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小说 > 真千金回来了 > 第 29 章 第 29 章

第 29 章 第 29 章

 推荐阅读:
     两人到了黄氏药铺,黄药师正一个人坐着,店里连个人影都无。

  李玄二话不说,拉起黄药师便走,一边示意击竹子把店门关了。

  黄药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急道:“四弟,你这是干啥?”

  “有件大事,你到了就知道了!”李玄生怕他不愿给人看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弄到地头再说。击竹子也在后在急步跟了上来,好在那封二娘家不远,不一会便进了一条巷子,到了地头。

  也顾不得寒暄,李玄一指房中床上的孩子道:“大哥,你看!”

  黄药师盯着那孩子看了一会儿,吸了口冷气,半天不开口,神色极是凝重。

  “大哥,怎样?”

  “你要我救这孩子?”黄药师冷冷道。

  “正是,这孩子在唐家回春堂的姜伯未那里被推了回来,眼看命将不保,你看他孤儿寡母如此可怜,怎能不救?”

  “一者,我已发誓此生不再行医!二者,此子面呈死色,病入膏肓,便是扁鹊重生,华佗再世,也难以救得!”

  李玄一时语塞。击竹子在旁直摇头,那封二娘此时更是悲伤欲绝。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李玄恨不得眼前站着的黄药师便是那杀人名医平一指,哪怕救一人,杀一人,他也愿意以命去换!可这世上真有平一指那样的神医吗?

  “大哥!你不妨问问,这孩子平日吃的什么药,也许那药里面有玄机?”李玄试探地问道,也许只有药这一样东西,能让黄药师心动,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黄药师果然一耸眉,转头去问封二娘:“这位娘子,这孩子因何得病?所服何药?”

  封二娘见状,忙将病史说了一遍。

  “因咳嗽而服药,转生肿胀,渐而羸弱,以至不治。嗯,你可有那姜伯未治病的方子吗?”

  黄药师果然开始动起脑筋,李玄见有转机,跟击竹子互视一眼,那击竹子点点头,意思是四弟你真有办法!竟然能让大哥背誓。

  封二娘倒是将历次求诊的药方保存着,此时连忙取来递给黄药师。

  “治咳用小儿保金丸,这药量也用得极小,嗯,这姜伯未倒不是个浪得虚名之辈,这理法方药也都对头。为何又生水肿呢?用的方剂是疏凿饮子,通利水道,到也不能说是错的……”那黄药师只是在哪里沉吟,像是遇到极大难题。

  “难道那姜伯未用药没错?”李玄不解地问。

  “从这方子来看,却不能说是错的。”

  “那这些药物有没有毒性呢?”李玄并不相信那回春堂的药。

  “你看,这第一个方子用了甘草、紫苏、马兜铃、杏仁、贝母,用量皆极小。这些药却是无毒的,只是杏仁生用有小毒,可这方子上是炙杏仁,当已去毒。而这疏凿饮子用地黄、木通、竹叶、甘草,此四物俱无毒。这回春堂的药并未用错啊。”

  连黄药师都说没错,那看来这病不是因为服错药而起?那孩子面浮腿肿,一点血色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这孩子得的是先天性遗传疾病?

  “大嫂,这孩子的父亲可曾有这样的病?”李玄问道。

  “他死去的爹身体壮实,一年到头都不生病的!”

  “那你呢?”

  “奴家哪有什么病”,封二娘觉得这小后生问的有点奇怪。

  黄药师看了封二娘一眼,倒把她看得低下了头。

  “父母皆是无病之人,这孩子不像是先天不足,此病之根,必是后天所得。病有自外而生,有自内而生。外感风寒暑湿燥火,内伤七情,孩子还小,自无七情六欲之伤,咳嗽之病,必是外感风寒所致!”

  听黄药师在那里分析,李玄基本上算是听懂了,这孩子的病肯定是医药或者饮食造成的。这么小的孩子,断奶未久,也只能吃些米汤麦糊之类,应该不会有毒素在内啊。那就还是药的问题!

  李玄取过那些方子再仔细看了一回,忽地灵光一闪,如被雷击。

  马兜铃!问题就出在这马兜铃上!

