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25 章 第 25 章

第 25 章 第 25 章

 推荐阅读:
     待酒喝得差不多了,李玄从怀中掏出那张一千贯的飞票来,递给黄药师道:“大哥经营这药店,不抓虎狼之方,不欺无知百姓,小弟好生敬佩,这点钱,算小弟一点心意,大哥您先收了!”

  “这……这如何使得?”三人都吃了一惊,同时心里也在想,“四弟这钱从哪来的?”

  一千贯,这可是笔巨款啊。要知道大唐天宝年间斗米八文,一石米才八十文,

  用这一千贯买米,那得多少啊?当时一个九品官的年俸才四十石米,也就才三贯多!

  “这钱,就算是鲜于仲通送给大哥的。大哥视人命高于天,视金钱如粪土,这鲜于仲通身为节度使,原本就应该表彰大哥!”

  李玄这话说得义正辞严,倒是把黄药师感动得心潮起伏,特别是“人命高于天,金钱如粪土”,正是他平生所奉的宗旨。“这个四弟,真是我的知音啊”。

  “怎么,这钱却是鲜于仲通的?”王五云是个直肠子,不解便问。

  当下李玄把在鲜于府背诗赚钱一事说了出来,当然其中所背的唐诗是后人所作这节,自然隐去不题,只说是前辈高人的作品。三人俱是不疑,他们本就是市井中人,对吟诗之类的雅事无甚兴趣,倒是对李玄的高明手段赞叹不已,俱各鼓掌大笑。这到是跟三人合伙卖药之事,有异曲同工之妙,离不开劫富济贫的宗旨。

  “今日既然结了兄弟,那我的钱便是大家的钱!有了这钱,三哥也不需要去卖那什么不老丹了,大哥也可专心于药铺生意,我就不相信,凭大哥的本事,我们的药铺便斗不过那唐家!”李玄豪爽地道。

  千金散尽还复来!李玄心里想的是,下次见了鲜于仲通,就不是一千贯的事了。

  “大哥为何将那些方子半数都打了回去?”李玄问道。

  黄药师道:“你可知‘是药三分毒’这句话?”

  “这到是听说过,可药是用来治病的,况且还有‘以毒攻毒’的说法,不能因为药有毒性,便不用药了吧。”关于中药,李玄并不知道多少,但通常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可是《神农本草经》曰:上药一百二十味,无毒,久服轻身延年!”

  “就是那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二毒,然后写成的《神农本草经》?”李玄的药物知识实在是可怜。他心想,这上古传说,哪能信得?一日七十二毒,早就死翘翘了,都是瞎编的!

  “比如丹砂,本经列为上品大药,可古往今来,服丹砂者几人不死?又如人参,是上品大补之药,但如长服,亦可热毒内结而致病!所以,古人所说的无毒,是绝不可信的!凡药必先验之,然后知其有毒无毒。有毒之药,必先炮制,然后才能给病人服用!”

  药师说药,自然是头头是道!但李玄却听的似懂非懂。

  黄药师又道:“古人论药,只是将药分了四气五味,何谓四气?温凉寒热。何谓五味?甘苦酸辛咸。又以四季五行配合之。仔细想来,古人之说,却是毫无根据。色红者便是热性,色黄者便为温性,见色起意者有之,望而知之者有之。再说药有生熟,制与不制,其性相差万里,今之为医者,多有不察,只不过守着些古方,乱开方剂,也不知毒死了多少人!”

  “嘿嘿,大哥,你慢慢接着说,我先回去了。”那边王五云大概是害怕黄药师的长篇大论,连忙告辞。他在成都却是有家室的,不像击竹子就是个赤贫份子,无家无业,在这药店里落脚的。

  “二哥走好,明日再来喝酒!”小四李玄热情地反客为主,招呼着。

  “你不知道,大哥年轻时却是学医的,后来才改了做药师的!”击竹子道。

  “啊?做医生不比做药师挣钱多?却怎地改了行呢?”李玄不解道。

  “唉!再也休提这行医之事!我当时少年轻狂,自认天分极高,学医三年,便不知天高地厚,见人便医!后来侥幸医好几个病人,竟然浪得虚名,被人称为神医。”黄药师也许喝了点酒,此时面色微红,想起往事,不免感慨嘘唏。

  李玄心道,看来这浪得虚名的事情太多了,自己不过弹了几首琵琶曲子,不是也被人称作“谪仙”嘛?

  “后来呢?”

  “后来嘛,我立志成为真正的神医,便云游天下,遍访名师,结果却大失所望!”

  “啊?”这结果确实令人吃惊。李玄越发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你说医学之道,何为第一?诊断最为重要!何病用何药,皆须有一定之规。若千人千病,千病千方,千方千药,便又如何能治人,多数只是在杀人!”

  “慢着,大哥,你说的什么我却是不明白!”李玄大急道。

  “如果有一个病人,却请了三个医生来看,你道会是什么结果?”黄药师问道。

  “嗯,应该是差不多的吧!如果医生水平相等,就应该是差不多的。”

  “非也非也,一个病人,三个医生,常常是看成三种病证。然后用三种处方,你说,这所谓的医生,是信得信不得?”黄药师愤愤地道。

  李玄心道,我也不常看中医的,竟然不知这事。平常也就看个西医,大家一样地验血透视量体温验小便,常见病当然是差不多的。但如果是中医看病,光靠把把脉,看看舌头,那差异可就大了,三个医生得出三种不同的结论,应该是常有的事情。

  “若是外伤,骨折皮肉之病,由外表即可查之,到不致于众说纷纭。若是内脏之病,则见仁见智,各说其辞,各开其药。这种医术,却又如何能教人折服?我曾一日携一病人,连访十位名医,而那十位名医,诊断的病情,开出的方子,却没有一个相同的!”

  这黄药师真是个执著的人,这种方法他也能想得出来。李玄心道,这人天下少有啊!

  “后来,我便明白了一句话:医者,意也!都是凭自己的意念行事,在病人身上做试验。偶而得些效验,便被人称为神医,积累了些小病的经验,便自鸣得意,胆子越发大起来。却不知救人与杀人,只在一念之间!”

  “医者意也?”这句话李玄是听说过的,所谓“嗅西子之裙可以疗臭,舔樊哙之盾可以却怯”,便是这类鬼话了。

  “想通了此节,便回头重读医书,竟然发些古人医经,信口开河者比比皆是,而庸医不察,以为治病之圭臬,如此行医,岂不害人。如《黄帝内经》言,肝在左,脾在右。但连市井屠夫都知道,肝在右,脾亦在右!疑点愈多,便越是胆战心惊,后来,还是有次失手,竟然医死了一人!”

  黄药师说到此处,自是心情难平。“其人患伤寒之症,热象甚显,脉实而洪,便秘五日,我依《伤寒论》仲景之法,主以大承气汤,重用芒硝,结果不到第二天,人便死了。经此事后,我再也不敢行医!”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李玄心道,这种医生,就是放在今天,也是绝无仅有啊。医疗事故,很平常嘛。这黄药师,真是倔。信仰一崩溃,便连自己的饭碗都敢砸,可敬!可佩!

  连击竹子都在边上叹道:“大哥就是太过认真,否则以他的医术,这东门的庸医,哪还有饭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