“这鲜于氏嘛,说起来可就话长了。听说其祖上原是燕北渔阳人,前朝移居阆州新政。那鲜于老爷名志简,当了个荣州刺史的官儿,便在当地买了许多盐井。这井盐是个赚大钱的买卖,如今大唐天子施惠于民,民间可与官家合开盐井,利益三分,官家只收一成税,余二成皆由私盐商人所得。那鲜于家在荣州也不知开了多少盐井,每井本钱便要万贯,如今却也不知赚了多少钱了。”

  李玄听他说得仔细,这才明白,这鲜于家族是靠井盐发家的。他记得唐朝开国之初并未实行盐铁专卖,直到安史之乱以后的至德元年,朝廷实是拿不出钱来平判,才由第五琦实行了盐铁专卖,以此支撑巨大的军费开支。

  “那这鲜于仲通,难道也是经商的?”

  “鲜于仲通却不经商,此人嘛,年轻时跟我二哥差不多,是个游侠尚义的汉子,直到二十多岁才被他家老爷子教训了,从此发愤读书,后来中了进士,在当年的章仇兼琼手下深得重用,也算个文武全才呢。”击竹子说起成都的人情风物,自然是头头是道。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李玄打探得明白,甚是高兴。这击竹子应该是个有用的“人才”,他恨不得当下便搞个桃园三结义了。

  三人相谈甚欢,酒也喝得酣畅淋漓,虽然只是低度的米酒,但也架不住二人的豪爽,李玄竟是有几分醉意。

  李玄执意会了酒账,三人出得酒家,李玄那磨镜担子几乎都挑不动了,倒是王五云跟没事人似的。正行走间,忽见一群兵丁,见了李玄,快步奔了过来,口中喊道:“那磨镜的道士,站住!”

  李玄吓了一跳,“抓我?不好,一定是鲜于在全城搜捕我!来得到也快!”

  他心念电闪,已经明白自己留下的线索便是那“火柴”,本来就是故意要让他们来请的,看样子鲜于手下的人是去青羊宫找不到,便出了这个全城大捕的主意了。但却也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抓去了,刘备请诸葛亮,还要三顾茅庐呢,还得再吊着他的胃口!当下对击竹子和王五云道:“这官兵是来抓我的,二位兄长快跑,不用管我!”

  王五云一听,牛眼一瞪:“什么?官兵抓你?不行,不能让他们抓了你去!竹子,你先带他去大哥那避避,我来挡住他们!”

  说话间,那几个兵丁已到了眼前。王五云窜上前去阻拦,击竹子拉着李玄便跑,两人一个转身,便跑进了一条巷子,三转两转,到了一个门首。击竹子拉了李玄冲将进去,大声道:“大哥快来,有麻烦!”

  只见一个中年人转了出来,李玄这才看清,这家门脸却是个药店!出来的当是东家了。击竹子指着李玄道:“这是我新认的兄弟,青城山下来磨镜的。不知怎地被官兵追捕,我带他先来你这躲躲!”

  那药店老板道:“是不是老二在外面惹事啊?”

  “不关二哥的事,只是为这兄弟挡挡灾。以二哥的身手,必能全身而退。”击竹子道。

  李玄忙向前称谢见礼:“多谢大哥,请问大哥名讳?”

  “我姓黄,只因开了这么个生药店,人家便叫我黄药师!”

  “黄药师?”李玄大惊!老天,这也太巧了吧,黄药师原来是个制假药的,击竹子像个丐帮的祖师爷,三人搭档卖假药!这……这金大侠莫非早就知道历史上就这两个人?

  (注:击竹子实有其人,故事见于一本蜀人所撰《野人闲话》,又转载于《太平广记》,窃以为金大侠塑造丐帮及黄药师形象,可能从此条得到启发。击竹子文又深有寓意,后文将涉及。年代略有错乱,家言,不得已而为之。)过了三江,小贺一下,弟兄们别忘了收藏,投票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