  李玄猛地想起,穿越之前,媒体上有大量的关于中药有无副作用的争议,后来有一个药物引起公众的注意,那就是马兜铃。它是一味常用药,千百年来一直都认为是无毒无副作用的。可是前些年比利时的医生发现,十几位喝了一种含有马兜铃的中药茶的患者都得了严重的肾病,有的需要换肾!后来这消息传回国内,一开始并未引起反响,结果有一病人长期服用关木通,引起肾组织坏死,一怒之下状告医院,索赔一百万元,这才掀起喧然大波。

  这么小的孩子,如果用了马兜铃,那还不得肾病?

  李玄一下子明白过来。他问道:“大哥,这马兜铃有几种?倒底有没有毒性?”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166xs.cc

  “马兜铃?此药神农本经未载,是《新修本草》新增药。马兜铃乃果实,其茎名为天仙藤;其根名为独行根,又名青木香;产于岭南者名为关木通。果实无毒,其根不可久服,有小毒。”黄药师不愧是制药高手,随口便答。

  李玄这下明白了,这小儿开始咳嗽服用了马兜铃的果实,而后来的药里面又有木通,这两样药才是罪魁祸首!

  可是怎样才能跟黄药师说呢?难道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

  黄药师还在那里苦思,他一会看看那生病的孩子,一会再看看手里的方药,甚至将那些已用过的药渣也拿来仔细地看,却仍是毫无办法。

  李玄明白了这孩子可能是肾出了毛病,却不知道如何去解救。按这时的医疗条件,这孩子似乎是必死无疑了,心下不由有些凄然。他也知道西医的肾病跟中医的肾病可能不完全是一码事,但有了这个提示,黄药师或许能想出办法来!

  “大哥,你看到孩子是不是肾出了毛病?如果从肾入手,或许能治?”李玄小心翼翼地说。

  “嗯?既有水肿之症,肾气不足是肯定的了。可现在这孩子肾气已竭,业已昏迷,针贬不能用,汤药不能进,还有什么办法可用?”

  “如果说是肾里有毒呢,又当如何?”

  “当以泻下之法,清毒利水。”黄药师道。

  “那可有药能用?我说的是只用一味药?不要很多药配在一起!”李玄对复方总觉得大大地值得怀疑。他到是觉得如果是用单方,黄药师可能会更加得心应手,一药主一症,这正是黄药师治病的理念。

  “可用生大黄!”黄药师道。

  “那何不试试?反正现在只能试试,死马当活马医,试总比不试好!”李玄道。

  “可是大黄最易损伤正气,这孩子已然奄奄一息,若以大黄强灌之,恐他根本受不了!”黄药师道。

  “难道就没有其它的服药途径了吗?”李玄知道西医有口服,还有注射,可中医只有好像只有外用内服二种。

  黄药师思索良久,黄药师忽地拍案而起,道:“此法或许能用!如今也只得试上一试了!”

  “什么办法?”

  “guan肠!”

  “啊?”李玄恍然大悟,原来guan肠本来就是治病的。旧时中医是几乎不用的,这可是现代社会才兴起的东西。

  牛啊!黄药师真是个牛人!这不正是后世的guan肠治病的法子吗?药石难进之人,却能想到从肛门给药,太牛了。他肯定是个穿越的!

  当下便问封二娘,可愿一试?那封二娘本来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求那名医又被判死刑,如今有人主动上门,而且看起来是医术极高之人,哪有不答应之理?

  黄药师当下便随着击竹子奔回药铺,一边抓药煎熬,一边让击竹子用细竹做了个头部光滑的竹筒,再带些胡麻油。准备停当,再回到封二娘家中。

  李玄一直在看着那孩子,心里一直隐隐作痛。但愿黄药师能够起死回生!

  三人将封二娘支出门外,生怕她看不得那guan肠之痛苦。待得小半碗药汁慢慢灌入,又留了一会,等那药物吸收。那孩子先是痛得直哭,可怜哭声细细,一点生气也无。不久又沉沉睡去。

  三人到了晚间,又重新灌了一次,看到那孩子慢慢似乎有复苏的迹象,三人才松了口气。

  封二娘眼见三人忙个不停,只是不住地道谢,心里直把那黄药师当成了神仙。

  第二天,三人又来灌药,终于到了晚上,那孩子呼吸有力了些,两只眼睛也睁了开来。三人见到那无邪的大眼睛,不由得一声欢呼!面临死亡的孩子,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

  (声明:此书为YY,切勿模仿。作者免责)(推荐两本书:《东方游龙》、《明朝四有新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